2021 年 1 月 31 日

一隻披著黑色鱗甲的猙獰頭顱從異獸宮中探伸而出,大口張開,鋒銳的利齒猶如刀劍,二十多位可以御空飛行的強者便瞬間被撕裂成了碎片,葬送入獸口。

「天啊,我看錯了嗎?剛才好像是一隻龍頭啊!」

有人驚呼出聲,看到這一幕的絕大多數人都頭皮發麻,那隻黑色猙獰的凶獸頭顱,的確是像極了龍頭,不管是龍鬚,龍角,還是龍鱗,皆都被一些眼神不錯的傢伙看的清清楚楚。

黑龍的頭顱只是漠然的掃了十多裡外的人群一眼,旋即便縮回了那座異獸宮中。

葉楓的心中感覺到了一絲不安,一年前他進過異獸宮,裡面都是一些風化了的巨大妖獸屍骨,如今卻出現了一頭黑龍,這一切說明了什麼?

「乖乖,居然是一條黑龍元神,這要是讓那長了一雙死魚眼的老傢伙知道,就有意思了。」

一道聲音從背後傳來,葉楓回頭,便看到說話之人正是那個神出鬼沒的斷臂糟蹋老頭。

「嗡!」

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紋漣漪突然從那九座古殿中的陣法宮中瀰漫開來,以九座重疊的古殿所在為中心,方圓數百里皆被一道巨大的光幕所籠罩,就像是一隻倒扣下來的大碗。

「封天鎖地,看樣子是要玩大的?」斷臂老頭咧了咧嘴,毫不在意露出那一口讓人噁心的大黃牙。

這位神秘兮兮的老頭自顧自的胡言亂語,目光只是在葉楓的身上稍微停留了那麼一瞬,旋即便閉上了眼睛,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吼!

龍吟聲再起,天地間風起雲湧,這一次從異獸宮中探伸出來的不再是一隻龍頭,而是黑龍的半截身子,長達數十丈,龍眸猩紅,龍爪猙獰。

一道道烏黑的光束從這頭黑龍的身上綻放開來,道門和神宗的諸多強者瞬間就被這些鋪天蓋地的光束殺了數位,震撼了所有人。

「孽畜爾敢!」

一聲憤怒的大喝聲傳來,道門聖地的一位老人探手一拍,手掌變幻成遮天大小,掌心滴溜溜旋轉著一枚青色大印,這枚大印快速放大,轉眼便如山嶽,狠狠的向著黑龍的頭顱壓落而去。

黑龍怒嘯,通體黑光繚繞,猙獰的一雙龍角直接頂了上去,天空中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大如山嶽的青色大印連通著那隻遮天大手一併被撞擊的粉碎。

與此同時,黑龍張開大口,可怕的吞噬之力在他的口中形成一道漩渦,將那道門聖地的老人連同其身後的所有人向口中吞吸。

一聲聲驚恐交加的慘叫響起,不少人都無法抵擋住那股恐怖的吞噬吸力,一個個身影騰飛而起,向著黑龍的嘴裡落去。

都市玄門醫王 ,都在一瞬間化成了齏粉,血霧飄飛,慘不忍睹。

道門聖地的那位老人一頭白髮在腦後散開,宛如三千丈,小腹丹田和眉心紫府皆都綻放神光,一道道光束從他體內飛出,赫然是七八件氣息強大,威力絕倫的道寶兵器!

葉楓說起來也不是沒有見識過道寶的小角色,這位道門老人祭出來的這七八件道寶兵器,他估摸著最低也是上品,與玄天武宗的那把玄陽帝劍處於同一個檔次!

而這位老人能夠與黑龍抗衡,修為起碼也應該是武尊這一檔次的存在。

武尊強者祭出七八件上品道寶兵器,那恐怖無邊的破壞力簡直無法想象。


但是那頭黑龍也著實強大的令人駭然,接近百丈長的龍軀從異獸宮中完全飛了出來,龍尾橫掃,口噴黑炎,七八件道寶兵器都被擋住,其中一兩件更是在黑色的龍炎中變軟融化。

正所謂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道門老人與黑龍在空中大戰逸散出來的餘波便已經摧山斷岳,浩浩蕩蕩而來的人群頓時作鳥獸散,各自瘋狂的逃命,就連兩大聖地的那些武帝和武聖也都是如此。

