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要考我?考我的身手?」我聽了孫桂彪的話,立刻明白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也就是說,還有三位長老並沒有答應我成為家主,他們一定認為家主是有能者得之,若我就算是紫陽神功的傳人,但是卻沒有繼承紫陽神功的精髓的話,還是不適合做家主的。這下我有些惱火道,「孫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既然你們並沒有商量好讓我做家主,為什麼又在來信中說已經都同意了呢?」

「哈哈,那是我怕你一時對長老有意見憤怒之下不來孫家總部了,所以才出的下策。」孫桂彪大笑了幾聲,朝我輕掃了眼道,「好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拿到家主的位子。」

我聽了孫桂彪的話后,並沒有回答,只是被他拉著朝神廟內不停的走去。在微微嘆息之後,我也想明白了,確實,孫家有如此龐大的機構和各種繁瑣的事情需要處理,如果一旦遇到重大情況家主因為能力原因不能及時處理,那將會導致很嚴重的後果。我緩緩抬起頭,是啊,既然他們想考驗我,那就要他們考驗吧,老子可不怕這麼點的小考驗!

很快的,隨著我走進這座神廟的大殿之中,立刻看見在圍繞著大殿正中央處雕刻著剛才進門的那隻雙頭獅子的黃色寶座為中心的四周,分別有六個黑色的石雕座位。而在這六個座位中,有五個座位是有人的。我很明白,這五位坐在椅子上的人物,都是孫家的權利首腦中心,偉大的長老先生們。

而當他們一看見我時,瞬間所有人的雙眼中都射出一道精光,似乎想要讓我看個清楚明白一般。我絲毫不畏懼的挺胸抬頭,望著他們有的疑惑詢問的目光,有的滿意鼓勵的目光,我很快就已經知道,這五個長老中,有哪三個是目前還未支持我的。

第一位,是坐在第二個座位上,頭髮與鬍鬚都花白的年長者,他穿著一身白色長袍,充滿著儒雅與高深。

第二位,是坐在第三個座位上,與孫桂彪差不多年紀的中年長老,端正的國字臉,滿臉的威嚴與嚴肅,身體中似乎有力量要從中迸裂一般,就算穿著長袍,依舊十分的顯得緊身。 白天不懂夜的黑 在這衣服之下的身軀,絕對非常的健壯的,充滿著肌肉。

而第三位,則是坐在第五個座位上,看上去十分瘦小的老者,看樣子,這老者與前兩位的眼神並不一樣。雖然他有流露出一絲疑惑與不信任,但是他的嘴角微微上翹,明顯是一付玩味的神色。

才剛進入這長老大殿之上,我就已經感覺到了這裡不尋常的緊張氣氛。原本以為穩拿勝券的這次孫家之旅,看樣子也要充滿難度了。我猛的渾身一震,全身的紫陽真元幾乎是迅速膨脹著爆發而出,在我的身體周圍形成一道明顯的淡淡紫色光暈。

是的,我的紫陽神功在幾天前已經突破泰山北斗的最後束縛,進入了天地乾坤第一階段,也正因為這樣,我身上的紫陽真氣已經能正式的外放,只要我想,我可以射出身體中的真氣,直接命中敵人,這就叫做以氣化型。隨著功力的增加,我本身的境界已經達到了一個很奇妙的境界。其實說真的,如果剛才在叢林中的埋伏,那幾名殺手不是來的突然我要救人的話,估計他們早就已經在十步之內還沒有到我身前就已經被我用內力射殺了。渾身散發的紫光已經證明,這個階段的紫陽真元比之前一階段,要更加的充沛更加的渾厚。

我身上的紫色真元幾乎立刻讓包括孫桂彪在內的六名長老頓時充滿了興趣。是的,為了古代祖先的一個承諾,孫家直到現在都沒有家主產生,就是因為這神秘的紫陽神功,他們怎麼會不好奇,怎麼會不激動呢。

「這,這就是傳說中的,紫陽神功啊……」一位長老激動的朝我身上的淡淡紫色讚歎道,「這樣的真氣,確實實屬罕見,實屬罕見。我認為,他有資格做我們的領袖。」

「對,我也這樣認為,畢竟祖先的遺訓就是擁護有紫陽神功的繼承者當孫家家主,現在是千載難逢的好時機,一定要遵守祖先的意願!」另一位長老附和道。

「裘長老,你這話說的沒錯,可是我們孫家數百年的基業與秘密的情報網路就這樣交出去,你知道這小子,到底有沒有能力能管好?還有,他要做孫家家主,那麼孫家上上下下的事他都需要去管,你認為他能管理的妥善?據我調查,這位蕭先生年僅十八歲,剛剛成年,他真的能領導整個孫家?」這時候,坐在第二個座位上的白鬍須老者在看了我一眼后,朝著眾長老道,「我並不想違背祖先的遺訓,但是,至少要找到一個能管理好孫家的人來當家主,你們說呢?」

「任長老這話就說的不對了,難道你看不起我們未來的家主嗎?」這時候,已經入座的孫桂彪冷冷道,「我想,我們孫家的情報網路調查出來對於他的資料總不會有任何差錯了吧?陽光集團最大的股東,龍騰集團的幕後大老闆,SUN集團的秘密總裁,我想,這難道不是一種能力的體現?」他說到這裡,在望了我一眼后笑道,「我們的未來家主,還是位擁有高科技頭腦的天才。拿過全國高中生計算機大賽冠軍,更是遠付南朝國,以一人之力為華夏國拿下世界青年高科技大賽冠軍。更重要的是,他還是華諸世家,楚家,朱家的合作者,領袖人物!試問,在下有哪位有他那麼多的身份那麼多的錢那麼多的權力?蕭強的能力是顯而易見的,如果說對他能力估計不足,我孫桂彪第一個就不服!」

「呵呵,我們並沒有說他其他方面能力不足,他在外面有多出風頭我一點都管不到,也不想管。但是要掌管整個孫家,就必須要擁有兩個能力。第一,高度的精密計算能力,以及處理分析事情能力,這是文的。第二,那就是武類了,你要做家主,那必定要比我們武功要高,這才行。要不然說出去,孫家如此久年月未出掌門,可惜一出掌門卻是個武功還沒長老高的小破孩,那我們孫家的臉面還要往哪放?」

