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這鳳肉的能量太大了,從沒吃過這麼強大的肉,連炎陽火鴉的肉都不如它。而且以前老娘積累如此雄厚,已經達到突破的臨界點。」

「老娘感覺到了,就差一點,非常小的一點點,老娘就能突破到聖王級了。啊啊啊,再給老娘一斤鳳肉也好啊!」

所有人:「……」

難道在影清進階之後,這星蟻也因為冥鳳而進階嗎?要是這樣的話,這頭冥鳳真是死得其所了。< 此前,星蟻確實吞吃了很多的東西,連聖猿驚那聖王強者的心臟精血都被它給吞了,更有大批妖族被它在皇朝吞掉。所以說,這傢伙這段時間成長的速度空前,已經達到聖域中品巔峰。

而如今,整整一頭冥鳳被它吞掉,終於達到了突破的界限。雖然冥鳳是聖域下品,但或許這種強大獸類的「質量」更高,所以星蟻才說它的肉簡直比那頭聖域中品的炎陽火鴉還有價值。

可是眼看著差不多突破了,這頭冥鳳的肉卻沒了,全被吃光。

欲哭無淚。

秦陽想了想,說:「蠢蛋,你瞧這麼大的骨架,不能吃啊!螞蟻啃骨頭,難道這事兒還新鮮嗎。」

星蟻搖了搖頭:「這骨頭裡面沒價值,老娘已經試過了。而且這真鳳骨頭真硬,硌牙。」

秦陽點頭道:「那,你敲開吸食一下骨髓試試,反正別浪費了。」

星蟻頓時眼睛一亮,樂滋滋的笑道:「聰明!對了,拿你的那把利劍把骨頭都切開,這冥鳳骨頭啃起來好硬,耽誤事。對了,你們那條烤熟的鳳腿骨頭也給老娘留著,這次說啥不能浪費一點。」

剩嘴巴子都不放過,一群人亂翻白眼。


但不得不說,秦陽這辦法還真管用。星蟻試了試之後,發現冥鳳骨髓里的能量,簡直比血肉更豐富!

畢竟,這本來就是造血的東西。

而當那龐大骨架里的骨髓幾乎要吞吃乾淨的時候,星蟻忽然渾身一震,隨後渾身顫抖如篩糠打面一般。而且,一股明顯變得強大的威能自它那小小的身軀之中爆發出來!

威勢極強,凶焰滔滔。

而且,這星蟻身體爆發出了一層金芒。不再是土黃色,而是金燦燦的黃!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中,星蟻的身體慢慢的變小、再變小……但卻給人一種越來越密實的感覺。直到最後,這星蟻奮力唧唧歪歪了一聲,渾身的光芒這才消散,而身體竟然變得像拳頭那麼小!

太小了啊……人家變強之後都會變得體格龐大,這傢伙反其道而行之,竟然縮小了這麼多!

不過,這小傢伙的氣勢倒是真不一樣了,異常強悍。而且渾身如黃金般閃亮,連那對薄薄的翅膀都是如此,宛如純金打造。

「賺大了,老娘這次賺大了,哈哈哈!」星蟻得意的撲棱著翅膀,大笑道,「聖王級啊!關鍵是這一身土豪金太有面子了,老娘的形象是不是更像一個真正的女王了,王者風範啊!」

德行……

而它體型變小之後,也就更加便於落腳了。比如它興奮過頭之後,一下子飛到了秦陽的肩膀上,算是對秦陽表示親昵和感謝,畢竟是秦陽讓它得到了那份冥鳳屍體。

可是,由於秦陽並未刻意用力,竟然險些被這傢伙壓了一個趔趄!

這小東西,竟然能把秦陽壓得身體一顫!

