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青水,這麼好的東西,我們要了,你會不會心疼。」秦清現在很開心,忍不住想打趣青水,不過她自己估計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態。

「給自己的女人還心疼嗎。」青水呵呵的笑道。

秦清也沒有反駁,微微低下頭,她也很矛盾,這個男人那裡都好,就是太花心,可是也沒有辦法,不過她覺得就算是真要做他的女人也不能這麼快。

這個想法讓她從內心嘆了口氣,因為她知道自己徹底的淪陷了,這輩子主動和他糾纏不清,除非不嫁人,腦子裡不時的都會浮現這個男人的臉,看到他會有種平靜,這才是她最喜歡的感覺。

澹臺凌顏也是早已習慣了青水這種賴皮的行為,一個人最大的能力就是習慣和適應,因為沒有人被憋死,都是會慢慢的適應,隨著時間也就慢慢習慣了,當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之後,就會發現如果對方突然不在了反而會很不適應。

青水就是想讓她們習慣有自己的存在,把自己的影子和方式刻在她們心中,讓她們習慣,讓一切一點點的在時間幫助下改變她們。

澹臺凌顏之前才突破了,實力大增,現在又得到格擋天命寶塔,實力更是得到巨大的進步,實戰上來說不是提升一倍那麼簡單了。

因為有了格擋天命寶塔后打數個同級別實力的人太容易了,強大的攻擊可以毫無顧忌的使用,就彷彿玩遊戲處於無敵不掉血狀態。

兩女還是很開心的,這麼好的東西青水眼睛都不眨一下給了自己,要知道就三個,他身邊的女人都不止三個,但卻是給了自己。

前世的時候都說有錢就有愛錢,有錢就有一切,比如有錢似乎就孝順,因為每次回家都能拿著許多很好很貴的部品保健東西、禮物什麼的,自然也有人說那不是親,不就是有錢了嗎,親情、愛情不是用錢買的。

這似乎很有道理,但生活在一個物質社會,吃喝住行一切都要錢的社會,窮的家徒四壁還有心情談情說愛嗎,能讓老人用好的,一個舒適的環境本身也是一種孝順的表示,就像前世有個名人說過,他很忙,對於父母的愛不是說用錢就可以表示,但錢也是表示的一種,為人父母看到自己孩子能有很好生活能力,這本身就是一種對老人的孝順,難道讓老人看到你窮困潦倒,而你還說什麼自己對父母很好很親,讓老人陪你一起挨餓受凍?

或許是有點極端,但青水其實也贊成,就如前世說的,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這個世界的實力就是前世的錢,前世的錢太重要了……

現在青水也明白一些為什麼有錢就有女人,因為在有些時候,女人和麵包,錢和麵包,都不如麵包。

活著,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能一起活下去,誰能讓你活下去,能很好的一起走下去,這何嘗不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

「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晚安!」澹臺凌顏向著青水和秦清笑了笑轉身向著她的樓閣走去。

青水點著頭笑著看著澹臺凌顏走進了她的樓閣,之前她的那個微笑讓青水依舊是不可抵擋,別說是他就算是秦清都得不承認那笑容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那真的如百花綻放,而且是綻放的瞬間一般震撼。

「好看吧!」秦清笑著說道。

「好看,你一樣好看。」青水轉頭看著秦清,他感覺這個女人有點吃醋……

「口是心非!」秦清笑著看著青水。

青水這一刻感覺和這個女人很近,笑著抓住她的雙手,對面一手一個的握住她,這個舉動讓秦清有點慌亂,微微的掙扎,但青水笑著看著她就是不鬆手。

「小混蛋你要幹什麼?」秦清不再掙扎了,橫了青水一眼。

「你以前考慮說做我的女人,不知道考慮的怎麼樣了。」青水往前微微湊了湊身子。


「你說過不逼人家的。」秦清微微低頭,以前的霸氣睥睨突然轉化成了小女人氣質……

這個轉變讓青水一愣,然後一把將她抱住,準確的吻住了那###的香唇。

秦清似乎也沒有想到青水會這樣,一下子愣住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口中多了個滑膩的東西,一股男人的氣息還有一絲自然的氣息傳進她的口鼻之中。