PS:實在不好意思,昨天和同學一起回母校看老師,喝的有點多了,現在才回家,晚上兩章肯定會有的,請大大們放心.謝謝大大們的鮮花. 那位叫任長老的老傢伙話剛一說完,孫桂彪剛想繼續反駁他的話,卻被我輕輕搖頭給制止。我笑著掃視了眼前這六位長老一眼,從剛才進來之時我就已經能感應的到,這裡在座的每一位長老身上,都隱藏著極高的真氣波動,強大的足以讓人窒息!我敢說,若不是他們刻意隱藏了自己的真氣,那麼眼前的大殿絕對會被暴肆的真氣所充滿。如果說剛見到孫桂彪的時候我的修為水平實在不匝地的話,那麼現在,就算是三個孫桂彪都不是我的對手。我已經從第一層混沌初生到達了天地乾坤的境界,這每一次的境界提升,就意味著孫桂彪被我拉開的距離變的越大。而眼前六位長老們的真氣雖強,可是如果我全力完全釋放體內真氣的話,估計他們都會為之震驚。

但是,我不會這樣做,我想讓這些不相信我實力的傢伙們吃吃苦頭,正所謂示敵予弱,亦能攻其不備,出其不意外。所以當我全身都充滿紫陽真元的時候,他們並沒有被充斥在整個大殿的紫陽真氣所嚇到,因為他們自認為他們對付的了眼前的我。

只出了三分真氣威力的我緩緩露出一絲微笑,搖了搖自己的臉龐,隨意的走到了六位長老們的身前,聳了聳肩膀,「諸位長老,今天小子很榮幸能來到這位於孫家權力的核心之地,長老會之中。確實,和諸位長老所擔心的一樣,小子才疏學淺,沒有任何擔任掌門的資歷。長老們也說的很對,並不是因為我是紫陽神功的傳人就一定要坐這個位子,難道若傳承神功之人是傻瓜孫家也要聽遺訓讓他做家主嗎?所以,對於長老們所說的每一句話,我都十分的理解。」

我的話一出,那三位不支持我當家主的長老頓時眉飛色舞起來,似乎覺得自己非常有道理。孫桂彪則有些焦急的望著我,不知道我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但是……」我的話鋒突然一轉,微笑的臉龐瞬間板成了鐵青的一張臉,「孫家的家主,當不當我無所謂,只不過,我只想請問諸位一句,一個人從小到大,是天生會所有東西的嗎?」我嘲笑的掃了眼那任長老道,「你剛剛說門派內的瑣事?任長老是吧?我想問你,如果連這些屁事都需要掌門去管,那你們孫家的長老會是不是應該解散了?」

修仙界歸來 我的話一出,那任長老立刻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道,「小子,你別太囂張了,這裡可是長老會!」

「長老會又怎麼樣!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就憑你找那樣的借口,我試問誰又有資格當這蹩腳掌門?誰敢?就算你們長老會裡的人,又有誰能站起來大吼一聲,我某某某一定會辦妥孫家所有的事情,一切臟活累活苦活細活全我一個人包了?我拜託你們啊,你們是在選掌門,不是在選清潔工大媽!掌門是拿來幹什麼的?掌門是拿來運籌帷幄,為整個家族掌握前進方向,決策家族重大要事,指揮家族牟取最大利益的人!掌門不是孫家的清潔工,也不是孫家的雜物工!這種無聊的借口,你們不需要找。若是不想讓我當這個掌門,我可以不當!」

我的話一出口,立刻震懾了六名長老,孫桂彪急的立刻喊道,「蕭強,你別激動,大家有話好好說,我想任長老也不是故意為難你,他只是出於對孫家的……」

「好了,桂長老,既然這小子把話挑明了,那我也明人不說暗話,老實說,我和其他兩位長老的確不喜歡一個只有十八歲的小孩子當掌門,聽他的命令。但是我老任也不是個不講道理,敢違抗祖宗命令的人,掌門之位,除了要有紫陽神功的繼承者擔當,更重要的,是他有讓我們佩服的資本。確實,你在商業上的成功與自身的天賦確實已經證明你有資本獲得掌門這麼職位,但是我們孫家是武林世家,看重的不是錢和權勢,看重的還是武功!也許你說的對,人沒有生下來就會的,所以我剛才也想了想,既然這樣,那不如我開個考驗,如果你能通過,那麼我和其他兩位長老也就沒有話說,怎麼樣?」任長老直接打斷了孫桂彪的話,看樣子這個任長老的資歷和威望比孫桂彪要高上許多。他的雙眼始終盯著我,沒有移開一次,就這樣徑直不氣不緩的說到這裡。

「好,你直說吧,什麼考驗。」我自問不是個自傲的人,可是被人看不起的那種感覺是個人都不會舒服,更何況我最看不起高高在上仰望你的這種感覺!真要不當這個家主也沒什麼,我已經有了宋家要謀殺我的證據,完全可以憑藉目前手中的勢力對宋家進行打擊,就算消滅不了宋家,起碼也可以完全把他的力量削弱下去!而且,宋家一旦勢力減弱,那些和他合作的家族就不得不會為自己的利益和將來打算,他們個個鬼的和精一樣,哪裡會不知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道理。所以,現在我對孫家這個家主並沒有像以前那樣看中,只要他們不投靠宋家,那當不了這個家主,其實也並沒有什麼。

政治這東西就是這麼好玩,稍微一件小事,往往就能扭轉整個局面,局外人一直都不明白,但是局內人卻知道的清清楚楚!

「好,既然你這麼爽快,那我老任也不來什麼虛言。」任長老走到我面前朝我一鞠躬道,「你是紫陽神功的傳人,這點我老任很敬佩也很欣賞,但是江湖和武林,向來都是以強者為尊,我希望你能與我們六位長老比拼比拼,這樣,考慮到你年紀太小,修鍊的時間也許並不充分,所以我想按回合算分,總共六局,若是你能贏得其中的四局,那就算你勝,如何?」

「你的意思是,想找我比試比試?」我望著他那倚老賣老的摸樣,不由氣就不打一處來。靠,這個老鬼還真不要臉皮啊,他們一個個起碼最年輕的都有四十多歲,卻要和我一個十八歲的小孩斗?他們也好意思?說的難聽點,他們吃過的鹽比我的米還多!還叫什麼考慮到我年紀太小?年紀太小難道就不知道讓我一隻手或者一條腿的?鄙視,絕對的強烈鄙視!好,既然你們是打著算盤想教訓我,那麼,我也就不可氣了!不好意思,老子剛修鍊成天地乾坤,剛好沒有對手練招呢!

