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難道這王石在修鍊什麼強大血法!」他們看到那個血繭,無比強勢和血腥,不禁猜測道。

………………

「爺爺,你不去阻止他們么?」李諾卿默默關注著此地,靈動的眼睛如今有些擔憂,但是被掩藏的很好,反覆一如往常的冷漠。

老人拄著拐杖搖搖頭道:「我說了,這場劫只能他自己度過,這要看他的造化,再說我上去了,以我現在的實力也無法制約住這六人。」如果在外界的話,老人或許一掌就可以重創這六人,但是在西蒼界不行,實力都在玉靈境巔峰,就算老人在強大,也無法一挑六。

「那霍郡定是在暗中,看著局勢,而且央冥羅源來的不僅僅只有這六位,還來了兩位老怪,若是我一出手,他們定會出現。」老人眼睛渾濁,慢慢說道。

「咦,爺爺,王石怎麼化作了一個血繭了?」李諾卿注意到了這一變化,驚道。

老人抬起頭,望著那血繭,眼睛猶如撥雲散霧了一般,攝出一道精光,道:「這小子,難道要走上這條路?」

「什麼路?」李諾卿問道。

老人道:「這王石要凝聚血厄之體!傳說中暗宗最強大的**,也是西北荒最強大的**,凌摩果然沒死,難道他要讓其子復興他的暗宗榮耀么?」

李諾卿腦子一震,她身為碑異郡年輕一代最強大,一些西北辛秘也是知曉一些,不禁想到了很多,這血厄之體更是了解甚多,她對以前的暗宗沒有什麼偏見,反而是深深的嚮往,不過對如今地下的新暗宗到是不齒,因為他們修鍊血靈決誤入歧途,喪心病狂,是西北荒真正的毒瘤。

「爺爺,這血厄之體凝聚極為困難,動輒便是死,你說哦王石會成功么?」李諾卿問道。

老人望著那血繭,深深嘆了一口氣,複雜道:「你應該知道,你的九爺年輕時,就是因為執意要學習暗宗的血靈決,最後失敗,我們為你九爺服下聖葯,才保住了姓命,但是修為全無,再也無法修鍊。」

李諾卿點點頭,在她印象里,九爺給她的印象就是陰鬱,沉默寡言,深居大院,很少出來,無比衰老,但是爺爺告訴他,九爺年輕時,是碑異郡年輕一代中最強大的人,風采無限,但是受過血靈決的巨大打擊之後,就變姓了,不過九爺如今依舊受人尊敬,據爺爺說,九爺的魂力強大,可以說是碑異郡最強大的靈魂師,不過李諾卿從沒見過九爺施展過魂力。

「這麼說,王石成功的可能很低?」李諾卿道。

老人還是搖搖頭道:「不好說,看著吧,一旦血繭形成,誰都無法破壞他,那央冥羅源的人,還是乾等吧。」

………………….

那四位央冥羅源老人,退到了幾十丈之外,才感覺到體內的血液才安靜下來,他們四人深呼口氣,看著那血繭,一位老人聲音沙啞道:「這血繭到底是什麼?」

為首老人臉色陰沉,心情很不好,道:「那血繭是凝聚血厄之體的標誌,凌摩果然在這少年體內,王石在修鍊血靈決!」

「血靈決?就是那暗宗聲稱最強血法?!」一位老人有些不服氣,嘲諷道,百年前他們來自南域,雖然是被放逐,但是他們有著自己的驕傲,來這片蠻荒之地,他們依舊覺得自己是最強大,因為他們有來自南域最強大血法,血噬決!

「如今暗宗殘餘勢力所修鍊的血靈決可不是正宗的,不必在意,但是此子若是一旦修鍊成血靈決,此子的血靈決定是正宗的,其強大,讓我都有些期待啊!」為首老人若有所思道,眼中有著火熱。

「我怎麼感覺這血繭很是不祥,我們還是將其毀滅吧,免得夜長夢多。」一位老人望著那血繭,自己的眼皮跳了一下。

「是的,我們要想辦法將那精血收回來,不然損失太重了!」一位老人也是建議道,剛才他們已經犧牲了兩個人,為了一個少年,總感覺有些不值,就算殺了這少年有驚人的懸賞。

為首老人思索了片刻道:「我們可以試一下!」

說著,四位老人紛紛拿出靈器法寶,四把長刀橫在空中,強大的氣旋在周圍懸浮著,浩大的靈力注入其中,那四把長刀微微顫抖,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中爆發出來,氣勢猛烈上漲。

「好強大,這四把長刀看上去很平常,但是這氣息竟然是地階中期的靈器!」很多人都感受到了這股從長刀上所釋放出來的力量,讓他們震驚。】

「不愧是來自央冥羅源的人,出手便是不凡!」

………….

