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自己想想,你應該想得到的!」鄒子川淡淡的笑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正在忙碌得熱火朝天的難民。

「莫非……」林雲天眼睛赫然一亮。(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王毅站在原地許久才緩過神來,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還在進行的拍賣現場,此時的拍賣現場依然是沸騰不已,但是王毅對這拍賣會以了無興趣了,轉身便離開了,他沒有向方澤告別,他一直對方澤有著很高的警惕。

而坐在椅子上的方澤看見王毅離開,雙眉微微皺起,二話沒說也站了起來,跟了上去。

「王兄,怎麼不說一聲就走了啊?」

王毅回過頭看見方澤追了上來,心中對他頓時有了一絲忌憚。

「對不住了!方兄,是我忘了向你打招呼了???」王毅面帶笑容的回應道。

聽到這話方澤也是冷笑了一下「原來是這樣啊」。

屋外的雨一直在下,原本王毅步伐走得很快,但是看見方澤跟了上來后便有意的放慢了腳步,而害的方澤也跟王毅一起淋雨,他儘管面不改色,但眼神中的殺機卻無法掩蓋。

「喲!兩位客官這下這麼大的雨,怎麼還在外面走呢?不如到小店裡來看看,說不定會有你看中的物品呢,只要你買,我就送一把雨傘,您看怎麼樣?」一商鋪的老闆站在屋內對已淋濕了的王毅和方澤喊道,這老闆也是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樣,倒是和這方澤頗有幾分相似。

王毅看到這老闆竟會如此的做買賣,便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方澤,方澤他站在原地,雙眉緊皺,眼神凝重,那雨水順著頭髮流到了臉上他也毫不在意,就一直神情冷漠的盯著王毅看。

這時王毅才啞然一笑,大步一邁,走進了店鋪之中,方澤隨後也跟了上去。

這店鋪足足有兩個教室大小,裡面擺滿了琳琅滿目的東西,看得讓人眼花繚亂。在這店鋪的最左側牆上掛的全是兵器,劍、刀、槍、矛、弓、棍、棒、錘???樣樣皆有。

而右側的牆上前半部掛的是妖獸的皮毛與獸角,後半部分則掛的是各種各樣的護甲,在店鋪的中間擺放的是一個由透明玻璃而製作的一個柜子,裡面有五顏六色的丹藥、有各種各樣的戒指、還有一些功法秘籍。而在店鋪的最裡面有一些老古董和一些破殘的商品,整齊的擺放在牆角。

「來來來,兩位你們看看這牆上的兵器,每一把都是鋒利無比,這位客官以我之見,你適合用劍,你看看這把劍。」這老闆從牆上拿了一把劍放在了王毅面前。

王毅接過劍,就在右手剛拔出劍身的一剎那,一道寒光閃過,一絲冰寒之氣從劍身上散出,咄咄逼人,就連在身後的方澤看見了這一幕也暗自心驚。

「你手上拿的劍使用上等玄鐵打造的,並且還在寒冰之中煉過,是真正的屬至剛至寒的寶劍!」


王毅頓時就驚嘆道「好劍!這把劍要多少靈石?」


「哼,就這把破劍也叫好劍?這打劍的玄鐵是最差的,那寒氣也是特意加上去的,時間一長便會消失,他也只能耍耍你了!」魔蛇冷哼道。

王毅聽到魔蛇所說的話后,臉上吃驚表情依然不變,但心中已對這把劍沒了興趣。

這老闆看見王毅吃驚的表情后,微微笑道「不急,你過來,再看看這把劍,此劍可是本店的鎮店之寶之一,它是一把下品寶劍並且是風屬性的!」

說到這時,方澤那平靜如水的表情頓時就起了變化,臉露吃驚、不可思議之情。

但此時王毅回想起了拍賣的情況,一把下品寶劍以四千塊靈石成交,而自己身上卻還有四百靈石左右,壓根就買不起掛在牆上的任意一把兵器,想到這,王毅心中不免有了些失望。

「我不買兵器。」半響后,王毅才緩緩開口。

這老闆詫異的看向王毅片刻,隨後又面帶微笑的向王毅問道「那客觀,您需要什麼?是丹藥、還是儲物戒、還是功法?」

「你都給我介紹一下吧!」王毅回應道,身後的方澤神色又恢復了平靜,依然死死地盯著王毅看。

「好的!您這邊來。」這老闆指著中間的玻璃櫃說道。

「您看,這邊的一塊都是輔作丹藥,這是補氣丹、那是補靈丹、都是在戰鬥中用的最廣泛的丹藥??????。」

王毅沒有打算買,只是想都了解一些關於丹藥類的知識,因此他聽得很認真。

「對了,老闆你在介紹介紹這些儲物戒吧!」王毅左手的食指指著玻璃下方的儲物戒說道。

這尖嘴猴腮的老闆無意間看到了王毅手上的戒指,頓時就輕咦了一聲道「客觀,依我看你手上戴的戒指可不多見啊。」他的雙眼爆出精光,死死的看著王毅手上戴著的紅色的戒指。

方澤聽到這老闆的話后也看向王毅手上的戒指,那戒指上的寶石不僅紅得發亮而且還有一定的透明度,依稀可見其中還有一絲藍色的幽光,方澤此時更加的確定了王毅的身份,只見他斜嘴一笑,眼中的殺機愈加的濃烈。

