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一旁的探員立刻離開了,很顯然,忍者們要倒霉了。

……

一家豪華的酒店天台之上,泉政行正焦急的左右踱步,等待著手下的彙報,這一次他派出了所有的家當,整個洛杉磯的忍者們都出動了,上百名忍者,如果殺不了林逸,他真的沒有辦法像上頭的武藏五郎交代了。

很快,手下人狼狽的走了過來,領頭的忍者哭喪著臉道:「閣下,不好了,林逸早有準備,這一次我們的人馬損失了一大半……」

「什麼?」泉政行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你說林逸那邊有所準備?」

「是的,我們本來就要成功了,馬上就能擊殺美姬子和林逸,可是沒想到半路上冒出了幾十名攜帶火器的保鏢,他們一出現就打傷了我們十幾個人,迫於無奈之下,我們只好撤退了……」

「八嘎,又是火器!」作為忍者,他們恪守武士道精神,他們不怕死,可是他們不會使用武器,所以在這個末武時代,是他們終結的時代,儘管他們一直不願意承認。

「閣下,現在怎麼辦?」一旁的忍者顫顫巍巍道。

「隱蔽,所有人必須隱蔽,我們這一次行動太過招搖,在四季酒店刺殺林逸,恐怕已經引起了美國方面的注意,我估計美國方面會對我們展開行動,殺雞儆猴,給民眾一個交代,所以我們現在要隱蔽,都不要有任何動向!」

「是!」忍者轉身離開了,開始吩咐手下人離開。

而泉政行則是走到了房間裡面,心情很焦躁,沒想到這一次又失敗了,趕忙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泉君,你是不是已經得到了鬼忍令牌?」

電話的那邊傳來了渾厚的聲音,正是伊賀忍者的新任魁首鬼忍武藏五郎。

「鬼忍閣下,我們失敗了……」

「八嘎,」武藏五郎憤怒道:「我把整個美國洛杉磯地區的人手都交給了,你居然失敗了,簡直是太讓我失望了,你馬上給我回來,接受懲罰!」

「閣下,不要著急,」泉政行忍不住擦了擦汗水:「我會想辦法彌補的,希望閣下能夠相信我!」

「你會用什麼方法除掉美姬子,搶到鬼忍令牌?」武藏五郎不爽道。

「古家和美國洪門這邊有聯繫,我想他們之間也許能夠合作,再者,中國洪門那邊聽說也和林逸產生了一點矛盾,我想我們可以藉助他們的力量……」

泉政行戰戰兢兢的聽著電話,表情當中儘是害怕。

那邊的武藏五郎琢磨了一會兒,這才點了點頭:「好,泉君,我再相信你最後一次,如果這一次你失敗了,那就不要回來見我了,剖腹自裁吧!」

「哈伊!」泉政行點頭道。

穿回來後偏執大佬他黑化了 ……

林若煙有些驚魂未定,不過作為經歷過數次刺殺的她,對這種行動也已經免疫了,更何況她的背後有一個優秀的保鏢團隊,當然了,這個保鏢團隊在今天熱戰的關鍵時刻起到了作用,面對眾多敵人的時候,林逸和美姬子是根本沒有辦法關心林若煙的。

重生之鄉下丫頭要自強 換了一家酒店,總算是安定了下來,林若煙泡了一個熱水澡,然後穿上了一席薄薄的紗質睡衣,站在鏡子前面看著自己,林若煙的俏臉之上忍不住浮現了一抹羞紅,感覺自己還是很漂亮的,誘惑一下林逸應該不是問題吧!

