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那是被逼無奈好不好?我哪裡知道那個女人會真的對你動手?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死在我身邊,所以,所以我才,我才按照她的去做的。」

「就只是按照她的指示去做嗎?」紅蓮紅著小臉兒問道。

「……」

「他只是要你摸我,又,又沒有要你親我,你,你怎麼親我了?」

「……」

「還,還壓在我身上,嚇的我以為你要,你要……」

「……我對你負責。」蘇墨急忙阻止她繼續說下去,「你要我怎麼負責我就怎麼負責。」

「這麼牽強,是我不夠好對吧?」

「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我,我承認還不可以嗎?我,除了,除了她的指示以外,其餘,其餘的都是我自己想做的……」

紅蓮笑了起來,輕輕的敲了敲蘇墨的頭:「你個不老實的傢伙。」

蘇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躲起來,一輩子都不出現。

「她要你把我變成你的女人,你為什麼不肯?甚至以死相逼?」

「我這條命只能對一個女孩兒負責,而且是要負責到底的。自然,我就沒辦法再對你負責一輩子,既然不能負責一輩子,所以我不想因為一時的貪念害你一生。」

「很好。」紅蓮輕笑著說,「你這樣說我很開心,所以我決定,你不需要對我負責了。」

蘇墨愣了愣,覺得女孩子的心思真的很難猜。

「其實她昨晚要我陪你睡是有意安排的,我昨晚趁你睡著的時候也特意的感應過,哪怕是在那個特定的空間里,你身邊的精純靈力也是最濃厚的,所以我因此得到了一些好處。」

「我怎麼覺得我好像很貪睡的樣子……」

「是她把你弄暈的,她需要幫助你調整紅袖分給你的魂力,她告訴我,紅袖留給你的魂力過於強大,因為那屬於龍族的精神力,你一個人族能承受已然是奇迹,但既然給了你,就需要為你所用,這也是紅袖特別囑咐她的事情。沒有她的幫助,你只能使用很小一部分的魂力。」

蘇墨點點頭,「那你倆沒有趁著我睡著了欺負我吧?」

紅蓮怔了怔,旋即一張俏臉兒羞紅的如同盛開的玫瑰一般嬌艷。甚至有些想要捂臉的架勢。蘇墨見此當即大驚,他只是想要開個玩笑,而且這尺度在他的眼裡僅限於比如捏捏自己的鼻子敲敲自己的頭什麼的,他可絕對沒有想太多……但是看到紅蓮這幅模樣,蘇墨卻不得不懷疑她們似乎真的對自己做過什麼。

「做,做過什麼嗎?」蘇墨小心翼翼的問道。

紅蓮不說話。

蘇墨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貼身的那道長生鎖,又忍不住的問道:「是不是,是不是趁著我睡著了,你們看過我什麼東西?」

「你討厭不討厭。」紅蓮生氣的跺跺小腳,背過身去怒道,「就准你摸我我難道就不能摸你嗎?我是女孩子,我摸了你又有什麼吃虧的?我,我還親了你,親了你的身體呢,你又有什麼損失?」

蘇墨當即傻掉,這才醒悟過來自己的話讓她誤會了什麼。但同時自己也才知道,這倆女人趁著自己睡著了竟然對自己做過這等事情。

「我……我指的是這個。」蘇墨將自己的長生命鎖拿了出來,「不是,不是你說的那些。」

紅蓮轉過身來,同樣也傻住,忍不住的捂住俏臉兒羞意難耐的說道:「你這人什麼時候說話變得,變得這般,這般不清楚了!混蛋傢伙! 我和美女總裁老婆 ,你那長命鎖我想看,可是她不給我看,她拿著研究了很長時間,就是這個時候她,她才威脅我要,要我對你做那些事情的。」

蘇墨很緊張的問道:「那她說什麼了沒有?」

「我不說。」紅蓮又背過身去,羞意難掩的說。

蘇墨有些著急,「好師姐,快告訴我,她到底說過什麼?」

「對,對你很重要嗎?」

「很重要。」蘇墨忙不迭的點頭。

「我,我說不出口……」

蘇墨愣住,不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有什麼說不出口的?難道她威脅你不要告訴我?」

「沒,沒有……」

「那你告訴我她到底說過什麼。」

「……」

「求你。」

「……好,好吧,她,她說,我,我可以自己把生米做成熟飯,自己,自己把你,把你上了……還,還要我,要我摸,摸你那個地方,說……我說不下去了混蛋!這種事情你怎麼能讓我說出來?!」

