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這些人,就是你說的大秦帝國的天才?」另個一頭短髮,皮膚黝黑,背上背著一柄巨大刀的青年,坐在靠椅上,翹著二郎腿,語氣含著幾分鄙夷地說道。

落十三卻是尷尬一笑,算是默認。

那身穿盔甲的紋身少年,嘴角一獰,不屑地道:「這也叫天才?大秦帝國實在沒人了,連一個武師境的人都找不到嗎,隨便找幾個廢柴濫竽充數!」

龍焱聞言臉色一僵,澹臺風雲、姑蘇煙雲、南宮飛燕几人聽了更是慍怒不已,他們都是故意隱藏了修為,用易筋經將境界壓制在武士高階,這些人實在令人厭惡,居然見面不分青紅皂白就譏諷、侮辱別人是廢物?實在是豈有此理!

龍焱懶得理會這種驕傲自大之人,連正眼看他們一眼都沒有,徑直走向一張案幾坐下,南宮飛燕、姑蘇煙雲、端木月荷、問雪、倩逸和澹臺風雲也冷冷坐下,直接無視這些的人存在。

那紋身青年和短髮青年臉色也是一僵,這一群廢物還很狂,居然無視他們的存在,這讓他們內心十分不爽。

落十三見氣氛尷尬,卻是乾笑一聲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大秦帝國的龍焱,這兩位是迪龍帝國烈雲,這位是酉窮帝國囚白虎,兩位都是赫赫有名,在本帝國,都是無敵的存在!」

… 龍焱這才故意瞥了一眼那兩人,皮笑肉不笑說道:「這年頭,正是無恥之人越來越多,什麼阿貓阿狗出來都派頭十足,動不動就威名赫赫,天下無敵什麼的,臉皮厚的可以當球踢!」

「你說什麼?你敢嘲笑我臉皮厚?」那短髮青年黑臉一獰,首先發作,指著龍焱怒道。

「我題名道姓了嗎?」龍焱故作無奈,「你要自己承認,我也沒有辦法!」

「你……」那短髮青年囚白虎氣的黑臉紫紅,本來他不善言辭,居然一時語塞。

「一個下品帝國的廢物,這裡豈容得你撒野!」紋身青年烈雲目露凶光,手臂一抖,手中杯子飛出,喝道,「敬酒不吃吃罰酒!」

那酒杯在空中旋轉,瞬間化作一團火焰,燒的虛空顫抖,空氣嗤嗤炸響,可見那火焰溫度極高,就是武師境強者也能不敢迎接,這一招分明是要將龍焱抹殺!

「去煩惱指!」

龍焱目光冰寒,一指點出,動作雖然漫不經心,指尖卻有無數劍芒吞吐而出,瞬間將那火焰切割的四分五裂。

「下品帝國的廢物?」龍焱目光冷漠,「你自己也是出生下品帝國,有何資格嘲諷別人是廢物?」

正在這時,門外走來一個身穿烏黑長袍的青年,被一群人簇絨著,走了進來,這青年半邊臉用面具遮著,只露出另一半臉,單從那一隻眼睛之中便可看出,此人身上殺氣極重,氣息更是強大,呼吸之間更是氣息如海,元力蓬勃,修為也是武師低階。

見這黑黑衣青年進來,不可一世的烈雲和囚白虎頓時氣勢矮了幾分,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向那黑衣青年陪笑道:「是陰陽帝國的陰陽公子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

那半邊臉青年被人稱作陰陽公子,冷哼一聲,便自故坐在上首,目光似乎漫不經心地掃了一圈大廳,這大廳之內已經聚集了四個帝國的六幾十名青年,修為大都是武師境,唯有龍焱一圈人實在太過扎眼,修為地下,都是清一色的武士高階,那陰陽公子目光在龍焱等人身上微微一頓,隨即移開。

