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留一隊人在醫院,」秦苒手緊緊握住,她側身,看向「其他人去歐陽家!我要活的!」

「是!」青林轉身,向後揮手,「出發!」

這種事青林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巨鱷這次在常寧跟秦苒刻意隱藏下,帶過來的人馬都是萬中挑一的人物,人群殺氣凜然,浩浩蕩蕩的朝歐陽家的方向前行!

程水往前走了一步,想要跟上,然而卻被青林攔住了。

「先生,請止步!」青林畢竟是上過戰場的,目光如刀刃。

從攔程水的力道中,程水就能看出來,面前這個男人的實力絲毫不比自己弱!

砰!

門關上!

除了青林留下的一隊守在醫院。

這行人馬一看就不簡單。

徐管家除了出了大門跟秦苒說上一句,其他一個字都沒蹦出來。

只呆愣的看著秦苒等人離開的方向。

程水看著秦苒車離開的背影,眉微微動了動,「京城什麼時候多了這些人……」

青林他們一看就不簡單,絕對不會比彼岸莊園的那些人弱。

秦苒跟他們走了。

程水還是擔心,他打了電話給程雋,至於醫院這邊,程水沒有離開,他只是看向徐管家,「你先上樓,處理後事。」

徐管家著急的看著程水,「秦小姐她不會有事吧……」

「不會!」程水瞥徐管家一眼。

然後拿著手機直接離開。

電話打通。

那邊的程雋一改往日的慵懶,惜字如金,「說。」

「徐老爺子離世,有點可疑,」程水眯眼,抬抬下巴,讓程木開車:「秦小姐去歐陽家了,帶的人……不像是普通人,為首的那個人身手同我差不多。」

程雋這邊。

程火連忙站起來,他看向程雋,連忙開口:「我們帶些人馬過去!」

「你帶人去,」程雋起身,他眸色沉斂,「我先去一趟醫院。」

程雋看起來似乎並不著急秦苒的事情。

他自己開車去了醫院。

身後,程火也打了電話給程水。

他站在程家大門口,看著程雋的背影,不由瞪眼,「老大都不去看秦小姐的嗎?他沒事吧?」

竟然要先去醫院?

莫不是成老爺子的死打擊了他?

電話那頭的程水也正開車去歐陽家,對於程火的問話,他沉默了一下,「你人不要帶太多……」

**

與此同時。

歐陽家。

歐陽薇正在房間內,跟人通話。

「明先生,」她坐在書桌前,翻了翻資料,恭敬的開口,「巨鱷已經確定來了,他沒那麼低調,但來京城的原因我不知道。」

「129目前有什麼想法。」電話那頭的明海語氣很淡,「能盡量合作,不要與之為敵。」

對於之前混跡在F洲的常寧,明海十分忌憚。

「好,不過……」歐陽薇皺眉,129太過古怪,她能考到中級會員已經是頂尖了,「我不知道內部會員有什麼規定,但至今常寧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聯繫我。」

「正常,」明海那邊倒不奇怪,「他們五大內部會員都不是好惹的,除了常寧跟巨鱷,其他三個人都查不出來一點東西,尤其那孤狼跟晨鳥,你想要參與內部,還差點距離。」

不過短短兩年能到中級會員,已經很優秀了,也為明海賺取了不少資料。

「謝謝明先生。」歐陽薇笑笑,說話間,她又頓了頓,「程少那邊……」

「他快要頂不住了,」明海淡淡開口,「等他發現,沒有我,連身邊的女人都護不了,就會找回來了。」

聽到這一句,歐陽薇面色變了變,對那句身邊的女人十分刺耳。

她掛斷了電話。

然後坐到書桌前,打開電話129上的官網,開始查看最近巨鱷的消息,孤狼晨鳥渣龍她暫且放下,巨鱷是最好攻克的一個。

**

歐陽家門外,現在歐陽家作為四大家族之一。

底蘊及不上其他家族,但護衛不少。

青林這行人身上殺氣騰騰,一看就不是什麼普通人。

看門的兩人立馬按了警戒線,警惕的攔住大門,「站住,什麼人,敢私闖歐陽家?」

秦苒眸中殺意凜冽,她想不通這些人暗害徐校長的收益,但此時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餘光都沒有給兩個護衛,直接闖入大門。

