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4 日

「那又怎樣?」趙信原本就不怎麼喜歡惡魔血脈這個稱呼,而看對方的樣子好像對自己的謂稱感到特別的驕傲,心中一陣無語,並且更加琢磨不透莫妄塵的意思了。

「看來世人只記得了一個玄囂,而忘記了還有一個昌意了」聽趙信的口氣,莫妄塵知道可能對方真的不知道自己了,頓時語氣頗帶寒意。

「昌意」聽到了這個名字,趙信先是一怔,隨後恍然大悟,終於明白對方繞了半天是想說什麼了。

昌意,這個名字或許在得知自己是少昊血脈之前趙信可能還不了解,但是在得知自己的少昊血脈之後,趙信就對少昊深深的了解了一番,少昊的名字為玄囂,是黃帝之子,而昌意也是黃帝之子與玄囂是一奶同胞,並且十分的聰慧,實力更是非常的強悍,奈何他有一個十分要命的缺點,那就是十分的好色,已經達到交歡成性,正所謂色字頭上一把刀,傳聞最後其也是死於色上了。至於是怎麼死的,說法不一,不過可信度都不高,但是好色的這麼一個壞稱號算是徹底落成了。

「那個色魔昌意啊,你這麼說我就知道了」趙信抬頭淡漠的一笑,完全沒有將其放在眼中,昌意雖說很強,血脈即使不如玄囂那樣的逆天,但也屬於是百里挑一的,但是因為他生活混亂不堪,也導致其後裔血脈也不再純凈,除了最強的一脈顓頊,剩下的甚至都不如一切普通的血脈,因此昌意即使死後也一直是一個笑話。

「哼,你不用在這裡牙尖嘴利,玄囂雖強,但是名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所以說咱們只是半斤八兩而已」莫妄塵並沒有因為趙信的語調而生氣。

「好了,廢話少說,你不動手,那我就動手了」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在拖延時間,不過趙信是等不下去了,驅使著天靈沖向了莫妄塵的靈海形成的彩雲。

「哈哈,本來還想跟你敘敘舊,看你的樣子也沒有那個興緻了,那麼就在此做個了斷吧,看一看少昊和昌意血脈到底孰強孰弱」莫妄塵說著話,神情自是興奮不已。(未完待續。) 「難道你打算跟我比拼血脈?」趙信登時一愣,完全沒有想到莫妄塵竟然說出這話,要知道據趙信的粗略的估計,對方生前的境界較之花甲境界也只高不低,這是莫妄塵的優勢,但是現在他居然要跟自己比拼血脈,這就相當於兔子會烏龜比賽,兔子居然先說不必速度,而是比誰叫的聲音大是一樣的。

雖說趙信和莫妄塵的境界相差很多,但要是真的比拼血脈的話,趙信那能吞噬萬千血脈的能力就是其最大的依仗,比拼血脈也是趙信唯一能夠和對方有一站之力的地方了。如果莫妄塵不比拼血脈的話,趙信的下場不是被直接轟碎天靈,就是被慢慢的耗死。

「你看我像是在說笑?再說了,我這不是打算,而是真的要這麼做,我就是要讓世人知道咱們之間的差距不是因為境界」莫妄塵靈海凝成的小人走至趙信的天靈身旁,嚴聲道。

「好,求之不得。不得不說,我很佩服你,不過做為你的對手,我覺得自己有義務提醒你,今日不管是誰贏了,除了咱們應該沒有人知道了,完全談不上世人」趙信善意的提醒道,的確,面對這樣的對手,趙信如果再掖著藏著的就沒有意思了。

「世人在心中」莫妄塵指了指自己心臟的位置回道。

「好,那麼來我的天靈里吧,今日如果你贏了,我的一切都給你,如果我贏了……」趙信的話沒有說完,不過莫妄塵卻一點就透,欣然接受,完全不怕趙信在這期間耍詐。

「今天就讓我來領教一下少昊血脈最後一個傳承者的能力」莫妄塵聲音剛落,靈海便化作一道長虹,飛向了趙信的天靈。

「正好,我也想看一看昌意血脈,到底有沒有資格被稱作邪魔血脈」趙信全身放開,沒有任何的防備,任憑莫妄塵飛入了自己的天靈之內。

「來吧,時隔千年的對決,我已經感覺到自己沸騰的熱血了」趙信將天靈騰出了一塊地方,讓莫忘塵的靈海有地方「落腳」,莫妄塵有些激動的說道。

「血脈之力和靈海融為一體,但是你還差了一些,要學會讓靈海做主導,將血脈之力融入其中,這樣的話,你的實力絕對會增強數倍」莫妄塵剛剛進入天靈中,就開始「評頭論足」了。