「既然四大帝國的天才都已經到齊,那大家就不要客氣,便開懷暢飲,這海天盛閣的美酒,可是天下出了名玉液,大家不要浪費!」落十三微笑,端起酒杯,向大家說道。

酒過三巡,落十三又開口道:「今日我們四大帝國的天才聚集在此,目的其實大家已經明白,就是要商議應對明日第二*比的對策!」

落十三站起身道:「大家都知道,明日第二輪測試規則就是,讓所有參賽者進入一個封閉的秘境,讓后互相攻擊,當參賽者死亡道一定比例,秘境就會自動開啟,活下來之人,便取得第三*賽資格!」

「所以,我們四國鄭重再次結盟,相約共進退,一是不要內訌,而是一致對外,防止被被其他帝國的武者擊殺!」落十三頓了頓,鄭重地又說道,「這位是中品帝國陰陽帝國的天驕人物,這次我們萬花帝國、迪龍帝國、酉窮帝國和大秦帝國能有陰陽公子的中品帝國加入,可謂如虎添翼,必能在第二輪之中大放異彩,穩操勝券!」


龍焱心中冷笑,誰都心裡清楚,那些上品帝國都是和上品帝國結盟,中品帝國自然看不上下品帝國,但是這個陰陽帝國既然跟三個下品帝國結盟,顯然是中品帝國之中實力最弱小的,是那些大帝國看不上眼的,不得已的選擇而已。

「雖說我們四國結盟,一致對外,到那時與那些上品帝國和中品帝國的勢力相比,我們依然很弱!大家避免與他們發生衝突!」那陰陽公子獨眼閃爍,沙啞的聲音開口說道,「不過我有一個完全之策,既然規則是進入秘境之後,參賽者必須死亡一定比率,才會結束,既然橫豎都是死,我們還不如選擇性地死!」

「何為選擇性地去死?」落十三嘴角掠過一絲不經意的冷笑,故意反問道。

「選擇性地死,就是從我們四個帝國之中選擇一些人去犧牲,這些人進入秘境之後,自己選擇自盡!這樣可以讓死亡人數快速達到一定比例,就可以讓比試快一點結束,這樣我們就會有更大機會活下來,進入下一輪!」陰陽公子陰冷地說道。

選擇自盡?還陰險、好狠毒無情的計策,這是活活將人當做畜生一般嗎?真是毫無人性,這種主意也能想出來!

所有人聞言都不禁目光一凝。

「這個計策真是絕妙!」落十三忽然撫掌稱奇,目光卻有意無意地掃向龍焱,故作為難地道,「此計好是好,但是關鍵是誰願意當犧牲品,站出來自殺呢?實在是難啊……」

龍焱目光閃爍,心中忽然明了,自己今日可能是被人算計了,這本就是一場鴻門宴!

「還用問嗎?」囚白虎一頭短髮倒豎,像是一隻烏黑的刺蝟一般,一指龍焱,幸災樂禍地道,「還能有誰,這群廢物正合適,自殺正適合他們不過!」

龍焱目光猛然一寒,他娘的,這果然是一個陷阱!姑蘇煙雲等人全都臉色露出憤怒之意!

「不錯,反正你們這群廢物,修為低劣,進入秘境橫豎都會被其他勢力殺死!既然難逃一死,你們不如死的更有價值一些,讓我們這些人順利晉級,進入第三*賽!」流雲嘿嘿獰笑,恬不知恥地陰森笑道。

「死的更有價值?讓你們晉級?」龍焱不禁感到好笑,「我們和你們有關係嗎?憑什麼聽你們擺布?憑什麼讓你們晉級?」

這些人像是沒有聽到龍焱的質問,居然直接無視龍焱這群人的存在,那陰陽公子更是好不徵求他們他們意見,直接開口道:「既然大家對我的提議沒有意義,大家現在開始表決,同意讓大秦大國之人作為犧牲品的,請表決!」

「我贊成!」囚白虎獰笑道。

「我也贊成!」烈雲語氣陰陽怪氣。

「同意!」落十三目光看向龍焱,神色之中洋溢著無限的愚弄、嘲諷之色,這本就是他布下的一個陷阱,他接近龍焱,目的就是要引他上鉤。

「我也贊成!」陰陽公子冷笑一聲,「大家一致通過,大秦帝國五個參賽選手,進入秘境成為犧牲品,若是他們沒有自殺,別的勢力見了可以殺,我們見了更可以格殺勿論!」

就這樣,在沒有徵求龍焱等人的任何意見之下,這一群人居然就如此輕率地定下龍焱等人的生死!

