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阿里,嘿嘿,這女人奶子這麼大,玩的爽死了吧?」一名光頭青年望著那不斷挺動正忙活的滿頭大汗的黃毛青年,色色的笑道,「他老公正在著你呢,嘖嘖,被砍成那樣都沒死,米斯本,去把他的腦袋給砍下來!」

那名正一刀砍中那滿臉悲痛男人的米斯本一聽到那光頭的話語聲,頓時點頭道,「好,加塞,你今天砍了十個了,我才砍第五個,哈哈,看來我要抓緊了!」他說完,便猛的一把抓住那男子的腦子,那砍刀頓時從男人的肩膀中猛的抽出,劇烈的疼痛讓那位華夏男子再次痛苦的慘叫起來。而這一次,那叫米斯本的傢伙直接將砍刀對準了那男子的脖子,冷笑道,「好好看著你老婆是怎麼被人玩的吧,哈哈哈……」

「畜生……你們這群畜生……老……老子和你們拼了!」那男子痛苦咬牙的說著一竄華夏語,那米斯本根本聽不懂,就在他微微皺眉時,那華夏男子突然猛的發力,直接用身子兇狠的撞上了那米斯本的身體。

「砰!!」在一陣玻璃碎響中,米斯本的身體被那華夏男子直接給一起撞到了牆后的厚玻璃上,玻璃應聲而粉碎,而那華夏男子則重重的壓在那米斯本的身上!米斯本的瞳孔在瞬間張大,立刻便口中噴出一陣鮮血,就這樣死了。他不是被華夏男人撞死的,而是被地面的碎玻璃給扎死的!

「米斯本!」看到這突然發生的情況,幾名YN人全部舉著手裡的武器朝著那男人衝來,首先衝到的加塞,也就是那個光頭直接一斧頭掄了過去,狠狠的砸中了那華夏人的大腿,大腿應聲骨碎!而當另幾名YN人衝到之時,他們手裡的武器不管是砍刀還是斧頭榔頭,幾乎在同一時間全部都對準那男人砸了下去,那名華夏國男人的身體,立刻被砸的血肉橫飛……

「呼……」叫阿里的黃毛終於活動完畢,在一陣舒爽中,他卻看到身下的女人早已經雙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嘴角緩緩流出一絲鮮血死了。他猛的一捏那女人的嘴巴,卻發現裡面舌頭已經斷了,她是咬舌自盡的。

「操,老子居然奸屍了,真他媽的晦氣!」那阿里朝著那已經死了的華夏女人身上吐了口唾液,拿起地上的砍刀便給那女人的胸部上砍了一記,頓時鮮血飛濺!這時候,他看到超市內加塞正拖著已經被砸的血肉模糊的那位華夏國男人的屍體朝他走過來,阿里朝他撇了撇嘴道,「怎麼樣,把這女人頭給砍了?政府說了,強姦一名華夏女人獎勵2.5美元呢。我們把她頭給砍了,身子給綁起來掛到店門口,怎麼樣?」

「嘎嘎,阿里,你現在是越來越聰明了,好,就按你這樣辦。」那加塞淫笑了幾聲,將手裡拖著的那男人直接扔給了一旁的另一個YN人,自己則抗著砍刀來到了那華夏女人的屍體前望了一眼,「這女人倒蠻漂亮,砍了也好做個紀念,我來動手!」他說完,便雙手舉起手中的長砍刀,在一聲大喝之後,便揮刀想狠狠的砸下!

「砰!!」就在他準備砍下那女子頭顱的時候,在這家已經被砸爛的超市頂部,突然發出一陣轟亂聲!那天花板幾乎頃刻間開裂出數十條縫隙,大塊水泥板在瞬間坍塌的朝下掉落!加里下意識的朝旁邊一滾,慌亂中,他與一旁的阿里都抬頭看到,在超市頂部突然出現的巨大窟窿中,一片刺眼的金光,幾乎在頃刻間便透露而入,照的他們連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來……

PS:關於YN國,很多人也許不明白.YN國就是印度尼西亞,98年印尼排華事件也許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是政府低調處理的原因.大家可以去搜索下這件事,你就會發現,小紫寫的一切都是真的. 金色的光芒瞬間充滿了這個只有一百多平方米的小超市內,加塞和阿里以及他們身後的幾名YN年輕人在捂著睜不開的眼睛直到金光突然消失之後,所有人這才有些茫然的再次睜開雙眼,有些勉強的望向了天花板上的那個大窟窿,只可惜,他們什麼都沒有看到。

「加塞……剛剛,那是什麼?」一旁的阿里有些慌亂的拉了拉加塞的衣袖,有些害怕道,「剛才那光,你,你看清楚了嗎?」

「不知道,可能是什麼東西引發爆炸了,我們走吧,換別的地方去。」那個叫加塞的男子慌亂的搖搖頭,繼續舉起手裡的砍刀望了那女屍一眼,狠狠道,「我先把她頭砍了在說!」他說罷,便直接將手裡的砍刀朝前猛的落下,筆直的最准那女屍已經被掐紅的脖頸處砍去!

「叮……」一聲清脆的響聲伴隨著一絲火花從刀身上突然響起,加塞在完全沒有預料的情況下砍刀直接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給撞的脫手而出,徑直飛到了一旁的木拄上,狠狠的插了進去,並且不聽的在顫抖著……

而此時的加塞有些茫然的盯了眼自己已經發麻的手掌,朝著火花來源望去,只見在超市內,一股與剛才一摸一樣的金光突然間透露而出,一道金色的影子幾乎在剎那間橫衝直撞過來!加塞還沒有來的急有任何的反應,便只感覺到一團金色瞬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他的整個身子,就這樣無緣無故的憑空浮了起來!當他清醒之後這才發現,脖子正被一股大力所擠壓著,他下意識的想用雙手掙扎開來,卻突然感覺到雙手碰上了一隻金屬的手臂!

金光,在這片已經混亂不堪的超市中,充滿著金色的光芒,而這片光芒的來源,則正是捏住加塞的這團金色光影!在場的所有YN人不禁全部看傻了眼,他們根本就看不清楚在這團金色之中,到底包裹著什麼東西!

「你應該感到很榮幸……」就在四周的YN人完全處於獃滯狀態時,從金色光團中,緩緩響起了一陣帶著金屬感的男人聲音,這聲音中,明顯透露著不屑與憤怒,充滿著仇恨與殺戮!「我很榮幸的告訴你,你是我一個要殺的,YN人。」

是的,這團金色的光影,正是穿著合金裝甲的我,而我捏著那加塞脖子的手掌,正在不斷的加大著力氣。我不想這麼容易就讓他死,我要折磨他,我要為這超市的男女主人,報仇血恨!

「咳咳……」加塞的脖頸被我捏著越來越下陷,由於沒有了呼吸,他的臉龐正在快速的變的一片緋紅,身體在不斷的掙扎。而這時候,我將身上的合金裝甲猛的一縮,那金色的耀眼光芒在瞬間黯淡了下來,這時候在我四周的YN人這才目瞪口呆的發現,在他們面前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個金色裝甲機器人!

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這是人類的天性,當然,這些YN人也不例外,他們用腦子想想,都知道應該不是我的對手。可是同伴就這樣被我活活捏著脖子,差點就會因為斷氣而死亡,他們紛紛處在取捨之間。在這些人互相看了幾眼之後,那阿里大叫一聲,舉起手裡的砍刀便朝我劈來!

