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當然看了,那可是我讓人拍的照片。」

聽見他的話,她把眼睛睜得很大,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你剛剛說什麼? 無上神王 你……你讓人拍的照片?那麼那篇報道呢?也是你的傑作?」

他不吭聲,但答案卻是擺明了的。

坑!實在是太坑了!她千算萬算,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是他弄出來的,也就是說,昨天晚上那所謂的「拉她一把」也是故意的?

熊熊的怒火在心頭燃燒,此時她是恨不得親手把他撕了。

「簡珩,簡先生,簡大院長,我是挖你祖墳還是欠你錢了?你為什麼要這麼陷害我?!」 對於她的指責,似乎是他早就料到的。

簡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臉的興味盎然。

「為什麼你會覺得我是在陷害你?」

秦桑翻了一個白眼,這回是懶得回答他了。

傲嬌老公,別纏我! 「反正這事你得出面說個清楚,就說我跟你沒有半點關係,那都是錯誤的新聞,昨天晚上我們只是單純吃了一頓飯。」

她這種急於與他撇清關係的態度讓他有些惱火,他就這麼差?她竟連一丁點都不想跟他扯上關係?

他抬起步伐,直接就走到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識地往後腿,后腰抵在了桌沿。

他的雙手撐在她的兩側,把她徹底圈在自己的範圍內。

她想要將他推開,可還沒有所動作,就聽見他的聲音傳了過來。

「秦桑啊秦桑,你還真是沒良心,我可是在幫你!」

「幫我?」她的眼神中帶著鄙夷,「你哪裡像是在幫我?你明明就是在陷害我!」

天知道這一天她究竟是怎麼度過的,光是同事那邊就讓她為難,之後還得應付霍向南。想也知道,鬧出了這麼大的新聞,那個男人肯定會看見的,她一直忐忑地注意著自己的手機,就怕會響起然後那頭傳來那個男人的低吼聲。

然而,她的手機卻是連一次都沒有響過。

她說不出那種感覺究竟是怎樣的,她害怕霍向南誤會,可這一整天她卻是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接到,她不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是怎麼想的,是因為相信她,還是因為根本就不在乎她所以未曾將那新聞放在眼裡?

簡珩看著她,這女人有時候挺簡單的,心情都擺在了臉上,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就連望著她的目光也帶著別樣的深意。

「秦桑,你忘了昨天晚上你親眼目睹你的丈夫跟別的女人抱在一起了嗎?難道你就不想知道,當他知道你跟我有染,他是生氣還是毫不在意?如果是後者,我覺得這段婚姻你繼續下去也沒有意義了。」

她張了張嘴,想要反駁他的話,可話到唇邊卻怎麼都說不出來。

是啊,如果他連她「出軌」都不在意了,那麼,她繼續這段婚姻又有什麼意義?

簡珩直起身來,看著她垂著眼帘一臉的猶豫,剛想抬起手摸向她的臉,後頭隱約傳來的動靜卻讓他一驚。

他回過頭,意外地看見他們談論的人此時就站在了門口,看樣子,應該是剛來到的。

秦桑自然也見到了,她的臉色蒼白,她與簡珩靠得這麼近,印在他的瞳孔里卻成了另一個意思。

男人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他大步地朝著他們走了過去,她還未反應過來,手腕就被他猛地攥住,隨後用力一拽,她蹌踉著跌進了他的懷抱。 大手佔有性地箍住她的細腰,五指稍稍一收緊,就令她難免有些吃痛。

秦桑仰起頭,下意識地想要解釋。

「向南,我跟簡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樣……」

簡先生?

我的絕色明星老婆 霍向南的臉色陰沉,他到這裡來換藥時剛巧有個小護士來找她,那時候他就聽聞了「簡先生」這樣的幾個字,他眯著眼望過去,想來,應該就是面前的這一個人了。

今天從早上開始,那篇報道便傳遍了整個俞城,理所當然的,他也看到了,若不是手頭上還有事情,他是鐵定不會才來的。

可是,他看到了什麼?

他竟然看到這兩個人靠得那麼近!

