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祖上,救我!」

那頭聖靈臉上大喜,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快速倒飛,回到那古怪的祭壇中。

「沒用的東西…」

突兀的,那祭壇旁,傳來一個冷漠的聲音。

隨之,一隻大手從虛空之中深處,一把握住了那聖靈的脖頸,竟然就那樣乾脆利索的將其捏碎了。

大片的鮮血濺落,落在祭壇上,只微微一閃,便被吞噬一空。與此同時,那祭壇上方衍生而出的血色天道,陡然一震轟鳴,竟然再次生長了幾米,徑直探入了那深邃黑洞之中。

「以眾生鮮血為祭,以萬物殘魂為引,古老的存在啊,蘇醒過來吧!」

詭異的聲音,帶著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充斥在整片禁地之中。隨著那神秘存在如同誦經般的召喚,那巨大的黑洞竟然劇烈的晃動起來,隱隱約約之間,似乎出現了一座古樸的石門。

伴隨著絲絲縷縷的殘魂與鮮血獻祭,其緩緩的震動著,竟然被無盡的血液染成了暗紅色,並且緩緩打開了一條縫隙,瀰漫而出一股股迷濛的霧氣,無比詭異。

「那就是上古仙神戰場?」

「封印,被打開了嗎?」

李昊眉頭緊皺,盯著那若隱若現的神秘石門,心中極其不安。

「轟!」

「殺啊!」

恰在此時,外界的征伐終於蔓延到了禁地之中。

數不清的修者和古獸沖了進來,將整片禁地都震動了起來,險些直接將其倒轉過來。

沿途,各種神力呼嘯,更有神兵利器飛舞,收割著一條條生命,極其慘烈。

「祭品,還需要更多的祭品!」

伴隨著一道冷漠的聲音響徹,頓時整片禁地轟鳴,有一股可怕的氣息瀰漫而出,剎那間將大量的修者籠罩在內。

「嘭!」

一聲清脆的爆炸,摧枯拉朽般的可怕神威迸射,硬生生湮滅了一切。這是這一下而已,便有數不清的生靈隕落,徹底崩碎成了血霧。

這是一種可怕的景象,根本連是誰再出手都看不到,便有大量的修者就死去了。那四濺而出的鮮艷血霧,將整片禁地都渲染成了一片血海,無比恐怖。

恰在此時,那做祭壇劇烈的轟鳴,湧現出一股詭異的牽引力。頓時,那數不盡的血液和魂魄不受控制的嘶鳴著,盡數被那吞噬一空

「嗡!」

這一刻,那源源不絕的祭品似乎終於起了作用,那古怪的祭壇突兀的顫抖了一下,隨之帶動著整片禁地,甚至是整片天地都劇烈的晃動起來。

原本,安靜坐落的血色天橋,此刻竟然變了顏色,化作了一條黑紅相間的天橋,快速蔓延。而那黑洞最深處默默晃動的模糊石門,更是被打開了一條巨大的縫隙,有一股凌然毛骨悚然的氣息瀰漫而出。

禁地被打開,封印被破除,在那深邃無底的黑洞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掙扎著,想要從中鑽出來。這是一副可怕的畫面,天地為之震動,虛空為之顫抖,更有若隱若現的鬼泣聲音呼嘯,讓所有人為之膽寒。

「阻止他,不能讓他打開封印!」

「上古仙神戰場開啟,別說整片小世界了,就連通天路都會徹底崩碎掉!」

聖城城主嘶吼,拚命的召集強者,朝著禁地深處殺去。

頓時,激烈大戰再起,強大的仙神強者出動,強勢橫掃沿途的一切阻礙,拚命的朝著禁地深處的祭壇殺去。


然而,沒有人能夠臨近,那古怪祭壇周遭,一片道紋閃爍,終於露出一個可怕的身影。

「是,那尊聖靈!」

李昊看的清晰,只感覺心中驚懼,下意識快速退後了幾步。

前幾日,那頭暴龍王便召喚來了這頭聖靈,險些將整座聖城給摧毀掉。之前還在懷疑為何不見他的身影,竟然沒有想到,其竟然就隱身在祭壇周圍!

這頭聖靈,無疑非常強大。位列仙神境九重天,只差一步便能夠進入那傳說中的至尊境界了。

「噗,噗,噗!」

這頭聖靈無情的出手,揮手間便能夠崩碎大量的生命,就算是仙神境界的強者,也根本無法承受那種恐怖的偉力,會被強勢滅殺。大量的生靈隕落,數不清的鮮血飛濺,再次被那聖靈牽引來,澆灌在祭壇之上。

雖然,眾人極力的掙扎,想要阻止,但是根本就突破不進去。

那聖靈強大的不可思議,甚至一拳便砸飛了聖城城主,無人能夠邁入祭壇周圍半步。

「咚!」

突然,一聲炸響,響徹九天。

經受無盡鮮血的滋潤,那座漆黑的石門終於被打開了,露出一片深邃不見底的深淵,不知道鏈接向什麼地方。而那座通天神橋,也完完全全的演化而出,無限的蔓延著,深入那深淵極深處。

此時此刻,被封印了無盡歲月的禁地,終於被打開了。

那傳說中上古神明徵戰的地方,徹底暴露在了眾人眼前,那麼的黑暗,那麼的詭異,如同一張大口,吞噬生靈的神魂!