「多謝賜教,不過我警告你,你可千萬不要因此而小瞧我」雖然趙信一直以來都很狡詐,但是這也因對手而異,碰到莫妄塵這樣坦誠的對手,如果還在耍什麼心眼的話,一個是勇者無畏,一個是心生芥蒂,那未開打從心態上就已經輸了。

「那就來吧」莫妄塵也不再噓寒了,五色靈海幻化成一張遮天大網,網線上顏色變換,流光熠熠,光彩奪目。

「等候多時」趙信的血脈根源相對於莫妄塵的五色靈海來說,就有些樸實無華了,縱橫交錯的血線上,流淌著金色的血液,血液泛著玄黃的華光。

「融合」

天靈中突然傳出莫妄塵的一聲暴喝,話音未落,只見那五色靈海編織的大網轉瞬便將趙信的血脈根源包裹住。

「嗯?」

剛剛被包裹住時,趙信並沒有感受到有絲毫的威脅,甚至沒有明白對方這麼做是有和用意。但是沒有上多久,趙信終於明白對方這麼做的含義了,不知不覺中莫妄塵的靈海大網份量少了一些,而自己的血脈根源內多了一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這也幸虧趙信的觀察仔細,不然的話,根本就感覺不到。

「這就是融合啊,吞噬」

趙信嘴角一彎,血脈根源內的精血不斷的翻滾,莫妄塵那些剛剛侵入自己血脈中的精血,被瞬間吞噬掉,化為了己有。

「好小子,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應該馬上就油盡燈枯了吧,不過聽說你這個血脈的人應該是很長壽的,行之朽木還能用這樣的活力,看來你跟姬氏某些人的關係也不賴啊」雖然自己侵入趙信血脈中的精血被發現了,但是對血脈之事十分的了解的莫妄塵,還是一下子就發現了趙信的秘密。

「姬氏……」趙信在心中默念,一個模糊的人影輪廓不斷的在眼中閃過。

「看來,你還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啊」莫妄塵語氣中滿是調侃的意味。

「那都過去的事情了,按照你的意思是我能活到現在和姬氏有關係唄?」莫妄塵一語驚醒夢中人,趙信對於莫妄塵的話沒有絲毫的懷疑,因為他自己本身對於血脈這一塊就不是非常了解,就連自己的血脈也是一樣的。之前一直自詡是不死金身,到後來才知道自己是少昊血脈,相對於莫妄塵來說自己就是一個小白,而對於莫妄塵的話,趙信也是深信不疑的。

「不然呢?我大概的估一下,你活的時間應該是非常長了吧?」莫妄塵猜測道。

「恩」趙信並不否認這個問題,因為自己活的時間確實長,而自己則一直以為是自己沒有經受過重創才能如此的,但是現在看來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

「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不過我可以確切的跟你說,你的血脈中肯定有不死族姬氏的血脈。姬氏的血脈,那是多少人都嚮往的?不過這個人的膽子也真大,姬氏的家規可是八大神族中出了名的狠毒的,對方竟然冒著族規的大不違來幫你提升血脈,想想都覺得感人」莫妄塵語氣中略帶一些酸意,顯然也是為趙信有如此好的運氣有些吃醋。

「好了,我知道了,不過你不要認為你說了這麼多,我就會手軟」趙信似乎不想讓莫妄塵在談下去了,轉開了話題,蓬勃的精血猛地湧出,打算一股氣吞噬掉莫妄塵的靈海。

「這樣才好,你也不要認為我跟你說這麼多,是喜歡你,而是我不想讓你死後成為一個糊塗鬼」莫妄塵也不甘示弱,面對趙信的強攻,驅使著靈海快速的融作一團,聚於一點與趙信的血脈交融在一起。