… 「轟!」

龍焱身前案幾渾然碎成齏粉,澎湃的氣浪向四方翻滾不休,龍焱目光冰寒,環視四周,令整個包間都像一個冰窖一般,奇寒無比。

「你們如此隨便定人生死,問過我了嗎?」龍焱冷笑一聲道。

「問你?」落十三嘴角掠過一絲嘲諷與憐憫的神色說道,「從我找上你的那一刻,你便註定成為一個死人!包括你身邊之人!問和不問有什麼區別嗎?」

「原來你一直在設陷阱,讓我往裡跳?」龍焱聲音冰寒,一股怒氣難以平復。

「知道又如何,太晚了!」落十三奸笑,與先前判若兩人。

陰陽公子目光閃爍毒芒,陰森而道:「實話告訴你,你答應也是死,不答應也是死!只要你明日你們進入秘境,別的勢力不會放過你,我們這些人見了便殺!除非你放棄明日大比,否則逃不過我們布下的局!」

「誰死還不一定呢!」龍焱嘴角揚起冷笑,心中怒意雖盛,但是他還是忍住未發,這群蠢貨,真是瞎了狗眼,他們隱藏了修為,以為自己好欺負,是軟柿子,就像將他們當炮灰,他要等到明日,看這群蠢貨如何殺他?

「要怨,只能怨你們修為太差,去見了閻王,下輩子別再投錯了胎!」囚白虎獰笑道。

「我們走!」龍焱低低掃了身後憤怒的澹臺風雲幾人一眼,直接走出海天盛閣。

「為什麼不單當場宰了這群兔崽子,老子肺都氣炸了!太窩囊了……」澹臺風雲氣的額頭青筋暴突。


「先讓他們興奮一夜,等到明日大賽開始再收拾他們!他們以為捏著軟柿子了,到時候卻發現一腳踢到尖刀,那種吃驚、震撼和悔恨的的感覺,比直接殺了他們應該更爽吧……」龍焱冷笑道,既然他們設下陷阱,要置他於死地,那他就將計就計,毫不手軟!

這一夜,龍焱幾人便在城中隨便找了一家客棧歇下,養精蓄銳,等待翌日的大賽。

第二日,一輪金烏從群山之巔緩緩升起,萬道金光,普照四方大地,整個萬方城都像是鍍了一層黃金,熠熠生輝。


兩千餘名晉級的各大帝國天才早已聚集在天梯山峰之下,那主持大賽的老者一身白衣,踏空縹緲而來,居高臨下,俯視眾人數道:「我宣布,第二輪淘汰賽現在開始!」

那白衣老者伸手一展,一卷畫軸出現掌心,輕輕一抖,那畫軸展開,居然是一副山水丹青,上面峰巒連綿,雲蒸霧繞,頗為別緻,而且畫卷散發出靈光,顯然這一件畫軸乃是一件極為強大的寶器。

「這畫卷乃是一個武道大能煉製的一個獨立空間,堪稱一方獨立的小世界,一會兒我會將你們所有參賽者送入這個小世界。在這方小世界裡面,存在著獨立的規則,境界將全部被壓制在武士高階,你們身上的所有武技、寶器都失去效果,即便你曾經修鍊地階、天階級別的逆天武技,或者擁有強大的皇器,在這片空間之中都將無用武之地,所以你們在這片空間之中,無論修為強弱,起點都是一條起跑線上!」

那老者話音一落,所有人都不禁屏住呼吸,盯著那一副山水墨圖,激動之餘更加震驚,這看似一副普通的山水畫居然是一個獨立的世界?而且進入之後,所有武者修為都被壓制在武士高階,任何外力都失效,這樣對每一個參賽者而言,相對比較公平!

