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百年難得一遇的護靈丹,4號包廂已經出價十九億,還有沒有出價更高的?」美婦又喊了起來。

「二十億!」3號包廂的女子喊得有些牽強。

「還有沒有更高的?」美婦問完后,等了一會,她本以為不會有人再競拍了,可一直沒出聲的21號包廂傳出一個非常柔美的聲音:「我出二十一億。」

「哇!」美婦又喊了起來:「21號包廂那位姑娘現在才競拍,看來她是專門為了護靈丹來的,我想,這護靈丹非她莫屬。」

「姑娘,我知道你是誰,但是,我也想要這護靈丹,所以你就別跟我爭了。」3號包廂那女子語氣冰冷:「我出二十五億。」

「什麼?」美婦表情激動:「一次加價就四億,看來3號包廂這位姑娘更需要護靈丹啊!」

「不是我要和你搶,是你非要逼我!」21號包廂那女子又發出柔美的聲音,她的聲音里還帶著一絲不屑:「三十億,有本事你再加。」

「算你狠!」3號包廂那女子咬牙道:「希望你能付得起錢。」

「這是我的問題。」21號包廂那女子還算低調,她並沒有出言諷刺3號包廂那女子。

「你們競拍太激烈了,小爺我差點被嚇得不敢置喙。」35號包廂傳出血狼的聲音:「21號包廂那位姑娘,也許你比我更需要護靈丹,但是,人是自私的,是現實的,如果你搶不過我,請不要埋怨。」

「咦?」21號包廂那女子疑惑道:「你剛才不是花了三十億神石買了情戒嗎?難道你還有錢跟我搶這護靈丹?」

「對!」血狼自信的說道:「我勸你還是不要跟我搶,你搶不過的,我也不想花那麼多錢買護靈丹,大家萍水相逢,以和為貴嘛!」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別跟我搶好了。」21號包廂那女子淡淡的說道。

「算了,我也不跟你廢話。」血狼大聲喊道:「我出價三十五億神石,姑娘競拍可要慎重啊!」

血狼話音一落,全場嘩然,太震撼了,因為血狼剛花了30億買情戒,現在怎麼可能還有那麼多錢?就算他是五大宗某宗主的兒子,那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神石吧?

此時,台上的美婦的情緒也激動起來,她主持拍賣多年,還從未見過像血狼這麼有錢的人,她酥胸起伏,臉色紅潤,誘惑力太大了,台下的個別男子開始流鼻血。

「35號包廂那位公子以三十億神石搶走情戒,現在又以三十五億的天價半路殺出。」美婦扯了扯衣襟,繼續說道:「我知道,在場的有錢人不少,但我想,應該沒人敢競拍了吧?」

「三十六億!」21號包廂那女子咬著牙喊道。

美婦剛想言論一番,可血狼又出聲了:「四十億。」

「這……」美婦這種靠嘴吃飯的人都有些口吃:「這35號包廂的公子,你,你似乎沒有底線啊!我想問,你是不是得到了一座神冢,居然那麼有錢。」

21號包廂那女子有些生氣的說道:「35號包廂那些哥子,你就不怕樹大招風嗎?」

血狼呵呵一笑:「多這姑娘提醒,不過我搶到情戒時,就註定要被人盯上了,你覺得我還會在乎被更多人盯上嗎?」

「好,很好!」21號那女子銀牙暗咬:「可敢留下姓名,我希望以後還能再見到你。」

「我的姓名,你聽說過,但我不會直接告訴你。」血狼哈哈一笑:「你還要不要加價?」

「不要了,你自己注意點安全吧!別死那麼早!」21號包廂那位女子哼了一聲,沉默了。

美婦在台上連喊三聲,沒聽見有人加價,於是乎,護靈丹就是血狼的了。

「哈哈!」這時,3號包廂那女子大笑起來:「35號包廂那位公子,小女子在此感謝你,感謝你讓那賤人吃癟,你等會有沒有時間來我家玩玩,我是白家家主的女兒,你到白府找我就行了。咱們一起吹吹晚風喝喝茶,聊聊人生賞賞月,現在想想都覺得爽哉!」