打著這個主意,林若煙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看到正坐在沙發上面抽著煙的林逸。

林逸聽到了動靜,抬眼一看,不由得一愣,特么,真是太美了。

膚若凝脂,靚影妙曼,粉嫩的臉頰當中儘是桃色,一雙美麗烏黑的大眼眸水汪汪的,瀑布一般烏黑的長發自然的垂了下來。

林若煙本身的容貌氣質形象俱佳,此時出浴之後,渾身上下散發起來了那股子慵懶華貴的氣息,更加讓人著急。

風華絕代,傾國傾城,任何詞語用到林若煙的身上都不為過,尤其是林若煙還穿著薄薄的內衣,好像裡面還沒有穿Bra,透過那薄薄的紗衣,居然看到了……

「噗——」

林逸的鼻血居然出來了,一時之間有些凌亂了起來,趕忙抽了好幾張抽紙,擦拭掉鼻血,特么,這個女人太極品了,這樣一下就出了鼻血,丟人了,丟大人了。

收拾完畢之後,用紙揉成一個小團,堵住了鼻孔,然後就看到了林若煙那饒有興緻的眼神,林逸乾笑一聲:「抱歉,抱歉,這兩天吃的有些上火!」

林若煙的心中已經哈哈大笑了,不過表面上還是沒有表現出來的,嘴角掛著一絲微笑:「你是不是見到女人都會流鼻血?」

「那怎麼可能,是你太漂亮了。」林逸無奈道。

林若煙坐在了林逸的身邊:「謝謝你今天又一次救了我!」

「不用謝,」林逸擺了擺手:「如果你真的想謝我,以身相許就好了。」

「我們現在不已經是男女朋友了么,只要在一起合適,我會以身相許的。」林若煙的手放在了林逸的肩膀上面:「當然了,一切都還要看你的表現,如果你的表現可以,我也會考慮給你一些利息……」

林逸一時之間有些發愣,感覺今天的林若煙和往日那冰冷的林若煙有所不同,記得她說過,她好像不會談戀愛,更不會誘惑人,可是誘惑起來人真是要命啊,林逸剛剛的鼻血都快出來了,實在是紙團塞住了鼻孔,要不然林逸的鼻子還會噴出血來。

「若煙,你是說……」林逸緊緊的盯著林若煙那精緻的五官:「今天晚上,我們可以一起……」

「我沒有說,」林若煙的俏臉忍不住有些羞紅:「我只是說你表現好的時候,我可沒說你今天表現的好,所以你還需要繼續努力!」

林若煙拍了拍林逸的肩膀,轉身離開,感受著林若煙那火熱的嬌軀,簡直是太勾人了,這小妮子,真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才好,實在林逸是個正人君子,換成別人,估計林若煙現在就被吃了。

…… 這是公共洗手間,大概位置不多,葉靈的門被拍了兩次!

然後是年輕女人的咒罵聲!

帶著哭腔……

葉靈不知道自己要不要開門,旁邊卻傳來聲音,似乎是有位置了。

洗手間的人出出入入,葉靈在十幾二十分鐘后,終於走了出來。

一個女人進來,第一眼是嫌棄,再看時卻對她的穿著皺了眉。

「誰帶你來的?」

「我……」葉靈猶豫著,這裡不能自由進入嗎?她會不會馬上被人趕出去?

「不要隨便來這些地方。」女人見她不開口,也沒有繼續問的意思,直接越過她進了葉靈出來的位置。

葉靈定了定心神,慢慢的移到門口,觀察著外面的情況。

她不知道,如果遇上那三個男人,她要怎麼辦?

她現在只能祈禱能躲開他們!

外面是一條走廊,暗,長,人少。

「正常人平復心情需要多少時間?」葉靈問623.

「不定。這裡的人控制情緒的能力不足百分之五十。」

「那……」她需要等多久才能離開?

「623……」

「請別依賴我。」623毫不猶豫的直言。

「一點幫助也不給嗎?我可能會遇到不測的事……」

「這是你對未知情況的估算錯漏。這種地方禁止未成年進入已經是對你的保護,但在這種保護下你仍然犯錯,因自行錯誤帶來的後果需要你自己負責。」

「哦。」葉靈抿嘴,她確實是事先沒了解詳細。

「若發生不可控的情況,2057可藉助外力。」

「外力?」

「這個世界有一種職業叫警察……」

623介紹了一回,還提供了專線號碼。

葉靈點點頭,但前提是……她得有撥號碼的工具——手機或者座機。

「小美女,來喝一杯?」

葉靈又遇上搭訕的!

她四處張望,沒有看見那三個男人,心稍微放了放,可是眼前這個,眼睛一直黏在她身上,讓她全身又戒備起來。

「老四」

還沒說話,就看見面前的紅毛來了同伴!

我打造的鐵器有光 葉靈一個機靈向後退走,紅毛想拉她都晚了一步,她只聽見被後傳來「喜歡那種貨色?」,看不見表情,可她不覺得會被門口的男人好多少!

葉靈往後退,發現是一些獨立的房間,又是一條暗長的走廊。

葉靈深吸了口氣,她不相信只有大門一個出口!

每一步都謹小慎微,透過一些半掩半開的門,那裡面燈光暗淡,男男女女,粗俗的言語,無節制的聲音,有女生穿得很少,一人按著她的手在灌她東西,另一隻手在她後面上上下下!