蘇墨這回是真的要哭了,將尷尬和羞澀壓抑於心,幾步走到紅蓮的身前,認真的對紅蓮說道:「傻瓜,我問的是她研究我這長生命鎖的時候有沒有和你說過什麼!」

「你!你……你混蛋!剛才還和你說要你把話說清楚,羞死我了混蛋!你,你怎麼能這樣!」紅蓮氣惱不已的對著蘇墨拳打腳踢,少有的不顧儀容。蘇墨也顧不得她這等模樣,將其抱住,認真的又詢問了一遍。

紅蓮發現蘇墨並非是故意的,反而是迫切的想要知道她當時還說了什麼,也就不再計較自己的懊惱,仔細的想了想以後說道:「她說你這東西挺獨特的,裡面有秘密。」

蘇墨臉色當即蒼白,整個人都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自己身上的長生命鎖到底是什麼,之前自己只認為這是自己母親留給自己的東西,寄託著母親對自己的愛意和祝福。但後來自己的封靈血脈開啟以後,自己才明白,這是一道封印,一道十分強力的封印。而這封印不是針對自己而設置的,而是針對心府里的鐵鎚前輩所設置的。

現在葉九發現了這東西的秘密,會不會以此聯想到什麼?

「怎麼了?」紅蓮奇怪的看著蘇墨。

「沒什麼,她還說了什麼嗎?」


「我不能說了,除非你殺死我。 捉鬼天帝闖花都 ,我,我說不出來,但肯定不是你想知道的。」


蘇墨點點頭,木訥的望著自己的長生命鎖,與鐵鎚進行著交流。

「擔心什麼?你母親那個小丫頭設置的這道封印除了她沒有人能解開,因為這是特殊的血脈封印。我是什麼人?你母親怎麼會小看我?自然不會搞一個虛頭巴腦的東西來糊弄我。所以你不用擔心那條小龍會發現什麼,她要是發現了什麼,早就帶走了。」 蘇墨還是有些不太放心,可除此之外又不能去找葉九驗證她是否猜測到了什麼。只能是接受鐵鎚的說法,認為葉九既然走了,那麼就應該沒有因為自己這東西而發現什麼。

「到底怎麼了?我看你臉色突然變得很差。」紅蓮關心的說。

蘇墨還是搖頭,將長生命鎖收了起來,「沒事,走吧,儘快找到道門的人或者是人族的修行者。」

「你很著急回去嗎?」紅蓮問他。

「嗯,天道院那邊不知道什麼情況,出來這麼久,自然擔心。」

「我以為你會願意和我多待幾天,畢竟我們相隔甚遠見一面不容易。」紅蓮道。

蘇墨怔了怔,忍不住的握住紅蓮的小手,「又不是不能再見面了。」

「見面也只是我去找你,你是絕對不會去找我的對吧?但如果我去找你的話,就要面對蕭蝶,你知道,她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她。」

「要不我把你打暈過去,然後扛回之前的那個山洞,把你關在裡面一輩子陪著我?」蘇墨乾巴巴的開著玩笑,活躍著氣氛,也是為了岔開話題。

「你的玩笑不好笑,因為在你心裡我對你很重要,所以你連哄騙我的話都不願意說。」

「知道你對我很重要,還要故意的為難我是不是?」

「我希望我們暫時的不要遇到別人,然後這一路……我們睡一起。」

「……」

「你不願意嗎?我是說睡一起,不會讓你為難的。」


「想什麼呢?沒有那個女人了,你怎麼知道我不願意和你睡一起?不過你不要把我這個秘密說出去知道嗎?」

「肯定不會的,說出去以後,你肯定會被天下所有的女人搶瘋的。」

「哪裡有你說的那麼好。」蘇墨不好意思的說。

「你現在就跟一條靈脈似得,這種事情要是說出去,我不敢想象會有多少女子撲向你。到時候你肯定會花了眼睛,然後就不知東南西北了。」

「不是所有漂亮女孩子我都會喜歡。」

「我也不是誰都可以睡在我身邊的。」

……

蘇墨要回天道院的時候,是在一座鼎鼎大名的城池之中。前來相送的除了道門的一些大人物之外,還有各大宗門的一干大修行者。逍遙王便是其中之一,他帶著方天正等人來到這裡與蘇墨匯合的時候,心情其實很複雜,畢竟他現在已經得知,並非是蘇墨和自己宗門的弟子紅蓮從妖女手中逃脫,而是因為妖女主動放了他們。既然主動放了他們,那麼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勢必告訴過他們什麼。所以他很害怕蘇墨和紅蓮得知了自己臨陣逃脫的事情並且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

