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一瞬,萬籟俱靜!

柳園無聲等人方出現在洞門口,龐大的禁界力量就讓他們瞬間失了反抗的力量。

砰!一掌,巨鳥爆成了血霧,連魔核都徹底碎裂開去。

妖皇冷峻的面孔下閃過一絲殘忍,方殺了巨鳥,他就出現在洞外。

沒有絲毫多餘的廢話,妖皇一掌拍向了場間修為境界最高的一位玄王!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位玄王名為千鶴仙,已經有玄王后境的修為。

眼看著妖皇磅礴的掌風向他逼來,他的瞳孔皺縮,奮力地催動全身功體來抵禦妖皇的進攻。

他疾速咬了一口舌頭,一口精血噴了出來。一出手,他使用的就是秘術!

血紅的霧氣忽然從千鶴仙的體內冒了出來,憑藉著這些霧氣,千鶴仙忽然沒入了空間,然後瞬移到距離妖皇數十丈遠的樹下。

禁界的力量還沒有消失,眾人依然不能動,誰也不知道下一個遭到重手的是誰,所以每一個人全都將自己的看家本事準備好。

唯一沒有準備好的就是剛才千鶴仙。

千鶴仙沒有想到,妖皇竟是如此決絕地要滅了他的口。

甫一現身,妖皇的攻擊便鋪天蓋地地向他襲來。

動作狂暴迅猛,沒有任何拖泥帶水,每一招都是至強的一擊。

千鶴仙大為駭然,然而他才想要繼續動作,妖皇的手已經拍向了他的腦袋!

唰!妖皇沒有將他的腦袋拍碎,而是手忽然向下一掠,將其腦袋給割了下來。

千鶴仙的元神想要逃出來,不過一個小小元神怎麼可能逃得過妖皇的手掌心?

妖皇只是將威壓催放到極致,千鶴仙的元神就爆裂開來。


此刻,禁界的力量才終於出消失。

妖皇面容冷冷地盯著剩下的五位玄王。

將血淋淋的頭霸道地往一位玄王身上一扔,妖皇沉聲怒道:「給你們十息,滾!」

眾人面色皆是一凜,其餘四人看向柳園無聲。

柳園無聲暗罵,這他媽不是明顯要出賣我嗎?

不過,趕鴨子上架,既然他是首領,自然要拿出點主意出來。

「妖皇大人息怒,我們只想向妖皇大人借一樣東西,只要東西拿到手,我們便立即離開。」柳園無聲低著頭道。

妖皇冷眼看著他,沉默了片刻。


柳園無聲知道妖皇在計算著一擊必殺地可能性,所以他毫不大意地將自己所有的保命手段都準備好。

表面上依然恭敬,柳園無聲在等待著妖皇的答案。

妖皇冷冷道:「什麼東西值得各位這麼挂念?」

柳園無聲知道妖皇已經有所妥協了,便道:「極霜冰玉!」

妖皇面色驟冷,全身的寒氣散發出來,空氣中的水分都被凍結,樹葉上結起了一層寒霜。

眾人慌忙退後了一步,額頭上的冷汗暴湧出來,不過方沁出,便凍成了冰。

密林內的氣氛十分恐怖,沉悶的讓人喘不過氣。

妖皇冷哼了一聲,袖袍中的手緊緊握住,顯然柳園無聲的等人已經觸碰到他的逆鱗了。

極霜冰玉是他花大力氣搶過來的,為此他才受了重傷,現在眼前的這些人居然要將他借極霜冰玉!

「讓天頌小子來找我借,你們,還不夠格!」妖皇道。

眾人心中一沉,暗罵妖皇果然是個狡猾的傢伙。

不說不借,反而用天頌殿主來壓他們,若是天頌殿主真的出手,這極霜冰玉哪還有他們的份?而且現在計劃正進行到關鍵時刻,殿主豈會因為這種小事而暴露行蹤?