她很亂,她發現自己居然不討厭,似乎不抗拒,甚至感覺很新奇,隨著大腦恢復,之前自己才想開了,這個男人就得寸進尺。

青水沒想到這個女人愣了一會之後居然生澀的回應起來……

青水貪婪的吸~吮著,不時的糾纏,一直當青水的手伸到她的衣襟中握住了那豐挺的高聳時才被秦清推開,但青水的手確實握著她那封停的驕傲。

「還不撒手。」秦清嬌顏如火的哼了一聲。

青水微微用力握了兩下才不舍的撒手,拿出來放在鼻端嗅嗅:「真香。」

「你也不是個好東西。」秦清說完轉身也消失了。

青水看著秦清離開,臉上笑笑也向著自己的樓閣走去,今晚讓他意外的收穫不少,秦清沒有生氣,她主動回應就說明了一切,青水感覺這一步邁開了,以後就好說了。

青水知道有些人註定是不能放棄的,所以他決定不要強逼自己抗拒什麼,人生不要給自己留下太多的遺憾就算不白活一次。 第1833章兩個月後,尹正,野王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是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回來的時候雪諾沒有在,不過沒有多久也就回來了,這段時間倒是平靜的生活了兩個月。

兩個月中青水也回落日海王殿幾次,畢竟來回一次也不要多久,青水在哪裡也住了幾天。

這一天也是一個好日子,令妃產下一子,尹通很開心,也算是有自己的孩子了,御膳堂停業一天擺下宴席宴請賓客。

御膳堂在這裡也是超然的存在,蘭家的蘭凌峰在這裡,蘭家是臨海城第一大家,這次沒有請太多人,都是一些關係不錯的。

入鄉隨俗,青水這些年沒有在這裡,但他知道這個,雞鳴狗盜之輩有時候都是救命的存在,所以說一個人一個有能力的人,上至王侯將相,下至販夫走卒都有朋友,而且還是真正的朋友。

白天的宴席時間並不是很長,臨近中午才開始,下午夕陽西下的時候就結束了,隨著這裡結束了,但御膳堂的人坐在一起,這個時候他們才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青水,給我孩子起個名字吧。」尹通笑著說道。

青水一愣,他現在發現自己幫起的名字不少,這個世界又一個說法,就是讓強者起名字,這個孩子長大了一定會成大器。

當然這只是一個不科學的說法,其實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能讓強者給起名字,就說這個孩子的家世不錯,有這個一個很好的環境,而且和這個強者關係應該不錯,所以這個孩子大了也不會太菜,除非是難得一遇的廢柴。

現在這裡青水是最強的,自然就輪到青水了,他也沒有什麼號推脫的,笑著說道:「大名叫尹正好了,小名叫野王。」

青水想到前世有個野王,性情多變又風流,不過實力還真是不錯,最後實力也接近他的父親鷹王,取名為正,是希望能正大,小名野王希望他不要呆板。

「好,就叫尹正,野王這個會不會太招搖了。」尹通呵呵笑道,尹通算是比較守規矩的那種,他的性格內斂寬厚,青水還是比較喜歡他的性格的。

尹通其實也知道青水為什麼去這個名字,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性格好不好,和令妃在一起,不怎麼會說好聽話,也不怎麼會逗女人開心,似乎少了很多樂趣和情調。

都知道好話是哄的,女人也是哄的,或者這不是哄的問題,這是一種方式,不過有一點大部分人都願意聽好聽的話,令妃也很美,就算是美也喜歡能得到有人的讚揚,特別是喜歡人的欣賞。

所以男人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偶爾露出急~色的樣子,甚至說點兩人之間的瘋話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會多很多心動。

