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知道今晚來這裡代表什麼?」他問。

她看著江水翻滾的河面,不出聲,心卻是早已不在平靜。

「我答應你,你會放過他?」

「你說我會接受一個心不甘情不願的婚禮?」

「那你想要我怎樣?把整個心都給你嗎?一個愛著別的男人的心,你慕凱琛稀罕嗎?」

「跟我回美國。」他看她很久道出這句。

「不,我不會離開S市。」

「你確定,你要惹怒我?」

「他有事,慕氏也脫不開干係,你也未必可以撇乾淨嫌隙。」

「現在懂得威脅我了?」他抬手挑起她的下顎,那雙明亮的眼眸對視上他深諳的眸光。

他的吻壓下,她步子後退,身子卻難以掙脫開他有力手臂的禁錮。他的舌狠狠撬開了她緊閉的唇齒。

……

她不顧一切推開他,反手一耳光狠狠落在他的臉上。

「慕凱琛,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尊重?」

「倘若現在吻你的人是他,你心裡是不是很願意,為什麼是我就不行?嗯?」他捏著她下顎手的力度越發的重了。

她的臉移開,他的手轉過她的臉,那雙深邃的視線落在她白皙泛紅的臉上。

「不能愛上我,永遠也擺脫不了我,這樣的感覺是不是很難受?」男人嘴角帶著自嘲。

「慕凱琛,你不要逼我,把我逼急了,你怎麼對的他,我就會怎麼對你,不信,你試試?」

「是什麼讓你敢這麼對我說話的?是董家還是覺得我喜歡你,你可以肆意踐踏我對你的喜歡?」

「你簡直不可理喻。」

「女人不都愛說這句話,其實心裡愛的要死。」他這句話完,眨眼的功夫他已將她抗上肩,扔進了後車坐里。

她還未坐起身,他整個身子已壓了下來。

他吻她的臉,聲音異常清冷,「知道嗎?那年,在這裡你對他表白,他拒絕了你,你哭著說要從這裡跳下去,結果他頭也不回的走了。最後是我來這裡把你接走。那時我就發誓,你董思妍這輩子都只能是我慕凱琛的妻子,你讓我知道你愛上了他,你說我又怎麼會放過他。」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你起開,你不要碰我。你讓我覺得噁心。」

這話后是他微微抬身,俯瞰她深冷的眸光。

不足一分鐘,他整個身子再次壓下,就那樣殘暴的將她就這樣變成了他的女人。

……

董成瑞身旁是徐娜,於雪走在後,心裡已想好怎麼讓董成瑞送徐娜回去的話。可話未開口,董成瑞的聲音已先她做了各自如何回去的抉擇。

「娜娜自己開車回去沒事吧?」他問徐娜,眼神卻是看著於雪。

「娜娜剛在來的路上,身子有些不適,你送她我放心,我打車走。」於雪先是看了一眼徐娜,再抬眸對視董成瑞一直緊緊盯著她看的眼眸。

「太晚,一個人回去不安全,我送你們。」董成瑞話完,步子已先邁出,朝自己座駕的位置在走。

徐娜看向於雪,眉眼都含笑,「親愛的,我是不是表現的太明顯了?」

「恩,是很明顯,臉上都是。」於雪笑,步子微微走往車那邊走。

徐娜緊緊拽著於雪的手臂的衣服小聲道:「你看那是不是你們家的座駕?」

街邊一輛黑色賓利停在那,車窗並未降下來,於雪順著徐娜的話抬眸看去,看不到車裡坐的誰。

這樣的角度只能看到車子側面,看不到車牌。

「走吧。」於雪看徐娜,收回視線,往董成瑞的車子在走,不過兩步,她側臉看去,那車依舊停在那,她收回眸光和徐娜一起步子走近董成瑞的車。

「如果他來接她,卻不下車。」這話在心頭纏繞。


「我剛想起些事情順便過去,不順路,你送娜娜回去,開車注意安全。」她看向董成瑞,話說的滴水不漏。

娜娜看一眼董成瑞和於雪道:「沒關係,我可以開車回去,你送雪回去。」徐娜在想要是剛看的那輛車裡人是慕凱峰,這會看到別的男人送雪回去,他還真能坐的住,不下車嗎?

