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3 日

「法明」笑道:「傻徒兒,為師的確已經坐化圓寂,但是我佛慈悲,佛祖念在我平日里修行有功,特意讓我飛升成了神佛,將我收為弟子,現如今已經是大雷音寺當中的一員了。」

唐玄奘身子一震。

曾幾何時,大雷音寺可是自己最為嚮往的地方。

但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讓他懷疑佛土之中是不是真的有靈山存在,是不是真的有雷音寺存在了。

可現在,一個活脫脫的答案擺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

唐玄奘臉色一喜,但是很快又陷入了迷茫。

就算大雷音寺真的存在,自己的師父也飛升成了神佛,可雷音寺當中坐著的神佛就一定是好的么?

如果人人都像靈吉菩薩那般不講道理,這樣的佛門自己又有什麼嚮往的必要呢。

幾個問題下來,唐玄奘眼神再次陷入到了迷茫之中。

「法明」一看,哪裡還不知道唐玄奘所想,於是笑著說道:「徒兒,我知道你心裡頗多一縷,但是為師的話你還不相信嗎。」

「我當然相信。」唐玄奘毫不猶豫的說道。

法明是他的引路人,是法明將他帶入到了佛門之中。

如果連法明他都不不相信的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值得相信了。

「那為師跟你說實話,之前為師也覺得佛門做的有些過分,對於天下生靈區別對待。但為師這一次在靈山待了幾天才知道,那天你和靈吉菩薩乃是鬧了個大大的誤會!」

「誤會?」唐玄奘疑惑道。

「沒錯,誤會!其實那天靈吉菩薩之所以想要大開殺戒,全因為那些狐妖欺騙了你!那些妖怪為了哄騙你,特意讓手下的小妖幻化成了周遭的生活的百姓,讓你誤以為他們都是好的妖怪,實際上,那裡的村民早就被他們全都給殺死了!」

「不可能,我在那裡也帶了一些時日,她們雖然將我軟禁,但是卻從沒虐待過我,更沒對我使用過暴力。」

「唉,耳聽為虛,我帶你去看看你便知道了。」

說著,法明揮手間便帶著唐玄奘騰雲而起,來到了之前唐玄奘被挾持的那片山林。

圍著周遭的村子一看,果然就如法明所說,每一個房子都空蕩蕩的。

有些房子明顯看出來有過打鬥的痕迹,時不時還會看到清晰地血跡和野獸踩過血跡之後,留在地上的腳印。

看完這一切,唐玄奘再次陷入了沉思。

難道說自己真的錯怪了靈吉菩薩,那些狐妖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個大大的騙局?

看到唐玄奘露出疑惑的表情,法明便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得逞了……

這時,正在自家小院里休息的黃楓忽然心頭一陣煩悶,起身掐指一算,臉色頓時就變了。

「奶奶個熊的,又來給老子搗亂!」

說完這句話,黃楓抄起誅仙劍就衝天而起,飛出了小院兒。

把正在靜修的涇河龍王嚇得一哆嗦。

「前輩這是怎麼了,這麼大火氣……」

「有你什麼事兒,老老實實修鍊,別給老子丟人!」池塘中的金魚喝罵道。

涇河龍王嚇得脖子一縮,連連點頭:「是,老祖宗……」

再說黃楓,掐算到西方教又插手自己的事情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更何況老子現在已經是大羅金仙了!

雖然不比西方二聖和如來這樣的恐怖存在。

但是比他們門下的那些徒子徒孫可是厲害多了。

惹毛了自己,自己就繼承先輩們的優良傳統,搞游擊!

到時候老子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就抓著那些弱雞欺負,把你們西方弄的雞犬不寧,天翻地覆!

不給你們點兒顏色瞧瞧,你們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

一邊低聲喝罵,黃楓一邊騰雲來到了山林的外面。

此時,唐玄奘正在「法明」的帶領下一個一個的檢查著村民的屋子。

一般人看不透法明的真身,但黃楓卻看得清清楚楚。

這傢伙,根本就是別人假扮的。

至於是誰,黃楓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可黃楓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如果唐玄奘又被對方忽悠過去,自己之前的努力可就全都白費了。

想要完成接下來的任務,也是無從談起。

所以黃楓二話不說,舉劍就是一下。

黃楓的到來是法明始料未及的。

他驚駭的發現,自己連黃楓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後的都不知道。

雖然他只是接引的一縷殘魂,但那可是西方二聖之一啊!

