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沒錯,這是常人不可能做到的,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這些人,就是要做不是常人能做的事。」

趙炳看出沉默的固安心中的想法,繼續說道。

「而且,以我的判斷,我們的人馬,位置和行軍方向,已經被敵軍提前掌握了,要不然,也不會有烏蘭騰宇的人,突然對我們發動襲擊,所以,我們現在唯一安全的選擇就是,變換我們的行進路線,而眼下就是很好的機會。」

「如果我們還是按照原來的路線行進,那麼相當於坐以待斃,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在我們的不遠處,早有敵人的兵馬打算招待我們,還沒有到達幽州,我們或許就已經全軍覆沒了。」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拚死一搏,雖然這是一招險棋,但是只要我們能翻過去,就一定能兵臨城下,解幽州之圍。」

趙炳慷慨激昂,儼然不再是一名武藝超群的武士,而是深謀遠慮、揮斥方遒的將軍。

固安聽完這番話,心裡猶豫了,趙炳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既然烏蘭騰宇的兵馬都發動了襲擊,就已經說明他們已經暴露了。

暴露的人馬,無異於活靶子,固安當然不想這樣。

看來只有此路一條了。 一番話,讓固安如夢初醒,再看眼前的高山,似乎也沒有了剛才那樣的高大和兇險。

「好吧,趙兄,既然你決定了,我就跟你冒險一回。」

固安心中的鬥志熊熊燃燒起來。

「可是,我就怕手下的將士們,聽到這個消息,不會聽我們的號令。」

固安想的是事實,他們都是有腦筋的人,怎麼可能想去白白送死。

「如果要想讓他們聽令,只有一個辦法。」

趙炳說道。

「什麼辦法?」固安睜大了眼睛,眼前的趙炳總能給他以驚喜。

「軍令如山。就是上刀山下油鍋,也要服從將軍的命令,這是最為關鍵的。」

固安繼續聽著趙炳新奇的想法。

「所以,我並沒有打算讓所有的人跟著我去。我只讓願意跟著我的人一起去。」

固安沒聽明白趙炳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打算把這個想法告訴所有的將士,大家自願報名,我帶自願跟我去的人,一起去冒這個險。」

固安大跌眼鏡,他實在是沒有想到,趙炳竟然想到了這麼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沒有人願意跟你一起去,那該怎麼辦?」

固安問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

「我相信我的將士們,而且也必須相信,很顯然,他們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個反應一定會是死亡,如果在死亡面前他們不能選擇堅持,我想他是不能翻過雪山的,也沒有能力翻過雪山。」

趙炳給了固安一個肯定的眼神。固安只要點點頭,他發現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執行。

「你去召集統領,領軍、領將和領兵,把我們的想法一起告訴他們,看看他們什麼想法,事不宜遲,要快。」

趙炳和固安,把兵馬的將領們都召集起來。把行軍的路線和想法統統告訴了他們。

不出所料,這些人的想法,紛紛長大了嘴巴,聽著趙炳將軍講述著這個不可思議的偉大戰略。

「將軍,這實在是我聽過的最沒有可能的建議,因為我的爺爺曾經在這一片山裡打獵為生,對於眼前的大雪山,就沒有人能夠爬過去過,如果能爬過去,幽州或許早就有了第二條道路。」

一個領兵很是自信的說,與趙炳的提議相比,他相信他爺爺的判斷。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一件前人沒有做過、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我們失敗了,我無怨無悔,可是,我們萬一成功了呢?」

「幽州就在眼前,到底能不能在黎明之前趕到幽州馳援,就在我們各位敢不敢翻越眼前的雪峰,雪峰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有沒有翻越它的勇氣,有沒有翻越它的決心。」

趙炳越說越激動,他的眼神中放射出著自信和動人的目光,令在場的每一位人都感受到了他的無限能量。

「這次決定,我趙炳覺不強求,誰願意跟著我翻越雪山,我趙炳領他的人情,誰不願意這麼做,我趙炳也絕不會有任何的懲罰。」

「我願意跟隨將軍。」

固安第一個站出來,目光堅定。

現場鴉雀無聲,瞬間陷入一片沉寂。 經過短暫的沉默,一個聲音再一次打破了沉寂。

「我願意跟隨將軍,為國報效,死而無憾。」

是王通,四大統領之一。

「我願意跟隨將軍。」

「我願意跟隨將軍。」



王通第一個打破沉默,但絕對不是最後一個。

最後,竟然所有人都站出來,要跟隨趙炳翻越不可能的雪山。

這是趙炳沒有預料到的,也是讓他極為興奮和感動的。

他沒有想到,手下的人會如此的心齊,即便面臨的可能是死亡。

這就是英雄的力量,之所以這麼多人都跟著趙炳,還是得益於他的練兵之法。

萌寶通緝令:天價俏逃妻 在京城郊外,那一場驚天動地的比試,已經讓他在將士們的心中種下了火種,在他們每一個人的心裡,都希望能達到像趙炳一樣的能力,雖然他們知道他們自己現在做不到。