3號包廂那女子說完后,並沒有聽了血狼的回答,她又喊了幾聲,血狼還是沒回答她。這時,21號包廂那女子也大笑起來:「姓白的,別以為你長得漂亮,天下男人就會圍著你轉,你知道你這叫什麼嗎?你這才叫賤呢?」

「35號那位,你別讓我知道你是誰。」3號包廂那女人非常生氣,她說場面話時,血狼依舊沒回答她,她更是生氣,以至於不敢再出聲。

…………

「狼哥,你怎麼不理她呢?」任羽思對血狼說道:「我也沒讓你別理她啊!你這樣,好像我有多小氣似的。」

血狼冷哼一聲:「我幹嘛要理她呢?等會我直接去找她不就行了。」

「你……你去找她幹嘛?」任羽思皺起了眉頭:「你不會是想……」

「別瞎猜!」血狼打斷任羽思,道:「我是想教訓她,你答應,我就去,你不答應,那就算了。難道你沒聽出她的語氣中含著殺意嗎?她讓我去他們白家,明顯是想關門打狗,然後搶我身上的東西。」

「關門打狗?」任羽思噗嗤一笑:「這個詞用的好,不過,狼和狗還是有點區別的,因為狗的祖先是狼,所以狗比狼更高級一點。」

「你竟敢戲謔我!」血狼伸手捏住任羽思的小臉。

「啊!毀容了,狼哥,快放開我,有人來了。」任羽思說完,血狼立即放開她。

這時,之前那老者來敲門,血狼去將門打開。

「公子,你真是讓人震驚不已啊!」老者笑呵呵的走了進來,這回,他只是一個人。

「前輩請坐吧!」血狼伸手示意老者坐下。

老者坐下后,也不拖泥帶水,他拿出一個小木盒遞給血狼,並說道:「這就是護靈丹,你用神念探查一下便可發現,這丹藥里蘊含著非同一般的靈魂力,四十億神石賣給你,你賺大了。」


血狼探查了一下護靈丹,然後遞給任羽思,他又對老者說道:「前輩,我身上已經沒有神石了,你看可不可以用其他東西交換?」

「沒有神石?」老者表情不變,他笑著問道:「你想用什麼東西來交換?」

「其實,也不算是交換。」血狼邊說邊拿出一顆能量石,然後遞給老者,又道:「我拿這個賣給你們拍賣場,你們能給我多少錢?」

「這……」老者接過能量石,他那隻老手有些顫抖,他怔怔的看著血狼,道:「這是能量石,你居然能得到這種東西,我活了幾百歲,也只見過兩次,而且還要把這次算在內。對了,你是血狼吧!怪不得你能弄到這種東西。」

「前輩說正事吧!」血狼催促道:「這能量石,能值多少錢?」

「這能量石的價值太高。」老者激動的說道:「就算我們尊風拍賣場買得起,也沒有客人買得起,不過,我們可以自己用,你要賣這顆能量石給我們的話,我也不坑你們,我給你們100億神石。

「100億!」血狼和任羽思都沒想到。

「放心吧!這是人情價,我不敢欺瞞你們,因為你們的身份有些特殊,我也不是那種有眼無珠的人,有些東西,大家心裡明白。」老者說完又道:「對了,老夫名叫劉通,你們以後要是有什麼東西需要賣,儘管找我就行了。」


「一定。」小狼笑著點頭。

「我先去拿100億神石過來,那顆護靈丹你們先收起來吧!」

劉通為了表示誠意,他將神石重新遞給血狼再走。他心裡盤算著,血狼能拿出一顆能量石,那就意味著血狼還有更多的能量石,而且血狼的身份連他也不敢惹,所以,他必須跟血狼交好。

