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0 日

「躊躇不前者,當殺,英勇奮戰之人,死亡之後也會在吾等的神國里享福。」

「繼續前進,榮耀在等着你們。」

……

7017k 聽聽,這大總裁的霸道語氣!

真的不招人喜歡!

沈虞臣到底怎麼又莫名其妙的不爽了?

怎麼堂堂一個大總裁情緒還不穩定呢?

顏所棲非常敷衍地應付:「沈總您說的是,你還沒讓我走,就一聲不吭的離開,確實不怎麼賣您面子。」

顏所棲對他眨眨眼睛,笑得像一朵太陽花:「所以沈總,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沈虞臣手指往桌上一點,看着裝模作樣的小狐狸,非常無情地說:「不可以。」

老狐狸總能用一兩句話就逼着顏所棲暴走,這個技能真的是絕了。

顏所棲敷衍不下去,只得現原型:「請問還有什麼事嗎?」

「這是什麼態度?」

「對待boss的態度。」顏所棲眼珠子轉了轉,又加了一句:「難道你喜歡我叫你沈叔叔……那好啊,沈叔叔,請問你還有什麼事情嗎?我現在還挺忙的。」

沈虞臣無情地拆穿她的謊話,「劇組停工,你現在比誰都清閑。」

顏所棲喊不下去沈叔叔了。

「……沈總,您還挺關心我。」

沈虞臣不打算跟她廢話,聲音冷淡道:「以後,不準出去拈花惹草。」

顏所棲:「嗯????」

這人到底怎麼回事?

沈虞臣冷道:「有意見嗎?」

顏所棲整個人都快氣沒了:「沈總,你未免管得也太寬了吧?」

沈虞臣對付不聽話的人,自然就是威脅了,即便對方是他要追的人。

因為在他眼裏,對方聽不聽話,跟他追不追人完全是兩碼事。

「如果你不同意,我現在,就跟所有人公佈,你是我沈虞臣的老婆。」

顏所棲震驚:「你……太賤了!!!」

說實話,沈虞臣最近態度還不錯,看起來也挺好說話,一度以為他人品還不錯,結果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大總裁的獨斷專治,不為談戀愛所轉移!

顏所棲之前居然還天真的,告訴沈虞臣要懂得善解人意,事實證明,那真的是她天真!

沈虞臣這種人,個人意志特彆強,有自己的性格,行為和思維模式,加上強大的自信甚至是自負,絕對不會輕易為誰而改變的。

沈虞臣皺眉,很顯然對顏所棲的用詞有很大的意見:「不會說話,你就別說話。」

「怎麼,我現在連話都不可以說了嗎?」顏所棲的語氣很沖。

沈虞臣皺眉:「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好吧,什麼話都是您說了算。」顏所棲露出一抹假笑,嘲諷道:「我聽你的!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顏所棲怒氣沖沖地說完,直接往外走,剛剛走出門口,顏所棲猛地又沖回來,來到書桌面前,雙手呈八字撐在桌面上,氣勢洶洶地盯着沈虞臣。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拈花惹草了?沈虞臣,你眼睛是瞎的嗎,昨晚上那個人是我弟弟,我明明潔身自好,你憑什麼來警告我?!」

沈虞臣雖然坐着,但是氣勢絲毫不減,依舊強大。

臉上面無表情:「方才你跟我說,撩一個小鮮肉,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顏所棲聽聞,覺得更好笑了。

「這句話有什麼錯嗎?我單身,我要是喜歡小鮮肉,我去追着他我有錯嗎?就准你男人泡女人,怎麼,就不準女人去招惹男人嗎?」

。 當前五強的隊伍同時入場時,整個天斗大斗魂場完全沸騰了。

畢竟今天是預選賽的最後一天,這又是最後一輪比賽。所以為了觀看五大元素學院與天斗學院同場競技的盛況,今天的門票價格比以往要高了數倍,但儘管如此,依舊是一票難求。

天斗學院戰隊與天水學院戰隊分別從中心主擂台的兩側登上了擂台。或許是因為上次天斗學院與蒼暉學院一戰中,那位貴賓席的解說員出了大丑,在接下來這些天的比賽中,他已經比以前收斂了許多。

「本屆預選賽最後一輪的比賽即將開始。首先,讓我們將目光投向左側的比賽台,由神風學院對岳思學院,……,最後,讓我們將目光落在中心主擂台上。這也將是今天最精彩的一場比賽。締造了全勝不敗神話的天斗學院戰隊與天水學院戰隊將上演本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天斗城預選賽最後的精彩。一方是今年的黑馬,一方則是老牌強隊。究竟誰能獲得最後的勝利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天斗學院和天水學院,兩方隊伍在周圍觀眾的熱烈歡呼之下,姿態優雅的登上中心主擂台。

