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還有寰宇界內的其他地級勢力也紛紛動手了,可以說在這短短一天時間,便讓整個寰宇界的各個勢力都完全動作了起來,但是即便如此,據我們得到的準確消息,那些血魔似乎在故意避開天級勢力和地級勢力一樣,不斷地對玄級勢力和黃級勢力進行滅門!」

「嘖嘖……看起來,這些血魔是真的瘋了!」

吳天雙眼微眯,冷聲道,「吩咐下去,讓天魁堂和風火堂的人在我們的勢力範圍內到處看看,如果遇到少數的血魔直接滅掉,若是太多的話就立刻稟告!」

「好的,我這就去安排!」


萬若蝶點點頭,但稍作猶豫后又問道,「那宗主,萬一要是有附近的一些勢力向我們求援,那又該怎麼辦?」

「視情況而定!」

吳天沉吟道,「如果能夠來得及,可以出手,畢竟現在都算是一個戰壕的人了!不過,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也不必勉強,我們又不是開善堂的!保住自己人才是最重要的!」

「好!那我先下去了!」

萬若蝶很快離開了,而吳天卻是緊緊皺著眉頭,他想起了之前在伯爵府內爺爺吳正浩所說的那些話,兩個月時間這才過去一個半月,血魔事件便徹底爆發了出來,而且來勢如此兇猛,這不禁讓吳天覺得有些壓力!

血魔,絕對不可能沒有任何準備的出現,如今如此大規模的舉動,肯定有所目的,至於到底是什麼目的,他現在也不得而知!


…………

半月時間又這麼過去……

在這半月內,幾乎整個寰宇界都被血魔事件所充斥,幾乎將近四分之一的玄級勢力和黃級勢力被滅,不過在天級勢力和地級勢力的齊心協力之中,這些血魔也沒有去他們的勢力範圍內囂張。


但眾人卻也都明白,這並不是什麼好的現象,如果讓血魔緩過氣來,甚至有所發展的話,恐怕要不了多長時間,別說地級勢力了,就算天級勢力估摸著都不能是他們的對手!

畢竟血魔的實力提升並不需要苦修,只要有足夠的鮮血讓他們吸收煉化,他們的實力便會沒有任何桎梏的迅速提升著,甚至完全可以達到那未知的神階也說不定……

忽然間,就在半月之後的某一日,當眾多勢力都在為如何滅殺血魔而困擾之際,幽音谷白仁忽然發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都無比震撼的消息……

向邪宗宣戰!不死不休!!

這個消息剛一出現,立時讓本已平靜了一些的寰宇界再次陷入了一場極大的風暴中……

「該死的,這白仁到底要做什麼?」

萬若蝶嬌叱不已,而吳天卻是微眯著雙眼,搖頭道,「若蝶,你錯了!這並非白仁所發,而是白梟以白仁的名義發出的!」

「白梟?那個幽音谷的大長老?」

「嗯,就是此人!」

吳天輕輕點頭,繼續說道,「白梟對內宣布的理由是,白仁遇刺之時他們已經掌控了絕對的證據是我派人所為,而出手的就是我們邪宗的六大長老!」

「那麼那個白仁呢?」

萬若蝶秀美微皺的說道,「白仁他不會是傻子吧?難道任由白梟這麼做?」

「呵呵……白仁是否還活著都是個問題呢!」

吳天詭秘一笑,「這次,我倒也想看看,白梟他到底能做什麼!唔……若蝶,你現在趕緊去安撫一下我們的人,不能因為這次事情而讓他們有所退縮!呵呵……或許,這也是我們邪宗的一次機會呢!」

「機會……」

萬若蝶似乎明白了吳天的想法,輕輕念叨一句后便轉身離開了……

「血魔……宣戰……」

在萬若蝶離開后,吳天的眉頭微微皺著,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似乎這次事情並沒有看到的那麼簡單……

幽音谷忽然向他們宣戰,而且還是不死不休的宣戰,按理說這不應該的啊!

那白梟不可能不知道,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就算以邪宗本身的實力,也是一副兩敗俱傷的局面,更別說那諸如龍家,奕劍門等等應該會出手相助,如此一來,他們幽音谷又豈會佔據任何便宜?

「想不通啊想不通……」

吳天苦惱的搖了搖頭,陡然目光一亮,暗自驚道,「難不成那白梟與血魔有關?」

這個想法一旦出現,便不可抑制的在吳天腦海蔓延……


「如果真是這樣,那……」

深吸一口氣,吳天急忙掏出傳信玉符,聯繫起來。

十來分鐘后,吳天有些無奈的結束了與那人的傳信,卻是越發的一頭霧水,「算了,到時候再說吧!現在最重要的是備戰!幽音谷,哪怕就算你與血魔有關,難道真的認為我邪宗是好欺負的?」

