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清染叔叔,小心……」顧小墨連忙開口提醒道。

清染自然是感覺到了焦地彩蛇的瘋狂攻擊,一手間結出一個幻力攻擊朝著焦地彩蛇身上砸去,一邊快速的腳下動著,躲避著焦地彩蛇的攻擊。

「清染,火炎草丟過來……」眼看著清染被焦地彩蛇圍在了中間,半天出不來,一想到它的藥效短暫,若是採摘下來的即刻眾不能將它煉化,過了時間藥效就會減弱,到時候他們又得去尋找下一株火炎草了。

而且,即使是菱冰矩,也只能保證藥材的完好,不能保證它的藥效流失,像火炎草這種極為嬌貴的藥草當真是最難採摘的草了。

若非如此,清染怎麼可能這麼多年體內的寒毒還沒有消退,其中一部分原因,還是由於火炎草的這種愕虐難採摘的性質。

「好……」清染幾乎是想也不想的便將火炎草扔了過來,整個人開始十分認真的跟焦地彩蛇斗在了一起。

「麻麻,清染叔叔這麼信任你,他都不怕你將他賣了啊?」小墨在旁邊碎碎念開口。

顧紫溪一愣,然後好笑的點了點那傢伙的腦袋。

「麻麻可是將清染當成自己朋友的,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再說了,現在也沒有過路人,我將清染買給誰啊是。」

小白再次對著顧紫溪翻了一個白眼,切,坑貨女人。

這會兒裝起正經來了。

難道小墨不就是被她坑,還樂此不彼幫她收錢的那種人嘛?

「前輩,幫我照看一下小墨,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株火炎草煉製成解藥,否則,不僅失了藥效,也會引來一大批的焦地彩蛇圍攻。」顧紫溪對著坐在一旁打坐的怪老頭開口。

「十個雞腿……」怪老頭嘴裡吐出幾個字來。

「好……」顧紫溪點頭。

「外加每天一壺藍色妖嬈……」怪老頭繼續開口。

「好……」這個好字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天吶,藍色妖嬈那是有多貴?可比是個雞腿貴多了。

她那麼窮,那該死的怪老頭,就知道趁火打劫,好可惡啊啊啊……

談論完畢之後,顧紫溪也顧不得其他,在自己身旁快速施了一個保護結界,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丹爐和其他各種配方藥材來。

下面一堆火升起,丹爐打開,第一抹的藥草已經扔了進去。

焦地彩蛇一邊跟前面的癩蛤蟆精戰鬥在一起,還有顧及身後那個偷了火炎草的小偷,不時還會受到身後清染的幻力攻擊。

那一招又一招的攻擊之勢落在它的外皮上,疼烈烈的,奈何前面這隻癩蛤蟆精眼瞎一般,火炎草明明都被那些人類偷走了,它居然呆蠢無比的捉住自己不放。

很快,焦地彩蛇對著半空發生一聲嘶嚎聲,聲音不大,卻很有穿透力。

只是短短的幾分鐘過後,從四面八方都湧來了各種顏色搭配在一起的焦地彩蛇。

密密麻麻,色彩斑斕,簡直晃花了人的眼睛。

好在怪老頭,小墨和清染他們都不是強迫症和怪癖症,否則看到眼前這些色彩不一的焦地彩蛇,早就被干擾的腦子一團亂了。

「爺爺,快看,好多好多好多條彩色的小蛇過來了,它們全部朝著清染叔叔爬過去了耶。」小墨興奮的開口喊道。

「恩,小墨, 妖孽神醫俏總裁 ?」怪老頭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看了顧紫溪一眼,此刻的顧紫溪正全神貫注的在自己的圈子裡煉製丹藥,對於外面的情況完全不去關注。

