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無關,你幸福便行!倘若找到如意郎君,結婚了,一定要請我們噢!」

「那是一定的,你們便是我的爸爸媽媽!」

梵妮是我在法國的新名字,我告別了以前的自個兒,從新開始,他們可能怕我回去觸景生情,因此才徵求我意見,這五年中,他們對我視如己出,不過多給錢,但在教育方面確是小心謹慎,而我也開始出落在各種商業交涉中、幫爸爸做事,是他們帶我走入了上流社會。

「實際上媽媽已經給你定好了回國的機票!」

「你們都定好了?真是太傷心了,你們要敢我走啦!」

「媽媽,是瞧你在這兒不開心,不忍心一直留著你,女生子大了,一定要嫁人的,你又不喜歡法國小伙兒,我們能怎麼辦呢!」

「我哪兒有說不喜歡!只是一直沒合適的罷啦!」

「你父親的忌日快到了,回去罷!」

這五年,他們了解了關於我的一切,我信他們,所有毫無保留的告訴了他們。

「遇見困難,一定要跟我說們,爸爸、媽媽就是你堅強的後盾!」

都市之至尊神豪系統 「好的,謝謝你們!」

下了飛機后的第一件事,我去了父親的墓地,五年了,已經布滿灰塵,我用手擦了擦,父親的微笑仍舊還在。

「爸,我回來了,可是我再也不是以前的吳青晨了,我失去了愛情,失去了孩子,失去了我人生中最要緊的玩意兒,而這一切都是那女人帶給我的,我恨她,她欠我們的,也該算算賬啦!」 而後我找了間不大不小的公寓租下,打開電視,倚在沙發上,吃著薯片,思慮著怎麼去報復周家母女。

一個醒目的廣告映入眼帘:招聘啟事,而落款是青晨傳媒有限集團!

這集團的姓名有點意思,並且招聘的職位我也完全可以勝任,在法國碩士讀完我便成功的戴上了設計師的頭銜,並且還是度過金的設計師。

爸父親的項目我也參與了不少,經驗也算豐富,只是幾年沒回來,不曉得國內是如何招聘的,當年沒畢業便出了那檔子事,實際上我壓根便沒真正步入過社會,自然也不曉得國內的套路,如今的理念幾近都是在美國學的!

投份簡歷老是沒錯的,拿起筆記本,迅疾發送……

翌日,我便收到了這家名叫青晨傳媒有限集團的面試函,找了件緊身包臀裙,范思哲襯衫,這是由於在法國買范思哲非常便宜,因此我存了點,回國工作穿著還比較體面。

「你們好!我叫梵妮!面試設計師!」

抬眸的剎那間,我就傻了。端坐在中央的居然是華禹風。四周還坐著幾個面試官。

「你確定你叫梵妮?」

「我確定!」

深吁了口氣,挪了挪臀部,為令自己瞧上去淡定一些,沒料想到回國才幾日。就遇見了他,我們還真是有「緣份」。

「設計師沒職位了。公關干不幹?」

華禹風挑釁性的語言,激起了我的忿怒!多年不見,他仍舊是這副自以為是的模樣。令人生氣!

「那要看老闆你給多少錢啦!」

「你值多少錢呀?」

「月薪6萬!」

「好大的口氣!」

這時身側一個長相清秀。白凈的男子,發了聲。

「華總,你怎麼了?我們今天不是招聘設計師么?」

「我今天就招公關了。怎麼了?」

「噢!沒事!」

「6萬就6萬,出去簽約罷!我倒要瞧瞧你值不值6萬!」

此話一出,全場驚呆。那男人倏然站起,「都出去罷!華總,我們單獨談談!」

所有人都出了房間,裡邊說些什麼也聽不清晰,只是沒多長時間,那男人走出來跟我講了句:「歡迎你加入我們集團,去簽合同罷!」

「噢,謝謝你!」

我禮貌性跟他握了下手,那人誒聲嘆氣地走啦!

「跟我來罷!」

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帶我進了一間辦公間!

