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那邊算了,當我沒說。」葉靈也不在乎,讓師韶幫忙也不過是因為想要少件事而已,但是這也不是什麼特別麻煩的事。

孫書蕊已經從葉靈與魔尊有染這件事中緩過來了。

不過對於短時間內經歷頗多的她來說,這件事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了。

而且她也看開了,仙又如何,魔又如何,青岩身為仙界公認的后一輩第一人也不是做出了拋棄伴侶另選的事。

說到底不過是心罷了。

「這事交給娘吧。」孫書蕊笑著說到,只是這笑卻不怎麼好看,反而顯得特別的瘮人。

女兒是被李古打下福靈魔淵的,而蘇柔與李古有勾結,這還有什麼疑惑的呢。

雖說如今女兒與他們因果以了,但該報的仇還是要報的。

「好。」葉靈點頭應下。

師韶突然就覺得不爽了,「既然你求本尊,本尊就勉為其難的幫你一次。」

葉靈「……」

孫書蕊:「……」

講真,葉靈從頭到尾,從語言到神態都沒有求的意思。

但是……

「那麻煩了。」既然魔尊願意幫忙,那滿足魔尊這點無關緊要的自尊心也就沒什麼了。

「你知道就好!」

孫書蕊一直聽說魔尊有多殘忍,但是第一次知道魔尊原來是個傲嬌,與傳言真的相差頗多。

蘇柔在知道葉靈提出與青岩分手並且將青岩趕出孫府之後心裡就非常的激動。

但是面上卻是在寬解青岩。

「葉靈仙子怕是在福靈魔淵遇到了什麼事,相信過段時間,想明白了便會來找您求和了。」 不用蘇柔提醒青岩都知道是因為福靈魔淵,但是除了葉靈,沒人知道福靈魔淵里到底有什麼,還有葉靈是如何從福靈魔淵離開的。

青岩這邊在思索福靈魔淵里有什麼,而葉靈和師韶已經準備好第二次進入福靈魔淵了。

福靈魔淵只有一個入口,而且,下去之時,不管是仙力還是魔力都無法使用,只能靠最原始的像凡人那樣下去。

上來之時雖然依舊會受到限制,但還是可以做到御劍飛行的,當然這是對於修為較高的人,若是修為低了已經無法,只能爬了。

「……」

師韶看向葉靈想要讓她小心,就看到葉靈直接跳了下去,還順手將他帶下去了。

這葉靈仙子不會是想要帶著他同歸於盡吧。

也不怪師韶這麼想,畢竟仙界之人一直都是想要他死的,但是卻沒有辦法。

葉靈看著變了臉色的師韶,微微勾起一抹笑,攬著師韶的腰,從容的看著下面。

完全不像是在做自由降落運動,就和平時御劍飛行沒什麼兩樣。

師韶被葉靈的保護的完全沒有受到影響,但是這並不能讓他心情變好,反而更加的鬱悶了。

他居然要靠一個女人保護,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下面的景象漸漸映入眼帘,繁花繽紛,百鳥蜂蝶翩飛,是一處比仙境還要仙境的美景,同時它也是比魔淵更加危險的絕境。

在距離這美景百米的地方,身上的力量漸漸回歸,但是這時候減速是完全來不及了的,而一旦落地,下面的美景就會立刻變成絕殺兇器。

師韶已經準備好來一場生死之戰了,但下一秒,下面不管是植物還是動物全部離開,露出一塊裸岩空地出來。

師韶:「……」難道是想要摔死他們?

「我又回來了,有想我嗎?」葉靈心情頗好的打招呼。

「唦!」

師韶看著又空地又擴大了了方圓百米,他想他是明白了這些生物的答案了,絕對是不想的,這是用行動表現了拒絕。

這一刻師韶完全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上次來是九死一生才重傷離開,而這次……

這差別對待也太大了。

「你上次在這裡做了什麼?」

「和這些小可愛們友好的玩耍了一番而已。」葉靈的心情很好,笑著回答。

然而師韶並不覺得那玩耍是友好的。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這裡各種草藥靈藥挺多的,你要什麼就采吧。」

