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洛塵!」

洛塵翻了個白眼:「我說的算清了的了。」

姚之樂:「……」

看著栗山苗子兩人笑笑,就拉著行李箱跟著洛塵進去。

姚之樂驚訝的快掉下巴了,這才輕聲道:「這是……日久生情?」

「是吧?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哎呀,兩個男的……好激動你丫的站我身後做什麼?」洛塵本來異常興奮的臉再看到身後的人立馬沉下來。

陸行:「……」

「我剛來,一定要過你後面的。」


心無比累。

奈何他和洛塵一塊長大的,一點秘密都沒有。

除非他出軌……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言之看著兩人,默默地把手機推進口袋裡。

……

「洛塵,好歹不要說得那麼過分。」

「不過分吧,你咋還是白蓮花一朵呢。」洛塵十分嫌棄的看著她。

姚之樂:「……」

姚之樂默默拉著行李箱越過他,如果不是因為栗山苗子,姚之樂才不管洛塵跟淺川家的恩怨情仇。

洛塵扯扯嘴角,突然恢復以前漠然的態度:「麻煩和我兩不相干。」

姚之樂沒好氣的道:「除了免費的午餐。」

洛塵:「……」

差些就害得我崩人設了。

姚之樂這朵奇妙的白蓮花,太麻煩了。

「回去后你住校嗎?」

「我好好的公寓不住,去住宿舍,給自己找罪受啊。」

說的也是,但是讓她一個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的人怎麼那麼酸呢。

姚之樂擔憂地看著言之醒過來:「怎麼樣?頭還疼嗎?」

言之看著她,伸手把人攬進懷裡:「我有些……冷。」 畫室里。


楚江童正在揮毫潑墨,形神瀟洒,縱橫捭闔,一蹴而就。

畫了幾幅古代仕女圖后,便是一幅幅潑墨山水。《迷谷》一畫最是得意,山谷中的石屋栩栩如生,無需藝術加工,只消搜羅記憶,堪比上乘藝術之作,畫到興奮處,不禁揚眉自語:「心中有畫,畫自心成!」

白蝶兒聰慧歷練, 風流記者俏老闆

它一會兒落於自己肩頭,一會兒又翹立於硯台之端,點綴出唯有詩畫中的奇雋靈境。

連日來,幾經波折,險惡重重,心有點累。那火蛇、黑影鬼的突然消遁,更令他無法釋意。

陳鳳嬌去向不明,生死未卜,雖是鬼魂復生,卻不知她此時為惡還是為善!唯有作畫之時,才可以暫時拋開陰世陽界中的諸多爭殺動蕩。

將來,與陰世惡鬼的搏殺更是難免,萬物善中必有惡,惡中亦有善,只有消滅惡的,才能推真揚善。

楚江童伸展懶腰,深深的哈欠——畫累了,便去看看山上的眉月兒。

佳勃的兒子小佳荒,幾日不見,又懂事了不少。只是這孩子每當看到他時,目光總是怪怪的,有點冷。

別人逗他,笑得開心舒暢,自己逗他,卻從來都不笑,冷冷地望著自己,令人無法解悟其中的玄妙。

與眉月兒相攜來到禪堂崮山峰上,極目遠眺,蛇蟲谷看似平靜,實則藏凶納險。眉月兒似有心事,楚江童瞧得出來,「眉月兒姐姐,你有心事,為何不說出來?」

她輕聲喟嘆道:「唉!佳勃姐姐變了,總覺得她有些詭秘,好似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動作,我有些擔心!」

楚江童並不驚奇,他早已察覺佳勃的異常。

「眉月兒姐姐,我們暫時別去驚動她,萬事皆有度,到了非說不可的地步,自然會提醒他的!只怕她為惡鬼所用,唉!帶個孩子,的確也不容易……」

眉月兒點頭贊成。

自從佳勃住進這草屋,她一直行為詭秘,楚江童並非全然不覺,只是故意忍讓罷了。懲殺清智和尚,本是順應道義,揚善除惡,但是在佳勃看來,卻好像是自己破壞了她們的家。

如果,將清智和尚交給佳勃處置,單憑她一時怒氣,也會將他千刀萬剮,然而,自己替人代刀,梟首惡鬼,卻引來佳勃的仇怨。

自己不後悔,因為懲殺清智和尚,並非只為佳勃復仇,為的是給驕狂的陰世統治力量一個交代,一個堅定的決心與態度!讓他們徹頭徹尾的明白:一切擾亂正義的邪-惡力量,必遭誅滅!

