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4 日

一來是林氏的面子,得給!

二來,不要租金,那開店成本極低,不妨跟着林氏干,畢竟商會的成功案例就擺在眾人眼前。

見大家都沒意見,林青山又開口了:「以往,咱們的茶葉都是用皮袋包裝銷售,簡單粗糙,普通茶葉這干無所謂,但靈茶可不行!

為此,我林氏專門為靈茶設計了一番包裝!」

說罷,林青山翻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個精緻的竹筒。

只見竹筒渾身青綠,筒身刻有一片精緻的裝飾花紋,中間襯托著四個字「林氏青甘」。

林氏青甘,是林青山為自家茶葉設計的品牌。

茶葉和猴兒酒不一樣,猴兒酒的關鍵是靈猴,別人學不去,而茶葉遲早是會被人研究透的。

林青山打算再過幾年,就把茶樹種植推廣給商會各成員世家。

但這並不意味着林青山會放棄自己在茶葉產業的龍頭地位。

他打算將自家的茶葉做出個品牌來,深入人心,即便將來茶葉在靈武界四處開花,利用品牌溢價,林氏的茶葉也能維持高額利潤。

這一點林青山早就想到了,只是之前靈茶沒量產,打造品牌這種事,普通茶葉總感覺差了點意思。

如今靈茶終於量產了,是時候開始佈局林氏的品牌了。

品牌溢價這種理念,諸位凝神老祖自然想不到那處去。

但眾人對林氏這個包裝很感興趣。

原因無它,就是有理由給茶葉漲價了!

林青山與一眾凝神老祖談天說地,一直聊到中午,於是招待眾人吃了一頓午宴。

宴席散罷,當天下午,商會各世家就聯名將林氏遇襲一事,上報了鎮守府。

第二天,鎮守府那邊還沒下文,一名族人風風火火地找到了林青山。

「族長,剛才劉氏有人來訪,送上了一道帖子,讓我交給您!」

「哪個劉氏?可是咱們屏南衛那紫府世家劉氏?」林青山問道。

「正是!」

族人遞給了林青山一道帖子,林青山接過來,上面赫然印着劉氏族徽,以及一個顯眼的劉字,拆開一看,是道請帖。

「曉得了,你先下去吧。」林青山擺了擺手,讓族人先退去。

「劉氏相邀,所為何事?」林世震疑惑道。

「不清楚,不過,既然劉氏邀請了,咱們就走一趟。」林青山淡然笑道。

對於劉氏邀請的目的,他心裏有一些猜測,但不是很確定。

如果是平時,很可能就是為了商會的事情。

這幾年屏南商會辦得風生水起,雖然大頭被林氏賺去了,但各家利用這個渠道,每年收益也有上千乃至數千玄金不等,具體看各家本事。

商會經銷猴兒酒茶葉等獲得的利潤是各家一起分紅的,但利用商會這個渠道賣出去多少自家產品,則各憑本事。

而且商會的發展一年比一年好,前途一片光明,沒有加入商會的世家,各個都眼紅著,羨慕得不得了。

紫府世家劉氏定然也不能免俗,想進來分一杯羹。

這一點,林青山心中清楚得很,之前劉氏就表達過此類意向。

這並不見得是壞事,劉氏願意堂堂正正地發帖子邀請他,那就有得談。

只要劉氏願意在規則內行事,把劉氏吸納進來,對商會的發展是有好處的。

況且,林青山本身也想和劉氏做一些交易。

但在林氏遇襲這個特殊時期,劉氏相邀,林青山隱隱感覺不止是為了商會那麼簡單。

「世震長老,世觴長老,準備一下,明日便隨我一起拜訪一番劉氏。」林青山對二人道。

「是,族長。」 金黃人影一夫當關萬怪莫開,與他身後的聖人一起,竟然攔住了諸多王子與聖人及上萬大軍。

一群震死了至少百人,金黃人影漠然盯着七王子,道:「此事便作罷,你們退兵,本聖不追擊。」

七王子陰測測,道:「凌凡,你真以為自己無敵嗎?憑什麼本聖皇要聽你之言。」

這金黃人影,可以說是林凡,當然也可以說是林龍,聽見七王子的話語,冷冷笑了笑:「退,則生,退則死。」

「狂妄!」七王子怒叱,且獰笑,道:「本尊可是聖皇強者,你只不過區區聖人,本尊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讓本聖皇死。」

