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小主人能在短時間,將體內的那鴻蒙之氣徹底煉化,那麼他將會徹底擁有不死之軀。」三人輕嘆一聲,不過,他們又何嘗不知道,要想徹底煉化那鴻蒙之氣,以現在風天涯的修為,根本不可能做到。

然而,這三人並不道,如今的風天涯的身體,還沒有與那鴻蒙之氣徹底融合,只有融合了,才是有機會煉化。

「不死之軀?」 追童憶 ,一臉的憧憬之色,卻是沒有意識到,一場天大的危機,也在一步步向他迫近。

……

「主人…畫像之人已經找到……」在一片灰濛濛的空間中,一名黑袍男子機械般的聲音,緩緩響起,緊隨其後,一雙灰色的眼眸猛然睜開。

「終於找到了啊,本座該去將上古之物取回來了。」黑影緩緩站起身來,旋即,手掌自然伸出,隔空一抓,一道巨大裂縫便是瞬間出現。

轟隆!

整個風府的上空,忽然發出一聲驚雷般的巨響,那些剛剛離開風府的弟子,皆是忍不住抬頭看向了天空之處,便是見得,一團團恐怖黑氣,瞬間瀰漫了整個風起府。

所有人下意識的一驚,頓時全部停下了腳步。

「你們趕緊離開……」一聲嬌喝,陡然響起。

「七長老……這是怎麼了?」所有人忍不住問了一嘴。

「多嘴。趕緊離開……」又是一聲冰冷的大喝,嚇得所有人連忙快速向前走去,不過,每個人臉上更多的依舊是疑惑,皆是忍不住嘀咕一嘴:「七長老怎麼會發這麼大脾氣?」

「真是奇怪,府主怎麼會忽然下令,讓所有弟子出去歷練?」

「你們看那漫天的黑氣,好恐怖啊,肯定是有什麼事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緊接著,一道道低微的竊語聲,緩緩響起,彷彿是知道要發生不好的事情,所有人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向著遠處快速走去。

「嗯?」

「此處居然有這般古老的防禦陣法,應該就是這兒了。」黑氣急速匯聚,霎那間,一道巨大的黑影,瞬間出現在了風府上空,見得他巨大的手掌,緩緩伸出,便是向著風府上空,隱約可見的一道白色光罩,狠狠抓去。

砰!

一聲巨響,白色光罩瞬間出現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裂縫,下一霎,直接便是碎裂而開。

「小輩,快些出來,將本座的寶物交出來……」一聲虛幻而沉悶的滄桑之聲,瞬間在這片天地響起。

唰唰!

話音剛落,七八道身影,瞬間出現在了半空當中,他們個個臉色凝重,掃視著那忽然出現的巨大黑影子。

「閣下何人……為何這般藏頭露尾?」風起當下暴喝一聲。

「桀桀。」

「憑你們這些小角色,還沒有資格讓本座顯露真身,趕快將那偷走本座寶物的小輩交出來,不然,休怪本座掌下無情。」

「真是大言不慚……」影宙怒吼一聲,身形陡然暴射而出,雙拳狠狠一握,直接便是對著那巨大黑影,一拳轟出。

見著那霸道拳勁攻來,黑影冷冷一笑,旋即,巨掌一揮,那霸道拳勁,便是瞬間煙消雲散,旋即,巨掌緩緩握下,便是見得那影宙的身軀,瞬間開始扭曲起來。

「別迫本座動手,不然,你們全部的死。」悠長的聲音響徹,黑影緊握的巨掌,緩緩伸開,隔空一揮,那林立天際的影宙,便是瞬間一口鮮血噴出。

「你們退下……」黑影隨意一擊,便是將影宙重傷,風起臉色頓時大變,連忙阻止了欲衝上前去的其他人,旋即,雙拳猛然緊握,凌空一步踏出。

「前輩修為如此之強,寶物怎會被一個小輩偷去,真乃滑天下之大稽。」風起眼神一冷,當下暴喝一聲:「莫不是前輩覺得……我風府之人好欺負不成?」 「桀桀。」

「不要狡辯,本座為了查出偷走寶物之人,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啊,快快將那小輩交出來。」黑衣話聲如雷,使得整個風府的上空,都是有些止不住的抖動起來。

嗡!

