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這不應該啊!明明看到如此多的王級轉獸出山,為何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洞陽很是疑惑,他們看到了一頭長著幾對翅膀的蟲子在空中飛過,身體如大象一般大小,嘴巴處長有兩根長長的吸管般的牙齒,輕易的將一座高山打穿了一個洞,讓幾人渾身抖動。

「不是沒有出現,或許說已經出現很久了。」李秋水突然開口。

「是那頭冰雪虎吧!」南星開口,從地面的盤旋中站了起來,目光看向遠方,他在剛才感覺到了一股冰雪的氣息,而且還充斥在了這周圍,他們之中根本沒有人修鍊帶有如此冰霜之力的氣,那麼就只能是那頭冰雪虎了。

吼!

一身虎嘯,不遠處的樹木開始結出冰霜,一層層冰雪在這裡覆蓋,這冰雪虎的力量著實可怕,只是在這裡走過就可以改變這裡的氣象,實在讓人無法預料。

「天外飛仙葉孤城。」南星想都不想就將葉孤城召喚了出來,這是一個大敵,一個可以將他們六人全部送出這次世界的大敵。

一個拿著長劍的人被南星召喚了出來,手中握著長劍,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竄了出去,化作了一條線,葉孤城能夠出來的時間並不是很久,何況感覺著這冰雪虎可怕的力量,葉孤城沒有說任何話就已經出手了。

其他人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好像看到了一個白色的美艷仙人出現在了眼前,天空都好像為之驚艷。

嗤嗤!

一道血柱猛然之間噴洒了出來,讓所有人從沉迷之中醒了過來,那冰雪虎的眉心出現了一個不小的洞,血流就好像是噴泉一樣從中噴洒了出來,那巨大的身體轟然倒了下去,讓所有人張大了嘴巴,久久無法合住。

這力量太可怕了,那冰雪虎的可怕幾人都已經見識到了,那可怕的冰雪之力讓人感到顫抖,但是現在在南星召喚的葉孤城手底竟然被一擊必殺,冰雪虎的頭顱是那麼的堅硬,便是鐵矛都無法將其擊穿,但是現在卻被打穿了一個洞。

「這,這。」李秋水見過葉孤城,但是現在看到這一幕才知道這個召喚人物的可怕,這不是當初的那個將軍可以比擬的,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你還是不能讓我盡情的出手,還有一隻就只能靠你自己了。」葉孤城突然開口,手中長劍輕輕一顫,一行血珠從長劍上灑落了下來,而葉孤城自己則化作一團煙霧消失在了這裡,原地只剩下了剛才的那頭冰雪虎,不過此刻已經是一頭死虎。

「呼呼!」南星在葉孤城離開之後整個人坐了下來,這葉孤城一瞬間使用的劍術竟然將自己的轉氣都掏空了,自己轉士巔峰的轉氣竟然無法堅持太久。

「還有一隻,這怎麼可能?不是只有一頭冰雪虎嗎?」任書鳴皺起了眉頭,他不認為南星的召喚物是在危言聳聽,而且這裡的冰雪並沒有融化,反而有一種加深的樣子。

冰雪虎,一種冰雪之力可怕的王級轉獸,在王級之中屬於頂尖的強者,只是誰也不知道的是這冰雪虎之所以能夠成為頂尖強者並不是它本身有多麼的可怕,而是因為冰雪虎都是成雙成對的出現,沒有落單的冰雪虎,也沒有單獨存在的冰雪虎。

吼!

高昂的虎嘯聲開始出現,只不過這一次的虎嘯聲充滿了憤怒,那其中飽含的憤怒讓人渾身上下都在發麻,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好,讓人很是不舒服,這是另外一頭冰雪虎找上門了,實在是可怕無比,憤怒的轉獸力量會提升更多。

「山不在高,有龍則靈。」龍夢連忙開口,手中展現出一本書,金色的房屋出現在幾人的身上,將所有人籠罩在了其中,而就在龍夢的《陋室銘》剛剛展開后,巨大的冰雪靈球出現在了這房屋之上,瞬間轟擊了下來。

轟!

