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一旁的蒼龍則注視著王母娘娘手中的那條龍杖,雖然看起來只是一條龍形的杖,但卻具有他兒子的龍魂。

細心的白靈然看出了些端倪,只不動聲色,待日後再詳細問來。

其實她出的就是個餿主意,除了能讓兩個仙妃多吃些苦頭之外,一點用處都沒有,她與閻易天做的法,會不清楚嗎?

哪吒一聽,立馬點頭,「可以一試。」只要是白靈在說出來的,他根本就不用思考,直接就贊成。

「也好,若是此法可行正好,若是不行,本宮再用龍杖試試。」

既然王母娘娘都點頭了,別人還能說什麼呢?哪吒二話不說,就將渾天綾給扔下去了,容不得被困在泥潭裡的火樹仙妃不同意,渾天綾就綁在了身上,哪吒馬上就感覺到了一股吸力,將渾天綾的另一端牢牢的抓在手中,用力往回一拉,火樹仙妃同上次一樣,也只是輕微的動了下,對於救出來,並沒有多大起色。

「快來幫忙。」哪吒大叫著,以他一個人的力量哪裡能行?

話剛出口,立馬過來十向個人站在了哪吒的身後,後面的抱著前面人的腰,幫助哪吒往上拉。

果然是人多力量大,火樹仙妃動彈的幅度大了,他們只顧著拉,殊不知火樹仙妃卻受不了了,那渾天綾綁在身上就如同要勒進肉里去一般,縱是仙身也吃不悄了,只能用腹音傳話。

「不要再拉了,再拉就要分屍了。」

聽到火樹仙妃的話,大家立即住手,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

「既然仙妃發話了,那就不要拉了。」哪吒抬手收起渾天綾,趁大家不注意,暗自向白靈在拋了個眼神。

大家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了王母娘娘,她再次舉起了龍杖向泥潭拋去。

龍杖被拋在空中,立時散發出藍白的光芒,以極快的速度射進了泥潭,幾乎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等待著看下一秒即將發生的事。

龍杖果然不是凡品,正在大家心照不宣的以為龍杖進入泥潭就如其他人的法寶一般,不但救不了人,還會被吸走的時候,意外發生了,由於龍杖的衝擊力較大,泥漿被擊起數丈,落下時,濺的到處都是,原本站在潭邊的人都紛紛向後退去。


只見這根龍杖化成了龍形在泥潭裡左沖右撞,不時的翻起泥漿,隨即大家的心也跟著提起來,這樣會不會傷到兩位仙妃呢?儘管心裡是這麼想的,但對於她們兩個人的生死,還是沒幾個關注的。

不知過了多久,龍杖似乎已經翻遍了整個泥潭,忽然如同爆炸一般的發出了巨大的威力,使得整個泥潭裡的泥漿都被炸飛起來,火樹仙妃與雷光仙妃這兩個被困在潭底的人也與泥漿一起被炸飛到空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隨著火樹仙妃與雷光仙妃的驚叫聲往上看去,只聞其聲,根本就不見人,當她們往下落的時候,自然是不會再落到泥潭裡,而是拼盡了全力,縱身向眾仙人所在的地方飛去。

當她們落地的時候,大家只看到兩團泥球在地上一滾,根本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快看呀,不知誰喊了一嗓子,大家不約而同的向泥潭望去,剛才還儘是淤泥的洗龍潭,一下子變成了清澈的潭水。

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為什麼單單會困住二位仙妃呢?」

「就是呀,也太奇怪了,儘管仙界的怪事不少,但在眾多仙人面前發生這樣的怪事還真是少見。」

「可能是人品問題吧?」

「嗯。」

大家竊竊私語著,都認為是兩個仙妃遭報應了。

龍杖又回到了王母娘娘手中,洗龍潭也恢復如初。

「這水好清呀,不知有魚嗎?」白靈然走到潭邊,蹲下身去,把手伸進水裡試水溫。

「靈兒小心。」閻易天一把拉回了她的手,「你也想陷進去嗎?」 「蒼龍,你暫且回千層洞,待我回去稟明仙帝,看他做何安排。」王母娘娘面對蒼龍,她又何嘗不知,蒼龍在此已有千年,當初為了保護他的兒子,王母娘娘將青龍變成了龍杖,也就是她手中如同綠玉一般的龍杖。