風起已知,他在多說已經無任何益處,這黑影斷然不會就此離開,當下身形掠動,便是向著那黑影攻去。

轟隆!

頓時間,無比狂暴的滾滾神力波動,如同風暴一般,一**的自風起的身體內,席捲而出,那般狂暴的程度,足以讓所有人為之動容。

「咦,不錯么,真是沒想到如今的天辰大陸,居然有你這般強者,既然如此,那本座就陪你過兩招。」黑影緩緩低著頭,灰色的眼瞳中,閃過一抹精光。

當黑影最後一個字兒落下的時候,他的眼神陡然一凝,旋即,巨大的手掌緩緩伸出,對著那飛射而開的風起,便是凌空一指點出。


砰!

黑衣一指點出,一團團比先前更為澎湃的恐怖黑氣,在此刻也是更加的凌厲暴躁了起來,陡然間,這片天地中所蘊含的磅礴神力,便是瞬間爆炸開來,一股狂暴到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衝擊力,瞬間瀰漫而開,風起的身軀,也是被這股衝擊力,迫的後退數步。

其餘人緩緩落下地面,然後,將重傷的影宙快速的扶了起來,這種戰鬥,太過恐怖,他們根本是絲毫插不上手,只能是暗暗祈禱,他們的府主,能將此等強敵擊退。

「嗯?」

「我怎麼聽見外面有打鬥之聲?」密室的混元塔內,風天涯眉頭一挑,嘀咕道。當下便是站起身來,欲出去一探究竟。

「停下……」三道身影陡然出現,直接一把將風天涯的手臂抓住。「小主人,你不能出去,他來了……」

「誰?」

「你是說?」風天涯心神一驚。

三人同時點頭,道:「你只有待在這裡才安全,出了混元塔,他立刻便能感應到你的氣息,那樣小主人你就危險了。」

「如你們所說,我父親如何是他的對手。」風天涯臉色,顯得焦急無比。

「他目的很明確,就是為尋那鴻蒙之氣而來,你若露面,必死無疑,你若不露出,沒準他找不到之後,會自行離去。」說話間,三人緩緩鬆開了風天涯的手臂。

風天涯頓時左右為難,他現在身處密室中,對於外面事態的發展,他根本無從得知。


轟隆!

一聲巨響,使得風天涯緊繃的心神,再一次的抽搐了一下,在密室外,風府的上空,風起與那巨大黑影,戰鬥似乎更加的激烈了一些,而這種激烈,似乎只能說是風起的攻勢更加激烈了,因為對於風起的每一波驚天攻勢,黑影總是能輕而易舉化解掉,面目之上,儘是一些戲耍之意。

「這黑影的手段,果真是強悍的離譜,與我戰鬥,他似乎一點力量都不消耗,照這麼下去,我遲早要被他拖垮的。」風起猛然吐了一口濁氣,呼吸略微有些急促起來。

「混元風決,風神之殤。」

下一霎,一尊丈余大小的黑色寶塔,瞬間出現在半空當中。黑色寶塔凌空而立,在其剛一出現,滔天般的暴動神力,便是飛速的向著他周圍席捲而去,整片天空瞬間傳來陣陣驚天般的轟鳴之聲,而隨著這般轟鳴,凌立半空的黑色寶塔,便是陡然開始旋轉起來。

霎那間,自黑色寶塔周圍,一道道無比巨大的神力能量漩渦,便是瞬間凝聚而成,滾滾神力瘋狂匯聚,陡然間一陣陣劇烈的狂風呼嘯之聲,忽然四溢而開,便是見得那在天際中,一股巨大的金色龍捲風暴陡然凝聚而成。

原本灰暗的天際,在這龍捲風暴形成的一霎那,顯得更加的渾濁起來,一道黑芒閃過,盤旋天際的被色寶塔,瞬間出現在了金色龍捲風暴當中。

嗡嗡!

