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一直都是站在中立的角度,用批判的眼光去審視各家典籍。

從中汲取各家經典的精華部分,結合當前時代的理念,形成自己的思想。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只是學習卻不思考就會迷惑而無所得,只是思考卻不學習就會精神疲倦而無所得。

此情可待 三本書中《明鬼》篇本來是講述鬼神不僅存在,而且能對人間的善惡予以賞罰。

李長青用一整晚的時間看完《明鬼》篇,卻看到其重視繼承前人的文化財富理念。

書讀得越多,李長青愈發覺得人生如夢。

世間萬事萬物的道理,又有幾個人能參悟得透,看得明白呢?

李長青從小木屋悠悠醒來,想起諸葛高卧隆中的場景不禁吟唱道: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

顧局有了前兩天的教訓,天剛剛蒙蒙亮就起床自己開車前往李家坳。

翻越後山,來到鍾南山下的小木屋時正好聽見李長青在吟誦諸葛卧龍的詩。

李長青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的大智大賢者形象,躍然浮現於顧局的腦海中。 露白日微明,天涼物景清。

山野一片靜謐,但可聽見露珠窸窸窣窣的聲音,從樹葉上滑落到泥土裡。

李長青故意在屋內磨蹭許久,才穿好衣服打開房門。

顧局就在小木屋外靜靜地站著,身上凝聚的水氣把衣服都沾濕了。

「老鄉,還認得我嗎?」

三顧木屋在晨露中等待,顧局終於見到李長青驚喜地問道。

「呵呵,當然記得,你是第二個買我韭菜的。」,李長青笑著道。

「哈哈,不過這次可不是來買韭菜的,相信您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吧?」,顧局試探性地問道。

「山裡水氣很重,衣服沾濕了么?」

李長青避開顧局的問題,反而笑著問道。

「是有點,不過沒事的,等下就幹了!」,顧局尷尬地答道。

「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力盡不知熱,但惜夏日長。」

李長青從袖口裡掏出一支古色古香的毛筆,同時吟誦書寫著白居易的《觀刈麥》。

點硃筆以存儲在泥宮丸中的浩然正氣為墨,營造出《觀刈麥》中熱火朝天的勞動場景。

顧局彷彿置身於炎炎烈日之下,腳踩在蒸騰著悶熱的土氣上,身上的衣服雖然沒幹但卻不覺得濕冷!

「老鄉,真乃神人也!」

顧局撫摸著潮濕的衣服,嗔目結舌地感嘆道。

夫人又策我篡位 「雕蟲小技而已,頂多是多讀幾本書罷了,不足為外人道也!」

李長青研究點硃筆后發現的妙用,能以浩然正氣為墨模擬出詩詞中的場景淡淡地道。

若不是李長青學海里儲存的浩然正氣不夠,甚至能夠直接顯化出現一輪紅日。

顧存明顧局長本以為自己三顧木屋,又在木屋外等待到衣服都濕了已經很禮賢下士。

但是見識到李長青以一首詩歌將他帶入《觀刈麥》的意境中感受不到衣服的濕冷后,才覺得自己所做的遠遠不夠!

