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一旁的燕白飛早就注意到蘇寧過來了,不禁眼前一亮,蘇寧終於趕回來了,這讓他也對接下來的比武有了一絲期待,

「這瓶丹藥你拿著,一個時辰服用一粒,三個時辰之後,你所中的藍蠍之毒就會完全解除,」蘇寧說道,

何淼不敢不接,一是之前燕白飛對蘇寧推崇有加,何淼相信蘇寧不會害自己;二是,袁洪平還真能幹出殘害同門的事情,何淼不得不防啊,

接過丹藥服下一粒,何淼向蘇寧抱拳一拜,表示謝意,蘇寧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倒是一旁的燕白飛將今日比武的經過跟蘇寧說了一番,當然,燕白飛跟蘇寧說的也只是和蘇寧相關的事情,

當蘇寧得知副院長閻伯輿竟然為自己改變了比武規則,保自己晉級的時候,蘇寧不禁心中一暖,看來滕王閣文會,結識副院長閻伯輿倒也不失為一個正確的決定,

告別燕白飛和何淼之後,蘇寧跟閻伯輿打了個招呼,示意自己已經回來了,閻伯輿自然很高興,雖然不知道蘇寧去幹什麼了,不過也沒有追究,他可是期待著蘇寧能夠在比武的時候,再給自己一個驚喜的啊,

守擂者的榜單已經確定下來,第一名依舊是燕白飛,這次比武依舊沒有人敢挑戰他,第二名是袁洪平,第三名是何淼,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最終青崖榜的前三甲只會是這三人,因為挑戰者畢竟是初來乍到,誰敢挑戰青崖榜的前三甲,

「現在,青崖榜榜單已經初步確定下來,接下來,挑戰者挑戰青崖榜,請五位挑戰者進行抽籤決定挑戰的次序,」一位長老走上演武場宣佈道,

「五位,難道蘇寧回來了,」季青竹聽到長老宣布接下來的比賽,立刻抬起了頭,果然在一個演武場的旁邊看到了蘇寧,

「哎呀,蘇寧回來了,快看,快看,」武萱萱也看到了蘇寧,興奮的喊道,

「還好,回來的不算太晚,」季青竹鬆了口氣,

蘇寧並沒有注意到季青竹和武萱萱就在周圍觀看比武,只是在一位長老的帶領下,和其餘四個挑戰者一起,進行抽籤決定挑戰的次序,

挑戰的次序相當關鍵,次序越靠前越有利,因為守擂者只能被挑戰一次,抽籤排名越靠前,就可以率先選擇弱小的守擂者,

蘇寧隨意的抽了一支竹籤兒,上面所刻的序號是一,

「運氣還不錯,」蘇寧笑了笑,「不過,挑戰的次序和我可沒有關係,」

其他四個挑戰者見蘇寧抽的是1號,臉色有些難看,也十分的羨慕,抽到1號就意味著可以挑戰青崖榜最後一名,進入青崖榜的概率會更大一些,

「好了,挑戰次序已經通過抽籤決定下來,下面,就該你們挑選所要挑戰的人了,」先前主持比武的那位長老,說完之後就看向了蘇寧,

蘇寧抽的是1號簽,自然由他先選,於是,蘇寧向前邁了一步,說道:「我要挑戰的是,袁洪平,」

「什麼,你……你竟然要挑戰袁洪平,,」那位長老不可置信的看著蘇寧,「你知道袁洪平在青崖榜上排名第幾嗎,」

蘇寧點了點頭,「自然是知道的,」

「你確定要挑戰袁洪平,唉~你抽了1號簽,可不要白白浪費這個機會啊,」那位長老好心的勸說道,

可是看到蘇寧堅定的目光,那位長老也就不再堅持勸說了,便對眾人說道:「下面,進行第一輪挑戰賽,蘇寧對陣袁洪平,」

嘩,

周圍的觀眾沸騰了,

「挑戰袁洪平,我沒聽錯吧,袁洪平現在可是在青崖榜上排名第二,有人敢挑戰他,」

「你沒有聽錯,是有人要挑戰袁洪平,你沒聽見嗎,挑戰者是蘇寧,」

「蘇寧,就是打敗周雯的那個蘇寧,他回來了,」

很多人都激動的站了起來,踮著腳想看看蘇寧的樣貌,整個演武場發出嗡鳴之聲,議論之聲不斷,有的是為蘇寧的到來而激動,他們苦等了一天,就為了一睹蘇寧的風采;有的則是對蘇寧的貶低,

