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9 日

「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打聽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到婉娘的回答后,蒙羽低頭沉吟:

「被送回來的?」

「也就是說,那天他自己出去玩了???」

「嗯,那天早上,他和幾個要好的玩伴一起出去的。」

「傍晚的時候,才被別人送回家來。」

「那其它孩子現在怎麼樣了???」

婉娘搖了搖頭,沉默不語。

一旁的中年男子見狀連忙說道:

「我知道其它孩子的家住在哪裡。」

「我現在就去問問他們的情況!!!」

說完,不等蒙羽回答,中年男子便火急火燎的衝出庭院。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婉娘眼中隱隱露出一絲擔憂。

「你似乎很擔心他?」

捕捉到這一絲神情后,蒙羽隨意的問道。

嘆息一聲,婉娘轉頭微笑的問道:

「恩公渴了吧,我去給你倒一杯水喝。」

蒙羽是一個識趣的人。

對方既然不想回答自己的問題,他也就不再繼續追問。

水端上來之後,二人便坐在院子內,飲著水沉默不語。

不一會兒,中年男子便從外面趕了回來。

「問道了,那些孩子也都中了毒,現在也是昏迷不醒!!!」

「而且,我還聽說。」

「那天孩子們出去遊玩,似乎沒有和其它人有過接觸。」

聽到男子的回復后,蒙羽心中一凜,眼神微微眯起。

「看來,這些孩子們應該是在玩的時候,觸碰到了毒源!!!」

低聲呢喃一句后,蒙羽起身向屋內望去。

與此同時,毒叔從屋內走了出來,說道:

「孩子醒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周一航的父親打電話來說自己老了,希望他不要那麼不懂事,回家幫幫自己。

周一航雖然不想回去,但是這麼多年自己確實未曾幫過家裏什麼。

向來未向自己服過軟的父親都這樣說了,而自己也耍了這麼多年,也該懂事了。

薛薴這邊也只能這樣了,多抽時間來看看她就好了。

「思寧,媽媽今晚可以和你睡嗎?」薛薴試探著問。

容思寧拒絕道:「媽媽,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對不起,思寧。」薛薴強忍着不讓自己哭出來。

「媽媽不用道歉,我相信你做什麼都是有自己的道理的,我不怪你。」容思寧反過來安慰自己的媽媽。

聽到這兒,薛薴卻是怎麼也忍不住了,為什麼思寧這麼懂事,都怪自己。

希望從現在開始彌補還來的及,薛薴調整了一下狀態。

下定決心的告訴容思寧:「思寧,和媽媽搬離這個地方吧?」

「好。」容思寧什麼都沒說,只要有媽媽的地方,住哪兒都可以。

「好了,乖,快睡吧。」薛薴抱了抱容思寧退出房間。

「什麼,你要搬離蘅汐?」秦羽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薛薴喝了口桌上的水,點了點頭。

「你哪根筋搭錯了,你要是敢搬走,別怪我翻臉。」秦羽書要氣死了。

在蘅汐自己好歹還能隨時幫她一把,這搬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被欺負了怎麼辦?

「別這樣,羽書,這次我是認真的。」要說在蘅汐自己最捨不得的就只有自己這個閨蜜秦羽書了。

但是同樣,這座城市還有一個人也讓自己放不下,只要薛薴還在蘅汐,她就無法放過自己。

這個城市有着她和容瑄的點點滴滴,能隨時觸動自己的情緒,想到容瑄就會心有不甘,她不想這樣。

如果繼續無法放過自己,那麼傷害最大的非容思寧莫屬了。

不,薛薴不要這樣,深思熟慮后,既然這裏有回憶,那就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

「非常好,薛薴,你要走就趕快走,你以後就當沒有我這個閨蜜。」秦羽書捨不得薛薴,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留不下她了。

秦羽書看得出來薛薴是下定決心了,但是她捨不得薛薴,她怕薛薴照顧不好自己。她捨不得容思寧,這麼多年早就把他當親生兒子對待了。

秦羽書強忍着不讓淚水流出來,站起來背對着薛薴,輕輕說了聲:「再見。」

然後快步走出包廂門,站在門背後嚎啕大哭,「你就在這裏不好嗎,不是你離不開我,是我離不開你,你走了我怎麼辦。」

那哭聲里有難過,有不舍,有傷心。

門內薛薴也哭了,「對不起,羽書,謝謝你這麼多年對我的幫助。」

薛薴想去喝酒發泄一下,但是兒子還在家等自己,想發泄都找不到出口,只能在包廂內默默流淚。

而秦羽書不一樣,當唐泓接服務員電話時,還被嚇了一跳。

他都懷疑是服務員打錯電話了,自從秦羽書嫁給自己還沒這麼放肆過。

尤其有了星星,力爭給女兒做好榜樣,什麼出格的事都沒做過。

唐泓想着秦羽書怎麼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一腳油門殺到底,沖了過去。

「老公,我好難受啊。」秦羽書抱着唐泓就哭了起來。

「乖乖,怎麼了?」看的唐泓一陣心痛。

「薛薴要走了,有可能都不會回來了。」秦羽書越想越難過,「她有沒有把我當閨蜜,什麼事都不和我商量,她怎麼可以就這麼走了。」

「好了,乖,她這麼做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的,只是搬走,又不是見不到了,沒事沒事,乖,別哭了。」唐泓語氣輕輕的安慰著秦羽書。

