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一目所見,海浪茫茫,看不到邊際。滿目儘是海天一色的淡藍,遠處海風瀰漫,浪濤陣陣,即便隔著很遠的距離,方陽不時間也是能夠看到海浪上面隱隱有著一頭頭的妖獸浮現出龐大的身形來,驚人心魄。

「果然不愧是滿布著寶藏的大海。」

方陽雙目間流光溢彩,精神振奮。

這片大海內蘊含著非常充裕的玄氣,都用不著深入去探查,略微一掃之下,方陽就覺得全身一陣玄氣昂然流轉。

而在廣闊的海面中,各種的靈材生長,妖獸橫行,乃是天地間最大的密藏。

這裡是萬物生長的寶庫,其中的每一樣東西對於武者而言都是有著莫大的幫助。

感受到這大海的神奇,也就是能夠稍微明白一些,關於為什麼冰海王朝內武者的實力會有著那麼大的不同了。在如此得天獨厚的環境之下,任何武者所能得到的資源,都要比的外界多出太多了。

「雷麒麟,也是在藉助著這裡面的珍藏來恢復自身的實力嗎?」

方陽呢喃著,他的目光也是深遠地向著前方的位置看了過去。

神魂附著在雙目中,天目神光訣運轉而出,神魂加持,方陽雙目間的光芒流轉,閃亮大盛,在強大神魂的作用下,方陽的神魂也是直接擴散出百里的範圍去。


神魂化目,四周情景皆是難以遁逃,盡收眼底。

在這一目掃視之間,方陽也是仔細探查著需要的情報。驀地,他的目光一頓,眸子間閃爍出一抹精芒來。

隱隱約約之間,他感受到了一絲龍力波動的痕迹。

他們果然已經來了!

這股龍力的痕迹極其細微,如不是方陽的神魂比的一般人強出太多,還真是難以發現這點情況。不過隨著神魂細密,鎖定在上,探查的也是逐漸清晰了幾分。方陽循著這縷若有若無的玄氣,他的身形飄渺而動,向著前方直衝而去。

玄氣爆發,平靜的海面上也是炸開了一團團的浪花。

方陽身形飄渺,行駛速度奇快無比,藉助著全力施展的速度,也是感覺到面前龍力留下來的痕迹也是變得逐漸多了幾分,那就表明著,他正是在飛速地接近著那些龍君。

一路飛馳,待得即便不用神魂細密鎖定的情況時,方陽前沖的身形一頓,慢慢地緩了下來。

他的眸子在四下一掃,最後深深在海面上看了兩眼,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身上白袍鼓盪,濃郁的神魂之力緩緩地附著在他的身上,而後,便看的方陽的身形就這麼突然的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海浪之中,一群群魚獸在穿梭著,這些魚獸表面看似稀鬆平常,漫無目的地在遊動著,但若仔細看去的話,它們的眼睛中都是隱隱泛著一抹藍光,明顯都是已經被侵染神志了。

這裡可是大海,方陽可是記得十龍君內,可是有著一個藍龍袍的敖海在。

這片廣袤無際的大海,對於別的武者而言,或許只是玄氣瀰漫之地,但對於敖海而言,可就是一片得天獨厚的戰場!

在這裡,敖海海龍君的實力能夠得到最大的發揮,他不但能夠操控這片大海的力量,更是能夠將自身的神魂附著在海水中層出不窮魚獸身上,藉以產生無窮無盡的耳目,觀察著四周的風吹草動。

先前方陽正是感知到了這一點,才是用神魂遮隱自身,在被這一條條的魚獸發現之前隱藏了起來。

… 「沒有異狀。」

廣袤的大海上,幾道身影緩緩地在海面上面飛馳。

敖海雙目之間泛著一抹藍光,開口對著身旁四人說道。 全職武神 ,連接到敖海的身上,瀰漫在整片大海之間。

身為海龍君的藍袍敖海,在這片大海上可是佔據著極大的優勢。他得到的龍元,乃是大海之龍,能夠操控大海之內的任何生靈,早在進入到這片無盡之海上面時,敖海就控制自己的龍元,將自己的神魂擴散而開,籠罩著整片大海。想要藉助著這片大海上面的所有物種,監視著一切蛛絲馬跡。