「是。」蒼龍在大家的注視下退下。

白靈然感覺這個蒼龍似有話說,但又沒有說出口,而且也聽寒冰仙子說過在這裡遇到仲堂的事,便想留下來一探究竟。

蒼龍走了之後,眾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那兩團泥球上,那兩個仙婢已經在幫著她們清理身上的泥漿了,雖然洗龍潭的水已經變清,但這兩個仙妃卻怎麼也不敢再靠近了,而且從高空摔下來,如同摔得要散架一般。

既然兩位仙妃得救了,諸位仙人們也都相繼離去,王母娘娘更是一刻都不停留就返回甘碧宮了。

「兩位仙妃,你們沒事吧?」寒冰仙子假意殷勤的圍著她們兩個轉。

這兩個灰頭土臉了,亦不想在此久留置,被兩名仙婢扶著也走了。

目送眾人紛紛離去,寒冰仙子向白靈然等人使了個眼色之後,也走了。

「爺,既然來了,不如就在這龍山遊玩片刻如何?」


「好呀。」閻易天對她可謂是言聽計眾。

白靈然與閻易天縱身跳進了千層洞,這千層洞里到處都是錯綜複雜的岩石,因此,在往下跳的過程中,就如同左拐右拐一般,才到了洞底。

此時的千層洞里,蒼龍正與仲堂對坐閑聊,忽然發現有人來了,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站起身來,目視著即將落下的人。

「你們是什麼人?」仲堂大喝一聲,注視著白靈然與閻易天,充滿了敵意,雖然他沒有參加營救兩位仙妃,但對於一眾神仙來到龍山,他躲在暗處也是看得清楚明白的。

「你是什麼人?」白靈然反問他。

蒼龍雖然不知道白靈然與閻易天的身份,但在營救現場也見過,因此,也算有一面之緣,忙過來打圓場,「二位仙人,不知到這千層洞有何貴幹呀?」

「蒼龍前輩,你就是在這個地方待了一千年嗎?」白靈然打量著洞內的情形。

「是。」蒼龍感到汗顏,低頭不語。


「原來你們兩個也是仙人呀。」仲堂流露出不屑,轉身身去,似乎仙人在他眼裡,就是一文不值的。

「你對仙人就這麼有意見嗎?」白靈然故意綳著臉,上下打量著他。

仲堂冷冷的哼了一聲,就側過身去,對他們這些仙人全無半點好感。

「你也是修仙之人,若是這等沉不住氣,對修行可沒有好處。」

「多謝你的提醒,我已經想好了,返回娥眉山,從此做個快樂的凡人,再也不想什麼飛升仙界了,與你們這些自?些自視過高的仙人為伍,我還怕拉低了我的人品呢。」

「好狂的口氣。」閻易天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對白靈然不敬,原本就沒有表情的臉拉得更長了。

「爺。」白靈然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急,閻易天才冷靜下來。

仲堂見他一副要打人的樣子,更加對他們全無半點好感了。

「在你返回娥眉之前,可否將你的遭遇說給我聽呢?」白靈然目尋到一塊石頭,在洞中央,可能是被當成凳子的吧,便走過去坐下了。

蒼龍見他們坐下了,身子往後一退也坐下了,「不知二位到此何干?」他也很是疑惑,王母娘娘等人都走了,為何他們二人不走呢?

「實不相瞞,我是聽說飛升仙界要賄賂滅雷天君的事而來。」白靈然若不說明,他們只會對自己充滿敵意,因此,開門見山的說。

「我先走了。」仲堂聞言稍微愣了一下,轉身就走,他以為白靈然是特意來試探他們的,畢竟他曾起與雷光仙妃等人起過衝突,誰知道他們是不是以此引自己往坑裡跳呢。

「慢著。」白靈然站起身來,向他走近,「不把話說明白了,就想走嗎?」

「你要如何?」仲堂驀然轉身,怒視著他,儘管他還沒有真正的成仙,但卻有一身的傲骨,而且自認比真正的仙人不知強多少,只是運氣不好罷了。

「怎麼,你還想跟我比試一下嗎?」白靈然也同樣傲然的瞅著他。

「如果你不怕被我打傷的話,只管一試。」仲堂冷笑了一下。

「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白靈然向後退了兩步,整個身體如同燃燒起來一般,散發著強大的靈力,瞬間便消失了,她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讓仲堂看到自己的實力,如果她不懷好意的話,隨時都能置仲堂於死地,何須這麼多廢話呢?