「這個蘇寧也太不識趣了吧,縱然打敗了周雯,有些名望,但是袁洪平可是青崖榜第二啊,蘇寧能佔到便宜,」

「恐怕這些日子被吹噓的有些驕傲自滿了,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了,竟然敢挑戰袁洪平,」

「這個蘇寧也太不低調了,拿了1號簽,也不知道好好利用,我看他要是挑戰失敗,可就丟臉嘍,」

像這樣的論調,還有不少,

當然,聽到這個消息后,最震驚的莫過於袁洪平了,「竟然要挑戰我,也不知道這蘇寧長沒長眼睛,沒看見我剛才的實力是有多強橫嗎,也好,這是一個為周雯妹妹報仇的機會,我就接受他的挑戰,先廢了他再說,」

袁洪平有了自己的打算,走上了演武場,看著年紀比自己小太多的蘇寧,自然免不了一番譏笑:「這就是蘇寧啊,還是個乳臭未乾的毛孩兒嘛,看我今日替周雯妹妹好好羞辱他一番,」 「姐,快看啊,蘇寧竟然要挑戰袁哥,咱們報仇的時候來了,」周術興奮的說道,

周雯在參加完比武之後,就一直在旁邊休息,再次看到蘇寧,彎彎的眉毛不禁皺了皺,眼神中是說不出來的傷感,

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周雯就漸漸明白了很多道理,她不像弟弟周術那樣,還在憎恨著蘇寧,而是一直在反思自己的過去,從反思中,她的心性漸漸穩定下來,要不然這次,肯定會排在青崖榜末尾了,甚至最後跌出青崖榜都有可能,

周雯對蘇寧的態度,已經有了實質性的改變,其中包含了一種感激,是感激蘇寧讓自己潸然悔悟嗎,好像也不完全是,

雖然周雯只和蘇寧接觸過一次,可是她比弟弟更加了解蘇寧,她不相信蘇寧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既然敢挑戰袁洪平,蘇寧就肯定有自己的底牌,話說,那次蘇寧也是根本沒有盡全力啊,一點真實實力都沒有暴露出來,」

「這個蘇寧簡直太神秘了,這次,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強,」

周雯的小心思一閃而過,她調整好心態,打算仔細觀戰,想看看自己和蘇寧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蘇寧和袁洪平一同上了演武場,周圍的觀眾再次歡呼起來,燕白飛目光炯炯,緊盯著蘇寧,自從蘇寧在天香居一戰成名,他就一直在暗處關注著蘇寧,可無論如何都猜測不出蘇寧的真正實力,

