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4 日

「邊上那男人,彷彿在電視上見到過,叫華禹風罷!簡直太帥了,可比電視上帥多啦!」

華禹風來了,這仨字對我而言,就似是晴天霹靂似得,剛想躲避,便聽見裡邊的人繼續說道,「華禹風跟這金允兒是情侶罷,瞧他們動作多親密,鐵定是來探班的。」

「這金允兒怨不得這麼火,原來有華家給她撐腰,看起來今年的影后,非她莫屬啦!」

聽見他倆非常親密時,我的心便有些摁耐不住了,非常想進入一探究竟,可是我又沒如此的資格,雖然他說我是華太太,但我們只是債權關係。 「我們走罷!」

「瞧瞧熱鬧,如此大的明星,還是難得一見呢!我得拍幾張相片。」

看老四這麼堅持,我只可以挑個靠邊的位置,坐下來等她,這時甄治良走過來,問道:「累了罷,喝點水。」

「我自個兒帶了。」推開他掌中的水,從包中取出徑自喝起來。

「青晨,你是在存心躲避我么?」

「我沒呀,你身側女生多,我怕他們不開心!」

「他們不開心,你便不跟我講話么?」

「沒呀!」

「那每回我主動約你,你都選擇回絕!」

「我僅是怕旁人說閑話罷啦!」

「你有喜歡的人了?」

「我!我沒呀!」

「鈴……」怎會是華禹風,他不是在諸人包圍中陪金允兒么!

「你是來約會的么?」他聲響陰沉可怖,似是要吃了我似得。

「我沒!」眼眸失措中四下搜尋他的影子。

「記住我們的約定跟你的身份,再被我發覺你跟那小子湊一塊,我如今恰在媒體前,公布你的相片!」

他的要挾確實好用,到底我有把柄在他掌中,並且欠他那多錢。

「甄治良,我還有事先走啦!」

不等他再講起身去找老四,此時她早已擠進人群,找到她的同時,我也看見了那滿臉黑線的華禹風,正兇狠地瞠著我,用手沖我擺了個割喉的姿勢。

「哇,華總真是太帥啦!」

「給我們個正臉罷!」

四周所有的人都在給她們拍照,這時金允兒朝華禹風走過去,一臀部坐到他的腿上,飽滿頂在他的肩頭,一隻手劃過他的肩攬住,另一手沖記者不住地招手,動作熟稔,一氣呵成,看起來她們發展的非常快,我拉起老四扭身便走。

「青晨,再看會唄!」

「有啥好看的,又不是范冰冰!」

「你沒覺得華總長得像韓國歐巴么?」

「差遠了罷!」

「多帥呀!我要是能嫁給他,就此生無悔啦!」

「嫁給他?你喜歡那類人呀?」

「長的帥,又多金,典型的鑽石王老五,哪兒有人會不喜歡呢!只是想要認識他,大約比登天都難!」

「認識了,你便不一定想嫁給他啦!」

這麼嘚瑟的男子,長的好看有啥用,若非他母親好看,他也長不成這樣,若非他母親好看,他也做不成華總,有啥臭美的,厲害的是華太太才對!他這麼惡魔的人,居然如此多女生圍著他轉,還想嫁給他,跟他過一生不曉得有多煎熬!

「我們走罷,天黑了路便不好走啦!」

「我的腳都疼死啦!」老四神情煎熬的望著我們。

「那你說怎麼辦?」

「青晨。咱倆換換鞋唄!」

「你不是說我這鞋都過時了么?」

「誒呀!也就你的鞋碼跟我相符。你就委曲一下罷,否則我怎麼登頂見甄治良歐巴呀!」

「好罷!」

登到三分之二時我實在受不了了,腳上應當已經走出了泡,每走一步都艱辛。但又不想掃老四的興,到底她想登頂見甄治良。我是沒資格再喜歡他了,倘若他跟老四能在一塊,我也是非常開心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你們去罷。我走不動啦!」