別看秦羽書平時大大咧咧的,其實特別重感情,接受不了以任何形式的離別。

薛薴回到家,腦海里全是秦羽書說狠話的樣子,想打電話給秦羽書道個歉,但是一直都沒人我接。

薛薴很難過,她覺得自己做的太過分了,秦羽書肯定都不想原諒自己。

以前無論自己做什麼,秦羽書都是無條件支持自己的。

就算因為自己的執念去各地找尋容瑄的下落,秦羽書也都不會潑自己冷水,反而告訴自己一定可以找到。

一個電話,馬上就把容思寧接去自己家,讓自己可以安心工作,忙其他事。

也從來沒和自己動過真格,就算生氣,只要自己服個軟,哄哄就好了。

知道後半夜,電話聲響起,薛薴馬上接了起來,迫不及待的開口,「喂,羽書,我在……」

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薛薴,羽書今天喝了點酒,睡著了,我看你打這麼多電話,有什麼要緊的事嗎?」

接起電話,唐泓的聲音傳來。

「哦,那沒事了。」薛薴有點難過,到底還是傷害了這個一心為自己的姑娘。

「那個,薛薴,聽說你要去海市呢?」唐泓不是秦羽書,對薛薴可沒有那麼重的感情。

出於好朋友之間問一句。

「嗯,對,羽書都告訴你了。」薛薴答了一句。

「嗯,一路保重,羽書這兒有我在,你放心去吧。」唐泓道。

唐泓這句話也是在告訴薛薴,不用擔心秦羽書,自己會照顧好她。

也不用擔心秦羽書會真的和她置氣,自己也會安慰開導秦羽書的,算是給薛薴打了一劑強心針。

「總裁,你這是怎麼呢?」新來的秘書小李語氣顫抖的問容瑄。

小李是剛來的,聽說上一個秘書就因為資料卡殼了一下就被開了,所以此時緊張的不得了。

他不想來,但是自己又很缺錢,這份工作雖然冒險,每天擔驚受怕,但是薪酬可觀。

為了人民幣,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小李剛才在外邊整理容瑄的行程,突然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從辦公室里穿出來,作為容瑄的貼身秘書,小李不可能不進去看一眼。

剛進辦公室就被嚇到了,辦公室里一片狼藉,合同,杯子等等全被摔在地上了。

於是就有了剛才進門的那一幕。

。 武鳴一行人全身心的注視著周圍的一切,巴比倫更是將手中的寶劍緊緊的貼著小治的脖子,擋在武鳴的身前。

」踏,踏,踏,踏,踏,踏』一個緩慢的腳步聲從對面傳了過來。

腳步聲的出現讓武鳴一行人緊張的看向聲音的方向。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紅色身影閃電般的出現在巴比倫的跟前,快速出擊,巴比倫本能的將身前的小治擋在身前,可是,紅色身影明顯早就料到了巴比倫會有這樣的舉動,紅色身影順勢將巴比倫的寶劍打飛,並在巴比倫的身上打了一擊,抓住小治就快速的後退。

「噗」巴比倫一口鮮血噴出,巴比倫的身體被狠狠的擊飛了出去,被同時擊飛的還有在巴比倫身後的蒼空。

兩人同時撞向了後面的石壁,蒼空一下子成了巴比倫的肉墊,兩個人落下地上的時候,只見巴比倫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明顯受傷不輕。

蒼空已經一動不動,身體明顯變形。

這突然的變化讓武鳴也是一驚,武鳴帶著光明騎士快速來到巴比倫的眼前,並快速的施展了幾個【治療術】在巴比倫和蒼空的身上。

巴比倫沒有任何的好轉,蒼井空也是一動不動,這是才發現蒼井空已經死亡。

武鳴眼神一冷看向小治的方向,小治的身旁站在一個渾身是火紅的法陣魔紋包裹的有一丈高的高大的人形魔偶,魔偶的眼睛有紅光閃動說明靈性充足。

「人形魔偶,靈性十足,應該有一定的智慧了,你對於我們光明信徒下殺手我可以理解,但是,蒼空是比斯公爵的護衛者的血脈,在大廳也是一直在護衛著小治,以你的靈性不可能判斷不出來蒼井空是沒有傷害的能力,你卻同樣下殺手「武鳴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