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一夜殺戳,十不存一,可謂血腥殘酷到了極點。

殘存頑抗的妖魔軍藉着地勢之便,給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造成了極大損失,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這時纔想起招降這一招,但他們之前一夜的無情殺戳已經極大的傷害了信譽,妖魔軍拒不投降,打定了玉石俱焚的主意。

缺少重型攻堅武器的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萬般無奈之下,只能向市郊的李瑞流部提出助戰請求。

李瑞流擔憂夜長夢多,使戰勢出現反覆,耽誤雍博文在最短時間內進入維爾紐斯的打算,接到助戰請求,便欣然同意,帶着作戰傀儡部隊進城作戰,一以貫之的以重炮洗地,花了半天時間,直接將妖魔軍負隅頑抗的地區盡數轟爲瓦礫,然後才帶着部隊進入該地區清掃殘存妖魔。

第一次直面李瑞流部猛烈炮火作戰方式的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盡皆駭然,待李瑞流率部完成清剿歸來時,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諸將領已是無人敢於直視李瑞流。

維爾紐斯的克復,標誌着異種聯盟在東歐地區的徹底潰敗,它們手中再也沒有足夠份量的大型城市,意味着從此東歐大規模戰事的正式結束,接下來就是還將持續多年的清剿治安戰,那就不需要外來勢力,僅靠着東歐法師協會自己的作戰部隊就可以執行了。

爲了慶祝這個重要時刻,東歐法師協會諸高層準備舉行一個熱熱鬧鬧的進城儀式,不過在那之前,海默?布魯克斯卻是先悄然進城。

維爾紐斯的重要意義不僅在於異種聯盟所控制的最後一個大型城市,更是整個東歐戰事起因的最原始所在地——那個可以通往天堂的密祕通道,就在維爾紐斯市中。

對於這個通道,各方勢力均是虎視眈眈已久。

而雍博文提出的要求,也不過是先接觸一下這個通道。

無論把這個通道單獨提供給哪一方,都將得罪其他勢力,而這是百廢待興的東歐地區所無法承受的,所以海默?布魯克斯在猶豫良久之後,決定召開一個祕密會議,向各方勢力公開這個祕密通道。

但在此之前,海默?布魯克斯還是準備讓雍博文提前優於所有其他勢力先行接觸這個通道,以實現自己之前的許諾。

向雍博文通報維爾紐斯克復,正是海默?布魯克斯親自打的電話。

在電話中,海默?布魯克斯坦誠地講了自己準備向各方勢力公開天堂祕密通道的打算,首先請雍博文諒解,然後才提出希望雍博文可以儘快趕到維爾紐斯,以優先對這個祕密通道進行接觸。這是他實現諾言的唯一方法,當然了爲了對此進行彌補,海默?布魯克斯在電話中初步許諾,在接下來的東歐地區重建工作中,會着重與中方機構公司進行合作,各種物資設備的採購,在同等條件下,也會優先考慮中方,以彌補中國法師對東歐戰事做出的巨大貢獻。

雍博文很理解海默?布魯克斯的苦衷,接到電話之後,便決定即刻返回東歐,在趕往老宅之前,已經安排好了航班,離開雍家老宅之後,便直奔機場,一行人乘包機離開春城,直奔維爾紐斯。 因爲戰爭剛剛結束,全城範圍內的清剿仍在持續進行,爲了確保安全,雍博文一行人所乘專機抵達維爾紐斯機場前,李瑞流親自帶隊,將整個機場及四周進行了反覆拉網式排查,哪怕是一隻螞蟻稍有嫌疑,都要把整個螞蟻窩端掉。

東歐法師協會接到雍博文將抵維爾紐斯的消息後,也曾主動請求配合清理,但卻被李瑞流婉言謝絕了。東歐法師協會與異種聯盟交戰多年,各種內奸曾出不窮,李瑞流對東歐法師協會抱有極大懷疑,寧可所有工作都自己親自做,也不想讓他們插手其中,那樣的話,風險性就太大了。

雍博文走出機艙門,就看到了機場內外被清理一空,除了他們這一架飛機外,再沒有其他任何一架飛機,接機的車隊就停在跑道的盡頭,而跑道兩側站滿了武裝到牙齒的作戰傀儡,天上有高空偵察及作戰飛行傀儡盤旋,這防護安全措施,簡直連只蚊子都別想飛過去。

