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靈燼還在我身上,而且祖訓交代要找的人又沒有找到…」鳳皇一邊說著,一邊從身體里取出了那塊靈燼。「都那麼久了,總得要讓母親安歇。我的壽命不長,不像麒麟一族可以活幾千年甚至一萬年,我要抓緊時間,如果找不到那位恩人,我只怕這個使命要傳遞很久……」鳳皇尷尬地笑了,一臉平淡。

古樹倒是聽得一愣一愣。

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恩人……是什麼?鳳皇不就是兩千年前和那麒璘在一起反抗天地的人物嗎,怎麼昏迷幾天,腦子反而比以前更不好使了呢。「我不是很懂…你為什麼還要離開梧地?」所謂的祖訓和使命,不過就是當年鳳皇死去執念太強,所以導致每一代火誕的新鳳凰都有報恩這一個意識。

可是現在的鳳皇就等同於當年的鳳皇轉世,這幾天昏迷也是元神附生的階段,醒來怎麼不是回憶從前,反而是期待以後?古樹有些緩不過神,難道此鳳皇不是彼鳳皇,認錯了人?

可是皇和皇…

不可能認錯的。

名字與生俱來,哪有那麼容易錯。古樹一口咬定,如果眼前這鳳皇不是以前那鳳皇,他就把自己給吃了,樹根子拿去雕茶桌。以前想改名字結果剛做改動就引來九天雷劫這種事古樹會說?可笑。

「鳳皇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字還沒說完,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就衝進了古樹的視線,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你就這樣出現……卧槽!什麼鬼東西闖了來!

「轟——」

一團火正對著鳳皇的臉噴了過去。

古樹的嘴巴張成了O型。

如果別人能看到他嘴巴的話。

「卧……」

「古樹,我回來啦。」

「……槽……」

古樹有些不確定,看著旁邊那個精靈活潑的麒璘,哆嗦地開口:「你是麒璘?前兩天跟我借錢的那一個?」

「我沒找你借錢。」

「那就是你了。」

古樹晃了晃樹葉,瞄到那坐起來的鳳皇如今正是一臉獃滯(估計受驚過度),為她心疼…「你能不能看著點地方?你知不知道你剛才直接朝鳳皇臉上噴了火?」幸好鳳皇不會被真火燒到,不然臉可得毀容了!「有你這樣打招呼的嗎,不要以為能用真火很了不起啊,小心我叫兄弟來打你……」

「你個老東西你別胡說八道,小心我火燒梧桐三千里……」

「你試試你試試!你要是敢燒,我看你媳婦兒睡哪裡!」

「還威脅我……」

「來啊,燒我啊,來啊來啊…」

古樹和麒璘,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調侃以及罵戰。

周圍路過的生靈都忍不住偷聽幾句,想知道這裡又發生什麼年度大戲。唯獨剛才被麒璘噴了一臉真火的鳳皇還呆在原地,手裡捧著那直接被真火燒得融化了的靈燼,親眼看著它化為一根羽毛,飄飄蕩蕩地往天上去、朝著太陽的方向。

聽說,只有和太陽火焰一樣的真火,才能度化靈燼。

鳳皇有些不敢相信地追尋著太陽的光芒,在那刺眼的光里隱約看到不斷向上的羽毛…麒璘,為什麼會有真火之能?之前不是一直都對真火一竅不通,完全沾不上關係的嗎?

「…你個老東西我真的是不想給你面子,我燒給你看。」

「怕你有牙啊,來啊來啊…」

「不要吵了。」

「你給我等著!我這就燒你的樹枝……」

「別吵了!」

鳳皇炸怒了。

原本吱吱喳喳的麒璘和古樹當即閉嘴,安靜得掉了一片葉子都能聽到那種。鳳皇不想理會,她現在沒有任何的心情跟這兩個老頑童說笑。「為什麼有真火之能,告訴我。」鳳皇緊緊盯著麒璘,臉上沒有半點劫后重逢的愉悅,反而是鐵了臉面的無情:「我之前一直在找具有真火之能的人,我問過你,問你有沒有。而你那時候是怎麼回答我的?你說,沒有,我什麼都不會。」

