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還有這樣的事兒?」江離露出驚愕的目光,沒想到家族還有這樣的隱秘,他是一點都不知情。

「嗯。」江雄點點頭,他的目光變得凝重,「如果,我們江家能夠將他們保護好,讓他們順利成長起來,那麼有朝一日,我江家必然會迎來一個鼎盛的時期,甚至遠超其他三大家族。」

「可是,就在前段時間,不知為何,這個消息被其他三大家族知道了。」

江離目光電轉,「父親的意思是,如今三大家族的隱秘行動與這有關?」

江雄無奈的點頭,「嗯,我猜測,他們很可能是想展開刺殺行動,用盡一切能量刺殺我們江家這些暗中的未來力量。」

「……」江離的目中閃過一絲寒光,他明白了。

江家的潛力太大,若是任其發展,日後將以絕對的姿態壓制著其他三大家族,這不是他們願意見到的,所以,他們三大家族暗中想要將這股潛力扼殺在萌芽之中。

「好傢夥,三大家族聯手,江家的驕體們危險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說不定我最近跟小寶一起待久了,也沾染了天命之子的幸運呢?放心吧,我肯定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七煌氣的衝進書塔,狠狠關上門:「隨便你!你以為本尊會關心你的死活嗎?你要找死就去找啊,本尊可沒興趣攔著你!」

……

浮空島,天光墟。

慕顏一腳踩出,前面猛然出現一個大坑,她一個不慎,差點栽下去。

而這坑底,是沸騰翻滾的岩漿。

這要掉下去,她絕對魂飛魄散。

驚魂未定的站住,慕顏簡直恨的咬牙切齒。

如今這天光墟為了排斥它,已經連基本章法和規則都不管了嗎?

連這種原地開熔岩坑的下作手段都用出來了。

「小姐,您沒事吧?」

馬奎山得到慕顏上天光墟的通知帶著幫眾趕來,看到這地裂場景,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慕顏朝他揮揮手,頭疼道:「你們都回幫里去,最近別靠近我,否則被連累死了,我也沒餘力救你們。」

說話的間隙,天空中竟突然凝聚出一團黑雲,隨後一個碗口粗的閃電直接從天空朝著慕顏劈下來。

慕顏差點就要飈髒話了。

千鈞一髮之際,琴音響起,【聖手織天】發動,堪堪擋住雷劫。

可饒是這樣,慕顏還是被震得差點吐血。

遠處,成百上千隻荒獸已經朝著這邊蜂擁而來。

哪怕遙遙看去,都能看到他們體型比原來巨大了好幾倍。

馬奎山他們嚇得面色都慘白了。

雖然有心想要幫忙,卻也知道自己在這裡真是連拖後腿的資格都沒有。

於是只能屁滾尿流地狼狽逃跑。

……

神識探查到圍殺過來的荒獸修為和數量,饒是慕顏都白了臉色。

此時連她都覺得七煌說的是對的。

天光墟是鐵了心一定要殺了她。

她是哪裡來的自信,覺得自己一定能登上第十二次榜首呢?

憑她如今的實力,是絕對無法同時對付這麼多荒獸的。

更何況,還有隨時隨地會出現的地裂和雷劫。

慕顏取出浮光玉鑰,正要激活退出天光墟。

突然,萬獸奔騰的聲音停止了。

數千米外,密密麻麻的荒獸竟然停在原地。

有的發出焦慮暴怒的嘶鳴。

有的不停超前沖,一雙雙赤紅嗜血的雙目死死盯著慕顏。

可奇怪的是,在這些荒獸的前方,竟像是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了它們。

無論它們怎麼推搡嚎叫,都無法前進一步。

唯有三隻荒獸掙脫了這層屏障,咆哮著朝她衝過來。

這,與其說是掙脫,倒不如說,是故意放過來給她的。

是因為知道,以她的實力對付三隻荒獸,剛剛遊刃有餘嗎?

慕顏微微睜大了眼睛,手中原本已經被激活的浮光玉鑰也散去了光芒。

果然不是她的錯覺啊!

這天光墟中有一股力量在幫她。


會是小光嗎?