「吼!」

突然,一聲凄厲的吼叫聲從那魔淵之中傳來,一下子打斷了人們的驚懼。從那巨大的石門深處,竟然清晰傳來了一聲嘶吼,如同有一尊魔神在其中蘇醒了一般,讓禁地一陣顫抖。


不僅是人族修者震驚,就連數不清的古族都顫抖了起來,甚至那些仙神境界的絕世高手,在這一刻也變了臉色,不敢置信的望著那深淵。

鎮封了無盡歲月的禁地,怎麼可能會有吼叫聲傳出來?

難道說,曾經被鎮壓的那尊恐怖魔帝,竟然還生存著不成!?

「咚,咚,咚…」


那魔淵之中傳出的聲音,越發宏大,帶著一抹奇異的脈動,如同心臟的跳動聲音一般,響徹在眾人耳中。實力稍弱的修者,聽到這種聲音,頓時臉色蒼白,只感覺自己的心臟竟然跟隨著其脈動在不住的跳動著,快要爆炸開來。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為之震驚,感覺到深深的不可思議。

這座被封印的禁地,據說可以追溯到上古時代,距今最少也有百萬年的時光。按理來說,根本不可能有生物能夠存活如此之久,即使是大帝,是至尊也不可能!

「錕平,我說過,這是一場陰謀,你們被騙了!」

這時,遠處兩道仙光劃過天邊,聖城之中的兩名老人出現,渾身浴血,一臉肅然的望著那魔淵。

「哼,妖族和精怪,活該會落寞,全是飯桶!」

那被叫做錕平的聖靈一臉冷漠,隨手在虛空一劃,頓時撕裂了天宇,露出一片未知的星空。

「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伴隨著那聖靈殺氣肆意的話語,從那片星空之中,頓時再次衝出數不清的生靈,簡直如同是從地獄之中衝出的惡鬼一般,眨眼間將整片禁地都籠罩了起來! 「殺,將他們全部斬掉,用鮮血來打開那前進的通道!」

琨平揮一揮手,冷酷的下達命令。

從星空中衝出來的生靈,竟然都是一些怪異的種族,乃是早已經絕跡的上古異種,更是有著一大批神材形成的異種聖靈。毫無疑問,這是一股強大的勢力,只是其領軍首領都是仙神境的八重天的存在,可怕到了極致。

一聲令下,這群如同魔神一般的大部隊開始進攻,強勢橫掃禁地上的所有修者,收集他們的鮮血和神魂作為祭品,祭祀那可怕的封印地。

新的征伐轉瞬開啟,再度將這裡化作了一座修羅場。

那兩名強大的老人率領著大批強者爭殺,想要阻止他們。甚至那些原本對立的蠻族也加入了進來,千方百計的想要破壞掉那祭壇。

可怕而詭異的上古禁地,震懾了許多人,沒有人敢想象若是真的開啟了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古老的傳說中,這裡乃是諸多神明的隕落地,更是誕生有一尊強大的魔帝,曾經血洗整片世界。

時隔今日,無盡歲月過去,其中的存在理應盡數隕滅成會了才對。然而,此刻那無盡的黑暗之中,依舊有令人驚懼的嘶吼聲音傳來,疑似有可怕的存在依舊存活著。

若是真的如此,當那禁地完全打開,恐怕整個大荒都要再次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了。

雙方大戰,激烈交鋒,數不清的屍體從天空墜落,更有如海般的鮮血橫流,簡直如同世界末日降臨一般,一片凄慘。聖城城主殺到眼睛通紅,在他身旁,不斷有強者隕落,都是他辛辛苦苦培養的勢力,經此一戰,可謂是元氣大傷。

屍體堆積成山,鮮血匯聚成河。

眼前的一切,讓人感到無助和悲哀,有種陷入死亡前的絕望。

「殺,殺,殺!!!」

昏暗禁地中,各種廝殺聲音起伏,更有瘋狂的吼叫聲震動天地,彷彿上古時代眾神之戰再次展開一般,讓人驚懼到顫抖。

李昊渾身浴血,在死人堆中前行,不斷的大戰。他本就被聖靈詛咒纏身,腦後有紫色的神環閃爍,如同一盞神燈一般,在這修羅場上極為現眼。那些九天神玉化生而成的異種聖靈,視他若眼中釘,奮力的拼殺,想要斬掉他。

在這一刻,他都不知道殺了多少生靈了,連髮絲都被鮮血染紅了,一綹一綹的黏在一起。更有甚者,有幾頭異種聖靈被他砸碎,飛濺而出各種顏色的鮮血,化作了赤橙金銀數種仙輝在他腦後閃爍,同那道紫色的神環交織在一起,更加璀璨耀眼。