我朝著任長老似笑非笑的掃了眼,有些委屈的勉強點頭道,「哎,好吧,我也尊重江湖和武林上的規矩,這個提議,我,接受了。反正與能六位長老切磋,那也是一次難得提升武學的機會。」

聽到我的話,任長老的雙眼猛然一亮,點頭道,「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快人快語,豪爽!就憑你此時的表現,若是我們輸與你,那我孫任,絕對二話不說,力挺你當這個家主!請吧,蕭先生,就讓我做你的第一個對手,如何?」

我朝他盯了幾眼,嘴角咧出一絲笑意道,「不好意思,我想任長老你搞錯我的意思了,我沒說一個個來。」

「那你的意思是?」任長老有些不明白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說的意思是,你,你你……」我用手指了指眼前所有望向我的長老,冷笑道,「你們六個,一起上!」 「什……什麼??」在場的所有長老都紛紛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們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驚訝說出了這個詞,望著我笑臉相迎的表情,長老們甚至有種以為我瘋了的感覺。

「我說蕭強,這拳腳無眼,現在可不是逞能的時候。」孫桂彪急忙朝我使了幾個眼色,故意大聲勸我道,「請你仔細考慮之後在說話。」

「六個……哈,好大的魄力,好大的口氣!」那任長老冷哼之後輕笑道,「小子,你沒有搞錯吧?我老任活到這把年歲,像你這麼不經過大腦說出這種天方夜譚的話的,還真屬你是第一人。且不說你實力如何,你可知道,我們六人在放眼當今武林,沒有排進前三也能排進前十,你竟然說讓我們六個人打你一個?哈哈哈,真是有些讓我感覺到意外,太意外了。」

看著四周六名長老臉上明顯不屑的笑意,我淡淡道,「任長老,牛皮不是吹出來的,是靠人做出來的。一切,我們事實說話。你們不是我的對手。一起上吧,這樣才能快速的解決戰鬥。」

我再次肯定了我要讓所有長老一起上的話語,他們顯然又是一陣驚訝,而這一次,卻已經有長老開始深思了。按道理說一個人不可能同時犯兩樣錯誤,除非要麼他太傻了,要麼就是證明他太聰明,聰明的早已經將結果控制在了他所想要控制的階段。顯然,他們明顯的不相信我會有這樣強悍的實力。

「小蕭,別鬧了,我知道你的水平,幾個月前我們不是交過手嗎?」孫桂彪真有些糊塗了,他急忙朝我道,「以你的身手,以一對一,並不一定會輸,還是有勝算的,為什麼要這樣自暴自棄?」

「自暴自棄?哈,我蕭強,從來就沒有過沒有信心的時候。」我的身體中猛然爆發出一陣強烈的真元氣息,做了個準備姿勢道,「沒想到,你們孫家的這些長老婆婆媽媽的都像個女人一樣,廢話少說,要上就一起上,要麼就算你們沒膽輸了,來吧!」

一聽我如此囂張藐視他們的話語,六位長老就算修養在好的都有些臉上掛不住了。是啊,我都沒有意見你們還有什麼意見,六打一是我提出來的,你們還在那嘰嘰歪歪個什麼勁。很快的,六位長老頓時全部離開了座位,七人來到了大殿的空曠之處,我站立的地方,很快被六位長老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小子,你可別把牛皮吹破了,你從來沒和我們六人動過手,我還真不信你今天能把我們都打贏了!六打一,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那任長老此時已經和其他五位長老一樣將他全身的真元完全釋放而出,我一下子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果然,這些長老們各個都不是吃素的。

六位絕頂高手同時釋放出全身真元,這樣的壓力光是站在這裡就可以讓一名普通人窒息而亡,普通的高手恐怕還沒開打就已經沒了勝算。可是我不一樣,我蕭強可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我之所以會挑戰六名長老,那可是從我的精確分析中得到的結論!

六名長老互相獨佔一角,靜靜的等待著最佳進攻時機,我看到孫桂彪那無奈的眼神,我知道他並沒有心想朝我進攻,而這時候,任長老又笑道,「年輕人,既然你敢以一敵六,無論怎麼說,你的這種氣魄我很欣賞,雖然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是如果你真的能贏我們,我不但會同意你當我們的家主,我任長老直系的孫家子孫,全部都當充當你的死士!上刀山下油鍋,全聽你調遣!」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我朝他淡淡一笑,渾身的紫色真元,幾乎在瞬間猛的光芒大震!驚天的氣勢從我的身上瘋狂的狂涌而出,比之剛才何止狂漲了十倍!也就是在這時候,六名長老那原本輕鬆的臉龐上,剎那間出現了一絲驚訝和慘白。只可惜,好戲才剛剛開始!

我的身體,在他們根本沒有預料的情況下說動就動,一個閃身,原本站立在中央的我早已經失去的蹤影,孫桂彪滿臉不可思議的搖著頭,慌亂的喃喃自語道,「這……這怎麼可能!明明才幾個月的時間……我的天啊……」

消失在空氣中的我,其實與當初在老家消失在空氣中的孫桂彪原理是一樣的,都是利用身體強悍的高速運動而以達到肉眼根本跟不上所以會茫然失蹤的效果。只不過,我的速度起碼是當初孫桂彪速度的兩倍,而這多出的一倍,顯然已經根本不是六位長老所能承受的了的。

在我的思量中,孫桂彪曾經說過他並不是孫家最強的,那麼也就是說,在這六位長老中,一定有比孫桂彪更強的人在其中,但是孫桂彪能當上長老,那麼顯然在強也不會比他強上哪裡去。孫家的武學已經到達了變態的地步,孫桂彪在高手的眼中都已經是宗師級的存在,那麼其他五位也一定是武林中的佼佼者了。既然是宗師級別,那麼平日里肯定不會老是想著六人如何聯手,當然是各打各的了。這,才是我讓六位長老一起上的原因!

若是以我目前天地乾坤的實力去與他們一個個對打,我的真元肯定沒有他們這些老不死的深厚,不見得我就能撐的下六場比武,可是我以一敵六,那就可以在一場比武內解決戰鬥!武學這東西很奇怪,並不是說一加一就一定等於二的。若是配合不默契,六人加起來的威力不但不會提升,反而會下降。我目前的實力說實話比眼前六人雖然高,但是絕對抗不住六人疊加在一起的威力,所以,我就賭在這六名宗師一定沒有默契,更賭在,他們發揮不出六人疊加的威力!

高手,往往會很快發現自身所存在的問題並予以改正,而我要做的,就是趁六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先下手為強!干倒他幾個,這樣就算他們後面能聯合,那也不是我對手了!

六名長老果然與我所料想的一樣,在我消失之時,他們每人各自為戰,紛紛全部爆發出體內真氣,似乎想感應出我的方位。以我目前的速度,他們根本不可能用雙眼看的到我的存在,所以只能用真氣來感覺。這下更加便宜了我,誰的真氣強誰的真氣弱,可以很直觀的反應出六位長老每人的修為,當然,除非他刻意隱瞞。但是,這比武關乎到孫家家主名頭之戰,你認為他們會不拿出全力嗎?