「這次青崖榜比武,你應該會動用全部實力了吧,希望不要讓我失望,」燕白飛想到,

演武台上,在眾人的歡呼聲中,袁洪平盯著蘇寧,一臉的傲然,說道:「我幾個月沒回到學院,沒想到學院內就出了你這樣的跳樑小丑,今日竟然敢挑戰我,」

「額~」蘇寧撓了撓頭,心想這人是有多腦殘,才說出這樣的話,你是青崖榜第二就不能挑戰你嗎,你是大便還是什麼,別人要一定要躲著你,

「聽說你打了周雯,」袁洪平見蘇寧不說話,繼續質問道,

「嗯,」

蘇寧一愣,他並不知道袁洪平和周家的關係,現在聽袁洪平的意思,原來這傢伙還要替周家姐弟報仇啊,真是冤家路窄,

「他們無故招惹我,我沒有辦法才略施小懲,又與你何干,」蘇寧反問,

「我和他們是什麼關係你不用知道,總之,今日既然你率先挑戰我,就把之前的仇怨一起解決了吧,」袁洪平陰測測的笑了起來,

袁洪平之前一直沒見過蘇寧,剛回學院的時候,聽說周雯被欺負了,倒是找過蘇寧一次,發現蘇寧不再,這幾天正想著找機會教訓蘇寧呢,今天正好讓袁洪平抓到機會,怎能輕易放過蘇寧,

「你要教訓我,也要有那個實力,」蘇寧不卑不亢,還頗為嘲諷的提醒道,

現在的蘇寧,是靈武境初期,而袁洪平也僅僅是初級境巔峰而已,整整差了一個大境界,蘇寧要想擊敗袁洪平,簡直跟玩兒似的,不費吹灰之力,不過,蘇寧可不想完全暴露自己的實力,太高調的話,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時刻為自己保留底牌,戰鬥的時候才能出人意料,

自從蘇寧踏入靈武境,神王塔第一層,紫藤樹開花,變得更加茂盛,藤條一直垂到地面,吸收元氣和轉化靈氣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蘇寧的修鍊速度也提高了很多,

而神王塔第四層,因為蘇寧的實力提高,十八把小劍中的一把,也跟著覺醒了,第一把覺醒的是猩紅劍,而現在覺醒的這一把,蘇寧還沒有完全了解它的性能,也就暫時沒有起名字,

還有神王塔第六層的小狼,雖然還在沉睡,不過,蘇寧已經可以用意念壓制一部分狼神的力量了,身體內,可以承受更多的狼神力量,戰鬥的時候,狼神的力量可是蘇寧的最後底牌啊,

袁洪平見蘇寧竟然小瞧自己,好歹自己也是青崖榜排名第二的人物,冷笑一聲之後,率先發起了進攻,

蘇寧將自己的實力壓縮至初級境巔峰,不會動用任何的屬性力量,否則就暴露實力了,他現在只能使用最混沌的鬥氣攻擊,即使是這樣,蘇寧也有擊敗袁洪平的自信,

袁洪平一邊向蘇寧衝過來,一邊在手中幻化出了一把摺扇,這事袁洪平最趁手的武器,摺扇的扇骨是由銀針淬鍊而成的,可以成為暗器,

只見袁洪平起身向前,瞬間就來到了蘇寧的身邊,抬起摺扇,就像蘇寧的肩膀打來,他的速度奇快,一看就是動用了某種身法,那下落的摺扇,竟然留下一道殘影,

袁洪平來的快,摺扇下落的也快,蘇寧卻不慌不忙,只是微微一側身,恰好躲過了這次攻擊,但是蘇寧也沒有還手,身子急速後退,和袁洪平拉開了距離,

蘇寧知道,袁洪平剛剛只是在試探自己而已,對方不真正的動手,蘇寧是不會還擊的,因為蘇寧要根據袁洪平的武技,來決定自己施放武技的強弱,只要剛剛能夠壓過袁洪平一頭就行了,

「速度倒是挺快,」袁洪平心中有了初步的盤算,「既然你速度很快的話,那我就用這招,」

袁洪平向懷裡一摸,就拿出了一隻巴掌大小、四四方方的黑色匣子,他的懷裡哪能放得下這麼大的東西,一切奧秘都在他手指上的那枚戒指,

和蘇寧一樣,袁洪平也有一枚空間戒指,雖然不大,裡面卻能貯存一些活物,

袁洪平將黑色匣子打開,立刻從匣子里蹦出來三隻手指大小的黑色穿山甲,雖然不是戰獸,卻是十分難得的變異物種,

「去吧,」

袁洪平將三隻黑色穿山甲丟在地上,這三個小東西立刻行動,鋒利的爪子撓著地面,手指大小的身子竟然鑽進了演武場的高台里,

周圍的觀眾從來都沒有見過袁洪平使出這招,不解其意,蘇寧也不知道袁洪平在幹什麼,但是他可以感知,蘇寧感覺到,那三隻穿山甲,在演武場的高台里,也就是蘇寧的腳下,極速的穿梭,很快就鑽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洞,這些小洞互相串聯,十分複雜,可偏偏不露出演武台的表面,