但是妖皇說得很有道理,極霜冰玉這種極品東西,他們是沒有資格來借的。

眾人沉默不語。

妖皇進一步施壓道:「只要天頌小子來找我,我就把極霜冰玉借給你們,不然,從何處來,回到哪裡去吧!」

妖皇冷著面孔,這時柳園無聲卻是笑了起來。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借不到,那就撕破臉皮來搶便是!

「妖皇大人好口才,不過若是妖皇大人的實力能像口才這般好,今日我們定然不敢如此造次。可惜,您重傷了啊!」

柳園無聲突然面孔猙獰起來,一把劍瞬間從妖皇的背後射出!

妖皇早就料到了這一點,一道空間屏障虛幻出來,好像一片無盡的泥沼,竟是瞬間將柳園無聲的劍給吞沒了進去。

妖皇知道沒法拖延時間了,身影虛化,下一刻,磅礴的掌氣逼向柳園無聲!

但是柳園無聲早有準備,目光看向其餘四人,他卻是毫不猶豫地發動秘術消失在搖晃的掌風禁錮之下。

其餘四位玄王相互打了個眼神,同時向妖皇出手。

「強弩之末,我看你能支撐到幾時?」一名玄王喝道。

轟轟轟!四道磅礴的力量一同攻向妖皇,妖皇頓時性命堪危!

柳園無聲閃入了妖皇的洞穴之中。

洞內一片凌亂,還有不少巨鳥的血肉散在地上。

柳園無聲根本不心疼,現在極霜冰玉就在眼前,他哪裡還管得了這些?

只是要死的妖皇會將極霜冰玉藏在哪裡呢?

他目光在洞內掃了好幾遍,但是毫無引人注目的地方。

難道在該死的妖皇身上?柳園無聲額頭抽了抽,但是隨即想想又不對。

妖皇重傷,此時還將東西放在身上,無疑是找死。

妖皇必然不會這麼愚蠢,所以定然是找到了一處極為安全的存放所在。

若是他是妖皇,他會將極霜冰玉放在洞內哪個角落呢?

他再次用神魂全面探查了周圍的環境。

突然,他眼睛一亮。

洞穴內有一處極小的洞,若是不仔細看,完全發現不出來,即便是仔細看,看到了,也未必會引起人的注意。

但是柳園無聲注意到了,因為秋玄聖火對那個方向似乎有所感應。

柳園無聲靠近,秋玄聖火忽然在變得熾烈起來。

「果然是這裡!」柳園無聲大笑,然後在那個小洞里摳出一顆極小的納虛戒來。

納虛戒裡面有妖皇布下的禁制,不過這對他柳園無聲來說,並不是太難的事。

只要先將妖皇滅掉,這禁制的威力定然會被大大削弱。

唰!柳園無聲身形隱現了出來。

然而眼前的狀況,卻是令他目瞪口呆。

滿目瘡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外面的四位玄王已經死了兩個,另外兩個重傷。

好在妖皇也已經渾身傷痕纍纍。

一滴一滴的精血流淌下來,一條巨大的妖蟒無力的吼叫著。

兩位玄王正在粗喘著氣。

柳園無聲很想現在就將妖皇幹掉,不過出於謹慎,他覺得這妖皇沒這麼簡單。

柳園無聲對剩下的兩位玄王做了個手勢,表示一起上。

兩位玄王點點頭。

嗡!浩瀚的波動在天地間涌動開來,兩位玄王同時催動自己的畢生最強招!

柳園無聲也在催動自己的強招,不過儘管聲勢浩大,但其實他已經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

他有預感,強烈的預感。

若非密林內布有強大的禁制,他難以直接瞬閃出去,不然他現在已經跑了。

果然不出所料,在兩位玄王發招的一瞬間,天地開始顫抖起來。


轟轟!

前所未有的龐大身軀膨脹開來,漫天一地皆是蛇鱗的顏色。

妖皇渾身青色的蛇鱗在陽光下分外的刺眼,宛如一座遮天的山嶽昂然聳立。

這是妖皇的秘法,屬於生死搏命的最後一招!