陋室銘在顫抖,不過終究是聖級的防禦獸書,這冰雪靈球雖然可怕,但是終究是王級轉獸發出,無法在一時將其打破。

「消耗太快了,我的靈力支持不了多長時間。」龍夢感覺著體內靈力的流失,頓時大叫,這陋室銘的防禦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卻需要自己的靈力來支持。

「沒有想到還真的有一隻,我們上,老師已經解決定了一隻,這一隻我們一定要解決掉。」子棄從懷中拿出一本獸書,一臉的堅定。

其他幾人點點頭,剛才南星的召喚物實在是太過於驚艷了,一劍就絕殺了冰雪虎,而此刻又有一頭冰雪虎出現了,那冰雪靈球消失之後,幾人就看到一頭冰雪虎出現在了前方,巨大的冰雪虎帶來的是無限的壓力。

「吼吼!」冰雪虎低聲的叫喊,巨大的腦袋在拱著那頭已經死去的冰雪虎,嘴巴之中發出嗚嗚的聲音,充滿了悲傷,一對虎目充滿了水汽,滾滾的淚水從其中落了下來,只是還沒有落到地面的時候便已經化作了冰珠。

幾人一時間都停了下來,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他們似乎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轉獸畫面,王級轉獸的智慧已經不亞於人類了。

「你殺我,我殺你,都是必然存在的,就像是轉獸吃人,而人又殺轉獸來奪取自己想要的東西,這都是必然的。」南星的聲音很低,他的轉力消耗完畢,身體又虛弱了下來,就像是一個大病初癒的人一樣。

「吼!」

而這個時候冰雪虎已經發狂了。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轟!

諾大的冰雪靈球就好像是來自九天的可怕寒氣,一瞬間就好像是可以將天空凍結一樣,這座山都在覆蓋著一層冰雪,不管是人還是轉獸都在遠離這座山,這種凍結一切的力量太過於可怕。

「陋室快要支持不住了。」龍夢著急的大喊,陋室身為聖級防禦,若是在一個聖級手中,恐怕這冰雪虎便是轟炸一個月都沒有任何的可能將其打破,但是龍夢只是靈師巔峰,沒有那麼多的靈力,差距實在是太大,無法阻止這冰雪靈球的持續轟炸。

「我先來,」洞陽沉聲,手提著長劍便沖了出去,身上的異象之力化作一柄可怕的長劍,一寸又一寸的劍氣化作一條條白浪,非常的美麗,但是也卻很危險,美麗的東西都是很危險的,從來都是如此。

「我也去,」任書鳴一步踏了出去,手中出現一本獸書,一道道紅色的光芒將他籠罩,這冰雪觸碰在這光芒之後竟然在消失,就好像是遇到了火焰一樣,可是這紅光不是火焰,而是一種奇異的力量,來自於任書鳴手中那本充滿了詭異的獸書。

「是那本獸書。」李秋水都微微的驚訝。

「那獸書的力量充滿了黑暗,很是不正常。」南星虛弱道,那獸書之中的氣息就好像是黑暗之中的血液一樣,還有一種血腥的味道,讓人不自主的沉迷在其中,就好像是吸引了亞當夏娃的蘋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些冰雪是被強行吸引到這紅光之上的。

李秋水的眼睛之中充滿了擔憂,顯然他是知道這紅光的,而且這紅光似乎並不是那麼好用的。這並不是說這力量邪惡,或者說黑暗的力量就是不詳的,而是因為一般人使用的都是平穩溫和的力量,這種力量對人體的傷害太大,被認為是邪惡的,可是若是沒有人使用那麼又會被傷到誰呢?但是這從來都是一個無法被接受的現實。

「那是一本聖級的獸書,是書鳴自己得到的,聽說是書鳴能夠使用浩然正氣之後便有了這樣一本獸書,雖然只是聖級獸書,但是卻是一本可以進化的獸書,只是這進化的條件難以被人接受。」李秋水的聲音很是奇怪,但是南星從其中聽到了一絲的恐懼,「是人血,只有人血可以讓這獸書進化,你要知道這獸書本來只是侯級的獸書,但是書鳴和長輩上了戰場,不管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戰爭還是人類與轉獸之間的戰爭,也就是因為這樣,書鳴在帝都有著不一樣的位置,不管是我的那些哥哥還是弟弟都想要得到他的支持。」

