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難道非要逼自己主動出擊?」

陳汐想了想,當即長身而起,走下擂台,朝其他擂台走去。

「我要挑戰,還請道友賜教。」

很快,陳汐找到一個正在等待挑戰的強者,保守起見,他這次選擇的對手同樣是玄仙初境強者。

「哼!」

這是一名魁梧大漢,看見陳汐,眼眸微微一凝,旋即冷哼一聲,便不再搭理他,這意思就是拒絕了。

陳汐摸了摸鼻子,心中自嘲不已,在這裡,天仙初境還真會被人看不起啊。

他轉身就走。

「這位姑娘,我要向你挑戰。」

「別煩我,我只想安靜地做一個美少女!」

「……」

「這位同道,我看你等待許久了,不如你我切磋一二?」

「抱歉,我突然有些肚子疼,打算離開了,等下次吧。」

「……」

「這位……」

「唔,俺忘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不好意思哈兄弟,你再去其他擂台找一個對手,等有機會咱們再玩一玩,可現在不行。」

……

一次又一次碰壁,一次又一次被拒絕,令陳汐的神色也是一點點陰沉下來,他終於確信,這些人必然是故意的,找各種蹩腳借口,就是為了避免和自己一戰。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陳汐皺眉,目光一一掃過附近其他擂台。

這麼一仔細打量,果然發現,那些玄仙強者或許在對決,或許在觀戰,可目光卻是有意無意地會偶爾瞥向自己一眼,神色間皆都有著一抹說不出的怪異。

陳汐沉吟半響,決定再去找一個強者,不是挑戰,而是「談談心」,問一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的時間真的不多,經不起這麼被拒絕,如果天天如此,那他前來武皇域就徹底失去了意義所在。

不過還不等他去找別人,卻有人主動找了上來。

「不用再費心了,這時候沒人會傻的和你一戰。」

這是一名樣貌英俊的青年,身披綠袍,膚色白皙,眉眼斜飛入鬢角,充斥著一抹飛揚神采。

陳汐皺眉,看著眼前這陌生青年,旋即心中一凜,這是個高手!周身氣機晦澀中透著一股玄而又玄的圓滿意蘊,和梁冰身上的氣息頗為相似。

「哦,我忘了介紹自己,我是古玉堂,在這武皇域雖說不算多出名,但我想你應該聽說過。」青年洒然一笑,坦然說道。

古玉堂!

陳汐終於明白過來,原來對方便是那在南梁青雲榜上排名第九的古氏子弟,一個玄仙後期的頂尖強者。

這讓他眼眸一眯,不動聲色道:「古道友的大名,我自然是聽說過,只是不知此時找我何事?」


言辭之間,已是帶上一絲戒備。

早在符界時,除了梁氏之外,他可是和殷氏、古氏、羅氏的族人都有著不小的仇怨,心中已是不自覺將對方視作敵對存在。

「你不用戒備,我們古家和殷家可不是一路人。」古玉堂又笑了笑,一副看穿陳汐心思的模樣。

說到這,他已是轉移話題,說道,「你不是很好奇無人願意和你一戰嗎?其實很簡單,因為他們擔心被你打敗了,就再也抬不起頭來。」

陳汐怔了怔,倒是沒想到會是這個理由,一時有些啼笑皆非的荒謬感。

「畢竟,剛才你和殷渾的那場對戰,實在太過令人震驚,在沒有吃透你的底細之前,沒那個玄仙初境強者會和你對決。」

似是擔心陳汐不明白,古玉堂又解釋了一句。

「就因為我是天仙初境修為?」陳汐問道。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對那些傢伙而言,被同等級別的打敗,自然沒什麼好丟人的,被低一個層次的打敗,同樣可以接受,但若是被一個境界相差太大的對手打敗,那可就太丟人了,不說名聲掃地,起碼會淪為一個笑柄。」

古玉堂侃侃而談,「當然,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今天在這第五層中廝混的玄仙初境強者,大多都是泛泛之輩,自忖不如殷家的那個殷渾,自然不敢接受挑戰。」

泛泛之輩?

陳汐心中暗道,這傢伙看似謙恭,實則骨子裡也狂的很啊,能夠躋身南梁青雲榜上的玄仙強者,又怎可能是泛泛之輩?