莫說區區一個大羅金仙了,就算是准聖級別的存在也別想在他的神識範圍內隱身。

可黃楓不但做到了,而且距離自己這麼近才勉強發現。

噗的一聲,法明的一條胳膊當場就被斬斷了。

但詭異的是,法明的胳膊雖然被斬斷了,但是斷裂之處卻沒有絲毫的血液流出。

趁著法明自顧不暇之際,黃楓一把將唐玄奘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笨蛋,看清楚你眼前的到底是誰!」

隨著黃楓的一聲低喝,一估無形的波動將法明籠罩在了其中。

法明面色一變,驟然發現自己的神通竟然消散了。

隨著神通的消散,他的本體也顯露出來,在沒有法明的模樣了。

唐玄奘大驚失色。 上一次秦楚大戰,秦國無數軍械物資被項燕繳獲。包括守城利器床弩,項燕命工匠大量仿製,部署在堅城要塞。如果秦軍象上次那樣猛攻城池,勢必付出巨大傷亡。因此,黑山下令秦軍不彭城外深溝高壘,不許主動出戰。

幾天後,大營紮成!黑山下了個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軍令:「堅守不攻,不許請戰。刻苦訓練,努力吃飯!」

整座軍營頓時嘩然!士兵們都嚷嚷起來:「跟媳婦兒說好要來立功的,現在卻窩在這裡蹲膘,回去爵位沒有掙著,胖了一圈,阿媽都認不得了!」

孟浩將士兵的牢騷稟報給黑山,疑惑地問道:「自古用兵,遠道而來皆求速戰速決,為何這次卻相反呢?」

黑山看了看眾將那疑惑的眼神,笑著答道:「我大秦滅了韓、趙、燕和匈奴,兵精糧廣。天下皆郡縣而治,全國一法,上下一心,再無後顧之憂。此次三路攻楚,各路幾乎可以就近調運糧草,我們不怕耗。而楚國還是分封而治,現在有滅國之危,他們各大封君暫時同心協力,憑堅城而守。此時攻打他們,我們吃力不討好,就算勝利,也是慘勝。只要我們圍而不攻,假以時日,他們內部定會產生各種各樣的矛盾,我們再各個擊破,必能全勝。」

蕭何說道:「我三路大軍連民夫近百萬,日耗糧食百萬斤,長期對峙,絕非良策啊!」

黑山胸有成竹地答道:「蕭大人言之有理。所以本將軍決定,我們現在的的戰略重點,不是對面項燕重兵防守的堅城,而是遍布楚國的農村鄉里。上一次項燕的游擊戰,讓我軍吃盡苦頭,這一次,我要讓項燕知道,玩游擊戰,本將軍是他的祖宗。沒有糧食,彭城再堅固,也是一座棺材。」

眾將軍聽了,皆稱善,不再著急請戰。

陳平在俘虜營門口設下營帳,令人到俘虜營傳話,有傷痊要回家的楚兵,只要進營房接受問話,換上便服,便可以領三金路費回家。楚兵剛剛開始不信,三金,可抵一個壯漢半年的工錢。後來見秦軍比自己的軍醫還精心治療他們的傷口,伙食也不差,就相信了,大家都安心養起傷來,俘虜營里逐漸有說有笑,比在自己軍中還放鬆。

幾天後,傷較輕的逐漸痊癒了,幾個膽大的先分別進入營中領路費。秦軍軍吏有的只是隨便問幾句無關緊要的話,有的一句都不問,直接就發給他們三枚金光閃閃的金幣,放他們回家。不到半個月,一千多俘虜除了一百多個不願意回去的,都回家了。

陳平對俘虜的處理,使眾人難於理解!紛紛來問黑山。黑山笑答道:「知我者,陳平也!」

楚軍吃了一次虧后,便據城固守,不再出戰。秦軍也是嚴陣以待,不主動攻城。

黑山一面讓後勤印刷了大量宣傳單,有秦軍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還有秦國解放奴隸,廢除奴隸制度的宣傳!還將許多在楚國流傳很廣的奴隸主迫害奴隸的民間故事,編成連環畫冊,大量印刷。另一面抓緊訓練更多的山地軍,模仿後世特種兵訓練,從全軍中挑選優秀士兵,在銳士的基礎上,再通過叢林作戰、游泳、野外生存等料目訓練。

士兵們都以加入山地軍為榮,秦軍的後勤保障能力大大提高,這幾年因為玉米、地瓜的大力推廣種植,地瓜的藤、葉作為飼料,養殖業也發展起來,大量的肥豬肥羊源源不斷的送進軍營。士兵們伙食好,士氣高,科學的訓練讓他們的身體素質突飛猛進。

轉眼盛夏到來,眾將士們又開始嗷嗷請戰了。

黑山以天氣太熱,不宜出征為由,拒絕出戰,併發將令到王賁、蒙恬處,嚴禁他們擅自出戰。

這天,處理完軍務,黑山正和陳平、蕭何在閑聊。

陳平說道:「楚國南邊,有無數的山寨、土司、小部落,他們名義上歸附楚國,其實都是一個個獨立的部落。如果我們派出一些人,化妝成商人,到他們後院去扇風點火,定能讓楚國昭、景二部分心,我們面前的楚軍就不再是鐵板一塊,對我們大大有利。」

