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一道刺眼的光芒劃過虛空。

可惜的是,他的實力和至尊分身差了兩個境界。

這次的攻擊,輕鬆的被至尊分身化解。

「夜尊,難道你還要執迷不悟嗎?我們都是本尊幻化出來的,我們本就是一體,我不想殺死你!」

至尊分身虛空一抓,將夜尊提了起來。

剛才那一劍,已經抽幹了夜尊體內的所有靈力。

此時的他就算一個普通人都殺死,更不用說實力已經恢復到金丹大圓滿巔峰的至尊分身了。

「你還是殺了我吧!我不想成為傀儡,我要為自己而活。」

夜尊口流鮮血,無力的抬著眼皮,咧著嘴笑了起來。

「你個瘋子!」

至尊分身冷哼,直接將夜尊扔了出去。

砰的一聲,夜尊直接撞到一塊巨大的石頭上。

而此時,顧銘等人不知道的是,就在數萬米高空之上,一架米國發射的衛星,已經將剛才的過程全部記錄了下來。

米國衛星監測站內,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

最開始的時候,他們感覺死亡之谷有些異樣,於是調動衛星對這一地區進行監測。

衛星剛剛連接上,突然死亡之谷天地之間景色大變。

沒有絲毫預兆的爆炸。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那爆炸過後,死亡之谷並沒有想像中的山崩地裂,依然還是原來的樣子。

為了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監測站的工作人員迅速調整畫面。

當畫面拉近后,頓時所有工作人員大聲驚呼起來。

龍?

一條條的火龍,在漫天飛舞。

而且整個死亡之谷竟然被一股神秘的光圈籠罩著。

數十根高大的火柱豎立在那裡。

再次拉近畫面,他們發現三個虛空而立的人。

而且在打鬥。

這幕不僅米國監測到了,世界各國凡是有衛星的全部都監測到了。

更有的人直接開通了直播間,將這一瞬間分享了出去。

起初根本沒有人相信,以為這是新拍攝的電影花絮。

可當這位主播,將鏡頭在監測站內轉了一圈后,直播間內的人才漸漸的相信。

「天呀,那難道就是東方的神龍嗎?而且它的身上燃燒著火焰。」

「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飛。不會是東方傳說中的神仙吧!」

「一群腦殘,你們相信這個世上有龍嗎?那些都是神話,你們的腦袋被驢踢了嗎?」

「跟貼!就是一群傻X!」

頓時,這個主播的直播間內粉絲暴增,轉眼間便達了一千萬。

質問聲,辱罵聲邊成了一片。

而畫面並沒有停止,在繼續播放著。

夜尊感覺五臟六腑都碎了,躺在大石頭上根本無法活動。

鮮血不停的向外流著。

可他那無力的目光,慢慢的移動著,最終定格在顧銘被埋的地方。

「兄弟,下輩子見!」

夜尊咧著嘴微微一笑,眼皮慢慢的合了起來。 「兄弟,你竟然稱他為兄弟,那我們是什麼?你想死沒那麼容易!」

至尊分身怒吼,揮手一道靈力打入夜尊體內。

瞬間,夜尊那已經閉上的雙眸再次眼開。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本尊的本意不就是要殺了我嗎?」

夜尊有了靈力,身體也恢復許多,並不是那麼痛苦了。

可是他想不明白至尊分身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個世界有一首詩!」

至尊分身慢慢的來到夜尊面前。

神情中帶著不忍,嘆息的說道:「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夜尊,你我雖終生為敵,但是你們就算這首詩所寫的一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夜尊,回頭吧,只有這樣,你才能活下去。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永世的敵人。就像喜與怒一樣,他們能夠和平相處,為什麼我們不行!」