(未完待續。) 趙信的血脈特性是吞噬,能夠吞噬萬千血脈為幾用,而莫妄塵的血脈則是融合,能夠融合其他的血脈來強化自己的血脈。兩者本質有著不同,趙信的是吸百家所長,而莫妄塵的則是獨善其身,但是實質上卻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來提升自己。

「吞噬」

「融合」

趙信的血脈根源和莫妄塵的靈海不斷的碰撞,但是長時間下來卻有些僵持不下。往往是趙信剛剛吞噬掉莫妄塵的靈海,隨後就被莫妄塵融合回去,而莫妄塵融合之後,又被趙信吞噬回去。

雖然兩人僵持不下,但是最終得利的還是趙信,莫妄塵的融合之後代表著下次融合的力度會更強一些,趙信吞噬之後,雖然會被融合回去,可是漸漸的趙信的血脈也得到了融合的效果。

「少昊血脈,你叫什麼名字?」漸漸的莫妄塵也發現了這個弊端,時間越長,自己就越吃虧。

「趙氏,趙信」趙信出道以來,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難纏的血脈,莫妄塵是第一個,對決了一會兒后,竟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

「趙信,名字挺響亮,不過比起莫妄塵來,還是要差上一些的」莫妄塵哈哈一笑,頓時和趙信的血脈根源分開。

「這麼自戀,怪不得被世人所不容」趙信淡然說道。

「你不自戀,不還是跟我一個下場,記得一百多年前我尚有肉身的時候,就聽魔族就放出話來了,稱一定要得到少昊血脈。而八大神族則要下令,如若遇見直接處死。」莫妄塵悠悠的說道。

「八大神族?他們也配?」想到在小結界中的時候,八大神族在自己眼中連個屁都不是,他們的話沒有任何的震懾力。雖然在大荒界,八大神族代表著人族,勢力也比在天界時要大很多,但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個道理還依然存在的。趙信並不相信,因為八大神族的一句話,致使所有人都要殺了自己,但是也是相對而言,如果自己是一直螻蟻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好,很好,趙兄弟就憑你這句話,就值得我對你刮目相看」莫妄塵先是一頓,緊接著讚賞道。

「我不需要你刮目相看」趙信也止住手了,沒有吞噬過趙信還只當做對方在瞎掰,但是當自己吞噬了莫妄塵的血脈后,內心的吃驚程度溢於言表,因為是在是太強悍了。並且莫妄塵的血脈可以說是自己最需要的,融合這個能力,是不用區分血脈屬性的,可以說所有的血脈都能當做自己的養分。

原本趙信的少昊血脈能夠吞噬所有的血脈是一個優點,但是這個優點還附帶一個隱患,那就是吞噬之後同時擁有了對方血脈的一些能力。這也是讓趙信不敢胡亂吞噬的關鍵,正所謂兵貴在精,招式不在於繁。

趙信現在雖然擁有了三種血脈,但是其中兩個是呂氏炎火和周氏燭火,另一個是冰封李氏的冰脈,其中炎火和燭火融合在了一起,也就是說現在趙信擁有一條火脈,平時作戰的時候,火脈的傷害比冰脈要強上許多,所以趙信用火脈的時候就比較多,而冰脈基本上是不用的。

但是趙信如果要繼續吸收火脈的話,能夠確保自己火脈攻擊性上會再上一個階梯,但是吸收別的血脈的話,反倒有些雞肋。可現在擁有了莫妄塵的融合血脈就不一樣了,因為自己無論吸收什麼樣的血脈提升的都是自己現有的血脈,也就是火脈或者冰脈,可以說莫妄塵的血脈,在某些程度上比自己的少昊血脈還要強悍。

「今日我也算見識了,少昊血脈果然名不虛傳」莫妄塵話風一轉,突然說道。

「可以,那今日就讓我見識一下花甲境界的傳承者到底有多強吧」莫妄塵的話並沒有讓趙信過感意外,這也是人之常情,雖然剛才說好的是血脈對決,不過依著兩個人那無休止的對決,根本就分不出勝負。此時進行境界的對拼,也無可厚非。