雖然只是極短的時間,白靈然就收起了靈力,但仲堂與蒼龍都已感受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力了,如果她想毀掉這千層洞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姑娘,你既有如此本事,為何兩位仙妃被困洗龍潭時,不出手相救呢?」蒼龍頗感疑惑,以她的本事,足以將火樹仙妃和雷光仙妃救出來,不必驚動那麼多的仙人的。

「實不相瞞,那個泥潭陣就是我擺的。」白靈然下巴高高抬起,讓人看到她的冷傲。

「你擺的?」仲堂剛才還想走呢,現在一點要走的意思也沒有了,反倒注視著白靈然,「既然是設陣將她們困住,為何還讓人把她們救走呢?」

「她們可是仙帝的妃子,若是死在龍山,只怕你這條蒼龍又不知要被貶保方了。」

「你到底是誰?」蒼龍覺得她言之有理,點了點頭。

「我叫白靈然,他是我夫君,閻易天。」

聽到這兩個人的名字,蒼龍似有所思,他被貶龍山,儘管這裡隱居著向個修仙之人,他們之間也彼此來往,但消息閉塞,很少能聽到外邊的情況,但白靈然三個字,倒是聽說過,只是印象不深。

「蒼龍,我知道你是含冤被屈貶到這裡的,而且一待就是千年,難道這一千年裡,你就沒想過替自己伸冤嗎?」

「怎麼沒想過?仙帝沉迷酒色,根本就不理政事,又找誰去說理呢?」蒼龍見她對自己的事,似乎一清二楚,坐在石頭上嘆了口氣。

「你現在還走嗎?」白靈然瞅著仲堂,「如果不走的話,就坐下來,跟我說說你們的遭遇,或許我能幫上什麼忙。」

「你?」仲堂對於白靈然的話半信半疑,「仙界如此,非一兩日了,連王母娘娘都束手無策,你能重整仙界嗎?」

「以我一個人的力量,自然是不行的,但那些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一起反抗,你說會不會起到作用呢?」

「我現在只想知道,你為何要將兩位仙妃困在洗龍潭裡?」仲堂在心裡想了想,的確是很蹊蹺,當時王母娘娘救出兩位仙妃的時候,完全可以更輕鬆的救出她們,可是卻將他們震到天上去,從高空摔下來,兩位仙妃雖然得救了,但卻損失很大的仙力,似乎是有意為之。

「你覺得她們兩個很順眼嗎?」白靈然不屑的說。

「那個頭頂上頂著滿樹樹枝的女人是誰?是否與滅雷天君有關?」

「她是滅雷天君的女兒雷光仙妃。」

「一看就不是好人。」仲堂由於對滅雷天君的恨,原本就沒什麼好感。

「現在信得過我了嗎?」白靈然回身又坐回去。

仲堂與蒼龍對視一眼,各自坐下,儘管對白靈然與閻易天的來意還是有些疑慮,但想到如果他們不懷好意,完全可以將他們二人殺死在這裡,這樣想著,也就放鬆了警惕。

「仙帝掌管仙界幾千年了,只要與他不睦的,都難逃被貶的命運,我就是得罪了他的心腹火德星君而被貶此處,現在他的女兒又做了仙帝妃子,只怕再有一千年,我也回不去了。」

「要對自己有信心。」白靈然安慰著他,「之前,我父親聖獨仙鳳燁不是也被貶星宿海嗎?瑞還不是返回仙界了?」


「那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的?受了冤屈就要反抗,如果只是忍的話,只會讓對方認為你好欺負,會更加的囂張。」白靈然厲聲道:「聽說這裡隱居著一些有真本事卻不能飛升仙界的人,我特意來尋找些證據,若是屬實,必當清理仙界的那些**的仙人。」

仲堂頓時為之一振,若她所言是實,那自己是否很快就能飛升仙界了呢?

