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那老虎,該是為宇文皇后準備的吧。」

不僅如此,自聽到那孩童哭救聲起,這所有經歷的一切,都是沖著宇文皇后而來。

「到底是誰想殺宇文皇后……」年玉不知何時,已經閉上了眼,聲音也逐漸低了下去。

楚傾看在眼裡,一陣沉默。

「剛才那些黑衣人多數都死了,不過……那逃了的那個,不知能否出得去……我感覺……我該認識他,可……他到底是誰?明天……等明天天亮了,我們去看看那些屍體……或許……或許會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也說不定……」


許是太過疲累,年玉的話開始變得斷斷續續,最後,漸漸變成了均勻的呼吸。

山洞裡,沒了年玉的聲音,瞬間靜了下來。

火光忽明忽暗,照在楚傾那張銀色的面具上,那雙幽深的黑眸,看向年玉躺著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許是洞口有風吹了進來,那平躺著的女子,突然蜷縮在了一起。

面具下的濃眉微皺,楚傾起身,似乎用力太猛,牽起傷口的疼痛,男人微微倒抽一口涼氣,可片刻,男人平息下來,走到年玉面前,把自己的衣裳脫下,搭在女子的身上……

這舉動,輕慢柔緩,似害怕驚擾了熟睡的女人。


只是,當視線從那張臉上越過,瞥見年玉手臂上的傷時,那黑眸卻是微微一顫。

荊棘叢里,我們遇到一隻老虎……

這傷,該是那老虎留下的吧!

楚傾看著這女子,越發的捉摸不透。

看著這般嬌弱,可她卻似有著無限大的能量,而她這身體里,還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楚傾從不知道,一個女子,竟能讓他有這般濃烈的探尋慾望。

可是……

想到什麼,楚傾面具下的眉峰皺了皺,片刻,那雙眼裡,似多了一些其他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翌日一早。

白晝的光從洞口照進來,年玉睜開眼,就瞧見搭在自己身上的黑衫,這黑衫是楚傾的,楚傾他……

不僅如此,她受傷的手臂,此刻也已經做了包紮。

年玉皺眉,是他嗎?

除了他,不會有別人。

心裡似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卻來不及抓住。

片刻,年玉想到什麼,下意識掃視山洞一周,卻發現,楚傾沒在,而宇文皇后不知何時已經醒來,此刻的她,正坐在山洞的一個大石上,背對著年玉。

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年玉起身,走到宇文皇後身后,柔聲喚道,「母后……」

「你喚我什麼?」

年玉剛叫出口,那平靜的聲音,添了幾分威儀,讓年玉身體一怔,意識到什麼,年玉倏然跪在地上,「皇後娘娘,年玉參見皇後娘娘。」

宇文皇后她……終於清醒了嗎?

宇文皇後起身,轉身看著跪在地上的女人,那身上沾滿的血跡,讓她眉心不由皺了皺,「起來吧。」

年玉起身,宇文皇后既然已經清醒,那她知道此刻的處境,記得昨晚發生的事情嗎?

年玉心中揣測著,隨即便聽得宇文皇后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是年玉?」那語氣,似疑問,又似肯定。

年玉聽在耳里,此刻,她早已鎮定下來,不緊不慢的道,「回娘娘,臣女正是年玉。」

「年玉……」宇文皇后口中咀嚼著這個名字,那語氣,聽不出絲毫情緒,過了好半響,宇文皇后似嘆了口氣,「昨晚……是你救了我!」

年玉下意識的抬眼,正對上宇文皇后的眼,那眼裡,看似平靜,卻似又有什麼東西流竄著。

「娘娘記得昨晚的事?」年玉試探的問道。 白裙子的女人跟蘇勇跳得正高興呢,而且做著猥瑣的動作,這種動作是最能誘惑人的,尤其是女人做這種動作。會讓男人慾罷不能的。

蘇勇挺喜歡跟這個女人跳舞的,尤其是這種激情的屋。蘇勇感到渾身都非常的舒爽。

白裙子的女人十分的妖冶,短裙在她舞動的時候,紛紛的飄了起來。潔白的美︶腿在射燈閃爍下,顯得更加的魅惑。勾人心魄。蘇勇感到,這個女人真是尤物啊。

蘇勇跟女人跳得更房間的狂野了起來。他感到周身都是那麼的舒暢,原來蹦迪這麼的美妙啊。

就在蘇勇跟女人跳的如痴如醉的時候。忽然,女人被潘小雲給撞倒了,於是,女人-大罵了起來。

潘小雲也跟女人對罵了起來,由於音樂聲大。她們的對罵聲,完全的被音樂聲給壓了下去。於是,她們就開始動手的打了起來。

她們一打了起來,迪廳里立刻就騷亂了起來。人們紛紛停下來了舞姿,想看個究竟。

這時候,潘小雲跟哪個陌生的女人廝打了起來。潘小雲薅著白裙子的女人頭髮,白裙女人也不示弱,她也薅著潘小雲的頭髮,蘇勇看到這種情況,他慌忙就開始拉架,便道:「你倆圖什麼。不就跳個舞嗎?」