「你……體重恐怕不下一千斤吧?」秦陽瞪大眼睛,驚訝不已,「拳頭大小的傢伙千斤重,你比精金星髓還密實啊!」

星蟻得意的笑了笑:「那是當然!老娘強壯的簡直像頭龍,哈哈……等一下,瞧好了!」


說著,這傢伙猛然一拍雙翅,嗖的一下化作一道金光,直奔前面一棵懷抱粗的大樹。結果只聽到轟的一聲,那顆大樹被硬生生的撞斷了……

還是這一招,但是更狠了。而且由於體型更小,所以偷襲起來肯定更厲害,令對手難以防備。

就在一群人驚訝不已的時候,星蟻得意洋洋的回到秦陽的肩頭,道:「秦陽,以後老娘就站在你肩膀上得了,便於你的修鍊。你瞧,不佔任何地方,還能讓你負重修鍊,多好。」

滾蛋……秦陽用手撥了一下,竟然沒撥下去,因為小東西飛起來之後躲過了那隻手,而後又落在了秦陽的肩膀上。

而秦政則點頭道:「這辦法其實不錯。每天時時刻刻肩負千斤之重,對於你的修為應該有些好處。」

「聽見沒有,這是秦皇聖旨,也是你老爹的命令。」星蟻頓時大喜,但心裡暗暗念叨:老娘這麼厲害,再整天騎著大秦皇太子,豈不是更有王者風範……

秦陽沒再理會它,任憑它趴在自己肩膀上。而且秦陽也覺得,自己隨時帶著一個聖王級的傢伙,跟人打架的時候當然會更猛。

……

繼續上路,又向南推進了兩百多里,秦陽等人看到了昨夜小猿王在這裡宿營的痕迹。甚至,一些篝火里的灰燼尚有一點餘溫。

秦陽說道:「看樣子,走了應該不到一個時辰。而且從這宿營的規模來看,應該是小猿王他們。其餘的妖族種群,應該不會這麼恰巧的出現在這裡,而且達到如此規模。」

秦政卻看了看方向,說:「但是,距離萬妖窟也不足百里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幾乎夠他們的先頭部隊抵達萬妖窟。而且咱們再趕到那裡,多少也需耗費一些時間。」

秦陽點頭道:「所以,還得加緊趕路。根據元凱丞相和元山柳他們所說,聖猿傷已經進入了萬妖窟,不知道要搞什麼鬼。萬一小猿王再分一杯羹,就怕留給咱們的好處不多。」

於是,秦政再度用第二戰魂抓起三個後輩,疾速向前飛去。而星蟻此時則成了秦陽的另類「坐騎」。因為秦陽根本無需費力,只要星蟻抓住他的腰帶,震動翅膀就能高速飛行。而且由於進階之後實力更強,所以就算抓住了秦陽,也和以前獨自飛行的速度差不多。

好愜意的秦陽,星蟻帶他裝逼帶他飛呢。

只不過飛行了不到一刻鐘,星蟻就停下了:「老娘飛累了,該你帶著老娘飛了。」

約好了的,大家每人輪流飛一程。這下秦陽苦憋了,身上背著千斤重物飛行,一刻鐘之後便累得一身微汗。

不行,還得抓緊時間進階聖域才好。現在畢竟只是依靠圖騰之中的那對龍翅,而不是自己真正的御空之能。

就在秦陽思索著的同時,雙方也交換了兩次,時間過去了半個時辰。這時候,秦政忽然說道:「壓低高度,前面應該就是萬妖窟。而且,似乎小猿王他們的族人在跟什麼東西戰鬥——很詭異的戰鬥……」< 皇境強者的目力比一般人強,只有秦陽勉強可以看到一些。直到眾人落在一個小山坡上,並且爬上一個小小的山頭,才看到了秦政所說的景象。

正對面是一片巨大的平原,地勢平坦土壤豐厚,但卻片片寸草不生。黝黑的泥土上,遍布著紅色的斑斑點點。

哭原!