「記得記得,怎麼?爺爺要帶我一起打妖獸嘛?」卻見怪老頭的聲音一出,顧小墨眼中的興奮和驚喜更是難掩,簡直都快要跳起來了。

「走,我們出去打架去……」怪老頭將他們身旁那個防身結界破開,牽著小墨的手走了出去,朝著清染那邊靠近過去。

此刻,清染周圍方圓五里的地上全部都是那種焦地彩蛇的身影,因為彩蛇的顏色不同,所以乍一眼看過去,整個地面居然是紅紅綠綠的彩色,甚是好看。

奈何,包圍圈子中的那一條焦地彩蛇又一聲嘶叫,所有圍上來的焦地彩蛇瞬間像是受到了某種命令一般,瞬間身子在原地變大,宛如遇到了水就會迅速膨脹的那種珠子一般。

綠色的草地上有無數條焦地彩蛇爬行,只是一瞬間功夫,那隻沒腦子的癩蛤蟆精就被焦地彩蛇們全部包圍,然後桎梏在裡面死掉了。

下一刻,所有的焦地彩蛇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清染身上。

腹黑寶寶:邪惡總裁霸道愛

清染一眼瞥見了站在原地全神貫注煉製丹藥的顧紫溪,又瞥見了帶著小墨朝著這邊靠近的怪老頭,來不及擔憂,身前已經是成群結隊的焦地彩蛇隊列,齊刷刷的張開了嘴,露出白皙尖長的毒牙,對著他叫囂著。

清染忍不住面色一變,果真火炎草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就光眼前這一拍齊刷刷的焦地彩蛇,怎麼著也有而是多條吧。

最重要的是它們組合在一起之後,那個陣勢,從背後看起來身上的紅色綠色藍色居然是斜下來一道一道的。

簡直閃花了他的24k鈦合眼。

「爺爺,我們要如何出手哇?」顧小墨懷中抱著小墨,看著眼前那一大片的焦地彩蛇,興奮的不知如何下手才好了。 「記得我之前教你的必殺技不?」怪老頭再次開口問道。

「記得噠,爺爺,你問了我兩遍了都……」顧小墨脆生生的聲音響起。

「那我們先實戰一下……」怪老頭尷尬的摸了一下自己腦袋,然後右手在半空一抓,頓時一條彩色的焦地彩蛇朝著這邊飛了過來。

顧小墨也不見害怕,反而向前走了一步,右手中多了一個匕首,正是那日拍賣會買下的靈幻器玄冰。

眼瞅著那條被怪老頭抓過來的焦地彩蛇吐著信子往顧小墨的身上咬了去,卻見小墨腳下突然快速移動,身子居然詭異的快速,雙手中的動作更是如同閃電一般。

正好趁著那條焦地彩蛇的腦袋朝著小墨撲過來的時候,小墨的小身子已經出現了三個幻象,讓焦地彩蛇傻傻分不清到底哪一個才是真人。

趁此機會,右邊的顧小墨手中匕首狠狠滑了出去,卻是直直的扎進了焦地彩蛇的七寸之處,一寸不多,一寸不少。

「轟隆……」很快,便看到了那條腦袋比顧小墨還大出兩三倍的焦地彩蛇哐啷到底,濺起一陣灰塵。

「爺爺,我成功了耶,我將小彩蟲殺死啦。」看到那頭焦地彩蛇到底的身影,顧小墨頓時興奮的開口大喊道。

這是他第一次出手殺敵,居然就能有這般成績,想想也覺得興奮,似乎整個人都變的嗨了起來。

「恩,不錯,記得對敵的時候,一定要嚴格按照我之前教你的步伐快速移動,晚一點點就會被它咬傷。至於你的出手,很不錯,幹練果斷,好評。」怪老頭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眼前的顧小墨簡直就是一個小天才啊,不對,簡直是比天才還要強上幾百倍幾千倍的存在。