任書鳴,大孟國第五軍團的團長,十歲從軍,到如今二十歲已經有了十年的時間,掌握第五軍,難怪不管是誰都會賣他面子,便是北王爺都一樣,這個平常看起來文文弱弱的青年,實際上已經是一個掌握數萬大軍的團長。

「以我血,拜蒼天。」就在他們在那裡說話的時候,任書鳴突然大叫一聲,手中的獸書化作一柄寬闊的大刀,這是一柄鬼頭大刀,一個發著紅光的鬼頭在刀的護手處,鬼頭上面有著一排白森森的牙齒,就好像真的牙齒一樣,而任書鳴身上原本的書生長袍都不見了,化作一件暗紅的鎧甲一個畫著猙獰面具的頭盔。

「以我血,拜蒼天。」任書鳴整個人躍到了半空,手中的大刀帶著一股無法言說的血腥之意,一刀狠狠的斬了下去。

原本和冰雪虎戰鬥的洞陽眼皮一跳,整個人條件性反射的向後方跳出,這一刀瞬間落了下來,可怕的紅色刀氣兩米多長,將地面都斬碎了,出現了無數的裂縫。

轟!

冰雪虎巨大的身體被砸了出去,原本一身光潔的白色毛髮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裂痕,甚至都可以看到骨頭,這一刀的威力實在是兇猛。

那冰雪虎憤怒的咆哮,冰雪瞬間將傷口凍結,巨大的身體一躍而起,諾大的冰雪靈球一個又一個的被發射了出去,非常的可怕,若是被擊中,可能會被直接擊碎,化作冰雪粉碎,然後離開次世界。

啪!

任書鳴的眼睛發紅,手中大刀並沒有讓任書鳴的速度變慢,他手中的刀直接斬了過去,但是並沒有向著那冰雪虎而去,而是向著那頭已經死去的冰雪虎而去。

所有人都是一凜,這就是李秋水所說的嗎?當任書鳴發動這獸書之後,為了結果會不擇手段,一開始眾人還有點不相信,但是現在如何能夠不相信,這任書鳴竟然對一頭已經死去的轉獸出手。

冰雪虎大怒,但是冰雪靈球卻停了下來,它怕自己不小心把那頭已經死去的冰雪虎的身體砸碎,它已經顧不得其他了,身體迅速撲了過去。

轟!

任書鳴手中長刀突然轉了過來,整個人也轉了過來,一瞬間劈在了那冰雪虎的身上,一條可以看見骨頭的傷口出現,但是冰雪虎此刻不在乎,它只想將自己夫君的身體守護住,免受毀滅的可能。

轟!

任書鳴故技重試,冰雪虎再一次被斬飛,身體的傷口多了起來,龍夢的眼睛已經出現了淚水,不管是什麼原因,這頭冰雪虎已經感動了這個小姑娘,但是任書鳴沒有絲毫的變化,手中的刀依舊這樣的揮舞著。

嘶!

鬼頭刀幾乎將冰雪虎的一般身體斬開,但是這一次卻沒有將冰雪虎劈開,那冰雪虎終於落到了另外一頭冰雪虎的身體上面。

「嗚嗚!嗚!」冰雪虎的身體終於不再動彈,已經完全死了過去,只是此刻眾人卻已經沒有了那種勝利的心情。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兩頭體型壯大的冰雪虎死在了一塊,身體疊在一起,冰雪覆蓋在它們的身上,讓幾人都不由的震撼,這畫面充滿了悲情,讓幾人都是很難受。

「拜蒼天,承我血。」終於任書鳴的聲音也慢慢的低了下來,到最後慢慢的消失,那鬼頭大刀化作紅色的星光一點點的消失,身上的鎧甲也慢慢的消失,原本的身體慢慢浮現,化作了那本獸書,停在了任書鳴的手上。

任書鳴看著這冰雪虎,又看看幾人,默然不語,顯然他已經知道了剛才的事情,他自己倒是沒有什麼不舒服,身為第五軍團的團長,戰場之上什麼沒有見過,只是幾人的眼神卻是讓他很不舒服,好像是自己做錯了什麼。