李瑞流親自接機,同行的還有海默?布魯克斯的特別代表,不過沒有東歐法師協會的官方人員。

天空正飄着細雨,微風拂過,帶來絲絲冷意。

雍博文翻起衣領,接過艾莉芸遞來的雨傘,撐傘走下舷梯。

站在舷梯下方等候的李瑞流迎上前,與雍博文握手後,道:“雍總,一路辛苦了。”

雍博文在李瑞流的引導下,向專車走去,同時道:“介紹一下情況吧。”

“我已經於昨日面見布魯克斯先生,對其要求清理的地區提前進行了深入式清理排查,可以百分之百確保安全。布魯克斯先生已經先行前往該地區等候。”

李瑞流說着,衝跟着身後的海默?布魯克斯的代表示意了下。

特別代表是個瘦弱的年輕法師,戴着副金絲邊的眼鏡,像祕書多過法師,看到李瑞流的示意,便小跑兩步,趕上雍博文,壓低聲音道:“布魯克斯先生希望雍總下機之後,就直接奔赴預定地點,自從克服維爾紐斯之後,來自各方的壓力越來越大,布魯克斯先生敢擔心拖延久了,被外人知道您已經趕到維爾紐斯,會節外生枝,所以安排得急促了一些,還請雍總見諒。”

“我能理解,只要布魯克斯先生那邊安排好了,我這邊沒有任何問題。”雍博文也想盡快解決這件事情,布魯克斯的安排正合他的心意。

歐美諸強對位於維爾紐斯的天堂偷渡祕密通道虎視眈眈數十年,誰都想爭個最早接觸的先手,絕對不會容忍別人比自己搶先接觸,而雍博文這個異教徒兼後來插一槓子的傢伙,更是不能接受。一旦讓歐美諸強知道了這件事情,必然橫生枝節。雍博文雖然對自己的實力比較自信,但在他已經把準備應對大聯盟的事情提上日程的情況下,還不想同歐美諸強發生正面衝突,以免增加行動的阻力。

雍博文一行人上了車,在大隊作戰傀儡的護衛下,直奔維爾紐斯市內。

維爾紐斯被異種聯盟肆虐數十年,早已經沒有了人煙,變成了一座十足的妖魔之城,而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進城後,又是大規模的屠殺,把妖魔殺得精光,而後李瑞流爲了迎接雍博文的到來,把沿途進行了掘地三尺式的排查,以至於雍博文車隊所經過的地區盡是一片瓦礫廢虛。

一臺臺巨大的惡鬼作戰傀儡每隔百米站立一臺,佈滿沿途所以經道路兩側,方圓數裏範圍內被完全清場,連東歐法師協會的作戰部隊都不允許接近。

車隊一路穿過新城區,進入舊城區,當看到格基明納斯紅色八角形古堡的時候,也就抵達了此行的最終目的地——聖安娜大教堂。

聖安娜大教堂是維爾紐斯最具代表性的哥特式教堂,在異種聯盟入侵之前,一度是教廷在波羅的海三國權力的中樞所在。

異種聯盟大舉入侵立陶宛後,教廷勢力完全撤出該地區,異種聯盟的妖魔們卻也沒對這些宗教建築進行有意識的破壞,只是不再允許統治地區的人類進入這些場所罷了。

聖安娜大教堂爲此荒廢了數十年,已經頹敗得不成樣子,門窗破碎,野草叢生,看起來格外荒涼。

不過,眼下的聖安娜大教堂絕對跟荒涼這個詞一點也沾不上邊。

教堂裏外周圍站滿了負責安全保衛工作的法師,有東歐法師協會的,有雍博文集團的,重疊而立,既警惕可能的妖魔襲擊,也相互監視,以防不測。

雍博文安排艾莉芸和魚純冰都在外面等着,這讓魚純冰和艾莉芸都大爲不滿,可是在這種時候,卻也知道不是耍性子的好時機,只能乖乖聽從安排。而雍博文則在潘漢易和十餘個廣陽派精銳弟子的陪同下,隨同特使進入教堂。

教堂內也站滿了警戒的法師。

海默?布魯克斯獨自站在最前方的臺階下,負手仰望着掛在牆壁上的十字架,看到雍博文到來,便道:“這裏曾經是教廷在波羅的海三國的統治中心,可是他們佔據了聖安娜教堂這麼多年,卻一直沒有發現這其中隱藏的祕密。直到那個叫約里爾?席格的法師進入教堂,受當地主教委託,進行一次危險的鍊金合成,才無意間發現了這個祕密通道。不得不說的是,約里爾?席格雖然是煉金術士,卻也是一名虔誠的教徒,他被自己的發現完全嚇倒了,認爲那是對主的最大褻瀆,一直到死都沒有向任何人吐露這個祕密。不過他把這個祕密記錄在了自己的鍊金筆記裏,在臨死前,他曾想燒掉這個筆記,但這個筆記卻被他的一個學徒給偷了出來,於是這個祕密才得以流傳開來。”