所以,在短短不到一秒的時間內,我已經鎖定好了首先要進攻的目標,那就是位於孫桂彪旁的另一位這些人中還算比較年輕的中年長老。從六個人爆發出的真元來看,孫桂彪處於第三位,而最弱的就要屬他身旁的那位長老,讓我有些出乎意料的是,那位任長老卻是六人當中武學最深厚之人。看他爆發的氣流,卻是比孫桂彪要強上些許。

正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現在敵人的底子被我看了個清清楚楚,此時不進攻更待何時?我渾身的紫陽真元幾乎在順便爆發,猶如獵豹一般迅猛的便朝著孫桂彪旁的另一位長老猛撲了過去! 那名長老和一旁的孫桂彪幾乎在剎那間就感應到了我的方位,他們頓時立刻紛紛做好了迎戰的準備,但是由於我是處在兩人的中間,誰都不知道我會先攻擊誰,竟然就這樣等待著我的進攻?

「一群就知道修鍊沒有聯合實戰經驗的白痴。」我心裡狠狠的鄙視了下這些長老們,一看他們這迎戰的摸樣就知道他們一個個都是不知道什麼叫做團結就是力量的主,若是我與李大彪遇到這樣的情況,早就跑來支援身旁的夥伴了,怎麼可能會獨自做好應敵的準備,卻不管身旁之人的死活。一見到他們這樣出招,我就立刻知道我的計劃非常正確,這些長老平日各個眼高與頂,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配合,既然這樣,那我不把他們打輸那到真是有鬼了!

「嗡!」我人還未衝到,兩道從我雙手中彈出的紫陽真元化成了無形指力就這樣分別朝兩邊彈射了出去,到達天地乾坤階段之後,我的境界終於可以讓我自由的收發體內的真元,就彷彿和天地溝通形成一個大循環一樣,我可以發出真元,亦可以收回真元,可以隨心所欲的支配自己體內的紫陽真元!

兩道霸氣無比的指力迅速的朝著孫桂彪以及他身旁的長老進攻而去,他們當然已經發現了面前空氣中真氣的劇烈波動,很快的幾乎同時將體內的真元爆發,想抵擋住這兩指真元發出的進攻。而就在這時,我的身體在疾速中突然折向,朝著那最弱的長老衝殺了過去!

那最弱的長老正在對付我發出的難纏指力,我折向只是短短瞬間之事,他一時根本還沒有來的及反應!幾個月前,盡憑我混沌初生境界的紫陽神功之力若是與孫桂彪拚死一博都能達到兩敗俱傷的效果,更何況如今老子可是升了兩級,這境界可是有著天壤之別!

就當那長老將體內的真元一提,猛的推出帶著真元的掌力滅掉了我射來吸引注意力的指力之時,我的下一撥真正的攻擊已然攻至,那長老只覺得眼前一花,我的身影立刻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他慌亂的剛想連續發出幾招掌法想逃脫之時,我的二指禪功已然輕鬆的點在了他的肩胛骨下方三寸之處,他整個人就好像機器人一般被我瞬間定住,失去了進攻能力。

而這時候,孫桂彪也已經發現了我的企圖,可是等他衝過來之時已經為時太晚,那名長老已經被我點穴喪失了進攻能力,所以他只能孤獨的以一人之力與我對抗。

「劈里啪啦……」在六位長老中,我與孫桂彪是唯一交過手的,也是唯一熟悉進攻特點的長老,所以他與我交手,僅僅在十個回合,我們便已經過上了起碼十八招。他憑藉著渾厚的真元原本想用武學招式來對付我,只是可惜,幾個月前的我那是真元不如你渾厚,所以並沒有機會用上什麼複雜的武學招式便敗下陣來,可是如今卻不一樣了,我早已經超越他的真元太多,真要比起武學?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我的腦子就是一本武學秘籍寶典!單論武學招式?我可是他祖宗!

很快的,我能看見孫桂彪與我是越打越驚,他的整張臉流露出絕對驚訝的神色出來。我的每一招每一式先不說全部都來自整個武林的各個不同門派,而且只要是他出什麼招,往往我出的招會比他更狠,更厲害,更方便,更靈活!所以打到後面,直到他用完一套拳法,我已經起碼擊中了他身體三處部位!我強悍的真元在體內瘋狂的運轉,我知道,他越打越退的行動表示,想來個最後比拼了!

「喝!!」就在我全力揮上雙拳之時,他也運起全身之力以掌與我之拳相迎,這就沒有一絲花招,全憑著自身的修為在比拼了。孫桂彪已經沒有任何讓我覺得驚訝的地方,因為,我已經比他更強,更厲害!

「砰!!」一陣真元的狂暴響聲在我的拳與他的掌對撞出發出,我依舊暗笑著紋絲不動站在原地,可是孫桂彪卻已經被我瞬間擊飛,狠狠的撞到了一旁的牆壁之上,悶聲吐了口鮮血而出。當然,我剛才已經收力了,我可不想把孫家最支持我的長老給打成殘廢了。

從剛才我出招到擊飛孫桂彪,一共只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六名長老,已經輸了兩位。剩下的四位臉上,已經沒有了一絲一毫的輕視,他們現在才知道,我並不是個愛吹牛的主,而是真正有實力的武林高手!

孫桂彪有些疼痛的擦了擦嘴角的血絲,朝我苦笑了笑。我當然知道他想說什麼,其實他也知道我還留有了餘力,並沒有下重手,單看他倒飛出去而我紋絲不動的場景其實就能想像他本來應該會受多重的傷,可是現在他一定除了肺腑有些不舒服感覺外,全身並沒有什麼大礙,他那陣苦笑我知道,那是因為他實在想不明白,人們都說十年練功方有所成,而他才沒見我短短几個月,我卻已經比他何止高出了幾個檔次!這麼劇烈的鮮明對比,讓他不得不感嘆的苦笑起來。這種被昔日手下敗將給打倒的這麼狼狽的滋味,換做任何人都會唏噓不已。

戰鬥還沒有結束,剛才我的瞬間進攻已經讓剩下的四名長老知道他們憑速度是根本對付不了我的,既然如此,他們乾脆鐵了心的四人一齊朝我進攻而來。這回他們是真的學聰明了,若是還像剛才那樣站著不動,那麼遲早會被我一個一個的解決掉。

只可惜,他們明白的已經太晚了,孫桂彪與那位長老的退出,已經由六打一變成了四打一。這絕對是數量和質量上的改變,我很快像烈風一般的迎了上去,雙手立刻連續幻化成一片拳影,楞是將四人的進攻全部接上了手!