但是蘇墨和紅蓮並沒有提及此事。道門的人詢問了很多的細節,包括葉九是如何離開的人族之地等等,蘇墨都一一進行了如實回答。當然,他沒有告訴道門的人自己這段時間其實一直都像是一個青樓的。

飛行陣前,蘇墨就要離去。與諸位前輩一一告別以後,紅蓮就在身前。要以什麼樣的方式告別,蘇墨很是為難,但只是揮揮手,卻又覺得這樣很是可恥。為何可恥?昨晚兩個人還睡在一個被窩裡,今天就要走了,只是揮揮手,這要是被靈道知道了,肯定會罵自己穿上褲子就不認人。固然自己和她睡一起並沒有脫掉褲子。

紅蓮微笑著主動湊了上來,兩個人擁抱在一起。

「你敢當著這麼多人親我嗎?」紅蓮問他。

蘇墨愣了愣,為難的回望著她,半晌才回道:「有些為難。」

「我敢。」紅蓮認真的說,但沒有動作。

「……男人都是很虛偽的,至少我是。」蘇墨如是說道,「那……既然這樣,你主動一些可好?」

「好。」紅蓮開心的笑著,主動湊了上來,在蘇墨的臉上輕輕一吻。

蘇墨也笑了起來,心說就知道你不敢親我的嘴。

然而這一幕看在很多人的眼裡,卻是心生驚異。逍遙王和方天正等人自然高興的不得了。但是對於很多人來說,卻是更多的是羨慕或者說是遺憾。羨慕的人是因為紅蓮是難得一見的美女,這等美女傾心蘇墨,這些少年怎能不產生艷羨之意。而遺憾的都是各大宗門的長者,痛恨自己宗門沒有這等女弟子,也沒有這等女弟子有這樣的福緣能和道門的黑衣大神官有了一段生死相伴的宿緣。

「我會想你,我會天天想你。」紅蓮將頭枕在蘇墨的肩膀上。

蘇墨也道:「我也會,但我肯定不會天天想你,我還要努力修行,我還要變得強大,我還要……」

「你還要去妖族是吧?那會是很遙遠以後的事情,在此之前,我覺得你還是先回到天道院解決你和你未婚妻的事情才是。我聽說了,你出事以後,你那妖族和魔族的兩個漂亮的姑娘也在天道院呢,到時候難免會讓你左右為難。」

「……是這樣嗎?」蘇墨嚇出一身冷汗,忽地覺得紅蓮對自己,真的好的不得了。因為她不會讓自己為難,更不會讓自己左右為難。

「有時間或者有機會來逍遙宗看我好嗎?我當著這麼多人吻你,你解釋不清楚我們的關係了。」

「那我就不解釋。」蘇墨笑著說,而後壓低聲音小聲說道:「逍遙王前輩的事情……你盡量的不要提及知道么?我怕他會傷害你。」

「放心好了,我又不是傻瓜。」紅蓮緊緊的抱住蘇墨,可愛的小鼻子忽然輕輕的抽動了一下,「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很香,我……沒聞夠。」

「照顧好小金。」蘇墨微笑著看了一眼圍繞在自己兩個人身邊的那隻金毛靈犬。

蘇墨離去,步入飛行陣以後身影消失。方天正和逍遙王歡天喜地的湊了上來,甚至連道門的那些人也都跟著笑呵呵的聚攏了上來,搞的跟要一起歡送紅蓮離去似得。

「紅蓮,你和神官大人這是……」

紅蓮輕笑,「老師,我的心意他明白,但是他沒有告訴過我他喜歡我,所以……只是我喜歡他而已。」

方天正愣了愣,甚為不解,「這叫什麼話……」

「總之我若是有幸能嫁給他,肯定嫁給他。」紅蓮又說。

「哈哈哈哈,那看來我還得和白院長好好的談談這個事情才行,哦,不,這種事情似乎我還得和道門的諸位商討商討啊。」逍遙王哈哈笑著說。大家也很歡樂,已然有不少宗門的宗主上前祝賀,就如同蘇墨已經和紅蓮在一起了似得。有的則是假裝無比的遺憾,遺憾自己的弟子沒有這等榮幸能和紅蓮在一起等等。

