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知道了知道了,老媽子你快點走吧,我這腦袋瓜子,天天聽你念叨都要爆了。」

丫鬟扁了扁嘴,轉身走了。

慕容澋軒挑眉,牽著澋湘,從這位城主千金身旁走過去,澋瓊抓著自家哥哥的袖子,她愛亂看,不拉著哥哥的袖子,怕把自己搞丟了。

赫連蕨送走丫鬟,回頭髮現他們幾個走了,眼睛掃了一圈,看到他們在前方不遠,立即追上去。

「你們等等我呀。」

澋湘回眸一笑,問:「姐姐有事嗎?」

「沒什麼事,不過我看你們面生,你們不是逍遙城的人吧?」

澋湘點頭,一旁的慕容澋軒沒有阻止澋湘跟這個城主千金說話,好歹是城主的千金,跟城主千金打好關係,接下來他們在逍遙城的花銷有著落了。

「那你們打算在逍遙城待多久?」

「不知道,這個得問我二哥。」

「那你二哥是?」

澋湘指著走在前面的黑衣少年。

赫連蕨淺笑,那還是算了,然後她看著牽著澋湘的慕容澋軒。

「你應該是她們的大哥,作為老大,應該都聽你的才對,是吧?」

慕容澋軒咧開嘴對城主千金微笑,就在赫連蕨以為他說「是」的時候,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我們家二哥說了算,所以你有什麼要說的就跟他說。」

跟一個大冰塊說話,她想了想還是算了。

「馬上到中午了,我可以帶你們去吃逍遙城最好吃的酒樓吃飯,就當作是剛才我誤會你們的補償,如何?」

「好啊好啊。」前面的澋瓊已經迫不及待的答應了。

張澋煜掃了澋瓊一眼,澋瓊看著哥哥,撅著嘴巴。

「哥哥,我們去吃嘛。」

「我是餓著你了還是缺你吃了?」張澋煜問。

「哥哥沒有餓著我也沒有缺我吃,可是人家就是想嘗嘗逍遙城的好吃的東西嘛,要是不好吃,到時候我們可以在這裡開一個酒樓,澋軒哥哥你說是不是呀?」被點名的澋軒淺笑,沒有回答澋瓊,但也是時候開展他的掙錢大業,走哪裡都不能沒有錢,不過這次他不想搞什麼酒樓之類的產業,畢竟沒有靈泉水,做起來沒有什

