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21 日

「王爺先行一步,去了新宅等候。」諸葛鈺主動解惑,詢問道:「嵐姐姐可都收拾妥當了?若是一切妥當,我們現在便可啟程去新宅。」

「好。」方紫嵐點了點頭,吩咐阿宛去找曹副將準備出發。

諸葛鈺隨方紫嵐一起從前院離開,阿宛和曹副將喊人抬了行裝從後院離開了驛館。

一路上諸葛鈺和方紫嵐說起了北境之事,「陛下有意,擢王全治大人接替你的位置,讓我先來與你打個招呼,問問你的意見。」

「官員任命這種事,陛下決定就好,我能有什麼意見。」方紫嵐好整以暇地看向諸葛鈺,「只怕王家上來了,皇甫家又要不甘心了。」

「燕州文武分治向來是涇渭分明,當年上官敬文武雙全是唯一的異數。如今皇甫家執武,與其分庭抗禮的公卿世家自是要書香大族。」諸葛鈺條理分明,「放眼整個北境,最合適的莫過於王家。」

「確實,燕州城中居高位的文官共三位,一位是王全治大人,一位是鍾堯大人,還有一位是陸知章大人。可惜鍾大人布衣出身沒有家族依憑,而陸大人又受陸唐牽連難以翻身……」方紫嵐話說了一半猛地轉了話音,「當初我走馬上任之時,憑的是武將戰功……」

見她不由自主地怔住了,諸葛鈺笑得清淺,「嵐姐姐不是已經猜到了?當初北境亂局剛平,各中勢力錯綜複雜,陛下不敢輕易任命文官上任,只得讓你以武將的雷霆手段去肅清。」

「果真城府深沉。」方紫嵐低嘆一聲,諸葛鈺並沒有聽清,「嵐姐姐說什麼?」

「沒什麼。」方紫嵐擺了擺手,「既然北境陛下早有安排,那想必我在京城之位陛下也已經安排好了?」 站在一旁的李嫂回答,「回大小姐,二爺一家子今天晚上有個飯局,所以沒在家。」

「哦,若琳呢?說起來好像有兩天沒見她了!」沈安安有一搭沒一搭的問道。

白月梅夾菜的筷子在半空中一頓,又收了回去。

沈正也發現了,問道,「也是,若琳那丫頭怎麼這兩天沒見啊?」

「啊?」白月梅急忙說道,「若琳和朋友出去玩兒了。」

沈安安夾了一下蔬菜沙拉,看了看白月梅略有些恍惚的臉,說道,「我還以為因為上次的事若琳生我的氣,都不肯回家了呢!」

「咳咳——」沈長山輕咳了兩聲。

沈正納悶,「發生了什麼事?」

這一次沈安安沒想在爺爺面前嚼舌根,是真的忘記了那天爺爺不在家的事。

一瞬氣氛有點兒凝滯。

白月梅帶著冷意的看過來一眼,如果沒有沈正在場,恐怕她就直接瞪過來了。

沈安安倒是覺得有些意外。

平時白月梅都帶著一張賢良淑德的面具,今天倒是撒出來點兒狠勁兒。

沈長山看了看白月梅無奈一嘆,他知道白月梅還因為女兒被打的事情生他的氣。

即便是他百般分析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白月梅卻還是難以釋懷。

第一次感覺到這個溫婉的女人也有這麼不懂事的一面,略有些無奈與失望。

沈正肅著臉,啪一下將筷子拍在桌上,「說啊,到底什麼事?」

沈長山也只好將那天的事說了一遍。

沈正臉沉了下去,質問道,「那天不是說好了上學期間不接戲嗎?還去試鏡做什麼?」

「爸,我也是生氣這件事呢,可她說跟月梅說了。」

沈長山倒是撇了個乾淨,白月梅本來就心緒不寧,現在自己的丈夫竟然不在家裡維護她,更讓她心中鬱結。

強忍著不悅,跟沈正解釋道,「爸,都是我的錯,因為同心會有事太忙一時沒有抽出時間,如果我陪著若琳一起去就不會遇到讓人欺負的事了!」

沈安安聽了不禁想笑,白月梅還真是會顛倒黑白。

她的女兒把人家給打了,倒成了打人那個是被欺負的了。

沈正眼睛里哪裡能容半點沙子,哼道,「是若琳那丫頭欺負別人吧?」

白月梅一時語塞。

「安安啊!」沈正轉過頭來說道,「那個姑娘傷的怎麼樣?你當時是處理了,後來又去看望了沒有?」

「爺爺,我沒去!」

「怎麼能不去呢?人家平白無故被咱們孩子打了,光賠錢就行了?還不讓外人笑話咱們沈家沒有教養?」沈正氣的鬍子直翹。

這話說的有理,可分明是在指責沈長山和白月梅教育孩子的不當。

沈長山小心翼翼的言道,「爸,您也別太生氣,那女孩兒就是挨了一巴掌,安安賠了醫藥費,也就過去了!」

「哼,沒有個讓我省心的!安安啊,明天你去看看那姑娘,有什麼需要的儘管說,咱們沈家絕對不幹那不講理的事!」

沈正做事向來光明磊落,像這種仗勢欺人的事是老爺子十分厭惡的。

沈若琳平時裝的乖乖女模樣,再加上白月梅的百般維護,老爺子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白月梅也知道這道理,可這事有了沈安安的參與,還是讓老爺子知道了。