葉靈感覺那狀態像蟲在自己身上爬一樣噁心,那人怎麼能容忍?她差點想衝進去拿開那隻手,可是那女生已經順從的喝完還自己抓住那人的手,葉靈以為她會生氣的拋開,可是葉靈看見她笑了,聲音里還帶著「柔情」:「陸哥,人家可是聽話的喝完了哦。」

葉靈錯愕的移開目光,退後一步,進去的衝動瞬間消散無影。

「你在這幹什麼?」

轉彎處,背後傳來的聲音讓葉靈的心再次提起! ……

進了卧室之後,林若煙的後背靠在了門上,她還從來沒有這樣嘗試過對一個男人,這還是第一次呢,芳心現在還跳動不已,整個人看上去都非常的誘人。

摸一摸臉頰,林若煙就發現滾燙不已。

不過林若煙更知道,這隻不過是第一步,美國之行,她要徹底征服這個男人,讓這個男人心甘情願為她做任何事情。

想到了這裡,林若煙的粉拳緊握了起來,心中暗下決心。

至於林逸,則是很自然的睡在了沙發上面,想起剛剛林若煙那可愛的模樣,雖然誘人,但動作還是出賣了她,尤其是她那滾燙的俏臉。

其實林逸也想過,如果真的和林若煙在一起,那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畢竟林若煙那麼漂亮,而且除了和陳浩天逢場作戲,還真沒有傳出過任何緋聞,看起來自己也要好好的把握,起碼不能錯過了這個優秀的女孩。

也不知道為什麼,林逸想起了戚凌薇,心中也是忍不住好笑了起來,現在戚凌薇還沒有說到底要讓他林逸幹什麼,不過從戚凌薇的行為表現上面就知道,戚凌薇肯定也是喜歡他的。

一時之間林逸凌亂了起來,在國外的時候還能放蕩不羈,可是回國之後就不行了,想想還真是無奈呀。

另一方面,林逸又想起了今天的事情,眉頭忍不住緊鎖了起來,林若煙的行蹤極其隱秘,只有林氏財團裡面安排了行程,另外就是通告了美國這邊的企業,難不成是美國這邊的企業要殺她?

這顯然不可能,林若煙雖然能力不小,可還沒有結仇結到美國這邊呢。

所以現在只剩下了一種可能,那就是林氏財團裡面有內鬼,再簡單的說,不是古風就是水吟月,最有可能的是水吟月,因為水吟月一直勸說林若煙到美國來。

林逸的鐵拳緊握了起來,好你個水吟月,我本以為你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訓,會收斂一點,沒想到又算計到了我的頭上,等解決完了這邊的事情,我一定要你好看。

同樣,華海那邊的古風得到了泉政行的消息,暴跳如雷,氣的直拍桌子,這些忍者辦事效率太低了,真是有些後悔相信他們了,當初信誓旦旦的說到了國外,就會派出大規模的忍者成員,一定能夠擊殺林逸和林若煙,可是現在失敗了。

泉政行提出需要古風的幫忙,古風真想回上一句去你媽的,可是他不能,因為林逸和林若煙如果平安的回到華海來,稍稍一調查,就馬上能調查到他古風的身上,到時候可就要承受林逸的怒火了,古風也非常的忌憚林逸,畢竟這傢伙做事情從來不考慮後果。

最後只得答應了下來,給遠在京城的洪國傑打電話。

名門寵婚之大牌明星 洪國傑接到了古風的電話,聽到了古風的要求,心裏面也是有些激動,他現在就想出掉林逸和林若煙,在這個新成立的林氏財團裡面分上一杯羹,現在和古風聯合,那勝算可是增大了不少,於是馬上就給美國洪門這邊通了一個電話,談了一會兒條件,一直說了半個小時,美國洪門的大爺李安福才答應了洪國傑的請求,畢竟天下洪門是一家,再加上對自己有好處,李安福沒有拒絕的理由。

李安福立刻打了一個電話,沒一會兒,外八堂的金鳳四姐,銀鳳七姐就來到了李安福這邊。

金鳳四姐叫做沐婧瑤,銀鳳七姐叫做沐婧琪,是一對雙胞胎姐妹,長相如同蘿莉一般,不過認識她們的人都知道,這一對雙胞胎姐妹能做到外八堂的這兩個人位置,靠的都是實力,實打實的。

沐婧瑤望向了李安福:「李爺,這麼慌慌忙忙的把我們姐妹兩個人叫回來有什麼事情嗎?」

「有!」李安福也不廢話,直接道:「我要你們找出華海林氏財團的總裁林若煙,殺了她!」

沐婧瑤和沐婧琪兩個人姐妹面面相覷,過了一會兒,沐婧瑤才道:「李爺,根據我的消息,林若煙是中國那邊要推出的重要人物,如果我們殺了她,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李安福沉聲道:「這個你們完全可以放心,我已經從中國那邊得到了消息,他們要推出的是林氏財團,並不是林若煙,殺了林若煙,他們完全可以再換一個人掌舵,只要不動搖林氏財團的根基,他們是不會與我們為難的!」