其實,劉通用100億神石買血狼的能量石,是他自己吃虧,因為血狼給他的能量石頂多值90億神石,他這是在對血狼示好,血狼自然明白,但他也不會戳穿。

劉通去了半盞茶時間,又來了,他的笑容更燦爛,他一進來就遞給血狼一個乾坤袋,並說:「公子,這是60億神石,你請收下。」 「嗯!有勞劉前輩了。」血狼也很客氣,他接過乾坤袋,同時,他把能量石遞給劉通。

劉通笑呵呵的拿著能量石,道:「公子如果沒事,我就先走了,拍賣已經結束,你們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劉前輩先等等,我還有一事想問。」血狼叫住劉通,問道:「你們有沒有買下王者之刃?如果沒有,那麼,王者之刃的主人還在不在這裡?我想跟他買下那把刀。」


「他還沒走呢!」劉通解釋道:「他本想三十億神石將王者之刃賣給我們,但我們怕拍不出去,所以不敢幫他買下來,王者之刃這次流拍,他要求再拍一次,並給我們更多利息。如果你想買,我去把他叫過來,讓他直接賣給你。」

「行!」血狼答應得很快:「那就麻煩劉前輩了。」

劉通走後,很快就帶來一個中年壯漢,這壯漢有神力神力六段的修為,不過他的精神有些萎靡,臉色非常蒼白。他這副形象,一點也不符合他這魁梧的身材。

「我來介紹一下。」劉通拉著壯漢對血狼和任羽思說道:「這是高飛,高大俠,高大俠本是神力七段的修為,但是他被王者之刃反噬,導致修為下滑,這個你們應該聽說了。」

「高大哥,你好!」血狼和任羽思非常熱情,他們紛紛自我介紹,因為他們都感覺這高飛是個義士,雖然高飛現在落魄了,但血狼卻很想跟他交朋友。其實,就算他們不介紹自己,高飛也能認識他們。

「就是你們想買我的王者之刃吧?」 花式壁咚999次︰九爺,壞! ,但他說話卻鏗鏘有力。

「高大哥, 生死志之亂世初現 ?」血狼笑望著高飛。

「可以。」高飛從乾坤袋中拿出王者之刃遞給血狼,並叮囑道:「王者之刃的刀魂已經開始解封,你小心,先別催動太多的神力,否則你很有可能會被反噬,到時候,大家都不愉快。」

「多謝高大哥提醒。」血狼拿著王者之刃揮舞了幾下,他並不敢催動神力,因為現在還不是時候。

「好刀!」血狼笑道:「雖然我還是第一次用刀,但我感覺這把刀很順手,如果它不反噬我,我想,我會用它一輩子。」

「我也希望你能善待它,雖然它反噬了我,但我卻不怪它。」高飛露出了一絲溫柔而不捨得的表情。

「高大哥。」血狼豪氣的說道:「說實話吧!這把王者之刃確實不止值三十億神石,我覺得三十億神石買它,這是侮辱它,所以,我決定不給你神石。」

「什麼?」高飛有些摸不著頭腦,他還以為血狼想搶,可是他從血狼的語氣中聽出,血狼並沒有這個意思,而且他也沒這個實力。

「高大哥稍安勿躁,小弟雖然不給你神石,但會給你更高級的東西。」血狼說著便拿出一塊還未用過的能量石遞給高飛,並說道:「這是能量石,你用它來療傷,肯定比用神石療傷好得快。」

「這……」高飛看見能量石,眼睛一亮,他慢慢的接過能量石,表情非常越來越激動:「這就是傳說中的能量石?對!就是它,有了它,我的實力很快就會恢復如初,而且還有可能繼續晉級。」

「那我先預祝高大哥東山再起。」血狼正經的說道:「高大哥這傷勢,刻不容緩,你快去療傷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額……」高飛看著血狼和任羽思,道:「你們幫了我那麼大的忙,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謝你們呢!」