花落,花開 怒火瘋狂在胸腔內燃燒,他抿著唇不發一言就想把她帶走。

然而,簡珩又豈會這麼容易就放他走?這可是難得的第一次見面。

「霍爺的名諱在俞城響噹噹,想來應該是沒人敢搶你的人。但我很好奇,如果我說我對你的老婆感興趣,你會不會把她讓出來給我,反正,你似乎並不缺女人。」

男人的步伐頓住,周身散發出一種不寒而慄的冷冽。

或許這話聽在秦桑的耳里不過是一句玩笑,可同為男人,霍向南從簡珩的眼中捕捉到了那一抹誓在必得。

半晌后,他才開口。

「你有膽子就儘管試試。」

丟下這話,他就帶著她大步走出了診室。

簡珩摸著自個兒的下巴,這個男人發起怒來還真是可怕,有那麼一瞬間就連他也被震住了,不過,越是這樣具有挑戰,他便越是想要去試上一試。

這兩人的關係那麼不堪一擊,縱使霍向南手段再強硬,他也該明白,有一種絕望是怎麼都洗脫不了的。

秦桑被他一路拽到門口,抬起頭時,意外地看見管家與小戚就站在車旁。

管家將後座的門打開,霍向南在進去之前,抬起手向後方的醫院指了指,對小戚吩咐出聲。

「把這個地方給我砸了!」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眼,小戚愣了下,一臉的為難。

這可是俞城首屈一指的大醫院啊,又豈是說砸就能砸的?

霍向南可不管這些,在發生那些事見到那個人之前,他倒是覺得無所謂,但在這些之後,他是連一分鐘都不能容忍,更別提當他接觸到那個簡珩的眼神后了,他覺得,他要儘快剷除那個人,不然的話,往後鬧心的事定會很多。

她被塞進了後座,不久,司機將車子駛出了醫院。

男人就坐在她的身側,他目視前方,臉上沒有半點的表情。

「從明天開始,你不準到祥和去上班,我會另外給你準備新的醫院。」

秦桑的心猛地一沉,這種事是超出她的意料之外的,她直起身,雙手在腿上攥成了拳頭。 「我不要。」

「……你再說一遍。」

她仰頭,就算要她再說多少遍,她的答案仍是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我不要!要在哪間醫院上班是我的自由!你無權干涉我!」

「無權干涉你?」

他冷笑,瞥了她一眼。

「看來,你現在是絲毫都不將我放在眼裡了,很好,好極了!」

他在最後的那幾個字上咬音很重,直至回到東湖御景,他都不再說話。

車子駛進前院,管家才剛把門打開,他便將她從車裡拉了出來,整個人都扛在了肩上,她失聲尖叫,他卻視若無睹,大步地往屋裡走去。

屋裡的傭人皆被嚇了一跳,瞠目結舌地看著他們,她奮力地掙扎,他很乾脆就上了二樓。

打開主卧的門,他將她丟在了床上,後背陷入了柔軟的床鋪中,她還未反應過來,他就重重地壓了上來。

男人的手攫住了她的下巴,逼著她必須面對他。

「秦桑,我是你的丈夫,可是很顯然的,你已經忘記我是你的丈夫了!」

他的面色鐵青,從他看到那篇報道開始,幾個小時下來,那種怒火就快要把他僅剩的理智給燒沒了。他看著身下的這個女人,當真是好極了,與那個姓簡的出去喝酒,兩人曖昧不說,今個兒竟然還敢頂撞他!

她有將他放在眼裡么!

他的女人,他的老婆,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染指,就算有那個想法,也絕對不行!

誰敢碰他的人,他就不會讓那個人好過。

他把她弄痛了,秦桑蹙起了柳眉,小臉上滿是痛苦。

他憑什麼在這一味地指責她?

那麼他呢?他又背對著她做了什麼?

「你說我忘記了你是我的丈夫,那你呢?你還記得我是你的妻子么?」

她忍著痛意,含糊不清地說話。

「昨天晚上,我看見你跟陸心瑤在一起了,而且,你還抱著她。」

他一怔,沒想到昨天他與陸心瑤碰面會被她看見了。

但是他心中無愧,他與陸心瑤關係再密切,但也是清清白白的,不管是陸心瑤又或者是他,都已經各自有了家室,有些底線他是知道的,他也自認為自己沒有觸到那底線。

如果他真要跟陸心瑤有些什麼,還需要遮遮掩掩?