「砰!」可憐這個阿裏手中的砍刀連我的合金裝甲都沒碰上,就被聚光護甲給直接抗住了這一刀,那碰撞的力道讓阿裏手中的砍刀幾乎瞬間砸飛了出去,震的他一聲慘叫,虎口全部開裂!鮮血,從他的手掌中不斷流下,這下他才真正知道了我的厲害,連忙慌亂的朝後退去,這下,那些旁邊想幫忙的YN人都害怕的停止了進攻的衝動,只能恐懼的朝後不停的後退。

我低頭望了眼在我身旁躺著的那名女人一絲不掛的屍體,看著她胸部上那一道觸目驚心的刀痕,又扭頭看了眼那身體已經被砸的完全變形的華夏男人的屍體,心中的憤怒幾乎達到了頂點!

望著眼前眼神中充滿著恐懼與慌亂,正在拚命掙扎的加塞,我的聲音漸漸的變的陰冷而不帶有一絲情感,「你們的所作所為,與那些沒有開化的禽獸同類!既然你們這麼喜歡玩殘忍,這麼不把別的族人當人看,好啊,今天,我蕭強也不管什麼天地王法,老子也來一回以暴制暴!你們喜歡殺人是嗎?喜歡像畜生一樣折磨人是嗎?好,我今天,就讓你們嘗嘗,什麼叫做人間地獄!」

我的話聲剛落,另一隻金黃色的手臂立刻抓住了加塞的一隻正拚命敲打著我捏著他脖頸手臂的手掌,猛的突然用力朝外一扯!

「啊……」那加塞一聲劇烈的慘叫聲瞬間響徹了整個超市之中,他的一隻手臂就這樣被我血淋淋的直接硬生生給拔了下來!那血肉模糊的殘肢被我隨意的扔在了地上,濺起一片鮮血。 鶯鶯 他的額頭冒出一陣又一陣的冷汗,我一把捏住那斷了手臂的傷口,用力的猛烈一壓!加塞的臉色瞬間變的鐵青,整個人直接暈厥了過去。這種痛苦,想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吃的消!我那穿著合金裝甲的手掌,直接將他的傷口捏成了扁狀,骨頭碎裂的聲音清晰可見,飛濺出一片血肉!

「想暈?沒那麼容易!」我冷笑著說到這裡,一根手指上突然露出一絲極細的長長金針,對準他的胸口的穴位便狠狠的直叉了進去!

「噗……」一口鮮血從加塞的口中狂噴而出,他被我直接給扎醒了過來!可是很快的,他又被強烈的痛苦給弄暈了過去,而這一次,我對準那胸口又是一針扎了下去!而這一次我可就沒這麼好說話了,隨著金針沒入他的軀體之後,我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這每一次的搖晃,都會將金針插入的傷口給加大,而那鮮血,也當然是越流越多。

「舒服嗎?」當加塞再一次從昏迷中醒來后,我朝著他那已經疼痛到扭曲的臉龐望道,「你殺人之前,為什麼沒有想到,有一天如果你也會這樣,該怎麼辦?對於你們這種豬夠都不如的人,我能做的,只有消滅!」

「咔嚓……」在他那已經一片慘白的臉色中,我輕輕的一捏他的喉嚨,他的頭顱就這樣朝左歪了過去,沒有了掙扎,沒有了劇烈的呼吸,沒有了任何的聲音!「撲通……」我隨手便將加塞的屍體扔到了地上,望著合金裝甲身上沾染上的鮮血,我冷笑道,「你們,是一個個來,還是一起上?」 這些超市中的YN人已經被眼前的血腥場景給完全嚇傻了,他們的雙腿有好幾個都開始嚇的顫抖起來,竟然連手中的那些刀和斧頭都舉不起來。確實,我的出現帶給了他們強烈的震撼,但是他們卻根本沒有想過,這一切,都是他們和他們的政府自找的!對待這些比畜生還要冷血的混蛋,要消除和停止他們的血腥殺戮,那就只有更血腥,更殺戮!

「嗡……」一聲輕微的脆響從我的手指上發出,一道極細的紫色光線筆直的從指尖衝出,在暴漲到三米多長之後,紫色的光線靜止在了這片範圍中,靜靜的只是散發著些許的波動。現場的YN人沒有一個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只有我知道,這是新加裝在合金裝甲中的一種武器,叫做激光線。

「唰唰唰……」在僅僅過了三秒之後,那紫色的激光線條幾乎像活著的一般直接與我的指尖脫離而飛射出去,不停的快速穿梭在這間超市的四面牆壁之間!紫色的激光線在不停的拉長,並摺疊移動,形成了類似與蜘蛛網一樣的複雜線團,而這些線團,在以更快的速度不斷的延伸,當那些YN人茫然中突然發現這些紫的的網狀光線已經將他們完全包圍在中間時,一切已經晚了。紫色的激光正在不斷的縮攏空間,要不了兩分鐘,這些激光就會和這些YN人碰撞在一起。

「你們想玩是嗎?那就和這些激光玩一玩吧。」我在掃了這些被密集的紫色激光包裹在內的幾名YN人一眼后,便拎起了那華夏族男女的屍體,將兩人整齊的排放在超市最靠近陽光的地方,朝著他們默默的鞠了一躬道,「希望你們能安息,這些YN人,就是你們的陪葬品。」

就在我鞠躬之時,在紫色激光內的阿里滿臉崩潰的便發了瘋般想衝出去,卻被一旁的YN人給阻擋了下來,阿里猛的一甩他的手臂,叫喊道,「別拉我,我就不信這什麼鬼東西能把我怎麼樣!」他喊完,便朝著那紅色的密密麻麻的紫色激光線條沖了過去,當他跑到這一絲絲激光線條的面前時,有些不耐煩道,「就這麼細的東西還能有什麼危險,看我把這些絲全部給拔了!」

當他的手臂猛的朝前一揮,整個人衝進那紫色的激光絲中之時,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內,他身後的那些YN人不由發出了絕望般的痛哭之聲!為什麼?因為那找死的阿里在跨進那紫色激光絲的一剎那間,他的身體在碰觸到激光絲之後,瞬間被切割成數塊,直接變成了一堆肉塊掉落在地!這一下,YN人的精神徹底的崩潰了,他們紛紛跪倒在我的方面不停的求饒起來,對於一個人來說,最痛苦的,莫過與神經上的恐懼與崩潰,而他們現在,終於徹底的體會到了那種臨死前的痛苦折磨……

我沒有絲毫理會這些混蛋,轉身便走出了這家已經面目全非的小超市,而此時,那紫色激光絲已經纏繞到了那些YN人的身前,完全的開始蠶食起他們最後的一絲空間!

慘叫聲幾乎是嘎然而止,速度快的令人有種彷彿剛才一切都不存在一樣的感覺。從超市外朝內望去,只看見那一地的碎肉塊,已經根本分不清楚到底誰是誰了。我緩緩的從腿部裝甲取出一枚正方型拇指大小的微型炸彈,隨手便扔進了這一家超市內……

「轟!!!」一陣驚天的爆炸將整個小超市瞬間給炸的飛天而起,強烈爆炸的氣流連旁邊的兩間店鋪也一併吞噬,在冒著巨大的火光中,已經完全被火焰所包圍的破爛超市轟然倒塌,劇烈的震動竟然連大地都微微顫抖了陣!

