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警察同志這麼做,自然有他們的道理,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葉雄吩咐。

「老大,可是……」

「收拾東西,聽到沒有?」葉雄再次命令。(未完待續。) 伴隨著「吱」的一聲急剎與一陣濃烈的青煙,胡慧娘駕駛的「馬拉力波托菲」旋轉九十度,穩穩漂入了白框車位之內。

緊接紅色的「牧牛人」以同樣的飄逸動作停在了相鄰的車位里。

雀斑女孩與宋小安擊掌慶祝,「哥們你這車真帶勁。」

宋小安呵呵一笑:「朋友喜歡就好。」

雀斑少女下車拍了拍「馬拉力波托菲」的行李箱,「小姐姐車技不錯呀,但是換輛車我今天未必輸給你。」

胡慧娘微微一笑,「那天咱們再比一場。」

雀斑少女伸出手:「我叫袁姍姍,朋友們都叫我姍爺,或者姍哥,後來叫的順口了就都改成三爺或者三哥。」

許玉揚心中好笑:就你這個假小子也配叫三爺?那我們的那位三爺又當如何自居?

胡慧娘禮貌的與之握了握手「我叫胡慧娘。」

這時「連海華清池」泊車員快步跑來,深鞠一躬「大小姐您來了。」

袁姍姍哼了一聲:「告訴老袁頭,我來了,要招待很多朋友,讓他們把頂層的觀景包房給我打開準備好,一會我直接上去。」

泊車員立刻對身耳邊的對講說了幾句,而後有畢恭畢敬的鞠躬:「大小姐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袁姍姍搖了搖頭,:「沒事了我還得等其他朋友,你去忙你的吧。」

泊車員點頭離開,袁姍姍點起了一根煙。

之後一陣攀談彼此也都熟悉了,並從袁姍姍的口中得知那位白裙女孩名叫瞿小凡,小胖丫叫周娜娜。

袁姍姍連抽了三根煙之後才見一輛白色的「百世傑啪啦美啦」從遠處開來停在了牧牛人邊上。

袁姍姍伸手拉開車門,瞿小凡與周娜娜依次下了車。

袁姍姍一招手「走了!」便已帶著眾人進入了「連海華清池」的大廳。

這連海華清池不愧是連海城最負盛名的洗浴會館,十數米高的大廳,金色地磚與理石牆面,盡顯富貴,假山流水,琅嬛亭閣,一應俱全。

風水魚屏迎門而立,四五米高的關帝金身托刀捻須,閉目而威。

神相前一個小老頭正躬身施禮,卻不正是黃三郎嗎。

許玉揚叫了一聲:「三爺。」

黃三郎轉過身來呲牙一笑:「哎呦玉揚你們這麼快就來了。」

張妍笑嘻嘻道:「三爺還是您來的更快呀。」

於是便將大家彼此引薦,周娜娜呵呵笑道:「這位可真是三爺,三爺爺差不多。」

黃三郎也不介意,只是上下的打量了瞿小凡一番。

袁姍姍道既然都是朋友:「那就一起請吧。」

黃三郎哈哈一笑:「小老頭自然不會客氣。」言畢便跟在種人身後向里走去。

胡慧娘則對著關帝金身深鞠一躬雙掌合十舉過頭頂,拜了三拜,許玉揚也照樣學樣鞠躬禮拜。

而後才在袁姍姍的指引下繞過關帝神相。

此時早已有身材出眾的迎賓員過來相迎,深鞠一躬「大小姐您有貴客來了。」

袁姍姍理都不理只是點了帶你頭:「房間準備好了嗎?」

「早已經準備好了,只等您與貴客沐浴。」

袁姍姍應了一聲伸手接過迎賓手中的白色磁卡鑰匙便引著眾人進入了關帝神相身後的觀光電梯。

在感應區上輕輕一刷,電梯啟動直至頂層,「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眾人面前卻是一扇白漆木門。

袁姍姍又用手中磁卡在感應門鎖上輕輕一刷,「咔」的一聲門鎖打開,袁姍姍帶著眾人進入房間。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排寬敞無比的落地窗,窗外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懸空泳池,與遠處蔚藍的海水融為一體。

房間中間是一個正在不斷湧出泡泡的圓形按摩浴缸。

左手邊是兩扇房門袁姍姍用手一指,男前女后,大家換換衣服。

許玉揚雖有些不情願但也沒有辦法只得跟在胡慧娘身後一起進到房間之內。

卻不曾想這個看似平淡無奇的房門后竟然是一件足有六七十平的房間,而且房間裡面還有好多隔間,且每一個隔間有都一個儲物櫃。

而在房間的真皮沙發上已經準備數十套還沒有打開包裝的新泳衣。

袁姍姍道:「放心這些都是新的,沒有人穿過,大家不用介意,而且尺碼齊全,你們挑自己喜歡的。不用客氣。」

說話時取過一件黑色的泳衣,而後便肆無忌憚的甩掉了身上的體恤與短裙。

瞿小凡與周娜娜也分別開始在隔間內換衣服,張妍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卻也挑了一件白色的泳衣開始在隔間裡面換了起來。

不知怎的許玉揚卻忽然發現自己的目光一直在幾個隔間之中不斷游移!