「吳天(哥哥),幽音谷這是要做什麼啊?」

徐珊她們幾女很快面色擔憂的走了過來,而吳天卻是笑著道,「放心吧!與幽音谷一戰本就是遲早的事情,這次正好也可以讓人知道知道我們邪宗的實力!」

頓了頓,吳天繼續道,「不過這段時間,你們就要一直留在宗內了,千萬別出去!我擔心恐怕會有幽音谷的人潛入附近!」

「嗯!」

眾女紛紛點頭,她們自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哥哥,到時候我們也可以幫忙的哦!」

夢兒揮舞著小拳頭,說道,「現在關係到我們的家園,這次一定要讓幽音谷那些人好看!」

「是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要把那些人打的再也不敢對我們出手的程度!」

吳天雙眼微眯的道,「這次事情,危險難料!但也未嘗不是我們的一個機會!幽音谷屹立在寰宇界萬年之久,也是時候下神壇了!」

說著話的時候,吳天雙目中滿是冷厲的寒芒,他很期待這一戰!! 大殿中,吳天居於主位,除了依舊在天星學院玲瓏凝魄塔中的千毒堂堂主莫倩之外,其他邪宗高層全部齊聚於此,就連幾乎從不參加會議的赤蓮聖君等六位長老也都坐在了吳天的下首。

此次,殿內的氣氛有些凝重……

雖然他們都知道邪宗的實力在地級勢力中亦屬頂尖,但那幽音谷畢竟是一個老牌的天級勢力,能夠成為寰宇界北部無冕之王的幽音谷,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諸位,先說說你們的想法吧!」吳天環視了一眼眾人,淡淡的問道。

「宗主……」

萬若蝶首先起身說道,「自從幽音谷向我們宣戰以來,邪宗弟子都同仇敵愾,並沒有因為幽音谷的強大而有所退縮,畢竟經過上次白仁遇刺事情之後,決意留下的眾人都對邪宗有一種歸屬感!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家,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對其不利!」

「如今,邪宗氣勢如虹,哪怕幽音谷現在過來,想必大家都不會有任何的怯弱!」

「很好!」

聽到萬若蝶的話,吳天笑著點點頭,之前白仁遇刺事件,吳天之所以沒有去強留那些想要離開的人,無非就是為了一種真正的凝聚力,越到緊要關頭這種凝聚力就越來越重要,如今不就已經顯露出來了么?

「宗主,我們天魁堂上下都已經做好了備戰的準備,隨時能夠出手擊退來犯之敵!」柳易起身道。

「我們風火堂也是如此!」

風火堂堂主厲鋒也是肅然說道,「只要幽音谷之人來犯,我們風火堂必定與其不死不休!」

接下來,眾人紛紛表示出了與幽音谷大戰的決心,但語氣之中卻多出了幾分的哀色,畢竟幽音谷的實力太過強大,他們獲勝的機會根本不高,但即便如此,眾人也沒有任何怯弱,在他們看來,邪宗就是他們的家!


自己的家,豈容外人踐踏?

「諸位的心思我都明白!」

吳天笑了笑,淡淡的繼續道,「幽音谷作為寰宇界北部之王,的確有很強的實力,但我們也不弱!唔……諸位都知道我們擁有六位長老,但或許你們都不清楚六位長老的實力!現在,本宗就一一向諸位介紹一下……」

聲音稍微停頓一下,吳天便將赤蓮聖君他們的實力簡單的描述了一遍……

「大長老赤蓮聖君,八階武聖!」

「二長老橙煦聖君,七階武聖巔峰!」

「四長老綠波聖君,八階武聖巔峰!」

「五長老青魂聖君,七階武聖!」

「六長老藍霜聖君,六階武聖!」

「七長老紫雷聖君,六階武聖!」

隨著吳天簡單的話語,包括萬若蝶在內的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

雖然之前他們都已經明確地知道,六位長老俱是聖階強者,可卻萬萬沒想到,竟然都會擁有六階武聖及其以上的實力!

就算那幽音谷內的聖階強者比他們更多一些,但論聖階強者的單個實力,恐怕也都無法與邪宗相比!

尤其是四長老綠波聖君那八階武聖巔峰的實力,更是震懾人心的存在!!

在吳天聲音落下之後,眾人一片安靜,一個個對即將發生的那一戰,生出了無比的信心!

而除了六大長老之外,在邪宗內還有幾個聖階強者存在!

諸如,黃江與黃河兩兄弟的一階武聖,柳魁與柳易兩兄弟的二階武聖,厲鋒的一階武聖,再加上吳天如今的二階武聖,如果真的與幽音谷拚死一戰,孰勝孰負還不一定呢……

了解到了六位長老的真正實力,眾人頓時信心十足,而吳天則頓了頓后問道,「諸位,你們還有什麼說的么?」

「宗主……」

萬若蝶再次站起了身,沉吟道,「宗主不是與其他幾個天級勢力的關係還不錯么?可否這次請他們出手幫忙?」

聽到萬若蝶的話,其他人都紛紛面露希冀之色……

如果其他天級勢力能夠派人前來相助,那他們獲勝的機會必定將會無限擴大,到時候別說擊退幽音谷了,恐怕就是反攻也不是什麼問題!