「明白的,不過您太謙虛了,這哪是雕蟲小技呀?用神乎其技都不足以來形容您的手段了!」

顧局長知道如李長青般的隱士高人,雖然有大本事卻不願意太多人知道,心裡既敬佩又折服地道。

「顧局長想請我去縣裡的文化廣場去講書?」,李長青沒接話問道。

「我是縣教育局局長顧存明,正式地邀請您到縣裡新建的文化廣場去講書。」,

顧存明不清楚李長青心裡的想法,神情端正地說道。

「我只不過是一介山野村夫,哪有資格到縣裡的文化廣場去講書呀?」,李長青道。

「您要是沒資格,谷陽縣誰又會有資格呢?」,顧存明誠懇地說道。

「要說資格,以前讀書的時候閑著無聊到考取過教師資格證。到縣縣城文化廣場講書可能不夠格,但在李家坳教小學還是勉強能行的!」,李長青笑著說道。

到縣裡文化廣場講書,能在很大幅度上宣傳李長青從諸多經典中悟出的道。

而且以李長青講書的水平,要在谷陽縣乃至溫安市聲名遠播也不是難事。

但是縣文化廣場可跟東門菜市場不一樣,是有眾多眼睛盯著的官方行為。

到時候難免會為盛名所累,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就接踵而至。

李長青『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生活,就會淪為夢幻泡影。

不過顧存明三顧木屋,又在門外等待頗有程門立雪的意味。

李長青不好直接拒絕,就提出較為折中的方法。

「您不想到縣文化廣場去講書,反而願意在李家坳教學?」

顧存明能聽出李長青話外婉拒的意思,驚訝地道。

「嗯」,李長青點頭道。

「不過經費有限,可能聘金不會太高!」

顧存明雖然是教育局局長,但是鄉村教師的工資也是要遵守規定的。

「沒事,一元足以!」 顧少追妻:女人乖乖復婚吧 ,李長青笑著道。

「您要擬定一塊錢的特聘合同?」,顧存明疑惑地問道。

「顧局長,給我時間自由、行為自由、終止自由就行了!」,李長青道。

「可以允許人過來旁聽您的課嗎?」,顧存明問出關鍵點道。

「當然可以!」

有人願意來深山求學,李長青自然是願意的。

「回去后,我就擬定好特聘合同任命您為李家坳小學校長!」,顧存明道。

事情雖然不圓滿,但也已經塵埃落定,顧存明沒有久留辭別離去。

李長青如往常一樣讀書、割韭菜、澆灌靈水,然後騎摩托車帶著進城。

東門菜市場的小角落裡,聽眾們靜靜地聽李長青讀書,接著排隊購買韭菜。

「各位,你們有的人從第一天起就聽我讀書,有什麼收穫嗎?」

李長青賣完菜后並沒有立即離去,望著茫茫人群中諸多熟悉的面孔笑問道。

「多虧聽到您的讀書聲,我才幡然醒悟把給兒子找回來,現在我每天都帶著兒子一起過來,兒子也比以前懂事多了!」

王光勾搭著兒子的肩膀,不像是父子反而像是哥倆很欣慰地道。

「我拉著媳婦過來聽您讀的讀書聲后,媳婦也明白孝道的重要性,很理解支持我把老娘從福利院接回來,這都是您的功勞呀!」

劉旭左手牽著老娘右手摟著媳婦,滿臉幸福地道。

「以前沒讀過多少書,後來開廠掙了些錢,但也嘗到沒文化的苦,總希望兒子能夠好好讀書多學點知識,可是松文在學校整天就知道瞎玩,誰也拿他沒辦法!魏老師上次組織全班帶過來聽了您的讀書聲后,松文竟然知道主動學習,這不我也每天跟著一起來,還真是學到很多東西!」

宋祖平撫摸著宋松文的頭髮道,很滿足地說道。

王光、劉旭、宋祖平只是諸多聽眾中的三個縮影,還有很多其他的聽眾也都有著自己的故事。

「聽到你們能夠從我的讀書聲中能領悟一些對生活有用的道理,我感到很欣慰!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以後我可能不會再來菜市場賣菜讀書了!」

李長青聲音李帶著一種安撫的力量,現場並沒有引起鬨亂。

「每天最快樂的時光就是早上在菜市場聽您讀書,希望您不要走!」

「以後都不來了么,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聽到您的讀書聲,購買到您的韭菜呢?」

「您做出的決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無論如何都謝謝您在這嘈雜的鬧市給我們帶來一片心靈凈土!」 楊柳東門樹,青青夾金河。

李長青在菜市場賣菜講書的時間不長,但卻走進許多聽眾內心深處。

凄凄離別之情,拳拳不舍之意,瀰漫在整個小角落。

李長青對此也頗有感情,畢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傳道的地方。

「大山深處李家坳,再給大家講最後一堂課吧!」,李長青說完開始講最後一課。

「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

「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

「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

主要是講要想修養自身的品性,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思;要想端正自己的心思,先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誠;要想使自己的意念真誠,先要使自己獲得知識;獲得知識的途徑在於認識、研究萬事萬物。

聽眾們沉浸在書聲當中,進行一場心靈的洗禮,漸漸忘記離別的愁緒。

當聽眾們從書聲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李長青已經不見蹤影,但大山深處李家坳七字銘記於心。