夜尊聽后,放聲大笑。

「邪念,你認為我們能夠和平相處嗎?喜怒他們二人能夠和平相處,那是因為他們可以互補,而你和我卻不能,你的手上沾滿了太多的鮮血。」

「善,你少跟我說這些,你手中就沒有沾滿鮮血嗎?你殺的人可不比我少多少!」

至尊分身憤怒咆哮,面目十分猙獰。

「是,可是我所殺之人,都是該死之人。而你,已經將此當成了一種樂趣。這個世界還有一句話,叫做道不同不相為謀。所以,你和我永遠只能是敵人,永遠是不可能和平相處的。」

「邪,對手吧! 後悔藥 沒了我的壓制,你的修為會提升的更快。只希望你能善待其他人,離開這個世界。這裡本就不屬於我們!」

夜尊微微一笑,把眼睛閉上,等待至尊分身動手。

此時,至尊分身已經被夜尊徹底激怒。

「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說著,凌空抓起夜尊,將他高高舉起。

已經心無雜念,一心求死的夜尊,雙眼緊閉,臉上慢慢的露出了笑容。

就在此時,突然天地開始搖動,整個死亡之谷開始顫抖起來。

碎石更是漫天飛舞,一道燃燒的烈焰從碎石中衝天而起。

夜尊睜開眼睛,微笑道:「兄弟,我就知道你沒有死!」

「你都沒死,我又怎麼能死呢!接下來的事都交給我吧!」

烈焰消失,顧銘的身影浮現出來。

他凌空一步,便來到了夜尊身邊。

手中的九龍劍虛空一斬,直接斬斷了至尊分身的法訣。

夜尊落了下來,被顧多直接接住。

「我的時間不多,你進入我的小天地之中,不要抵抗!」

夜尊聽后,微微點頭。

下一秒,他的身影消失在死亡之谷。

「顧銘,你找死,你把他送到哪裡去了?」

憤怒的咆哮聲響起,至尊分身冷眼掃過顧銘全身,眼眸中的濃濃的殺意瞬間迸射而出。

「就憑,還不夠資格。」

顧銘冷笑,右手持劍,左手中突然出現三顆靈氣果。

「邪念,今日,我必斬你!」

說完,顧銘將三顆靈氣果塞入口中。

龐大的靈氣瞬間入體,已經有過經驗的顧銘,快速的將所有靈氣引導到九龍劍上。

「龍吟劍法第二式枯禪龍刀!」

邪皇的小毒後 話意落下,顧銘虛空斬下,一條火龍龍吟長鳴,迅速沖向至尊分身。

「螻蟻一般的存在,也敢揚言殺我?真是笑話,我看是你受死才對!」

至尊分身搖頭,臉上掛著一抹嘲諷,比始至終,他都沒把顧銘放在眼裡。

此時的他,實力正處於巔峰,怎麼可能懼怕一個比他落後三個小境界的顧銘呢。

「顧銘,今天你必死!」

此時火龍已經衝到面前,至尊分身伸出一手,對著火龍拍去。

瞬間,一道強勢而又恐懼的力量從他手中磅礴而出,一隻大手有著毀開滅地之勢。

然而,下一刻,至尊分身傻眼了。

只見火龍再次出發龍吟之聲。

轟!

龍吟之聲擋下了那隻大手。

周圍的虛空因為這一衝擊,頓時動蕩。

大手消失,而火龍卻是毫髮無傷。

「不,這怎麼可能!」

至尊分身驚恐大叫,急忙再次攻擊。

這次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和輕視,全力抵擋。

轟!

一聲巨響過後,火龍與至尊分身融為一體。

漫天飛石沙塵,虛空混亂。

「顧銘,這就是你的手段嗎?不過,我要承認,你真的很強!可惜,你跟本尊和我還是差了太多!」

這時,傳來了至尊分身的狂妄笑聲。

「你真的這麼認為嗎?」

顧銘也是無比震驚,不是說枯禪龍刀可斬一切嗎?為什麼至尊分身沒有事。

一下斬不死你,那我就再揮一劍。

打定主意,又是三顆靈氣果出現在手中。

「邪念,有本事,再接我一劍!」

此時的顧銘已經是強弓之末,這一劍斬出后,整個人瞬間向後倒飛而去,直接撞入死亡之谷的一處懸崖斷壁之上。

轟!

塵煙四起,懸崖斷壁瞬間坍塌,將他掩埋之中。

「哈哈,再接你十劍又如何……」

狂妄的笑聲再次傳出,隨後至尊分身的身影浮現。

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一條比剛才還在強大的火龍已經衝到了面前。

「不!」

驚恐的咆哮聲從至尊分身的嘴中爆發而出,絕望的面孔已經無法表達他此時的神情。

他怎麼也沒想到,顧銘竟然還有能力斬出一劍。

他想到了逃路,可身體卻已經不聽從大腦發出的指令。

而剛才對抗第一劍的時候,體內靈力消耗非常大,所剩靈力根本無法抵抗這一劍。

至尊分身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失敗。

可是事實便是如此,他不僅敗了,而且永遠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瞬間,至尊分身被火龍吞噬。

與此同時,一聲憤怒的咆哮聲響起。

「不,顧銘,你斬我最強分身,我至尊與你勢不兩力!」

噗!

一大口鮮血吐出。

「顧銘,夜尊,我發誓等我衝破這個世界的禁止之時,就是你們的死亡之日。你們給我等著!」

至尊猙獰的咆哮,同時給剩餘的六個分身下達了命令,全力追殺顧銘和夜尊。

而此時的死亡之谷已經恢復了平靜。 現場的慘狀可以看出這裡所發生的戰鬥是多麼的慘烈,山谷之內再也看不到一處懸崖斷壁,整個山谷幾乎被夷為平地。

戰鬥結束一個小時后,米國各方勢力蜂擁而至。

托蘭霍爾和布西拉斐爾也在其中。

「霍爾,你告訴我,主人不會有事的對嗎?」

布西拉斐爾嘶吼著,淚水從眼落了下來。

這一瞬間,他彷彿蒼老了許多,原來挺拔的腰板,此時漸漸的彎了下去。

村支書銷魂的三十年 「是的,主人不會有事。他是神尊,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人。我們要找到他!」

托蘭霍爾咬牙堅定的說道。

如果顧銘真的死了,那麼迎接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的便是滅亡。

教廷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特別是護教加西亞,他會把凱德圖的死全部施加在他們的身上。

不過,托蘭霍爾堅信,在沒有確定顧銘生死時,教廷不會動手。

所以他們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顧銘。

「不錯,我們要找到他,同時將家族的後輩秘密的送往華國,有著華國武道界的保護,教廷也要認真的思考一下。」布西拉斐爾彷彿看到了希望。

加西亞帶著教廷的人站在死亡之谷的廢墟之中,不由的驚嘆。

「原來神尊竟然如此之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