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聽聞慕老夫人喜養鳥雀,本宮府上新近也養了幾隻異品,」他看了看慕天達,一副隨意自來熟的姿態擺了擺手,「今日有機會,正好向慕老夫人請教一番,慕大人事忙且請留步,隨意讓人領本宮去探望老夫人即可。」

慕天達心中一凜,當下暗暗叫苦。眼睛一轉,便知道太子打的是什麼主意。

可這會,太子都已經拒絕他作陪了,他只能恭敬從命派下人領太子到壽喜堂去。

雖然太子只是儲君,可這也是君,他一介臣子只有聽命的份。

目送太子往壽喜堂去,慕天達皺著眉頭憂心忡忡的站在原地良久,只在心裡暗暗盼著自己母親,不至於糊塗到當即明確答應太子什麼。

只要含糊過去,總還有時間緩衝想一想辦法。

慕天達覺得,就算不用問自己女兒的意見,他家曉曉也絕對不會願意嫁入太子府做什麼側妃。

這側妃雖仍帶有個好聽的妃字,但說到底也不過太子的一個妾而已。

他千嬌萬寵寶貝在手心養大的女兒,怎麼捨得讓她下半生都置身狼窩之中。

更何況還是給別人當個妾侍。

老夫人在壽喜堂突然聽聞太子親自前來探望,一時驚喜得坐立不安。

匆匆整理了儀容之後,就由姚媽媽扶著巍顫顫的走到門口相迎。

遠遠望見儀錶堂堂,貴氣天成的俊儔男子負手走來,老夫人連忙福身行禮,「臣婦參見太子殿下。」

「慕老夫人不必客氣,」太子箭步跨來,一副謙謙溫和君子之風,微微含笑伸出雙手去扶老夫人,「老夫人快快請起,快快請起。」

一陣寒暄之後, 至尊神醫:帝然風華

太子又以她是長輩為由,禮讓推託一番,讓老夫人坐在上首。

老夫人見他身份尊貴卻謙虛有禮,心下緊張漸漸散了不少。

「瞧慕老夫人精神爽利,可見身子骨十分硬朗,」太子客氣的奉承一句,又謙虛道,「本宮該向老夫人多多學習。」

「臣婦萬萬不敢當,」老夫人乍然一驚,抖抖索索的站起來,又欲對太子行禮。

太子連忙擺手制止了她,「老夫人你好生坐著,今天本宮到這來,就是想探知一二老夫人對貴府大小姐的婚事有什麼看法?」

老夫人心裡暗暗驚了驚,她雖然極少與皇室中人打交道,但對於像太子這樣一來就開門見山直白與人談及自家孫女婚事的做法,她還真極不適應。

心下雖驚異,但面上只能做出一副誠惶誠恐的姿態來,她強笑道,「臣婦家孫女的婚事,自有她父母替她操心。不怕太子殿下笑話,臣婦這一把年紀的老骨頭,對年輕人的事實在是操心不來。」

太子挑了挑眼角,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誠懇道,「老夫人過謙了,本宮瞧著老夫人這副身子骨比時下很多年輕人都不遑多讓。」

聞言,老夫人只得扯著嘴角訕訕笑了笑。

這會,她總算回過神來,為何太子剛剛一見面就感嘆她身體硬朗了。 「你是慕大小姐的親祖母,她的婚事自然該由你老親自把關才好。」太子眯著眼睛打量她一眼,默了默,又道,「畢竟你老的經驗與眼光,是很多年輕人都不及的。」

這話不啻於間接說,慕大小姐的婚事由她父母作主,本宮實在不放心!

老夫人怔了怔,回過味來,心頭立時是又憂又喜。

太子見她意動,笑了笑,接著又道,「本宮的盧側妃出自盧侍卿家,慕老夫人你看,以慕府的家世可比盧侍卿的強些。」

這話一落,老夫人覺得自己竟然有點熱血沸騰的樣子。

原本佝樓的腰桿都莫名直了幾分。

慕府家世不差,盧侍卿家可以有個側妃,為什麼慕府不能呢?再看盧侍卿家自打出了個盧側妃之後,他們家看著不是蒸蒸日上繁華似錦?