龍女、魔帥全部逃脫,道門以及人族修行界死傷慘重,有諸多大修行者命喪與此,可這些人卻似乎忘卻掉了這一點,站在飛行陣之前歡天喜地的慶祝和被慶祝。紅蓮不禁覺得悲哀,總覺得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有的人死了,不應被這麼快就忘卻掉。

……

李二砸吧著嘴巴喝著美酒,坐在一把青藤椅上曬著太陽。籬笆牆外的田地里,魅姬氣急敗壞的訓斥著那頭不聽話的黃牛,卻怎麼也捨不得打它一下。唐不二隻是跟在一邊呵呵的笑,不時的催促著靈道幹活痛快一些,別總是嘴上說自己是庄稼人出身,但干起活來卻笨手笨腳。

安安和安心陪著小可憐在籬笆牆內看著,不時的說些什麼。這是一副很普通也很是惹人羨慕的田園風景,到處都透著一種鄉土的氣息。

「吃過飯沒有?」李二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還沒,那幾個小子非要耕完地才肯做飯。」李二回答。

「那我來做吧。」

「家裡女人這麼多,一個男人下什麼廚房?」李二沒好氣的說。

「這段時間害大家擔心了,權當是賠禮道歉,更何況我買了魚。李治說你愛吃魚,我給你做。」

李二沒有說話,但在蘇墨轉身的瞬間,李二開口道:「是你母親愛吃魚,我只是愛看她吃魚,後來就變成了愛看別人吃魚。」

蘇墨微微笑了笑,沒有說別的,提著魚進了廚房。

和他一起來的還有蕭蝶,只不過蕭蝶不會進廚房,她不會做飯。她站在李二的面前,似乎有話要說。李二繼續喝茶,一邊喝茶一邊對蕭蝶說道:「一路上沒吵個不停?」

蕭蝶略顯尷尬:「吵了,但沒有吵出結果來,因為吵架他不擅長,可就是因為他不擅長,所以最後總是我無話可說。」

「這樣啊……那等你吵架能吵贏他的時候你再把你內心裡的想法和我說好了。或許到那個時候,我會考慮收下你當弟子。」

蕭蝶沉默著,不知道應該怎麼看待李二這話,是拒絕,還是給了自己機會,這需要自己慢慢的去猜,慢慢的去想。

不多時,安安和安心兩個人看到了站在李二身旁的蕭蝶,多少都有些擔憂。彼此對視了一眼,不知應該不應該過來打個招呼。李治高興的提著兩壇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美酒,一進院子就直接嚷嚷了起來:「先說好啊,這酒只能給我父親喝,好不容易買到的,你們就喝家裡的酒。」

「這話說給誰聽呢?」李二奇怪的問他。

蜜愛暖婚,總裁霸道成癮 ,然後尷尬的笑了起來。

「沒出息,凈是些小心思,去幫忙做飯。」

安安和安心一聽這話,急忙走了過來:「我們去做飯。」

「是去做飯還是去親熱啊?你倆進去還能做飯?」

安安和安心被李二的話搞的莫名其妙,旋即聽到廚房的方向傳來一陣陣響動,聰明的兩個人當即想到了什麼,開心不已的向著廚房跑去。小可憐笑呵呵的站在籬笆牆邊,並不因為安安和安心把自己丟在這裡而感到生氣,而是對著田地的方向大聲的喊道:「蘇墨少爺回來啦,蘇墨少爺回來啦。」 蘇墨做了一桌子豐盛的美味,一直將那古樸的圓桌擺滿。為大家斟滿酒杯,自己先是表達了一下對於這段時間大家的關憂,結果引來一片不滿以後自罰三杯。三杯酒下肚,蘇墨暫時的忘卻了接下來還要說什麼,被大家嘲笑著又罰了三杯。

蘇墨回來大家自然開心,就連蕭蝶一隻擺著一張臭臉在這裡也沒有能影響大家的心情。你一杯我一杯沒過多久,單純的小可憐就第一個歪倒在了靈道的懷裡,被靈道抱著回了房間。隨後安安和安心也不勝酒力在魅姬的調侃下攙扶著送回了房間。蕭蝶只是喝了一些,因為沒有人找她喝,坐在這裡就如同空氣一般。不多時,酒桌上就只剩下了蘇墨和蕭蝶以及李二和唐不二。

李二自稱千杯不醉,但蘇墨知道,他有過喝醉的時候,至於是不是和劍一兩人喝的自己並不清楚。唐不二勉強還好,為李二沏了一壺熱茶,順便討了幾杯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