林凡譏誚道:「想要殺你,的確有點難,就是不知道十六、十二等幾位王子,可否抗得過本聖的襲殺。」

這句話一出,除七王子外的幾個王子,臉色都大變。

剛剛林凡手撕聖人,大手橫壓之間,聖人被碾壓成齏粉的一幕幕,真的震撼了他們,殺聖皇下強者真的如斬草芥。

林凡的威勢,讓得他們有一種明悟,哪怕有聖人庇佑,可依舊抵擋不住林凡,如林凡真想殺他們,他們必死。

七王子臉色也是微變,林凡眼神更譏誚,看向身旁的五個聖人,道:「爾等先走,護衛兄長遠行千里,本座稍後便來。」

這五個聖人冷冽的瞥了一眼諸人,直接離去,根本不擔心林凡是否能夠成功撤退。

千裏外。

鳳子臉色陰厲。

今日竟然會有如此之大的折損。

普通兵卒的死去,他沒有任何的哀痛,可聖人以及諸如戮門等人的死去,則是讓他痛徹心扉。

今日怎會如此?

明明一切都那麼順利,為何會突然生變?

敖欽!

只有這個可能!

還有林凡,他不是應該很希望自己死去嗎,為何會來救自己?

一定是來看自己的笑話吧。

想到這裏,鳳子眼神更加陰森。

便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林龍來了。

「敖欽兄,我需要一個解釋,你知道,如果這個解釋我不滿意,我真的不介意將你我合作的事情說出去。」鳳子陰森森的盯着林龍。

林龍冷哼,道:「解釋?什麼解釋?」

譏誚笑了笑:「我說了為你們撕開大陣,可撕裂了?」

鳳子臉色更陰森,道:「的確撕裂了,可我們的人潛進去只是瞬間就被發現,駐守之軍根本不是你說的那般羸弱,強得不像話,聖皇境的七王子都在其中,撤退路上不斷有圍追堵截,這又是什麼意思?」

林龍臉上更譏誚,道:「你能指揮動凌凡?」

鳳子臉色一冷,道:「當然不能。」

「那你憑什麼要求我能夠指揮動那幾個廢物兄長?」林龍嘲笑。

鳳子冰森道:「看來你還不如我啊,至少我身陷囹圄時,我那個便宜妹婿還會來救我。」

「凌凡,救你?你太把自己當一回事。」林龍陰厲道:「剛剛出手的是本座!」

「什麼?」

鳳子驚呼。

也就是因為這一句話,讓得鳳子從心中打消了所有對林龍的懷疑。

他可是親眼看見,林龍手撕龍族聖者,還殺了十六王子。

鳳子臉色極為的尷尬了。

這特么的。

鬧半天,是這敖欽兄弟救了自己。

這簡直是天高地厚的活命大恩啊。

為了自己,甚至不惜冒險隱藏身份,對龍族王子與聖者下死手。

「對不起,敖欽兄,小弟誤會你了。」鳳子臉色在發苦。

剛剛那麼多的冷嘲熱諷,這是何苦來由。

林龍冷哼:「本尊不以你一般見識。」

其實上,他心中在發笑啊。

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他一手策劃,讓鳳子麾下頂尖戰力一次性死了一半以上,還讓這鳳子對他感恩戴德,簡直不要太有趣。

沉默了片刻后,林龍苦笑,道:「說起來也怨我,沒有第一時間覺察出那些廢物王子前去鷹臨崖,但說起來,你這大帳中怕是有耳朵啊,不然我們密謀的事,對方怎麼可能會有針對性安排?」

鳳子臉色一變。

林龍說出這個事,讓他覺得越來越有可能啊。

如果不是林龍親手搏殺了聖人與王子,他當然是不會全信,可此時,他是越想越覺得可能。

「算了,這是你的事,只不過在你查清你大帳中是否真有內奸時,我們的合作還是暫時中止吧,你我二人合作,這在龍鳳兩族來說,都是大罪。」林龍淡淡瞥了一眼鳳子,身形漸漸散去。

而鳳子眼中卻是雷霆霹靂。

越想越覺得有內奸一事,真的太有可能了。

而此時,鷹臨崖中。

「廢物!廢物!一群廢物!」林龍在大罵,罵得一群王子頭都不敢抬了。

「這麼多人,聖皇強者、聖君強者,三萬人馬,竟然都留不下一個區區鳳子,你們是吃屎長大的嗎?」

一群王子臉色都發僵,心中怒氣止不住的往上冒啊。

就連龍王都沒有這麼罵過他們,可偏偏此時的林龍真有罵他們的資格,畢竟人家可是此次戰事的最高領導人。

「七哥,你修為最高,且說說原因。」林龍看向七王子。

七王子臉色冷冽,什麼話都沒說。

十二王子道:「林凡出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