「嗷嗷……」小白也是興奮的叫了起來,它的主人果真是太帥了,居然這麼符合它的性子,它喜歡。

只是,能不能讓它也加入到大戰當中啊,自從跟小墨呆在一起之後,時不時被他餵食各種丹藥,用來當糖豆吃,小白覺得自己體內似乎有一團火熱的因子想要暴虐的鋪開。

尤其是此刻見識了小墨的戰鬥力后,它心中那團火熱更是炙熱無比,急不可耐的想要將裡面的暴虐施展出來,否則它會難受的死掉的。

「小白,你也想出去打壞人啊?」小墨開口問道。

「嗷嗷,吱吱吱……」小白賣力的在小墨懷中動彈起來,它也想快快長大,那樣子就可以開口說話了。

「那你自己小心點喔。」下一刻,顧小墨便將小白從懷中放了出來,然後就看到小白的身子一躍衝進了焦地彩蛇的蛇群中。

那一抹的白色在一片色彩斑斕中甚是顯眼。

「小白,你腫么跑到那裡去啦?快回來……」小墨看到小白一閃消失在蛇群中的小身影,心中一急,連忙朝著蛇群中跑去。

他的步子很是詭異,每一腳落下之後便又快速抬腳,下一刻又會落到另外一個地方,那凌亂的步子讓人永遠猜不到他是想往哪個方向走去的。

「小心點……」看到小墨孤身進入了焦地彩蛇群中,怪老頭開口囑咐了一聲,仍然有些擔心的跟了進來。

一方面他是擔心顧小墨這麼一個小天才萬一被那些焦地彩蛇糾纏咬到,另一方面他怕顧紫溪醒來之後看到自己任由顧小墨跑到危險當中,然後剋扣自己的雞腿。

清染孤身立於焦地彩蛇之中,面對幾十條焦地彩蛇的攻擊,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紊亂,手持長劍,一襲白衣在半空中快速山洞,幾乎一劍下去就有一條焦地彩蛇斃命,隨後又有另外一條撲上來。

針對這種情況,唯一的方法只能是等到那株火炎草徹底被吞噬的時候,否則,這些焦地彩蛇不會畏懼任何東西,哪怕死也會一直糾纏著他們的。

想到這裡,清染的視線不由飄向一旁,然後看到了正在結界內極為認真煉丹的顧紫溪,心中生出一絲感動。

她已經救過自己一次了,現在又為了救自己居然冒這麼大的險。

方才她的話他自然是聽見了的。

果真他清染這一輩子認識的第一個朋友顧紫溪,是完全值得他去用性命來珍惜的。

咦?小墨他們呢?


清染一愣神,然後眼神不由一掃,頓時看到了左前方踩在焦地彩蛇身上快速跑動,手中拿著一把匕首,不時身影移動,右手毫不留情刺入焦地彩蛇七寸當中的顧小墨。

天吶,他……他居然敢衝進蛇堆當中,也太膽大了吧?

萬一出事了怎麼辦?想到這裡,清染的身子快速向著顧小墨身旁靠近。

怪老頭手中並沒有任何武器,但是對於那些朝他襲擊過來的焦地彩蛇們,怪老頭右手一動,眼前就像出現了一個用空氣幻化成的小利劍一般,快速插進焦地彩蛇的七寸之處。

「小墨,你不要緊吧……」清染的身子終於靠近了顧小墨,臉上帶著一絲擔憂。

「清染叔叔,我沒事,我在尋找小白呢。」小墨對著清染裂開嘴笑。

幾乎是晃神的那一瞬間,小墨的背後頓時撲過來一條焦地彩蛇,直勾勾的朝著他咬了過去,似乎是要將他一口吞下。

清染看到這裡神色大變,身影幾乎以看不到的速度出現在小墨面前,左手一拽,將他拉近自己懷中,右手中的長劍朝著那條焦地彩蛇刺了過去。

顧得了前面,後面便又冒出好幾條焦地彩蛇,更是有一條直接用那紫色的蛇尾狠狠打在了清染背上,瞬間,清染雪白的長衫被它劃出一道痕迹,身子不由向前挺了一下,嘴裡一股悶哼傳來。

「壞蟲蟲,你們居然欺負清染叔叔,我要打死你們……」小墨自然知道清染受傷是因為救自己才導致的,頓時心中一股怒火飆升,腳下動的更是快速,直直從清染懷中溜托,朝著方才偷襲了清染的那條焦地彩蛇殺了過去。

感覺到主人的怒火,小白也一瞬間暴怒起來,原本消失在彩蛇群中的雪白身影一躍而起,雙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那是一種來自血脈尊上的威壓。