麒璘一怔。

「我也是剛知道…我之前的的確確不知道自己有真火之能啊,我也是想了很多辦法才喚醒它的。鳳皇,你怎麼了,你不認得我了嗎?」

我是麒璘,兩千年前,和你在一起的麒璘。

鳳皇眼神一凜。

「我後悔來了這裡。」 ?因您VIP訂閱比例不足,無法即時閱讀本章,請等候替換,謝謝!這樣的轉變似乎沒有太大的不便,反倒,平添了不少樂趣。大湫的晝伏夜出習性讓麒璘更加篤定了她是麒麟之後的想法,但是鳳皇唯一覺得頭疼和關心的,只有一個地方——以前一個麒璘沒睡還鬧得夠嗆,如今兩個大小頑童徹夜玩樂,哎喲喂……那滋味簡直了。

「你知不知道天上哪個地方星星最多?」

「唔,那邊,那一片。」

「錯!」

「那是哪裡呀?」

甜心寶貝,讓我疼 「最黑的那裡。」

「???」

「最黑的地方肯定有一堆猩猩所以才那麼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鳳皇捋了一下頭髮。

「……」

現在不止是那大小頑童玩鬧了,連那不大正經的古樹也摻和到一起。本來那古樹就喜歡談天說地,講一些冷冷的笑話…這下倒好,多了一個新夥伴來聽他的段子,第一次聽聞,所以新鮮得哈哈大笑……「喂喂喂,你們不要玩那麼晚了,別吵到附近的鄰居。」這幾天頻頻接到黑熊大叔以及鹿大嬸的投訴,賠了好久的笑臉。

「怕什麼,一起嗨啊。」古樹暗笑。

「嗨你個頭,就算她們晝伏夜出,你也別總跟她們一起瘋…」

鳳皇在用自己的元神跟古樹交流,所以別人聽不到他們之間的談話內容。古樹聽她這麼說,又笑:「鳳皇,你在擔心什麼呢?你看湫寶,精靈活潑討人喜歡,麒璘可寶貝了呢。而且她們好像很有緣,感情一天比一天好……怎麼,吃醋了?跟一個孩子吃醋?」

都說戀愛中的人佔有慾特彆強,看來的確如此。

「吃什麼醋,你亂說些什麼。」鳳皇有些不自在地翻了個身,咳了一聲。「我跟麒璘吧,一直以來,都沒有約定什麼關係……」即便試過親吻,擁抱,各種曖昧。可是沒有挑明就是沒有挑明,鳳皇可不想自己巴巴地去肯定關係或者默認,說不定那傢伙不認賬呢。

「這還不算約定關係啊?你們都……」古樹噎了一下,「難不成真的手拉手,好朋友?」

鳳皇撇嘴,望著夜空。

「好朋友,比在一起要長久。不同世界,始終會出事的。」

「你又鑽牛角尖……」

「我——沒——有——」

鳳皇打了古樹一拳。

——

「早上好。」

「……」

「嗯?」

「早上好…鳳皇……」

一大早,鳳皇就從美美的夢裡醒來,只不過古樹好像有點無精打采,所以逗逗他。「幹嘛,死氣沉沉的樣子,是不是你的根被老鼠蛀掉了?還是有螞蟻窩?我幫你看看唄…」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古樹忙勸住她。

昨天晚上那一拳已經把他打得落了滿地梧桐葉,現在哪裡還敢惹這女人……「你可別衝動,萬一麒璘她們醒了,看到你這個野蠻樣子……嘖嘖嘖,說不準湫寶會有童年陰影。」

「嘁。」

虛數迷陣 鳳皇不予理會。

昨天晚上,麒璘和大湫玩了一夜,鳳皇知道。畢竟那聒噪的聲音到後來慢慢變成她夢境里的背景聲,響到快醒來的時候才停下。估計也是累了,不然,也不會睡得那麼熟,連鋪了一身的梧桐葉子都不知道。鳳皇歪著腦袋看她們兩個,只見這一大一小都是同樣的睡姿,麒璘擁著大湫,大湫抱著一團草,溫馨至極。細看之下,發現她們的五官輪廓也是一樣。

麒璘的孩子,會不會也是這個模樣?