……

哪怕有實力和幸運值的壓制,慕顏還是輕鬆殺掉了三隻荒獸。

然後很快,對面暴躁的荒獸群中,又被放過來三隻。

三隻又三隻,慕顏的積分飛一樣的往上漲。 江離與父親商議了很久,知道半夜時候才悄悄離開了江府。

商議的結果是:無論如何,首先要將謀害江離的幕後之人揪出來。

第二日清晨,江離按照父親提供的信息,對江子然經常出入的地方以及他的親信展開了暗查……

而與此同時,在江府的大廳里,江雄已經處理了泰雅,這時正一副快要瘋了的表情,坐在大廳的上方。

江子然也在。

「父親大人,切勿再生氣,一定要保護好身體啊。」

「嗯,我沒事兒。」江雄擺擺手,目光陰沉,滿面的悲傷,「離兒的事調查的怎麼樣了?江府這麼多人,就沒有一點線索么?」他的語氣很激動,滿面怒不可遏的樣子。

「還沒有,大家都在全力的尋找弟弟,可是並沒有有用的線索。」江子然一臉的真誠,還帶著一絲著急,一絲憂慮,彷彿對弟弟的失蹤同樣的著急心切。

「廢物,一群廢物……」江雄大罵著,忽然,他似是無意一樣,目光很小心的,聲音也很低,對著江子然道:「子然,你弟弟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失蹤了,而且沒有任何自家的人有線索,你說是不是我們江家有內鬼啊……」嘴上說著,他的目光暗中的觀察著江子然的表情。

聞聽這話,江子然當時一驚,心中暗道,「這,莫非這老頭髮現了什麼?」不過心中想歸想,嘴上卻趕緊回答:「父親,應該不會吧,不然這樣,我現在就派人開始暗中探查一下江府里的人?」他並沒有注意到父親暗中窺測的目光。

「看來很可能就是子然做的了。」江雄暗道。他明顯注意到江子然剛才目中一閃而過的驚疑和閃爍,如果沒有離兒的話,平日他斷然不會注意到這些,但此時一聯繫起來,心中已經有了一定的猜測。「沒想到,我收留你養你成人,你卻反過來謀害我的親兒子,等一切都查清楚,我一定要讓你不得好死。」

不過,現在沒有足夠的證據,而且也沒弄明白江子然做出這些事情的原因,所以江雄壓下了心中的憤怒。

「不必了。」江雄擺擺手,仍舊一臉傷心擔憂的神色,「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找到你弟弟,其他的過後再說吧。」他當然不能讓江子然在江府展開徹查,那樣江離會很容易暴露的。