當然,從古玉堂的角度看去,說出這樣的話倒也正常的緊。

但旋即,陳汐心中就是一嘆,真有些懷疑,武皇域中的強者究竟是否名副其實了,連一次挑戰都要瞻前顧後,畏手畏腳,真是掃興啊。

「不過你放心,不出三天,等所有人都清楚你的身份、來歷,以及在南梁青雲榜上的排名之後,就會有諸多強者來挑戰你。」

古玉堂唇邊泛起一抹譏誚之色,「這也是武皇域中約定俗成的規矩,看身份挑對手,看排名選擇對決。」

看身份挑對手這一項,陳汐剛才已經從殷妙妙那裡領略過,深有體會,倒是沒曾想過,看排名選擇對決這一項。

其實想一想他倒也理解了,一個強者在青雲榜單上的排名,直接反應著戰力的高低,低於這個排名的強者,在選擇對手之前,就要思量思量了。

「多謝指點。」

想通這一點之後,陳汐徹底釋然,這不是武皇域的規矩,而是眾多強者之間的共識,所以他之前並不清楚,但即便如今清楚了,他也對這種共識很不認同。

還是那句話,他是來磨礪實力的,僅此而已。

古玉堂怔了怔,苦笑道:「多謝倒是不必了,我主動找上門來,又說這麼多,你是不是該告訴我你的名字,起碼也算投桃報李了。」


陳汐突然發現,這傢伙倒也算坦誠,難得的是並沒有多大架子,略一沉吟,他便答道:「我名陳汐。」

可惜陳汐並不清楚,若非因為古月銘的指點,這時候的古玉堂根本就不會搭理他,更遑論主動找上門來了。

「陳汐?」古玉堂眼眸一亮,在嘴中重複了一句,然後笑道:「交個朋友吧?」

陳汐怔了一下,說道:「只要你以後不後悔,自然可以。」

什麼叫以後不後悔?

古玉堂想不明白,但知道了陳汐的名字,讓他已經很滿足,以他古家的力量,只要順著這個名諱查下去,必然能大有所獲。

……


陳汐!

和古玉堂一樣,這一天南梁仙洲中的各大勢力,也通過各種途徑,了解到了陳汐的名諱,一時之間,有關這個名字的討論,迅速攀升,擴散至了南梁仙洲每一座仙城之中,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幾乎是一夜之間,整個南梁仙洲修仙界都知道了陳汐的名字,也知道了那一場發生在武皇域中堪稱奇迹般的對決。

這一場對決,是發生在天仙初境和玄仙初境之間,最終以天仙初境的陳汐完勝落幕。

他的對手是殷家強者殷渾,手持殷妙妙的仙寶赤霞仙劍,被在場眾多強者見到,所以這件事不存在半分虛假。

相交於此,更讓人們嘩然的是,在擊敗殷渾之後,這個名叫陳汐的年輕人,居然又向殷妙妙發起了挑戰!

「你不配」和「來日在武皇域,你再無挑戰我的資格」這兩句話,也成為了人們掛在嘴邊討論最多的話題。

而從這種討論之中,人們也是終於搞清楚,原來那名叫陳汐的年輕人,戰力居然排在南梁青雲榜第二百三十九名!

這個名次,如果出現在一個玄仙強者身上那就很正常,可當出現在一名天仙初境強者身上時,那就太不正常了,甚至令人悚然。

就是放眼南梁青雲仙榜前一千之內,也難尋覓出幾個天仙境強者的身影,而如今居然有一個天仙初境的年輕人殺進了前三百名中,這自然是一件足以轟動天下的大事。

所以從那天起,武皇域徹底變得熱鬧起來,前往其中的強者數目也是節節攀升,似都要一睹那名叫陳汐的年輕人的風采。

當然,也有摩拳擦掌欲要打敗陳汐的。

而此時的陳汐,已是返回現實世界中,走出密室,找到了梁冰,把今天經歷的一切告訴了對方。

倒不是要尋求梁冰的幫助,僅僅只是提醒她,今天他和殷氏子弟之間的交鋒,只怕會波及到梁氏,讓她小心一些。

對於此,梁冰充分展現出了骨子裡那一股女王般的十足氣場,很霸氣地揮手道:「隨便打,捅破天都沒關係!」 剛開門,刑天就看到一行五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領頭的正是遊戲裏的離海,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男子……

刑天一開口:“離海?東海?西海?南海?北海?”

只見那個領頭的男子微笑着點了點頭:“沒錯,就是我們!”

“快請進,嚇了我一跳,我一直以爲你們會是一羣30歲左右的大叔,原來你們也不必我大多少嘛!哈哈!”刑天一邊迎着離海他們進去一邊說道。

“哪裏,我已經22歲了!”離海微笑着說道。

“劉彥,快點來幫他們拿東西……”

“知道了,老大!”

……

一個小時後,刑天等人躺在剛弄好的房間裏大口的喘着粗氣,對着一旁的離海說道:“對不起了,只有讓你們委屈在這裏住一下了。”

“沒事,不就是2個人一間房麼,以前更艱苦的時候都有過,我們不是一樣熬下來了!”