也有人說,那紅色的斑點則是太古妖族慟哭的眼眸之中流落的血淚。

平原正中心,也就是秦陽他們的正對面,則是一座孤零零的山峰。沒有向外延伸,如房子一般突兀的矗立在平原上。直徑大約二十里,高度則有兩千丈左右,也就是十里地多一點。

這座孤零零矗立在平原上的山峰,便是大名鼎鼎的萬妖窟!

這座山峰——也就是萬妖窟——的山腳處,一個巨大的山門大開,如同一頭凶獸張開的巨口。

而在這山門之前的平原上,小猿王這邊大約上百名手持武器的戰士,正在奮力的廝殺,廝殺之中爆發出怒吼和咆哮。至於剩下近千名族人,則在戰場的後方緊張的觀望。

是很詭異的戰鬥。


因為秦陽等人只看到了那些妖族戰士瘋狂的揮舞兵器,但,卻沒有看到他們的對手。

所有人都在進行一場沒有敵人的戰鬥,他們似乎在和空氣作戰,於是場面顯得滑稽而詭異,甚至令人心底發寒。

「他們在跟誰打……」周鶴翎目瞪口呆的問,「難道是和……鬼魂嗎……」

影清打了個哆嗦:「翎姐別說鬼話,嚇唬人。」

可事實擺在面前,確實讓人費解。

幾個人也想過去一探究竟,畢竟距離太遠看不真切。只是冒然接近了之後,肯定會引起更大的亂子。雖然他們實力之強足以蔑視小猿王的人馬,但不明真相之前最好還是保持隱蔽為妙。

「我以隱身之術過去看看。」秦陽說著,身體隨即消失。

大家早就知道他這本事,見怪不怪。唯獨影清有點好奇的說:「不對!哥,星蟻女王怎麼也不見了呢?難道只要和你貼在一起,也能一起隱身?」

啊?大家仔細一看,確實如此,那金燦燦的大螞蟻確實不見了蹤影。偏偏大螞蟻還得意的叫囂:「什麼,你們看不見老娘了?哈哈,那可太棒了!」

秦陽也覺得詫異,隨手扯起了影清的小手兒。頓時,影清的身影也一閃而逝,消失不見。

好逆天的本事!

連觸摸到的人或異獸,也能隨之隱身,這可太狠了啊。

但是,初次得到隱身戒指的時候,並沒有這樣的能力。很顯然,是因為上次用地脈淬鍊液修復了之後,這隱身戒指的功能變得更加強大了,只是秦陽當時未能發現。

當然,這種「附帶隱身」的效果肯定是有限度的。秦陽試著又抓住周鶴翎的手腕,結果毫無變化,周鶴翎還是原原本本的站在大家面前。

「放開,趁機占我便宜。」周鶴翎哼哧道。

誰占你便宜了……秦陽心中不平,心道影清的小手兒又暖又柔滑,抓起來比你那微涼的小爪子感覺好多了。

當然秦陽嘴上沒說,而是要求星蟻暫時離開自己。

頓時,星蟻那金燦燦的模樣出現在半空中,因為剛才他站在秦陽的肩膀上。

此時秦陽再抓了一下父親,結果父親隨之也消失了。

實驗出來結果了——秦陽在自己隱身的同時,最多可以附帶著兩個人或異獸一同隱身。

秦政點頭道:「也好,那咱們兩個一起去看看。星蟻留下,照顧這些孩子們。」

此處是萬妖窟附近啊,不得不小心。而有這個聖王級的螞蟻保護著,影清他們會很安全。其實這種考慮已經有點過於謹慎,畢竟影清他們三個都擁有天沖期的戰鬥力。就算影清這個靈慧期下品,使用戰圖騰套裝之後也相當於天沖期下品。

而後,父子倆就在隱身狀態下直奔對面的戰場。相隔只有七八里地,以他們的速度一會兒就到了。兩人肆無忌憚地從妖族那些婦孺族人的頭頂飛過,果然沒人能看到他們。

此時,秦陽也已經將對面的形勢看得真真切切——

原本上百名妖族戰士,此時只剩下了四五十人,卻依舊在堅持戰鬥。包括聖猿怒也在,正凌空鏖戰什麼看不見的東西,聲嘶力竭的咆哮著。

雖然秦陽父子看不到他們對面有什麼,但卻能清晰的感應出,一團團無形的能量波動!