「噠噠噠……」也許是旁邊附近的士兵看到了我的身影,他們害怕的端起槍便朝我射來,子彈在距離我一厘米時被聚光護甲所阻攔下來,紛紛掉落在地,發出一聲聲清脆的金屬聲。而我則對著遠處的幾名正在吞吐著火焰的持槍穿著迷彩服的軍人一一鎖定瞄準之後,在我的左側大腿部突然出現了一個圓扁型的小球,在小球的高速運轉中,小球的每一個彈孔中迅速射出一道激光而去,這一轉就是十六道激光,分別沖著每一個鎖定的目標,就這樣直接射中了那些士兵的身軀!

頃刻間,原本槍聲大作的街道頓時變的鴉雀無聲。所有開槍的士兵全部重重的倒在地上,鮮血瞬間染紅了這片滿是塵土的街道之上。我踩著步子,發出一陣陣合金裝甲所特有的金屬腳步聲朝前行進而去,只要看見有一次YN人的地方,我手中的激光會絕對彈無虛發的射向他們,而因此,他們也只能重重的倒在血泊之中!

這是一方倒的屠殺,是的,就像這些YN人屠殺華夏同胞一樣,他們在我的眼中,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只能束手待斃。而我下手也絕對不留情,因為我知道,對他們的仁慈就是對我同胞的殘忍!微型導彈正一枚枚的鎖定目標發射而去,街道上到處是我引起的驚天爆炸聲。整個街道上,我已經看不見活著的華夏人,到處是華夏人那慘不忍睹的屍體,到處是觸目驚心的傷痕。我可以原諒任何一個民族,但是只有這個民族,我無法原諒……

在十幾名YN士兵和整條街的YN人都被我清理乾淨之後,很快的從另一條街面上傳來了一陣陣急促的奔跑聲以及坦克的轟鳴聲。我不由微微一楞,敢情這YN國暴動連坦克裝甲都開出來了?當我快步衝到街口偷偷一望,乖乖,還真的是坦克!只不過,這是一輛老式的俄國制T50坦克,是屬於那種60年代的老舊坦克了。我有些奇怪,YN人人口這麼多,政府既然支持YN人屠殺華夏人,還需要用上坦克嗎?況且這裡是郊區,要殺華夏人總是市區中心的多啊?

可是,僅僅在幾秒后我便立刻想明白了,看看這開來的坦克幾乎擦拭非常乾淨,根本不像是在外面開了很久的摸樣,肯定是剛不久從部隊中開出來的,他們當然不是沖著那些華夏難民去的,而是沖著我來的!為什麼?因為我讓YN國一下子損失了四千多萬美元!哈哈哈……肯定是那兩架F16戰鬥機被我轟下來后,防空雷達查到我在這附近降落,而剛才被我打死的很有可能是巡邏兵,在超市裡時他們可能就已經向總部報告了我的行蹤。所以,才會有眼前這批狂奔而來的士兵以及三輛老舊的坦克了!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不過估計,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既然他們想來送死,那我又何樂而不為呢?我靠在一旁的石柱邊,朝著前方正沖向我而來的密密麻麻的士兵和坦克,冷笑一聲道,「龜兒子們,老爺我今天就讓你們嘗嘗,什麼叫做欲哭無淚!什麼叫做,死不瞑目!」

PS:請大家把保底的鮮花送給小紫,謝謝了. 7月1號終於到來,小紫很高興終於在6月拿到了新書鮮花榜第一.這都是書迷兄弟朋友們的功勞,在這裡,我要謝謝群里的小兔,小雪,淚珠,李光耀,網路仙靈..等所有太多太多書迷朋友的支持.感謝小言大哥,PPLC阿姐,以及最好的大哥香香以及其他書迷送的禮物.感謝小紫VIP書友群,以及鐵杆群里的所有正版書迷朋友以及其他默默支持小紫的朋友們.正因為有你們,小紫才會取得這樣的成績.再次感謝所有喜歡小紫這本書的書迷朋友們!

7月小紫去老書了,競爭非常殘酷,再次還希望大家能拿起手中的鮮花,幫小紫在鮮花榜上再次努力向上沖,謝謝了!

12點半后,所有上月砸過花的朋友都會有基礎花1朵,請支持小紫砸來吧! 我身上的合金裝甲兩條腿部裝甲保護蓋全部打開,露出裡面密密麻麻的微型導彈以及三個激光發射圈,身後的機翼緩緩展開,背部的微型氦3發動機開始工作,瞬間噴出相當與是矢量航空發動機推力近乎三倍的高強度推力,我的身體平穩的緩緩上升離地面大約一米距離。在聚光護甲全部檢查完畢后,我就彷彿幽靈一般瞬間衝出了街口遮擋的石柱旁,出現在了那些士兵們的面前!

金色的粒子在高濃度的噴洒在穿著合金裝甲的我的四周,就好像兩邊生出的翅膀一般,十分的唯美,就好像天使一般,高高的懸浮在空中,張開著美麗的白色翅膀一樣。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翅膀是金色的,而我這個所謂的天使,今天要做的,卻是惡魔的勾當!

YN國的士兵在看到我的身影之後,所有人都幾乎是立刻停止了自己的腳步,他們在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我那金色耀眼的合金裝甲之後,幾秒鐘之內,他們手中的槍械已經全部對準了我。坦克停止了前進,那粗粗的炮口正對著我的胸口瞄準!我知道,只要他們的指揮官一聲令下,迎接我的絕對是無數的子彈和炮火,不過對於我來說,這樣的火力幾乎就相當與小兒科而已。

只聽見遠處一聲吼聲響起,所有在我面前擺開的士兵全部半蹲著朝我開火,連槍都密密麻麻的,更不用說子彈了,那近乎可以用鋪天蓋地來形容,這樣的火力,就算去戰場參加國家大戰也就不過如此,可是眼前的目標,就只有我一人而已。

子彈不停的以高速的運動姿態射中我身上的合金裝甲,在與合金裝甲外部的聚光護甲發生碰撞之後,無力的一顆顆掉落在地面,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五顆十顆子彈也許並看不出什麼來,但是五百上千顆子彈同時掉落的場景,就彷彿在下雨一般,子彈就和雨點一樣打在黃石鋪成的泥土地面上,發出一連串好像擊打般的清脆聲音,詭異至極。

一開始那些士兵們還很有興趣的射擊著,可是當他們把第一個彈夾的子彈都打光時,他們每個人的臉色都開始不好看起來。那種眼神,分明就是在看怪物。怪物?呵呵,當然,如果不是身上的合金裝甲不難看的話,我估計叫怪物還真的挺合適的。

很快的,一些士兵就開始大叫起來,整片整片的士兵們慌亂起來,而指揮官們不停的拿著對講機在說著什麼,我只看到那坦克的炮管微微的朝下一低,只聽到一陣炮響的轟鳴聲在這片空間中劇烈的擴散開,T50老式坦克的炮管一陣伸縮,從裡面瞬間飛出一顆炮彈,呼嘯著直朝我衝來!

而就在此時,我的左部大腿上的合金裝甲組建迅速開裂,從裡面露出的一把激光劍被我瞬間抽出,金色的激光劍劍身在我雙手扶住劍柄之時突然出現,我猛的大喝一聲,朝前徑直的就這樣一劈而下!