鳳皇突然有些失落。

「唔…」

那堆梧桐葉子在蠕動。

「啊……」一隻爪子從樹葉堆里伸了出來,然後便是盡情地舒展。「天亮了呢。」

「你怎麼那麼早醒。」

鳳皇看著她,有些奇怪。

「我精力旺盛啊,」麒璘抬起頭對她笑,「而且我下午的時候會睡一會兒,在你出去的當兒。怎麼了,一大早就坐在這裡,看我睡覺嗎?」早上的鳳皇特別可愛,可能是睡懵了還沒有完全醒過來,所以給人一種獃獃的感覺。如果平時鳳皇也獃獃的就好了,這樣就不會被她發現一些小心思……

「我幹嘛看你睡覺,不要臉。」鳳皇走過來拉她起身,「既然醒了就不要在這裡念叨了,湫寶還在睡,別吵醒她。」小傢伙的睡眠能力很好,基本上都是從將近天亮的時間開始睡,中午時分醒過來。

「那我們去哪兒?」麒璘順勢拉著她的手起身,一下子把鳳皇擁在了懷裡。「我感覺我全身像是散架了一樣,特別累…讓我先靠一下……就靠一下……」

「……」

鳳皇沒法反駁。

不過既然說好了只是靠一下,你這傢伙怎麼越靠越近,而且把腦袋往我身上拱?…鳳皇覺得自己身子都被麒璘拱得發癢,臉上現了笑容,忙伸手推她:「好了好了,靠了十幾二十下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幹嘛……別亂來,湫寶還在旁邊呢。」

「還怕教壞她不成?」麒璘沒有絲毫的退讓,趁鳳皇的氣場還沒放出來,趕緊先佔領主導地位。「放心,小孩子不懂這些的……鳳皇跟我去散個步聊個天唄?去我家裡喝杯茶水,我們歡聚歡聚…」

「你好白痴…」鳳皇嘴上罵著,卻又忍不住笑。

「哪裡白痴了。來嘛,保證是好山好水好風景,我精力那麼好,單手都能把你捧上天,不會怕累的。」麒璘放開了膽子來打趣。

鳳皇搖頭淡笑。

「怎麼你記起事情之後變得那麼流氓?以前那個呆呆傻傻,連山雞和鳳凰都分不清的你呢?」鳳皇戳了一下她的額頭,卻被麒璘將手抓住,「好了,別鬧了,變得聰明伶俐是好事,但是不能整天說這些不正經的東西。」

「如果你記起以前的事情,」麒璘認真地吻著她的手,「你肯定會配合我的。」

鳳皇臉上飛紅。

「你、不許再說了……」

「為什麼不許?」

鳳皇退了一步,麒璘反倒是逼緊了一步。

兩個人的距離拉得越來越近,最後,鳳皇已經被麒璘抵在了一塊大石的角落位,左右顧盼,都沒有出路。鳳皇有些不安,卻又不敢抬頭看麒璘的眼睛。「麒璘……別鬧了……」

「誰跟你鬧了?」

麒璘一手扶著石壁,一手箍著鳳皇的腰,整個人以居高臨下的角度看著那越退越后的鳳皇。

「古樹也說過,如果做一些和以前有聯繫的事情,說不定你可以恢復記憶。我覺得,這個方法挺好。」字裡行間透露著一股不安分的氣息,鳳皇呼吸越來越急促,只道:「什麼事情和以前有聯繫?」

「你猜?」

麒璘挑眉笑。

大概是一些親昵的行為吧。

手拉手,吻一下,還有抱抱?鳳皇也想不懂自己,竟然真的開始思考這一個問題的答案,腦海里還閃過好幾個詞,都是和身體接觸有關的。應該沒有了吧?鳳皇有些不確定。只是兩千年前的自己有那麼不理智嗎?有什麼理由能促使她跟麒璘發生…進一步關係?

(因為她需要(///ω///))

「麒璘…」

那不安分的爪子已經先行動了起來,扶著鳳皇的後背,把她整個人扣到麒璘的懷裡。鳳皇驚了一聲,剛要開口拒絕,卻被她緊緊地咬住了唇,堵得嚴嚴實實。「唔…」鳳皇先是不適應而開始掙扎,奈何麒璘的力勁實在太大,任憑鳳皇怎麼反抗,都沒有起到一點作用。

「唔…麒……」

可是不適應這種事吧,總會適應的。

一開始的掙扎已經因為柔情進攻而慢慢放緩了動作——鳳皇也想狠狠地踢麒璘一腳,大概是不忍心吧,所以還是沒有行動。那小崽子也是夠大膽的,因為見鳳皇沒有任何的反抗所以越來越放肆,要知道,她的那雙手已經開始四處亂摸了。

「麒璘,不要這樣……」

「聽不到。」

「待、待會兒湫寶醒過來,就會嚷嚷著找你了…」

「哪有那麼快醒,湫寶每天都會睡到中午,日上三竿的。鳳皇,不要總是想著轉移我的注意力,放鬆點,不要想其他事情。」

「不…」

哪裡放鬆得下來!