「好,我這就去把他們找來。」仲堂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在仲堂離開的這段時間裡,白靈然又與蒼龍了解了下情況,在仙帝掌管的幾千年裡,可說到處都是冤情,只有少數仙帝的心腹把持著朝政,排除異已。

很快,仲堂就帶領著七八個人走進洞來,一看就都是修仙之人,在見到白靈然與閻易天時,拱手一禮。

「各位請坐。」白靈然對他們以禮相待。

龍山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儘管沒有公開露面,但馬各自躲在暗處看到了兩位仙妃被困,眾多仙人前來營救,得知這一切都是白靈然設下的陷阱,越發對她佩服的五體投地。

就在這千層洞里,白靈然掌握了仙帝的又一罪證。 「多謝王母娘娘救命之恩。」火樹仙妃與雷光仙妃一起來到甘碧宮向王母娘娘道謝,雖然王母娘娘救了她們,表面上來謝恩,其實心裡還是老大不服氣,不過就是個人老珠黃的老太婆而已。

「不必謝本宮,去謝仙帝就行了。」王母娘娘看都不看她們兩個一眼,直接側過身去。

這兩個傢伙其實也不想來看王母娘娘的臉色,不過礙於仙帝的面子,總要走走過場,怎麼說王母娘娘也是救了她們。

「之前是我們姐妹不懂事,娘娘別跟我們一般見識。」火樹仙妃勉強陪著笑臉。

「行了,沒別的事的話就請回吧。」王母娘娘冷冷的說著。

這兩個人也感覺很沒意思,悻悻的沖著王母娘娘行了一禮,退下了。

「母后,你看她們兩個多狼狽呀?」她們兩個前腳剛走,寒冰仙子就跳出來了。

「哼,如果照我的意思就把她們兩個困在龍山,困個千百年再說。」一想起這兩個人助紂為虐,傷害金花,王母娘娘就恨得牙疼。

「她們不是壞嗎?那我們也隔三岔五的讓她們吃點苦頭,看誰笑到最後。」寒冰仙子眼瞅著兩個仙妃消失的地方,如她們兩個還站在那裡一般。

「冰兒還真是裝傻賣萌,樣樣都行。」安素雅也現身,對於寒冰仙子的表現頗為欣賞。

「俊哥哥,我表現的好不好?」寒冰仙子一轉身轉到陽俊仙君面前。

「好,不過呢,我們現在該回去了,兩位仙妃傷成那樣,總要去慰問一下吧?」

「哦,對呀。」寒冰仙子被他這一提醒,忙轉身面向王母娘娘,「母后,我們要回仙宮去看戲去了。」

「嗯。」王母娘娘微笑著點了點頭。

寒冰仙子與兩位仙妃可以說是前後腳回到仙宮的,陽俊仙君自己回到了住處,寒冰仙子獨自一人前去探視兩位仙妃。

「仙妃。」寒冰仙子先來到了雷光仙妃的住處,看到雷光仙妃躺在床上,其實她剛躺下一會兒,寒冰仙子就來了,就算再怎麼不想動,也要勉強起身。

「是寒冰仙子呀。」雷光仙妃以為自己得救全虧了寒冰仙子跑前跑后的搬救兵,而且在自己得救之後,還忙前忙后的照顧自己,倒把她當成了知己好友。

「仙妃躺著別動。」寒冰仙子忙上前按住已經坐起來的雷光仙妃。

「沒事,不就是摔了下子嗎?」雷光仙妃表面上看似乎沒什麼大礙,但卻喪失了一些靈力。

「仙妃,都是我不好,沒辦法救你們。」寒冰仙子一副自責內疚的樣子,低垂著頭。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呀?」雷光仙妃拉住她的手,讓她坐到床邊,「那麼多仙人都束手無策呢,最後還是王母娘娘出手,何況是你了?」

「畢竟是咱們三個人一起去的,你們兩個陷進去了,而我卻救不了你們。」

「傻丫頭,要怪都怪我跟火樹仙妃爭搶那朵花,現在想想,一定是有人故意的設下了陷阱引我們往下跳的,若是被我知道這個人是誰,定饒不了他。」

「是嗎?」寒冰仙子裝傻的微張著嘴瞅著她,「那仙妃認為這個人會是誰呢?」

「不知道。」雷光仙妃早就在心裡懷疑是蒼龍所為了,龍山可是他的地盤。

「仙妃,若是你查出這個人來,告訴我一聲,我陪你去找他算帳。」寒冰仙子一副非常仗義的樣子。

「嗯,好。」雷光仙妃還真把她當好人了。

「仙妃,你休息吧,我還要去看望火樹仙妃呢。」寒冰仙子站起身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