那剛剛射到我面前的金屬炮彈,就這樣隨著我雙手中的激光劍一落而下之後被切割成兩半,在空中解體爆炸,分成兩團爆炸的火紅氣流,朝四周擴散開去……

所有YN的士兵都看傻了眼,他們這一輩子都肯定沒有見過像我這樣的兵器,也沒有見過能用劍的速度來割開發射中炮彈的超級本領!在我的前方,起碼有五百多名士兵就這樣呆立在原地,因為他們根本就已經不知道下一步應該如何去做,應該如何去對抗!

「你們打完了?」我將激光劍隨意的快速插回了腿部的插槽之中,朝著眼前密密麻麻的士兵以及坦克掃了眼,大聲用YN語冰冷道,「既然你們打完了,那應該輪到老子了!」

也就是在我的話音剛落之時,我的雙手猛的一張,從全身十五處秘密發射器中,一道道散發著金色氦3粒子的微型導彈輕聲發動,在我身體的四周瞬間留下了一片片細而密集的殘留尾氣,呼嘯著鋪天蓋地朝著眼前距離我僅僅只有五十幾步的士兵們瘋狂的鋪去!而我的身影,也在導彈發射之後,迅速消失不見!

士兵們一見從我的身上發射的未知物體朝他們衝來,就算是傻子也應該有了起碼的危機感,整個軍隊頓時混亂起來!而由於這是條擁擠的街道,所以士兵們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藏,只能拚命的朝後撤退。這一下,在最前面的士兵則可憐了,楞是朝後擠也擠不出幾步,只能發了瘋的叫嚷著。這麼多士兵的一隻部隊,卻在短短几分鐘內潰敗!對於一支沒有士氣的部隊來說,那麼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的懲罰!

「轟轟轟轟……」他們根本沒有後撤多少路,密密麻麻的導彈已經衝天空中朝下呼嘯而來。一連串的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在人群中響起,在如此擁擠的街道中每一次爆炸則意味著起碼奪走幾十名士兵的生命!那被直接炸飛而起的士兵們在空中不停的驚呼著搖晃自己的身體,有的則是被直接砸成了兩半,在半空中砸向另一些受傷倒地的士兵們。殘肢斷臂,鮮血淋漓,這裡瞬間變成了人間地獄。而這一切,都是他們所自找的!

一共八十九枚導彈,每一枚都標記了所炸向的目標,也就是說,這幾百人的軍隊,根本就支撐不了多久。當最後一枚導彈爆炸之後,現場一片的寧靜,而在那坦克的身後,一大片人已經躺倒在地,僅僅只留下兩位尚能勉強支撐著站起的士兵!可是這時候,我的身子竟然瞬間已經衝到了坦克的面前!

「刷刷!」兩把從左右兩側大腿處傳遞而來的激光雙劍在手中快速的靈活揮舞一次之後,我的身體在猛的一躍而起,帶出一道金色的光線,激光劍狠狠的直接一劍一截的將整個坦克的炮管給切割了下來!穿著合金裝甲的我就彷彿一位鐵甲戰士一樣靈活無比的不停的揮動著手中的激光雙劍,我沒有使用任何一種遠程進攻武器,也沒有使用任何一種激光武器,僅僅完全憑藉著手中揮舞的兩把激光寶劍,在我面前的坦克就彷彿拆卸零件一樣,被我在短短十幾秒內大卸八塊!當那坦克駕駛員渾身發抖的被我從坦克包裹的鐵皮裝甲中砍的露出整個身子時,我一劍就這樣穿透了他的胸口,毫不留情!

三輛坦克就在我這個彷彿高速切割機一樣的速度下完全的由能開能動的裝甲坦克變成了一堆廢鐵高高的堆積在我的面前。直到這個時候,我才再次放入了手中的激光劍,象徵性的拍了拍我的雙手。而這時候我在一眼掃過去,眼前在也沒有一個站著的生物,所有的士兵除了死掉的,就只有在地上呻吟的了。

也就在此時,我聽到街道邊傳來一陣腳步聲,我扭頭一望,卻看見是李大彪他們正在搜索式的前進。看著他們的摸樣並沒有多少狼狽,看來應該還好並沒有碰上YN的軍隊。 都市大地主 我朝他們揮了揮手,李大彪很快就看見了這邊的我,很快激動的朝我沖了過來。

然而,當他們衝到我這條街道上時,所有戰士的雙眼立刻瞪的幾乎比鳥蛋還要大,望著這整條街上的屍體以及呻吟著的YN士兵,這種震撼的場面讓所有人幾乎連大氣都不敢出。毫無疑問,我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援軍,所以這些士兵肯定都是我幹掉的了。僅僅憑藉一個人的力量就能消滅這麼龐大的一支軍隊,這一下,那些雇傭軍的眼神中對我透露出的已經不是尊敬,而是絕對火熱的崇拜!

「老大……這,這都是你乾的?」曉是知道我合金裝甲威力的李大彪都有些驚訝的張大嘴巴半天才指著那堆被我切成廢鐵的坦克問道,「那一堆堆是什麼東西?」

「沒什麼,坦克而已,被我切成碎塊了。」我的聲音與平常有些不一樣,由於戴著合金裝甲的頭部原因,發出的聲音有種金屬感,更讓人感覺到有種震撼的感覺。

「坦……坦克……」李大彪苦笑著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無語道,「老大,你這可已經不是一般的強悍了,你簡直就無敵了嘛!我偷偷問句,這裝甲,核彈轟的掉嗎?」

聽到李大彪的提問,我笑了一聲道,「核彈轟不掉,估計氫彈就可以。」

「真的?」李大彪奇怪道,「既然核彈轟不掉,氫彈怎麼可能會轟的掉呢?」

「假的,笨蛋!」我有些無語的白了他一眼,雖然他根本就看不見我的表情。接著扭頭朝著身後近千名戰士喊道,「從現在起,我們正式將要進入YN國的市區,在那裡,將會有強大的武裝軍隊在等著我們,我們的宗旨依舊不變,見到YN人,殺無赦!」

「是!」近千人的吼聲十分的壯觀,甚至我感覺都能傳到另外一條街上,我朝著吉米和李大彪道,「進入市區后你們跟在我的後面,碰上軍隊以後由我先解決重武器,你們在解決那些小的。作戰要快速,對YN普通人絕對不能心慈手軟!總統府距離這裡估計還有三公里的距離,我們要假裝並不攻擊總統府,朝著斜角的方向進攻,然後突然折彎殺向總統府,打他個措手不及!所以,在折彎之時,我會率先一步攻入總統府扣住總統,你們要快速的包圍並攻佔總統府的外圍,抵抗YN軍隊的進攻。」

「好,我們知道了!」吉米和李大彪同時點頭應是。我點點頭道,「既然那位總統先生為了政治目的不得手段,那麼我就去會會他,看看到底是他小命重要,還是殺華夏人重要!聽我命令,出發!」

我在說完之後,徑直快步開始朝前衝去,而李大彪則帶著他的狼隊隊員,吉米帶著他的龐大雇傭軍兵團成為左右兩路部隊,朝著街邊也僅僅的跟隨在後。有了我這個強悍的傢伙在前面開路,後面的雇傭兵臉上都洋溢著充滿信心的笑容。開什麼玩笑,一個連坦克都能切成碎塊的傢伙,還有什麼能抵擋的住他的腳步?