但是現在做不到,並不代表以後做不到。

結果出人意料,固安更是沒有想到,趙炳在將士們的心中,竟然有如此的號召力,他甚至有些自慚形穢。

「別說是爬雪山,就是趟冰河下刀山,我王通也在所不惜,願意跟隨將軍。」

王通的話,瞬間點燃了現場的氣氛。

一時間,將士們紛紛摩拳擦掌,橫亘在他們面前的高山似乎並不再是高山,而是證明被他們征服的對象。

「太好了,將士們,既然你們願意跟隨我,我趙炳心中萬分溫暖,我會永遠記住大家的抬愛,絕不辜負。」

「我們誓死擁護將軍。」

現場再次響起陣陣吶喊。

現在,已經沒有爭議了,在將領們的帶領和鼓動下,士兵們更是個個躍躍欲試,甚至忘記了身上的寒冷與有限的體力。

激情歸激情,趙炳還是很理智的。

翻越雪山,可不是憑著一腔熱血就能翻過去的。

而且現在面臨的一個問題:時間緊迫。

即便是現在開始爬山,等到爬到山頂,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正是黑夜中最為寒冷的時候,而且士兵們根本看不清道路,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同時,趙炳還面臨一個問題:烏蘭騰宇以及手下的俘兵。

這些人是剛剛收服的人,讓他們死心塌地跟隨自己去爬雪山,顯然是一件很冒險的行為,他們本來就想著伺機逃跑,現在有了這樣一個機會,說不準在背後給自己捅刀子。

思想向後,趙炳打算放了他們。

當聽到這個決定之後,固安再一次跳起了腳。

「這不是放虎歸山么?」

固安一臉的質疑,要知道這些個殺人不眨眼的人,一旦放了他們,那麼結果可想而知。

「包括烏蘭騰宇。」

趙炳說出了讓固安更震驚的話。

這簡直讓人不可理解。

「如果想真正的掌握他們,必須讓他們佩服的不僅僅是武藝,是心裡真的信服才行。」

趙炳語重心長的說道。

「即便是要收服他們,也不能放了他們的首領,至少烏蘭騰宇不能放,這個人可是與我們有血仇。」

固安覺得這是一個十分瘋狂和不靠譜的決定。

「我們要的是人心。」

趙炳眼中跳動著絲絲曙光。 當烏蘭騰宇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以為這是送他去西天的笑話。

但當侍衛給他鬆開綁,並把他放回他的兵馬之中,並讓他親自通知這件事情的時候,他才知道,這不是一個笑話。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他的手下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紛紛手舞足蹈,大叫起來,但是對於烏蘭騰宇的到來,卻並沒有過多的興奮。

烏蘭騰宇明白,從這一刻起,他在手下人的心中,已經沒有了地位和權威,因為他曾經無比屈辱的在趙炳的面前,低下了他的頭顱。

當然,即便是這樣,烏蘭騰宇還是帶著他的人馬離開了。

現在只剩下趙炳的兵馬,當然還有蘇瀅。

蘇瀅看到烏蘭騰宇的兵馬歡呼雀躍的離開,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又不能前去過問,因為她覺得現在還不是暴露自己的時機。

「趙炳費了這麼大的勁,才俘獲了烏蘭騰宇的兵馬,為何又在一時間放了他們,這實在是有些令人費解。」

雲豹更是看的一頭霧水,對於俘兵如此的處置,真是從來沒有見過的事情。

「趙炳果然是出人意表,讓人看不透。」

蘇瀅喃喃的說道,她現在恨不得當面去質問趙炳,可是還是忍住了。

「我看,趙炳其實是個大笨蛋,烏蘭騰宇的騎兵,差點要了他的命,現在竟然還要放他們走,你說不是傻子,還能是什麼。」

晴雲覺得即便是有一萬個理由,也不能就這麼放他們走了,這就是放虎歸山。

可是,令他們震驚的還在後面。

只見大隊的人馬,忽然都列隊,然後高喊著口號,眼睛直直的看著眼前的雪山,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一定有人以為這是在戰前宣誓。