「太子殿下這話有理,」老夫人原本緊張的心情松泛開,換了一副親和的笑眯眯模樣,不住的打量太子,真是越看越中意。

太子本是人中龍鳳,如果他們慕府能出個側妃,日後極有可能是富貴萬千的四妃或者貴妃也有可能,到時慕府的富貴何愁不能更上一層樓。

「不過,臣婦家這孫女脾氣倔強,臣婦實在擔心她這性子。」幸好老夫人還沒有被太子刻意引導出來的虛假錦繡樂到找不著北,她看了太子一眼,謹慎又含糊的道,「臣婦實在年紀大了,她的事須得與她父母說道說道才行。」

太子見她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也不好仗著身份逼迫太過,只好道,「以慕老夫人你的人生閱歷,斷不會看走眼的。」

他笑意淡了淡,隨即便站了起來,「本宮今日打擾多時,就先告辭了。」

送走太子之後,老夫人連喝口茶的功夫都沒耽擱,直接就讓人去雅竹院將慕天達請到了她的院子來。

慕天達正在自己院子坐立不安呢,他覺得太子暗示的事絕非小事,在他這個父親沒有想出辦法推拒太子之前,他都不想將這煩心事告訴自己女兒。

況且,曉曉再能幹,她也是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跟她這樣直接討論婚事終是不妥。

是以老夫人差人來請的時候,這人一找一個準。

慕天達一聽自己母親請他過去壽喜堂,當即就覺得腦袋隱隱發痛。

他去到偏廳的時候,老夫人正氣定神閑的一邊吃著水果一邊享受著丫環力道適中的按捏。

「母親,」他大步走進屋裡,對著上首老夫人拱了拱手,「你有事找我?」

老夫人揮退了替她捏肩背的丫環,又朝旁邊的椅子掠了掠,「坐下說話。」

「你這當爹的,對大小姐的婚事怎麼看?」待慕天達坐下,老夫人迫不及待就問了起來,許是受太子剛才直白開腔的影響,她也第一時間就直奔主題去了。

慕天達心頭緊了緊,他就知道她找他過來是為這事。

「母親,」他皺了皺眉,壓下心頭浮躁,「曉曉年紀還小,婚事不著急。」

「還小?」老夫人斜眼看他,拔高的聲音一陣尖酸怪叫,「她都過了及笄,這擱在其他人家的姑娘,這年紀早就該嫁出去了。」

慕天達心頭似突然被什麼堵住一樣的不舒服了,不過上首坐著的怎麼也是他母親,這言語再過火些他也暗中告誡自己忍了。

「別人家是別人家,我們家曉曉不急在一時,」慕天達試著耐住性子跟老夫人說道理,「況且這相看人家了解稟性,也需要時間。」

老夫人瞥他一眼,語氣也冷淡下來,「我看你也不必再費這心思給她左相看右思慮的了,」她意味深長的看了看慕天達,對他不豫的神色毫不在意,直接決斷道,「眼前就有極好的人選。」

慕天達皺了皺眉,終忍不住狐疑的盯著她,緩緩道,「母親,可是剛才太子殿下跟你提了什麼?」


「既然話說到這個份上,咱們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老夫人撇了撇嘴,皺紋橫生的臉皮耷拉下來,顯得半隱暗影下她整個人看起來都陰沉沉的,透著讓人窒息的壓迫味道。

「太子剛才的確向我暗示要娶大小姐為側妃。」老夫人頓了頓,昂起臉兩眼冷光幽幽直直逼著慕天達,「這事你怎麼看?」

「怎麼看?」慕天達皺著的眉頭一直沒有舒展過,聽聞這話也不禁有了脾氣,「曉曉是我們家唯一嫡出的小姐,我千嬌萬寵養大的寶貝女兒,母親認為我該兩眼一閉雙手一伸直接將她送出去給人做妾嗎?」

這言辭何止激烈,簡直字字透著尖銳質問之意。

老夫人聽得臉色都瞬間白了白,印象中這個兒子從來就沒有對她這般疾言厲色過。

她呆了呆,想起自己年輕寡居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才將眼前這人拉扯長大,如今他長大了懂得護犢子了,竟連她這個老娘的養育恩情也忘得一乾二淨。