那老者環視所有人,神色肅穆地道:「你們進入這片小世界之後,空間自動封閉,你們必須互相殺戮,死者淘汰,勝者晉級!唯有死亡人數達到一定比例時,空間便自動開啟,大賽才結束!」

老者話音一落,下面人群頓時嘩然,這實在太殘酷了,淘汰的代價便是死亡!所有人都深深吸了一口涼氣,萬國大比籠在神聖光環籠罩之下,卻是浸染著無數枯骨與鮮血,要想光芒萬丈,是要付出代價的!

龍焱也是目光一挑,暗暗而道,果然是這個規則,他目光不經意地掃過落十三、陰陽公子方向,卻見那陰陽公子戴著半邊面具,露出的獨眼詭異地閃爍著寒芒,嘴角掠過一絲陰毒的冷笑,那意思很明顯,小子等著進入小世界,你就等死吧!

龍焱頭顱高昂,一身傲氣凝霜,目光挑釁地冷笑一聲,鹿死誰手,還猶未可知!

「我給你們十息考慮的時間,如果有人願意退出比賽,現在可以站出來,視作放棄大比資格!」老者目光如炬,緩緩說道。

所有人沉默,無人站出,雖然這大賽規則無比殘酷,但是這些人都是從各大帝國選出而道精英,只要能一線機會通過萬國大比,青龍榜上留名,就會一步登天,即便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也要一搏!

「既然無人退出,現在大賽開始!」

老者目光一凜,忽然伸手一點,一道紅色靈光射出,化作漫天紅色光芒,分散開來,沒入兩千零一十名參賽者眉心之中,這讓所有人心中一慌,緊接著老者大袖一揮,所有人情不自禁地飄起,輕飄飄如紙片一般,捲入那張畫軸之中。

「這真是不可思議,幾千人就這樣直接消失了,進入了那副山水畫卷之中?」所有人觀戰之人眼睜睜瞅著這些人融入畫中,震驚的無以復加。

此時那副捲軸漂浮在空中,不但延伸放大,在天空之中鋪開,覆蓋了方圓十幾里的空間,形成一陣巨幅山水圖,遠遠看去,栩栩如生,而那兩千多名天才的身影也出現在畫卷之上,他們此時毫無規則地分散在各個角落,每移動一步,都能在畫卷之上看的清清楚楚。

「天啊,這是什麼寶物!這些參賽者,居然像是鑲進了畫卷,一舉一動居然盡收眼底……」

「是啊,主持這萬國大比的背後勢力,真是手段通天,深不可測……」許多觀戰之人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包括那些從各大帝國到來觀陣的武師幾強者,也都是大開眼界,吃驚非小。

… 龍焱只覺得眼前一道熾盛白的白光閃過,刺得睜不開雙眼,下一刻便發現自己身在一條大河旁邊。

河水咆哮,浪濤洶湧,響聲如雷。龍焱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卻覺得眉心有靈光閃動,腦海之中居然浮現出一副地圖的模糊輪廓來,這一點靈光正是進入這副山水畫卷之時,那主持大賽的老者點入每一人的眉心之中的,原來還有這種用處。

龍焱閉目感受這副地圖,那圖上還有許多紅色光電在緩緩移動,足有兩千多個,當兩個光點重合之時,其中一個光點便會迅速消失,而原先的光點的會變得更亮。

咦?這是怎麼回事?龍焱目光閃爍,思索良久,不禁恍然大悟,這每一個光點,其實就是一個參賽者,那消失的光點,莫非是被人殺死了,便在地圖上消失了?

龍焱想到此,不由吃了一驚,自己能通過地圖看到別人的位置,別人同樣也會看到自己的存在,看來自己不能站在這裡,等著別人來殺,必須照著地圖的位置,避開別人!

這時地圖上一個光點顯然感受到龍焱的存在,快速向這邊靠近,龍焱,目光一閃,立刻向相反方向避開!