接下來,裁判示意雙方隊員相互行禮。

雙方各自站成一排,水冰兒與水柔對立,看清了彼此的樣貌之後。心中也是不由得感到了一絲驚艷。

「天斗戰隊隊長,水柔,四十五級強攻系戰魂師。」對方畢竟全是女孩子,水柔明顯要比以往面對其他戰隊的時候客氣了許多。報上自己的名號和等級,表示對對方的尊重。

水冰兒精緻的俏臉上毫無波瀾,表面上沒有絲毫情緒流露出來,眼看水柔主動表示尊重,她也立刻報出了自己的情況,「天水學院戰隊隊長,水冰兒,四十三級控制系戰魂師。」

「水月兒,三十六級敏攻系戰魂師。」站在水冰兒身邊,相貌和她有幾分相像,也是之前曾經對水柔氣質模樣很憧憬的短髮少女主動報出了自己的名號。她與水冰兒同父異母,兩人發色雖然不一樣,到是嫡親的姐妹。

啊?

水柔等人愣了,水冰兒也有些發愣。雙方隊長報出自己情況表示尊重就已經足夠了。這可是比賽,不是切磋。水月兒的話頓時顯得有些突兀。

而水月兒說完之後也發現了不對,俏臉上頓時多了一抹紅暈,不過這個女孩子顯然很大方,毫不掩飾自己對水柔的興趣,一雙大眼睛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她。

水柔被看的渾身不自在,這種目光她並不陌生,以前本體就經常遭遇過。但問題是她現在的外表可是女兒身,怎麼也會被這樣看?難不成這個叫水月兒的女孩子是個拉拉?

儘管心中有些犯嘀咕,但表面上水柔卻並沒有露出任何異樣的神色,只是仍然微笑以對。並沒有讓對方太過尷尬。

這時候裁判顯然不想再耽誤下去,「雙方準備。可以釋放你們的武魂了。」

水柔和水冰兒幾乎同時抬起頭,水柔只是周身一閃,立即便有四道魂環浮現。整個人的氣勢頓時變的不同了,恐怖的壓迫力驟然釋放,憑藉著在魂力上的優勢,頓時令面前的七名少女同時凜然!

天斗戰隊立刻進入戰鬥隊形,先由朱竹清擋在最前方,獨孤雁和孟依然兩人在她左右。三女在前,水柔居中,白沉香和葉泠泠在其左右,寧榮榮在最後補給。

而她們的對手天水學院陣型竟然和她們這邊很相似,三個女孩子頂在前面,水冰兒居中,水月兒和另外一名敏攻系少女在她左右。還有一名一頭黑色長發,臉色有些蒼白的少女站在最後面。

雙方的武魂幾乎同時釋放而出,整體實力頓時展現出來。令水柔等人都有些吃驚的是,天水學院的實力比她們預判的還要強些。因為每天都在比賽,所以除了偶爾有人棄權以外,平常時候他們都沒有什麼時間去觀看比賽。就算有時間觀看比賽,也並沒有看到天水學院的比賽。

所以她們只是知道天水學院和她們一樣是由女學員組成,並且實力都是水屬性,其他的情況並不了解。

此時,當雙方魂環同時釋放的時候,天水學院的實力立刻就展現了出來。除了四十三級的水冰兒以外,還有兩名四十級以上的魂師,一個是站在最前面的三名強攻系戰魂師之一,另外一個,就是站在她們隊伍最後面那名黑髮少女。魂環的顏色雖然不同,但天水學院的七名隊員武魂的顏色卻是一樣的,都是水藍色。