「我,」任書鳴張嘴想要說什麼。

「做的很好,」南星搶先開口,幾人都是一陣,龍夢甚至都是輕輕一顫,「我已經說過了,就像是轉獸吃人,而人又餵養轉獸吃掉一樣,這是一種對立,一種大自然之間的對立,表現的非常清楚,所以沒有必要去解釋什麼,人尚且會殺人,那麼殺了轉獸又有什麼,都是生命體的存在,本來就沒有對錯之分。」

「我很想去反駁,但是。」洞陽苦笑一聲,搖了搖頭,他沒有任何的理由去反駁,南星說的實在是太對了,尤其是最後一句,都是生命體的存在,本來就沒有對錯之分,這本來就是這樣的,尤其是轉獸與轉獸之間尚有廝殺,更何況人類和轉獸。

「現在你們感到感傷只是因為這對冰雪虎的情而已,人類有著感情,這些王級轉獸的智慧已經不亞於常人,有著智慧也是正常,你們感傷,實際上是因為羨慕。」南星開口,聲音雖然虛弱,但是卻不亞於甘泉,讓幾人都為止震動。

龍夢張了張嘴,發現似乎就是這樣,之前轉獸部落出現之後她殺了那麼多的豪豬也沒有產生過這樣的感情,現在想一想還真的是,他們真的很羨慕這種感情,因為這是體現了某一種感情的極致,為了情甘願死,就好像是龍女花的龍女一樣。

「那麼我們能做點什麼嗎?」龍夢最後像是要表達出點什麼。

「做點什麼?」幾人都是一愣,這冰雪虎已經死了,就算是他們感傷又能夠如何,無非也就是將這兩頭冰雪虎的身體收起來,再或者是找個地方埋下去,除了這些還能夠幹什麼,這本來就是這種事情。

「你是想說寫個詩?」南星像是想起了什麼,自己這徒弟其他的不說,這有機會就想寫詩的情況絕對是讓人感到奇怪,難道說大離國就喜歡做這種事情?

「還是老師懂我,」龍夢扶著南星,看著自己的老師眼睛之中滿滿的都是欽佩,幾人都是無語。

任書鳴也是一笑,寫詩本來就是因為情況而定,每日待在房內能夠寫出什麼詩?便是寫出來了也是一些無病叫痛的詩,但是有了壞境便有了一種新的情況,因為有了一個限制,有了一個壞境,就要盡量的去照顧這個壞境,這並不是什麼很好的寫詩壞境,曾經有寫詩聖者說過,隨心而出的詩才是最好的。

不過若是南星知道這話絕對會大笑不止,對於他來說,只要是寫出來詩那便是最好的,又哪裡需要什麼隨心,只要你能夠寫出來就已經足夠了。

「我來試一試,」李秋水來了興趣,首先走了上來,一時間幾人似乎都忘了這傷感的畫面一樣,又似乎是故意如此遺忘一樣。

「冰雪巍峨落梅花,雙虎遊戲弄蝶堂。九天仙宮不作美,一對情郎入淵波。」李秋水仔細想了想便作了出來,只是場面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尤其是任書鳴等人,都已經對著李秋水翻起了白眼,這貨的詩太無聊了吧!

任書鳴也走了出來,自信滿滿,張口就來,只是在和結局也是讓人發笑,洞陽和子棄也是開口,龍夢也是一樣,不過眾人的詩還真的不怎麼樣,都是只能讓人發笑,只有洞陽的詩有著淡淡的柔情,那冰雪虎屍體的上方竟然隨著那洞陽的詩出現了一片片雪花,只是很快就又消失不見。

「咦?難道這冰雪虎已經出現了虎魂嗎?」李秋水眼睛一亮,這轉獸死後可能會什麼也不留下,但是還有一種就是留下魂,而冰雪虎的自然就是虎魂,冰雪虎魂。

這種東西若是可以利用的話不管是強化自己的身體還是進行其他方面的強化都是很不錯,只是想要得到魂可不容易,首先要得到這魂的認可,就像是剛才洞陽的詩,已經引起了冰雪虎魂的注意,不過顯然這冰雪虎魂並沒有太在意。