兩個護衛想攔秦苒,卻連秦苒的衣角都沒碰到,就被青林跟另外一人,一手一個扔到了門內。

秦苒一路往屋內走。

歐陽家院子里有些燈光。 當空幻還‘輕鬆地’與巖獸玩着追逐遊戲之時,8051也帶着正靈韻和楚玲遊走於各處建築之間,尋找着那隻不喜歡露頭的老鼠。

當然,此時她們三人都是被精神力和念力團團包裹,並小心隱藏着行動的,以避免被發現。

“空幻不會有事吧。”

這裏三人說不上誰最關心空幻。

8051關心的看起來應該是主意識空幻,也就是說,只要還有一個空幻存在,她就無所謂。

但事實上她也有自己的感情,所以,心中對這裏這位空幻也很是擔憂,不過,這些表情都不會表露在那張無法表露感情的臉上。所以不得不說,她是此刻幾人中最冷靜的一位;

小靈韻關心的,則是關心她的空幻。 戰神狂兵 也就是說,只要是關心她的空幻,她都認爲是與自己頂下約定‘一直在一起’的那位,何況這本就沒什麼區別。

所以,此刻雖然在不斷尋找,但焦急已經寫在她的臉上。而這種情緒之下的小靈韻,已經被8051劃入後備武力,而非幫手了;

楚玲呢?她所關心的空幻,是那個讓她追逐並期望引起注意的大頭領。當初用生命拯救對方,雖然更多的是下意識的行爲,但也來源於她對空幻的重視。

但現在的空幻,實力卻遠遠弱於楚玲。不過,她並不會因此就將其當成兩人,生活了這麼久,她也早已認同了這位。事實上,自從甦醒之後,她所面對的空幻也就這一位,沒得挑。

“8051,那個白惡到底在哪兒啊?現在的空幻應付起巖獸恐怕很危險!”

“你不說我也知道,但要找一個隨時可以移動的人根本不容易,何況這個神殿領域還壓制了我們的精神力!8051同樣焦躁的說道。”不滿地晃了晃觸手,似乎想讓心理上的熱度消散一下,但是突然間,8051停下了動作。

“你停下來幹嘛,敵人找到了!”靈韻和楚玲頓時做出戒備姿態,但8051的聲音隨即傳入幾人腦海。

“我覺得我們現在的目的不對。8051突然驚醒般地說道。”她想到了一些關鍵性的問題。

最初,衆人的目標是‘消滅白惡’,而直到空幻留下來牽制敵人之前,目標依然是這樣。 在霍先生懷裡盡情撒個野 但之後,在留下空幻對付巖獸之後,她們的目標卻變成了‘儘快消滅白惡,以救援空幻。’

雖然只是增加了幾個字,但任務目標卻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粗看起來,似乎都是消滅白惡,但結合實際情況,8051卻發現,因爲任務目標的變化,幾人此時面對了一個選擇,而這個無奈卻又必須做出的選擇,卻讓想到這裏的8051有點騎虎難下。

尋找白惡,看起來一勞永逸,也是一開始的目標。

但白惡在神殿領域內可以隨意移動,衆人根本不知道在達到4級的領域內,白惡會躲到哪兒,或許下一刻就可以遇上,也或許他正主動地躲着衆人也未可知,那恐怕等空幻被消滅了無數次了,她們也找不到對方;

但現在,卻開啓了另一種路線,將尋找白惡,轉變成尋找神殿。

只要破壞了神殿的祭壇,那麼這個神殿領域就會消失,而白惡也會受傷,同時通過神殿領域對空幻發起的攻擊就能停止。

農門寵妻:夫君,來種田! 而看起來,固定的神殿顯然比移動的白惡要好找多了,之前沒找到,不過是因爲幾人的目標是木曉,而非神殿而已。

但必須面對的問題是,如果將目標轉爲爲了趕時候救援空幻,而首先消滅神殿祭壇,由此破掉白惡通過神殿領域對巖獸的控制,空幻是能夠得救,但同樣失去神殿領域的束縛,白惡就很可能因爲神殿領域的消失逃離登雲山。

如果真成那樣,那麼救了空幻,白惡逃跑,相比於初始情況,衆人所做的除了毀掉一個神殿祭壇,幾乎一無所獲,作爲最主要目標的白惡,卻根本沒有傷到,這不是白來了嗎?