王毅看見他們倆灼熱的目光,有些不自在,連忙將手收了回來。

「我願出一千塊五百塊下品靈石來購買你手中的儲物戒,您看如何?」本就長著一副尖嘴猴腮的樣子,說這話的時候更顯現出奸商的模樣。

「對不起不管你出多少的靈石,我都不買!」王毅目光堅定,毫不猶豫一口回絕了這老闆。

這尖嘴猴腮的老闆略有失望的看了看王毅手中的戒指,不滿道「客觀您自己看吧???」這老闆已看出了王毅也只是來避雨的了,也懶得在為他一一介紹了。

王毅看見牆上的獸角與皮毛不解的問道「這些是用來幹什麼的?」

「哼!這你都不知道,這些都是材料,有的可以用來煉器、有的則可以用來入葯???總之如果你也能殺死妖獸的話,可以拿來賣給我。」這尖嘴猴腮的老闆已無一開始的熱情了,對王毅說話冷淡了許多。

王毅對此毫不在意,他看向掛在牆上的護甲,那些護甲就如同聖鬥士的聖衣一樣,穿上后能保護到全身,那護甲上下一體、造型獨特,王毅看到這不由的想起了三師兄用靈力凝聚出的護甲。

「只要修為高,那麼著護甲就是一個雞肋。」王毅喃喃道。

這屋內的商品他一看了大半,就在這時他體內的魔蛇突然驚嘆道「等等,你面前的這把劍我有些影響,你拿起來讓老夫我好好看看。」

王毅有些怔愣,此刻的他正站在最裡面的牆角旁,而擺在自己面前的都是一堆破殘的商品,王毅遲疑了一會順手拿起了一把放在鐵桶里的破劍,這把劍的表面早已生鏽,劍口還有好幾塊缺口,這就是一把廢劍。

「你拿它幹什麼?那裡面的那把短劍!」

王毅看了看手中的廢劍,搖了搖頭放了回去,拿起了那把短劍,這短劍長約七寸,表面早已被銹鐵覆蓋,劍柄上有厚厚的灰塵,但是依然可見其古樸的紋理和那歲月留下的痕迹。

「這???這是七矢之刃!莫臧陰的兵器!難道他也歸去了嗎?小子不管如何,這把劍你一定要買下!這把短劍是老夫一故人所用的兵器,這把劍一開始是由三塊金礦石和三塊雷靈石所造。

當時老夫還嘲笑過他的這把劍,因為他的這把短劍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導雷,後來他居然得到了罕見的一塊玄紫通天石,他整整花了三年的時間才將其融合。

這把劍不僅鋒利無比而且還能引雷和阻雷,因此他將這把劍命名為七矢雷離刃!」魔蛇震驚道。 「是的,秘密,這是一個關係到數千萬億的商業秘密,所以,無論你是參加還是不參加,你都要保守秘密,不然,你立刻會遭到六級精神力高手的追殺!」

「六級精神力高手!」林雲天的瞳孔赫然縮小,彷彿針尖一般。

「是的,你考慮一下,至於報酬,你不用考慮,我相信,你也不是缺錢的人,這是一個事業,這,只是一個起步!」鄒子川嘴角泛起一絲自信的笑容。

「不用考慮,我們加入,不知道鄒大人需要我們做什麼?」林雲天和張曉東和羅麗君他們交換了一下眼色,立刻道。

「保護我!」鄒子川淡淡道。

「保護你……」林雲天頓時目瞪口呆,就是張曉東和羅麗君也是一臉獃滯。

「是的。」鄒子川肯定的點了點頭。

「可是……鄒大人……咳咳……好像一直都是你保護我們……」林雲天尷尬的咳嗽道。

「現在開始,是你們保護我了。」

「是!」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立刻會面對一個六級精神力高手的追殺!」鄒子川冷冰冰的臉上泛起一絲冷酷的殺機。

「六級精神力高手……」

林雲天張曉東和羅麗君再一次一臉獃滯,想不到剛客串一下保鏢,立刻就要遇到一個六級精神力的超級殺手。

「你們怕了?」鄒子川輕輕一笑。

三人面面相覷,如果說他們不怕一個六級精神力高手那純粹是吹牛,特別是對於林雲天這個四級精神力高手來說,他非常清楚一個六級精神力高手的厲害,四級精神力高手和六級精神力高手根本不是一個境界,哪怕是十個四級精神力高手也不是一個六級精神力高手的對手,這根本不是數量能夠彌補的,何況,他現在沒有十個精神力高手,只有兩個格鬥師……

「現在退出還來得及。」鄒子川嘴角微微翹起,難得的露出了一絲微笑。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一陣沉默。