他頓了頓,又道:“雍大天師,你可能已經猜到了。所謂的約里爾綜合症,實際上就是打開這條通道天堂的私密通道所必然要付出的代價。想通過這條通道進入天堂,就必需滿足看守通道天使提出的要求,並獻祭自己做爲一名虔誠信徒的靈魂與肉體。”

雍博文學着海默?布魯克斯的樣子,仰望那個巨大的十字架,問:“我聽說任何人都可以通過這條通道進入天堂,哪怕不是信徒,是嗎?”

海默?布魯克斯肯定地道:“是的,任何人,哪怕是異教徒,只要滿足了看守天使的要求,都可以從此進入天堂。所以這條通道纔會被認爲是邪惡的褻瀆的。我雖然不信這個教派,但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依然覺得不寒而慄,如果天堂也可以如此隨意進出的話,那世間還有何信仰可言?雍大天師,你做好接納這個事實的準備了嗎?你將見到天使,和一條異教徒也可以走通的褻瀆通道!” 雍博文道:“布魯克斯先生,你覺得做爲一個被上帝遺亡的異教徒的一員,我會對這種事情感到難以接受嗎?”

海默?布魯克斯深深凝視着雍博文,良久方道:“老實說,在這一刻,我有些後悔答應讓你接觸這條通道了。在你的眼裏,我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敬畏。讓你接觸這條通道,或許將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大錯誤決定。”

雍博文笑了笑,“你可以反悔的。”

海默?布魯克斯搖了搖頭,緩緩擡起手,虛虛按向那個巨大的十字架。

十字架開始旋轉,最終倒立起來。

下方的牆壁上打開一道小門。

海默?布魯克斯當先彎腰鑽進了這個低矮的小門。

潘漢易攔了雍博文一下,搶先鑽了進去,稍待片刻,伸手招了招,雍博文才跟着走了進去。

雖然入口低矮,但門後的通道卻是相當寬敞,四五個人並排直立而行不成問題。

通道幽深黑暗,沒有一絲光亮。

海默?布魯克斯在牆壁上摘下一支火把點燃,當先領路,引着兩人向通道深處走去。

通道是盤旋向下的,略有些潮溼,安靜幽暗,三人走在其中,只有輕輕的腳步聲在不停迴盪。

火把的光芒僅能照亮身前身後不大的地方,讓人有一種走在永恆無邊黑暗中的錯覺。

走了大約三十多分鐘的樣子,深入不知地下多遠,前方彎角後隱隱映出暗紅色的光芒。

轉過這個彎角,視線突兀亮了起來,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寬大的正方形大廳。

正對着入口的牆壁上有一扇緊密的巨大青銅門。

那青銅門約措在三十米高下,巨大無苑,兩扇門板上滿是大大小小天使的浮雕,還有頭罩光環的神人,看起來似乎是在述說着某種宗教故事,可惜雍博文對教廷的故事不太瞭解,看得不太了了。

這巨大青銅門的視覺衝擊力實在太大了,以至於雍博文看了好一會兒,才把注意力移開,打量整個大大廳的情況。

大廳的四壁上插着密密的火把,將整個大廳照得通亮。

這個面積保守估計在千餘平米的地下大廳的地上滿是累累白骨,殘破不堪,密密鋪了一層,幾乎讓人無處下腳,空氣中瀰漫着異樣的腐臭味道,可轉進這個彎角之前,卻是一點類似的味道也沒有聞到。

白骨在火把映照下,閃着綠盈盈的光點,使得整個大廳都充滿了陰森味道。

大廳的中央有一個淺淺的池子。

池子裏豎立着一個巨大的倒十字架,通體烏黑,隱約可見粘稠的污濁痕跡,沾滿了整個倒十字架。

現在,十字架上倒掛着一個形象猙獰的雙頭妖魔,兩名法師站在池子邊上守候着,看到海默?布魯克斯帶着雍博文和潘漢易走進來,同時鞠躬行禮。

海默?布魯克斯低聲道:“想要打開這條褻瀆通道,首先就必須在這個倒十字架上獻祭生命,讓熱血淋滿整個十字架,同時虔誠地許下誓言,願意用靈魂與生命爲代價,祈求門戶打開,並保證踐行一切約言。”