這裡距離市區內已經不遠,在快速移動了幾條街道后,我們已經來到了鋪著水泥的正規街道上,四周到處是暴亂的YN人,也留下了一具又一具慘不忍睹的華夏人屍體。一位婦女在當街被幾個YN人強暴,在強暴完之後,他們竟然用鐵絲將她全身捆起來,直接吊在電線杆上,連接電源,讓她活活的被電死!當我看到她被電死的屍體以及下身那一片血肉模糊之時,我忽然感覺自己已經完全麻木了,這些在華夏國幾乎連想都不能想像的事情一一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已經對這樣的事情徹底沒有了同情,也沒有了憐憫。在我的內心中,只剩下了仇恨,對一個連狗都如的民族的仇恨!

李大彪很快便抓住了那幾名電死那婦女的YN人,我望著他們趾高氣昂的摸樣,不由冷笑了一聲。而那幾名YN人當中的一個大漢看到我,不由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有些奇怪的朝我喊道,「你是什麼怪物,鐵甲人?我不慣你是什麼東西,那個婦女被我強姦還被我殺了,我要得到政府的獎金,你們沒理由這麼抓我們!」

我從他的話中已經聽明白了,這傢伙還以為我們是YN的軍隊,還以為我們是和他們一夥的YN人。確實,YN人張的與華夏人幾乎沒什麼區別,而且抓他的又是狼隊的隊員,他們都是華夏人,所以這傢伙才會有這樣的誤解。

我冷冷的盯著他,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緩緩開口用YN語道,「你自己承認,剛才那個婦女是被你電死的,是吧?」

「是,不光是我電死的,我還強姦了她,你應該給我2.5美元獎金!你是什麼軍隊的?」我身上的合金裝甲看來似乎讓他很不適應,不過沒關係,他很快就會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

「好,我知道了,那麼既然你這麼喜歡承認,那我恭喜你,你中獎了。」我的笑聲越來越冷,那帶著陣陣金屬感的笑聲顯得是那樣的陰冷。

「中獎?中什麼獎?」那傢伙被我說的有些茫然,不過很快的扭動他身子有些不耐煩道,「快放開我,快放開我,我還要去殺華夏人!」

我朝前走了一步,低下戴著頭部裝甲的腦袋,湊到了他的臉前,仔細的盯了他一眼,低聲道,「我來告訴你你中了什麼獎,很可惜,我們不是你認為的YN軍隊,我們,全部都是,華,夏,人!」

就在我人字剛說出口時,就在那YN大漢的瞳孔瞬間張大時,我那早已捏緊的穿著合金裝甲的拳頭,呼嘯著直接朝著那人的腦袋狠狠的倫了過去!

「噗……」一陣血肉橫飛,腦漿迸裂的場景頓時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這一拳就算是我親自用拳頭都能送他上西天,更何況我穿著合金裝甲!這樣的威力,直接打的那YN人腦部開裂,瞬間死亡!而當那左右兩邊的隊員鬆手之後,那傢伙就這樣軟軟的倒在地上,沒有了任何的反應。

我朝著前面那一排已經看傻了眼的其他YN人,朝著一邊的隊員道,「全部給我殺掉,把他們拔光衣物,全部給我掛到電線杆上去!」

「是!」那名隊員大吼一聲朝我敬了個禮,便小跑到身後開始命令起來。在我的轉身中,一陣密集的槍聲響了起來,剛才那一排活生生的YN人,就這樣全部倒地!

既然惡魔被別人做了,那麼,我寧可不做天使,我要做魔鬼,與之對抗!

PS:從7月開始改變更新,每天更新兩章,每章四千字以上,每個星期一次大爆發,爆發在四到五章,其實小紫更新量不但沒有少反而多了,四千字的大章節就相當與兩千字的兩章了.希望大家能在7月繼續與小紫一起努力,把基礎花都砸過來吧! 「噠噠噠……」子彈在每一個角落穿梭著,我身上的聚光護甲不時的閃爍出幾個光點,那是被子擊中時出現的光暈,隨著我手掌的激光連續射向兩輛正朝我開來的輕型坦克,那劇烈的爆炸聲讓整個大地都在輕微的顫抖。

是的,我們正在與YN國的國防衛隊,也就是俗稱的特種部隊正在發生著對戰。在這片緊緊靠近總統府不到幾百米遠的地方,雙方算是正式的交上了火,就在來這裡之前,我們幾乎是一路屠殺著過來的,看見那些華夏人被折磨的慘狀,以及那一排排的無頭屍體,不僅僅是我和李大彪他們,就連雇傭軍中的外國人都下手越來越重也越來越狠,對於這種沒有人性的民族,根本就不需要憐憫和同情!我曾看到一個已經被丟進火堆烤焦的小孩竟然被那些YN人給拖了出來,然後一刀刀的將他身上的肉給割下來!當時我便沖了過去,用我手中的激光劍將他身上的一塊又一塊肉給還割了回來!還有一位女人,被不知道多少YN狗人強姦過後,竟然下體還被一根粗大的掃帚給桶了進去,她的下身幾乎是一片鮮血……這一切的一切,讓我徹底的心冷了,下手也越來越殘忍。我現在終於明白,善良的人為什麼會去做出些邪惡的事了,那是沒有辦法,是被惡人給逼的!

眼前這個國防衛隊火力很猛,看樣子算是這個國家總統的御林軍了,不僅裝備優良,更是飛機大炮坦克全部都攻了過來,我近千名裝備精良的戰士竟然打了十分鐘還沒拿下這塊地區,還死了好幾個,這不由讓原本打算直衝過去先擒總統的我不得不停止了腳步,開始朝著那特種部隊進攻而去。

武器的差距在幾十年沒有關係,槍還是槍,早年華夏人在抗美援朝的戰鬥中不照樣把美國人趕回了朝鮮國三八線,分成如今的南朝和北朝國嗎?那時候雙方的武器差距何止幾個級別。但是這句話用到目前我的進攻上來說,那就完全是不攻自破了。為什麼?很簡單。當我就這樣明目張胆的從人群中朝著整個國防衛隊的防線衝去時,就是大口徑的炮彈都根本對我沒有任何作用,更不用說那些槍械中噴射出的子彈了。我身前的聚光護甲就好像能量保護層一般,全方位的保護著合金裝甲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可是我的傷害對他們來說那就幾乎等於是噩夢了。從我雙手中飛出的激光與腿部發射出的導彈,在他們的陣地中遍地開花,他們根本無法理解我手裡的激光為何能穿透厚重的裝甲,穿透厚重的防禦戰線中的任何東西!往往有的戰士靠在水泥牆邊,卻被我一個激光直接穿透石柱射中了他的身體,那戰士連悶哼都不級發,一口鮮血噴出便倒地而亡!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詭異太恐怖,激光武器做為實戰,我敢說只有我手裡的才能行,至少目前是這樣。

國防衛隊死亡的人數在不斷的攀升,YN國家的軍費也在不斷的攀升,因為就在剛才,我又打下三架F16戰鬥機和兩架F4戰鬥機,別的不敢說,僅在空軍這一項來說,就夠YN整個國家財政出現困難了。原本98年的時候YN國就處在金融危機正好過去,財政緊張和困難之時。我也知道正是因為這樣YN國政府才不得不默許國人把這些都發泄在華夏人身上,以此減輕對政府的仇視和壓力。可是他們的總統卻招惹來了我們這一批傢伙,我想他現在可能都不知道準備進攻總統府的到底是什麼人,估計他還可能以為是哪個游擊隊來進攻了。

的確,從國防衛隊拚死保衛,決不後撤的表現中就可以看出,YN國的總統一定還在總統府內,他們遠沒有料到事情會變的這麼難搞,這也是他們總統失算的原因之一。哼,華夏國政府不能管,可不意味著老子蕭強不能管!今天不叫你YN國天翻地覆,老子就不回去了!