「有些人不值得記憶深藏,卻值得那些在一起開心快樂過的瞬間彌足珍貴。你來過,我愛過,最終我們都是路人。逃避卻早已將人折磨的面目全非。」

這些話,董成瑞在上次去醫院看於雪時,床頭並未完全關上的那扇抽屜里,紙張傾斜,每一字都讓他更心疼面前站的他心裡愛的這個人。 董成瑞沒有再說什麼,深知她決定的事情,不會再有改變。

「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給我打個電話。」

「好的。」於雪白皙臉龐帶笑輕點點頭對董成瑞。

深冬夜,一輛白色瑪莎拉蒂流線型的車影駛出安靜的街道。於雪目送董成瑞載徐娜離開收回視線看向對面那輛低調奢華的賓利依舊停在那,不曾移動分毫。

於雪步伐邁出,步子直往對面街道走去。夜裡起了風,吹的臉龐的發有些亂了,她白皙的手輕柔順著耳旁髮絲魍,

路燈下,男人優雅坐駕駛座,雅俊臉上深眸緊閉,俊眉緊鎖。於雪不知他來這裡有多久了?為什麼沒有給她電話?心裡難免有這樣的疑問在心裡盤旋。

立身車外,就這樣安靜的看著那人許久。

來這裡接她,卻睡著了檎?

於雪覺得不會,在仔細瞧得那人緊蹙的眉越發皺的厲害。

她手指半彎,輕扣車窗。

數秒過去,車裡那人沒動一下,於雪怕人不舒服,在這裡這會怕是正難受著,她叩打車門的力度每一聲都落的重了。

「慕凱峰,你醒醒?」她喚他的聲音。

「慕凱峰……」於雪一顆心第一次為面前這個一直對她不放手的男人變得慌了神。

於雪一邊掏出手機打他的手機,來電聲音在車裡回蕩,她叩打車門的手都有些泛紅了,可車裡坐在那靠著椅背的男人任是沒有一點反應。

她立馬撥打120,剛按出數字鍵,車門瞬時打開,男人那隻戴有腕錶骨節分明的手探出,握住了車門邊緣,低沉的男人聲音有些沙啞。

「放心,我沒事,過來。」他透過半打開的車門看她。

於雪這個時候手裡拿著手機,看著面前的男人有片刻的愣神,因他額上有細細的一層汗珠,於雪遲疑間隙,只聽得那人再道:「還站那幹嘛?」


於雪走過去,手機放回包里。

「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醫院。」

「你來開車。」他深邃的視線落在她白皙紅潤的臉上。

「……」於雪照著他的話做,把他扶下了車,換去了副駕駛。

於雪在想,他這是要讓她來開車的意思,駕照很早就考了,但是一直沒有怎麼好好開過車,更何況還是一輛賓利。

路上車速可比蝸牛。

「你是感覺哪裡不舒服?我們去醫院。」於雪上車系好安全帶,側過臉看一臉被汗珠濕潤的男人。

「回於雪苑。」男人閉眸,聲音低沉黯啞。

「是不是胃不舒服?你等我,我先去幫你買點葯。」於雪只能自己判斷,見他把手放在胃的位置,她八成錯不了。這麼撐一路到醫院,怕是人都會被痛昏過去。

她步子剛邁出一步,手腕被男人從另一邊拉住,她側身又坐回車裡,看著面前的男人道:「你平時都吃的什麼葯?」

男人深邃到的視線盯著她此刻那汪清澈的眼眸,一字不語。

「等我下。」於雪看一眼男人,身子絕然離開了駕駛座。

附件有一家藥店在前面路口,她跑步過去,很快可以到。走的急,車門未關,手機更是落在了車座里。

先是叮的一聲,有信息進來,不出幾秒,電話鈴聲讓身旁的男人深閉的眼眸半睜開。

「成瑞哥」三字,格外刺慕凱峰的眼。

於雪回來時董成瑞打過來的電話早已偃旗息鼓。

她手端一杯用一次性杯子套了好幾個後接的一杯溫開水。一手裡提著剛買的餃子。剛打包時還冒著熱氣,由於時間有些晚了,附近就只有這一家餃子店還未關門。她心繫他空腹吃藥,胃更難受,想著吃點東西在吃藥多少應會好一些。