許玉揚心中叫苦:天呀,某位神君麻煩您莊重一點好不好呀?

雲舒哼了一聲我又沒看你,看別人又礙你什麼事?

許玉揚氣急敗壞不免開口:「可我也不想跟你一起看別人呀,我怕長針眼。」

此言一出幾位少女立時轉過身來滿臉狐疑的看著許玉揚問道:「你說什麼?」

面對著四位身材各異衣冠不整的妙齡少女許玉揚那還能再說出話來,唯有張大嘴,流下一滴鼻血。

許玉揚的右手急忙遮住了自己雙眼,口中說道:「麻煩你們能不能換好衣服在轉過來呀,也不嫌丟人?」

袁姍姍哼了一聲:「大家都是女人怕什麼?難道你就沒在公共洗浴洗過澡嗎?」

張妍也隨之呵呵笑道:「是呀揚洋姐之前咱們在學校的浴池不知道一起洗過多少次了,你今天這是怎麼了?」

此時許玉揚的右手已然被自己的左手用力的按了下去,嘴角掛上一絲壞笑。

雲舒的聲音也再次由心頭傳來:就是呀,玉揚這麼多人面前你能不能表現的正常一點,不要引人注意好不好。

周娜娜卻呵呵一笑:「現在的人呀有很多都很奇怪的,誰知道這個稀奇古怪的小姑娘是不是蕾絲邊哪?」

許玉揚聞聽此言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心想:反正吃虧的也不是自己,既然這幾個女孩都不介意,我為什麼要阻止雲舒哪?

反正張妍那個傻丫頭這些天都已經不知道被雲舒窺視多少次了,多看這一回也無所謂了,於是也不再遮擋,讓雲舒的元神大飽了一番眼福。

直至幾個人換完了衣服,許玉揚的臉上還掛著一絲貪婪的微笑。

袁姍姍看了看滿臉綠光的許玉揚道:「玉揚,你不換衣服還在這傻看什麼那?你不會真的有問題吧!」

胡慧娘急忙道:「姍姍你先出去,一會我們兩個就來。」

張妍也呵呵笑道:「是呀,是呀,走走走,咱們先走,一會揚洋姐和惠娘姐姐就出來了。」

說話時便拉著她們三個出了房間。

胡慧娘見房中再無旁人身形一轉便已位自己換上了一身紅色的比基尼泳衣。

許玉揚立時被眼前胡慧娘那無比精緻、無比性感的身材驚呆了。

恐怕維密天使也不過如此而已。

不知不覺之中許玉揚發現自己也已經換上一身嫩黃色的比基尼泳衣,許玉揚不免驚呼一聲:「神仙姐姐,這也太暴露,太誇張了吧!」

胡慧娘微微一笑:「玉揚,怕什麼?你在時尚圈工作那麼多年不會那麼保守吧。」

「再說了像你這樣的歲數不好好的美一美豈不是辜負了大好年華!」

說話時便已拉著許玉揚走出房門。

三爺、宋小安、沈惟一、蘇宏亮他們幾個早已被之前出來的四位少女驚艷到了。

此時正在熱烈的期盼著平時便是妖嬈無比的胡慧娘的泳衣展示。

當然胡慧娘的表現絲毫沒有令他們感到失望,贏得一陣熱烈的掌聲與口哨。

就連張妍、袁姍姍這四位妙齡少女也不由自護的向其投來了讚許與羨慕的目光!

還好胡慧娘修為高深,不然此時只怕早已在四位少女充滿妒火的目光之中付之一炬了!