從剛才市郊一路殺到這位於雅加市西邊的總統府,我已經計不清楚到底殺了多少YN人,也不清楚有多少華夏人被殺。我只知道,以其人之道,就必須還至其人之身,我將所有殺掉的YN人全部當街掛在電線杆以及屋檐之下,有些街道甚至已經被我們一排給掛滿了死屍!我要讓YN人以後聽到華夏人這三個字就顫抖,就害怕,我要讓他們見到華夏人就像兔子見到狼一樣沒有一點想侵犯的念想!我略微數了下,我經過的一共有十五條街道,十五條街道上的所有YN人全部已經被我們殺的乾乾淨淨!現在,就只剩下我前方几百米處的總統府需要攻佔!

國防衛隊的火力在頑強,在我連續的進攻下,也已經被我那近千人的雇傭軍以及狼隊隊員們的火力所完全壓制。我很輕鬆的便帶著自己身上這個打不垮的合金裝甲橫衝進了國防衛隊的戰線之內,除了橫七豎八躺倒在旁的屍體外,其他活著的動物全部被我一手一個親自解決了個乾乾淨淨。這些特種部隊的隊員與我碰上了,那簡直就是讓一個農民碰上了一輛坦克那麼簡單,無論他們如何用槍打我,用手中的軍刀砍我,我的裝甲都讓他們一個個完全的死不瞑目。可是,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你們能用手裡的衝鋒槍去對著手無寸鐵的華夏人,難道我就不能穿著合金裝甲來打你們這群裝備精良的特種部隊?

隨著我的單方面屠殺,國防衛隊的火力最終消失在了茫茫夕陽之中。當我身後的李大彪帶著所有人趕到這邊的陣地時,他們看到的只有沾滿鮮血的金色合金裝甲戰士,除了我,所有人都已經躺倒在地,沒有任何生息……

李大彪完全再一次被這種血腥的場面所深深震撼了,他無力的拍了拍我帶著金屬響聲的肩膀,感嘆道,「老大,YN人在可恨,也希望你不要太傷心了。去吧,好好教訓教訓他們的總統,給那些死去的同胞出口氣!外面有我們呢,我們一定會為你守好門的!」

我有些茫然的望著李大彪,微微的點了點頭,帶著特有金屬聲的腳步,朝著前方總統府快速的奔跑而去。金色的合金裝甲上沾滿著的鮮血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深紅,在我如此高速的全速跑動下,幾百米的距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不到一分鐘時間,我已經到達了總統府的大門邊。

「噠噠噠……」就在這時,從總統府的大門外側沙包旁,圍牆上,以及另一側的綠化帶中頓時出現了早就事先埋伏好的YN軍人,他們有的使用著衝鋒槍,有的甚至只用著普通的手槍在朝我射擊。我知道這是事發突然人員調動空虛的癥狀,那些用手槍射擊的,八成就是總統府的保鏢們了,整個總統府的防衛力量,就在剛才已經被我殺的一乾二淨!YN國是個島國,有著千島群島的美稱,所以在雅加市的周邊根本沒有駐軍,距離這裡最近的駐軍,也已經被我剛才一個人殺光了。所以要在調陸軍過來,起碼也要好幾個小時的時間,根本不可能來的及趕到。而總統的估計不足,也讓他沒有了機會逃離。也是,任何一位總統都不可能會對自己的防禦力量有所懷疑,更加上他根本沒有料到會來上千人這麼強大的武裝力量。更令他失算的是,他沒有料到會出現一個全身被金屬所包裹的戰鬥機器,就是我。

連軍隊都被我殺的乾淨,我又怎麼可能會擔心這幾個小刺,僅僅在我的幾束激光的掃射下,這些傢伙就已經被我給全部殺光,我一腳便踹開了有電的超厚重鐵門,隨意的便從外面沖了進去。 環保從詭秘APP開始 而在這時,我突然看見天空中有架直升飛機正朝這邊飛來,八成是要來接總統離開的了。我直接用手掌中的激光將那架直升飛機給轟成了一團火球滾滾而落,這才幹翻了總統府大門的五六個警衛,將總統府的大門踢成了兩截之後,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咔嚓咔嚓……」就在我走進總統府大門之時,裡面的十幾位保鏢全部朝我用手槍對準,似乎好像我朝前一步他們就會將我干翻一樣。只不過我怎麼看,害怕的好像還是他們。因為我已經不止看到一個人捏著槍的手臂在顫抖,這不應該是一位職業保鏢所犯的錯誤,除非,他內心有極大的恐慌。

也是,軍隊被滅,警察被滅,國防衛隊被滅,我幾乎是一路滅過來的,而且時間還這麼的短,更加上這些保鏢看到眼前我這位敵人穿著的竟然是金色的機甲,怎麼可能會不慌張?不慌張那就有鬼了!

我朝著眼前這碩大的總統府大廳略微掃了一眼,在十幾名保鏢的身後,我似乎隱約看到了一個被保鏢所遮擋的穿著紅色衣服的一個身影,以及他身旁站著的一位穿著華麗的中年女人,那女人望向我的雙眼中流露著恐懼與害怕,但是隱約的,我更能看到她的那種慌亂。為什麼她會慌亂?只有做錯事的人才會慌亂,不用問,眼前這個女人一定是總統的妻子或者情婦。而那位躲在保鏢身後不敢露面的,一定是這個「高尚」的國家的總統先生了!

「我今天來,是找你們總統的,如果你們認為你們可以阻攔我,大可以上前來試試!」我用標準的YN語朝這些滿臉驚慌的保鏢淡淡的說道,「我希望,你們不用做我手下的死人。」

那些保鏢一聽到我說YN語,瞬間明顯的有些獃滯,不過很快他們又恢復過來,一位看上去像帶頭的壯漢朝我別了別手裡的手槍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襲擊總統府?難道你不知道這裡是國家要地,進來是要殺頭的嗎?」

「殺頭?」我冷笑了一聲,抬起手指了指我合金裝甲上那滿身的血跡,「你認為,就憑你們這些人,能讓我殺頭嗎?」我說到這裡,語氣猛的一冷道,「廢話少說!不想死的,全部給我滾出去!」

一聽見我的大聲呵斥,保鏢們互相張望了幾眼,都沒有動身,我也知道,這些傢伙是總統的保鏢,怎麼可能會怕死的走出去。他們寧可保護總統而死,也不可能做怕死鬼被槍斃。我也不在廢話,迅速從大腿兩側抽出兩把散發著金光的激光劍,猛的一躍而起,瞬間跳躍至半空之中!