是的,這正是趙炳組織的戰前宣誓,翻越雪山,無疑比一場戰鬥更為殘酷,因為山峰無路可尋,而且還有懸崖峭壁,更要命的是冰凍雪霜,這樣的天氣,不把人累死,就能把人凍死。

趙炳並不是不知道這些,可是眼下的形勢不得不讓他做出這個驚人的決定,因為他要完成皇上交給他的任務何和使命。

為了翻越雪山,趙炳先選出了五百名先鋒隊,所謂的先鋒隊,其實就是敢死隊,就是在大軍人馬的前面探路的。

這些人都是自願報名,願意對自我做一次極限挑戰。

在選好了五百名先鋒隊以後,趙炳讓人搜集了兵馬中所有的火把,主要放在先頭部隊,以便照亮使用,後面,每隔二十人一隻火把,等天黑以後使用。

得到命令的將士們都紛紛照做了,他們在身上、腿上和腳上都綁上了最可能多的衣物和綢布,因為他們知道,他們面前最大的敵人,是寒冷。

說的沒錯,懸崖峭壁可以跌下去,但是前邊的人掉下去,後面人的會止住腳步,可是寒冷不一樣,他會讓所有的人在一個時辰之內動彈不得,兩個時辰之內不得不砍斷手足,三個時辰之內化為冰雕,他才不會管你是一個人,十個人,還是成千上萬的人。

因為老天是一視同仁的。

一切都準備就緒,只等一聲令下。 在臨行前,趙炳讓人熬薑湯,給每一位將士盛上一碗。

喝著暖到心窩暖到胃的薑湯,每一位將士心裡都暖暖的。

「出發!」

一聲令下,大軍開拔,向著高大的雪山走去,他們不為別的,只因一個原因:征服。

看著蜿蜒的大軍向著大山行進,站在遠處的蘇瀅呆住了。

「他們想幹什麼?」

蘇瀅吃驚的站起身來,呵出一口白氣,白氣瞬間在空氣中結成冰晶。

蘇瀅再次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整個大軍正整齊有序的向著大山前進。

那可是常年白雪皚皚的冰封世界,難道趙炳要帶著自己的將士們去送死不成。

蘇瀅獃獃的站在那裡,一時間想不出趙炳為何要做出如此瘋狂的一個決定。

她腦中忽然閃過了一個念頭:幽州。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翻過這座山峰,就是幽州城的所在。」

蘇瀅忽然好像明白了什麼。

「翻過了這個山峰,直達幽州城,趙炳甘冒此大險,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幽州危急。」

蘇瀅自言自語,越說心中越激動,緊張的情緒讓她的臉上肌肉有些僵硬。

「這簡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這簡直是太瘋狂了,在如此寒冷的天氣中翻越雪山,那就是送死。」

雲豹聽到蘇瀅的話,著實嚇了一大跳,幾萬的人馬,可不是鬧著玩的,如果真的全軍覆沒,那事情可就大了。

關鍵是這些人沒有死在戰場上,而是死在了雪山之上,那可就太冤了。

蘇瀅並沒有否定雲豹的判斷,他說的沒錯,她之所以送給趙炳那幅地圖,目的就是讓他能更快更准更安全的到達幽州,她特意在地圖上把雪山標註出來,就是因為那是一個無人可以逾越的障礙。

她沒有想到趙炳竟然會在地圖上線,劃下了一條直線。

而且還那麼做了。

「大小姐,我們要不要去阻止他。」

雲豹摸了摸皇上臨走是賜給他的東西,那是能夠調動各地兵馬的兵符,當然也能阻止任何兵馬。

眼下,雲豹覺得應該到了使用它的時候了,見兵符如見皇上,趙炳絕對不能抗命,如果這麼做,或許還能挽救幾萬人的性命。

蘇瀅猶豫了,她終於理解了為什麼趙炳會放走烏蘭騰宇的兵馬,如果帶著他們翻越雪山,順利的話還能相安無事,如果不順利極有可能引起嘩變。

而翻越冰封的雪山,說會順利只能是安慰人的一句蠢話,沒有人會相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