蘭凌峰也是很正直,但和尹通不同,這個痴情正直,但不缺浪漫,有時候合子車剎在一起說點肉麻的話讓青水都自嘆不如。

其實青水感覺自己也夠悶的,怎麼說呢,就是悶~騷,前世都說悶~騷,悶~騷不是病,是一種正常的現象,十個男人九個騷,這個騷是悶~騷,剩下一個是明~騷……

名字只是個代號而已,這是因痛的孩子,這個正字他應該喜歡,令妃自然不在這裡,但之前還來過,身為武者,雖然才生完孩子一天但已經恢復了大半了,何況這裡是御膳堂,青水在這裡。

「小剎,凌峰你們也要加油了,你看尹兄弟夫妻現在都有了。」玉娘微笑著說道。

「是是,我們其實一直都在努力,但這不是想有就有的。」蘭凌峰點著頭認真的說道。

子車剎俏臉緋紅使勁的扭了他一下:「說什麼呢!」

青水差點沒笑噴出來,雪諾也是有點臉紅,這個話題不忘深處想也沒有什麼,不過歧義其實還是很大的,子車剎這一打岔,讓玉娘都是不自然了。

玉娘之前雖然那樣說,但並沒有深層次意思,這一鬧弄得她也是很尷尬,不過她是這裡年長的,誰都要尊她一聲姐姐,畢竟青水都認了,他們就更不用說了。

蘭凌峰黑黑的笑,他的生活其實很滋潤,之前他很風光,可是很苦悶,喜歡的女人不喜歡自己,現在抱得美人歸,如願以償,自然開心無比。

這一頓飯直接吃到很晚,大家才散去,澹臺凌顏和秦清也是幾天前才回來的,之前一直在周圍逛逛,實力提升,心境的變化讓澹臺凌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她之前來這裡還打算建一個魔王宮的,但現在卻是沒有了這個念頭,突然間也看開很多事情,甚至和青水之間似乎也更親密了,她知道這個男人是愛她的,為了她做了很多的事情,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他下了多麼大的努力。

她不知道,青水現在還是在挂念著她的事情,青水知道這個女人很急,不過這段時間讓他知道她沒有那麼急了,欲速則不達,結果很重要,但要有過程,過程也很重要,在一個好的結果前提下一個愉快的過程豈不是更完美。


兩女出去青水還是很放心的,澹臺凌顏現在的實力已經很強了,比起自己不遜色多少,有了格擋天命寶塔加上一身女神套裝抗擊打上很恐怖了,何況還有老龜,秦清雖然不如現在的澹臺凌顏,可也是實力不俗,當初可是比起青水還要強大,如今就算是不如青水和澹臺凌顏但也不是差的特別多。

另外就是兩女如今和落日海王殿的幾女也熟了,不時的還會去落日海王殿,而且還掛了一個落日海王殿的長老牌子。

這個也沒有什麼奇怪,青水掛了很多,秦清現在也掛了好幾個,這是一種關係的接觸,不過現在也用不上了,幾女在一起因為青水的原因,最後最好的就是比親姐妹還親,在這個時代,她們都是同一個男人的女人,那麼要不比親姐妹還親,要不就是敵人一樣。

真正的親姐妹還有出嫁分開的時候,而嫁給同一個男人,那就是一起生活在一個家裡,一輩子,表面上是這樣,就如俗世的三妻四妾,除非特別有錢的,可以讓她們一人一個家,不過就算是有錢也不會那麼做,太麻煩了,生活在一個大家,幾個庭院這樣是最好的。

一家人嗎,住的太分了,也就不是一家人了,還怕出個牆什麼的…… 第1834章【知己難求,準備離開】

落日海王殿!