么特色。

赫連蕨聽完他們兄妹的對話,說:「你們要開酒樓呀?」

「不開酒樓。」

「那你們要幹什麼?說不定我能幫你們。」赫連蕨很友好的笑道,充滿的表示了自己的誠意。

瞅著城主千金這麼熱衷的模樣,慕容澋軒乾笑了兩聲,然後點頭:「好,到時候有需要的時候會找你,還不知道你怎麼稱呼,總不能讓我們一直稱呼你城主千金吧?」

「我叫赫連蕨,蕨菜的蕨。」

說起自己的名字,赫連蕨有點不好意思了,因為她的名字是真的很隨便,一點也不像女孩子的名字。

「我姓慕容,叫慕容澋軒,這個是楚澋湘,那個叫楚澋瓊,黑衣服的是張澋煜。」慕容澋軒將大家都介紹了一遍。

赫連蕨聽完他的介紹后,眨了眨眼睛,說:「你們的姓氏怎麼不一樣?難道你們的娘嫁了三個男人?」

走在前面的張澋煜突然停下來,赫連蕨險些撞上去,好在她及時剎住了腳。

抬起頭看到張澋煜臭著一張臉,嚇得她呼吸停了一下,然後她連忙躲在慕容澋軒跟澋湘的身後。

慕容澋軒連忙出聲解釋:「並不是,我是撿來的孩子,我親生生父姓慕容……」

「哦,那他們三是一個跟爹姓,兩個跟母親姓,對吧?」赫連蕨打斷了慕容澋軒的話。

慕容澋軒愣了一下,然後點頭,懶得去糾正了。

赫連蕨聽完看向張澋煜,說:「對不起,剛才是我瞎說了,為了賠禮道歉,我請你們吃飯。」

「吃飯就免了,你從我們面前消失就好。」經過花雪兒事件,他已經不相信任何陌生人,特別是這種貼上來的人。

張澋煜說完,警告的掃了慕容澋軒一眼,慕容澋軒撇了一下嘴巴,沒有再理會赫連蕨了。赫連蕨站在原地,微張著嘴巴,氣得鼻子直出聲,追上去就對著張澋煜說道:「本小姐好心好意請你吃飯,你還嫌棄本小姐,別以為你長得好看,本小姐就不敢罵你了,我……」 張澋煜一個冷眼掃過去,赫連蕨瞳孔一縮,改了口。

「不吃就不吃,不吃是你們的損失。」赫連蕨說完轉身走了。

慕容澋軒看著被氣跑的赫連蕨,眸光暗了一下,他發現澋煜自從花雪兒事件后,就變得偏激了一些。

本來就偏激冷漠的張澋煜,更加偏激冷漠了,這簡直就是將人都拒之千里之外。這樣下去不好,他得想辦法開導開導澋煜才行。

「澋煜,我們找個地方開幾個房間吧,先在這裡住幾天。」

絕品小神農 「嗯,房間就不用開了,直接買一個宅子,這樣住著自在一些,也安靜。」

張澋煜說買宅子的時候就好像跟買一個大白菜似的,慕容澋軒肉疼。

「大哥,你這走哪裡就買宅子,是不是有點誇張了?」

重生之異世情 張澋煜停下來側頭看著慕容澋軒,冷漠的一張臉,說:「沒錢了?」

慕容澋軒有點受不了他的氣場,結巴道:「沒…」

「拿去賣。」張澋煜拿出一瓶丹藥給他。

慕容澋軒看著手裡的丹藥,嘖了一下嘴巴,將丹藥收起來,然後追上去。

「不是沒有錢,我就是覺得沒有必要走哪裡就在哪裡買宅子。」

「對於我來說,舒適安全就好,客棧那種地方人多雜亂,萬一發生了什麼,你覺得是能夠用錢衡量嗎?」

這話慕容澋軒沒有法接了,因為他發現澋煜說的話好像還挺有道理。

就這樣,他被說服了。

「那我們是現在去找宅子,還是吃了午飯再去?」

「現在距離午時還早,先找宅子。」

慕容澋軒也覺得這個時候吃午飯還早,便聽張澋煜的先去找宅子。

一個時辰后,合適的宅子,剛準備進去,一群城兵過來,來勢洶洶的樣子。

張澋煜、慕容澋軒將澋湘澋瓊護在身後。

慕容澋軒擰眉:「不是吧,這個赫連蕨不會這麼小氣吧,就因為拒絕吃她請的飯,讓人將我們抓起來?」

同來的還有赫連蕨的丫鬟,她指著眼前的四人,對大少爺說:「小姐就是跟著他們走的。」

赫連芎看著眼前長相出色的兩個少年,知道自家妹妹性格的他,臉黑了下來。「家妹被人綁架了,根據家妹的丫鬟所說,家妹最後接觸的人是你們,所以麻煩四位城主府邸走一趟,可以嗎?」赫連芎很客氣,畢竟事情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不能