此次獵殺雷麒麟的事情可是極其緊要,由不得有半點馬虎,因此才是如此謹慎。

聽到敖海的話語,龍無雙幾人也是稍稍鬆了口氣。

「沒有人打擾是最好,這次雷麒麟我們一定要志在必得!」龍無雙鏗鏘,「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以我們幾人的實力,應對都不是問題。」

「不錯。」廖行文點頭,「我開始還擔心方陽此子會不會得到一些消息,現在看來應該沒有問題了。」


「哼,曲曲一個方陽,即便來的又如何。」王長明冷笑,他先前同方陽有過一戰,雖說到頭來讓方陽逃竄的,但處於內心中的不忿,對方陽實在是沒有什麼好感官,認為對方不過是一個沽名釣譽之輩,算不得厲害。

廖行文笑著點頭:「一個方陽的確不算什麼,這次的行動,我們龍淵王朝內幾大龍君共出,除了我們四人之外,紫龍君戰靈水和綠龍君萬森都會趕來,我們六人齊聚,一個方陽即便前來也是自尋死路。」

「雷麒麟有這麼厲害嗎?用得著我們如此大張旗鼓。」敖海皺眉不解。

龍無雙開口道:「那是自然。你以為雷麒麟是什麼!雷麒麟乃是天地誕生的異種,不是龍族,勝似龍族。龍種的強大,是對於天地間玄氣的操控之力,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在任何玄氣的法則運用上,就沒有別的物種能夠比擬。但這終歸是有限的,只要讓龍種落入到特定的法陣之間,本身的威力就會大減,但麒麟不同!麒麟乃是天生異種,天地所生,它們天生就是法則的存在,能夠無中生有!」

「麒麟和龍種本身實力的差距未必會有多大,但如果用在武者的身上,所能夠得到的效果卻是截然不同。」

「無中生有的可怕,絕對不是龍元能夠比擬的!」龍無雙雙目炯炯,眸子間隱有火光閃耀,「只要得到雷麒麟的精元,一旦煉化,那便能成就真正的無雙體質!不但能夠無中生有,更能夠將自身的玄氣控制達到極致,龍與麒麟的融合,絕對是這個世間最為恐怖的存在!」

聽的龍無雙的話語,幾人面有異色,也是相繼點了點頭。

如果真的有龍無雙說的這般厲害的話,那這雷麒麟,他們的確是志在必得!

「現在可是知道雷麒麟的位置了嗎?」敖海問。

龍無雙看了一眼,廖行文。廖行文笑道:「根據我的推演之術,頂多再有七日的時間,雷麒麟的本身便會凝聚而成。就在雷霆之海中,那時候誕生的雷麒麟是最為虛弱的存在,以我們幾人的實力,應對起來綽綽有餘。不能給雷麒麟吸納雷霆之力的機會,一旦等著這頭凶獸發展起來,想要擊殺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那好,趁著這段時間我們好好商議一番,爭取將這雷麒麟一網打盡!」幾人都是信心十足!

……

在無數游魚竄過的位置,他們所沒有看到的地方,方陽藉助著神魂遮掩,快速地飛馳。

既然已經發現了敖海對於這片海域內所有生靈的控制,以方陽的謹慎也就絕對不會再被發現,憑藉著他此時對於玄氣的操控和神魂之力的強大,避過探查前行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他神魂微微擴散而出,追尋著敖海等人留下的蛛絲馬跡,一路追尋而去。

無盡之海蒼茫無邊,前行之間,方陽也是見識到了這片大海的廣袤,光是從表面上所看到的各種珍稀的各種海獸和海面之內生長著的各異的靈材,都是數不勝數,即便是見世面光如方陽的存在,對於其中的一些事物都是不由得怦然心動。

但好在他還是明白輕重緩急,知道現在最緊要的事情,是要得到那雷麒麟,才沒有浪費時間在這裡。

不過他也是打定主意,等著那邊事情一了結,一定要在這片海域裡面呆一段時間,對於自己的提升必然是極大的。

但是現在……還是悠著點的好。

方陽一路前行,跟隨著敖海等人的距離也是越來越短。

終於,總共過了三日的時間,方陽已經追上了他們的腳步。

海面上空,雲霧繚繞。

一片濃雲之間,方陽將自身的身形遮隱在其中,目光順著雲層向著前方看去,已經能夠在遙遠的海浪上,看到敖海四人的身形了。這四人也是一副漫無目的的樣子行進著,四下打探。

在看到這四人後,方陽也是鬆了一口氣。

只要能夠找到他們,那一切就都好說了,接下來只要牢牢地看管著這幾個人,總歸有一天,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