鄒子川深邃的目光掃了一眼,向正在忙碌的吉桑走去,吉桑現在正在整理一些年齡合格的人,整理出這些人的名字后,還要逐一通知,現在篩選只是根據年齡和退伍軍人的身份來篩選,除了附近極少一部分的人知道外,大部分的人其實並不知道颶風冒險團招募機甲格鬥師的事情。

其實,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獲得了颶風冒險團的邀請,幾乎不會有人拒絕,現在,這個難民營的人幾乎是削尖了腦袋想出去,畢竟,沒有人願意在這裡浪費幾年的時間。

「雲天,你怎麼樣看?」張曉東看著林雲天。

「曉東,六級精神力高手啊!」林雲天苦笑道。

張曉東和羅麗君互相看了一眼,兩人早就心意相通,立刻就下定了決心。

「雲天,我們決定,還是加入颶風冒險團,如果這是一個十幾個人的小團,那麼,我們不會考慮,而這是幾個近萬人的大團,而且,團長是鄒大人,大人的格鬥之術讓我們深為欽佩,我們願意跟隨鄒大人磨練一段時間。」張曉東一臉鄭重道。

林雲天長長的呼了一口氣,伸出手掌,三人會心的一笑,三隻手掌緊緊的握在一起。

「看來雲天早就決定了!」張曉東笑道。

「曉東,這是大事情,我自然不能替你們做主,其實,我倒是不擔心那個六級精神力的高手,我相信,鄒大人既然知道有個六級精神力高手追殺他,他自然會有辦法化解這個危機,不然,哪怕是我們四個人加起來也不是六級精神力高手的對手,我相信,鄒大人早有安排……」林雲天道。

「嗯,說得對,鄒大人的深謀遠慮,從來不出差錯,我相信他!」張曉東一臉自通道。

其實,不光張曉東林雲天他們對鄒子川充滿信心,每一個從瑞德爾星球逃出來的人都對鄒子川充滿了信心。

「鄒大人!」林雲天走到鄒子川的背後躬身道。

「決定了?」正在查看資料的鄒子川抬起目光,深邃的目光在三人的臉上掃過。

「決定了!」

「好,我們一起見識見識六級精神力高手!」鄒子川放下手中的卷宗一臉淡淡表情。


看著走在前面的鄒子川那高大背影,林雲天三人不禁又互相看了一眼,這個背影給人一種一往無前的霸氣。

試問天下人誰敢坦然面對六級精神力高手的追殺?

答案是肯定的,沒有!

而鄒子川居然敢直面六級高手的追殺,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三人雖然感受到鄒子川那澎湃洶湧的戰意,但是,三人還是有一絲忐忑不安,畢竟,如果真的如同鄒子川所說的六級高手,那麼,他們根本沒有絲毫勝算,很多東西,需要的是實力,而不是勇氣!

這個世界上,有勇氣的人不計其數,但是,匹夫之勇永遠不能成大事,有勇有謀才是真正的大勇之人!

鄒子川帶著三人不徐不疾的走出難民營,上了懸浮車后,立刻把懸浮車的速度提到最高速度,一路上風馳電掣,林雲天他們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嗤……」

半個小時后,一路超速行駛的懸浮車猛然停了下來,這裡,急劇的剎車讓懸浮車發出撕裂空氣的聲音。

「下車!」

三人跟隨鄒子川下車,這才發現,他們已經到了天龍帝國的皇宮外城,天龍帝國的皇宮外城並不在城市的中心,而是在城市的一角,整個城市的一角都是皇宮,皇宮是有三道高大的城牆,城牆並不是為了起防禦的作用,而是為了美觀,那高大雄偉的城牆會讓人對皇宮產生一種崇敬之感。

現在,他們是在最外圍的城牆,進入這道城牆,懸浮車就會嚴禁通行,如果有違法升空的,首先會有武裝懸浮車警告,如果不聽警告,很可能就會被激光炮射得灰飛煙滅……

下了懸浮車,鄒子川快步的向皇宮內城走去,皇宮除了最裡面的一道城牆防守森嚴,實際上,外面兩道城牆都是開放的,這是天龍帝國的一個著名景點,現在。正是遊客高峰的時候,很多人遊客正在盡情遊覽皇宮美景。

四人一陣疾走之後,二十多分鐘后,很快就到了內城牆。

「好了,我們可以看看六級精神力高手到底有何厲害。」

鄒子川好整以暇的靠在一尊青銅獅子雕塑上面,眯起眼睛看了一眼金色的太陽。

「要來了。」鄒子川淡淡道。

林雲天三人頓時緊張起來,三雙眼睛在周圍巡視,但是,並沒有感覺到六級精神力高手的氣息。

作為六級精神力高手,無論怎麼樣收斂,都會有一種氣息,精神力越強,氣息越重,所以說,一些人分辨精神力高手很容易分辨,只是從散發的氣息都能夠分辨出來……

突然!

林雲天渾身一震,他感覺到了一股潮水一般的精神力向這邊蔓延過來。

六級精神力高手!

沒錯,果然是六級精神力高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