李長青騎摩托車出現在家禽市場,在老闆的帶領下挑選著三黃雞崽。

三黃雞是最著名的土雞,身體密布著黃色羽毛,背平直翅緊貼尾羽高翹狀如元寶。

「兩百隻雞能幫忙送一下么,騎摩托車過來的裝不下。」,李長青選好后問道。

「可以的,如果是五公里以內就免費,但太遠的話還要另收運費的!」,老闆道。

「嶺下鄉的李家坳。」,李長青道。

「喲,嶺下鄉那可夠遠的,李家坳到嶺下鄉還有多遠呢?」,老闆吃驚地道。

「大概十五里地吧!」,李長青道。

「兄弟,嶺下鄉已經夠偏的,你那到李家坳還有那麼遠最少多加一百!」,老闆道。

「行!」

價格很合理,李長青爽快地道。

老闆開著三輪摩托車帶著兩百隻雞崽跟在李長青後面,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

到李家坳后,李長青分好幾次才把雞崽運到鍾南山新搭建的雞舍。

李長青又去割了許多韭菜,倒在雞舍前的空地上。

兩百隻毛絨絨的黃色小雞崽『唧唧』的叫著,搖擺著肥胖的身體一窩蜂地衝上去。

如痴如醉地吃著新割的韭菜,時不時抬起頭警惕地望著四方。

要是有人看見李長青用五十塊錢一斤的韭菜餵養雞崽,內心一定是崩潰的。

李長青將雞崽放養好,觀察一會兒后就離開雞舍。

「青娃,可找到你了,顧局長又來了啦!」,李建國在小木屋前焦慮地抽著煙道。

「稍等一下,換身衣服!」,李長青點點頭很淡定地道。

「可能是來請你到縣裡去講書,不要讓人家久等!」,李建國叮囑道。

「呵呵,建國叔,我已經拒絕顧局長的邀請了!」,李長青笑著道。

「啥,你拒絕啦?誒,你這孩子,多好的機會啊,不知道珍惜!」,李建國嘆息地道。

「建國叔,你不是一直擔心李家坳小學沒老師辦不下去嗎?」,李長青笑問道。

「是啊,小孟、小沈都不錯,但咱這山裡哪留得住金鳳凰啊!」,李建國感慨道。

「嘿嘿,建國叔,你覺得我怎麼樣?」,李長青對李建國笑著道。

「你?倒是很不錯,不僅是名牌大學畢業,書還讀得非常好,教小學綽綽有餘,顧局長就是因為這個來的?」,李建國想著道。

「咱們走吧,等下就知道了!」,李長青換上一套乾淨簡單樸素的衣服道。

「你這孩子,還跟叔賣關子呢。」,李建國笑著道。

很多村民都圍在李家坳小學看熱鬧,顧存明跟村民和藹和親地交談著。

「青哥,可以的嘛!人家顧局長都來咱三次啦,就為見你一面呢!」,李紅豆穿著白大褂對李長青笑著說道。

「那是,也不看看你青哥是誰!」,李長青開玩笑道。

「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給你點洪水你就泛濫!」李紅豆立即鄙夷地道。

蜜戰100天:億萬總裁我不嫁 「紅豆啊,嫉妒是一種毒藥,要不得!」

李長青跟李紅豆聊幾句,從容地走到顧存明身前。

「特聘合同已經擬定好,只需要您簽個字就行!」,顧存明見到李長青很恭敬地道。

婚色動人:早安,小甜妻 「好!」,李長青淡淡地道。

「咦,奇怪啦,咋覺得那個顧局長對青娃很尊敬呢?」

「上次劉鄉長都只能給顧局長跑腿,再看顧局長對青娃卻像兒子對老子似的!」

「哈哈,你可別亂說,要是顧局長聽見,到時候你可就慘了!」

在村民們笑談中,李長青簽署了顧存明的一元特聘合同,正式成為李家坳小學校長。

「我來給您宣讀一下吧!」

顧存明笑著道,就任重要職位為顯示莊重一般由相關領導來宣讀決定。

「不用啦,山村小學的校長而已!」,李長青道。

「您這校長可不一般,所以還是宣讀一下好!經過縣教育局研究決定,以後李長青同志就是李家坳小學校長啦!」

顧存明知道李長青不喜俗禮,但還是對村民們簡單地說道,這是對李長青的一種尊重。

「青娃,咱李家坳幾十年就出你這麼個人才,你願意當小學校長是再好不過的!,李建國道。

「哎呀,青哥,誰說你是榆木腦袋呢?是不是帶著某種目的,例如近水樓台先得月?」

李紅豆一直想撮合李長青跟沈若琳,奈何李長青一直呆在鍾南山下,兩人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呵呵,你想多了!」,李長青道。

「哈哈,青娃,我去給你介紹下小沈、小孟,你們年輕人多聊聊!」,李建國也笑道。

「讓我來,我去給他們介紹!」,李紅豆滿肚子勁地道。

「走走,一起去!」,李建國道。

「……」,李長青一陣無語,搞得跟相親大會似的。

但也只是一瞬而已,隨即又恢復風輕雲淡的樣子。

「雲城歐巴,這是我哥李長青,上次你見過的!」,李紅豆見到孟雲城秒變小迷妹道。

孟雲城見李長青的霎那,如電光火石呆立在當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