轉瞬就覺得心被傷得透透的痛意難擋,她看著慕天達,梗著脖子大怒,「你千嬌萬寵養大的寶貝女兒?那又如何?原先她倒是有門好親事,可你看看你嬌寵的好女兒都幹了什麼?」

慕天達深深吸了口氣,才勉強壓制住心頭怒火,盡量讓自己聲音聽起來平靜一些,「母親,我敬重你是母親,可你也該敞亮雙眼再回頭去想想,當初裘府退親的事是曉曉的錯嗎?」

這話沒有凌厲質問,甚至他語氣還隱隱透著幾分疲憊無奈,老夫人的心一下又軟了。

回想起那件事,似乎並不關慕曉楓的事,但……不管過程如何,結果慕曉楓都是被裘府退了親。

「不是大小姐的錯又如何?」老夫人避開他目光,語氣軟了三分,不過卻沒有妥協退讓之意,「橫豎這結果都一樣,傳出去她就是被退了親,這名聲怎麼都好不了。」

這一點,就是慕天達再怎麼維護自己女兒,也無法否認老夫人說得對。

老夫人見他無言以對,便趁熱打鐵道,「現在太子不計前嫌,願意娶她為側妃,這是她幾生才修來的福氣。」

「皇家顯赫,豈是一般人想嫁就能嫁的。」



慕天達忍了忍,壓著滿腔怒氣,緩緩道,「母親,我們家不需要賣女兒爭什麼顯貴。」

什麼皇家顯赫?什麼幾生修來的福氣?

不管再顯赫再如何,也改變不了做妾的身份。

單憑這一點,他就萬萬不會願意委屈自己女兒。

「光耀門楣,是我們男人的責任,曉曉有我這個爹爹在,除了我她還有兄長。」

他耐住性子,又道,「無論如何,慕府的榮耀都不需要曉曉她一個姑娘家撐起來。」

老夫人大怒,「總之你說來說去,就是不願意她嫁入太子府做側妃,對吧?」

這關係女兒一生幸福,慕天達就算再敬重自己母親,也不會因為這份敬重之心就拿女兒的幸福做妥協。

「母親,」他昂然坦蕩而堅持的看著老夫人,「我慕天達的女兒,寧做寒門妻不為高門妾,我還是那句話,慕府一門榮耀,有兒子;再不濟,還有兒子的兒子,斷沒有理由讓曉曉用自己終身幸福來換。」

況且,他並不認為這什麼榮耀單憑區區一個側妃就能給得了。

太子現在還只是太子。

老夫人原本也不堅持非要將慕曉楓嫁給太子做側妃不可的,但見他句句頂撞,聲聲堅持,心裡頭憋著那口氣便越來越不順,這氣越不順心火就越盛。

聽著聽著,她忍不住又勃然大怒起來,「我不覺得嫁給太子做側妃委屈了她,現在我這個祖母就給她做主了。如果你非要反對,那我——」

老夫人掠了眼不遠的柱子,咬了咬牙,恨聲道,「我今天就一頭撞死在你面前。」

被自己母親以生死性命要脅,慕天達這一刻渾身都似泡在冰水裡一樣,冷得他徹骨生寒。

老夫人說罷,才作勢要站起往柱子那邊奔。

可惜她記性不好,都忘了以前她也曾用這一招逼迫過自己兒子,最終還不是不能逼得自己兒子退讓半分。

慕天達也不含糊,同時立即霍的站了起來,不過他神色並不見緊張,反而有一種疲憊的無奈的哀怨。

他忽地一撂袍子,朝著老夫人「啪」的就跪了下去。他垂下頭,低沉的聲音含了無邊料峭的寒意,緩緩道,「如果母親非要以死相逼讓兒子同意這婚事,那也請母親看一看兒子的決心。」

老夫人眉心立時飛快的不規則地跳了跳,下意識掠了他一眼,詫異的低喃,「決心?」

「兒子不孝,」慕天達也不理會她狐疑在發怔,跪在地上呯呯呯的給她磕全了三個響頭,然後挺直腰桿站起,決然的看了她一眼,「連自己親生女兒也護不周全,我這個做父親的沒用,活著既不能如母親的願也不能令女兒如意,那不如乾脆死了算。」