「鞋子不舒適么?」

「沒,就是累了,再說我也不想登頂。你們去罷!我就坐在這等你們,下來時,我再跟你們一塊下去!」

「你一人多孤單呀!跟我們一塊走罷!」

「真不想去了。你們走罷!我還想在這瞧瞧風景,我覺得這兒風景非常不錯,我再多拍幾張相片!」

「好罷,那你當心點!過會兒,我們便下來找你!」

一人在山間坐了非常久,天逐漸暗下,從山上可以清晰看見落日,夕陽滑落的景象美妙絕倫,一丁點兒也不比日出遜色。

一絲愁緒,幾抹悲涼,日落黃昏曉。溫一壺酒,在冬日的黃昏中,把心事付諸瑤琴,唱彈一曲漸黃昏,千絲萬縷,點滴凄涼意。

我愛日出時的朝氣蓬勃,但我更愛落日的溫柔與成熟。他給人某種寬慰,一回愛撫,一股重生的勇氣與力量!我愛落日,我讚歎落日之美……

當太陽完全沒色彩的剎那間山谷中,響徹著一個聲響:「吳青晨,我喜歡你!吳青晨,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在山間來來回回地回蕩。

聽見吳青晨仨字時,我就曉得是甄治良了,此時我正坐在山澗邊上,脫掉老四的鞋子盪悠著腳,不由得心一緊,這句話會否讓華禹風聽見,大約整個山的人,都可以聽見,他又怎會錯過,這回不曉得他會怎麼搓磨我。

「原來甄治良喜歡的真是這小婊子,走,修理修理她,要否則她便不曉得我們的厲害。」

「是呀!瞧她那騷氣的模樣,瞧了就反胃!」

沒待我穿上鞋站起來,幾個甄治良的迷妹,已經走至我身側。

「你給我站起來!」

「你們有啥事么?」

「勾惹男人非常有能耐嘛!甄治良哥憑啥喜歡你,我到要瞧瞧你的姿色在哪兒!」

「你們幹嘛呀?」

「幹嘛?你這類妖精,我瞧你以後還怎麼四處勾惹男人,我們必須得給你點顏色瞧瞧!」

他們見四下無人,上來便開始扒我衣裳,撕扯中一個不留神,我從山上滾下,全身的疼楚席捲而來,不知滾了多少個圈,頭彷彿重重地跌在一個石塊上,霎時臉前黑下,耳朵還可以模糊聽見那幾名女子的驚慌。

「快走,誰也不要講出去呀!」

「她會否死掉呀?」

「我們是不是殺人了?」

「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

「對,如她這類賤貨,就應當完全消失!」

不知昏睡了多長時間,醒來全身刺疼,腳踝已腫的不成模樣,由於被那幾名女子扒去了外衣,身上非常冷,電話也不知去向。

瑟瑟發抖的我,只可以發出微弱的聲響,「救命,救命!」

因為沒力氣,我最終放棄了求救,一人捲縮成團,儘可能保持體溫。

「在這兒,華總!」

一道扎眼的光彩,沖我照射過來,只是此時,我早已精疲力竭,彷彿一對大掌抱起我,還令人給我蓋了薄被,待我再一回醒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充斥了我的鼻子,原來我的腳踝骨折了。 「華總,須要即刻做手術!」