「砰砰砰……」整個大廳中立刻響起了十幾聲手槍特有的槍響聲,子彈在空氣中劃過美麗的弧線朝我射來,而我手中的激光劍也正快速的朝著阻攔在我身前的兩名保鏢的脖子抹去。

「叮叮……」十幾聲清脆的響聲在我合金裝甲的聚光護甲上響起,子彈紛紛掉落在地,可是我手裡的兩把激光劍,卻已經將四周四個保鏢的腦袋給送上了天!一名保鏢叫囂著瘋狂朝我衝來,我一個轉身,便用手中的激光劍直接將他的身子劈成了兩半!

「噗……」鮮血不斷噴洒在這高檔豪華的大理石地板上,不斷有保鏢從生到死,從驚慌到害怕,直到在我面前,只剩下兩名瑟瑟發抖的保鏢時,他們才似乎發現,好像手槍對我一點都不起作用。

「蘇托,對吧?」我朝著那兩名保鏢身後的那穿紅衣服的男子輕笑著說道,「身為一個男人,就要敢作敢當,身為一名總統,連站直腰桿的能力都沒有,還有什麼資格談領導國家!一個廢才領導的狗國家,真不知道地球怎麼培養了你們這群雜種!」

「不……不准你這麼……對,對我們的總統說話!」那兩名保鏢一聽我在罵他們的總統,立刻又害怕又憤怒的咬牙回了我一句,我猛的上前一步,瞬間便抓住他們兩個的腦袋,直接來了個對對碰!

「砰!」這一下力道我是全力使出,兩人只感覺眼前一花,連手槍都沒時間按,就已經看見自己的頭正在朝對方撞去!一聲重響后,他們已經什麼都不清楚了,因為,他們腦門都已經被對方給撞的凹陷了下去!

也就是在這時候,我才看見了那個一直躲在保鏢身後的穿紅衣總統。我就這樣直直的面對著他,取下了自己合金裝甲的頭部裝置,露出了我的面龐,冷笑道,「我看你現在在往哪裡逃,我的總統先生!」

PS:鮮花啊同志們,加油~~~ 眼前的紅衣服總統先生帶著一頂YN國特有的類似與氈帽一般但是圓頂的黑色帽子,那滿臉的皺紋以及他那花白的鬍鬚都告訴我,他已經年歲不老,而且很可能過了五十。對於這樣的一位老總統,我實在有些想不明白,常言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可是眼前這位蘇托總統卻是在老年反而干出了這樣的事下了這樣的命令,真不知道他是老糊塗了還是太精明了。

「蘇托,YN國在1997年遭受金融危機,我知道你的政府已經有支撐不住國內民眾的聲討,本來今天是YN人反抗政府的暴動,卻被你給搞成了一場種族大屠殺。哼,你真是好大的本事,好大的魄力!」我冷冷的掃了他一眼,笑道,「你算準了華夏國因為怕國際影響力不敢出兵,一定會低調行事,所以你就派你的親信讓部隊喬裝去引誘民眾,對嗎?這招我不得不說,的確是非常高明,高明至極!」

「你,你到底是誰?」那蘇托總統有些面目驚慌的望著我,身旁的女人正渾身顫抖的緊緊抱著他,眼神中儘是害怕與恐懼。

「YN國是個什麼樣的國家,你從政幾十年想必應該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華夏國是什麼樣的國家,我想你還並不是很清楚。」我將手中的頭部裝甲掛在了腿部的尖鉤處,走到了蘇托的面前,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我是誰?我不是誰,我只是一名堂堂正正的華夏人而已。」

「你是說……你,你是華夏國政府派來的?」蘇托滿臉羞怒道,「我,我要抗議!我要去聯合國抗議華夏國非法入侵的事實,我要……」

「咔嚓。」就在他話語聲說到一半時嘎然而止,因為他看見了我的手掌在瞬間捏成了拳頭,因為他聽見了我那穿著合金裝甲的拳頭所發出的清脆金屬聲!

「我告訴你,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你要告,那就問問我眼前的拳頭答應不答應!」我朝他細細的打量了一陣,輕笑道,「你是想左臉開花呢,還是右臉血肉模糊?」

我這淡淡的話語聲在眼前身穿紅衣的蘇托看來,那幾乎就是赤裸裸的威脅!他哪裡還敢反抗,立刻乖乖的閉嘴大氣都不敢出了起來。我的實力他已經根本不用去懷疑,能從郊區降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殺進總統府的,我蕭強,必定是整個YN國有史以來的第一人!

有些人就是這樣,很喜歡犯賤,知道疼了才會閉嘴。眼前的蘇托就是這樣,看見我殘忍的手段以及殺人不眨眼的本領,他不會傻到現在還和我有什麼口舌之爭,半餉,他才嘆息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想怎麼樣?不想怎麼樣!」我朝他冷哼一聲道,「本來,我想把這個叫YN國的國家所有的本地人給來個種族大清洗,讓世界的歷史中永遠沒有YN這個國家和民族存在。不過我想了想,畢竟都是大自然孕育出的生靈,我這樣進行屠殺,是不是有些不妥?」

「是,是有些不妥……華夏國不會這麼沒有人性的,華夏民族是個善良的民族。」蘇托震驚的望著我,連忙害怕的點頭附言道。他知道我不是在忽悠他,就憑我的實力,消滅這個國家的人,並不是很難。別看YN國有2億多的人口,可是要是屠殺起來一樣輕鬆的不得了,更何況,這2億多人口裡,本地人並不是站了絕大多數。YN有100多個民族,我挑幾個惹事最厲害的來殺,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更何況,他已經以為我的行動是有華夏國在給我撐腰,這要真的華夏國派兵,那可就真的是滅族滅國了。

「哼,善良民族……」我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嘆息道,「也許吧,也許華夏人天性善良,才會被你們這些禽獸當畜生一樣殺害!我這個人從來不喜歡說沒用的廢話。我想問問總統先生,YN國接下去,你想怎麼辦?」

蘇托一聽我的提問后,知道我已經改變了主意,連忙點頭道,「這個好辦,好辦,我,我立刻讓所有部隊停止出動,讓所有人民停止對華夏人的迫害,以後會給華夏人在YN更多的社會地位,不搞種族歧視。我自己也會退出政壇,若是做不到這些,我就是孫子!」

「孫子?」我心裡覺得有些好笑,YN人怎麼喜歡發這種誓?他那麼老,有誰肯願意做他的爺爺?「孫子,那你以後,豈不是要做孫子總統了?」

「這……」蘇托剛由想解釋,卻被我用手打斷道,「好了好了,你不用解釋。我華夏國不是個欺負弱小的國家,若不是你們這次太過分,我們會至於用這樣的行動嗎?蘇托,不就是金融危機,財政緊張才會鬧的政府要垮台嗎?難道你就不知道問別的國家借點?」

「先生,你是不知道,我們該借的都借了,可是負債實在太多,入不敷出啊……」蘇托滿臉委屈的剛想叫窮,卻被我一聲冷笑又給嚇住了。

「哼!入不敷出?我看你們是貪污的入不敷出吧!就你那點破帳,我都能一筆筆的給你算清楚!」我指了指蘇托,冷哼道,「你說說,光是在軍火買賣中,你的家族就貪污了多少公款?更不要說那些挪用國有資產濫用職權方面了。一個好的政府,怎麼可能會被自己國家的人民所推翻?」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蘇托瞪大著雙眼,他實在想不明白,這些連政府機構都不清楚的事,我一個華夏人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如果眼前我站著的不是露了個臉的話,他肯定會以為我是神了。其實在98年雖然蘇托這個總統有些貪污的事民眾是知道的,但是像我說的那些大貪污根本就還沒被查出來,在前世的歷史中,是直到2000年YN國最高檢察院才起訴蘇托貪污受賄,直到2008年他掛斃都沒查個清楚明白,而身為活到過2010年的我自然是知道那段歷史的。

「我是怎麼知道你就不用管了。我只問你,你願意不願意自己繼續當總統?」我冷眼掃了他一眼道,「如果你想當,我可以幫你,而且,我還會讓你非常富有。」

「願意,我當然願意。先生,你,有什麼好辦法?」此時的蘇托已經完全開始崇拜我,開玩笑,在他面前的我簡直就和他們那啥真主一樣的存在,他能不佩服嗎?就算不佩服,他也已經被我給嚇的佩服了!