潘小雲跟白裙的女人打得難捨難分。由於她們妨礙了迪廳里的正常營業。迪廳的音樂也停了下來。燈全亮了起來。

潘小雲跟白裙子女人相互的薅著對方。裙子都被她們薅破了,肉隱肉現,非常的動感,蘇勇琢磨著,兩個女人要是打起來,一定會走光的,這也是因為男人願意看女人打架的原因。

「都放手。」蘇勇道。

保安也過來了,他們將潘小雲跟穿白裙子的女人分開。蘇勇沒有想到,女人也這麼衝動,而且,打起架來。不次於男人。

蘇勇看到這兩個你女人為他打架,心裡挺高興的。看來他還真的帥啊。兩個美女為他爭風吃醋。蘇勇心裡得意了起來。

「你等著。我找人收拾你。」穿白裙的女人就開始打電話了。

「蘇勇,你丫的,你一點都不講究。」潘小雲氣急敗壞的道:「你跟我倆來的。你不跟我倆跳舞,卻跟那個騷女人跳。你什麼意思啊?」

「跳舞跟誰跳怕啥的?」蘇勇問:「也不是睡覺呢。」

「你說啥呢?」潘小雲被蘇勇氣的花枝亂顫了起來。

「好了,消消氣。你那來的這麼大的氣啊?」蘇勇問:「是不是內分泌失調了。還是大姨媽后錯了?」

「蘇勇,你再胡說一個?」潘小雲問。

忽然,迪廳里進來一群面目不善的傢伙們,白裙的女人迎了上去。跟那個光頭男說了什麼。然後,光頭男就帶著人過來了。

「劉三,就是那個女人。」白裙的女人往潘小雲一指道。

「你丫的,憑什麼欺負我妹紙?」光頭男氣勢洶洶的問。同時,他隨時都可能向潘小雲襲擊。

「兄弟。女人們打架,咱們還是別管。」蘇勇道。

「你是那頭蒜,這兒那有你說話的權利。」光頭男道:「小二。把他給我扔出來。」

「你丫的,是我給你人扔出去啊,還是你自己滾出去?」小二問。

「你們火氣怎麼都這麼大啊。吃槍葯了?」蘇勇問。

「你丫的,你啰嗦什麼啊,快點的滾。要是得大爺我發威了。你就徹底的栽了。」

「我到要看看你發威什麼樣?」蘇勇問。

「小二,不能打他。這次事跟他沒有關係。」穿白裙的女人道:「要打打那個女人。」


蘇勇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白裙的女人還在護著他呢,這說明他是相當的有魅力啊。

「你讓他們都走吧。」蘇勇道:「都是朋友,有什麼打的。」

「不行。」白裙女人道:「她憑什麼打我。」

「都過去了,你也打她了。」蘇勇道:「她是我朋友,你想打她,我不能讓。別看你找來這麼多的人。要想動我朋友一根汗毛,都不行。你是女人,你跟我朋友打架,是你們女人之間的事,你要是勾來這些男人對付我朋友,那是沒有門的。」

「小二,尼瑪的沒有聽到我的話嗎?你把我的話當成了放屁了嗎?趕緊把他給我滅了,這兒那有這廝說話的位置啊。」光頭男不爽的道。

「是啊,大哥。」小二就沖了過來。

「小二,你不能動手。」白裙女人攔住了小二道:「你丫的,你沒有聽到啊?」

小二被女人弄的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就楞在了那道:「我大哥說了,讓我把他扔出去。」