蘇寧正想著袁洪平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卻聽刷的一聲,一隻銀針就向著自己飛來,是袁洪平從自己的扇子中發射出來的暗器,

蘇寧的身手很快,抬手一招,兩根手指就夾住了銀針,可是,剛剛夾住銀針,蘇寧就感覺自己的腳下一股凜然之意襲來,下意識的一抬腳,就見一道鬥氣從地下衝上來,

「鬥氣怎麼會從地下傳來,」蘇寧疑惑,可看到袁洪平所站的地方,鬥氣最為濃烈,蘇寧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如此,袁洪平還挺聰明嘛,」

蘇寧已經完全想明白了,這袁洪平,先讓三隻穿山甲在高台里打洞,由於是比武,整個演武場就這麼一小塊兒地方,不管蘇寧速度多快,不管他走到哪裡,腳下都會踩在那些細小的暗道上面,最後,袁洪平再將身體內的鬥氣引入腳下,灌輸到那些暗道里,這樣,不管蘇寧走到比武台的哪個角落,他都能夠在第一時間控制鬥氣攻擊蘇寧,而且出其不意,

果然,蘇寧躲過第一道鬥氣攻擊后,剛剛落腳,腳下就再次躥出來一道鬥氣,

砰砰砰……

碎石飛濺,鬥氣衝破演武場高台的表面激射而出,袁洪平可以預知蘇寧的落腳點,在蘇寧即將落腳的地方,他控制的鬥氣不失時機的出現,很快,演武場的高台上就變得千瘡百孔了,

在沒有使用七步霸氣決的情況下,蘇寧的速度已經到了極致,剛剛能夠躲開袁洪平的攻擊,每次都是蘇寧剛剛落腳,就立即閃開,腳下就緊接著迸射出一道鬥氣,看得人們驚心動魄,為蘇寧捏了一把汗,

「速度竟然這麼快,每次都差一點,」袁洪平十分焦急,他本以為自己的這招能夠剋制住蘇寧,卻沒想到,蘇寧的速度已經快到了如此的程度,雖然這樣可以消耗蘇寧的體力,可是自己體內的靈氣也在極速的下降,得不償失啊,

見這招對蘇寧沒有效果,袁洪平就打算放棄了,將腳下的鬥氣收攏,計劃採用別的方式攻擊,

腳下不再傳來煩人的鬥氣攻擊,蘇寧立刻抓住機會,他要反擊了,

「亂流劈空掌,」

這是典型的初級境武技,通過壓縮鬥氣,從自己的經脈中噴發而出,如利刃一般,直擊對手,只不過由蘇寧的手中施展出來威力更大而已,

這是從劈空掌進化而來的武技,劈空掌不容易擊中對手,很容易就會被和自己境界差不多的人躲過,而這經過蘇寧改進后的亂流劈空掌,是範圍性的傷害,橫掃的面積很大,速度奇快,像袁洪平這樣實力的人,也躲避不了,只能硬抗,

「這招,好強,」

袁洪平見蘇寧使出亂流劈空掌,眉毛挑了挑,心中震撼,在亂流劈空掌的範圍內,他無處可躲,而且他也沒有與之相抗衡的武技,

無奈,既然無處可躲,袁洪平只好拿出第二張符籙,心中肉痛不已,這可是自己家裡花重金求來的保命符籙,今日比武就要用掉兩張,也是真夠倒霉的, 袁洪平沒有辦法,如果被蘇寧的這招「亂流劈空掌」打中,自己就肯定輸了,他不得不再次拿出一張符籙,