「你真的真的想的?」莫妄塵頗感意外的問道,以不惑境界對拼花甲境界,只要不是腦子有問題的,結果根本就不用懷疑。特別是在兩個人剛剛比試完血脈,不分勝負的情況下。

「這有必要說假嗎?」趙信反問道。

「好,好好」莫妄塵連說了三個好,靈海一卷,眨眼間就離開了趙信的天靈之內。莫妄塵的突然離開讓趙信一怔,不過也沒有太過作想。

「怎麼可能?我記得把身體放在這裡了啊?怎麼會不見了呢?」

湖外,寧凝不停的在面邊左右踱步,一臉的焦急,不為別的,正是因為自己放在湖中的少昊血脈的屍體不翼而飛了。寧凝回到了湖邊后,將整個湖都找遍了,但就是不見屍體。因為湖水十分的清澈,加上整個湖也並不算大,所以幾乎是一覽無遺的,況且人那麼大根本就不可能看不見的。

「也不可能被什麼動物叼走了啊」寧凝吶吶自語,當初將其放入湖中就是怕這山上有什麼巨大野獸會將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叼走了。這時,寧凝心中滿是悔恨,恨自己貪心,如果剛才不去找那小結界,或者不怕累的背著屍體走,也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了。不過這就是現實,世上從沒有後悔葯可以吃。

「噗」

就在寧凝不知所措的時候,湖中心忽然激起了一卷浪花,五道幽光在空中劃過。寧凝見狀,急忙就近找了塊凹地趴下,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東西飛走。

直到那道霞光飛遠,寧凝才敢站了起來,小心翼翼的靠近湖面,查看著湖裡的東西。

「那是什麼?」寧凝聚睛朝湖底看去,之間在湖底的淤泥之中有一點的凸起,隨著水波的蕩漾而浮動。

「嘩」

終於土層被破開,一個人從中鑽出,激起湖面一陣漣漪。

「呃」

當看到那個人的正面時,寧凝登時愣在了原地,一臉的不置信。讓她完全沒有想到之前自己認定已死的人,居然現在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誰這麼缺德,居然把我埋湖底了,差點悶死我」讓趙信沒有料到的是,自己居然被埋在了湖底,在心神重回身體的一瞬間頓覺呼吸不暢,因為所有的精血都收回了天靈中,所以趙信的身體之比普通人強一些而已。不知道被埋在這湖中有多久了,整個身體已經麻木了。也幸得趙信回來的及時,不然的話,可就真成了一具死屍了。(未完待續。) 「嗡」

心神回歸后,趙信天靈大開,精血倒灌回身體中,而趙信的身體就像是一隻渴極的野獸,毫無節制的吸收著精血,整個身體都在散發著愉悅的感覺。

「噼啪」

很快,趙信的身體已經進入了飽和狀態,精血循環全身,一切步入了正規。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趙信殘破的天靈內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響。

「怎麼了?」此刻的趙信也懵了,第一時間就是懷疑自己被莫妄塵傷到天靈的後遺症。但是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後,趙信就知道自己想錯了,或許應該說是自己想的太壞了,因為自己身體的種種跡象只表明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竟然要晉陞了。

「知天命?」趙信自己都有些不確信,自己對這一境界根本都不了解,沒想到今日就要面臨晉陞了。

夕陽如火,天邊即將燃燒殆盡殘陽,潑灑下的餘暉折射在湖面上,時日似乎只在眨眼之間,已近黃昏。

「趙氏小子,老夫來了」忽然,天邊傳來一聲高呼。

當一旁的寧凝看到來人之後,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因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原本已經死去的「寧谷」,此時他的胸前還有一個偌大的血洞還沒有閉合。

「喂,你們到底死沒死啊?能不能不折磨我了」寧凝此時感覺自己的腦袋幾乎都要炸了,已經理解不了眼前的局面了。原本一個已經死掉的人,此刻一個個的都神采奕奕的活著不說,看其氣勢彷彿之前都沒有傷一樣。那個少昊血脈的人也就罷了,但是那個寧谷胸口已經被穿成洞的人,此時也聲高氣沉的站在自己面前,完全無法理解。

「咦?你個小丫頭還在這啊?是不是想到我的好了,特意在這裡等我啊?」侵入寧谷體內的莫妄塵,才發現站在一旁的寧凝,頓時色心大起。

「你到底是誰?」聽到「寧谷」的話后,寧凝終於確定對方不是真正的寧谷了,厲聲問道。

「我是何人?之前咱們還在湖水鴛鴦戲水呢,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了?」莫妄塵哈哈一笑,飛身落在了寧凝的身邊。