「嗯,老子運氣不錯,剛剛殺了一個自以為是的狂妄小子,取得了一點幸運值,換取了一套掌法,沒想到一出來,就遇到一個獵物!」

龍焱剛剛避開一個襲擊者,卻迎面撞上一個矮胖的青年,他正從一間小屋裡面走出,臉上的肥肉高高堆起,目露凶光地盯著龍焱,口中獰笑地說道。

龍焱已經沒有退路,卻是目光奇異地打量著他身後那座小屋,被一層靈光籠罩著,這小子剛才說用什麼幸運值兌換掌法,難道這屋子裡面隱藏著什麼玄機不成?

「你剛才說幸運值兌換掌法,是什麼意思?幸運值又是什麼?」龍焱目光盯著那個小胖子油膩膩的肥臉,神情厭惡,卻耐著性子問道。

「真不知道你是從哪個帝國里滾出來的蠢豬,連這都不知道!真是可憐!」那胖子目光吃驚之餘,更是鄙夷地冷笑,指著龍焱說道,「遇到我算你倒霉,這些問題你下地獄去閻王小鬼吧!」

說話之間,那胖子欺身上前,一掌劈出,頓時一道掌風猶如凌空斬下的天刀,橫空劈來,一股窒息、寂滅的恐怖氣息瀰漫,讓龍焱瞳孔一縮,強烈的危機感將他籠罩。

「壞了!自己得所有武技被這小世界的規則壓制,失效了!」

龍焱駭然,身體毫不猶豫,瞬間橫移出去,那一記掌刀緊貼著他的耳際劃過,一縷髮絲被斬落,隨風飄散。

龍焱驚出一身冷汗,現在大家境界都被壓制在武士高階,所有我急、武器都實效了,可是對方為什麼還能施展武技?這讓他有些費解!

「嗯?速度不慢啊,居然可以躲過我一掌!」那胖子有些詫異,不顧繼而冷笑道,「掙扎也沒用,等我殺了你,得到你的幸運值,便可以參悟到那屋宇之中更高級別的掌法了!」

「轟!」

那胖子絲毫不給龍焱喘息機會,又是一掌轟來,龍焱目光閃爍,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那座屋宇,看來自己猜的沒錯,那屋宇之中有玄機,頓時心頭一動,有了主意!

龍焱面對迎面一掌,身體瞬間倒退,而後鼓盪渾身元力,同樣一掌拍出,與對方對轟!雖然兩人境界相同,但是龍焱打通惡龍脈,並且修鍊的易筋經,天賦得到極大的改造,根基雄厚,可以越級挑戰,並且同級別武者,可以輕易抹殺!

一掌之下,兩人同時倒退出數丈,即便龍焱在沒有任何武技可用的情況下,也與對方拼成平手!

「怎麼可能,我這掌法可是花了兩點幸運值換來的!你連武技都沒有,居然可以直接硬憾?」那胖子臉上肌肉微微抽搐,極為惱怒,正要再次猛撲上來,卻見龍焱面露冷笑,因為他不知不覺已經退到那屋宇一尺距離為位置!

「小子,不陪你玩了!」龍牙閃身進入那屋宇,身後胖子這才恍然大悟,這小子一直倒退,居然神不知鬼不覺地溜進了那屋宇之中!他腳下一跺,身體飛掠而出,就要追進去,不料那兩扇朱漆大門轟然閉合,將他拒之門外!

「可惡至極!老子就守在這門口,你終究會有出來的時候!而且你只有一點幸運值,得到的武技也只是一階武技,橫豎都難逃一死!」那胖子臉色鐵青,居然盤膝坐在屋宇前方。

那屋宇內,懸浮著十幾道靈光,凝聚出刀、劍、掌印、拳影等形狀,劍形光影顯然是劍法武技,刀形的顯然是刀法,拳形的就是拳法,掌形的就是掌法……這些武技分別對應一點、兩點、三點等幸運值,對於點數越多,就說明武技的威力越大!其中一門拳法,居然要十點幸運值!

這和小世界之中,果然要遵循其獨有的規則,只有修鍊這裡的武技,才能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不過龍焱只有一點幸運值,那就是剛剛進入畫卷之中,那老者賜下的那一點靈光,每人都有一點!