似乎是一群看不見的高手,在和那群妖族搏殺。特別是聖猿怒對面的那團能量,龐沛異常,不亞於聖域上品高手的全部威壓。

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而就在這時候,秦陽腳下傳來一道怒罵聲,竟然是小猿王。這傢伙身為新登基的「乾元皇」,並沒有率領將士們參戰,而是在後方和族人們一起觀戰。

「該死,聖猿傷那混蛋竟然真的初步控制了萬妖窟,甚至能釋放出這麼多的『無體妖兵』!」小猿王怒吼,「假如……假如本皇若是掌控了這萬妖窟的奧妙,又何懼什麼秦政!」

無體妖兵。

秦陽明白過來,那些妖族戰士究竟在和誰戰鬥。無體妖兵,顧名思義應該就是一群沒有形體的兵將。那麼,豈不就是鬼魂一樣的存在嗎?

至於小猿王能知道這些秘密,恐怕和他父親大猿王曾在萬妖窟摸索很長時間有關。

而且秦陽父子也能聽得出,這萬妖窟真的可以控制!甚至,聖猿傷已經「初步」控制了這座奇怪的東西。

不可思議,這座大山一樣的萬妖窟,竟然還能被後人給控制了?而一旦控制起來之後,竟然能調動萬妖窟內的鬼一般的戰士進行搏殺?

此時,小猿王身邊一個隨從模樣的猿族搖頭道:「乾元皇陛下,不能再打下去了。您瞧咱們的這些戰士已經傷亡過半,而聖猿怒大人也似乎已經難以支撐……」

「戰士生來便要戰鬥,死亡就是最終的宿命!」小猿王著急上火的吼道,「不攻破這些無體妖兵守衛的山門,我們如何進入萬妖窟。難道,眼睜睜看著聖猿傷那奸賊徹底掌控萬妖窟嗎!殺,給我繼續殺!」< 小猿王已經陷入亢奮般的暴怒之中,但身邊那個隨從依舊死死勸阻:「陛下,咱們的戰士不多了啊!大部分被聖猿傷帶進了萬妖窟,咱們可就剩下這一點種子了,死一個就少一個!」

「留下這些婦孺,咱們還能繼續繁衍生息。留下這些戰士,有聖猿怒大人在,咱們還能不受那些附屬種族的欺凌。」

「但若是這些戰士都沒了,誰來保護這些婦孺,咱們會滅族!」

小猿王雙目因憤怒而赤紅,一拳砸翻了這個中年侍從,怒吼道:「膽小怕事的東西,如何成得了大事!無非是72無體妖兵,殺了之後一個時辰之內無法再度形成,咱們便能進入萬妖窟了!」

「戰鬥持續了這麼久,那些無體妖兵至少傷亡過半。只要堅持,再堅持,咱們就能滅掉這些傢伙,進入萬妖窟,奪回控制權!」

「再敢言退,以逃兵論處,斬!」

於是,那個侍從不再說話了。

而他們頭頂上隱身的秦陽卻能看出,小猿王比以前更加暴戾。他有著比大猿王更加暴戾的性格,卻沒有相匹配的實力,這本身就是一種悲劇。

不多時,那些妖族戰士又死傷了一批。戰鬥之中的聖猿怒似乎知道再也無法支撐,於是悶吼一聲落在地面上。似乎狂舞著鐵棒擊退了一些妖兵,奮力救出幾個被圍攻的猿族戰士,隨後帶著大家撤退出來。