霹靂啪嗒的一連竄打鬥聲此起彼伏的出現著,我面對著四名長老的進攻,竟然遊刃有餘的不停接招,孫桂彪已經看出來了,驚訝道,「迷蹤拳?」

是的,這就是我比較喜歡以寡敵眾時使用的霍家迷蹤拳,由於我的內力境界的大幅提高,我的迷蹤拳已經百分百的發揮了威力。迷蹤拳的特點就是迷幻,沒有蹤跡,速度快,以最大限度迷惑敵人,誘惑敵人出招,輕鬆應對,這是迷蹤拳最大的特點。往往敵人打著打著,便會跟著你的拳路在打,這是迷蹤拳真正的精華所在。

四名長老越打越驚,他們的招式都是孫家不外傳的精華,可是在我面前卻顯得如此無力,雖然用上了十成的力道,可總是像打的軟綿無力一般,勁氣就猶如石沉大海一般,完全感覺不到。我倒是越打越順暢,甚至打出了十成十的真元,竟然以一對四都遊刃有餘起來。紫陽神功確實厲害,天地的乾坤變化,我竟然慢慢的在打鬥中真正的體會了出來。天地之間,乾坤萬變,就猶如這迷蹤拳般,以一化萬,以萬化千,本就是一體而已,說白了,也就是我的兩隻手創造出的小乾坤,小世界。每一個世界的主宰,都能體會到乾坤的真正妙用,而此時,我已經能體會到,迷蹤拳的真正小乾坤。也可以說,我終於將這迷蹤拳,練到了極至中的最高境界!

在連續十幾招的對功之後,四名長老互相對望幾眼,似乎下定決心般幾乎同時朝我逼足勁氣揮掌轟來,這可是四位宗師級高手與我共同比拼內力!我可不是傻子,這樣的內力之拼,就算我在高出一個層次估計也懸!既然這樣,我立刻猛的一個轉身,直接避開了左右兩人的掌力,以全身運行到巔峰狀態的紫陽真元匯聚與手中,猛的朝著另外中間的兩名長老對掌而去!

「砰砰!!」兩聲重響在對掌的碰撞處發出,兩名長老立刻被我擊的倒退五步,步步吐血!就在這時,一旁左右兩邊的那位任長老與裘長老朝我兩方夾擊而上,我一個鯉魚躍龍門,身體快速的翻騰在半空之中,又讓他們撲了個空。他們還沒來的及反應,誰料到我早已經留著後手,趁我翻滾之時,我的雙臂向後猛的一伸,朝著兩名長老的腰部,一左一右的兩枚真元形成的指力便一彈而出,重重的擊在了因為進攻而露出破綻的兩人腰間的穴位之上!

瞬間,這個大殿之中,又多出了兩位木頭人,僵直著身子,臉上依舊透露著一絲不可思議般的驚訝。我靜靜的看著眼前被我打倒的三名長老,被我點穴的另外三名長老,愜意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掌,輕笑道,「不好意思,這個家主,我是做定了!」 從我的手中瞬間飛出了三道真氣,準確的射中三位被我點住穴道的長老身體上的解穴部位,三名長老原本僵立不動的身軀立刻癱軟了下來,捏了捏剛才被我擊中的穴位,看上去那裡明顯因為受到打擊而渾身氣勁堵塞,有些酸痛而已。

而這時候,另外三名輕微受傷的長老紛紛調息完畢,也從地板上站了起來,六名長老互相掃了幾眼,又同時望向正愜意的站在他們面前的我。最終,他們還是尊敬萬分的鞠躬,齊聲道,「尊崇家主之名,孫家六長老從此必忠心耿耿,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他們這些長老很明白,輸了就是輸了,根本不需要有一絲的不服氣。人家一對一你都已經應該不好意思,畢竟我年紀才十八歲,而他們都是已經成了精的老頭子了。更何況,現在是六對一,這樣都輸了,那還有什麼其他條件好講的?這個家主,不是非我默屬還有誰能擔當?

「先起來吧,坐回位子上去。」我朝著比較狼狽的六人掃了眼,輕鬆道,「既然這個家主我當了,那我就不得不說上幾句。」我說到這裡,毫不客氣的便徑直坐到了那位於中央部位的家主之位上,六名長老同時點頭,恭敬的紛紛坐到了我四周。

「我是個實在人,不喜歡什麼拐彎抹角的搞,有什麼話我就直說,若是我說的沒理,那麼你們可以反駁。長老會並不是只會為家主服務,聽家主的命令,而更應該輔佐家主,給家主最正確的意見。」我輕描淡寫的說著,可是那些聽入耳中的長老們卻知道,家主上任第一波,馬上就要到來。幾乎沒有異議,所有長老紛紛點了點頭。

「好,既然大家沒有意見,那我就說了。」我翹起二郎腿,散漫的躺在椅子上,「第一件事,就是關於孫家今後結盟之事。我想既然我當上了家主,那麼你們很清楚,孫家應該站在什麼角度去看待國家中央內部的派系鬥爭問題。」

「啟稟家主,這個問題我與諸位長老已經討論過。既然是擁您作為我們孫家的家主,那自然是要與華諸世家結成聯盟的。」孫桂彪這時恭敬的朝我示意道。

我略微看了他一眼,突然露出一絲微笑,搖頭道,「錯!我倒是不希望,你們與華諸世家結盟。」

「恩?」我的話一出,六名長老同時驚訝起來,互相低聲商討了幾句,任長老這時站起身恭敬問道,「那敢問家主,若不與華諸世家結盟,那我們要與何人結盟?」

我臉上掛著笑容,那種比較陰人的笑容,手指正在隨意的敲打著椅子的扶手,懶散的從我口中,緩緩吐出了兩個字,「宋家!」

宋家!所有長老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全部茫然的大眼小眼瞪著我,都發不出一絲聲音來。我朝他們罷罷手道,「別這麼驚訝,當然,孫家並不是真的與其聯盟,而是……」我在掃了六名長老一眼后,繼續道,「而是,誘餌,一個隱藏在宋家聯盟中的誘餌。」

「難道……您是讓我們去做間諜?可是,我們此前在回絕宋家時,已經明顯的拒絕過了,這樣一來,他們會肯相信嗎?」任長老有些不明白道,「還有,若是孫家加入到了華諸世家,那麼家主您的勢力只會比宋家有過之而無不及,卻又為何要讓孫家假意投敵?」

我看了眼前的任長老一眼,笑道,「拒絕歸拒絕,那時候沒想好,現在不拒絕了,不是很正常?就說,孫家來了位新家主,他很喜歡與宋家結盟,這樣不是很好的一件事?估計宋家聽到這事恐怕要高興的不得了吧。」

「可是,當前形勢已經十分明顯,孫家卻為何要假意討好宋家?家主,你還不清楚孫家的實力,若是掌握宋家,孫家的地下勢力絕對可以在一晚上的時間將宋家清理的乾乾淨淨!何必搞出這些花招。」另外一位武功最弱的長老,也就是剛才第一位被我點穴的長老有些不滿道,「家主,武學我可能是家族六長老中最差的,那是因為我主管的是人事調配方面,所以平日比較繁忙,沒時間練武。所以家中的勢力我是非常清楚,我覺得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必要。」

