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那是我的包袱!」

藍婉卿再一次咬牙強調,這個混小子懂不懂禮貌?當著主人的面就翻她的包袱,還大言不慚的說要找晶石,找獸晶?

「玄天學院的導師怎麼這麼窮?」秦烈不滿的一撇嘴,伸手抓向一旁的藍色包袱。

「這是我的!」

秦菲飛快地將包袱搶走,死死抱在懷裡,警惕地的瞪著秦烈。

「我就看一眼。」

「不行!」

「真的就是看看,相信我!」

「鬼才信你!」

「那你……有獸晶嗎?」

秦菲和藍婉卿猛翻白眼,心裡之前的疑惑全都推翻了,面前的這個人肯定就是秦烈,因為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比他還要無恥的人了。

「你以為獸晶是石頭嗎?到處都有?只有五級玄獸才有獸晶,五級玄獸!知道五級玄獸有多厲害嗎?你個笨貨!」秦菲沒有一絲留情的打擊著秦烈。

「晶石是能量石,裡面有極為濃郁的能量,有的還可以化作靈力直接吸收,全都是價值不菲的寶貝,你以為誰都能有啊?」就連藍婉卿也忍不住出聲數落秦烈。

晶石?那可是她可望而不可求的寶貝啊!

玄天學院雖然也有晶石,但是她前年才會為導師,今天才突破到一星武王,根本就沒有達到領取晶石的資格。

秦烈沉默下來,心裡默默盤算著。這樣下去可不行,必須得儘快擁有自保之力,僅僅靠他一人根本就做不到!秦烈還沒有自大到藐視一切的程度。想要在這幽幻森林裡活下去,就必須得有個武王級的強悍之力相助,所以……

秦烈問向藍婉卿,「如果有充足的靈力補充,你能在短時間內恢復嗎?」

「要是有,當然可以。不過我們現在根本就沒有!」

秦烈問向秦菲,「要是我沒記錯,你去年就到了三星武師巔峰,只是為了兩年一度的洗靈,所以才刻意壓制體內靈力運轉,就是不想讓自己太快突破。」

「你問這個想做什麼?」

秦菲臉色一變,警惕地看著秦烈。藍婉卿則是心裡驚異萬分,沒想到這個素來沉默的小姑娘竟然有這樣的實力。

「走!打獵去!」秦烈一把抓著秦菲柔軟的小手衝出了洞穴。

「你想做什麼啊?放手,你弄疼我了!」

密林深處,平靜溪水旁,一頭四周漆黑的鱷魚正在悠閑地喝著水,黑眸微沉,不時看向四周,雖然安靜卻同樣很是警惕。

「那是頭黑煞鱷的幼崽,成熟之後可以成長為四級玄獸,現在只有二級。黑煞鱷能在四周形成重力磁場,越是高級別的黑煞鱷,重力磁場越是恐怖。任何偷襲它的玄獸,一旦進入重力場,都會受到干擾,行動也變緩。」

秦菲的聲音低低響起,兩人正處於密森灌樹之中,將身形隱藏了起來。

「二級,正好。」

秦烈警惕的打量了眼四周,確定沒有其他危險之後,注意力回到了黑煞鱷的身上。

「你想做什麼?打獵?我們不需要這麼大的獵物。」

眼前的黑煞鱷雖然只是幼崽,但是個頭足有成年山頭那麼大,對於他們而言,實在是太多了。

「對了,就是它。我給你放風,你去把它宰了!」

「什麼?你有沒有搞錯,我是女的,打獵應該男人去!」秦菲氣得真想一腳把身邊的這個男人給踢出去,他到底懂不懂什麼叫紳士?而且現在她只想保存實力,遇到意外的時候,才能保命。

「我才二星,你可是三星巔峰,這裡不分男女,只分強弱!」

「二星也不弱了……咦?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究竟是怎麼成為武師的!」

「仙丹賜福,行了吧?」秦烈隨便胡謅了個理由,接著就趕緊催道,「快點動手,別讓它跑了。」

「不去!要是你餓了就抓魚吃,我可不想把我的靈力浪費在這上面。」

「你這個小丫頭,表哥的話不聽了是不是?別忘了三天前可是誰救的你,要不是我,你現在搞不好就在青樓窯子里哭著呢!」

「你!你找死!」

「我還不想死,快點,我有用!」秦烈認真地說道。

「真有用?」

「自然!」

「有什麼用?」


「一會你就知道了。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羅嗦?」

「好好好,我去就是了,要是遇到意外,你可要幫忙。」

秦菲微微一遲疑,將隨手的紅色長劍一拔而出,無聲無息地飛了過去。

「記住,速戰速決!」秦烈小聲提醒道。

「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羅嗦?」秦菲白了他一眼,眼神一凝,俏臉緊繃,一身靈力涌動,慢慢地向著湖邊靠近。