這種就好像是再說自家菜園裡有什麼就採的語氣,要是讓外面其他人聽見了不知道要氣死多少人。

但是師韶卻是一點也沒覺得有問題,聽了葉靈的話就真的開始去採藥了。

這裡面的東西就算是他也沒辦法做到毫不在乎。

平時可沒這麼好的機會,下來了別說采草藥了,能保住命就不錯了,哪能這麼悠哉的像逛後花園一樣。

浮生之灼灼桃夭 師韶看了眼站在一旁的人,微微一愣,這真的是非常奇特的經歷。

「怎麼?」葉靈見師韶看著她不動了,有些疑惑。

「你當真是和仙界那些完全不同,但你又比誰都像仙。」

當真是神秘,「我可是魔尊,你就不怕被說勾結魔族,被仙界追殺嗎?」

「他們不是我的對手。」這一點葉靈是完全有信心的。

而只要她實力夠強,在這強者為尊的世界,她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為尊為王。

葉靈這一刻真的是非常的迷人,那種絕對的自信,絕對的睥睨四方,當真是讓人完全移不開視線。

「狂妄。」師韶笑了聲說。

葉靈沒有答話,師韶也沒有再繼續說話,而是拉著葉靈跳到一處高的石壁上。

「能看到這番美景,當真是托你的福了。」

師韶坐在石壁上沒有一點魔尊樣。

芊芷鶴 「你若是喜歡可常來。」葉靈在師韶身邊坐下,語氣漫不經心。

「也只有你敢說出這樣的話。」師韶看向葉靈,「你不是葉靈。」

「我就是葉靈。」葉靈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她沒說慌,她的確是葉靈,只是她不是葉悠然。

「你不是。」師韶非常的肯定,「雖然本尊並未見過葉靈,但她絕對沒你這樣的本事,而福靈魔淵也沒有這樣的能力。」

「魔尊亦說並不了解我。」

「該回了,這些小傢伙們快要受不了了,我們還是離開吧。」

師韶看著說出非常淡然的說出這句話的葉靈,突然非常的同情福靈魔淵了。

「走吧。」

既然福靈魔淵不過是後花園了,那麼她也就不必特別的在乎這裡面的寶物了,畢竟隨時可以取,只要帶上葉靈就可以了。

孫書蕊和魔尊下屬的行動效率非常的高,當兩人回到孫府之時關於蘇柔勾結魔族魔靈城城主李古的事可以說人盡皆知了。

蘇柔自然是不願意承認的,但是她現在金丹期修士,完全沒有後來的威望。

前夫,請勿動情 而李古雖然於她合作,但是卻根本就不在乎她,更甚至樂意看到蘇柔倒霉。

而蘇柔又的的確確是與李古勾結了,並且並沒有做好掃尾工作,一查就會被發現。

可以說葉靈在出福靈魔淵之後沒有最先被圍堵住,先發制人就打斷了蘇柔順暢的強者之路。

而葉靈完全不會讓蘇柔有機會登頂,只會讓蘇柔越來越墮落。

而對於蘇柔來說唯一的靠山,青岩,他恰恰是極為痛恨魔族的,得知蘇柔與魔族勾結,雖然因為那一點情分並沒有對蘇柔如何,卻也將蘇柔趕出了他的住處,不再為蘇柔提供保護。

這對於穿越而來未曾受過挫折,雄心壯志的蘇柔來說,打擊不可為不大,但是這些都與葉靈無關。

至從去了一趟福靈魔淵之後師韶就好像是纏著葉靈了一樣,未曾再回過魔界,一直待在孫府。

對此孫書蕊和葉慰新真的是非常的糾結,但是他們又沒本事趕走師韶,而因為葉靈的態度也不能讓仙界眾人來圍剿魔界之主。

「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去。」菱寧一本正經的蹲在師韶面前。

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主人和師韶有往來,對主人的任務有礙,雖然主人也不在乎,但是……

他依然看不慣這個傢伙待在主人身邊蹭吃蹭喝。

「你家主人都沒有趕我,小傢伙是不是管的太多了?」師韶點了下菱寧的頭,完全沒將菱寧的話放在心上。

可惡!