青水現在已經是在落日海王殿住下了,尹通的孩子滿月之後他回來的,已經在御膳堂那裡三個月多了,當時打算尹通的孩子出世之後就離開的,沒想到又推遲了一個月。

尹通和蘭凌峰的實力已經很強大了,不過還需要一點時間,這段時間他們的是力還是在一個飛速提升的階段,這段時間青水讓他們不用刻意的控制速度,也不用一味的追求速度,讓他們多加穩固根基。

除了丹藥穩固根基之外,青水教他們拳法穩固根基,淬鍊肉身。

就算他們也是戰神傳承者,但青水的出現還是讓他們改變了,不然就算是他們會強大,也會有限制,絕不會有現在走得遠。

青水想到了那個被自己治好的大漢,大愚賢者傳承之人,青水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把他治好了,讓大漢特別的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青水和他過招,三招之內大漢就被青水打敗了,甚至青水站著不懂讓大漢攻擊,而大漢發現居然無法傷害度青水分毫。

這一下讓大漢倍受打擊,本來以為對方治好了自己,而自己的實力可以對他有幫助,大漢怎麼說也感覺自己是個強者,這個世界強者是有很多特權的,強者也是很受人喜歡的。

可是沒有想到自己最大的本錢在對方面前不值一提,這也讓他倍感失落,不過青水不但沒有說什麼,更是給與他一些重要的指點和照顧,當然也說了讓他幫忙看著一點御膳堂,如果他在這一帶的話就順便幫照顧一下御膳堂。

大漢自然心甘情願,從始至終青水都不知道大漢叫什麼名字,他感覺名字並不是很重要,他相信大愚賢者傳承之人。

青水並沒有說明他的身份。

現在落日海王殿和東嶽龍狼宮以及御膳堂已經算是無形的連起來了,落日海王殿和東嶽龍狼宮在北海這一帶的名聲已經算是完全打出來了,成為名符其實的一方諸侯。

不過青水也知道樹大招風,站得高往往摔的也痛,所以青水是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一步一個腳印,穩打穩紮,落日海王殿和東嶽龍狼宮形同一體但又是兩個分開的存在,這樣有時候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落日海王殿和東嶽龍狼宮算得上很低調了,這也可能是到現在都沒有被什麼勢力盯上的原因,不過身在江湖最不缺的局勢糾紛。