江子然心中驚疑不定,不過看江雄並沒有其他的表現,心中慢慢平靜了下來,「看來這老頭並沒有發現什麼,應該是自己猜測的。」

放下心來,江子然恢復了穩定的心境,開口道:「知道了父親大人,子然必然會全力以赴搜找弟弟。」

「嗯,行了,你下去吧,給我督促下面的人,趕緊給我找。」江雄故意顯出神情蕭索的樣子。

「是,父親大人。」江子然點頭,然後,「那子然先下去了,相信弟弟不會有事兒的。」


「去吧去吧。」

江子然轉身離開了大廳。

看著養子遠去的背影,江雄的目光變得陰沉,「真希望不是你做的,我就這一個親兒子,關乎我江家血脈傳承,若真是你謀划的一切,我一定要讓你死的很難看。」

……

出了大廳,江子然心中依舊有些隱憂,「不行,自己要趕緊回去派人仔細查查泰雅的屍體,是不臨死前說漏了什麼?」

想著這些,他加快了腳步,出了江府。

走了幾個地方,沒有任何收穫,江離便暗中回到了江府,不想,正好看到江子然從大門出去,眼神警惕的潛入人群里。

「跟著他,應該能得到有用的信息。」江離心中暗道。

隨手打出《匿息決》,隱匿掉氣息,然後悄悄地綴在江子然的身後。

江子然已經是淬體七層,在末法時代的時候,這個修為已經很出色了。至少不是眼下的江離能夠對抗的,所以為了不被發現,江離沒有吝嗇靈識的消耗。

過了大約半柱香的時間,江離尾隨著江子然來到了江寧東城的一處普通住宅大院。


暗中觀察了一番,江離小心翼翼的潛了進去。

大院就中間一處房子,很大,看建築類似於多人同居的通鋪大房間。

江離藏在房后的窗子下,豎起耳朵,偷聽裡面的談話。

「你們都出去,張策,你留下。」進了屋子,江子然隨便的坐在了桌前。

「是……」

待眾人離開,張策急忙來到主子身前,「怎麼了少爺?出什麼兒了?」他的聲音很粗獷。

「沒出什麼事兒。「江子然擺擺手,「可能是我多慮了,我感覺我父親好像發現了什麼。」

「什麼?」張策的聲音很驚懼。

「你怕什麼?只是我的感覺而已,父親應該是沒有發覺的。」江子然瞪了一下手下,然後道:「行了,你現在去把張林請到這裡來,還有,順便再去查一下泰雅的死因。」

「是,少爺。」張策的聲音恢復了平穩,答應一聲後轉身出去了。

後窗外,江離目中一閃,「這裡面果然有事兒。」

……大約過了一炷香時間,房中傳來了開門聲,然後有人走了進去。

江離趕緊立起耳朵。

「子然賢侄找我有何事兒啊?」聽聲音,進來的人是個中年,他的語氣很從容,應該是那個張林到了。

「沒事兒沒事兒,就是想找張叔聊聊。」江子然的聲音很小心。還不時的笑著。

「張叔?這人是誰?莫非是張家的人?」江離的目中閃過好奇。

「嗯。」張林點點頭,然後坐在了桌子前,「這幾天怎麼樣?江雄那親兒子的事沒出什麼變化吧?」

「沒有,沒有。」江子然急忙搖頭,「張叔,如今江離已經徹底消失了,您放心就是。」

片刻,他又道:「張叔,你覺得,我們再過多久可以動手了?」

「呵呵」張林輕笑了一下,目光平和的道:「子然啊,這種事情不能著急,一定要謹慎行事,知道么?沒有一百分的把握不能魯莽衝動。」

「是是,張叔說的是。」江子然笑著恭維。

「不過你也不用等多久了,再過十天,就是一年一次的四大家族產品展會,到時候,我們三大家族會聯手推出已經能夠量產的上品凝體丹,而且中品凝體丹也會大降價,到那之後,你們江家的必然會陷入被動,無論是丹藥還是元兵,亦或者元器,出貨量都會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江雄必然忙於應對此事,警惕自然就降低了,到時候,我們再設計一下,將他引出江寧城,派出高手,殺了他,之後呢,就要看子然賢侄的能力咯……」

隨著張林的話,江子然目光閃亮著,「哈,張叔果然是心有定數啊,子然佩服,若是成功,這江寧城子然一定可以完全控制。」

「嗯。」張林點點頭。


「那張叔,子然還想多一句嘴,關於張雅與小侄的婚事……」江子然的語氣帶著明顯的試探。

「賢侄放心,張叔說的話自然會做到,只等你掌握了江寧城,雅兒馬上就會嫁過來,到那個時候,咱兩家可就是姻盟了,你也算半個張家的人了。」

「哈哈。」江子然一聽這話頓時放心了,開懷大笑,「那是那是,張叔到時就是小侄的岳父了,日後小侄一定會孝敬您的。」

後窗下,江離,「雜種,竟然這麼迫不及待了。」聽到這裡,他如何不明白?這分明就是江子然想做江家家主,而且已經迫不及待了,所以他聯合外人先殺了自己,然後再謀害父親,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坐上家主的位置,順便還能娶個美女回家做嬌妻!

「真是打得好算盤啊。」江離可以想到,江子然請那張林幫忙,一定是許了對方好處,「吃裡扒外的雜種。」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屋子裡,江子然和張林聊了好半響,最後,張林起身了,「子然賢侄啊,今日就聊到這吧,你且耐心等待,二十多年都過去了,也不差這十幾天了。」

「是是,張叔說的是。」江子然很是恭敬的起身。

「嗯,那我就先走了。」張林點點頭,「對了,這些日子盡量少與我聯繫,畢竟這是江寧城,萬一被發現了什麼那可就不好了。」

「是,子然全聽張叔的。」

「嗯,那我就先走了。」

「張叔慢走。」

門被打開了,隨後張林的腳步聲消失。

江離藏在後窗下,心中暗暗思考了一番,「江子然不著急處理,自己應該去看看那張林在城中的藏身之地,一個張家的人竟然匿藏在江寧城都沒有被發現。」

心中有了決定,江離無聲的翻出了院子,繞道前院,遠遠地看到一個黑衣中年從院門出來,然後徒步走向了西城的方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