“好了,走吧,我們出去給你們接風洗塵!”刑天站起來說道。

“不用了吧,我也知道這個現在工作室資金緊張,就不用破費了……”離海說道。

“沒事,不用我們出錢的!”刑天壞笑着說道。

“走吧,跟我來就知道了!”刑天拉着劉彥的手走出了房門,看見厲害他們還在愣着不由得說道。

離海他們這纔不情願的起身跟着刑天出了房門。

……

出門,打個車到了賽潘安的武館,刑天回頭跟離海他們說道:“你們在這裏等着我,10分鐘後就帶着你們去吃大餐,免費的!”

說完不顧衆人懷疑的目光就走了進去。

……

果真,10分鐘後,刑天輕鬆的走了出來,但是後面還帶了一個人,沒錯,就是賽潘安!

只聽賽潘安嘟囔着說道:“你也太厲害了吧,這才兩天啊,又進步這麼多,你還要不要人活啊……”

對於這種言語,刑天向來都是一笑置之,但是今天破例跟賽潘安說了起來,因爲等下要蹭他一頓飯。

“我修煉的功法與常人的不一樣,所以精進功力很快,但是實戰經驗和武功招式那是一點沒有。”刑天不想暴露出它的最大的祕密,因而只有撒了一個小謊。

“好了,今天該你請客吃飯了、、、、”刑天對着賽潘安說道。

“爲什麼又是我?”

“能者多勞嘛,誰叫你錢多!還有,今天要帶着我的一羣兄弟一起去!”

“我靠,不會吧,請你一個人就夠吃得多了,你還要帶着你的兄弟,俗話說人以羣分,你的兄弟也一定很能吃,你是要把我坑死啊!!!”

“算了算了,誰叫我認識你這個朋友呢?算我倒黴!唉……”說完還裝模作樣的嘆了一口氣,看那樣子是有多幽怨就有多幽怨。

刑天也沒有去戳穿,兄弟之間明白就行,那需要這麼多的廢話。

帶着劉彥等人來到了一座酒樓前,儘管不是第一次來了,但是刑天還是感覺很新穎,先不說飯菜怎麼樣,光是這個包裝,裝潢,傢俱什麼的就要幾億華夏幣。

若是要刑天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只有——豪華霸氣了!

現在刑天也懶得管這些了,填飽肚子纔是正事,跟着賽潘安來到一個包廂裏,衆人也是紛紛坐下,等到菜都上齊之後,刑天站起來舉起手中的啤酒就向衆人舉杯道:“今天我刑天就借花獻佛了,藉着賽潘安的酒席爲各位兄弟接風洗塵了!現在工作室資金緊張,等以後有資金了一點再給大家補上一次!還望各位兄弟不要見怪!”說完,端起手中的啤酒就一飲而盡。

“兄弟說的哪裏話,我們這幾個人說跟着你了就是跟着你了,就像你說的,有難同當嘛,這些浮華的東西都是浮雲!”離海首先站起來說道。

“好了好了,我和刑天也是兄弟,既然你們是他的兄弟,那也是我賽潘安的兄弟,所以哪來的其他什麼唧唧歪歪的話,來,喝酒!”

“好,喝酒!”衆人一起站起身來碰了一下杯,連劉彥也不例外。

“對了,剛聽你們說什麼工作室什麼的,是什麼意思!”喝完酒,賽潘安趁着機會向着衆人問道。

“哦,就是刑天兄弟開的一個工作室,專門玩《斷月》的,我們打算在遊戲裏創出一番事業,現實裏實在是太坑爹了!”離海說道。

“哦,我也要加入!我也要加入!”說完緊緊地盯着刑天。

刑天看了他一下,然後說道:“你實力怎麼樣,我可告訴你我的工作室可不收無名之輩!想來你這個二世祖我那遊戲肯定不怎麼樣!”說完刑天還裝模作樣的搖了搖頭,其實他的心裏早就樂開了花,要是賽潘安加入了讓他們的工作室那以後不是可以經常跟着他蹭吃蹭喝嗎?再說了,在現實裏厲害如斯,在遊戲裏身手能差麼,再怎麼也不是一個無名之輩吧!

雖然知道這樣,但是表面還是要做的,不然以後怎麼管理手下這批人!

“我實力可以很厲害的,曾經上過等級榜,殺過10多人,20次PK有18次都是我贏,唯一輸的一次原因是和美女PK…….怎麼樣,我夠厲害吧!”賽潘安昂着頭說道。

“恩……”刑天藉着思考的空子給劉彥做了個眼色。

當然,聰明過人的劉彥當然知道刑天的意思,接着賽潘安的話說道:“老大,你就同意了吧,想來他的技術還是很不錯的,而且又是認識的…….”

刑天思考了一下,“好,今後你就是我們工作室的一員了!”

“歐耶!”賽潘安一下子跳起來吼道。

“那麼我們的工作室叫什麼名字?是不是叫做美男子工作室?還是叫做霸氣工作室,亦或者王者工作室?”賽潘安的第一個問題就給了刑天一個措手不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