青水在落日海王殿隨著時間越來越是不安,牧雲清歌知道他是什麼原因,其他幾女不清楚,青水當初回來並沒有說那個事情。

七八個月了,吸血女皇應該快要孕育聖妖女了,自己到底該不該去,他很糾結,之前事件還有,他一直避免,一直迴避,但隨著時間已經迴避不了。

青水心煩的一個人走出落日海王殿,踏步空中看著周圍洪洪水流,有時候也會很安靜,周圍會有很多的魚蝦,放在前世都是奇珍異寶,還有一些小海獸,看起來很好看……

青水突然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一個巨石之後。

「這麼不舍的我,偷偷摸摸的。」青水笑著看著牧雲清歌。


「誰捨不得你了,只是看你可憐來安慰安慰你。」牧雲清歌看著青水微笑著說道。

「哦哦,安慰我,怎麼安慰。」青水舔舔嘴唇目光放在牧雲清歌那挺拔的山峰上,那裡將衣服高高的撐起,飽~滿~圓~潤就算是隔著衣服也是好看的無比養眼。

牧雲清歌被他看得一陣心慌,可對方就是這麼看,一著急伸手捂住青水眼睛:「不許這麼看。」

青水感覺到臉上的手感,她並沒有能完全捂住,所以這個時候的嬌態完全被青水看到,美女龍一族美人魚一族本就是天生尤物,不用刻意為之就能散發出強大的魅惑氣息。

「這麼好看為什麼不讓看。」青水有心逗逗這個一直都不能清晰感覺到的女人。

落日殿主成熟但卻是讓青水感覺很真實,牧雲清歌卻是不然,和青水接觸不是很多,主要是青水一直感覺不是那麼真實,似乎對他並不是很感冒……

「我好心好意的來看你,我知道你想什麼,誰知道你還欺負我,看來你沒事。」牧雲清歌收回手退後兩步就打算離開。

「別,出來了,就走走吧,我需要你。」青水笑著拉著她的手向遠處走去。

不化妝的女人 ,牧雲清歌心中嘆口氣,也沒有抗拒,任他拉著自己,她其實不知道自己什麼想法,沒有接受但也沒有拒絕。

「你說我現在怎麼做才是正確的?」青水握緊手中的柔荑無奈的說道。

「怎麼做都是正確的,怎麼讓自己舒服怎麼做。」牧雲清歌輕輕說道。

「那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青水看著遠處問道。

「每個人內心都有一方凈土,哪怕是十惡不赦的人也有,我不是你,替代不了你。」牧雲清歌搖著頭說道。

「吆,小丫頭講經了。」青水笑著打趣了一句,惹來牧雲清歌一陣捶打。

「去吧,我知道你想去,不然你不會這麼糾結,無愧於心,怎麼做都好。」牧雲清歌剪水一般的美眸看著青水認真地說道。

「好!」

青水知道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正像她說的,自己應該想去,不然不會這麼糾結,既然這樣那就去吧,無論什麼結果也要去看看,這樣不給自己留下遺憾。

都說男人這一生不可缺少的就是紅顏知己,如果沒有那真的是一個巨大的遺憾,青水這一刻感覺牧雲清歌就是他的知己,還是紅顏知己。

前世都說男人一生要有三個女人,妻子、情人和知己,最難找的就是知己,不是隨便找個女人談談心什麼的就是知己,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知己無話不談,嚴格意義上說青水是不可能有知己了。

再次在落日海王殿待了半個月,青水和幾女打個招呼就離開了,他並沒有說做什麼,只有牧雲清歌知道。 第1835章聖山,羅剎殿

青水最終還是決定去吸血女妖嶺,無論結果如何,他都不想給自己留下遺憾,他很珍惜緣分,這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中,就算是仇人也是很有緣分的,這麼多人為什麼就偏偏和你是仇人。

青水先去的是聖山,怎麼說和聖山那裡還是有點關係,自從上次一別時間換不算很長,但這中間卻是發生了很多事情,讓青水感覺似乎很遙遠。

聖山!

青水也沒有多耽誤時間,比起上次用的時間還要短一些,差不多十來天的時間就已經到了聖山,正好遇到了如夢。

如夢是青水上一次前來遇到的那個領頭侍女,她看到青水后明顯一愣,不過卻是笑著說道:「你怎麼來了。」|

青水感覺這個世界還真是在變化,上次來的時候這個女人態度不好,也冷冰冰的,現在居然會笑臉相迎,這就是變化。

「來這裡辦點事,你們殿主在嗎?」青水笑道。

「在,我們殿主知道你會來,只是似乎你來的還是早了一旦點。」如夢笑著說道轉身向前走去。

青水跟著如夢向著聖山之巔走去,心中也是驚訝,那個女人敢這麼肯定自己會來,當初走的時候牧雲清歌說出來了,以那個女人的聰明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

當初還說讓聖君儘可能照顧一下那個吸血女皇的,所以她敢肯定自己會來也不是多麼奇怪的事情。

很快就到了山巔,這裡的一切如舊,青水一眼正好看到走出來的那個女人。

聖君!

這個女人一塵不染的如仙子一樣,讓青水感覺有時候合一葉劍歌很像,只是氣質有些相同,一葉劍歌更多的是不沾煙火之氣,而這個女人則是有著一股仙氣一般,其中夾著濃厚的貴氣。

一雙璀璨如星辰的美眸,看到青水時臉上露出了溫暖的家笑意,這就是她和一葉劍歌巨大的區別,這個女人遙不可及卻又很平易近人。

「來了!」

聖君笑著說道,就如多年的老朋友一樣,隨意大方卻又不是親切,自然流暢之極,這裡是山巔,周圍有著很多的白雲,彷彿在身邊一樣,襯托的這個女人更是如詩如畫如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