「梵妮,你真是厲害,一個月6萬呀!我一年都沒你一個月多,你也太厲害了罷!」

「你們老闆願意花,我也沒法子!」

「你決對屬於傳奇性人物,往後我們就跟你混了罷!」

「開玩笑罷了,我剛來,還須要你們照料呢!」

在法國我求養父母辦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改名字跟國籍,當時我想完全忘了以前的自個兒,他們應允,也辦到了,因此我如今叫梵妮,法國國籍。

打探了下集團的消息,這家集團是華禹風跟方才握手的帥哥一塊開的,那帥哥名叫賈衛時,大家都喊他賈總,負責對外,包括管我這公關,聽聞因為他可以喝酒,因此陪客戶基本都是他出面。

「梵妮,夜間跟我去見客戶,穿得漂亮點呀!6萬塊錢呢,你得給我們集團掙回來!」

「好的,賈總!」

大約是個大Cass,除卻我跟賈衛時,還有幾個集團部門經理,全程陪同,豪車接送客戶。

車在如同白晝般的道道上行進,兩旁射出來的無數燈光,無聲而又堅定地宣告著,歡迎來到不夜城。不同於倫敦的張狂,里約的熱烈,賭城的肆無忌憚,這沿海的城市,秉承了東方的規整跟內斂,又徑直套上了西方的美麗外殼,美得恰到益處,美得令人心安。西方的工藝把這兒裝扮得繁花似錦,東方的沉靜壓抑住失去抑制的爆發,完美的鏈接點。

我坐在一輛轎車中,身側是今日的要緊客戶,年歲不大40左右歲,西服一看就價錢不菲,都是高檔定製,光手錶就超過百萬了,透露著月光,他時不時會瞧瞧我,我沒與他曖昧的意思,只可以望著玻璃窗外的街景。

望著望著,目光開始渙散,失了焦點,所有的都是朦朦朧朧一片,連頭也是一片空白。看得久了,眼眸感覺有些酸楚,此時一隻手從另一端伸來,摸上我的腿,開始往兩腿當中徘徊。

「梵妮小姐,真是美麗動人,容貌堪比西施賽貂蟬呀!」

「李總,你真會說笑,我哪兒有!」

「你便不要謙虛了,我第一回見你這麼標誌的美女!」

「多謝誇獎!」

我沒地方躲,只可以捉住他的手,儘可能抑制他大肆進攻。終究忍到了地方,門邊的人影再熟悉不過。

「華總,你怎麼來了?」

「今天客戶要緊,我必須來!」

賈衛時詫異的望著華禹風,而華禹風的眸子卻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

「吳小姐,我們進入罷!」

「好的,李總!」

我挎著李總的胳臂,徑直走進了飯店,留下華禹風等人,李總的手一直不老實的來回摩挲,而我卻並未回絕,到底這李總不是地中海頭抑或大肚子老頭,這類外表我還可以接受,並且看見華禹風冒著火的目光,我也非常樂意演下去!

酒席間,我真的好像一個公關,倒酒、敬酒,給客戶夾菜,我做的面面俱到。

「你們集團厲害呀!能找到像梵妮小姐這麼優秀的職員!」

「李總,這可是我們好價錢從法國請回來的!」

「可不是似得的小姐噢!你可謹慎點用!」

賈衛時跟集團另一個經理,一唱一跟地說笑,但華禹風始終陰沉著臉。

「李總,我們今夜不醉不歸行不行?」

「只須梵妮小姐在,我一定不走,怎樣呀?寶貝兒!」

這李總喝了把近5杯白酒,講話便開始不正常了,什麼寶貝兒,親愛的,小寶寶便都出來了,大約平日也沒少找小姐。

「李總,我們如今把合同簽了?」

「簽,哪兒呢?我們寶貝兒都講話了,我一定簽!」

我示意賈總拿過合同,三下五除二就簽了,沒再多言半句,我扭身便走了。

「吳青晨,你給我站住!」

剛出酒店,便聽見華禹風的聲響,在背後喊我,不過我沒駐足,這是由於我如今不再是吳青晨,我叫梵妮!