「轟!」

突然,天地震動,有可怕的波動瀰漫,震動了天地,整片禁地都險些被強行倒轉過來。

遠處的戰場上,沸騰而起一股恐怖的威壓,遮天蔽日而來,濃郁的讓人窒息。那裡,一頭巨大的聖靈渾身氣血咆哮,硬生生將一名人族聖賢給砸飛了出去,大口吐血。

「這就是所謂的聖賢?」

「卑微的人族,你們根本不能阻擋聖靈的步伐!」

那頭聖靈位列仙神境八重天,一身修為深不可測,簡直如同一尊無上的神明,高高在上的俯視一切。原本,這一族便擁有大氣運,戰力無窮。而能夠達到這樣境界的存在,更是堪稱無敵,足以橫掃前路上的一切,無人可擋。

此刻,他高高在上,一雙如同日月般的眸子生輝,俯視著所有人,一臉的傲然和不屑。

在他面前,那尊人族聖賢臉色蒼白,踉蹌退後了數千米,才堪堪止住身形。

「聖城的護道者,通天路上的聖賢,敗了…」

所有的修者都仰頭,看著那個佝僂著身形的老人,忍不住的絕望。這可是一尊貨真價實的聖賢,一身修為高深莫測,甚至斬殺了那頭仙神八重天的暴龍王,乃是無上的存在。然而,其依舊無法阻擋那聖靈,被其一拳頭砸飛了出去,險些身裂!

「全部殺死,用你們的鮮血,為我們取出神物!」

那頭聖靈張狂的大笑,每一次揮手,都能夠湮滅大片的虛空,強勢斬殺數不清的修者。

「你狂妄過頭了!」

天空中,腳步聲傳來,那尊聖賢再次前行,佝僂著軀體,再次朝著那聖靈迎了過去。

雖然單薄,雖然年邁,但其仍舊擁有著一股傲氣,有一種堅定的意志。


「轟!」

為了眾人的未來,為了能夠延續他們的性命,這尊聖賢不惜燃燒了渾身的精血神力,將一身修為激發到了極致,要與那聖靈血拚。

在這一刻,他是強大的,綻放而出的神輝,照耀諸天萬界。

「沒用的,你們只是踏腳石,無法與我們聖靈相比較!」

那頭聖靈狂妄的笑,再次衝出,同那聖賢打在一起。他十分強大,確實有傲天之資,即使那聖賢燃燒了精血也無法與之相比,一次又一次被砸飛出去,血液四濺。

「哼,頑強的蟑螂,即使如此拚命,你也無法取勝!」

「今日,封印一定會打開,你們,一定會徹底死絕!」

那聖靈神色冷漠,話語中殺機瀰漫。恐怖的神力沸騰,可怕的戰力沖霄,其施展出了絕大的力量,再次出手,將那尊聖賢打得吐血,渾身龜裂。

「我若在巔峰狀態,定可戰你!」

聖賢開口,聲音中滿是滄桑和疲憊。無可奈何,即使再強大的存在,也無法逃避死亡的追逐,會慢慢枯老,不復曾經的輝煌。

毫無疑問,這尊聖賢無比強大,在當世能夠達到如此高度,可謂是驚才絕艷的存在。然而,其終究是老去了,血氣衰敗,沒有了往日的氣吞萬里的威嚴和氣勢。

所有人都心悲,望著那個渾身溢血卻絲毫不屈服的老人,忍不住熱淚盈眶。

「快看!」

突兀的,傳來一聲驚呼,一下子驚醒了所有人。

只見,那天宇中一道神輝閃爍,竟然出現了一個年輕人,快速沖向了那可怕的戰場。

「前輩,我借你百年壽元!」

「是實力來證明,聖靈的無敵,只不過是笑話而已!」

李昊仰頭,望著那俯視萬物的龐大存在,嘴角的笑容中滿是不屑。

「嗡!」

神輝繚繞,瑞彩沸騰。在他的掌心中,突兀的亮堂而起一抹氤氳祥光,更有誘人的香味升騰,讓所有人為之震動。


「神果!」

「是扶桑神樹的果實!」

「我的天,這人是誰,竟然擁有如此逆天之物!」

一下子,所有人都忍不住仰頭,就連那些異族都吞咽著口水,緊緊盯著那虛空中閃爍的神輝。

扶桑神樹,那可是傳說中生存在天地未開時候的靈根,價值無量。傳說中,究其一生也只不過能夠結出四十九枚果實,每一顆都是逆天的瑰寶,蘊含有不可思議的偉力。

此時此刻,這樣一枚逆天神物,足以讓護道者憑空恢復百年壽元,即使難以恢復到最為巔峰的狀態,也差不了多少。或許,真的能夠同那頭聖靈一戰!

「好!」

那尊聖賢眼眸璀璨,小心翼翼的接過那枚神果,想也不想的吞了下去。

「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