「實話和你說吧蘇托,如果你真的想保住這條小命,我建議你就乖乖的投靠我,和我走,這樣我可以保證你的生命安全。」我說到這裡,用金色的手指敲了敲他的肩膀,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如果,我聽到任何關於你在讓我做的不爽的事,比如你去聯合國告狀,比如你在排華,比如你在煽動民眾,比如你不與華夏國交好,那麼,我一定會準備出現在你面前,親手把你送進地獄!我,當然有這個實力。無論你在這個世界的任何角落,我都能把你給糾出來。更何況,你的那些兒女,個個也不是什麼好貨色,你說呢?」

「是,是,絕對不會,絕對不會……」蘇托不停的擦著額頭冒出的冷汗,他今天算是被真正的給嚇到了,迷一樣的我,迷一樣的力量,迷一樣的實力,對於未知事務,人有本能的恐懼。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開門見山了。」我重重的一拍他的肩膀,蘇托差點沒有半個身子垮下去,「第一,從今天起,我會無償的贊助YN國一批援助,這些援助包括華夏國使用的先進武器彈藥,以及糧食醫療用品,這是讓你用來節約國內資金的。有了這批東西,武器你不用進口,糧食醫務不用花錢,這筆開支,那起碼也值個幾億美元。當然,這些東西雖然是免費送給你的,但是你必須簽署一份聲明,宣布將給予YN國華夏人以平等的社會地位與身份。我想這點,總不會太為難吧?」

「不,一點都不為難,不為難……」看著蘇托那連連罷手微笑的哈巴狗摸樣,我真懷疑他以前是怎麼當軍人的。

「這第二嘛,我會讓華夏國最大的幾個財團來YN國投資,興建工廠公司,幫助YN國做進出口加工業。這樣的投資,會大大改善YN國目前的失業率以及貧民率,會增加YN國的經濟總產值。至於報答……這樣,YN國不是在馬六甲海峽有三個港口嗎?恩,要求不高,一個港口永久租借華夏國五十年,怎麼樣?」我裝著很正義的摸樣道,「蘇總統,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想想,如果你把國家經濟建設搞好了,還不愁沒有錢花,還愁人民起來造反?」

「是,是,借,我借……」蘇托不是個傻子,他當然知道我口中說的這些有多大的利潤與好處,可是他同時也知道,他付出的將是什麼。要知道,一個馬六甲的港口租借五十年,那就意味著那個港口可以隨意停靠華夏國的軍艦或者是貨輪!這樣一來,在馬六甲這個黃金海道口子上,就等於華夏國可以常駐一支艦隊進行護航!美國早就有這個意思,可是蘇托一直找借口沒有答應,可是現在為了活命和穩定國內局勢,他也只好忍了。

「好,夠氣魄!」我朝他豎起了個大拇指,接著道,「第三,華夏國有個叫SUN新能源動力集團,它有個新技術叫做SUN新能源發動機,我直接可以將這個集團在YN國的代表公司授權給你兒女的公司,這可是種完全取代汽油發動機的新能源,會給你兒女的公司帶來想不到的財富。這樣一來,你也就不用提心弔膽的挪用國有資產了,也不會搞成現在這樣了。」我輕笑道,「這樣一來,你完全可以在家數錢了。不過,至於報酬的話……我想,你必須與華夏國簽訂友好條約,讓華夏國駐紮軍隊在這個國家!」

「什麼!駐紮軍隊? 豪門長媳,總裁的替身前妻 駐紮華夏國軍隊?不行不行,其他什麼都可以,就這點不……」蘇托說到這裡,見我雙眼中突然凶光一凜,立刻嚇的朝我抱拳道,「先生,這真的不行,真的不行啊……政府雖然我是總統,可是還是有議會的,這個決議是肯定不會得到他們的支持的,這事真的不可以……」

我思考了一陣,看蘇托這樣子這駐軍看來真的有些麻煩,不過我似乎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由笑道,「好吧,這駐軍既然實在不行,那我們就不強求。」我的話一出口,蘇托立刻放心的呼了口氣,可是還沒等他第二口氣上來,我便又道,「既然駐軍不行,那麼派以兩軍互補的名義做友好軍隊列范總可以吧?華夏國派一個師來這裡,而你們YN國派一個師到華夏國去,雙方都不吃虧,這樣總可以了把?你可別和我說,連這樣都不行,那我真要生氣了!」

蘇托真是快要哭的心情都有了,他鬱悶的點點頭,帶著哭腔道,「好,好吧……」其實他和我心裡都明白,雙方互相駐紮軍隊,這就本身而言完全就是不對等的。華夏國有多少國土,他YN國有多少?華夏國有多少士兵他YN國又有多少?說的難聽點,華夏國抽一個師那是在拔毛,他YN國抽一個師那就是在吐血!而華夏國收容一個師的士兵,那簡直就是國土都可以忽略不計,而YN國呢?一個師肯定是要擺放在他的軍隊控制之下的,而要控制住一個師,那起碼就要動用三個師!這一來一去就是四個師的兵力,那就是相當與8萬人已經不能參與任何軍隊變動,要知道,YN國整個國家的陸軍才23萬,這一下去了8萬,這還叫軍隊嗎?可是不給又能怎麼辦呢?蘇托沒有辦法,這一切簡直就是強買強賣的買賣,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好,蘇總統真是爽快,那,祝我們合作愉快?」我伸出了自己穿著金屬裝甲的手掌,與他握了握手后微笑道的敲了敲自己胸口的裝甲,在發出一陣金屬聲之後笑道,「知道這叫什麼嗎?這叫做合金裝甲,是華夏國快速反應部隊人人配發的。所以,你最好不要動別的心思,一旦你在犯第二次錯誤,那來的可就不是我一個人了,知道嗎?」

「是,是,不敢不敢……」蘇托一聽我的話臉色就立刻變的慘白起來,我的這通牛皮肯定已經讓他以為這個世界已經變天了,華夏國竟然比美國還要厲害了吧……

「好,那麼現在,總統先生是不是陪我一起出去,宣布下我們一起合作的結果呢?當然,我想你的軍隊已經很快便會來到這裡了。我是不介意滅光他們的。這一切,都要看總統先生的意思。」我態度謙虛的微笑說著,可是在蘇托的眼裡看來,我的那種微笑,真的令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