燈筆 陳蕭無奈,只得收拾東西。

其他人也過來幫忙,將帳篷拆掉,將東西收拾上車。

葉雄上了警察的車子,跟他們離開。

「老大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陳蕭看著前面警車上的葉雄,奇怪地問。

「他這樣做,自然有他的原因,你什麼時候見他吃過虧?」朱雀。

陳蕭想了下,覺得有道理。

重生國民男神:瓷爺,狠會撩! 兩輛越野車跟在那輛警車後面,剛開出兩公里,面前的車子停了下來。

葉雄從車上走了下來,不知道跟警察了什麼,那三名警察放下他,揚長而去。

陳蕭將車子停在葉雄身邊,看著離開的警車,奇怪地問:「他們怎麼放過你了?」

「連三名警員都搞不定,我索性回家種田算了。」葉雄完,吩咐道:「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回去一趟。」

「回槐村?」

「秀姑以為我們離開了,肯定會有所行動,如果我猜得不錯,這一次回去,肯定會有所發現。」

「原來老大故意離開,是想讓那村姑大意,再來一招回馬槍,這一招妙。」陳蕭豎起拇指。

「先前我們大意了,查案的時候應該暗地裡進行,不應該大搖大擺。好了,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葉雄坐上了其中一輛越野車,準備離開。

「心一。」楊心怡跑過來,拉著他的手叮囑。

「放心,你老公的厲害,你又不是沒試過,嘎嘎。」葉雄笑道。

楊心怡當下就臉紅了,一直紅到脖子根。

這個混蛋,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有心情開黃段子。

葉雄開著車子,回槐村。

還有幾百米的時候,葉雄將車子停下來收藏好,步行進村。

秀姑的家在村尾,穿過一片樹林,很快就到了。

村子人少,葉雄沒被發現,很輕易就到了秀姑的家後面。

手搭在磚縫上,輕輕借力,再次躍到天棚上。

昨夜來的時候,葉雄還看到有血跡,今天一看,上面一血痕都沒有了,包括那道被腐蝕得差不多的木門上的血跡,也被洗過。

那寡婦顯然將血痕清理過,這更加明她內心有鬼。

葉雄推開木門,輕輕走進去。

裡面光線不太好,到處都是發霉的味道。

從樓梯而落,在轉彎處,葉雄停了下來,因為他聽到下面有聲音響起。

「他們已經走了,猴受了重傷,你們快派人過來救他。」秀姑急道。

葉雄湊頭去看,秀姑正在打電話。

電話旁邊,是一個鐵箱,看來這電話平時是鎖在鐵箱里的,只有在緊急的時候,才拿出來打。

村子里,聽只有村長家才有電話,沒想到,這秀姑家裡也裝了。

「他們真的走了,我親眼看到他們離開的,你放心……」

「猴傷在胸口,血怎麼都止不住,你們快過來……」

「我們怎麼也幫了你們這麼多年,你們怎麼能見死不救?你們敢不救猴,我就把這些年的事情全部出去。我就剩這麼一個兒子,可不能讓他就這樣死掉。」

秀姑不停地,從她話中,葉雄證實自己猜得沒錯,他們背後,確實有人指使。

那個叫猴的怪物,應該就是這些年來,殺害外來者的兇手。

但葉雄萬萬想不到的是,那隻怪物,居然是秀姑的兒子。

這麼,它是人類,只是人類怎麼會變成這副鬼樣子?

在秀姑的強烈要求之下,對方似乎答應派人過來接她們,讓她帶猴去某個地方等。

掛掉電話之後,秀姑開始忙碌起來,收拾東西,走進房間。

片刻之後,她提了個大籃子出來。

葉雄看了下那籃子,被一張布蓋住,看不見裡面的東西,不過從籃子大來看,休積跟自己昨夜交手的怪物差不多。

如果猜得不錯,這裡面裝著的,應該就是那個叫猴的怪物了。

秀姑收拾好東西,提著籃子,離開家門,悄悄朝後山樹林走去。

葉雄尾隨上去。

繞過樹林,秀姑走到一條道邊,坐在一塊石頭邊等候。

「猴乖,很快就有人來救你,不會有事的。」

秀姑一邊等,一邊拉開布條,看著裡面的東西。

此刻的姑秀無比溫柔,跟昨天自己見的潑婦樣子,態度天地之差。

虎毒不食子,再壞的人,對家人都是好的。

約模半個時之後,一輛車子停在路邊,走下兩名大漢。

兩名大漢,全都身高體大,一看就知道是練過武的人。

看到大漢下車,秀姑連忙走上去,急道:「你們終於來了,快帶我們去找人,救我兒子。」

「你兒子傷得怎麼樣?」一名大漢問。

「傷得挺重。」

「我看看。」

其中一名大漢掀開布,看了下,臉上露出噁心的樣子。

「真是個怪胎。」

「不許你們罵我兒子。」秀姑怒道。

「把它交給我。」大漢伸手搶籃子。

「我要跟你們一起去。」秀姑急道。

大漢突然抽出槍,指著她的腦袋。

秀姑臉色大變,急道:「你們想幹什麼?」

「你已經暴露了,沒有任何價值,只能讓你去死了。」

大漢完,沒有絲毫猶豫,扣動扳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