「若如你所說,孫家的暗中實力能完全掌握住宋家的話,那這事就更需要去做。」我一敲椅子猛的站了起來,無奈的聳聳肩道,「孫家結盟宋家,其好處有三。第一,宋家此時已經感覺到坐立不安,華諸世家的逐漸強大讓他有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說的難聽寫,狗被逼急了都會跳牆,更何況是人呢?難保宋家家主不會腦子一熱,也來個魚死網破,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所以孫家若與宋家結盟,會最大限制的讓宋家安心下來,好給予我時間來消滅宋家!」

「呵,宋家說是京城八大家族,其實若論勢力,也不怎麼樣,他要被逼急了,能幹出什麼花樣來?」一旁坐在任長老身旁的一位長老明顯有些不相信的冷笑道。

我望了他一眼,有些皺眉道,「你叫什麼?」

「啟稟家主,在下名錢,叫我老錢就可以了。」這位錢長老不冷不熱的回答道,我知道他肯定是因為剛才出了洋相,第一個被我制服而有些不服。

「錢長老,好,那我問你,你說宋家勢力不足為懼,很好,我也是這樣認為的。」我說到這裡,目光一直緊盯著他,「但是你想過沒有,我所說的狗急跳牆,可不光光是看宋家的勢力。這個世界,外界總是有很多誘惑的,不要總是把眼光放在一口井中,要知道,在井之外,還有很多同樣的小井或大井,一旦他們的水流灌入我們的水井之中,那麼我想,就算我們這口井在深,也遲早有滿的一天,你說呢?」

我的話一出口,六位長老的臉色瞬間微變了一陣,那錢長老一臉深思的疑惑道,「家主的意思難道是說……」

「狗急了跳牆之後,會發現牆外,有更大的天地。」我的笑容中,充滿著耐人尋味,「碩大的華夏國之外,還有更廣闊的天空。宋家勢力目前已經比不了華諸世家,比不了孫家,可是大家不要忘了,在國外,有多少勢力想插手華夏國的內政,有多少國家,天天做夢想讓華夏國內鬥的不可開交!他們可都是些不甘寂寞的主。華夏國越混亂,某些人就會越開心……」

PS:最近腰部疼的厲害,後來去醫院查的,結果是腎結石,今天在醫院呆了一天,人都快虛脫了.只能勉強更新,希望大家能體諒一下. 我的話一出,在場所有的孫家長老們終於如夢清醒般的大點其頭,那名錢長老似乎也有些對我刮目相看的味道,他尷尬的笑了笑道,「看樣子,老夫到真有些坐井觀天的感覺了。」

「既然家主打的是這樣的主意,我想諸位也不會有什麼意見。只不過,與宋家聯盟,萬一要我們出人那如何是好?雖然宋家並不知道孫家的所有底細,但是最起碼外圍的一些勢力他們還是清楚的,要不宋家也不可能會成為當今華夏國的八大家族第二了。」任長老有些面露擔憂,「若是真如家主所說,那我看這外部的勢力,很有可能會被宋家所利用,這樣一來可是間接提升他宋家的勢力啊。」

龍圖案卷集 我聽了任長老的話,點頭道,「任長老考慮問題很全面,這也是我後面想說的。人,既然孫家與宋家互相結盟,該借的當然要借,而且他借的越多越好。我希望,孫家的人能混進宋家的每一處秘密之所,這樣一來,一旦我要對宋家發動進攻之時,這些孫家手下,能給我帶來很大的幫助。」

這下,孫家六長老的雙眼頓時猛的一亮,那孫桂彪猛的一拍手掌,驚嘆道,「妙,妙啊!孫家與宋家結盟,一來可以讓他免去與國外勢力結盟慮,二來又可以將孫家勢力打入宋家,這可是兩全其美,一箭雙鵰啊!哈哈,我們實在是井底之蛙,只考慮著孫家的利益,卻全然未能從大局考慮,家主的一番話,真是高明!」

其餘五位長老也紛紛點了點頭,望向我的眼神中已經少去了那份傲氣,更多了幾分尊敬與刮目相看。確實,我的年紀相當的輕,這些長老很定有很多人嘴上不說,心裡還是挺不服氣的,經過我的這番話,他們已經能明白,看來,年齡並不能代表一切。

我見他們都沒有意義,便笑道,「好,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麼這件事就由任長老擔當了。任長老,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包在我身上。」任長老老臉露出一絲皺紋般的笑容,點了點自己面前的石桌到,「老夫雖然年紀偏大,可是這外交上的事情還沒有一件辦不好的。既然家主這麼客氣的把這事交給我辦,那我就一定會把這事給辦好嘍。」

「好,既然任長老如此豪爽答應下來,那我肯定也就放心了。」我的雙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朝著四周的六位長老一掃,輕聲道,「這第二件事,是關於賊之窩的。」

「賊之窩?就是那個經常外賣婦女做不正當買賣的武林垃圾敗類聚集在一起的那什麼組織是吧?」孫桂彪一聽我話,立刻接了下去,「我聽說最近賊之窩好像並沒有什麼威脅到武林和政治之事啊?怎麼,賊之窩惹到家主了?」

「不是惹到我,而是我要惹到他們。」我的眼神瞬間變的有些嚴肅道,「武林的敗類,人人得而誅之!不要等他們惹到自己身上才發彪,像這樣的敗類團體存在與華夏國,本身就是種很不穩定的因素。你們知道賊之窩幹壞事,但是你們絕對不知道賊之窩的龐大與其作惡多端有多嚴重。我前段時間去了南朝國參加高科技大賽,偶然就撞上了賊之窩的人,當時被我救出的女孩和婦女,就起碼是幾百多人!你們想想,他們還要把華夏國女人賣到世界各地,他們的勢力有多龐大,他們的網路有多複雜,他們的禍害有多嚴重!賊之窩,必須要除!」

我的話一出,所有長老都沉默下來,半餉,那位裘長老才緩緩開口問道,「不知家主,要如何處理?」

「把賊之窩在全國的隱秘地點都找出來,把他們的總部徹底的摧毀!要麼不做,要做,就一定要一次性徹底消滅的乾乾淨淨!」我的眼神中透過一絲殺機,「絕對不能,在讓華夏國被這幫禍害如此搞下去,他們拿生命而做兒戲,當做他們賺錢的籌碼,那麼,他們就沒有資格被這個世界所容納!」