黑煞鱷悠然喝著水,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危險正在臨近。

突然……

一聲嬌喝響起,在離黑煞鱷十米距離的時候,秦菲一飛而起,瞬間爆射而出。

黑煞鱷瞬間警覺,四周重力相加,一瞬間秦菲只覺得身上壓力從四面八方一涌而來,似乎就像是想將她壓碎一般,要不是提前做了準備,只怕現在她已經被壓在地上了。

黑煞鱷目露凶光,兇猛的尾巴一甩而來,向著秦菲就沖了過來。

重力磁場對秦菲有影響,但是對它卻半分不干擾,只見它尾巴如同千斤重鎚,向著秦菲奔來,勢在必得!

「赤焰兩重烙!」

秦菲一臉冰冷,硬抗著身上的重壓,放棄往前衝刺,一聲嬌喝之下,燦爛無比的火焰將長刀完全覆蓋。

轉瞬之間,迎頭而擊。

劈下的火刀在這一瞬間連劈兩次,快如閃電,聲勢驚人,每次揮刀落下,火焰就會同樣加上一重。

兩刀齊落,力量驚人!

鏘!濃烈的火焰瞬間爆發,黑煞鱷重擊之中竟然一聲慘叫,直接被撞飛出去,一道猩紅的傷口瞬間從尾巴處一直延伸到背部。

實在難以想像,秦菲如此嬌小的身體里,竟然包含著這樣令人震驚的可怕力量。

「趁現在!」

潛伏在旁的秦烈瞬間飛身而起,在空中迅速飛轉,緊握的鐵拳重重朝著黑煞鱷的腦袋轟了下去。

半空之中,突然闖入重力場,一股強大的壓力緊接著落在了他的身上。但是秦烈是從天而降,正好藉助了本有的重力,以至於勢頭瞬間加倍,而他的右拳之上,更是充斥著無窮的紫色火焰。

黑煞鱷還沒掙扎著起來,就被秦烈一拳爆擊。

轟!!

黑煞鱷甚至連慘叫聲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大腦袋就被轟入地中,粘在額頭上的紫色火焰瞬間爆發,迅速漫延燃燒,向著兩側飛速前進。

「閃開!」

秦菲一聲嬌喝,直接飛身過來,涌動著火焰的長刀從空而落,鏘鏘聲瞬間響起,硬是將黑煞鱷堅硬的皮肉活生生的劈開,甚至將它的喉嚨給劈開,一道鮮血瞬間飛濺而出。

這丫頭倒還真夠狠的!

秦烈心裡暗自感嘆,但是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在黑煞鱷身上不停亂砸,每次出拳都用盡全力,更是伴隨著咔咔的骨頭脆響,紫色火焰順勢而上,留在了它身上。

黑煞鱷不停掙扎著,直至最後發出一聲絕望的吼叫,但是秦菲一刀切喉,秦烈的火焰又一直焚燒著它的身體,很快就斷絕了它的一切生機。

二對一,輕鬆完勝!


「這是什麼火焰?」


看著黑煞鱷身上的稀薄的紫色火焰,秦菲很是奇怪,這火焰看起來沒有半分溫度,反而帶著絲絲寒意,最重要的是……那紫色火焰看起來一副要滅了的樣子,卻偏偏又活躍地燃遍了黑煞鱷全身,沒有絲毫的遺漏。

秦家的後代都是火屬性,但也都是溫和的紅色,從來都沒有誰擁有過紫色火焰,還是這樣奇怪的火焰。


秦烈咧著嘴甩了甩劇痛的拳頭還有胳膊,吸著氣說道,「我們做個約定如何?「

「什麼約定?」秦菲對於紫色火焰很是好奇,嘗試著想要碰一下,卻被秦烈一把給拉了回來。

「今天你所看到的一切,這一輩子都不能對任何人提及。」

「為什麼?」

「沒有原因,就是你我之間的約定。」

看著秦烈沉重認真的表情,秦菲微微一沉默,突然之間笑顏如花,歪著小腦袋調皮地說道,「那你給我什麼好處?」

這是十多年來,秦菲第一次對著秦烈笑,甜美而又青春洋溢。

秦烈微微一失神,瞬間心裡泛起層層異樣的溫暖。

秦菲柳眉微蹙,氣呼呼地跺腳怒道,「死色狼!你在想什麼呢?我可是你的妹妹!」

秦烈微微一笑,伸手一刮她的小鼻子說道,「只要你遵守約定,我護你一生。」

「不要隨便碰人家!」秦菲不滿地將秦烈的手給打開。

看著地上慢慢變小的屍體,秦烈說道,「你剛剛施展的武技是什麼?」

秦菲一揚漂亮的柳眉,有些驚訝地問道,「你不知道?」

「我應該知道?」 「這是我們家族的武技,赤焰烙,可以通過瞬間連續的劈斬釋放,激發靈力涌動,將威力疊加,我已經煉到了兩重烙,可以瞬間擊發兩刀,發出兩倍的威力。像爺爺他們,有的都修鍊到了七重烙,一星武王的實力,可以瞬間爆發出堪比二星武王的恐怖戰鬥力,這可是秦家在西蒼域得以生存的最強奧義所在。」秦菲的小臉上有著說不出的驕傲。