母親有胃病,身子早年落下的毛病,近幾年稍微不注意飯點或是吃的東西不合適宜,就胃痛的難受。

「來,先喝點溫開水,吃點東西再吃藥。你晚上吃飯了嗎?」於雪坐進車裡,問的話不見男人回一字,她側臉看去,對上她深邃的眸光。

「你以前是不是也會這樣關心他?」他看她的眸光很深,於雪移開視線,把東西一一隔放下,把手裡的一次性紙杯遞給身旁的男人。「先喝點水。」

他不接,只這樣一直看著她。

「慕凱峰。」她生氣了喊他的名字。

「現在不怕我了?」他深邃的眼神溺滿溫柔。

她把杯子遞到他的手上,開始打開打包的餃子盒的蓋子。

「喝完水,趕緊吃要餃子。」她輕輕吹了吹剛夾起來的一個餃子,「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口味的,我每樣都挑了幾個,不喜歡先將就下。」她話完把手裡吹得查不到的餃子順手遞給身旁的他。

他一直看著她在,深邃的視線不曾收回過。

「你喂我。」他的眼盯得於雪臉一下伴著這句話就紅了。

病人為大。於雪秀眉緊蹙的夾起一個餃子。

……

餃子那人只吃了兩個,便不再吃,於雪只好收回,把葯一顆顆的擠出來,放在一起,把水杯遞給他順帶的還有另一隻手裡的葯。

可下一個鏡頭讓於雪的耳根子都燒得通紅。

他的臉微微探下,唇緊貼她的柔軟的掌心,就這樣的把葯一粒粒吃進了嘴裡,手微抬接過她手中的那被水將葯服下。

於雪有片刻的失神,很快收回了手。臉火辣辣的燙。

「餃子還吃嗎?」於雪不敢看身旁的男人。

「味太淡。」他說,只見這話他剛說完,身旁的女人已經將餃子端下了車,步子直往一旁的垃圾桶走去。

於雪在一分鐘后回到車裡,「系好安全帶。」

男人充耳未聞。

於雪尋眼望去,男人坐在那,優雅紳士,臉上的細汗似乎要比剛剛好些了,她外穿黑色西服外套,裡面是黑色襯衫。腳上是一貫的黑色名貴皮鞋。

矜貴優雅的氣質從男人身上散發,宛如神袛。

於雪探身過來給身旁的男人系好安全帶。身子還未完全抽離開屬於他的氣息時,男人那隻乾燥有力的大手已覆上了她的腰身。

「不愛我,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換做別人我也會這麼做。」

「口是心非。」

「對你,我何必。實話實說。」

「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即便你和他在一起,他也未必有我對你的一半好。」


「不愛,再好何用?愛情與一個人對一個的好沒有絕對的關係,你和我不過都輸給了現實。」

他的吻俯壓下,手禁錮著她柔軟的腰身。他臉上的汗濕了她臉間的發。

他的手探進她最裡面那層衣服,揉弄力度不輕,於雪手推他,根本推不開。

身體摩擦間,她的手無意識的碰上了象徵男人身上的某個部位。

於雪看著面前男人的眼眸滿是驚訝,這樣他都有反應?他身體不舒服一點不想是假裝。

於雪怕他在車上亂來,聲音里難得尋覓到一絲呼吸的自由,她聲音很快道:「慕凱峰。」

他輕輕吻她的嘴角:「知道嗎?每次你叫我的名字,我的身體對你都會有反應。」

於雪閉上雙眼,臉紅的不行。

「看到你嬌艷欲滴的臉,就想要把你壓在身下,好好疼你。乖乖呆在我身邊,以後不許和除了我以外的男人私下裡見面。」

「慕凱峰,我是嫁給你,不是賣給你,我見誰不見誰,我有自己的權利。」

他給她的是一個綿長的吻。

她的手被他戴有腕錶的手牢牢握緊,他的眼很紅,是那種想要做那種事的紅,這是於雪的第一感覺。她手很用力的在推他。她就不明白一個剛還胃痛到臉上出汗的男人,現在哪裡來的心思想要對她做什麼。

於雪心裡冒出的只有兩個字,「混蛋。」嘴裡也是這樣喊的。

「別動,我不會對你怎樣,覺得我這樣又能對你怎樣?」他磁性的聲音壓得很低,嗓音黯啞,在她耳邊輕聲呢喃:「知道我有多愛你嗎?」 兩人距離離得近,車外光影映進來,能見度不高這樣的夜晚,這樣的光影帶著朦朧曖昧的味道。於雪抬眸與這他對視,淡淡暗光中男人深邃精緻的臉龐在她的心裡落下印記。

「你這樣,不累嗎?」她移開視線,聲音平靜,臉轉向車外迷霧中璀璨的街景蠹。

「……」他深邃視線打量著她。身上那股充滿男性魅力的男人味道讓於雪臉隱隱發燙。

「開車。」許久,他身子側離她,退回副駕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