在蘇寧的「亂流劈空掌」即將席捲到自己的時候,袁洪平碾碎了符籙,噗的一聲燃燒起來,化為灰燼,形成金色罩子,抵擋了蘇寧的這次攻擊,

蘇寧也是沒想到袁洪平竟然還有一張這樣的符籙,不過這並沒有關係,蘇寧身體內的靈氣還很充足,他表現出來的是初級境巔峰,可是真正的實力可是靈武境初級啊,

蘇寧使出的「亂流劈空掌」震懾了袁洪平,也震撼了周圍的觀眾,一些長老更是大驚,這樣威力的武技,就算是他們也沒有把握完全化解啊,

副院長閻伯輿哈哈大笑,說道:「你們看,我果然沒有看錯人,這蘇寧真是再次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啊,」

袁洪平見蘇寧竟然能使出這樣威力巨大的招式,心中再也不敢小瞧蘇寧了,不過,他心裡又有了另外一番打算,

既然蘇寧用出了這麼強大的武技,袁洪平不相信蘇寧還能夠使出同樣的招式,一般的初級境修者,丹田內的靈氣都不充足,像「亂流劈空掌」這樣的招式,用出一招后,體內的靈氣估計就所剩無幾了,

所以,像「亂流劈空掌」這樣的武技,在初級境的修者當中,一般是作為必殺技來使用的,袁洪平躲過一招之後,以為蘇寧用出的是必殺技,心中再也沒有忌憚,試想,必殺技都讓自己躲過了,那還怕什麼,

袁洪平的臉上現出一抹狠厲的神色,手中多了兩粒金色的彈丸,輕輕一拋,這兩粒彈丸就像蘇寧的腳下滾去,

「這又是什麼東西,」蘇寧見兩粒彈丸向自己腳下滾來,大為疑惑,「這袁洪平修鍊的東西,有點出乎常理,難道半山學院龍淵谷的學員都是修行的這般邪門歪道,」

要說是邪門歪道,倒是有些嚴重了,從表面上看來,半山學院的龍淵谷教授的是御獸之道,可也只是限於理論知識罷了,馴養戰獸的高級手段,半山學院還沒有條件讓學員進行實踐,平日里除了理論知識的修行外,倒也教授一些機關之術,

蘇寧沒有接觸過這方面的東西,故而以為是一些歪門邪道了,那兩個金色小球滴溜溜滾到蘇寧近前,突然炸裂,從中蔓延出兩根藤條,

這兩根藤條,手腕粗細,不斷膨脹,紮根於演武場的青石之中,一瞬間竟然長到了兩丈多長,藤條上有倒刺,看起來十分鋒利,一出現就直接向蘇寧身上卷來,

蘇寧一愣,這個算是機關么,兩粒彈丸居然變成了兩根藤條,有點兒意思,這袁洪平手中的底牌還真是不少啊,

蘇寧雖然有些吃驚,不過也就是感到好玩兒罷了,也不在意,面對著撲面而來的藤條,他再次使出了「亂流劈空掌」,

蘇寧心想,「我倒要看看,你還有多少那樣的符籙,」

蘇寧的「亂流劈空掌」一出,袁洪平就傻眼了,怎麼又是這招,他體內的靈氣,還能使出這樣強大的武技,

靈氣轉化為鬥氣,殺傷力巨大,再結合「亂流劈空掌」這樣的武技,像是刀子一般,割碎了藤條,直接斬向袁洪平,

袁洪平那個恨啊,從始至終,蘇寧都是這一招,既破解了自己的攻擊,還餘威不減,反過來攻擊自己,沒有辦法,袁洪平只好拿出了最後一張符籙,捏碎,化為灰燼,再次抵擋了蘇寧的「亂流劈空掌」,