自己想不出,或者不好做出選擇的8051,向靈韻和楚玲提出了這個選擇:是依靠神殿領域的束縛,先找出並幹掉白惡;還是先毀掉神殿領域,救出空幻,在尋找白惡。

但選擇一提出,讓8051意外的是另外兩人,都沒有任何考慮地選擇了後一種。

不過8051想了想還是釋然了,因爲對於小靈韻兩人而言,她們站在自己立場,最多站在族羣立場上考慮,空幻纔是最重要的,就算讓白惡跑了又怎麼樣,不過是花更多時間而已,她們根本不會認識到讓白惡離開的危害。

(那我的選擇呢?)作爲站在物種甚至宇宙立場上的8051,她的內心如此考慮之時,三人卻已經飛向了之前確定的,疑似神殿的地方。

愕然發現自己的下意識行動,8051解脫般的笑了笑,(看來,我其實也作出選擇了吧,不過,這肯定是因爲這具身體的原因,嘛,也沒什麼。)

如是想着的時候,幾人已經穩穩地站在了一處廢墟之上。

這裏是一間與建築羣連接的大屋子,看起來和其它屋子沒什麼兩樣,但一方面它處在神殿領域中心區域範圍內,另一方面,所有建築,就它的大門被巨石堵住了。

“把碎石移開!8051一邊打量周圍的情況,一邊吩咐道。”

三個幽神,雖然都是能量偏精,但所有的念力也足夠做這些工作,不一會兒,擋在房屋門口的碎石就飛到了一旁。

就在這時,三人心中同時警兆響動,瞬間散開。

伴隨着劇烈的轟鳴聲,無數碎石亂飛,不過都在三位幽神的念力盾下止步。

“原來你們跑到這兒來了,我說爲什麼那個空幻都被殺了,你們卻還沒有什麼反應,讓我還以爲真的是像夢境一樣,你們的關係其實都不怎麼樣呢,嘿嘿。”

敵人主動出現,表示空幻那裏沒有在被他關注,對此衆人本來都露出了一絲慶幸,但伴隨着白惡的話,幾人的心卻沉了下去。

“怎麼可能!空幻纔不會那麼容易就被你那個笨蛋巖獸幹掉!”

(空幻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死掉,一個巖獸根本不可能消滅空幻吧。)幾人的心中都是這麼想的,並選擇相信空幻的實力和幸運,那麼,對方顯然不過是在虛張聲勢,以讓己方內心動搖而已。

“哦,這麼相信那個蛹化體嗎?不過,被上百根木刺插入,又被念力來回掃了無數次,怎麼也不可能活着吧,亡魂也不行,呵呵。”

“切,別以爲我們會相信!”

“本來還想怎麼找到你,但看來現在是不用擔心了。”8051不等對方反應,就揮手砸出一道雷擊,然後迅速通過連接通知靈韻和楚玲:“空幻不可能有事,到現在也只過去了那麼一會兒。”

“知道,接下來怎麼對付這個傢伙?”

“等會我和靈韻去應付這個傢伙,楚玲你去破壞祭壇,現在他出現了,我們也就不需要顧慮領域壞掉後他跑掉。等祭壇碎裂的同時,我們乘着短時間的虛弱衝上去幹掉他!”

“知道了,你們小心!”

說完,楚玲對着剛剛用念力壁擋住雷擊的白惡再揮出一道雷擊術,隨後在8051和靈韻的掩護之下,隱蔽地轉身進入神殿。

而8051和靈韻也一面仔細保護能量核心,一面高速牽制在飛行上不如幽神體靈活的白惡。

對於登雲山的神殿,衆人的想法應該只是普通的小屋,畢竟它的產生都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在進入其中之時,楚玲卻發出一陣冷戰。

“這就是登雲山神殿。”