「老師,你的話一定可以的。」龍夢一臉崇拜的看向自己的老師。

南星無語,只不過對於自己的身體也確實是太弱了,若是真的可以得到這一對冰雪虎魂的話,那麼自己一定可以大幅度的提升身體狀況,虎本來就是精壯的存在。

「就算是不用詩,我也自有辦法。」南星看著那裡消失雪花的地方,從囊中拿出了一張琴,是的,就是一張琴,南星的曩來自子棄,空間並不是很大,和其他自然無法相比,只是放一些南星喜歡的東西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生死虎,那麼生死蝶也可以了。」南星搖搖頭,盤做了下來。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碧草青青花盛開,彩蝶雙雙久徘徊,千古傳頌生生愛,山伯永戀祝英台。」

南星撫著手中的琴,張嘴青青唱了出來,聲音雖然不高,在這冰雪之中卻顯得空曠無比,而且其中自有一股凄涼婉轉的意味,讓人聽著忍不住想要流淚,心中的悲愴也是漸漸的出現,龍夢最為敏感,一對眼睛已經水霧瀰漫。

「果然是南兄,當初在文會的時候一道蠻鼓敲出一隊士兵,而如今撫琴都能夠有如此不簡單的造詣。」李秋水心中暗暗驚訝,心中對於南星的背景也是懷疑無比,他也曾去打聽過,但是卻也只是打聽到南星來自一個小鎮子的家族,因為不公平的待遇離開了家族,當時他還在嗤笑這個家族,將自己可以變得強大的人才都丟了,但是現在看著南星表現出來的東西,若不是背後有著強大背景,那麼這人的天賦要有多麼的強大才行。

錚!

琴聲漸漸的要平復下來,那兩頭冰雪虎的屍體竟然隨著琴聲化作點點的藍光,形成一片片晶瑩的雪花,而到了最後竟然真的化作了兩隻冰藍色的蝴蝶從遠處飛了過來,從任書鳴的頭頂飛過,陋室都無法抵擋這兩隻冰蝶,就這樣飛了進來,繞著南星而飛,隨著琴聲翩翩起舞,姿態優美。

幾人大氣都不敢發一聲,生怕破壞這人間美畫,兩隻冰蝶就像是將冰雪虎的一切都籠罩進來了一樣,繞著南星飛行,將這陋室內變得一片晶瑩,藍色的雪花一點點的落到了南星的背後,這一刻真的仿似人間仙境一樣。

嘩!

琴聲終究慢慢的停了下來,那一對冰蝶舒展著雙翅,猛地落到了南星的發間,就好像是頭花一樣,那一對冰蝶開始消散,就像是流水一樣消失在了南星的頭頂,只是在南星的眉心間留下了一個淺藍色的蝴蝶印記,非常的唯美。

轟!

就在幾人想要靠近南星的時候,突然一股可怕的力量從南星的身體爆發了出來,身邊三人瞬間被轟飛,那陋室也隨之粉碎。

「這是怎麼回事?」龍夢顧不得身體的疼痛,大聲的叫喊。

「是冰雪虎魂。」李秋水最先反應過來,「他們融入了南星的身體,已經開始在自主的改變著南兄的身體。」

「不愧是老師。」子棄的眼睛之中閃爍著崇拜,對於南星,他已經從最開始的將信將疑到了現在的完全信任,更多的額是欽佩,一個十歲的少年能夠做到便是聖級都無法做到的事情,而這個少年是自己的老師,這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一對冰蝶進入南星的身體之後就化作點點的冰藍光芒進入南星身體的每一寸,努力的改變著南星的身體,便是原本的骨頭都開始變得晶瑩起來,就好像是冰柱一樣,只是這藍白之下更多的是透徹,還有強大。

南星身體的雜質開始排出,在他眉心處的蝴蝶竟然揮舞著翅膀,一片片黑色的雪花從那翅膀之中飛出,這些都是南星身體的雜質,這種改變原本應該是在很小時就有的,但是南星在南家的地位低下,整個家族除了族長和長老的子弟,其他人哪裡有這樣的能力,而南星第一次剔除身體的雜質竟然是發生在吸收『魂』的情況下,這不得不說是非常的可笑。