根本就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好嗎!(起碼腦子裡還沒有想起來以前那段記憶。

身體比鳳皇的意識先一步做出反應,嘴上說著拒絕說著不要,實際上身體深處已經開始了耐不住的涌動,一直在鳳皇的心尖上翻騰,狠狠地刺激。這樣的感受就像是在大聲地勸鳳皇,跟她吼著說:我需要,我想要,而且是更多,更多。「麒璘…」這算是有些無助的求饒。很多時候面對麒璘的『無理取鬧』,鳳皇都沒轍。她以為自己可以剋制得住,然後大聲地跟她說這是不應該的。 ?因您VIP訂閱比例不足,無法即時閱讀本章,請等候替換,謝謝!「必定是真,當哥哥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老二睚眥沉吟半刻,臉上儘是捉摸不透的神情:「東南方向,一向都是荒涼之地,雖不知這龍吟是真是假,但我們最好還是走一趟。」直覺告訴他,十有八九就是大湫的氣息從一個不知道什麼地方溢了出來。只是太令人失望,怎麼那麼短時間就有了消息。

太快了……

睚眥心有不甘。

「二哥,你之前在龍窟時……」嘲風頓了頓,「這一次,可要行動?」

睚眥擺了擺手。

「不急。我們怎麼著也要把妹妹帶回去的,不然無法跟父親交代……這樣吧老三,你先代我往東南方向走一趟,我須得去找個人物問候些事,隨後便跟上你。」

諸天萬界做道祖 「好,二哥,我聽你的。」

睚眥和嘲風是龍九子里感情較好的兩個,許是因為性格相近,所以平時很多事情上的看法都有共同點。 極品小村醫 老二睚眥也是九子之中形似龍的一個,只是生性殘暴、好殺戮,所以大乘對睚眥不甚歡喜,認為其殺氣太重,終究成不了大事。睚眥頭幾年對於大乘還是比較叛逆的,只是這幾年變乖了,本性收斂了許多,大概是想改過。

不過,誰又知道呢。

跟睚眥在一個地方分道而行之後,嘲風便馬不停蹄地往東南方向而去。據睚眥所說,他感應到的氣息甚是微弱,估計那個地方有一道頗為隱秘的結界,所以難以被發現。但是化龍肯定會留下痕迹,只要能到那個結界附近,就必定可以找到突破口,然後一查究竟。

嘲風心中是向著睚眥的,所以關於大湫的下落,他必須要第一個知道。

——

梧地梧桐林子。

步步驚婚:高冷男神不好惹 麒璘今天發現了一件怪事。

平時但凡喊一聲就會有所回應的古樹,今天好像元神失了蹤一樣沒有半點消息。「古樹,出來玩啊,怎麼不見人了呢。」麒璘在他身邊嚷嚷了好久,一直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不禁狐疑。這老頑童,難不成去撩林子里的哪棵樹了?相處那麼久,還真是第一次遇上他不在樹樁里……

麒璘就這麼乖乖地坐在了樹下,想等古樹回來,然後跟他談談心。

想問問他:大湫,應該不是麒麟族吧?

去掉應該,去掉吧。

那就是了。

「麒麟一族,早就不會在天上飛了…」麒璘念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還有些苦澀。昨天看在眼裡的事情,大概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吧。那個日夜悉心照料的小傢伙大湫,原來並不是麒麟之後……麒璘覺得心裡有點堵,她相信了那麼久的事情,怎麼一直都不是真的呢?而且,視為至親的鳳皇也在幫著隱瞞,為什麼?

把她麒璘,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傻子來看?

還是說,大湫的身份不能被人知道?

「古樹…」

麒璘埋下頭的時候,聲調有點懨懨的。

古樹是她的好夥伴,也是她在無助時最能信賴的人。這一點從來沒有因為鳳皇的出現而被改變,畢竟友情和愛情到底不能相提並論,可以跟古樹說鳳皇,卻不能跟鳳皇說古樹,這就是根本上的區別。麒璘到了這麼一個時候才發現,原來古樹這傢伙那麼重要,他不在,連委屈都不知道跟誰撒了。

「快回來啊,我遇到不知道怎麼解決的事情了……」

嚶。

眼淚差點都要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