眉月兒說道:「小童,我只擔心你,佳勃不會對我和老婆婆怎麼樣,他將仇怨聚於你身上,這可如何是好?」

楚江童朗聲笑道:「眉月兒,知道嗎?這才是我一直以來最放心的,她只要不對你們下手,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為了小佳荒,我們絕不可先發制人!」

眉月兒心裡暗暗驚訝:他居然對佳勃的情況了如指掌。悄悄打量他英俊峭拔的臉龐與身影,心下感嘆:此人若生在古代,定是一位亂世俊傑。

一人一鬼,情意綿綿,足跡散漫於各個禪院中。

爾後便於峰頂依依而別。

楚江童回到家,看見門前停著一輛採訪車。

一進院子,便看見廣播電視台的滕倩雲一臉幸福與自信地尖叫一聲:「楚江童,今日你終於被我生擒活捉了……」

楚江童只好故作寒暄,領眾攝製組進了畫室。

原來,政府正在舉辦古城縣民間文化藝術節,特意走向田間地頭,搜羅文化藝術人才與作品。

楚江童默然忙活,沏茶,遞水,一句話也不說。

滕倩雲很委屈,「楚江童,我們大老遠的來拍你,連句感謝的話也不說,小心把你拍扁了,拍成反面教材……」

楚江童呵呵笑起來,「滕倩雲,我一介布衣草履,看著這東西就渾身哆嗦,還是饒了我吧!再說,我直到今天,也不知國畫是什麼概念,就饒了廣大電視觀眾吧!」

滕倩雲擰他一把,「真是個自騙狂,炒作啊?是不是嫌我們來晚了呀?好了,你少說話,我們與畫交流,知道嗎?首都知名畫家老僧,點名要你的畫,而且還寫過評論呢!看看……」從包里取出一張報紙,遞給他。

楚江童隨手將報紙放在畫案上,「抬舉,抬舉啊!信手塗鴉之作,你們還沒有見過真正的畫家呢!走,我帶你們去拜訪一下!」

滕倩雲撇撇嘴,臉色因激動而泛著一層美麗的紅暈,「怎嘛,想『越獄』啊?」

楚江童望一眼旁邊的媽媽,然後盯著滕倩雲,認真地說:「我的畫得益於那位老師,不信的話,目睹為實!」

沒想到,滕倩雲咬定青山不放鬆,讓攝製組在畫室里拍了個遍。

臨到採訪楚江童時,他只是淡淡的說:「我只是一個美術愛好者,沒有資格面對鏡頭,說些違心的話,在此,告誡自己並希望廣大美術工作者和業餘畫者,在拿起畫筆的剎那間,先不要急於落筆,應該先問問自己在做什麼?畢竟,我們是在做一件神聖的事……」

滕倩雲舉過話筒,「楚江童先生,您談談自己創作的感受好嗎?」

楚江童坦然地笑笑,「那就與畫交流吧!每個真正畫畫的人,思想和感受已經融入作品中……」

送走採訪組,感覺自己好累,從來沒有這麼累過。

媽媽胡海雲坐在畫室里,默默地望著兒子,有種不能用言語表述的踏實,「兒子,你是真誠的,唯有這真誠,才會屹立不倒!」

媽媽不明白剛才兒子所說的「老師」是誰。

「媽,那個人就是咱袖子山鎮的黨委書記姚傲寒,他也有繪畫愛好,只是從不與外人道,連我也是無意間發現的,在他那窄小的餐廳里,有他的作品,我悄悄欣賞過,果然不俗,脫離了那種世俗的氣息,超然物外。當初,他向我索畫時,我還納悶呢!真沒想到,他有那樣高的境界,也許只有人格、品味的提升,才可以造就藝術的涵養吧!」

媽媽不說話了,進入了她獨特的意識畫面中。

爸爸回來后,感覺氣氛不對,當聽到媽媽說,縣廣播電視台來採訪的消息后,差點蹦起來,很後悔自己出去下棋,這盤棋下的太不值了,以後要戒棋,他反覆核實:難道電視台的記者,就沒問問我去了哪裡?真的連問問都沒有嗎?你們呀你們,為什麼不給我打手機?我的手機從不關機的,完了——媽媽望著一臉遺憾和怒氣的楚仁貴,自語道:「是完了,兒子卻剛剛開始,永遠都不會說完!」