以神魂鎖定,方陽也就是跟在了幾人的身後。

第一日,風平浪靜。

敖海等人只管前行,他們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前進之時也是看看這,看看那,那副表情並不是很急躁的樣子,比起找尋是關緊要的雷麒麟,更像是來旅遊觀光的。

第二日,海浪上起了幾分的威風。

經過一日的前行,他們又深入海水內百里之長,但直接停了下來,在此處安頓,並沒有再行前進。

第三日,敖海等人按兵不動。

第四日,第五日……

不知不覺間,半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但敖海等人卻是沒有再次挪移開半步過,他們好似在此地紮根了一般,藉助著敖海這個海龍君對於海水的操控之力,駐紮在此處,不受海浪海風的影響,穩如泰山。

而在如此的環境下,一日勝過一日的,海風也是逐漸的狂暴猛烈了起來。

開始時,還尚且感覺不到什麼,但隨著在此地停留的時間越長,方陽也是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此片海面上面的雲霧開始逐漸的聚集變多,而在此之後,雲霧的增多,也就表明了碰撞的激烈,無數的雲霧相撞,使得這片海域上面悶響陣陣。

而在悶響之後,所帶來的就是……雷電!

雲霧相撞摩擦,產生雷電,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幾道雷電也就算了,但隨著雲霧碰撞的漸漸增多,雷電的數量也就多了起來。開始只是十幾、幾十道,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就變為上百,上千……等著方陽反映過來的時候,這片地方已然是成為了一片雷霆瀰漫之地。

雷霆之海!

方陽要是到此時再察覺不出什麼來,那就是真的傻子了。

這片雲霧碰撞之下,形成的區域,赫然就是雷霆之海!

雷霆之海,一直都是謎一般的存在,方陽雖然從萬森的口中得到了此處的存在,但具體在什麼方位,連萬森都不知道。

到了現在,親眼看到面前的情景時,他才是明白了過來。

原來這所謂的雷霆之海,並不是無盡之海內的一片區域,而是突然產生的異象!雷霆之海並不是固定的,而是隨著位置和時間的不同,有著莫大的不同的。

一般的人很難探查到雷霆之海所會出現的位置,但擁有著海龍之力的海龍君敖海就不同了,對於海水天生具有極強敏銳感知的他,藉助著龍元的力量,提前預知到這片大海上面未來所會發生的事情,也並沒有什麼不可能。

而他們在此處得知了雷霆之海的消息后,就開始守株待兔,畢竟雷麒麟的誕生之地,就是在雷霆之海內!

方陽因為追蹤他們的原因,也是巧合的剛好存在於這邊,也算是提前進入到了雷雲之中。

他藉助著神魂護身,四周雷雲瀰漫,互相碰撞,倒是未能對他差生什麼危險。只是由於雷霆的增多,使得雷電之力愈發旺盛,方陽身處在雷電的核心之間,難免也是會受到雷電的波及,他的體質尚好,不容易受到太大的影響,但自身的神魂,就無法在雷電之間運用完全了。

在這片雷霆之海內,方陽的神魂也是受到了不小的限制,對於後續的查看也好,隱藏也好,都不是什麼好消息。

但好在在這片雷霆之海內,受到影響的人不光是他自己,敖海等人也都是會受到影響。

即便能夠將自己的神魂探查到整片大海之中,對於敖海而言,也依舊是有著不小的打擊,他們也是連連收回了自己的神魂,生怕被雷電觸及,引流到識海之內,受到什麼不必要的傷害。

雷雲席捲,狂暴瀰漫。

又經過三日的蘊養,這片雷電的範圍,赫然是已經擴增到了十里的範圍。

一目看去,雷電席捲,黑雲密布中,整片大海上面都是陰惻惻的一片,看不清邊際,只能過看到無數的雷電宛若銀蛇一般狂舞,轟轟地砸落在海。

在這片雷電海域之間,電蛇光竄,不時能夠看到黑色的海面上面,有銀光流竄,更是滲人,海面下面幾乎是一片死寂,平日里數量極多的游魚之物,也是極其少見。如此強大的雷電之力,即便是一些比較強大的妖獸,都不敢在其中逗留。