「你沒聽見我叫你么?」

他一把拉起我手臂,死死攥住。 「華總,我想你認錯人了,我叫梵妮,並不是你講的那名字!」

傾世羽狐:古怪九小姐 「你化成灰我都認識你,你為何不承認!」

「我們應當認識么?你為何會記得我?是記得我這張臉么?」

「你在說啥?」

「我這張臉要你刻骨難忘是么?那你去找你的一模似得的臉罷!抱歉先生,我要離開了,你再抓著我,我只可以打110了,我如今是法國國籍,你計劃惹國際官司么?」

我甩開他的手,坐上計程車回了公寓。

我化成灰他都認識,他只認識我的臉,這是由於他心中唯有尹黛妮,我是個替代品,卻獃獃的想給他生寶寶,除卻想重重地抽自己嘴巴,沒任何想法。

「媽媽,對不起!我剛回國就找到一分工作,這幾日太忙,沒給你們打電話!」

「梵妮,你遇見他了對么?」

「媽媽,我好想你們!」

「梵妮,不開心了你可以回來!爸爸、媽媽永遠愛你!」

「如今還不是時候回去,我還有我的使命未完成!」

「放下仇恨,你才會幸福!」

「我曉得了,媽媽!再見!」

放下電話,心中舒適多了,如此多年終究有一人可以傾聽我的煎熬,可以幫我分擔,不開心時終究有人關懷我,在乎我!

「梵妮,下班去酒罷喝一杯怎樣?」

「好呀!」

幾個集團的夥伴提議。我非常快就同意了。因為我如今急需朋友,我不喜歡一人待在房間里發獃,我過夠了一人的生活,外國人的生活。相對獨立一些,我這華人也與他們愛好不同。因此這幾年來,我沒朋友,唯有寂寞相伴!

「來!走一個!」

「乾杯!」

「梵妮。 婚後再愛,老公乖乖就範 跳舞去。來罷!」

「我跳的不好,你們去罷!」

「都來了,不要掃興呀!」

「真不去了。你們玩兒去罷!」

酒罷非常大,每個人都暈暈乎乎,混雜的空氣中。布滿著煙酒的味道,音樂開到最大,幾近要震聾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中,癲狂的扭動自個兒的腰肢跟臀部,裝扮艷麗的女子,嘻嘻呵呵的混在男人堆里玩,用輕佻的言語,挑逗著那些操控不住自個兒的男子。

發了狂一樣釋放,可能是他們壓力太大,這樣才可以宣洩,如痴如醉!

幽暗的邊角中,唯有音樂的問候,默默玩搞著手中的酒杯,冰瑩的液體似有微光,這是我回國后第一回來酒罷!

而我喜歡一人坐在邊角中,瞧他們揮舞青春,釋放能量!

「呵嘍!美女,我請你喝一杯怎樣?」

「好呀!」

「美女,是一人么?」

「跟同事來的,他們都在舞池中,你在酒罷都這麼泡妞么?」

我隨手指頭了下舞台中央,他們近乎癲狂的釋放著魅力,用來吸引身側的異性!

「我沒怎麼來過,也不會跳舞!」

「那你來幹嘛?」

「喝點酒,夜間睡的會好一些!」

「你還真逗!」

「美女,怎麼稱呼?」

「梵妮!」

「你好!我叫鄭琦!是個律師!我們交個朋友罷!」

「好!」

我們示意著握了下手,他瞧上去非常不同,沒舞池裡的人,那麼浮躁,目光非常沉穩,動作也非常紳士,著裝非常有品味,跟來夜場的人,大相徑庭。

「這酒有礦質味兒,如在白雪皚皚的阿爾卑斯山登山翻過了何崇山峻岭,香氣較淡,好像是蒙娜麗莎的微笑!」

「你真幽默!」

「為博美女一笑,獻醜啦!」

「你懂的確實許多,我去過的地方許多,但我卻不會活靈活現,沒你運用這麼自如!」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梵妮,你知道82年的巴黎之花為什麼貴么?」

「因為少么?不太懂,我願洗耳恭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