此時,一個個都直直的朝吳天望了過去,而吳天卻是緩緩搖了搖頭,輕聲言道,「我問過了,但是他們因為血魔事件而無能為力啊!」

血魔事件……

眾人聞言都有些色變,那幽音谷竟然選擇這個時間段向邪宗宣戰,難道他們就不怕被血魔攻佔了山門么?或者說,他們有絕對的防禦?亦或者……他們本身就與血魔在暗中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在場之人都不是笨蛋,很快就想到了這一點,讓他們一時之間顯得有些古怪的沉默。

「我知道諸位都在想些什麼,其實我也在懷疑!」

吳天笑著說道,「不過血魔事件同樣爆發在了幽音谷的勢力範圍,所以我們現在去想那麼多也沒用!唔……如果各位沒有想說的話,那麼就散了吧!回去之後好好的安撫一下眾人,務必要保持最佳的心態!」

「這次的大戰,是關係到我們邪宗生死存亡的一次!是危機,但也未必不是一次機會!」

「是,宗主!」

眾人紛紛點頭應諾,而後朝吳天與六位長老行禮后,便退了出去。

「少主,你真的有信心么?」

眾人離開后,紫雷聖君朝著吳天說道,「據我所知,恐怕幽音谷真的是想要滅了我們啊!」

吳天笑了笑回道,「正所謂盡人事知天命,只要我們做足了該做的,全力以赴,那就足夠了!再者說了,幽音谷也不可能全部出動來攻打我們,他們也害怕會有其他勢力趁機偷襲!」

「不管如何,這次都很危險!少主,如果實在不敵的話千萬不要勉強!」

赤蓮聖君沉聲言道,「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少主你還活著,就有東山再起的那一天!我們也會全力相助!」

「多謝大姐,我明白的!」

吳天點點頭,「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挺過這道難關!正如我之前所說,這也未必不是一次機會!」

又和吳天說了一會兒話,討論了一下大戰的事情,赤蓮聖君他們這才離開,而吳天獨自一人繼續坐在這殿內,神情有些無奈……

他其實之前不僅聯繫了龍家等其他幾個天級勢力,更聯繫了在青蒼大陸上的爺爺吳正浩他們,但因為血魔事件的爆發,讓眾人都無法分身帶人前來相助,不過吳正浩說了,如果有可能的話,他會在半月內將青蒼大陸上的事情解決,帶著星劍宗的人前來支援……

除此之外,在寰宇界中的天心族,也通過天心族少主天玄凌然的口表示,如果吳天真的抵擋不住,他們天心族會派人幫忙,只需要吳天的一句話!

對此,吳天表示感謝,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真的不想去請天心族的人,畢竟他們不算很熟,天心族內,除了天玄凌然與天玄渺渺兩兄妹之外,吳天可以說都陌生的很!

如果要他們幫忙,萬一提出一些過分的條件,那該如何辦?

…………

轉眼間,便是七日的時間過去,吳天已經得到消息,幽音谷的人已經出動了。

幽音谷有三大長老,五大護法……

而五大護法中,卻只剩下三個,其中馬浮陽其實本為血衣樓北部天王,如今正被困在邪宗之內,而公孫勛也死在了吳天手中,所以這次他們前來攻打邪宗的隊伍,只是由三大長老和三位護法分別帶領,形成六支隊伍,欲要將邪宗從四面八方圍困住,從而起到瓮中捉鱉的作用!

當然,這些都是以大長老白梟為首!

「大長老,已經到了碧瀾山脈外圍了!」

數千人的大型隊伍,已然密密麻麻的站成了一片,將整個碧瀾山脈周圍都完全封鎖,而這其中實力最低的也在宗階,可以說出動了幽音谷將近四分之三的宗階以上之人!

在聽到下人稟報后,白梟的目光中寒芒閃爍,絲絲貪婪盡顯無遺。

其實說起來,他和邪宗之間並沒有太大的深仇,如今發兵邪宗也是受了那血衣樓的吩咐,但白梟卻還有自己的想法……

邪宗能夠發展得如此迅速,肯定有什麼特殊的存在,如果他能夠將其掌控,暗中發展自己的勢力,那麼說不定要不了多長時間,他便可以成為連血衣樓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到那時,他白梟豈不就成了整個寰宇界的主宰?

所以,在得到吩咐攻打邪宗之後,白梟顯得極為激動,正式宣戰的七日之後,便帶人來到了這裡,並且在此之前便已經做好了一系列的攻打計劃。

畢竟他也早已經知道,天邪谷周圍有護宗大陣的存在,甚至連邪宗的實力也了解的七七八八,總而言之一句話,此時的白梟對於邪宗可謂是勢在必得,甚至恨不得下一刻便將邪宗徹底擊潰,搶奪邪宗的一切來發展自身!

瞟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六個四階武聖,白梟的眼中不露痕迹的閃過一抹利芒……

這六人,是血衣樓派過來幫他的,名義上是幽音谷的客卿,但實際卻更主要的是來監視他!

這一點,白梟很明白!

「吩咐下去,按原計劃行事,給我派人將那護宗大陣直接擊潰!」白梟深吸一口氣,揮手吩咐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