驚天般的嗡鳴聲響徹,陡然間,金色龍捲風暴,瞬間便是向著那巨大黑影,瘋狂席捲而去,所到之處,空氣盡數爆裂開來,那般恐怖的破壞力,足已將一名剛剛步入真神境的強者,絞成碎片。

在施展完這一切,風起依舊是面不改色,旋即,他緩緩抬頭,一雙黝黑的深瞳,死死的盯著那依舊一臉淡然的巨大黑影。

見著飛射而開的金色龍捲風暴,巨大黑影微微頷首,立刻投去了一個讚賞的目光,旋即,臉色一松,輕輕一笑,道:「混元風決,果然不愧是最為巔峰的絕學,只是,沒有混元塔輔助,總是差了那麼一點兒啊。」

下一霎,黑影巨掌狠狠一握,空氣瞬間爆裂而開,便是見得那爆裂而開的空氣中,瞬間出現一道黑色的龍捲風暴。

這道黑色的龍捲風暴,異常的詭異,論大小,它僅有金色龍捲風暴的一半之大,論氣勢,它有沒有絲毫的能量暴動,顯得異常的安靜,這是一道極其安靜,又有些溫柔的黑色能量風暴,看的地面觀看的風府強者,瞬間便是湧出一抹驚駭。

「這黑影怎麼會施展出,府主的絕學,混元風決來?」氣息有些低靡的影宙,不可思議的問了一嘴。

「這應當不是混元風決,那道黑影,彷彿是與天地同在一般,似有似無,而這黑色能量風暴,他又能那般隨意施展出來,依我所見,要想做到這般隨意自如,修為不到真神境圓滿,決然是不可能做到的。」大長老頓了頓,緩緩開口說道。

「呼!」

幾人呼吸都是有些急促了起來,在尋常人面前,他們這些高層,那絕對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在真正的絕世強者面前,他們依舊是一粒沙塵,真神境圓滿,看似與真神境成只有一線之隔,但是,他們都深深的知道,兩者所能發揮出的力量,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在他們認知的中,如今的天辰大陸,似乎還沒有這樣的強者存在。

砰!

在他們議論之時,兩道龍捲風暴,瞬間便是撞擊到了一起,在兩者交觸的霎那間,一道道空間裂縫,便是瞬間瀰漫而出,一股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能量衝擊力,瞬間便是將風府中,無比結實的高大建築物,徹底衝擊的爆裂開來,地面之上,也是瞬間出現了無比之多的巨大深坑。

這番破壞之力,使得地面觀戰的數人也是頓時一驚,他們身形連忙的後撤起來,若是被這股暴動衝擊力擊中,他們必然也會受到不少的傷害。

「呃……該死,只顧得活動脛骨,差點忘記正事兒。」攻勢結束之後,黑影當下便是暗罵一句。旋即,臉色一冷,森然道:「本座看你是個人物,實在不忍心對你下殺手,但你若是再冥頑不靈,休怪我對你下狠手啊。」

「我已說過,你要找的人,不再這裡,前輩為何如此百般刁難。」風起喘著粗氣,大喝一聲,他已經知道,如果硬拼,他必然不會是這黑影的對手,從剛才的交手當中,風起也是隱隱感覺到了一些讓他驚駭的問題。

若是他所料不差,這道黑影的神元並不完整,或許,這僅僅就是一道神元之軀,這一點不禁讓他有些后怕起來,僅僅一道神元之軀,他都無法應付,若是那本體前來,恐怕彈指間,便能將他徹底泯滅。

「本座且不跟你計較,既然你這麼不識相,那本座便親自尋找了。」話落,黑影黑指對著風起輕輕一彈,便是見得,數道如手指般粗細的黑色鎖鏈,便是瞬間出現在風起的身體周圍。

唰!