那四把長刀發出鳴動,直接沖向那個血繭,氣勢非凡,四道氣虹彷彿從虛空而來,要將其斬碎!



那血繭沒有動,那四把長刀狠狠斬在那血繭之上,一道磅礴的靈力從長刀上噴涌而出,全部衝撞在那血繭之上!

然而那血繭竟然紋絲不動,沒有一點顫抖,彷彿與天地融合,那血繭上的符印突然發光,血淋淋,猶如鎖鏈般猛然間擊退了那四把長刀,看似極為輕鬆。

那四位老人紛紛接住那退飛的長刀,一道強大的反噬從長刀中傳遞過來,讓他們差點丟掉手中的長刀,臉色變得極為蒼白!

「好強大的血繭!」|為首老人倒吸一口氣,看著那血繭不禁有些深深地忌憚。

「好一個血靈決。」其餘三位老人也是暗暗驚道。

為首老人突然笑道:「血繭越強大,那麼王石死亡的幾率越大,凝聚出血厄之體更加困難!」

…………(未完待續。) 第一百零六章:凝血輪(二)



那血繭上的符印再次回到了其表面之上,一股強悍的力量若隱若現,這血繭猶如固若金湯,那四把長刀竟然這上面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什麼!這血繭是用什麼做的?!」很多人被這一幕給震驚了,四把地階中期的靈器居然被剎那震開。

「這是………..莫非這小子在**那大血法——血靈決?!」來此地的人都是一些有身份實力的人,有著一定的見識。

「哦,對!這血繭可是修血靈決的標誌!」

「這小子也太瘋狂了,這**血靈決十有**失敗的,而且一旦失敗就是死亡!」

「這小子真是亂來。」

「相傳,這血繭越強大,那麼對於王石考驗就越強大,這眼前的血繭顯然很不一般,這王石真是玩火啊!」

「佩服此子的勇氣。」

「呵呵,作繭自縛!」

……………….

整片圍觀之人都沸騰了,望著空中的血繭,議論紛紛,這傳說的血靈決再現,極為讓人震驚,貶褒不一。

李諾卿在角落裡,望著那強大的血繭,不禁道:「爺爺,這血繭………..」

老人打斷,搖搖頭道:「一般來說,天賦好的人,凝聚出的血繭就越強大,困難就越多,而這血繭,比你那九爺所凝聚出來的血繭更加強大,此子希望不大。」

李諾卿牙齒微微咬著,神色都有些黯淡,她突然注意到自己的情緒,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有些紅潤,望著那血繭,不知道在想什麼。

………………..

外界長生殿

邋遢老人和李開元,還有其餘五位宗主,那氣宗宗主崔無眠聽聞北皇來此,就連忙再次回來了,他可以不給其餘五宗面子,但是他必須尊敬北皇。

在他們七人面前,一面水晶鏡平攤在牆上,上面顯示著赫然是一個血繭,自從王石暴露西蒼界,不管他與黎郡老祖對戰,還是與暗宗老怪對決,還是奪取寶藏,還有戰敗柯宵雲,再到如今凝聚出血繭,這一幕幕都在其中展現出來,這讓五位宗主看得久久不能平靜。

「這小子,真是越來越強了,每天實力都有著精進,這天賦西北荒罕見!」劍宗宗主也不得不感嘆道,他能戰敗柯宵雲足以說明問題。

煉煞宗白眉卻是皺眉道:「這小子居然敢**血靈決,這如何是好?」若是**成,那麼就是一個麻煩,他對暗宗很是厭惡。

「這血繭罕見的強大,我想八成作繭自縛。」焚天傲道,他們深深知道血靈決的強大,也知道其得**困難,當年暗宗的很多子弟這第一步也沒有跨出,就死去了,一旦跨出第一步,就會得到暗宗上下的重視。

邋遢老人喝著酒水,看著那血繭道:「這小子有趣,不過需要好好打磨打磨,我決定了,這小子如果能修成血靈決,你們就不要為難他了。」

「北皇………….」孤雲狄驚道,他知道北皇動心了,動了惜才之心。


其餘幾人也是一愣,望著北皇,這決定對於他們很不好,他們想要爭奪魂珠,從而改變整個西北荒的局勢,因為取得魂珠之人,便可以統一西北荒,主宰西北!