龐大的身軀直接碾碎了下方的山林,所謂山河崩隕,也不過如此而已!

無數的林木倒下,滾石從山林中滑落下來,沒有玄尊級別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在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中存活下來。

妖皇仰天怒喝了一聲,天上聚起了雲雷。

天上的雲雷嘩啦啦的劈了下來,天在咆哮!

地面不斷隆動,宛如一場強震來襲,地在怒吼!

千里之內,左右的人都察覺到了這裡的情況變化,有一位玄皇級別的強者正在暴怒!

兩位玄王的攻擊打在了妖皇身上,但是猶如撓癢一般,妖皇似乎一點事情都沒有。

兩位玄王大駭,此時想要逃跑,卻嫌晚了些。

柳園無聲早有準備,再野毫不猶豫的發動秘術。

衝破空間,突破層層世界規則的限制,他來到了妖皇禁制的邊緣,只要踏出一步,他便能徹底逃出生天!

妖皇宛如山柱一般的獠牙朝著兩位玄王咬了下來,避無可避。

我的26歲女房客 ,兩位玄王已經肝膽愈裂,連逃跑的心思都沒有。

毫無意外,兩個玄王一瞬間,便下了黃泉地府。

妖皇轉過龐大的身軀,目光注視著那個渺小的身影。

柳園無聲興奮地邁過了那一步,他沒有回頭,因為他沒時間,同時他害怕回頭便是死亡。

他跨出了那一步,隨即身體虛化,一步萬里!

轟!

天空中忽然響起了一陣隆動,柳園無聲一瞬之後,仍在原地,不過嘴角鮮血四溢,臉上痛苦的蒼白。

妖皇目光冷冷注視著它,就像看著一個死人。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但令他更沒想到的是,這個男人看起來30多歲的年齡,這已經差不多50多歲了!保養的極好。

梁思雨看著言謙父親微微失了手,隨後言謙推了下,開始介紹,「他是我的父親,你叫他伯父就好。」

梁思雨點點頭,隨後輕輕鞠了下躬,看著眼前的父親,輕輕叫了聲伯父,隨後揚起一個好看又不失禮貌的笑容,看著眼前的父親微微鞠了下躬。

「你好,伯父,我叫梁思雨,你可以叫我思雨思考的思,下雨的雨。」

「不錯,挺好聽的名字,進來坐吧。」

楊思雨點點頭,隨後跟著他的身後直接走了進去看著,裝修的風度,基本都是很簡單的,卻從裝修的傢具中能夠看出,全部傢具價格都是不菲的。

反正他是買不起。

楊思雨居景走了,進去看著顏山走哪裡,他變更到了哪裡,在沙發上坐下看著4周的環境,悠閑又清新,而且用歷史呼吸一下空氣,有種淡淡的甜絲斑的味道,很好聞。

言謙,坐下看著梁思雨打壓4周的身,隨後輕笑著開始跟自己的父親說話,雖然兩人說話一直都沒有跟梁思雨談論某些事情,但是眼神卻時不時瞄向了梁思雨,彷彿他的存在他說的話也多了。

梁思雨見眼前跟他的父親聊了那麼多,而且還要聊越興奮的趨勢,隨後坐在一邊有些無聊,想拿出手機玩,這覺得並不適合,也只能夠坐著保持微笑。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梁思雨抬頭看著,兩人還在聊著某些家常的話題,以及公司的一些近況,見倆人聊得那麼投契,也只好坐在一邊,開始發獃。

良久,思雨坐到了差不多6:00,女傭走過來說可以開飯了,梁思雨跟他的父親這才起身走向了餐廳。

梁思雨忘了一眼,兩人旋即起身走向那餐廳中等待吃飯啊,言謙跟他的父親也落座了,看著梁思雨,言謙的父親忍不住開口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