「赤焰烙,將威力疊加……」秦烈低聲自語,神情一振,「家族裡修鍊赤焰烙,需要什麼資格?」

「秦家嫡系子孫,擁有不俗天賦,這是一,二是有特殊貢獻的旁系族人,三就是得到信任的供奉。」

「那我呢?」

「以前你不夠格,但是現在……」秦菲古怪地打量了秦烈一番,遲疑地說,「也許你可以試一下,只要你的天賦足夠,應該有資格。或者你可以直接去求爺爺,他也可能會答應你。」

爺爺……

秦烈在腦海里努力搜索著秦家武宗秦傲天的資料,老頭子威名遠震西蒼域,乃外域十大武宗之一,受人敬重。秦家更是以秦傲天的存在而耀世萬分,位於西蒼域六大世家前三之列。

在秦二公子的記憶中,秦老爺子嚴肅威嚴,向來不敬言笑,卻獨獨對他這個廢物外孫寵愛萬分,這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同樣也無可奈何。正是因為他的包庇和愛護,才讓秦家人得以容忍這個半廢品的存在,也能讓秦二公子可以在玄天城為所欲為。

「咦?那是……」

秦菲突然驚呼一聲,小嘴微張,雙眼圓瞪,驚訝地看著地上莫名顯現出來的無色液滴。

在依稀存在的灰燼之間,可以看到這個米料大小的液滴,散發著令人奪目的光彩,更膽濃郁的靈力波動。

秦烈小心地將液滴收起,「這就是你我之間的約定,不能告訴任何人。」

「這是什麼?是液體狀的靈力?怎麼可能!難道都是因為剛剛的紫色火焰?」秦菲失聲驚呼,一臉的不可思議,甚至有些語無倫次。

是剛剛的火焰生生將黑煞鱷煉成了靈力?這種事情只有等級極高的煉藥師才能做到,而且還得有大量的珍稀異草輔助,成功率還很底。從來沒有聽說過,可以一把火就能將玄獸屍體煉化成靈力液體的!

這件事情幾乎顛覆了她的所有認知。

「記住,這件事情一定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秦烈再一次提醒秦菲,從這小丫頭的反應可以看得出來,這項能力還真的是很特殊,在這樣複雜的世界中,行事還是要小心為上,他可不想被別人知道他的這項能力。

「好,我答應你不告訴別人,但是你得告訴我,這火焰你從何而來?」

秦菲有些激動更有些驚訝,死死拉著秦烈的手臂,要問他個究竟。

「這個我們以後有時間再深聊。我有個事想問你,有些武技記載在某些特殊的東西上,要怎麼樣才能顯現出來?」

秦菲再次用一種看白痴的目光看著秦烈,「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混成武師的。」

「少廢話,趕快說!」

「將靈力灌入其中,它就會顯現出來了。」

「就這麼簡單?」

「你還想要多複雜啊?」

秦烈乾咳兩聲,故作正經地說道,「嗯,走吧……今天還得再獵殺再多些的玄獸,得到足夠的靈源液,好讓藍導師早些恢復過來。」

「那聲慘叫似乎是從這附近傳出的。」

兩名白衣人慢慢向著藍婉卿藏身的山谷走去,兩人沒人選擇直接闖入,而是隱藏在密林之中,悄悄將手中武器握緊,警惕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你先進去查看,我在這裡感知。」

高個白衣人盤膝而坐,默默將體內靈力引導,稀薄霧氣在四周慢慢浮現,並開始向著前面的山谷漫延而去。

矮胖些的白衣人緊握長劍慢慢向著山谷靠近,先是來到瀑布面前,凌厲的目光四下巡視,最後攀上石壁,查看瀑布之後是否有山洞。

稀薄的霧氣慢慢在山谷間飄散,似乎有生命一般將經過的區域一一搜索,高瘦男子凝神感受,白霧之下的所有事務都清晰無比的在他的神識之中,任何異常的動靜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片刻之後,「湖邊有腳印,向著山谷西側漫延。」

矮胖男子應聲往著山谷西側靠近,果然發現了幾行不怎麼明顯的腳印,向著正西方向一路,而稀薄的迷霧就像是有所感知一般,向著正西方位壓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