這是每個宗主的野心。

北皇卻是冷道:「別以我我不知道你們的用心,你們最好給我團結起來,不然到時候我不介意將你們弄下去!」

五位宗主都是一哆嗦,背後冷汗嚇出,然後唯唯諾諾。

邋遢老人哼著,然後看向氣宗宗主道:「你不是有個**獲得了一部分北冥傳承么?等這次事情過後,讓他來北峰一趟吧,若是能引起那北冥道痕的反應,我會親自教他的。」

氣宗宗主崔無眠一愣,旋即興奮道:「謝北皇。」讓北皇親自教,這可是莫大的榮幸。

邋遢老人看著那央冥羅源之人,有些煩躁道:「這些人在我們西北荒呆了好久了,該動手了,將他們清洗掉了吧。」」

五位宗主一震,但是他們眼神有些興奮,他們早就對這些外來之人不感冒了,如今北皇下達了命令,要清理掉他們,這讓他們又喜又驚。

邋遢老人肅穆道:「你們要記住,再過幾年後,西北荒註定要動蕩了,那時候更要同仇敵愾,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也是最糟糕的時候,一不小心就可能葬送掉整個西北荒,還有你們的姓命,你們記住一句話,你們都是西北荒的後代!」

五宗宗主突然感覺到自己體內熱血都快要沸騰了,邋遢老人德高望重,實力強悍,每一句話都極為強大,可以凝聚人心,化腐朽為神奇。

李開元在一旁也是點點頭,這種五宗團結在一起,未嘗不是個喜事。

………………..

西蒼界,龐大血繭之中

王石打坐在其中,緊閉雙眼,如潮水般的壓力全部向王石凝聚而來,鮮血迸出,骨骼碎裂,王石汗水與鮮血融合在一起。

可怕的劇痛猶如浪水,一浪又一浪的拍打在王石身上,彷彿要撕碎王石的身體,那血繭中有不斷的血液進入,那些血液極為精純,威勢強大,融入王石體內,不斷爆裂開來。

「不要用靈力去抵抗,心中默默念著血靈決的口訣,將那些血液順著路線在你體內凝聚出血輪來!」凌摩心中也是暗暗驚道,這小子的血繭也太強大了,已進入就是骨骼碎裂,慘重,生死一線。

王石咬著牙,這裡面猶如一個血色世界,那滴滴血液上面出現一個個符印,閃閃發光,不斷的旋轉著,那恐怖的力量,足以將石靈境的人活活撕碎。

轟轟


王石深呼一口氣,鮮血從嘴角溢出,他全身鮮血浸染,顯得無比猙獰,神色痛苦。

王石腦子無比清醒,心中不斷念著血靈決的口訣,然後試圖引動那些刻滿符印血液按著極為複雜的路線,在他體內流動著,然而那些血液刀割一般,彷彿深入骨髓,如絞。

這時候那血液猶如重鎚一般,死死砸向王石的**,王石臉色慘白,那力量足以讓他窒息。



王石猛然地吐了一口血,全身彷彿四分五裂了一般,神情迅速虛弱下去,道:「凌摩,這是要被活活砸死啊!」

凌摩也是無奈道:「你這血繭前所未有的強大,所以你所受的考驗,或許會超出常人,所以你要做好準備啊。」

王石難得罵了一句,他很無語,這凌摩為何不說清楚?這不是要他的命啊。

「你要堅持住啊!」凌摩有些愧疚道。



那血液重鎚又快速凝聚出來,狠狠砸向王石,每一個部位,每一塊骨骼和肌肉,砸爛,然後這些血液緩緩滲透進去,凝聚出新的**,然後又被砸爛,循環往複。

王石慘叫,這種痛苦生不如死,他沒有一絲力氣掙扎,他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嗡嗡的響,**彷彿四分五裂,失去了知覺,他的意識也快要消失了一般。



不知道第幾次的重鎚砸下,王石就死昏了過去,他的血肉模糊,極為恐怖,慘不忍睹,他的腦袋都有些被壓扁了,腦海中一絲靈魂依舊燃燒著,靈魂蓮台盛開,將其保護住。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是一天,半個月,一個月,半年………….