「那是因為心瑤出了事,我才會……」

「陸心瑤陸心瑤,全都是陸心瑤!」

她咬著下唇,卻怎麼都控制不住那奪眶而出的眼淚。

「霍向南,你滿嘴都是陸心瑤,你從來都只會在乎她,你又何曾替我著想過?你說她有事你才會到她身邊去,那我有事的時候呢?你又在哪裡?你真的有將我當成你的妻子嗎?」

她止不住哭聲,他看著她的臉,她不曾在他面前這般狼狽過,以前,她都儘可能地讓自己在他面前是美好的,可她怎麼都料不到,她的努力最後成為了他一再傷害她的理由。

—題外話—

明日預告:霍向南,我們離婚吧 因為,她比陸心瑤堅強。

可是,她一點都不堅強啊!她很脆弱,比陸心瑤還要脆弱,只要是他的一個眼神,哪怕沒有望向她,她都覺得心如刀割。

回首過去的一年多,她當真想不起自己究竟是怎麼熬下來的。

她苦撐了那麼久,單方面的愛情就等同於窮途末路,她把自己逼到了絕境,如今,除了跳下萬丈懸崖,根本就無路可退。

她不想讓自己太過卑微,卻總是不自覺地成了最卑微的那個人。

「霍向南,我已經受夠了,我們……離婚吧!」

這一句話,她一直都憋在心底,未曾說出,是對這段婚姻尚存著一絲的奢望。她愛他,甚至是愛了很多年,如果不是已經無法忍受了,她又怎麼可能捨得親手切斷所有的可能?

她不想等了,也不想再苦撐下去了,她好累,現在的她,只想讓那種錐心的疼痛離她而去。

只是,她的這一句話聽在他的耳里,卻成了另一個意思。

他看著身下的這個女人,五官逐漸被陰戾所蒙住,他眯起了眼,眸底暗潮洶湧。

「你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要到那個姓簡的身邊去?」

她張了張嘴,到唇邊的解釋終究還是咽了回去。

「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她已經不想再解釋些什麼了,反正她現在只想離開他,那個過程到底是怎樣的,她不在乎了。

可她怎麼都想不到,她的淡漠反應,卻加重了他此刻的怒火。

撐在她身側的手攥成了拳頭,她要跟他離婚,是為了那個姓簡的?那麼他呢?他成為被她丟下的人?

這種感覺,並不好受,他從未想過自己的東西終有一天會被別人覬覦,更沒想到,她會想要離開他。

「秦桑,你休想!」

他低吼出聲,那雙獵豹似的眸子,深沉危險。

「我不會放你走的,這輩子你都只能呆在我的身邊!」

她要離開他到別的男人身邊去,她想跟他離婚,不管是哪一樣,他都絕對不會讓她如願。

手落在了她的衣領上,而後猛地一拽,衣帛被撕裂的聲音隨即在過分靜謐的房間內響起。

秦桑倒吸了一口氣,手擋在胸前,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你想做什麼?」

他的兩隻眼睛血紅,他想做什麼?她不是想離婚么?那麼,他就讓她成為他名副其實的妻子,讓她身體沾上他的氣味,誰都別想把她搶走!

霍向南不顧她的掙扎,將她的手攥住高舉至頭頂,不過片刻,她上半身便只剩下最貼身的那一件。

她從未見過這樣兇狠的他,身子不住地發抖,他的手落在了她的鎖骨間,帶著薄繭的指腹帶出一種說不出的癢意。

—題外話—

某妖:就喜歡斷在這種地方,啦啦啦啦啦~~~ 衣服成了碎布條,散落一地。

而她身下,被褥已經被碾成一團。

秦桑奮力地掙扎,卻始終敵不過男人的力道,他眼底逐漸濃重的光,無一不在提議著她,他是認真的。

「霍向南,你放開我!你沒有權利這樣對我!」

他置若罔聞,俯下身就想吻她,她偏過頭避開,他見狀,便攫住她的頜骨不讓她動彈,薄唇隨之覆上。

他吻得很深,吻裡帶著霸道的暴虐,她越是想要反抗,他便越是要把她壓住,讓她哪都去不成。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人敲響,下一秒,管家的聲音從外頭傳了進來。

「少爺,少奶奶,老爺和夫人來了,就在樓下等候著,老爺說讓你們下去見他……」

然而,管家的話還沒說完,霍向南抬起手,將床頭柜上的東西全部掃至地面,那巨大的破碎聲讓門外的管家猛地住嘴。

「給我滾!」

他的聲音帶著前所未有的驚天,怒火,管家只能被迫離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