給人定罪,而且一看這兩個少年的氣勢,就知道他們不是普通人。

帶只天使去修仙 在沒弄清楚前,不得罪人。

正因為他的態度,張澋煜沒有當場發作,很是心平氣和的點了一下頭。

赫連芎鬆了一口氣,微笑道:「請。」

張澋煜點頭,牽著妹妹跟赫連芎走了。

城主府,城主急得團團轉。

管家跑進來,告知城主:「城主,大少爺回來了。」

城主一聽養子赫連芎回來,抬起頭看向廳門,正好赫連芎帶著張澋煜他們四個進來。

看到養子帶回來四個容顏角色的少年小丫頭回來,愣住了。

「義父。」赫連芎來到城主面前,恭敬的行了個禮。

城主看著面前的養子,又看了看那四個人,說:「不是讓你去找蕨兒嗎,怎麼帶這幾個人回來?」

「他們是蕨兒最後接觸的人,根據他們所說,蕨兒是與他們在街上分開,孩兒找人去問了,他們所說的是事實,而且這位少年有辦法找到蕨兒。」城主聽完養子的話,便明白了,將眸光看向張澋煜,氣度不凡,有王者氣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普通人家的人,重要的是他居然看不出這個少年的修為,不僅看不

出這個少年的修為,就連旁邊少年的修為也是一樣看不出,唯獨能夠看到的是那兩個小女孩的修為,可就算是這樣,也讓他大吃一驚。

她們只有十歲左右吧,修為就已經到了這種高度,這是何等的資質?

城主調整了一下心態,先讓他們坐,然後問:「不知這位少年如何稱呼。」

「張澋煜。」

高冷,這個少年太冷了。

城主淺笑:「不知張公子有什麼辦法幫我找到女兒?」

張澋煜手一翻,攤開。

城主跟赫連芎看到他手掌心的蟲子,兩人頭皮發麻,然後城主問:「張公子沒開玩笑吧。」

「沒開玩笑,不過我憑什麼要幫你們找人?」張澋煜淺笑,但他這個笑容給人的感覺是很冷。城主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本來他已經覺得女兒被綁架跟這幾個人沒有關係,但是現在聽他這樣說,便懷疑這件事情跟他們有關係了。但關於女兒的安危,他又不能挑