爸爸聽不懂,瞪他一眼,「神神道道的,胡說八道!待來年,我掙了大錢,頭等大事就是規範我們家庭制度,我還不信了,作為一名家長,沒有主權……」

媽媽不加反駁,反而更像一種無言的反駁。

爸爸不高興地一推桌子,幾隻杯子頓時搖晃擺動,摔在地上。

媽媽不再沉默,女人更容易計較由情緒帶來的經濟損失,倆人終於爆發出多日來少有的爭吵。

楚江童勸媽媽。

爸爸這人就是很無知,認為兒子勸她就是她有錯,更確定了自己是正確的。

媽媽平時不愛哭,一吵,淚水橫流。

楚江童又轉向爸爸:「爸,電視台摻雜著商業成分,值得這麼認真嗎?再說,我的繪畫水平,自己還不清楚嗎?您就少說兩句好嗎?」

爸爸火氣很大,決定以酒澆怒,不料,平時的酒風與此時大相徑庭,喝了半斤酒後,居然大罵起來,還將矛頭指向楚江童的畫室,一時間,畫室里灰飛煙滅,撕了他十幾幅畫作!

楚江童呆若木雞,他已經沒有了保護自己畫作的動力,撕吧!撕吧!爸爸,只要你快樂!

爸爸並不快樂,他的快樂是在鏡頭前。

一直罵到深夜才告一段落的爸爸,這半夜,幾乎罵出他半年來所有的不快,最終的主題是楚江童不該不拿電視台當回事:你想想,有多少渴望成名的落魄畫家不是在等待時機,你倒好,這送上門來的機遇,你卻活生生的給推出門去!不是痴棍你是什麼?


楚江童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爸爸這也是替自己著急,畫了幾年,連個古城縣都沒畫出去,自己的畫作,遵循著一個市場批發價的規則,人們憑興趣拿去裝點卧室或是酒店那空白的牆。

購買者,並不清楚畫幅中的落款,自己的畫跟那些印刷品享受差不多的待遇。

你縱然傾注再多的心血,人們卻只拿撲街的欣賞眼光去應付它!

然而,自己卻在另類的流域中,漸行漸遠,。

生存,帶給自己的不再是挑戰,而是悵落。那位畫廊老闆,已經另覓新枝,如喜鵲一般,穿越於自己的市場叢林。他將幾年來的合作感情,處理的巧妙而含蓄,只從這兒拿為數不多的畫作,每次,還要挑揀一番,他有自己的市場,他喜歡將錢拍在大眾喜聞樂見的美術作品上。

時代就是這麼任性,你扳不過市場,你是市場的「孫子」。

永遠都是!

自從爸爸撕了這十幾幅畫作之後,長長的冬夜又被無情拉長。

… 「你是奔著結婚去的嗎?」雖然是替人問,不過她還是好奇。

紀辭牧把一盤炒麵放在她面前,洗了洗手后自己也端了一盤繞過來坐在她身側:「沒有。」

姚之樂愣了一下:「是因為性別緣故?」

穿越現代當女兵 不是,我原先就只是想處處關係,並沒有想要結婚的念頭,而且……我可能會想要一個麻煩。」紀辭牧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后,就低頭吃起面來。

姚之樂不太明白他這話的意思。

紀辭牧看著姚之樂,輕聲道:「我畢業後會去華國。」

「啊?你要來華國嗎?」

「嗯,伊能靜女士讓我去華國轉轉。」

聽紀辭牧這麼說,姚之樂就點點頭:「隨時歡迎你來,來得時候,記得給我打電話。」

紀辭牧點點頭,隨後看了看洛塵,低聲問道:「如果要你做一個選擇,你會選擇言之還是薛允諾?」

姚之樂完全沒想到他會問這個,神色有些慌亂。

看她表情,紀辭牧算是知道答應了。

「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我還有點事。」

「好,路上小心。」

姚之樂看著他離開,也不知道是鬆了口氣,還是提了口氣。

就是有些不得勁。

紀辭牧一走,陳瑗就拉著兒子過來:「之樂,謝謝你。」

姚之樂低頭看著幾乎沒有受到手術影響的孩子,搖搖頭,輕聲道:「也算是我還了你的生育之恩吧,謝謝。」

陳瑗張了張,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要怎麼去說,面對這個從未養育過的女兒,陳瑗有愧疚的。

「姐姐,謝謝。」不管他們間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

這個弟弟還是開口感謝。

姚之樂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洛塵那邊對淺川錦介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不過這會他意味深長地笑著沖淺川錦介道:「報應要來了,希望你接住了可不要慌。我可想看到你也用對待我的方式對待她呢。」

「洛塵!」

洛塵翻了個白眼:「我說的算清了的了。」

姚之樂:「……」

看著栗山苗子兩人笑笑,就拉著行李箱跟著洛塵進去。

姚之樂驚訝的快掉下巴了,這才輕聲道:「這是……日久生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