整片大海之間,除了雷電還是雷電,雷雲密集,形成風暴,已然是將此地給形成了一片無人膽敢隨意踏入之地了。

… 雷霆之海上,雷電之力滿布。

方陽隱於雲霧之間,感受著四周雷電狂掃,他在其中巋然不動。這些雷電的掃蕩,非但沒能給他帶來麻煩,反而是方陽能夠憑藉著自己特殊的體魄,用來吸納其中的雷電之力。

只見的一縷縷的雷光繚繞,電蛇隱現,一股股的附著在他的周身上下,雷電之力侵入到方陽的身體內,反而是融入到了他的血肉骨骼之內。

藉助雷電的狂猛,方陽只覺周身血氣旺盛,體內力量大增。

「不過是些許的雷電之力,就有著如此的威能,看來這雷麒麟的誕生之地,果然是不簡單。」方陽讚歎道。

他的血肉強悍,不懼雷電,不過龍無雙那邊等人的狀態就明顯沒有這麼好了。

龍無雙四人,除了龍無雙自身龍力出眾,能夠改善身體之外,其餘三人的龍元都是在別的地方有著一些獨到之處,可用來抵擋雷電之力,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因此在雷電的掃蕩下,苦不堪言。

好在他們怎麼說也是龍淵王朝的龍君,有著龍元的護體情況下,說要受傷也是真不是那麼容易受的。

委委屈屈的過了幾日。

這一日,方陽尚且在雲霧之間盤膝而坐,靜靜的修鍊入定,藉助著雷電之力淬鍊自己的血肉。


但是外面濃郁的雲霧之中,突然傳出了一聲「轟」的巨響,一道巨大的雷電似是要斬破天空一般,耀目的白光璀璨絢爛,將整片海面都給耀的一片明亮。


雷霆橫掃,海浪翻湧,整片無盡之海上面都是電光浮動,宛若是一片密密麻麻的電網將整片大海都給籠罩。

方陽醒來,目光在四周一掃,面有驚容。

這是……要來了嗎?

他豁然起身,剛要向著龍君那邊看過去,在此時天地間又是傳來一陣巨大的轟鳴,磅礴的雷蛇橫掃而下,重重的撞入到了海水之中,四周雲霧瀰漫,雷電橫掃,在方陽的瞳孔之中也就只剩下了一片白色。甚至連自己的神魂,也是已然被完全被隔絕掉。

方陽一驚,連忙固守自身,生怕在這種情況中,受到什麼突襲。

雷電的轟鳴足足響徹了有一炷香的時間才結束,隨後方陽感覺到自己的神魂對於周邊的感知又明晰了幾分,而後雙目睜開,掃視在四周。

一眼看去,方陽面有驚愕。

花都煉金術 這是哪?」

先前他不是在那雷霆之海上面嗎,理應是一片寬闊的海面,上面陰雲密布,雷霆橫掃,雖然雜亂但也是應該一目可見。

但現在……

此時落入到方陽眼中,一目所見,儘是一片迷茫無邊際的濃雲,白色的雲霧如山如海,看不到邊際。雲層疊巒起伏,隱隱是一片別樣的新世界一般,在此地方陽的神魂受到了莫大的限制,原本能夠一掃百里,此時卻是僅有百步的範圍。

這一點,可是使得方陽一陣緊繃。

神魂對於高等武者作戰而言,可是極其關鍵的。有了神魂的探查,能夠使得他們料敵先機,無論是防備偷襲,還是提前面對危險而言,都是有著莫大的幫助。

可現在沒了神魂,也就相當於一個個的都變成了瞎子,唯有特別的謹慎,才能夠面對突如其來的危險和攻擊。

「這裡不是雷霆之海,難道是因為先前雷霆之力的太過狂暴,竟然引發了空間的縫隙,讓我莫名其妙來到了另外一片地方了嗎?」方陽疑惑。

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雖然現在沒有神魂能夠探查周邊的情景,但這裡同雷霆之海的差距還是極其明顯的,光是從天地間存留下來的這些玄氣,就能夠一瞬間就感受清楚。

不是無盡之海上空存有著的玄氣,此地的玄氣無比精純,沒有半點雜質,而且屬性也是極其的單一。

雷屬性!

這一片雲海之地,赫然充斥著滿滿的雷屬性。

方陽心思大動,此行前來既然是為了那傳說中的雷麒麟,現在又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這麼一片雷屬性的雲海之中,那此地產生的原因也就不用說了,必然是那雷麒麟作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