雍博文皺眉道:“雖然瞭解不多,但我記得倒十字架這種東西,應該是魔鬼的象徵吧,聽說墮落地獄最底層的天使們,身上都有這種標誌。”

海默?布魯克斯低聲道:“路西法在被打入地獄最底層之前,就已經背叛了上帝,可他依然在天堂留存了許久,直到最後向上帝的威權發起挑戰,才被自天堂貶落地獄。”他是德魯伊教團的法師,不信上帝,但不代表不會對上帝所代表的天堂的力量表示敬畏,而這條通道的出現,卻在很大程度上說明的了,上帝對天堂的掌握已經出現了極大的鬆動,否則號稱全知全能的他又怎麼會允許在人間出現這樣一條通道。

“你認爲這條通道,是隱身在天堂的墮落天使搞出來的嗎?”雍博文笑道,“只怕未必啊。”

“大天師閣下,你是想說這條通道是上帝的旨意嗎?這怎麼可能!”海默?布魯克斯很難贊同雍博文的猜測。

雍博文淡淡道:“我只是猜有這種可能。我掌握了一些信息,不過具體怎麼回事兒,還得跟看這門的天使談一談才行,開門吧,我們的時間不是很多吧。”

海默?布魯克斯揮了揮手,站在池子邊的一名法師抽出短刀,走到倒掛着的雙頭妖魔前,利索地割開了妖魔的血管。

妖魔嚎叫着,扭曲着,掙扎着,濃黑的鮮血漸漸流滿了整個倒十字架。

池邊的兩名法師跪在地上,雙手握在一起,默默的虔誠祈禱着。

鮮血順着十字架流下,漸漸淌滿了整個池子的底部。

幾乎就在同時,那緊閉的青銅大門的門縫上閃過一道道血紅的光芒。

光芒漸漸變粗,門縫越來越大。

大門在無聲無息的緩緩打開。

終於血紅的光芒變成了白色,刺眼的純白光芒自大門後射出,映得人睜目如芒。

海默?布魯克斯掏了兩副墨鏡遞給雍博文和潘漢易。

雖然有墨鏡遮光,但依然看不清楚門後的情況,只能看到那青銅大門在白光之中完全打開,一個巨大的帶着翅膀的身影閃現在白光之中。

“打開此門者,必付出最沉重的代價,靈與肉盡皆不容於人間。”

如同雷鳴般的聲音在空中炸響迴盪,帶來的是巨大的恐懼威脅。

一線烏黑的光在蒼茫的白色中突兀炸起,射入那兩個跪拜祈禱的法師頭頂。

兩個法師發出痛苦的悶哼。

那個隆隆的聲音道:“凡人,你們已經奉獻了自己的一切,說出你們的願望。”

兩個法師伏在地上,不敢擡頭,也不敢說話。

雖然奉獻生命的是他們,但真正要與降臨天使會談的時候,還輪不到他們出場。

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們的地位與那倒掛在十字架上的妖魔沒有任何區別,都是打開這扇大門,令天使降臨的犧牲罷了。

“大天師,你有三十分鐘的時間,天使只會在人間逗留這麼久。”

海默?布魯克斯叮囑了一句,輕輕一招手,轉身順着原路離開,那兩名伏地的法師就好像被無形的線牽扯着般,輕飄飄離開地面,隨着他一併離開。

無論雍博文要與天使談什麼,海默?布魯克斯都不想知道,或者說不敢知道。

雍博文仰視着天使。

光芒太強,完全看不清楚天使的樣子,只能看到那個巨大身影的輪廓。

他向着天使伸出右手,攤開掌心,揚聲道:“我要與你們做筆交易,一筆大交易,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感興趣!” 雍博文掌心裏是,是一支黑色的尖角,雖然在強烈光芒的映照下,依舊烏黑一團,沒有半絲光澤,彷彿它本身就是永遠不會被光明照亮的黑暗。