這種血液浪潮不斷錘煅著王石的**,那些血液,融入王石的體內,按照王石路線緩慢在其中運行著,在王石的胸膛上,有一個血色影子正在慢慢成形。

那是一個血輪!(未完待續。) 第一百零七章:外界震動

這種平靜的曰子過去了一個月之久,距離西蒼界關閉只有半個月了。

在西蒼界一處地方,一個巨大的血繭坐落在地上,周圍的血光也開始殆盡,所以無法懸浮在空中。

那血繭依舊是表面上的鮮血也不再光彩,而是變得暗淡了,表面上的符印隱約閃現,紅光透明,無比詭異。

一個月的時間,讓這個血繭的存在傳遍了整個西蒼界,紛紛有人來上前觀摩,很多人都想打碎這血繭,這樣王石必死無疑,便可以獲得獎賞。

這血繭不再有一個月前的吞噬血液的能力了,而是變得平靜不已,就算擊打在這血繭上,這血繭上的符印只會閃亮,而不再離開其表面了,默默承受著。

然而就算這樣,不管是老怪還是少年,都有來到過血繭面前,很多人來此都是掃興而歸,沒有誰可以洞穿這血繭。

央冥羅源那四位老人,呆了幾曰,突然離開了,一些人很疑惑其為什麼要這麼匆忙的離開。一曰過後,從外面傳來消息,震驚了所有人,五大宗分兩路來到了央冥郡和羅源郡的中心大城市,剽悍地抹殺央冥郡和羅源郡的高層武者,這五大宗像是精心策劃,不漏一絲風聲,將央冥郡和羅源郡的高層人士還有一些年輕少年,無情殺死。

但是依舊有些人逃走了,五大宗全力追殺,通告整個西北荒,懸賞追殺。

「央冥郡,羅源郡,來自外域,其作風兇殘惡毒,實為異端,吾五宗殺之,來維護西北荒的秩序!」

這件事情驚動了整片西北荒,傳得沸沸騰騰。

「這五大宗連連大動作,這預示著什麼么?!」

「一天之內,兩個大郡府被抹滅,這西北荒要亂了么?!」

「這五宗先是高價懸賞追殺王石,然後直接清除了兩個大郡,五大宗好久沒有如此雷霆行動了。」

這件事情火熱程度有蓋過王石的名聲,一些郡府都開始擔憂起自己的安危了,畢竟五大宗太過於龐大,一些先前跟央冥和羅源有過交往的郡府更是無比擔憂,怕五大宗會找上他們。然而五大宗並沒有這麼做,只是單純的清除掉了央冥和羅源兩大郡。

「我早就看這兩大郡府不順眼了,如今有這樣的下場,真是活該!」

「呸,什麼狗屁大郡,哈哈,該死!」


「外域之人終於死絕了,我們西北荒還沒有輪到他們來主宰!」

……………..

外界消息連連,然而還是有漏之魚逃走,五大宗主親自追殺,這讓人明白了五大宗對這次行動的重視程度。

「那逃走的人有央冥郡的郡主還有一個老祖,以及羅源郡的老怪,還有一個少年!」

「五大宗主帶著長老前去圍剿,他們的目的地是亂幽山,這山上的空間屏障最薄弱,顯然他們要逃離西北荒。」

「五大宗主到了,將羅源郡的老怪斬殺掉!正與央冥郡郡主和老祖大戰!」

外界之人全部前往亂幽山,那裡正在發生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這種至尊級別的大戰在西北荒極為罕見,畢竟在西北荒至尊至高無上,人數也是屈指可數,大都數郡府的最強者也只是通靈境巔峰,要麼就是偽至尊。

亂幽山上

震動無比,一聲聲巨響在山上滾動著,彷彿這亂幽山要崩塌了一般,空氣都被捏爆了,整片空間都是顫抖著,彷彿世界末曰。

「這就是至尊之戰啊!好強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