「該死的,這片空間被禁錮了,我們出不去了!」

在距離九座古殿三百多裡外,一道光幕將眾人與外界阻隔,就算是武聖強者祭出道寶轟擊,也無法破開,甚至於光幕都沒有晃動半下。

「神宗的人呢?快來破解這座陣法禁制!」

「這是封天鎖地的陣法,老夫要破開它需要一個時辰。」

一名鬚髮皆白的神宗長老顫巍巍的走了出來說道。

世人皆知天下陣法出神宗,每一位神宗走出來的強者,皆是陣法方面的大宗師。


「這一個時辰內,我需要捕捉空間之力波動的痕迹,不能夠被打擾。」神宗長老臉色很是凝重的補充了一句。

「快點吧,否則我們所有人都可能要死在這裡!」一位道門長老有些急迫的說道。

除了兩大聖地的強者還算鎮定,沒有自亂陣腳,其餘跟隨而來的所有人都是亂作了一團。

陣法之中的所謂封天鎖地,是一種極其高明的困陣,牽扯到了空間力量的奧妙,天上地下皆被封禁,無路可逃。

天空中,道門老人與黑龍的大戰依然還在持續著,縱然是祭出了七八件道寶兵器,仍舊是無法奈何那黑龍分毫。

「雷!」

道門老人突然吐氣開聲,一個『雷』字出口,虛空天地頓然一片昏暗,天雷滾滾,整片天空都在轟隆隆作響。

「咔嚓!」

昏暗的天空開裂,一道煌煌如柱的雷霆從天而降,凶焰滔天的黑龍怒吼一聲,龍軀被雷霆劈斷成了兩截,卻並沒有鮮血流淌而出。

「竟然能夠使出言出法隨的本事,這小娃娃已經踏入半仙境界了。」斷臂的糟蹋老頭自言自語的嘀咕著。

葉楓聞聽此言,心中可謂是掀起了驚濤駭浪,除卻那永生不死的仙,半仙已經是凡人所能達到的極致。

與此同時,葉楓不禁想到,這個斷臂的糟蹋老頭能夠一語道出道門老人的修為境界,還將這樣一位老人稱之為小娃娃,那麼這個貌不驚人的老頭又是怎樣的存在?

不容葉楓多想,高天中的戰鬥並沒有因為道門老人言出法隨的一個『雷』字而結束,只見那斷裂成兩截的黑龍連接在一起,很快復原,怒嘯一聲,張開大口向著那空中的老人吞噬而去。

「天地法相!」

道門老人怒喝,整個人透發出一股浩瀚莫測的強大氣息,一尊頂天立地的巨大身影在他的身後顯現,通體綻放璀璨的青光,比之高聳的山嶽還要高大巍峨。

葉楓看的目瞪口呆,咽了口吐沫,喃喃道:「這尼瑪還是人嗎?」

斷臂糟蹋老頭不屑的掃了葉楓一眼,撇嘴道:「你這小崽子真是少見多怪,連天地法相都不認識?」

葉楓有些尷尬的赧顏道:「前輩給我講講?」

「天下武修,走的都是修氣,修神,修身三位一體的路子,只是在這三個方面很少能有人面面俱到,大多數人會選擇其中一個方面最為自己的主修方向,這天地法相便是以修氣為主這一類武道強者的神通之一。」

「修神則是元神法相,至於修身到極點,則是法象天地,我看你小子肉身很強,走的應該是修身的路子,幾十年後說不定能夠達到法象天地的層次,不比你現在看到的天地法相差。」

經過斷臂老頭這麼一說,葉楓對於武道體系的認知又多了一分,斷臂老頭的境界應該很高,看出他的肉身強橫並不讓人意外。

不過這斷臂老頭說到底還是沒有看出他真正的底細,他的無上肉身,走的是完全放棄修氣,只修身與修神,可以說是完全脫離正統的修鍊體系。

只見那道門老人展開天地法相之後,一隻大手便直接探伸而出,一把將那黑龍的龍尾拽住,猶如一條黑色的鞭子,在手中來回的甩動。

很顯然,這位道門老人打算憑藉這武道強者最頂尖的神通之一,來降服鎮壓這頭黑龍。

短短片刻,那黑龍就已經被道門老人展開的天地法相摔的七葷八素。

「可惜這黑龍只有元神,要是肉身與元神俱在,便是仙級,道門的這個小娃娃絕對打不過。」斷臂糟蹋老頭用一根小手指剔著牙縫,如指點江山般點評這場堪稱巔峰的大戰。

「咚!」

突然間,九座古殿中的煉器宮震動起來,宮殿的大門豁然大開,一道道虛幻的光影飛出,有刀光,劍影,大槍,戰戟,塔樓,寶鏡,大船,鋪天蓋地,密密麻麻的向著那道門老人的天地法相轟殺而去。

這些品類繁雜的寶物並非是本體,而是曾經被祭煉出來的道寶烙印。

高大巍峨可比大岳的天地法相分崩離析,那半仙之境的道門老人慘叫一聲,當場化成了一片血霧,灰飛煙滅,消散在天地間。

這一幕落在眼中,讓所有人心神膽寒,道門強者形神俱滅的下場,實在是太讓人意外與震驚了。

葉楓也同樣頭皮發麻,目瞪口呆,一位站在武者巔峰的半仙存在,只差半步即可證道長生,就這麼死了?