說著李安福抽了一口煙:「而且如果我們殺掉了林若煙,中國洪門那邊會給我們提供一些幫助,幫助我們一些資產進入中國,而且他們會保護我們的資產!」

中國市場一直是一個大蛋糕,不管是誰都想要進入,包括伊賀忍者,可是伊賀忍者在中國並沒有什麼勢力,再加上因為民族問題,更沒有人和他們聯合,所以他們在中國的勢力一直都很弱。

可美國洪門就不一樣,首先他們和中國方面一直有很好的交情,再加上他們基本上都是美籍華人,所以對這些華人的態度也都比較好,尤其是他們的資產,能得到很好的保護。

如果再加上古風和中國洪門的幫助,那對美國洪門來說更是如虎添翼,可以大肆撈金了。

沐婧瑤點了點頭:「好,不過這件事情恐怕有些難,會損失不少的手下。」

「沒問題,只要殺了林若煙,不論任何損失!」李安福笑了笑道。

沐婧瑤和沐婧琪兩個女人離開了,這兩個女人的身高都在一米七八左右,身材高挑,身材火爆,穿著也有些嫵媚誘惑,沐婧瑤一直掛著甜美的笑容,可沐婧琪從始至終都沒說一句話,冰冷無比。

這兩個女人就是如火如冰一般的女人,一冷一熱,相當益彰,當然了,打這兩個女人主意的還真不好,更有甚者還想著美女花雙收,不過那些人都失敗了,因為這兩個女人是殺人不眨眼的!

林逸這邊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已經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了。

「叮鈴鈴……」

突然傳來了手機鈴聲,林逸趕忙坐起身子來,拿起了手機,還以為是什麼重要的電話呢,結果一看,是林若煙的電話,不由得一愣,走到了卧室門前,輕輕的敲了敲。

「若煙,你出什麼事情了?」

「咯吱」一聲,卧室的門開了,林若煙正穿著薄薄的睡衣,從V字領口露出了一抹粉嫩的雪白,看的很想讓人上手感受一下。

還沒等林逸說話,林若煙就抱住了林逸,那雪白壓在林逸的胸膛都變了形,感受著這暖玉入懷的感覺,林逸卻是有些發愣,輕輕的抱住林若煙,安慰道:「好了好了,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

林若煙這才輕輕的放開了林逸,貝齒輕咬嘴唇,有些委屈道:「異鄉異地,而且白天又遇到了襲擊,我……我害怕,我睡不著,我怕有鬼!」

「有鬼?」林逸愣了一下,撓了撓頭道:「若煙,不會有鬼的,再說了,我就在外面呢,如果有鬼,我會第一時間殺了這個鬼的!」

「哼,」林若煙輕哼一聲:「真的有鬼在卧室裡面殺了我,你根本都聽不到的,不管,反正我害怕。」

「這……這……」林逸納悶了一下,過了一會兒試探性的問道:「要不……要不咱們兩個人一起睡?」

「好!」難以啟齒的事情被林逸主動開口,林若煙也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林逸則是尷尬的撓頭,怎麼好像又鑽進了林若煙的圈套,弄來弄去,好像林若煙是主動追求的男人,他是逆來順受的女人一般。

…… 葉靈轉身,鬆了口氣,原來是服務員。

「我迷路了,請問哪裡能出去嗎?」

葉靈跟服務員求助,服務員半信半疑,盯著她看了一會,最後還是信了她的話。

「你是不是自己不想來?」服務員問她。

重生日本當神官 葉靈頓了一下,被看穿了嗎?

她遲疑地點了點頭。

「要回去?」

這次葉靈點頭很快,要幫她嗎?!

服務員打量了她兩眼,然後問:「哪個包廂的?」

「我……」

服務員對她的吞吐沒有耐心,手往後一指:「大門在那邊。」

她知道!葉靈無奈。

服務員離開兩步,又回頭嚴肅的說了一句:「不要再往裡走,不要隨便進任何房間。」

進去了想出來就難了。

葉靈下意識的點點頭。

不往裡,只能往外。

葉靈抿抿唇,猶豫片刻,還是退出了走廊。她想要裝作鎮定的樣子減少別人的注意,只是身上的服裝的確與眾不同,像是動物園突然來了只小白兔,每個人都想逗一逗它玩,甚至……。

她無奈的面對強迫她喝酒的兩個男人,如果不是手腕被人捉著,她真的不想多看這兩人一眼。

這裡面不能有個正常人嗎?

「正常人會來這些地方嗎?」623突然接了一句。

「這些人都怎麼了?」為什麼不正常?

「大概是遇到解決不了的事吧。」623感嘆了句,不是有句話叫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嗎?做人自然有做人的苦惱。

「……」她並不覺得來這裡能解決什麼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