六位長老互相望了幾眼,孫桂彪有些尷尬的咳嗽了聲,有些為難道,「家主,這個……你並不清楚,其實我們孫家與武林同道早就想把賊之窩給端了,可是你也說他們勢力分佈太廣,說來慚愧,以孫家如此龐大的地下機構,知道的賊之窩窩點也僅僅才十幾個。主要他們不敢往城市發展,往往都躲在貧窮落後的山村,所以我們……」

「我知道,所以這事我也已經與華主席做了聯繫,會有警察與武警還有軍隊一併配合我們。」我朝他望了眼,點頭道,「但是他們是明的,不能拿來做探查的工具,只能做消滅的工具。所以,暗查賊之窩的窩點,還需要孫家與武林同道中人聯合起來,傾整個華夏國現代武林之力,一定要把這些狗東西給找出來!當然,這事情不能著急,所以前期先做好探查準備,最好抓住賊之窩的上層人物,讓他反水供出來,這樣就方便多了。」

大叔請矜持 「恩,也不是不可能,我可以儘力去試試。家主,武林這塊向來是我負責的,這事就由我去辦吧。」這時候,在一旁的另一位長老站起身朝我鞠躬道,「先向家主自我介紹一下,我名戰,是六大長老中主要負責武林事物的長老。」他說完,又指了指身旁那位道,「這位是銘長老,是主管內部事物的。」

「好,那就有勞戰長老了。」我看到現在也估摸著有點清楚了,六大長老,任長老,裘長老,桂長老,戰長老,錢長老,還有位銘長老這些長老中,任長老是處理對外事物的,也就是孫家與別的家族的外交以及政府方面的事情,所以也是六位長老中最大也是最有資格的。裘長老是六長老中的老二,主要管理的是孫家的錢財以及產業,桂長老就是孫桂彪,他負責的是孫家的地下勢力,以及與情報網路以及龍組的管理與聯繫,戰長老則是負責武林事物的長老,錢長老則是負責保護先祖遺物以及孫家古代典籍類和管理孫家總部以及其他秘密地點的長老,而銘長老則是主管內部事物,孫家一切用度的長老。六個長老各有分工,出了大事就一起與長老會商討,這也是孫家歷代傳下的規矩。

「客氣,家主的吩咐,絕對全力以赴!」戰長老朝我拱手一抱拳,便又坐了回去。我拍拍手掌道,「感謝諸位長老對我的支持,我是個年輕人,有時候往往對人對事也沒什麼經驗,所以有做的不對的地方,還要請長老們多多包涵。以後孫家依舊是你們長老會掌管,只有決策與家族方向我把把關就行。對了,孫家是不是有個龍組?有時間,我想見見。」

「家主要見龍組?」孫桂彪覺得有些意外,連忙站起身點頭道,「可以,我會儘快安排龍組老大與家主見面的。」

「好,我想要辦的就是這兩件事,以後希望大家能不要把我當外人看。」我微笑的朝長老們鞠躬道,「這兩件事,就麻煩諸位了。既然我成為了孫家的家主,那麼我也算是孫家的一員,我希望,孫家能永遠輝煌下去,永遠站立在武林的巔峰!」

「好,說的好!日後我們六長老,必會以家主馬首是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任長老見我如此豪爽,加上先前對我的印象大為改觀,這臉上早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敵視,現在是真心的把我當成家主了。

「大長老!」就在我剛想點頭應是之時,大殿門口突然響起了一陣叫喚聲。這一下任長老立刻臉黑下來朝著大殿外高聲罵道,「什麼事!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正在開會嗎?真是……」

「呵呵,任長老別急,反正正事已經談完,且聽聽出了什麼事。」我微笑著做了個和事佬,任長老點點頭,繼續朝大殿外喊道,「什麼事這麼大驚小怪的,說!」

「大長老,桂長老要找的孫邈正在殿外候著,他的兩位師弟也來了,他們說,他們說……」那人似乎有些什麼難言之隱,一時間似乎不敢開口了。

「他們說什麼?有話快說!」任長老滿臉威嚴的朝大殿外喊著話,我還真有些捏了把汗。乖乖,這任長老可真夠兇悍的,還好老子是家主,要不然還不要被他給罵死?

「他們說,他們有冤,要告……要告來到孫家的那位客人打傷了他們的大師兄……」門外那人話一出口,我這才想起來,剛才那叫的孫邈,很有可能就是剛才在孫家總部外襲擊自己的孫家人!我望了一眼孫桂彪,只見他暗笑了幾聲,咳嗽道,「讓他們進來說話!」 緩緩的,從大殿門外走進來幾個身影,我從家主位子上站了起來,陪同六名迷惑不解的長老們一起走了過去。順著光線,我看清楚了前方來人。那位叫孫邈的孫家弟子正躺在一副擔架上,正被兩名身穿藍色武行衣的弟子抬著,而在擔架的兩旁,則站著兩位雙眼中充滿怒火的年輕弟子。當他們看到我時,臉上的憤怒更加的變重起來,從他們的眼神中,我已經可以肯定這三個傢伙就是在孫家外圍襲擊我的人。

「參見長老。」幾名走進來的孫家弟子恭敬的半跪在地,朝著眼前的六位長老抱拳尊敬的叫了聲,便不在言語。

「起來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孫邈怎麼會成這摸樣了?」任長老有些奇怪道,「早上我見他時還不是好好的嗎?這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那兩位在擔架旁的孫家弟子互相望了一眼,狠狠的盯著我再次抱拳道,「啟稟長老,大師兄,都是被眼前這人打成這樣的!」

「眼前這人?誰?」任長老奇怪的掃了四周一眼,笑道,「難道我們這些長老還會無故毆打你們不成?真是笑話,你大師兄……」他說到這裡,突然似乎想起了什麼,朝著我連忙看了眼,驚訝的一指我道,「你們,不會是說這位吧?」

「就是他!是他把大師兄打成這樣的,長老,大師兄斷了三跟肋骨啊……您,您可一定要為我們做主!」那位孫家弟子雖然語氣表現的很委屈很冤枉,可是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了一股得意,一股囂張!「我等中午在孫家外圍執勤,卻見他這個陌生人,當時並不知曉是孫家請來的客人,所以逼問他來歷,誰知他二話不說就出手,將大師兄打成了這樣……」

「胡鬧!」任長老打斷了他說的話,有些皺眉道,「你們到底在搞什麼,你們知道他是……」

「哎,任長老,他說的沒錯,他的這位大師兄的確是為我所傷。」我制止了任長老要將我身份說出來的話,滿臉微笑道,「但是他的話里也有不對的地方。」我朝那位孫家弟子掃了眼,笑道,「第一,他們不是去外圍執勤,而是去外圍暗殺我的。第二,也不是我先動的手,我更不清楚他們到底是何妨神聖,為了自保,當然要出手教訓教訓了。」