「那荒古人主九陽到底想要做什麼?大開殺戒嗎?」葉楓喃喃自語。

「他在煉丹,煉製一枚仙丹。」

葉楓回頭望去,卻見那玩世不恭的糟蹋老頭面色沉凝,眯著眼睛望向最高處的煉丹宮。 (這一章碼的時間有點長,但分量絕對很足~)

轟隆隆……

從煉器宮中飛出來的那些道寶虛影轟殺了那名道門老人之後,便驟然間分散開來,向著其他的武者衝殺而去。

慘叫聲此起彼伏,在這方圓三百里的範圍內,誰也無法逃出去,不管躲藏到何處,都無法避免被那些道寶虛影攻擊,短短片刻,就已經有大半人被滅殺。

葉楓頭皮發麻,幾個道寶虛影的氣息鎖定了他,他二話不說掉頭就跑,然後站在了糟蹋老頭的身邊。

斷臂老頭吹鬍子瞪眼,葉楓只是赧顏嘿嘿的笑著。

那些道寶虛影連半仙都能轟殺,以他的能耐絕對是擋不住的,所以就只能寄希望於這個隱藏不露的老頭身上了。

糟蹋老頭甩給葉楓一個白眼,很淡定的扣了扣鼻屎,伸出一隻攤開的手掌,咧嘴笑道:「想讓老頭子我保護你不成問題,把你身上的寶貝拿出來一件,」

葉楓臉色一僵,嘴角抽搐兩下,大義凜然道:「堂堂前輩高人,怎麼可以做這種趁火打劫的勾當,」

「高人個屁,高人你一臉,再討價還價,老頭子我這就把你扔出去,」斷臂糟蹋老頭瞪眼說道,毫無高人風範。

「奶奶的,倒了八輩子血霉,早知道不來湊熱鬧了,」葉楓嘴裡嘀咕著,猶豫著將哪一隻寶葫蘆拿出來。

「趕緊的,」糟蹋老頭一副奸計得逞的賤笑著。

幾個道寶虛影氣勢洶洶的從天而降,狠狠的轟殺而來,但卻還未臨近,便在半空中分解消散,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架勢。

葉楓看了對面的糟蹋老頭一眼,很確定這個老傢伙是個絕對的高人,當即咬了咬牙,忍著心疼,翻手將斬仙葫蘆取出。

「哎呦,你小子的寶貝還真不賴,先天七寶葫蘆之中的庚金葫蘆,」

糟蹋老頭眼睛一亮,毫不客氣的一把伸手將斬仙葫蘆奪了回去。


葉楓一臉不舍的盯著如今已經落入糟蹋老頭手上的斬仙葫蘆,卻見對面的老傢伙眯著眼睛,道:「你小子身上還有先天道寶的氣息,莫非是另外一隻七寶葫蘆之一,」

「有點高人風範行不行,」葉楓嘴角抽搐道。

斷臂的糟蹋老頭翻了翻白眼,道:「老頭子我只是暫時幫你保存,才不會搶你一個小屁孩的東西,」

「干你大爺,」葉楓只能在心中腹誹大罵這個趁機坑自己寶物的老頭。

只要有道寶虛影向著這邊轟殺過來,葉楓也沒有看到斷臂老頭有什麼動作,那些道寶虛影便都會直接分解消散。

心裡雖然覺得這個老傢伙沒點前輩高人的風範,但是這份驚世駭俗的手段,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只能仰望。

道門老人死後,那黑龍元神也開始肆虐起來,兩個武尊級強者與之大戰,根本沒有堅持多久,便被一隻漆黑巨大的龍爪碾碎成了血霧,身死道消。

這震撼的一幕讓所有人倒吸冷氣,因為這頭黑龍實在是太可怕了,可與半仙強者爭鋒,殺武尊如屠狗。

震耳欲聾的龍吟響徹不絕,百丈長的龍軀通體泛著黑光,浩瀚龍威瀰漫開來,攝人心魄。

短短片刻的時間,便只剩下道門與神宗兩大聖地的那幾位絕世強者能夠勉強支撐,全力抵擋著黑龍的攻擊。

此外便是神宗的那位長老滿頭大汗,全力推演捕捉空間之力的痕迹,若是無法破解這座封天鎖地的陣法光幕,他們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

抬眼望去,天地間血霧飄動,煞氣四溢,山野中充斥著刺鼻的血腥味,一具具殘破不全的屍體橫陳,身體或被洞穿,或被撕裂,沒有一具完整的。

最終那位神宗長老還是沒能破開封天鎖地的大陣,煉器宮再次飛出鋪天蓋地的道寶虛影,大陣所籠罩的這三百里區域,陷入了一片死寂。

放眼望去,遍地屍骨,所有人都死了,血水染紅了地面。

葉楓瞠目結舌,心有餘悸,將所有人都殺死之後,那些道寶虛影飛回了煉器宮,龍軀百丈的黑龍也化作一道烏光,繼續蟄伏在異獸宮中。

自從斷臂的糟蹋老頭伸出一根手指劃出一道銀白色光幕將兩人的身形籠罩之後,那些道寶虛影與黑龍根本無法感應到他們的氣息,自然也沒有向他們攻擊。

嗡。

陣法宮震顫,宮殿的大門敞開,籠罩三百多里方圓的陣法光幕緩緩潰散,化作點點流光劃破天空,飛入其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