而且秦陽發現,撤退途中雖然還有戰鬥,雖然那些妖兵還被所謂的無體妖兵追殺。但只要他們退出萬妖窟山門的百丈之外,這種追殺就戛然而止。

也就是說,那些無體妖兵雖然實力很強,但應該無法離開萬妖窟百丈之外。

當聖猿怒一旦回來,頓時引起了小猿王的極大不滿。這個暴戾恣睢的「乾元皇」抬頭怒指著聖猿怒的鼻子吼叫訓斥:「貪生怕死的混賬東西,誰讓你擅自帶兵回來的!本皇沒有下達旨意,你怎敢隨意退兵,這是逃兵行為!」

戰鬥時候的逃兵,按照律法是要斬首的,不論人族妖族都有這種統一的懲罰要求。

一身是血的聖猿怒似乎在強忍住怒氣,悶哼道:「臣無能,無法戰勝那個『無體妖將』。而臣一旦戰死,手下這些戰士們也會被屠戮一空。到時候,隨便一個弱小的族群都能欺侮咱們最後這些族人。陛下,到時候咱們會被滅族的!」

別看聖猿怒如此憨直,但也知道這個道理。

當年猿族依靠強大的實力威震南域,下屬三十六妖族莫不臣服。但是,既然壓制別人久了,難免有些種族會產生怨氣,只是不敢表現出來。

現如今,有聖王級的聖猿怒在,哪怕手下的猿族戰士只剩下二三十個,那些附屬種族還是要忍氣吞聲。因為一個聖猿怒,就能對附屬妖族實施毀滅性打擊。

可是一旦聖猿怒隕落,手下那可憐巴巴的二三十個戰士再犧牲掉的話,那些附屬種族肯定群起而攻之。到時候,近千名猿族婦孺必將成為被宰殺奴役的對象。

「滅族!滅族!」小猿王暴怒的咆哮,「難道苟延殘喘的活著,就能免於滅族災難嗎?聖猿傷那奸賊一旦成功控制萬妖窟,第一個要宰殺的就是我們!」

也有點道理。照這個說法,無非是早滅族還是晚滅族的問題。

小猿王之所以心急火燎的從猿山城殺到這邊,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滅族之憂近在眼前,他不能不焦慮。

「先前抓不到那頭怪鳥(冥鳳),現在又戰不過這些無體妖兵,你這聖王級高手羞不羞!」

聖猿怒腦袋有點大,但還是低頭道:「是,是臣無能。」



這傢伙不善言辭,翻來覆去就是這句「臣無能」。

而小猿王卻似乎怨氣無處發泄,繼續喋喋不休:「本皇知道你無能!當初三大聖域之中,就你實力最差。就算你們三個同時得到萬妖窟的好處,紛紛進階聖王,你也是三大聖王之中最弱的一個!而且,你年紀倒是比聖猿傷和聖猿驚還大了十幾歲吧?」

如此**裸的羞辱,聖猿怒這次連「臣無能」都說不出口了,只是氣的胸膛劇烈起伏。

要知道,他的名字是聖猿「怒」!平時任何一點點小事惹毛了他,他都會怒氣衝天。也就是在大小猿王面前,他才會稍稍恪守臣子的本分,強壓住滿腔的怒火。但是,一路上被羞辱的實在是夠了。

小猿王卻不知輕重的冷哼:「哼,只可惜本皇修鍊時間太短。若是給本皇同樣的時間,必將追齊甚至超過先皇,一隻手就能滅了你們這三個廢渣,哪還在這裡受這等冤枉氣。」

到底是誰在受冤枉氣?是你,還是人家聖猿怒?

大猿王死後,聖猿傷帶著精兵另立爐灶,是聖猿怒扶持著你,才暫時穩定住了大局。甚至當初聖猿傷目露殺機、準備對小猿王動手的時候,也是因為忌憚身邊的聖猿怒,這才讓小猿王保住一命。

現在,聖猿怒卻還得在這裡受你這樣的侮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