這是來自時輪金剛身上的部件。

雍博文自外域位面生擒時輪金剛後,藉着廣陽派的法寶將其帶回人間,單構建了一個簡單電腦遊戲空間對其存放,並持續深入研究。

單從基本概念來說,時輪金剛也屬於一種傀儡,但比之雍博文集團目前所使用的惡鬼傀儡高級出不知幾千幾萬光年的距離去。

如果非要比較的話,雍博文手頭的正牌黃巾力士構造圖所體現的黃巾力士或許能夠勉強比上一比,但較之時輪金剛還是遠遠不如。

對時輪金剛的研究,讓雍博文和物華派合作的傀儡研究機構獲益良多,結合正牌黃巾力士構造圖紙,吸收兼容,目前已經開發出了新一代作戰傀儡的樣板機型,在各項相關法術和技術上取得了飛躍性的進步,經過開機多次試驗後,已經確認穩定,正準備投入批量生產。

但問題是,這種新型作戰傀儡雖然尚不能與時輪金剛或是正牌黃巾力士相提並論,但威力也是極爲巨大的,製造費用較高,公司內部對是否製造這一型號的作戰傀儡意見分歧較大。反對者認爲,公司目前的武力已經足以應付相關所需,完全沒有必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來製造這種無用武之地的新型作戰傀儡。

事實上,若不是雍博文的一意堅持,連相關研究項目都會被腰斬下馬。

如果想讓這個項目繼續下去,那就要爲其尋找到相應的使用方向與渠道,並換取足夠的利益。

這就是雍博文想要見天使的目的之一。

在外域的經歷,和從廣陽派處得來的消息,雍博文可以確認,時輪天魔所掀起的這場戰爭,規模空間,席捲了無數位面。不知多少位面世界都如同仙界般苦苦抵抗着來自時輪天魔的侵略,爲這場戰爭支付了巨大的代價,資源與人力的損失無法彌補。

人間因爲所處的位置,尚未捲入到這場戰爭之中,豐厚的人力資源就成了能夠聯通人間的各位面的第一選擇。

所以仙界會要求最新昇仙者帶着整個門派遷界,加入到這場血腥的位面戰鬥之中傲世九重天。

那麼,同樣有可能面對相似困境的天堂,沒有理由不採取類似的作法。

雍博文懷疑這條所謂的偷渡天堂的通道,就是天堂用來徵召人間作戰力量的祕密途徑。

這從他手頭掌握的有限情報就可以看出端倪。

想從這條通道進入天堂,或是從天堂返回人間,所需要付出的代價,都是大量的精魂,甚至還有直接帶走大批人員的情況。

天堂也同樣面臨着戰鬥力缺乏的困境!

對於雍博文而言,這就是難得的商機。

地獄殖民地的開發已經用鐵的事實證明,跨界交易所能帶來的難以想像的暴利。

高高在上的天堂在已經去過外域位面的雍博文眼中,也不過是一個較強大的位面罷了,像這種位面自然不適合武力直接征服,估計很難打得過,那麼規規矩矩的作生意,也是不錯的選擇。

一見面就直接亮出時輪金剛身上的特徵部件,就是要爲了證實先前的猜測,如果真如他所猜想的那樣,對面的天使肯定應該能認出這個東西的來歷。

掌心的黑色尖角突地飛了起來,飄過光芒,向對面的天使飛去,在一片白芒之中,如同白牆上的污點,那樣醒目刺眼。

天使抓住了黑色尖角。

長久的沉默之後,那個隆隆的聲音再度響起,這一回的語氣卻不再是方纔那樣高高在上,而是客氣了不少,“你,來自何方,代表哪一界?”

時輪天魔的侵略尚未牴觸人間,那麼能拿到時輪金剛身上部件的對方,自然不會是來自人間。

天使如此猜測。

“我叫雍博文,百分之百的普通人類,只代表自己。你能把光關小點嗎?”雍博文心頭大定,“我們或許可以面對面的談一談。我這裏或許有些你們會感興趣的好買賣。”

“我只是這條通道的守衛者與信息的傳遞者。”天使沉聲道,“你想做什麼,請說出來,我會傳達給負責的高階天使,是否應允,他們會做出決定,並主動與你聯繫。”

這很正常,眼前這位天使顯然屬於門衛大爺的角色,就是個看大門的,看起來威風凜凜,實際上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主,如果他能一口什麼都答應下來,那才叫奇了怪了。

雍博文道:“我知道天堂正面臨着時輪天魔的進攻,你們應該是戰鬥力嚴重匱乏吧,所以纔會搞這條通道,以從人間偷渡人手彌補不足。可是你們又怕影響到在人間的信仰,所以只能偷偷摸摸的搞。像你們這些,能夠偷渡過去多少人?能解決什麼問題?而我可以幫你們解決這個問題,只要能夠付出足夠的代價,我隨時可以派出百萬大軍,注意,這支軍隊不是由普通人類組成的,而是由高級的作戰傀儡和精怪組成的,擁有普通人類建立的軍隊無法比擬的戰鬥力和豐富的實戰經驗!當然,如果你們需要什麼物資、武器的話,我這邊也可以提供,只要能夠支付足夠的代價!如果你們感興趣的話,可以派人來,看一看我們的產品,與我們商談,我們可以做一個一攬子的商務協議!不管是武器,還是戰士,都不成問題!”

