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1 日

「還有呢?」

劉楠輕嘆了一聲:「哎,反正都要死了,有些事總得告訴你,夏羲和,你要小心你身邊的人,你已經不姓夏了吧,那些人,看中的就是你現在的家世。」

「你怎麼知道? 總裁,我已婚! 劉楠,這些都是誰告訴你的?」 劉楠將袖子挽起來:「兩年前,我本來是離開了,但是有人找到我,那人和葉黎寒一樣優秀,對我很好,我一度以為我遇到了真愛,可後來,他居然讓我去勾引趙敬,為的就是方便給他傳遞消息順便監視他。」

「他是誰?」

劉楠皺著眉:「夏羲和,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你什麼也別問,聽著就行。」

夏羲和坐到一旁的凳子上:「你說」

「夏羲和,兩年前的事情,我已經不怪你了,遇到那人的時候,他真的將我當作世界上的珍寶一樣,但是從他讓我去勾引趙敬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對我的好,都是假的,我只是一枚棋子,但是,我樂意啊

也是從那以後,趙敬一直把我養在外面,從他們來來往往之中,我知道很多東西,你母親的死並不只是趙敬做的,趙敬充其量是被人利用罷了,害你父母的,是同一個人,至於是誰,我也不知道,我只能提醒你,當心你身邊的人。」

夏羲和一臉疑問:「當心我身邊的人?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劉楠,這些你說的那個人怎麼會輕易告訴你?」

劉楠見夏羲和一臉不相信的模樣,突然自嘲:「呵,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信,你怎麼就不信呢?也對,你要是信了就真的奇怪了。」

她站起身來走到夏羲和身前:「夏羲和,不管你信不信,這是真的,你要找的人,就在你身邊,若不是你的屬下找到我,我肯定會將這些秘密帶進墳墓。」

「那那個人呢?你說的那個人,會放過你嗎?」人已經說到這種程度了,夏羲和就算是不信,也得裝作相信了。

劉楠掃了門口一眼,心口一震,整個人變得慌張起來:「夏羲和,你一定要相信我,小心你身邊的人。」

劉楠的突然慌張引起了夏羲和的注意,夏羲和往門口看去,空空如也。

「你在看什麼?」

劉楠突然發起火:「你給我出去,夏羲和,滾,你還來找我做什麼?當初要不是你,我怎麼可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夏羲和,你還有臉來找我,滾,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你。」

夏羲和意識到什麼一樣,輕聲說:「好,你別激動,我走,我走。」

夏羲和走到門口的時候,回頭看了看劉楠,劉楠兩行熱淚落下:「羲和,珍重。」

這一刻,夏羲和心中抽痛,這就像是生離死別一般。

看著夏羲和離開醫院之後,趙敬進了這個病房。

「好久不見啊親愛的」

劉楠一見趙敬,就像看見惡魔一樣,一邊往後退,嘴裡一邊說著:「別過來,你別過來,求你放過我吧,我只有一個月了,求你了」

聽著劉楠的祈求,趙敬卻是愈加高興:「別害怕啊,我會好好疼你的。」

說完,趙敬朝著劉楠撲過去,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劉楠在病房裡的尖叫聲已經響徹了整層樓,卻沒人搭理。護士站的護士們也都只是嘆息這個姑娘命苦,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人。

一路上,夏羲和越想越想越不對勁,扭頭問道:「和旭,你在外面有沒有看見有什麼可疑的人啊?」

和旭回憶了一下:「不知道,中途離開了兩分鐘上廁所,但是我在門口的時候沒有看見可疑的人。」

夏羲和:「不對,肯定有人,就在你離開的那兩分鐘,一定有人來過,不然劉楠不可能是那樣的反應。」

「哎我說,你這室友也真是奇怪,叫你來說些奇奇怪怪的話,什麼線索也沒說,她不是在耍你吧。」

夏羲和搖頭,下車走回別墅。

「十一,葉羽呢?」

十一拿著雞毛撣子跑過來:「葉羽先生在你出去之後不久就出門了,現在還沒有回來。」

「他有沒有說是出去幹嘛?」

「不知道,他只說去建一個老朋友,其他的什麼也沒說。」

夏羲和點點頭,轉身對和旭說:「派人盯著劉楠,有什麼情況馬上告訴我。」

和旭:「你如果懷疑是葉羽的話,怕是現在已經晚了。」

夏羲和此時的心情難以言述,如果真的是葉羽,那麼說明和櫻井家必定有聯繫,劉楠說讓她小心身邊的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先去看著,不管什麼結果都要立刻告訴我。」

夏羲和回到自己的書房,看著眼前的布置,心裡不禁對葉羽這個人多了一分恐懼,他能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入書房,又從書房進入自己的房間,這個人的神秘超乎了夏羲和的想象。

「羲和,剛剛派出去的人有消息,劉楠那邊什麼事情都沒有,就是情緒看起來不太好。」

夏羲和回了一聲:「好」

看來還得找個時間去找她好好談談了,直覺告訴她,劉楠知道的,不少。

「對了,和旭」夏羲和打開書房的門叫住他。

和旭愣住,這還是夏羲和第一次叫他進去自己的書房,可一進去就被眼前這一粉嫩嫩的一幕驚訝到,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夏羲和:

「你別告訴我這是你自己弄的?」

夏羲和點點頭:「我問你,我是不是不該喜歡這些小女孩兒喜歡的東西?」

和旭一臉茫然:「你為什麼這樣說?你也是一個小女孩兒啊,喜歡這些有什麼的?」

夏羲和臉色一變,將和旭推出去,轉身跳到旁邊的沙發上怒吼:「他就是個混蛋!!!」

什麼島主只喜歡聽話的人,什麼進了櫻花島的人就要拋棄以前的愛好,全都是那個葉羽誆她的,虧她還一直擔心因為這件事害的島主不高興又給櫻井家找麻煩。

「哎,我還是太單純了。」夏羲和把頭埋在抱枕中,厚顏無恥地誇了自己一句。

所有的事情都指向趙敬,但同時所有的事情都證明趙敬不過是個炮灰,劉楠說的那句小心身邊的人,是真的嗎?如果是,那麼他到底說的是誰?

夏羲和一如既往地盯著天花板的燈,腦海里迴旋著身邊的每一張笑臉,每一張臉都是那麼的真誠,儘管她在島上學過不能輕信任何人,但是身邊的所有人,她都捨不得去懷疑。

與其這樣猜測這些,倒不如睡覺,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今晚,夏羲和做了一個夢,夢見幾年前,自己剛上大學的時候,夏正華送她去學校的場景,這種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夏羲和從夢中醒過來的時候,眼角已經濕了,夢始終是夢,夢中人已經不再,就算她再怎麼想念,也是都回不來了的。

她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平時的這個時候,她都會到廚房找吃的,今天也不例外。

當她下樓的時候,一聲巨響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渾身戒備,往客廳走去,黑暗中,隱隱約約一個人影在晃動。

「誰?誰在哪兒?」夏羲和的聲音沉穩有力。

那人卻輕嘆一聲,聲音略有些無力:「呵,你個白痴女人,是我。」

葉羽的聲音飄在空氣之中,夏羲和這才打開客廳的燈,眼前的葉羽確實讓她一驚。他已經失去了平日里的活力,反而滿臉蒼白,嘴角掛著一絲不太明顯的血痕,想來是葉羽沒擦乾淨的。