明了。

「那不知張公子想要什麼?」

「我想要城主手裡的烏血。」

錦貓 他的目的很明確,城主冷笑:「張公子如何得知本城主手裡有烏血?」

他手裡有烏血的事情就連他最親近的養子都不知道,他很好奇這個張澋煜是如何知道他手裡有烏血。

自然是因為小金了,不管你將寶貝藏得多隱蔽,小金都能過找到,讓小金去偷也是輕而易舉,但他不屑於去偷。正好有這個機會,他自然要利用起來。

「我怎麼知道的這個就不方便告訴赫連城主了,如果城主不需要我幫忙找人,那我就告辭了。」

「本城主再問一個問題,你為何要烏血?」

「這個是我的事情,不便告訴赫連城主。」

城主見他不說,陷入兩難,不過烏血在他手裡沒什麼用處,相對於女兒,肯定是女兒比較重要。

「烏血本城主可以給你,但必須在找到蕨兒后才能給你。」

「可以。」

城主見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了,笑了起來:「你就不怕本城主反悔?」

「赫連城主可以試一試。」張澋煜說完彎下腰,將手中的蟲子放在地上,抬頭對赫連城主說,「跟著它就行了。」

城主對養子點了一下頭。

赫連芎雖然心有疑惑,但還是跟著蟲子去了。

城主看著也快到晌午了,對一旁的管家吩咐:「去吩咐廚子準備一桌好菜,就算府里有客人。」

「是。」管家應了一聲轉身下去了。

大廳里就剩下城主跟張澋煜他們幾個,還有一個沏茶的丫鬟。

半個時辰后,赫連芎回來了,他抱著不省人事的妹妹回來。

城主看到自家閨女不省人事,連忙招呼管家。

「趕緊去找大夫。」

「那個,我哥哥就是大夫。」澋瓊舉起手道,另一隻手指著自家二哥。

準備去找大夫的管家看著自家城主,城主看了張澋煜一眼。

「麻煩張公子了。」

張澋煜起身走到赫連芎面前,一邊給赫連蕨把脈一邊說道:「人已經找回來,赫連城主可以去取我要的烏血了。」

說完也知道了赫連蕨的情況,說:「她沒事,只是被人餵了一點讓人沉睡的東西。」

聽完這話,城主鬆了一口氣,只是他還沒弄清楚自己女兒失蹤是不是跟張澋煜有沒有關係,讓他將烏血拿出去,心裡有點不舒服。

張澋煜也不逼著城主,換作是他,他也會想弄清楚后才給東西,這樣才心甘情願。

「你先將蕨兒抱回房間,一會兒過來書房。」

赫連芎點頭,抱著人走了,赫連芎一走,城主也走了。

澋瓊看人都走了,扯了扯哥哥的袖子,問:「哥哥,那個烏血幹什麼用的?」

「以後就知道了。」

張澋煜淺笑,其實烏血是復活聖墟之子的材料之一,而且天下只此一份,只要他將全部材料拿在手裡,那他所擔心的事情就不復存在了。

澋瓊見哥哥不說,也就不問了。

喝了兩杯茶,她突然想上廁所了,起身過去問丫鬟。

「姐姐,可以帶我去小解嗎?」

被這麼可愛又好看的小姑娘叫姐姐,丫鬟心裡特別開心,笑著點頭。

「張小姐這邊走。」

因為張澋煜姓張,丫鬟直接喊澋瓊為張小姐,澋瓊也懶得去糾正。

書房裡,城主看著面前的養子。

「可知是何人綁架的蕨兒?是否跟那個張澋煜有關係?」

「是何家的人綁架的蕨兒,與那位張公子沒有關係,而且孩兒調查了一下,張公子一行人今天才進的城。」

聽完養子的話,城主的臉漆黑一片,氣得重重的拍了桌子一下。

「豈有此理,這個何家是越來越囂張了,再不懲治何家怕是要騎在為父的脖子上。」

赫連芎也是這樣認為,說:「義父放心,這件事情孩兒來處理,他們敢動蕨兒,那麼他們就準備接受孩兒的怒火。」

城主看著面前的養子,滿意的笑了起來,將女兒交給這個養子,他是一百個放心。

「好了,你出去招待張公子他們,為父一會兒過去。」

赫連芎點頭,知道義父要取烏血,雖然不知道烏血有什麼用,但義父不讓他知道的事情,那他就不去探究。

他的命是義父給的,義父就算是讓他去死,他也願意。赫連芎離開后,城主扭開背後書架的一個按鈕,然後書架下方的地面彈出一個盒子,他彎下腰將盒子拿起來,打開盒子看了一眼,然後將盒子蓋上,收進儲物戒離開書房。 赫連芎剛到大廳,義父隨後便到了。城主拿出裝有烏血的盒子,遞給張澋煜。

「這就是烏血,說實話,本城主至今都不知道它有何用處。」

張澋煜接住盒子,不曾打開盒子,直接將裝有烏血的盒子收進自己的儲物戒中。

城主赫連沖見他不看,便問:「你不看一下?或許裡面裝的並不是烏血。」

「是不是烏血赫連城主不是很清楚嗎?」張澋煜道。

城主赫連沖瞭然,看來這個張澋煜是有辨認烏血的寶物,若不然怎麼會看都不看一眼。

「城主,膳食已經準備好,準備在後花園,蓮花池的亭子中。」管家這個時候進來道。

城主赫連衝起身,對張澋煜四人道:「請移步。」

張澋煜點頭,起身移步。

「義父,孩兒去看看蕨兒醒了沒有。」赫連芎這個時候道,他想去看看再過去。

城主赫連沖點頭,得到義父的准許,赫連芎便去了。在去的路上,城主赫連沖一直觀察著這四個人,然後他發現這四人對他這個城主府一點興趣都沒有,要知道,他這個城主府許多人見了都會大驚失色,嘆為觀止,而

這四個人眼裡沒有絲毫的驚艷之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