黑山答道:「此計甚善,巴氏商社與楚國南邊各部族多有生意來往,混進去不難,但不知道誰可以勝任?」

「陳平不才,願意親自走一趟,為大秦建功立業。」陳平鄭重地站起身,向黑山拱手答道。

「軍師隻身入楚,雖是不二人選,但陳夫人身懷六甲,軍師怎能此時去犯險?」黑山猶豫地說道。

「陳平自會與拙妻商義,大丈夫在世,只恐功業不立。望將軍給我一將令,定不負使命!」陳平嶄釘截鐵地答道。

蕭何也站起身來,向黑山一拱手,道:「蕭何願將弟妹接入府中,由拙妻親自照料,望上將軍准陳平所請!」

黑山大喜,道:「有二位如此同心協力助我,黑山之幸,大秦之幸也。你既然下定決心,我再派一員大將協助,定能事半功倍!」

黑山說完,立刻著人去叫阿黑哥前來。

阿黑哥與黑山同時入伍,一直是黑山的左膀右臂,又是南楚人,是最合適的人選。他不僅僅歌唱的好,還用情至專,心中只有他那個近十年未見面的阿詩瑪,從軍以來,其他將軍早就妻妾成群,只有他不娶親,也從來不進卒妻營。剛剛開始,大家都笑話他,時間長了,大家都佩服他、尊重他。現在已經是十二級左更爵位了,是數萬山地軍的總教官之一。

一會兒,阿黑哥來到,只見他身材中等挺拔,一身軍裝十分利落。若不是手上和脖子上的紋身,誰都會認為他是個老秦人。他分別向黑山三人行了禮,道:「末將奉令前來,請將軍下令。」

黑山站起身來,問道:「阿黑哥,你的父親還好吧?巴氏商社有沒有給你帶來家鄉的消息?你家鄉的那個邊洗衣服邊唱歌的阿詩瑪還好嗎?」

阿黑哥看了看黑山,心中疑惑,將軍今天怎麼會問起這些餿事來,還是認真答道:「父親已經搬進咸陽居住,一切都好。半年前接到阿詩瑪帶來口信,她會照顧我的阿媽和弟妹,等我回去!等滅了楚國,我一定回去娶她!」

「我要你帶一千精幹之人,扮成巴氏商社的護商劍士,護送軍師到離你的家鄉很近的地方。到了那裡,一切聽從軍師命令,你可願意?」黑山立刻嚴肅地問道。

「將軍的命令,上刀山下火海,從來不二話,何況回家鄉,那是我每天做夢都回去的地方!」阿黑哥高興地答應道。

「好!現在你就去準備一下,和軍師到陶城,和巴適巴掌柜商談,你們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才可出行!」黑山交代道。

「諾!」陳平與阿黑哥同聲應道。

戰國時,四處刀兵,盜賊橫行。這依舊阻擋不了商人求利的心。大商號的商隊出行,通常會招募數百上千的遊俠劍客護送。巴氏商社就養著大批劍客護商。楚國的治安和秦國相比,簡直是天上地下之分。儒家大師荀子西行入秦時,就曾經說過:「天下皆不如秦,民風淳樸,道不拾遺、夜不蔽戶,商旅往來暢通無阻!」

巴適準備了大批紙張、棉布、玉米,還帶上幾隻價值千金的貓,連護商劍士和行商腳夫、馬夫、夥計,共千餘人二百車財貨經齊國南下,入楚,再西行到達一個叫詔的地方(雲南省大理市),特地僻開秦楚交戰的區域。

這天升帳,司馬孟浩報告:「我軍已經練成山地軍五萬,加上王賁、蒙恬報來的數量,已經達到十一萬,蒙恬、鄣邯送來報告,巴蜀經造成帶水輪車的大戰船三百五十餘艘,在江上可以行走如飛,正抓緊訓練水師。」

黑山聽了,十分高興,他走到一張楚國的大地圖前,說道:「商君變法之初,秦只有十多縣,民二百萬。百年來,南並巴蜀,北滅義渠、匈奴,東滅燕、趙、魏、韓。現在土地方與楚國不相上下。楚國有如此廣闊、肥沃的土地,千萬人口,為何屢屢敗於秦?主要是他們大小封君近百個,象一盤散沙,無法形成統一的戰鬥力。這是我們消滅楚國的機會。」

眾將知道,打仗的機會來了,個個精神抖擻,齊齊看著黑山。

黑山,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各山地軍,以萬為將划片區,再分成千、百,潛入楚國各個鄉、里。任務一,截斷楚國城市與城市、城市與農村之間的一切交通。任務二擒殺罪大惡極的奴隸主,將他們的糧食財貨分給當地的奴隸、百姓。任務三在平民百姓中,大力宣傳秦國的政策,將奴隸主的土地分給他們。」

眾將聽得目瞪口呆,紛紛表示,自古以來,從未聽說過如此戰法。一時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過了一會兒,黑山示意眾將安靜,又說道:「我的戰法,就叫打土豪分田地,農村包圍城市。只要我們爭取廣大平民、奴隸的支持,站在平民奴隸的一邊,楚國的城市就可以不戰而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