夏羲和放鬆下來:「你大晚上不睡覺,還在自我訓練?」

葉羽沖她翻了一個白眼:「你看我這像是訓練的樣子嗎?快扶我上去。」

夏羲和這才走進,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夏羲和下意識捂住鼻子:「你被誰揍了?」

葉羽輕哼一聲:「我很快就會把他找出來。」

夏羲和戲謔道:「沒想到你居然會在陰溝裡翻船,哪條陰溝都不知道?」

葉羽用儘力氣拉住夏羲和的手,整個人撲在她身上,聲音越來越弱:「扶我上去」

夏羲和本想直接將他推開,畢竟他還在被懷疑階段,可處於身體本能,夏羲和還是把他扶進他自己的房間。

葉羽被夏羲和重重摔在床上,吃痛地悶哼一聲。

「零七,你居然敢摔我?」葉羽故作生氣地說出這句話,也要他有力氣發火。

看著眼前頹廢的葉羽,夏羲和還有些於心不忍,緩緩開口:「你幹嘛去了?弄一身傷回來?」

葉羽翻身大字躺在床上:「好餓」看那架勢,夏羲和要是不給吃的他就什麼都不說了。

夏羲和翻了一個白眼:「你等著」隨後走向廚房。

片刻之後,夏羲和端著一碗熱粥,拿著醫藥箱回到葉羽的房間,葉羽已經睡著了,夏羲和也不忍心直接將他叫醒。

該死的母愛泛濫。

夏羲和恨鐵不成鋼的坐在房間的沙發上盯著葉羽,彷彿要把他盯出兩個洞。

不知何時,夏羲和坐在沙發上睡著了,葉羽緩緩睜開眼睛,便看見夏羲和在沙發上小憩的模樣,嘴角突然溫柔起來。

沒想到,夏羲和睡覺的時候,還挺好看的。

他本想起身,卻牽動到傷口,疼的他直呲牙:「嘶~」

也就是這一聲,將夏羲和嚇醒:「嗯?誰?我在哪兒?」迷迷糊糊之間夏羲和竟然忘了自己身處何地。

葉羽忍不住笑出聲來,夏羲和甩了甩頭,端起粥試了試溫度,剛好

「吶,你不是餓了嗎?」

葉羽渾身無力,一臉無辜地看著她:「手沒力氣」

夏羲和直接將碗放在葉羽一旁的桌上:「愛吃不吃」

說完轉身正要走,卻被葉羽叫住:「喂,難道你不想知道你母親去世的真相嗎?我可是為了幫你調查才變成這個樣子的。」

夏羲和皺眉:「你?這麼好心?你倒是說說你都查到了什麼?」

葉羽眼神往桌上那碗粥看去,夏羲和秒懂,不耐煩地走過去將葉羽扶起來,端起粥遞到他嘴邊:「張嘴」

葉羽聽話地張開嘴:「啊~嗯,味道還行」

「現在可以說了吧?」

葉羽突覺好笑:「你是覺得吃了你一口粥就能知道所有的事情嗎?零七,你算盤打得真好啊。」

夏羲和心底案子告訴自己不要和蠢貨計較,強行壓下所有的怒氣將粥喂完。

整個過程,夏羲和的眼睛一直跟隨著手中的勺子,沒有多看一眼葉羽,反倒是葉羽,全程都盯著夏羲和看,時不時調侃幾句她。

終於,這碗粥終於喂完了,夏羲和站起身:「現在可以了吧?」

葉羽沖她勾勾手指:「這是秘密,你把耳朵伸過來」

夏羲和湊過去,葉羽順勢拉著她的手一反轉,整個人壓在夏羲和身上,夏羲和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到,處於本能地掙扎著抬起腿往葉羽兩腿之間撞去。

葉羽倒抽一口涼氣,蜷縮著身子,緊皺眉頭,整個身體全部壓在夏羲和身上,夏羲和意識到剛剛做了什麼之後,整個人僵作一團不敢大口呼吸。

聽說男生的某個部位受撞擊,那是…懷疑人生的痛…

片刻之後,葉羽恢復力氣,雙手撐起身子:「零七,下手挺重啊,不過我喜歡。」

「滾下去,別壓著我」

葉羽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伸出食指描繪著夏羲和的臉:「其實,你安靜的時候很美,你知道嗎?」

夏羲和拍開她的手:「別亂摸」

「要不,你跟了我得了,管她什麼島主什麼葉黎寒的,跟了我,我不會辜負你的。」

夏羲和輕蔑地一笑:「哼,你也真是說得出口,勾搭了李姝又拋棄她,現在又想勾搭我? 兇獸飼養手冊 你應該知道我現在是島主的未婚妻吧,小心她削你。」

葉羽:「那葉黎寒呢?他可是對你很上心呢,聽說,三年前,他居然放下了我妹妹和你在一起,你們感情很好吧。」

葉羽不提,夏羲和幾乎都快忘了葉羽和葉黎寒還有這樣的關係:「你的意思是,葉黎寒還要因為一個已經死去的人孤老一生?」

「我問的是你,你心裡還有他嗎?」

夏羲和看了看兩人的姿勢,怒火不禁上來:「你別壓著我」

葉羽將夏羲和不安分的手按在床上:「回答我,你心裡還有他嗎?」

葉羽問得很認真,夏羲和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沉默,眼中漸漸失去了神采。

「零七,忘記他,她現在已經有未婚妻了,忘記他,和我在一起。」

夏羲和恢復神色,冷哼一聲:「那島主呢?葉羽,他有未婚妻了,我也有未婚夫了,不管心裡有沒有他,我們都改變不了,但是,和你在一起,你就做夢去吧。」

聽見夏羲和這樣說,葉羽心中劃過一絲淡淡的暖意。 葉羽從夏羲和身上翻下來:「幫我處理傷口吧」

夏羲和一臉懵逼地爬起來:「你問這些幹嘛?」

葉羽冷冷看著她:「我只是想替島主考驗考驗你罷了」

「哦?那我通過考驗了嗎?」

「馬馬虎虎吧,快給我處理傷口。」葉羽催促著夏羲和。

夏羲和瞪了他一眼,將藥箱打開,直接撕開葉羽的上衣。 崔大人駕到 這個粗暴的動作著實嚇了葉羽一跳,這女人居然這樣粗暴。

葉羽身上的傷大大小小布滿整個上身,夏羲和也受過無數傷,但是看見葉羽身上的傷,心裡還是暗自佩服,這人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還有力氣和自己說笑。

「怎麼?心疼了?」葉羽看著夏羲和愣住遲遲不肯動手。

夏羲和回過神來,搖頭:「沒有,上藥有些疼,你忍著。」

夏羲和的動作很輕柔,很仔細,這樣認真的夏羲和葉羽從未見過,就算是當初在島上觀察她的時候,都沒見過夏羲和有這樣的一面。

很快,夏羲和上好葯,鬆了一口氣,抬頭剛好對上葉羽的眸子,葉羽眼中情緒複雜,看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有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葉羽忍不住低下頭。

「你幹嘛?」夏羲和毫無防備被葉羽親了一下,立馬炸毛站起來,使勁擦著自己的嘴,看著她這樣嫌棄自己的模樣,葉羽突然心情很不好。

「沒幹嘛,嘗嘗你的味道罷了,好了,你可以走了。」

「神經病」

夏羲和丟下這樣一句話轉身就走,葉羽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前一秒還是晴天,下一秒就打雷,後半夜,夏羲和都是在憤怒之中度過的。

葉羽重新躺回床上,纖細的手指來回撫摸著自己的唇,剛剛,就是這裡和夏羲和的唇碰了一下,酥酥麻麻的,好像很舒服的樣子。

葉羽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從小時候被當做物品送到這家又送到那家,他很小就對感情這件事免疫了,除了自己那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他這還是第一次和女孩子靠這麼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