風起連忙後撤,但是,那數道黑色鎖鏈則是緊緊相追,:「呵呵,你怎麼可能逃過本座的神元鎖鏈呢。」旋即,黑影手掌輕輕一揮,風起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壓迫之力瞬間出現,使得他的身體移動的速度,瞬間便是緩慢了下來。

「縛。」

黑影冷冷一喝,便是見得那數道黑色鎖鏈,瞬間便是將風起的整個身體,束縛起來,更詭異的是,隨著風起的不斷掙扎,那股束縛之力,越發的強烈起來。 「天涯,你可一定不要出來,不然我做的這一切就都付諸東流了啊。」

風起暗暗祈禱著,在與黑影片刻的接觸,他也是覺得黑影並無殺意,他知道,那黑影僅是要找回被風天涯吸收的鴻蒙之氣,以及那神獸混沌,若是旁物,風起興許就直接退還給那黑影了,但是,唯獨鴻蒙之氣不行,因為那需要犧牲風天涯的性命。

「小輩……快出來…不然我就不客氣了…」一雙黑掌,在天際緩緩蔓延而開,旋即,對著整個風府狠狠拍下,霎那間,又是一座座高大的建築物,瞬間毀滅在那黑掌之下。

「奇怪,難道是我弄錯了?」黑影不禁輕喃一句,此刻,他那一雙灰色的眼眸,掃便了整個風府,也是沒有發現他要找的人。

這時候的風府,已經是狼藉一片,在那雙黑掌的摧殘之下,幾乎看不到一處完整的建築,儘管如此,那黑影已經是沒有停下來,那般摸樣,若是不找到風天涯,他勢必要掘地三尺。

這般摧殘破壞,使得風起也是一陣肉疼,不過,他也只能眼睜睜看著,這時,地面的幾位長老身形也是開始閃動起來,直接向著風起的位置悄悄摸去。

「趁這黑影現在沒有殺意,你們趕緊離開吧。」風起趕忙命令道。

「不行,我們不能棄府主不顧。」大長老急聲道,當下,手中印發變幻,便是向著那黑色鎖鏈抓去。

轟隆!

一聲巨響,所有人忍不住回頭看去,便是見得整個風府的百丈圍牆,瞬間倒塌,頓時間,整片天際,塵煙四起,隱約中看見那黑影的手中,正捏著一個人。

「小輩,你藏的夠嚴實的啊。」黑影森然一笑,旋即,手掌緩緩伸開,手中人影漸漸清晰起來。

「遭了,是大公子,他怎麼沒有走……」影宙大驚。

「冷靜,看看再說。」風起臉色一變,不禁有些自責起來,一忙活,他竟然忘記了自己的大兒子,在城牆的密室中修鍊的事情。

不過, 最強棄妃,王爺霸氣側漏 ,當成偷他寶物的人了,畢竟兩人是親兄弟,在長相上,確實有諸多的相似之處。

一縷黑氣,瞬間侵入了風萬里的身體之內,並且不停的在他的身體里肆虐起來,漸漸的風萬里的臉色開始變得蒼白起來,額頭青筋跳動,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滾滾而落,那番摸樣,好似在受著什麼煎熬。

「奇怪,怎麼沒有鴻蒙之氣的波動,難道真是我搞錯了?」黑影暗自嘀咕一聲,旋即,手指一點,便是見得侵入風萬里身體的那一縷黑氣,瞬間出現在了黑影的手掌之上。

唰!

黑掌掠過,風萬里的身形,瞬間便是出現在了風起面前,不過,他的臉色依舊是那般不好看,顯然是剛才那一縷黑氣,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父親,他是……」風萬里有些虛弱的喊道,旋即,身體偏側,當下便是一臉駭然,因為他竟然發現,曾經在自己眼中,如神一般存在的風起, 一夜歡寵:總裁別亂來

「看來真是本座弄錯了……」話落,黑影手掌一揮,那束縛風起的黑色鎖鏈,便是瞬間消失不見,旋即,他緩緩搖頭,漸漸地,那被濃稠黑氣瀰漫的風府上空,開始透亮了起來。

見著那黑影離去,所有人狠狠的吐了一口氣,剛才的一幕可真是太過兇險,幸而是那黑影子沒有繼續在尋找下去,不然那風天涯所在的密室,定然也會無所遁形。

……

「他離開了么?怎麼沒有聲音了?」感覺到忽然的寂靜,風天涯小聲問了一嘴。


「應該是離開了,不過,依舊不能大意,依我們的了解,他定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獨角三人同時說道。

轟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