不過南星的收穫是無比巨大的,第一次剔除身體雜誌使用的便是王級轉獸的魂,這種事情便是那些皇族都沒有,因為魂無比的難得,而且如何改變那也是魂的事情,便是聖級高手都無法改變魂的意志,更何況是這還是一對冰雪虎魂,化作了冰蝶為南星改變著自己的體制,提高著他的身體。

南星依舊保持著撫琴的姿態,他的身體放的很輕鬆,這讓冰蝶能夠更加完美的改善著他的身體,一片兩片,黑色的雪花越來越多,但是那眉心的冰蝶印記揮舞翅膀也越來越慢,隨著那翅膀慢慢的停頓,那黑色的雪花不再有,這也就代表著這一次魂的改變已經完成。

「就這麼簡單?」龍夢愣愣的開口。

「師姐,魂的改變是最輕鬆簡單的,沒有任何的不適應和痛苦,不像是其他的,便是獸書都沒有這樣的力量。」子棄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魂實在是難得,更何況是這樣一對魂,還是王級的,非常的難得,便是聖級獸書都無法比,說實話他都是羨慕無比,不過這種事情卻是羨慕不來的。

呼!

南星嘴巴一張呼出一口氣,一對眼眸緩緩睜開,其中閃著一絲淡淡的藍色,不是那麼的明顯,就好像是在眼圈之中染了一絲絲的藍色一樣,但是卻非常的炫目,增添了幾分神秘,讓人想要更加的仔細看著這對眼睛。

「老師,你,」龍夢一臉羨慕的看著南星,那目光之中充滿了一股熾熱。

南星疑惑的看著龍夢,將琴收了起來,手掌輕輕翻動,一股異象之力在手中匯聚,化作一團水,形成了一面水鏡,難道自己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只是一看南星就有些愣了,這是自己,水鏡之中一個皮膚白嫩,一對眼睛有著幽幽的冰藍光彩的面孔,南星看著自己的手掌,自己的手似乎都變得白了很多,尤其是眉心間那一隻欲要展翅高飛的冰蝶,讓南星多了幾分仙意,就好像是不染紅塵的仙子一樣。

「這是我?」南星整個人都愣在了這裡。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大孟山。

每一個大國的次世界都有著這樣一座類似的山,就像是大離國的大離山,大孟國的大孟山,都是以國的名字命名,而這裡就是一個匯聚的地方,在轉獸部落和王級轉獸的攻擊下堅持下來的都要來到這裡,因為在這裡已經可以讓自己的學門進入一個非常的優秀的排名,若是能在聖級下都生存下來,這個排名還會提高。

如果沒有出現的話就會失去這個排名,所以現在還在次世界的人都已經儘快的向著那裡趕去了。

南星一行人自然也不例外,南星如今便騎在鯤鵬身上,幾人都向著大孟山而去,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李秋水和任書鳴似乎沒有一點要為儒門增加排名的樣子,反而是有著自己的打算,兩人都不是那種默默吃虧的人。

大孟山,雄偉壯觀,以一個凹形形成,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角斗場一樣,只是這四周可不是什麼供人娛樂觀看的坐台,而是一座座巍峨陡峭的山峰。

在這山內則是一塊巨大的天幕,從天邊而來,虛幻不可觸摸,但是卻可以清晰的看見,隨著眾位學子的到來,那天幕之上已經開始出現不少的文字,或者說是所謂的排名。

排在第一位的不是儒門,反而是陰陽門,第二的則是亡靈聖宮,第三是佛門,第四是光明殿堂,第五才是儒門,而緊跟在五大學門之後的赫然就是道門。

「這天幕不會錯了吧!我儒門竟然排在第五?」一個儒門學子忍不住開口,看著那天幕忿忿不平。

「就算不是第一,為何都不如光明殿堂,他們剩下的騎士並不比我們多啊!」另外一個儒門學子忍不住開口,而在一旁的榮王李秋明也是一臉的陰沉,他好像是知道了什麼。

「快看第七名。」有人突然開口,其他人連忙看了過去,所有人臉色都變得古怪起來,尤其是看著李秋明他們的眼神,更是古怪無比。

第七名的位置上,寫的也是儒門,不過和前面的儒門有著稍微的不同,這個儒門上寫著一個小小的『家』字,一時間所有人都像是看好戲一樣的看著李秋明,這儒門本來就是大孟國最強的學門,可以說是唯一的,沒有之一,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是分家了一樣,雖然寫的都是儒門,可是卻已經截然不同了。