說罷,他頭也不回就往剛才老夫人掠過的那根柱子奔去。

老夫人大驚失色,差點嚇得心直接從嗓子跳出來。

「不……!」年邁體虛的老夫人,在眼看著自己差點逼死兒子的瞬間,竟爆發出年輕人一樣的潛能,飛也似的跑在了慕天達前頭,哆嗦的聲音頓時透出濃濃悔意,「我不逼你,我不逼你……,你若實在不願意將她嫁入太子府做側妃——那就罷了。」

半個時辰后,慕天達滿臉疲憊的回到雅竹院,雖然最終他說服了自己母親打消念頭。

那是因為他深知自己母親再慕權貴,也不會捨得他這個親生兒子去死。

但對太子,他卻完全沒有一點頭緒。

那不是他的兒子,他也不了解太子為何突然萌生此念非要讓他家曉曉做什麼側妃。


慕天達在雅竹院愁緒百結難以抒懷的時候,慕曉楓拎著親手熬的雞湯進了雅竹院。

「爹爹,不管有什麼事,都沒有自己的身體重要。」慕曉楓在偏廳里,直接打開食盒就給他盛湯,「先嘗嘗女兒給你熬的雞湯味道如何?」

看見少女從容淺笑的模樣,慕天達就是有天大的煩惱,這會都覺得不重要了。

最主要,這會聞著這滿屋飄香的雞湯,他覺得自己肚裡的讒蟲都被喚醒了。

他溫和一笑,捧起湯碗用力吸了口氣,滿臉都露出很讒的表情,「聽曉曉的,先喝湯,對不起誰都不能對不起自己的身體。」

嫁入高門的女人 ,這才不以為然的笑道,「爹爹是不是煩惱太子殿下提議的事?」

慕天達怔了怔,笑容倏然淡去,心事重重的擱下碗,看她的眼神滿是心疼與憐惜。

這事他原本還讓人瞞著的,她怎麼就知道了。

「爹爹甭管我怎麼知道,」少女調皮的朝他眨了眨眼,「這事關我終生幸福,我有權知道。不過爹爹完全不用煩惱,這事我自有主張。」

慕天達將信將疑的看著她,「曉曉,你有什麼主張?你知道太子打的是什麼主意嗎?」

慕曉楓偏頭看著他,仍舊淺淺的嬌笑著,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他不就是希望說服爹爹與老夫人,讓你們同意將我嫁入太子府做側妃嗎?」


慕天達心下一緊,眼神卻更加疑惑,「曉曉,他可是一國儲君。」

「我知道他是一國儲君,」慕曉楓心下冷笑,若不是因為這個,她也不會莫名其妙被太子盯上,「不過爹爹大可將心放在肚子里,無論如何,他不可能為這事向陛下請聖旨的。」

只要不是抗旨的事,她就不信她慕曉楓以兩世為人的經驗會擺脫不了太子這讓人討厭的一國儲君。

慕天達眼神亮了亮,慌亂的心確實也因此而略略安定了些。

「不錯, 女神的布衣兵王 。」慕天達面對著自己嬌俏可愛的女兒,才說不出什麼妾侍一類的貶低甚至帶有污辱意義的字眼。

下意識里,他的女兒就該配一個全心全意珍惜她的男子。

什麼天家富貴?他一點也不稀罕,相信他家曉曉也同樣不稀罕。

不過念頭轉了轉,慕天達又擔心起來,「曉曉,就算他不能向陛下請聖旨賜婚,他也有其他辦法讓我們無法拒絕的,到時又該如何?」 比如向皇后請一道懿旨什麼的,他們作為臣子一樣不能拒絕。

這懿旨也是旨,抗旨不遵一樣是殺頭的大罪。

慕曉楓淡淡笑了笑,從容篤定的道,「爹爹只管放心,只要我不願意,誰也不能逼我嫁入太子府做側妃。」

自從借著探望慕夫人的名義,親自去了一趟慕府,又利誘慕老夫人意動之後,太子覺得他將慕曉楓收歸麾下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

接下來,只要將那個女人納入懷裡,真正成為他的女人後,他這計劃就算全部圓滿完成。

光是想想,日後他身邊也有一個不亞於皇后的謀士,還是對他死心塌地的謀士,太子就覺得心情愉快。

所以最近連走路,他都覺得腳下生風。

這一天,他下了帖子邀慕曉楓到一品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