「你是莫妄塵?」寧凝瞪大了眼睛,雙手猛地扣在胸前,一臉驚駭的問道。

「小丫頭,你猜的沒錯,讓老夫來獎賞你一下,正好將剛才未完成的事情續上」莫妄塵身子一傾,作勢要親寧凝,不過被寧凝快速的躲開了,莫妄塵也不著急,而是緊逼上前,寧凝不斷的後退。

「啊~~~」

趙信的一聲長吼,讓莫妄塵和寧凝頓住了腳步,聽到了趙信的長吼后,莫妄塵猛拍腦袋,似乎方才已經忘記了趙信的存在。

「你是莫妄塵,那他又是誰?難道是寧谷?」趙信的一聲長吼,也讓寧凝冷靜了下來。

「那個小子?他可不姓寧,據他說的話,他叫趙信,少昊血脈的傳承者」聞聽寧凝的問起趙信,莫妄塵隨意的答道。剛開始聽到趙信不是寧谷的時候,寧凝長出了一口氣,但是聽到後面的時候,寧凝再次被驚到,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回答了。

「他還沒有死?怎麼可能?」就這短短的一刻鐘的時間,寧凝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已經崩塌了。

「你怎麼總是一驚一乍的,又那麼稀奇嗎?那個小子命硬著呢」莫妄塵裝作無謂,不過心中的想法卻和寧凝不謀而合,要知道之前就連他也差點陰溝裡翻船,但是莫妄塵是不會表現出來的,畢竟太丟人了。

「那你們現在是?」聽到莫妄塵一口一個小子的,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種凶神惡煞的樣子,寧凝的疑惑更大了。

「你怎麼那麼多的疑問,不知道的話回家問你爸去」寧凝一個接一個的問題,頓時讓莫妄塵有些惱火,語氣也頗為不善。

「這次的晉陞怎麼會這樣」

莫妄塵和寧凝的對話絲毫沒有影響到趙信,因為他此時的天靈內已經翻江倒海了,精血也開始不停控制,肆意的亂竄。說到晉陞,趙信也算有很有經驗了,但是像這次身體完全不受控制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個小子,難道是要晉陞」莫妄塵也發現了趙信的不對,原本有些看好戲的臉,忽然驟變,急道:「不好,這個小子晉陞怎麼也不挑個好地方」,話還沒有說完,人卻已經像是躲瘟疫一般,騰空而起飛出了百丈以外。

「晉陞?」

寧凝看到莫妄塵驚慌的神色,先是一愣,隨後也跟莫妄塵一樣,像是扎了腳的兔子一般,一跳老高,迅速的逃離開。

「在不周山晉陞,這個小子也真夠倒霉的了」逃離了不周山的範圍之後,莫妄塵略帶惋惜的望著趙信所在的位置,心中暗嘆,自語道:「看來你小子命運如此,等你隕落之後,我在融合你的血脈,這個不算乘人之危了吧」。顯然,此時的莫妄塵已經當趙信是一個死人了。

不周山,傳說中是一個能感悟天道的山,此山共有五座,除去大荒界之外,四界各有一座。不過除去大荒界的這一座之外,其餘的四界沒有人知道不周山在哪裡。而大荒界的這座不周山讓無數的傳承者聞風喪膽,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不周山除了是一座能感悟天道的山之外,還是代表著災難。

因為不周山是一座不完整的山,當然不完正不是說山不完整,而是這裡的天道不完整,也就是說在不周山的範圍之內,能量波動非常的混亂,特別是當有天地精氣轉換的時候,虛空撕裂那是常有的事情。這一點跟在礦洞中的原理倒是很想象,不過其破壞力則根本不再一個檔次,因為不周山的是天地的力量,面對宇宙天地的虛空力量,就算是花甲境界也只能望而遠之,因為根本就承受不住。

「唉,原本以為找到了一個志同道合的同伴,沒想到居然這麼短命」莫妄塵搖了搖頭,當初神運算元說這裡是非常好的葬身地,莫妄塵反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裡是不周山,鳥都不來這拉屎,所以莫妄塵一等就是一百年。本來這次等到了趙信以為是天道的安排,沒想到還出了這麼個岔子,不過幸好,自己也算是活了過來,要不然莫妄塵都有捲起袖子去殺了神運算元的衝動。(未完待續。) 要爆炸了,這是趙信現在唯一的想法,感覺自己天靈就像是一個即將噴發的火山,精血已經沸騰到了頂點,渾身燥熱無比。