水冰兒全身都籠罩在一層朦朧的藍光之中,一圈耀眼的藍光帶著幾分炫麗的模糊漂浮在她背後,連水柔都沒有看出她的武魂究竟是什麼。只能感覺到那是一種很強大的氣息。

在最前面的三名強攻系戰魂師,武魂也很奇怪,她們身上都在某些部位上多了一些細密的鱗片,那並不是龍鱗之類,更像是魚類的。

而兩名敏攻系戰魂師中,水月兒的武魂令她的皮膚上多了一層明亮的釉質,另一名敏攻系戰魂師的皮膚則完全變成了藍色。

天斗學院戰隊眾人面面相覷。這樣的對手她們還是第一次遇到,竟然看不出對方的武魂是什麼。雖然還沒動手,但她們在情報上顯然已經落入了下風。

「比賽開始。」

裁判看到雙方武魂釋放完畢,立刻宣布。

「攻。」

水柔只是很簡單的吐出這一個字。

在她話音剛落,朱竹清,獨孤雁和孟依然就率先施展了魂技攻向對手。看不出對方的武魂是什麼,那麼就通過交手來試探。

在戰鬥中,才能更清楚的判斷。

而隨著獨孤雁三人魂技的使用,天水學院的三名強攻系戰魂師也動了。但對方沒有在第一時間釋放自己的魂技,而是迎著對手壓迫而上。

兩道凝固般的目光吸引了水柔,當她與那目光相對的剎那,心中立刻感覺到幾分不妙。沒有防禦自己,而是直接手一揮,空氣中自動凝結出一道道水流。這些水流在他的控制下,彷彿繩索一般朝著三人纏繞而去。

三道纏繞同時釋放,目標是對手最前面的三名強攻系魂師。

自從領悟了水之真諦后,她對於水的運用早就出神入化了。因此將水化作繩索一般的東西,纏繞束縛對手自然不難。更是可以瞬發於自己魂力控制範圍內的任何一個角落之中。

就在水柔發動召喚出水流形成水繩索的同時,水冰兒身上的第一個魂環也已經亮了起來。冰藍色的光芒一閃,水柔只覺得全身一冷,前進的身體頓時停滯,整個人都被凝在一塊堅冰之中。

同時被凝結住的還有由朱竹清,獨孤雁和孟依然兩人。雖然這只是第一魂技,但在瞬間四發,足以證明了水冰兒在自身魂技控制上的強悍。

雙方的強攻系魂師同時被對方控制,不同的是,天斗學院這邊貌似連控制系魂師也被控制了。

水冰兒身上的第二個魂環緊隨著第一個亮了起來,一共五道冰環釋放而出,分別籠罩在天水學院三名強攻系戰魂師和兩名敏攻系戰魂師的身上。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這五名被冰環籠罩的魂師身上頓時多了一層晶瑩的藍色鎧甲,伴隨著三名強攻系戰魂師同時發力,他們身上結冰的水繩索已經開始崩裂了。

轟——,大蓬的冰粉四散飛揚。

在這種時候就能看出誰的實力更強。水柔在對手三名強攻系戰魂師掙脫藍銀草纏繞之前,困住她的堅冰已經化為了冰粉。周身泛起一層金光,隨後抬起手一拍。一道寒氣森森的水珠電射而去!

目標直奔水冰兒!

「雪舞,開始。」水冰兒面對水柔的攻擊不慌不忙,先下達了命令后,這才從容的給自己身上也施加了一個第二魂技,頓時,在她身上也多了一層冰甲。

當水柔的寒冰水珠攻到她身前的時候,先前浮現在她背後的藍光突然釋放,與水冰兒身上的冰甲融為一體。

砰的一聲,水冰兒只是後退一步,卻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反倒是吸收了水珠中蘊含的寒性。要知道這水珠厲害的地方就是冰封的特性了。現在寒性沒有了,自然也就沒有效果了。

這時候,朱竹清獨孤雁和孟依然三女也先後掙脫了堅冰。水柔脫開束縛的速度比她們還要快上許多。

可是,在她剛剛掙脫身上堅冰的剎那,水冰兒的第一魂技已經再次降臨。根本就沒給水柔緩過來的機會就已經被再次冰封。

朱竹清是敏攻系魂師,面對她的對手,一名身材高大的女魂師,雙手貓爪揮舞,直接向對方抓去。對手畢竟同是女孩子,她也不好意思下重手。自身速度爆發出來,她相信,同級別的魂師還沒有誰能夠與她比速度的。

她面對的女魂師也同樣抬起了手,也不閃躲,身上藍光大放,第一魂環閃亮,原本只是出現在一側臉頰上的鱗片瞬間蔓延到全身每一處,同時,第二魂環也亮了起來,一團龐大的藍光從她胸前升起,直奔朱竹清胸口處撞去。

面對對手的攻擊,朱竹清雙爪猛然閃起犀利的寒光,狠狠的向對方肩膀抓去。因為她的魂技是完全內蘊於自身的,發動速度比任何魂師都要快,所以當對手的攻擊完成同時,她的爪子也抓在了對方的肩膀上。

然而雖然爪子抓上了,但給朱竹清的感覺卻很奇怪,就像是拍到了一塊滑不留手的堅冰一般,絕大部分力量都被卸掉了。因此貓爪打滑。

而那團藍光也已經在她胸前爆發,強烈的衝擊力頓時朱竹清纖細的身體轟擊的飛了出去。當然那少女也並不好受,她還是小看了朱竹清爪子的鋒利,雖然憑藉第一魂技大幅度削弱了朱竹清爪子的攻擊,但還是爪子附帶的鋒芒還是有一部分作用在了她身上。

悶哼一聲,整個人跌退數步,肩膀上多出了三道小小的爪痕,半邊身子都已經陷入了麻痹之中。要知道朱竹清的貓爪可是有毒的!