天使憤怒了,聲音如同雷鳴般炸起,“能夠供奉主,是你們的光榮,你怎麼敢與主談條件,你這是赤裸裸的褻瀆……”

“我不信上帝的。”雍博文毫不畏懼地提醒對方,“如果你能做主的話,現在拒絕我,我立刻走人,天堂能不能撐得住,跟我沒有一毛錢的關係!如果你不能做主的話,那麼把我的話傳給能夠做主的那一位,你就省省口水,不要在這裏白廢力氣了,對我這種異教徒,你吼什麼主的榮光,我是信南華老仙的好不好!” “異教徒只有地獄一個去處。”

天使的聲音小了些,看起來更像在不滿意的嘟囔,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表現。

就算是個看大門的,他也是天使,自然知道天堂目前所面臨的困境,如果雍博文所說的是實話,沒有絲毫誇大其辭的話,那麼將極大解決天堂目前的問題。

就像雍博文所說的那樣,這種偷偷摸摸的辦法,對於天堂目前面臨的問題,無異於杯水車薪,但除此之外,他們實在想不出其他從人間偷人的辦法了。

“我已經佔了一層地獄了。”雍博文面對天使都佔了上風,一時神清氣爽,微笑地掏出一張名片,“這是我的名片,想好了,可以聯繫我。”至於天使怎麼聯繫他,那就不是他管的事情了,要是連主動聯繫他都辦不到,那他可就是懷疑一下這幫子天使的能力和智商問題了。

名片飛起,落到對面天使的手中。

“那麼,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天使大概是打算閃人了,最後問了一句。

“我會在這裏逗留兩到三天,然後就會回國,如果你們不能在這幾天內做出決定的話,那就只能到那片異教徒的土地上去找我了。希望你們一切順利。”

雍博文之所以這麼說,是想試探一下對方的急切程度,由此來判斷天堂對這筆交易的需求度有多大,這也是他提要求和價格的基礎。

對面的天使沒有再說什麼,轉身一步步返回,青銅大門悄然關閉,光芒消失。

依舊還那個四四方方的大廳,掛在十字架的那個雙頭妖魔已經流盡血而死亡,也不知道死前是否聽到了這場對話,不知會對這種與天堂做赤裸裸交易的行爲做何感想,當然如果他知道這個與天堂談交易的男人就是一手導致了整個異種聯盟覆滅的罪魁禍首的話,大約會感息一句,敗在這麼拉風的敵人手中,也不冤枉了。

“你說那扇大門之後,真的會是天堂嗎?”

雍博文摸着下巴,注視着緊緊關閉青銅大門。

潘漢易搖頭道:“應該是個傳送類的法陣吧,這種異界通道不可能長時間維持,而且就靠着一扇門來阻隔,光是位面之間的能量衝擊,就足以把這塊地方夷爲平地。”

“真想動手打開看看。”

雍博文見潘漢易有一種古怪地目光注視着自己,便笑道:“說笑的,我們出去吧,不知道海默?布魯克斯是不是等急了。”

兩人沿着原路返回到教堂大廳中,就看到海默?布魯克斯領着兩名做爲犧牲用的法師安靜地站在大廳中間等候。

“事情辦得還順利吧。”海默?布魯克斯道,“我在這兩個法師身上沒有發現信號啓動的跡象。”他頓了頓,解釋道,“祈禱打開大門者,便是默認的臨時性聯絡通道的位標,守門天使會在第一時間爲兩人注入一種可以發射信號的生物,並按照與開門者約定的時限設定好,越臨近打開通道時間,信號便會越強,當信號強度達到頂峯的時候,天堂之門就會打開,而發射信號的法師則會爆體而亡。那種生物,就是所謂的腦蟲,這也是所謂的約里爾綜合症的由來。每一次約里爾綜合症的發作,都代表着一次天堂之門的打開……未得到過上帝允許的天堂之門。在開門的時候,守門天使已經在他們兩人身體中注入這種生物,可是守門天使離開之後,卻沒有激活這個生物以啓動信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