「謝就不用了。」血狼客氣點說道:「咱們這是利益交換,誰也不欠誰的。」

「不不不!」高飛連連搖頭:「你給我這塊能量石價值非常高,就算不值100億,也值90億,而我卻給一把沒人願意買的劍給你,我……」

高飛話音未落,血狼立即打斷道:「高大哥言之差矣,說實話吧!這王者之刃沒人敢買,是別人不識貨,其實,我倒覺得我賺大了,所以,高大哥就別矯情了,大家都是出來混的,多個朋友多條路嘛!」

「好!」高飛也不再廢話,他嚴肅的說:「你們這兩個朋友,我高飛交定了。你們以後要是有麻煩,直管找我,我高飛要是皺一下眉頭,那就不是男人。」

「好了,你們要回去了嗎?」劉通看著血狼和任羽思,道:「我送你們出去吧!」

「劉前輩。」高飛對劉通問道:「我賣了王者之刃,你們還要不要利息?」

「什麼利息?」劉通哈哈一笑:「你要是感覺不給我利息心裡會過不去,那就給我個百八十億神石,我肯定會收下。」

「哈哈……」高飛也開懷大笑起來,他現在才知道,劉通這人很不錯,至少不是奸商……

劉通將血狼和任羽思送出拍賣場,並叮囑他們路上小心,他們說了聲謝謝就告辭了。


…………

血狼和任羽思走在路上,此時已經是深夜,他們放出神念探查四周,感覺到了幾個黑衣人在跟蹤他們,於是他們在一個小巷子里停了下來。

「六位朋友,我不知道是誰派你們來的,但你們應該知道我的身份吧!」血狼冰冷的說道:「你們的選擇,很不明智,如果你們現在馬上退走,我不再追究,否則,你們看著辦吧!」

「哈哈……」一個黑衣人從屋頂跳下來,他應該是六個黑衣人的頭,他身後還跟著五個黑衣人。

「血狼,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你還認識我嗎?」為首這黑衣人笑看著血狼,淡淡的說道:「你一定很疑惑我是怎麼認出你的吧?其實,我們這次來殺你,是別人花錢雇來的,但我很意外的發現,你就是上次在我們手下逃走的那個人。」


「我想知道,是誰請你們來的?難道血盜盟窮到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地步了?」血狼表情不變,但他已經傳訊給任羽思,讓她馬上逃。

「一個要死的人,沒必要知道太多。」為首那黑衣人冷笑道:「上次讓你逃掉,純屬意外,現在,你插翅……。」

黑衣人話音未落,任羽思就化成了鳳凰,向後飛去,有幾個黑衣人想追,可那為首的黑衣人將他們叫住了,他說:「蠢貨,我們的目標是殺血狼,你們追那隻鳳凰做甚?別浪費時間,快動手。」

血狼知道,自己上次不是對手,這次肯定也不是對手,雖然他的實力有所增長,但這還不夠,因為這六個黑衣人就像是他的剋星,除非他突破神力五段,否則只能逃跑。所以,還沒等六個黑衣人攻擊,他就進入死亡狀態,直接穿牆奔去。

「快追!」為首那黑衣人一聲令下,其他黑衣人馬上行動。

血狼的魂體可以穿牆而過,但那六個黑衣人卻不行,而且他們又不會飛,因此,他們的行動受到了阻礙,所以,速度自然就慢了下來。

「老大,我們追不到啊!」有個黑衣人無奈的對為首那黑衣人說道。

「追不到就算了。」為首那黑衣人冷哼一聲:「反正我們也不是必須要擊殺血狼,儘力就好。」

「照這種狀態,我們根本殺不了血狼,若是刺殺的話,根本不可能,因為他是那位的干孫子,也就是說,他本身就是刺客,我們一接近他,就會被他發現,唉!」又有個黑衣人無奈道。

「我不是說了嗎?殺不了就算了。」為首那黑衣人揮揮衣袖:「撤!」

血狼和任羽思相繼回到賓館門口。

「狼哥,你沒受傷吧!」任羽思非常關心血狼。

血狼搖頭道:「我跑得快,沒跟他們動手,夜已深,我們回去睡覺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