「看來只能選擇這門一階指法了!」龍焱盯著這些武技,只有一門指法,要求最低,只需要一點幸運值。

龍焱將手掌緩緩放在那指形光影之上,頓時腦海之中浮現一根猶如山嶽一般的指頭,凌空點下,這一指彷彿要山崩地裂,乾坤顛倒,令龍焱驚出一身冷汗。

龍焱牢牢記住這副畫面,盤膝坐定,心中開始觀想、臨摹、參悟,整整一日過後,龍焱依然沉寂在其中。

這時,盤膝坐在屋宇之外的胖子神色露出焦急、不耐甚至吃驚,這小子怎麼能在這屋宇之中待這麼長時間?自己當時參悟二階掌法,也只是待了數個時辰,屋宇便自動打開房門,將他強行傳送出來!

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此人領悟能力超強,領悟能力越強,在這屋宇之中呆的時間的就越長!

… 「砰!」


那屋宇的大門忽然自動打開,龍焱睜開雙眼,起身走了出去,在這屋宇之中所參悟的時間到了。

「小子,你終於出來了!老子等你好久了!你納命來吧!」

那胖子霍然起身,早已窩了一肚子怒火,猛然爆發,凌空一掌劈出,頓時虛空震蕩,一道掌印猶如湖海倒懸,劈向而下,整個虛空現出裂縫。

龍焱目光如電,強勢一步跨出,緩緩抬起手臂,看似速度極慢,但是卻快到極致,一指點出,時間彷彿在這一瞬間靜止了一般!

「轟!」

龍焱那一指頭彷彿虛無縹緲,穿透對方掌印,狠狠按在那胖子胸口之上!

「這……怎麼可能,自己居然中招了!自己二階武技敵不過對方一階武技?」

胖子眸中閃現震驚的駭然和痛苦之色,之交嘴角劇烈抽搐,他胸口的衣服一滴血液滲出,瞬間浸染全身,緊接著胸口血肉崩裂,露出一個碗口大小的窟窿。

他致死都不明白,對方的那凌空一指,明明迎面點來,近在咫尺,卻給人一種隔著千山萬水的錯覺,就是這一個錯覺,讓他喋血當場!

兩道紅色靈光從那胖子身上飛出,落在龍焱眉心之中,三點幸運值!

這時龍焱發覺一個光點向自己這邊移動過來,亮度很強,龍焱估計他至少擁有四點幸運值,顯然發現了龍焱的位置,襲殺而來。

龍焱可不傻,那人能奪取四點幸運值,說明他至少殺了兩名以上參賽者,戰力不弱,自己還是避開為上!他轉身向左側方向的山坳走去,不料剛走不足半里路,斜刺里忽然竄出兩道黑影,一前一後,夾擊龍焱!

「龍焱,你還認識老子嗎?」那兩人嘻嘻冷笑,盯著龍焱眉心三道光點,不由的目露貪婪,三點幸運值!

「龍某見過的人實在太多,你們這種阿貓阿狗,實記不住!」龍焱眸子冰寒,盯著他們,似笑非笑地說道。

「天獅帝國的王子武天翼實力殺的吧?」其中一人手中握著一桿長槍,眉心閃爍著兩點幸運值,冷笑地說道,「我們來自天獅國!在外面我們或許奈何不得你,但是在這小世界之中,你縱然有通天本領也無用,就等著受死吧!」


「正好你我聯手,殺了這小子,瓜分他的幸運值!」另一人眉心有一點幸運值,手中攥著一柄長刀,早已按耐不住,閃身一刀劈向龍焱,那金色刀芒,宛若金龍出世,很可橫空撞來,氣勢磅礴。

於此同時,另一個武者從身後也出手了,手中長槍一點,刺向龍焱后心,威勢毀山斷岳,強悍無匹!

龍焱身體順勢向一仰,脊背幾乎貼著地面,瞬間向後滑退,身體快如游龍一般從那持強的武者胯下遊走而出,閃到那人身後,順勢一指點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