幾名蛹化體的屍體早已經乾枯,他們的肢體被分割成無數塊,做成各種各樣的形狀,然後像是被玩膩了一般,毫無規律地堆放在角落中。

其中一些器官則被整齊地擺放在地面,整個平凡的小屋,因爲這些‘裝飾品’而顯得血腥而邪惡。

淡藍色的血液已經凝結在石磚之上,幾乎塗滿了這個神殿,讓神殿內瀰漫着一股讓人噁心的氣味。

神殿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飄動,但回過神來的楚玲,終於回想起了自己的目的,開始尋找起目標。

雖然被堆了很多骨頭,顯得有些雜亂,但楚玲依然能看出那對骨頭下的東西,看起來像是圓形石臺上,擺了一塊用石頭的地方,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登雲山祭壇。

“所以,死吧!”

最拿手的雷擊術劈出,祭壇上方的骨頭全部飛濺四射,但祭壇卻毫髮無損,皺了皺眉,楚玲冷哼了一聲,繼續揮手。

“再來!”

就在楚玲想要對着祭壇再次發出一道雷擊,並打算加上念力攻擊之時,她卻突然發現神殿內所有能移動的東西都懸浮起來,然後向自己砸來。

“哼哼,垂死掙扎嗎?晚了!”上前一步躲開幾塊石頭,然後兩道雷擊術劈碎幾團骨頭,楚玲用全部的念力在身體周圍布上一層念力球,隨後無視被念力球阻隔在外的細小雜物,開始用連續不斷的雷擊攻向祭壇。

轟隆!轟隆!……

在無法突破念力球的情況下,所有小東西都向祭壇上方撲去,似乎打算阻擋雷電的轟擊,但白惡顯然小瞧了幽神體的雷擊,那可不是蛹化體的電擊所能比擬的。

一道輕微的碎裂聲響起,神殿中本因爲祭壇破裂而失去目標的懸浮物,下雨般地跌落,身處神殿內部的楚玲似乎都能聽到外面白惡的怒吼聲。

但不過幾個呼吸之間,怒吼聲卻漸漸減弱,直至完全停止。

重重地舒了口氣,楚玲雙腳一軟坐了下去。

但是這是,伴隨着一股心悸的感受,劇烈的爆炸聲響起,頭頂的瓦片頓時間小屋內的楚玲掩埋。 冷佩珊同歐陽家主一行人正從屋內出來。

「秦家的事情就暫且別管了,最近IT界對他們的工程看重度很高。」歐陽家主眯了眯眼。

冷佩珊上次在發布會中丟了大臉,此時聽著歐陽家主的話,極其不服氣,卻也不敢說什麼。

只抿唇,面色不爽。

兩人正說著,前院似乎人影混亂。

忽然隱隱約約有警報聲響起。

「什麼事?」歐陽家主擰眉,他側身,看向管家。

事發突然,管家也沒收到什麼消息,「好像就在校場,應該是意外。」

歐陽家主皺眉,往前面走著。

如今這個情況,京城敢打歐陽家主意的人沒有幾個,程家老爺子死了,如今如同一盤散沙,料也不敢在歐陽家動土。

幾個人都不太在意,沒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轉過一道長廊,出現在歐陽家入口出的校場。

此時還是夜晚。

負心總裁快滾開 歐陽家主跟冷佩珊到的時候,校場的幾個高大的白熾燈猛然亮起!

一束束的燈光打在校場上的一眾喋血的人馬身上。

冷佩珊看到站在所有人面前的秦苒,她手背在身後,應該是在想什麼事情,聽到有人來了,她淡淡抬頭,眉眼沒有往日的散漫,只有無邊際的冷,像是夜晚無盡看不到頭的夜空:「不想死,就讓歐陽薇出來。」

秦苒是京城最近的新銳。

不說其他人,歐陽家主都對她有所耳聞。

聽到秦苒的話,歐陽家主一頓,他覺得自己聽錯了,覺得有些可笑,「秦苒,你再說一遍?」

如今程家失勢。

秦苒跟程雋在京城的影響力小了一半。

就是新出來的雲光財團有點迷。

秦苒沒說話,青林直接抬手,手下眾人的激光武器全都亮出來:「不想死,讓歐陽薇出來!」

「嘀嘀嘀——」

與此同時,歐陽家數十個倒計時計數器瞬間響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