「有我在,我看你們誰敢動他?」白裙女人問。

劉三楞住了,張月這是怎麼了,勾他來打架,卻不讓他打這小子。張月是的跟這下子動情了?女人的情緒變化莫測,難以捉摸。

「張月,你到底讓不讓我打架?」劉三不爽的問。

「我讓你打那個女人。沒有讓你打他。」張月道。

「我怎麼能打女人啊?」劉三見張月這樣,他不想幫張月了,想臨時的撤了,張月保護蘇勇,也讓他生氣。我勒個去,這個傢伙長得一般,怎麼就讓張月動心了呢。

「你也沒有少打女人,誰不了解誰啊?」張月問:「劉三,你給我打不打?」

劉三沒有辦法,只好向潘小雲走去。

蘇勇見劉三向潘小雲走去,他慌忙的過去。攔住了劉三問:「你想幹嘛?」

「你丫的給我滾開。」劉三火冒三丈的道:「你丫是誰啊?敢攔你大爺的路。你也不打聽一下。在這裡,誰不給我劉三的面子。你丫的趕緊給我閃開,我的脾氣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

「你跟我說話講究點。」蘇勇道:「你再順嘴噴糞,老子修理你。」

「我擦。誰敢這樣跟我說話啊?」劉三打量著蘇勇,驚訝的問:「你丫的,是不是不認識我劉三,我劉三在這兒一跺腳,這兒都得抖三抖。」

「那你跺跺腳。我看這兒抖不抖啊。」蘇勇道。

「你丫的,是不是有病啊?聽不懂我的話啊?」劉三問。

「你才有病你呢。」蘇勇道。

「大哥,別跟他廢話,打這個丫的。」小二沖了過來,照著蘇勇就是一拳。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記得。」宇文皇后開口。

「那……」年玉皺眉,欲言又止。

宇文皇后看了她一眼,對於這個年家二小姐,她知道她得清河喜愛,又和逸兒走得極近,卻沒想到昨晚……竟是她一直保護著自己!

若是尋常,她對年玉,只會看在清河長公主的面子上,表面客氣,可此刻,經歷了共患難,卻讓她在面對她的時候,卸下了許多東西。

「不用避諱什麼,有什麼但說無妨。」宇文皇后開口。

年玉猶豫半響,最終還是選擇問出了心中的疑問,「那娘娘知道,是誰想對娘娘不利嗎?」

既然宇文皇后已經清醒,也記得昨晚發生的事情,那以她的精明,應該會有自己的判斷。

果然,年玉的話剛落,宇文皇后先前那平靜的眸子里,一抹恨意暈染開來。

「是她!是她!除了她,還會有誰?」宇文皇后咬牙切齒,「她想殺了我,沒想到,她竟已經這麼迫不及待。」

她?

「她是誰?」年玉繼續追問。

可宇文皇后卻只有那片刻的激動,只是瞬間,就已經平靜下來,年玉看到那眼裡的平靜,她知道,這個答案,宇文皇后不會給她。

果然,宇文皇后一陣沉默。

好半會兒之後,宇文皇后再次開口,「昨晚在這百獸園內發生的任何事情,你不許對任何人提起。」

不許對任何人提起?

饒是年玉也有些詫異,為何?分明是有人想謀害她,可她卻不追究,甚至還在掩蓋此事?

這太不尋常,而這不尋常……是否又和宇文皇后口中的那個「她」有關?

年玉的心裡太多的疑問,可她是聰明的,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該說什麼,尤其是在這一國之後面前!


「是,娘娘,只是昨晚,樞密使大人也救了娘娘。」年玉朝宇文皇後福了福身,言下之意,昨晚發生的事情,她知道,楚傾也是知道。

「楚傾……」宇文皇后眸子眯了眯,念著這個名字,那眼裡的情緒,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楚傾回到山洞的時候,帶回了一些野果,精明如他,察覺到宇文皇后已經恢復如常,卻沒有說什麼。

待休息了片刻,三人才出了山洞。

到了昨晚和黑衣人纏鬥的地方,那空地上卻是一片空無。

不僅是年玉,連楚傾都覺得詫異。

昨晚,那十多個黑衣人分明就死在這裡,可這裡……怎麼會什麼也沒有?

「難道是他?」年玉口中喃喃,想到那逃走的人,單是憑著他一人之力,就可以帶走那些屍體嗎?

空氣中瀰漫的焦糊味道,讓年玉皺眉,走到一顆矮樹前,伸手摸了摸上面的葉子。

楚傾察覺到她的舉動,也跟著上前,那樹葉上,一層薄薄塵土,讓二人心中的疑惑瞬間豁然開朗。

二人對視一眼,一個視線交匯。

「樞密使大人可去了茶館聽書?」年玉突然開口,沒待楚傾回答,年玉繼續道,「我聽說,江湖上有一種葯,只要身體沾了血,灑在血上,再受著烈日的炙烤,身體就會燃燒起來,卻不會有火焰,最後化為灰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