「啊」

趙信猛地睜開眼睛,低頭看向劇痛的來源,見得手臂上鼓起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肉包,頓時抬起另一隻手想去按住,但是這個時候趙信才發現,自己的另一隻手臂上早已經鼓滿了大包。

「嗡……」

與此同時,趙信只覺腳下的湖水出現了一絲波動,漸漸的這股波動越來越強,不多時整片湖水都泛起了無數的漣漪。如同煮熟的水一般,不住的翻滾著。

「天道漫漫,期頤無歸,孰知天命,行之將半」趙信忽的想起了當初在《不死法門》中層看到過,對知天命的一句簡介,知天命境界是一道分水嶺,將期頤境界一分為二,只有進入到知天命的境界后,才算踏入參悟天道的門檻。

想到了《不死法門》之後,趙信就不得不聯想到《不滅法門》,它們原本只是一套的,但是卻被自己的祖上給分開了,一本放入了小洞天趙氏福地的隕落空間中,而另一本就不知所蹤了。雖然不死不滅是不死金身趙氏的法門,但是趙信卻相信,另一本絕對和自己的少昊血脈有關係,如果自己找到了的話,一定會有大用處的。

「呼」

體內的精血已經完全不受控制,精氣外放,化為無窮盡的火精氣,猶如一團炙火,將趙信團團包圍。但是這還沒有完,這次的火精氣和原來不同,因為身處火焰中,趙信感受到了熱氣。這時,趙信終於知道自己身體上的大包是什麼東西了,那全是被混亂的火精氣炙烤造成的,只不過剛才自己天靈劇痛,沒有感受到身體的疼痛罷了。

正所謂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身體內外同時被烈火炙烤,完全是鑽心的疼痛,玩火**也就如此了。

「嘭」

就在趙信苦苦抵抗著烈火的時候,在趙信的腹部突然爆出一聲巨響,只覺被一個百斤大鎚擊中了腹部,人被瞬間砸飛,胸口一悶,在半空中劃過一道血線。

「啪……」

趙信的身體還未落地,背後的火光突然爆開,瞬間被射出了十餘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砰砰砰……」

這似乎僅僅是個開始,緊接著就見趙信人就像是風中的飛沙走礫一般,東搖西擺。但是觀賞性比看沙石要好多了,只看到一道不時爆出火花的火球在半空中和地面上飛來飛去,其中還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哇」

僅僅過了小半刻的時間,趙信就已經扛不住了,鮮血剛剛出口,就被火精氣給蒸發了。

火焰頓止,趙信無力的摔倒在地,陣陣的肉香夾雜在拂風中,飄蕩遠去。

「咔嚓」

原本以為一些都結束的趙信,剛剛放聲慶祝一下自己死裡逃生,但是命運還是讓他失望了,隨著一聲清脆的結冰聲,旋即身子就僵在了原地。從趙信的右眼開始,一層薄薄的霧氣在眼中散開,如同綻開的花瓣,不多時便結成了熒光閃閃的冰晶。

從眼球開始,從內而外冰晶快速的蔓延至趙信的全身,速度之快的匪夷所思,抬手的功夫整個頭部已經凍住了,隨後的上半身,一直到腳尖的位置,從始至終也就只有數秒鐘的時間。這麼恐怖的冰凍速度,就算是全盛時期的自己也做不到,這一切讓趙信根本就沒有反應的時間,等趙信反應過來,身體已經成為冰凍人了。

「隆隆」

老天似乎根本就不想給趙信活命的機會,剛剛被凍住,整片不周山的上空迅速的凝聚一大片的黑壓壓的烏雲,烏雲中雷閃雷鳴。眨眼的功夫,大樹粗細的巨雷便徑直劈下,幾乎是好無縫隙,根本不給人逃生的任何機會,就是想至趙信於死地。

「喀嚓」

巨雷劈下,雷聲宛如洪鐘,響震天地,雷光將昏暗的天空霎時間照亮,一時間猶如白晝。

「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