雙方開始交手的同時,那位於天水學院戰隊最後方的黑髮女孩子也開始動了起來。奇異的是,她並不是攻擊,而是就那麼在原地舞了起來。

黑髮飄揚,翩翩起舞,身上的四個魂環交替閃耀,一圈圈藍色的光暈就那麼隨著她的舞蹈而擴散開來。隨著她的舞蹈,就在這中心主擂台正上方竟然多出了一片烏雲,正好把擂台的範圍完全籠罩在內。

緊接著,豆大的雨滴開始從天而降。化為大片的水幕傾瀉。這些水滴並不會落在天水學院的女孩子們身上,在接近她們身體的時候,會悄然滑落,但落在天斗學院戰隊的隊員們身上卻不是那麼簡單了。

只是一會兒的工夫,除了被冰封的水柔以外,其他六女都已經變成了落湯雞。

砰——,冰封再次破碎。

這一次,水柔沒有任何停頓,周身七團水珠憑空凝聚,彷彿炮彈一樣轟出。就在中途,水珠炸裂開來,化作一道道水流。這些水流交織融合著,最終化作了一個個鳥籠一般的水囚籠。困住對手七人。

水柔不得不說那個水冰兒的魂技不錯,控制場面爾效果很好。雖然在冰封之中,但她卻依舊能夠觀察到場中的情況。在她破冰之前,水冰兒已經又先後三次冰封住了己方隊員。整個戰場已經完全被壓制了。

尤其是寧榮榮和葉泠泠這兩個輔助魂師被冰封之後,本身並沒有破冰的力量。僅憑魂力掙脫還需要很長時間。所以,水柔才會控制著水形成一個個囚籠。至於冰封,先前已經試過了,並沒有什麼用。

而水冰兒顯然沒想到水柔竟然能夠這麼快就掙脫冰封,並且還反過來把自己等人囚禁住了。不過她根本就沒管自己身邊的水囚籠,抬手再揮,又是一個冰封落在了水柔身上。

這雖然只是水冰兒的第一魂技,卻令水柔等人有些措手不及,這個技能不但瞬發,而且根本沒法閃躲,直接就會作用在身上,只要水冰兒的精神鎖定了她們,就必然會被冰封。

。 「一定要選對!」

「老天爺保佑,觀音菩薩、如來佛祖、太上老君、漫天神佛一定要保佑我選對!」

我不信鬼神那一套,可人就是這樣奇怪複雜的動物,嘴上說着不信,可一旦遇到無法解決的事兒,總會下意識往鬼神之說上尋求慰藉。

只可惜,這一份慰藉的背後,卻也是你眼下最無力、最無助、最絕望的真實寫照。

我也知道,這樣的祈禱,對於最後的結果,其實不會有任何實質性的幫助,可我現在能做的,卻只有這麼多。

呼哧……

祈禱完了,我慢慢的睜開眼,深吸了一口氣,顫抖着手,指向了左邊那口我們一開始從藏寶庫里找到的木頭箱子。

我選擇那口木頭箱子,算是胡亂選擇,可其實在祈禱的時候,我心裏頭也細細琢磨過兩口箱子該如何選擇。

首先,如果我的所有推測都沒有錯的話。

設計這座藏寶庫的那位土司王,真的如此深謀遠慮,在千年前,就猜到,單靠玉蟲、迷宮這些機關,沒法完全確保這座藏寶庫的安全,所以他才會弄了兩口一模一樣的木頭箱子來藏那塊蟲玉母體。

並且把兩口木頭箱子,分別放在了藏寶庫裏面和外面。

按照這個思路推測下去,如果有人和我們一樣,識破了那位土司王的安排,要在兩口木頭箱子裏選擇一口的話。

正常情況下,我們一定會優先選擇藏在藏寶庫外面的那口木頭箱子。

因為那口木頭箱子,藏在了藏寶庫入口木門門框上的暗格里,絕對是藏的足夠嚴實。

而藏寶藏寶,最重要的不就是那首當其衝的一個藏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