「丹丘,你們是什麼意思?」一個儒門學子忍不住開口,一臉的質問,那裡以丹丘為主的一行儒門學子與他們赫然分開站立,就好像是兩個不同的學門一樣。

「你們自己清楚。」丹丘淡淡的看了幾人一眼,而這時這由丹丘帶領的儒門學子之中走出來兩人,正是李秋水和任書鳴,他們和南星一同前往這裡,不過到了這裡之後則是去尋找了還留下的屬於他們的儒門學子,這也是為何會出現這樣兩個儒門的原因,此刻這一個成了儒門,而另一個則是儒家。

至於道門為何會在第六的位置,因為道門一共進入的學子只有四人,到了現在四人沒有一個出現損失,這就是最大的原因。若是南星四人能夠一直堅持在聖級轉獸之後,那麼這排名還會再次向前。

「沒有想到吧!我沒有被那轉獸送出次世界。」李秋水冷笑了一聲,之後也不再理會這些儒門學子,帶著丹丘和屬於他們的儒門學子站到了一旁,他們來這裡可不光是為了排名,還有獎勵,次世界之內會給留到現在的人進行獎勵,進行一種賜予,或者是強化肉身,或者是提高意志,增強精神力,這都是可能的。

李秋明臉色鐵青,終究是沒有說出口,但是心中震怒無比,他知道這一次若是自己帶領的儒門學子無法成為第一名的話,那麼自己就和那個位置沒有關係了,是的,儒門被尊位大孟國的國學,若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讓這次原本可以奪魁的排名下降,他都會有數不盡的懲罰,首先就是來自儒門的懲罰,還有就是來自帝王的手段。

「只有殺了。」李秋明心中發狠,看著除了儒門的每一個人都是充滿了殺意,便是那邊的儒家都不例外,自己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或者說讓自己不受懲罰,自己必須殺。

只是李秋明自己也清楚,自己這一殺會讓自己完全遠離那個位置,一個得罪了所有人的榮王,是永遠沒有機會走上那一步的,何況那裡還有一個第五軍團的團長,手中的權利便是自己這個榮王都無法相比。

神山。

儒門的導師臉上充滿了氣憤,不僅僅是對李秋水,還有李秋明,他們之前看到李秋明手下的儒門學子的所作所為就知道不好,但是若是成功了,起碼在次世界結束之前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這個蠢貨。」一個導師暗暗罵道,這次他們儒門丟臉丟大了,不僅在所有人面前發生了這種事情,還有這次世界的排名,如果就這樣還爭鬥下去,他們怕是前五都無法得到。

現在他們都不知道該責罰誰了,那李秋明定然是要懲罰的,那麼這李秋水呢?

「功過相抵,單獨而論,所作所為都符合常理,換作是誰都會這麼做。」一個年長的導師突然開口,其他導師點點頭,立馬就知道了這位導師的意思,這也就表達著他們對李秋水的做法有了決定,至於李秋明,就看他接下來的表現了。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所有人都各自找到自己的地方,緊緊的盤坐在大孟山上,這是一次重要的蛻變,便是那陰陽家的秦風雲也是一樣,其實很多學子進入這裡就是為了這一次重要的機緣,只是能夠堅持到現在的並不是很多,五大學門加上一些還堅持下來的小學門也不過是百人而已。

遙想進入這裡的時候那數萬大眾,到了現在不過百人,可想這轉獸部落和王級轉獸是多麼的兇殘,若不是南星他們找到了可以布置陣法的地方,他們之中也就只有南星能夠堅持到現在了。

「大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