歸根到底,都是因為這個沈安安。

她一度懷疑,沈安安那天是故意出現在現場,美其名曰是去幫忙,其實就是為了讓若琳難堪。

可說什麼都已經於事無補了,只希望這件事能快點兒平息。

沈安安躊躇了一下,才說道,「爺爺,現在去看蔣悅恐怕有點兒不方便。」

「怎麼說?」

「蔣悅被人打了,現在還在重症監護室呢,警方正在緝拿行兇者,現在咱們沈家出面去探望不太合適。」沈安安說道。

白月梅的臉色明顯一凜,目光低垂。

這邊沈正眉頭皺的更深。

老爺子經風見雨,心思縝密,前後一想怕,便和沈安安猜測的差不多。

正在這時,門口傳來了腳步聲。

李嫂急忙迎了上去,進來的是兩個警官。

墨黑色的制服筆挺,嚴肅的冷麵孔。

「沈先生,打擾了,我們是長豐區刑警大隊,想找沈若琳了解一些情況。」其中一個警官亮出證件,沉穩又不失禮貌的說道。

沈正起身,目光矍鑠的看了一眼證件。

沈長山臉一沉,看向臉色微變的白月梅,猜出了個大概。

「警察同志,不知道我的孫女犯了什麼錯?」沈正鎮定的問道。

「我們懷疑她與前日演員蔣悅被打一案有關,希望沈小姐能夠協助調查!」

果然,是關於這個案子。

沈安安猜的不錯,想必此時,爺爺也心中有數了。

「月梅,跟警察同志說一下情況。」沈正吩咐道。

白月梅身體隱隱一震,微微吸了口氣,才言道,「警察同志,我女兒沒在家。」

那警官眼光銳利的掃過,還是禮貌言道,「那麻煩您聯繫一下您的女兒!」

「哦,好!」白月梅點頭。

拿起手機按了免提,電話那頭傳來的提示音是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白月梅也顯得很是為難,「噯?怎麼回事,這丫頭怎麼還關機了?」

「沈太太,請問您上一次聯繫您的女兒是什麼時候?」

「上午還通過電話呢。」白月梅思忖說道,「這孩子們到一起玩兒的瘋,沒準兒手機沒電了自己都不知道。」

「請問您女兒去了哪裡旅遊?」

「去了雲邊市。」

「她朋友的電話呢?也聯繫不上嗎?」

白月梅搖頭,「我沒有她朋友的電話,哎,我應該要一個電話的,也免得找不著人。」

沈安安看得出來,白月梅雖然有些不自然,可是做過心裡準備的。

那推斷來看,這件事的確和沈若琳有關,現在蔣悅不知道傷勢如何,所以沈若琳害怕不敢露頭。

警官眼神銳利的看過來,最後言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先告辭,希望您能儘快聯繫上沈若琳,協助我們的調查!」

「是是,一定!」白月梅誠懇的點頭。

雖說沈若琳有嫌疑,但打架鬥毆這種事還不至於用強制手段,現在蔣悅還沒有傷殘鑒定,還無法判斷是民事案件,還是刑事案件,所以來找沈若琳也只是例行問詢而不能用強制手段。

白月梅應該也是明白這一點,所以告訴了沈若琳去避風頭,後續的事情就好運作了。

警察走後,家裡的氣氛也凝重了。

沈長山忽然轉頭問道,「梅兒,若琳到底在哪裡?」

。 隨着上古神榜的宣讀,金榜內,直接迸射出接二連三的光束。

那些光束裹挾著一個個法寶,奔向東海和天龍山。

天龍山外,四個看守山門的瑞獸。

此刻已經變得神采奕奕,耀武揚威。

從之前的萌寵,變成真正的戰力十足的瑞獸。

神榜繼續從第十九名,開始宣讀。

眨眼間,已經來到了第九名!

「第九名:七寶葫蘆。」

「法寶主人:天龍山葫蘆娃兄弟。」

(風雨雷電,水火金木,法術至寶。)

獲得獎勵:上古至尊金寶葫蘆*7!混沌葫蘆藤!混沌葫蘆條!鴻蒙北斗七星陣法!上古秘術至尊升級版!

「霧草!」

「還他么有完沒完!」

「剩下這麼幾個名額了,居然還在宣讀周元那邊的人,那周元是不是把上古神榜買通了啊!」

「憑什麼都是他東海的存在上榜,你們看那上榜的都是些什麼玩意兒啊。我不服!周元作弊!」

眾多等候多天的強者,幾乎都要氣暈過去。

關鍵是,上榜的那些存在,很沒有道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