這一回合,袁洪平心痛的想哭,不僅自己的藤條攻擊無效,還用完了最後一張符籙,而看向蘇寧的時候,發現蘇寧臉不紅心不跳,難道他還能使出這樣的武技,

到了現在,即使袁洪平再笨,也明白了蘇寧的手段,從始至終蘇寧都是一招,俗話說,一招鮮吃遍天,就此一招,就把自己生生克制住了,在袁洪平眼裡,蘇寧並不可怕,而蘇寧能夠勝過自己,僅僅是因為蘇寧的靈力比自己渾厚,使用的武技比自己高級而已,

可就是這樣,袁洪平還是沒有辦法,誰讓自己沒有辦法克制蘇寧的那一招呢,

「不行,我不能再讓他使出這樣的武技了,我已經沒有了符籙,他如果再使用一次,我就肯定會戰敗了,」袁洪平心急如焚,此刻迫在眉睫,他必須要做出最後的決斷,

「最後一博,我必須要用那一招了,」

袁洪平下定了決心,打算用出自己最後的底牌,這張底牌,是他保命的手段,雖然他也不想現在就使用出來,可是讓他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承認自己不敵蘇寧,根本不可能,

他是好面子的人,如果承認自己輸了,如何面對周家姐弟,自己可是誇下海口,要狠狠教訓蘇寧的,這是他最後的底牌,袁洪平相信,只要自己用出這招,蘇寧必定會向自己求饒,說不定,自己還能夠控制住蘇寧,讓蘇寧往後為自己所用,

事不宜遲,袁洪平怕蘇寧再次用出「亂流劈空掌」,那時候就麻煩了,當機立斷,袁洪平心念一動,就從儲物戒指里召喚出了一隻透明的水晶瓶,

這水晶瓶十分精緻,一看就是價值不菲,裡面裝的是紫紅色的液體,

「咦~袁洪平拿出來的是什麼東西啊,他怎麼總是往外拿東西,是在變戲法嗎,」武萱萱咯咯笑道,剛才的戰鬥意猶未盡,

「他拿再多的東西都沒有用,你看,蘇寧從始至終都是一招,從容不迫,那袁洪平就顯得十分狼狽了,一直在防禦呢,」季青竹美目流轉,看著蘇寧,語氣中的欽佩之意十分明顯,

蘇寧也十分奇怪,這袁洪平手裡的小玩意兒也太多了吧,這次又是什麼機關暗器呢,

袁洪平冷笑一聲,突然捏爆了那隻水晶瓶,紫紅色的藥水瞬間飛濺出來,同時,袁洪平手中的鬥氣瘋涌而出,一揮手,紫紅色液體就被鬥氣全部攪散,形成了一片紫霧,混合在空氣之中,慢慢擴散,瀰漫了整個演武台,

雖然只是一小瓶紫色的液體,可是被鬥氣攪散之後,形成的紫霧竟然十分濃郁,將整個演武台都包裹了起來,蘇寧和袁洪平的身影同時被濃霧淹沒,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這紫紅色的濃霧,並不剛猛,而是軟綿綿的,蘇寧卻警覺起來,由於蘇寧和袁洪平離的很近,即使身在濃霧之中,蘇寧也可以看到袁洪平的身影,

「這紫色的霧氣有毒,」蘇寧身為煉丹師,對於毒藥還是很敏感的,「不對,這股氣息,怎麼那麼熟悉,」

蘇寧的警覺,正是來源於這股熟悉的氣息,

「這是……是魔修者的氣息,」蘇寧大驚,

蘇寧的驚訝,並不是因為那濃霧有多麼強悍,而是,那紫色液體中竟然包含了魔修者的氣息,

「這袁洪平和魔修者到底有什麼關係,那紫色藥液竟然是魔血修羅之毒,」此刻的蘇寧,已經知道了紫色濃霧是什麼東西了,

兩年前,蘇寧也中過魔血修羅之毒,自己成為煉丹師之後,在丹鬼大師的指點下,煉製出了解藥,才化解毒性, 無限之信仰諸天 絕品捉鬼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