菱寧被氣成一個白毛糰子。

師韶心情非常好的去找葉靈。

「赤鳶秘境快開了,你去嗎?」師韶的語氣非常的隨意,不過是問問而已。

赤鳶秘境非元嬰之上不可入,裡面珍寶繁多,但也危機四伏,是真正的機遇與危機同在。

因著裡面的機遇不管是仙界還是魔界都趨之若鶩,但是赤鳶秘境比之福靈魔淵不過是螢火與日月之別。

「去。」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讓師韶有些意外。

「赤鳶秘境雖然寶物多,但是遠遠不及福靈魔淵,你去完全沒有好處。」

「看戲。」葉靈朝著師韶發出邀請,「你去嗎?」

「去。」師韶沒有一點猶豫,「連葉靈都感興趣的戲必定是一出好戲。」

的確是一出好戲,原主有一金手指就是在赤鳶秘境里,而這個金手指自然是被蘇柔提前拿到了。

但是葉靈卻不想要給蘇柔這個機會,真想看到蘇柔歷經險阻到達地方之時,發現金手指已經沒了時的樣子。

那一定是非常有趣的表情。

師韶走到葉靈身邊,「赤鳶秘境之後隨我去魔宮。」

葉靈看了眼裝作漫不經心,實則期待的魔尊陛下摸了摸魔尊陛下的頭,「還不行,我還有事。」

師韶看著葉靈,卻定沒得商量,才委委屈屈的低著頭,「好吧。」

葉靈微微嘆口氣,將師韶的頭勾進,在嘴角印上一吻,「乖。」

師韶的眼睛立刻亮了,乖乖的坐在葉靈的身邊,哪還有身為魔尊的氣勢,這要是讓魔族的人看到了,肯定會被嚇死。

魔尊什麼時候有這麼乖了,簡直是在開玩笑。

但是在外人眼中喜怒不定,兇狠嗜殺的魔尊卻是收斂了一身的戾氣,溫和的待在清冷少女的身邊。

菱寧在廊檐處看著相處和睦,似乎連空氣都柔和了的兩人,微微嘆口氣,終究還是沒有上去打擾。

雖然主人變了,但是這樣的主人卻比那個時時刻刻都看起來無比強大的主人更加的好,至少這樣的主人知道何為快樂。

即使現在主人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的變化。

但是這樣。

很好。

師韶被那一吻鼓勵了,賴在葉靈身邊索吻,像是鳥兒一樣,在葉靈的嘴上一啄一啄的。

而葉靈難得的沒有看書,而是看著師韶,任他動作。

「等你的事了了我們就舉辦結契大典,宣告天下我們結為道侶。」師韶說到。

面上非常的霸道,但是卻掩蓋不了心中的忐忑。

畢竟他是魔尊,不可否認,仙修似魔族為仇敵,平時就算與魔族之人結為好友都會被視為仙族敗類,與魔族勾結的叛徒。

葉靈會叛出仙族和他結為道侶嗎?

他覺得若是葉靈不答應,他怕是會想要毀掉整個天地,將葉靈囚禁一方,只有他可以見到。

但好在葉靈並未讓師韶失望。

「好。」

葉靈眼神似乎蕩漾出一圈漣漪,「我的道侶只會是你,你不用擔心。」

得了肯定的回答,師韶按著葉靈就吻了下去,這次不在是一點一點的輕啄,而是扎紮實實的一個深吻。

孫書蕊和葉慰新每天見葉靈和師韶兩人毫不自覺的秀恩愛,完全不像靠近葉靈的院子。

至於仙魔之別,兩人完全沒有考慮,就葉慰新自己都是與屠仙城城主結為好友的,自然不會那麼在乎仙魔之別了。

更何況……他們可不認為葉靈會吃虧,別說葉靈只是代替他們的女兒,就算是真的是他們的女兒,只要女兒幸福他們就支持。

赤鳶秘境在仙魔兩界的期待中開啟,這是難得的仙魔兩族人遇到一起而沒有打起來的日子。

在絕對的好處面前,兩族的仇恨那都是可以暫時放下的。

葉靈和師韶都是收斂了氣息,隱藏了容貌的,因此並沒有人發現,那一對看著恩愛非凡的情侶是仙界的葉靈仙子和魔界的魔尊。

赤鳶秘境正如它的名字,據說是一隻赤鳶神獸的靈府,入口亦是火紅的赤鳶形狀,在開啟之時可聽到一聲清脆,蘊含著神獸之威的鳴叫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