幾位長老聽我這麼一說,老臉不由的紅了起來。開什麼玩笑,就憑我剛才以一敵六的本事,要掐死這些孫家弟子那還不和掐死幾隻螞蟻一樣那麼的容易,會至於只讓一人斷了三根肋骨?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且不說我是不是自衛,見到家主如此不敬,本身就犯了族規,還有這般的理直氣壯。

我清楚,這些小傢伙肯定是不知道他們惹到的是我這個剛剛上任的孫家家主,他們一定以為我是來給孫家進貢的客人,想來平日里這些傢伙囂張跋扈慣了。看樣子,孫家家族裡的這些傢伙,是要好好管管。

「胡……他胡說!」另一位孫家弟子聽見我這樣說,連忙急的反駁道,「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麼人,當然會上前詢問,他不回答我們才出手的,為了總部的安全,我們必須……」

「夠了!」任長老怒火衝天的瞪了眼跪在地上的兩位孫家弟子一眼,冷哼道,「你們還閑不夠丟臉嗎?竟然還敢跑來長老會,你們是不是皮癢了又想被抽了?」

「大長老……您可一定要為我們做主,我們說的都是真的呀。」那位孫家弟子一聽見任長老的話,連忙不停的跪拜道,「大長老,他這個外人不但擅闖我孫家領地,還打傷孫家的人,這事情可一定不能這樣算!他不過是一個外人而已,還希望大長老給我們這些弟子討個公道!」

「呵……」我一聽他的話就笑了起來,幾步便走到那人身前蹲了下去,在視線與那半跪在地的孫家弟子平衡之後,我問道,「請問小兄弟,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擅闖孫家領地了?好像你們偷襲我的時候,我是處在孫家領地外圍吧?還有,照你這麼說,那來孫家的外人就都不是人了?」

「我,我可沒這麼說……」那位孫家弟子有些皺眉的別過臉去,嘀咕道,「反正,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大師兄被打成這樣,起碼要過好幾個月才能養好傷,你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交代……哼!交代!」我的臉幾乎在瞬間黑下來,冷冷道,「你想給你大師兄一個交代,可是你們怎麼不想想如何改給孫毛一個交代!淬了毒的暗器,你們怎麼不想想應該射向誰,該不該發?現在你到是找我要起交代來了,若不是我把孫毛體內的毒給逼出來,他現在就死了!你們可真是孫家的好男兒,啊?居然敢殺自己人眉頭都不皺一下,現在卻是跑來反告狀,真是有一套!好啊,那我問你,你想怎麼樣?你到是想讓我給你個什麼樣的交代?」

那兩名孫家弟子被我說的臉是青一陣紅一陣,咬牙回道,「我,我不知道,那,那是大師兄錯手……」

「錯手?我看你們就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暗殺!」我斜了他一眼,有些輕蔑的笑道,「不是暗殺,你們有必要進行潛伏?不是暗殺,你們有必要穿上夜行衣?不是暗殺,你們會射出帶毒的飛鏢?你不要和我說,你們是去野炊或者是露營,不小心才把暗器射到你們同伴的身上的?」

「這,我……」那孫家弟子被我問的一臉的尷尬,他可能也沒想過,我一個外人竟然敢在長老會這麼囂張,明目張胆的就敢說這種話。我知道,他既然有膽子來長老面前告狀,肯定以前就有過類似的事情,而且看樣子他嘗到了甜頭。也是,一個碩大的孫家,本是同根生,自然要向著自己的家人了。只不過今天他的如意算盤可真是要打錯了,他搞誰不好,偏偏來搞我這個已經當上孫家家主的人,這不是自討苦吃是什麼?「長老,您看看,在孫家地盤還敢如此囂張,這樣的人一定要受到懲罰!」

「大膽!」任長老簡直是氣不打一處來,他怒極反笑道,「好你個孫言啊,你可真是好樣的。上次你就用這種伎倆糊弄我,可惜我還真是沒發覺,這次你還來?好,很好!只可惜,今天你是雞蛋碰上石頭,想不死都不行了!」

「大長老?您,您說什麼,我,我不明白?」那孫家弟子孫言有些茫然的望著笑聲無比壓抑的任長老,似乎臉色漸漸有些難看起來。我看到他的眼珠緩緩一轉,咬牙猛的一指身後的他那位大師兄道,「今天不管言兒做錯了什麼事,大師兄的仇,一定不能不報!」

PS:今天大封,有花的給花了.小紫今天碼到晚上,五更哦. 「報?報你個屁啊報!你想怎麼報?你能怎麼報!」任長老猛的衝上前去,一腳就想踹向那孫言,一旁的五位長老連忙攔住他的身子,孫桂彪不由急道,「老任,你這是幹什麼,這是你孫子,踢傷了你還不心疼死啊。」

孫子?當我聽到孫桂彪這話時,這才有些瞬間茫然的感覺。我靠,不是吧?老子隨便惹了幾個孫家的小傢伙,結果楞是就搞出個任長老的孫子來了?不過在這時候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一個小小孫家弟子竟然敢這麼囂張的衝進長老會來告狀了。敢情這位是富家子弟呀……切,長老的孫子又怎麼樣?老子最不怕的就是被別人威脅!

「不肖子孫,不肖子孫吶……」任長老嘆氣的掃了眼跪在地上,滿臉驚慌失措的孫言,怒道,「你個小毛孩,當爺爺是老糊塗,天天耍是不是?你信不信從今天開始我把你關家中讓你一輩子都不能出去!你就知道和你那大師兄二師兄亂搞是非,你以為有老夫給你撐腰你就無法無天了?好嘛你,竟然暗殺都來了,你說,這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爺爺……我,我……」孫言哪裡知道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摸樣,我也看出來了,這傢伙仗著任長老寵他一直就是個無法無天的主,這一下聽到任長老如此嚴詞當然嚇的魂不附體了。我在想,若我不是家主的話,那任長老會不會包庇他的孫子呢?我想,答案應該會是肯定的。

「你你你,你什麼你!你今天差點犯了多大的事你知道嗎?混帳東西,得罪人也不知道個數!」任長老一甩袖袍,突然朝我鞠躬道,「啟稟家主,小孫實乃年幼無知,他這麼做,一定是受人蠱惑,望家主開恩,能放小孫一條生路。」

「任長老不必如此,早在偷襲之時,我就已經想到這三人是孫家子孫,所以我沒有下重手。」我朝著任長老笑笑,「不過這種事出來,我很是好奇,為什麼這三人想要殺我?我可是第一次來孫家,這裡面是肯定有原因的。」

「是是,這事一定要查清楚,請家主息怒,此事一定嚴懲不貸!」六名長老幾乎同時朝我拜了下去,這下可要輪到那兩位跪在擔架兩邊的孫家弟子們傻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