下一刻,就見它瘋了一般的撕咬著一頭頭的焦地彩蛇,每一口下去正中焦地彩蛇七寸,每一個跳躍過去都能踩到一條身上去攻擊另外一條。 史上最强村長

她完全不會理會外面發生了什麼,只是全身心的投入。


畢竟火炎草只有這麼一株,若是她煉丹失敗,那就意味著他們這一次的所有辛苦全部白費了。

至於小墨他們,顧紫溪對於怪老頭十分相信,她看得出,那怪老頭必然是一個世外高人。

還是那種比她高出了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高人。

眼看著到了最後一個步驟,接下來,就剩下最後一步融合了。

顧紫溪將全身的精神力全部傾注在上面,並沒有因為外界的環境影響到自己的心境,她始終保持著那種淡然平靜的心態。

終於,融合完畢,一股淡淡的香味傳來,顧紫溪對著爐鼎上方一拍,一顆晶瑩透亮的紅色丹藥出現在她掌心當中。

解毒丹練成了……

當顧紫溪撤去結界的那一瞬間,丹藥的香味頓時飄散在了森林當中,裡面因為包含著火炎草的成分,所以那些焦地彩蛇們聞到這股味道,一個個瘋了似得快速朝著顧紫溪身旁移動過來。

顧紫溪一出來看到眼前這一片花花綠綠,色彩斑斕的焦地彩蛇也是暈了,她能說自己看到眼前這一大片子的鬼東西心中有些煩躁不已麽。

而且,顧小墨的身影居然位於焦地彩蛇蛇群中,此刻正跟那些東西廝殺在一起,那出手的動作,那腳下的快速,全部出乎了她的意料。

怪老頭就在他身後不遠處,似是保護,有似是在忙自己的事情,這一幕看到顧紫溪心中一陣陣的緊張不已,生怕小墨會出什麼事情一般。

心中頓時冒出來一個念頭,她要扣除怪老頭的所有雞腿和藍色妖嬈,哼哼……

讓他不好好照顧小墨,讓他這般懶散隨意。

不容遲疑,顧紫溪手握解毒丹,另一隻手中小銀躍然掌心之中,對著朝她撲過來的焦地彩蛇狠狠的打了過去。

「清染,在哪裡?」顧紫溪喊了一聲。

「在的。」不遠處傳來清染的聲音。

「快過來,吃藥……」顧紫溪開口,清染,怪老頭,小墨等人不由顫了一下。

只不過,此刻情況緊張,根本由不得他們發愣,因為面前那大片大片的焦地彩蛇如同螞蝗過境一般,多到數不清,密密麻麻。

清染知道此刻情況緊急,唯有他在最短時間內將解毒丹吞噬,融入到自己體內,那些焦地彩蛇才會自覺散去。

當下也不遲疑,快速解決到前面的那幾頭焦地彩蛇之後,朝著顧紫溪身旁飛去。

「給,快吃藥,我們幫你護法……」顧紫溪身子飛起,一個巨大的幻力攻擊從上發出,頓時在她方圓五里之內的焦地彩蛇全部被她殺死。

趁機將清染拉了進去,在他外面布上一道結界,解毒丹和一枚碧根果全部出現在清染手中。


「這……」清染看著手中那個發出香味的碧根果,頓時一愣。

「吃掉它,能幫助你更短時間內融合解毒丹,恢復身體。」顧紫溪的聲音傳來,下一刻就見她將碧血召喚了出來。

清染也不遲疑,立刻就地打坐,一口將解毒丹和碧根果吞下之後,感覺到體內的巨大變化,閉著眼睛開始調息。

外面,顧紫溪,碧血,小墨,怪老頭,小白幾個背靠著包圍著清染的結界,面色甚是冷峻,對著撲上來的焦地彩蛇採取直接斬殺的方式。

碧血的威嚴在這些失了心神的焦地彩蛇面前並沒有什麼用,但是它的出手卻是極為可怕的。

但凡靠近的彩蛇,不管是有多少條,皆是被它口中噴出來的火瞬間燒死。

顧紫溪更是趁此機會,將自己上一次領會融合的武技施展了出來。

雙手一動期間,深藍色的幻力從掌心傾出,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頓時四周全部被那種巨大的幻力壓迫。

「雷霆之怒……」

無數的焦地彩蛇被那道攻擊傷到,直接在遠處爆裂而亡。

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和殺戮。

一直這麼堅持了差不多一個時辰的時間,結界中的清染終於融合完畢,頃刻間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眼看著四周的焦地彩蛇屍體遍布,他也想象得出,之前的戰鬥到底是有多激烈。

大家都是為了他,為了他才會這般堅持。

第一次,清染的心中有一種叫做感動的東西在體內流動翻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