「把院長給我找來!」

「骨外科最好的大夫已經在這了,華總!」

「少廢話,手術我要院長全程陪同,出任何意外,我要你們陪葬!」

手術室的燈光照的我,張不開眼眸,耳朵卻能聽見華禹風在外邊吼叫,這是由於如此的抓狂,已然不是第一回,我已經習以為常。

「吳青晨,體重多少?」

「42公斤!」

一個護士拿著一根粗粗的針頭,詢問過體重后把葯推進我的身子,我便沒了知覺。

醒來腳被吊在杆子上,雙掌都插著管子,稍微動一下便有某種刺骨的疼,「呀!」

「跌成這樣還敢動,你不要命了?」

「你救的我?」

「你一定期望是那,在山頂跟你表白的師哥罷?」

「我沒!」

「你不會是聽見他跟你表白,才激動得掉下山崖罷?吳青晨,你給我的驚喜,真是接連不斷呀!」

「當然不是,我沒資格喜歡他!」

「你啥意思?沒資格是啥意思?」

我怕講出自己被他糟蹋后,沒資格戀愛的話,會要他更加歇斯底中,因此乾脆閉眼不做聲。

「呀,疼!」

他用雙掌捏著我的肩,從牙縫兒里重重講出一句,「你們女人是不是都這麼見異思遷。」

「我沒,放開我!」啥叫你們女人,莫非金允兒跟旁人跑了?以他家的財勢不至於呀,還是其它女人背叛了他。

「少爺,骨頭湯來啦!」

寧嫂從門外匆匆忙忙跑進入,掌中拿著個保溫桶。

「要她都喝了,免得天天給我找事兒!」說完扭身出去了。

「寧嫂,你怎麼來了,夫人怎麼辦?」

「沒事,夫人去美國療養啦!」

「那我昨天,是他帶過來的?」朝門外擠了擠眉。

「昨夜聽聞找不到你了,少爺都急死了,都調動公安局跟消防局了,最後才找到你,發覺你骨折了,就安排院長給你手術,他一直在手術室外等著,助理說他一夜沒睡,早晨就要我趕緊熬湯,怕你醒來餓,少爺對你是真用了心啦!」

「他真的一夜沒睡?」

「這還有假,趕緊喝湯罷!」

「謝謝!寧嫂!」

邊喝湯邊想寧嫂的話,昨夜他癲狂的吼叫我也是聽的清晰,可是他為何對我如此好呢?是怕我死了還不了錢么,他那麼富有應當不至於。

接下來的幾日,除卻寧嫂每日換著樣給我熬湯,便沒看見華禹風的影子,聽聞集團近來非常忙,寧嫂說半夜他來過,只不過我睡了。

「青晨,你跑哪兒去了?」 抗戰之鐵血山河 電話中寢室的同學們,都急的跟什麼一樣搶電話。

「我在醫院,剛做完手術!」

「哪個醫院,我們去瞧你罷!」

「不必,我表姨家附近,距我們學校非常遠,也不通車,安心罷!我表姨照料的非常好,待我好了便回去,幫我跟年級主任請下假。」

「沒事,都大四了,誰還在乎你在沒在學校,你好端端養著呀,有事打電話!」

「恩,拜拜!」

「我是你表姨么?」耳際一個聲響嚇我一大跳,只顧打電話並未發覺華禹風出啦。

「不編個理由怎麼辦?」

「你撒謊的技術挺高嘛!勾惹人的技術也是一流!」

戀上異能男友 「我勾惹誰了?你講話放尊重點!」他每回講話都這麼刻薄。

「甄治良唄!康禾集團剛簽約的設計師,父親是建築師,母親是高中老師,家住xx社區22號樓4號,還須要我繼續說下去么?」

「你調查他幹嘛?」

「他那般大聲跟你表白,如今全校應當都曉得了罷!你是不是恨不能即刻飛到他身側去呀?心中早就樂開了花了罷?」

「我沒想過跟他在一塊,我們不相配。」

想到這兒我不禁潸然淚下,沒料想到甄治良家境如此好,我跟他就更加不配了,他可以找到更好的女生子,而我是個沒人身自由的卑賤女人。

「他在你心中地位還挺高呢!那幾個賤貨被我處置啦!」

「哪幾個?」

「自然是推你下山的!」

「你怎知,我是被他們推下去的?」

「這點事,我還須要親自費心么?」

「處置是啥意思?他們也不是存心的。」

「不是存心的也已經構成犯罪,我饒不了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