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沒問題,朕明天讓人送個一百箱過來。」君御邪笑著點點頭,他抬頭看了下夜色,又道,「已經四更了,萱,朕就留宿鳳儀宮,陪你好不好?」

「當然好,我求之不得。」我跟君御邪好些天沒上床了,我還真是想念他完美無瑕的裸體。

現在知道君御邪不是殺風挽塵的兇手,我就可以問心無愧地『愛死』他了。

粉紅色的床帳內春情無限,帳外的地上衣服鞋子亂七八糟凌亂地散了一地,帳內男人女人的身體火熱地交纏在一起。

君御邪睜著火紅的瞳眸,性感的薄唇與我的丁香小舌深深纏吻著,我壓在他完美修長的男性裸軀上,輕輕呢喃,「邪,讓我把你逼瘋好不好?」

君御邪的喉頭咕嚕一聲,口水困難地吞咽,上升的慾火讓他邪氣的眼眸更加通紅,他期待地微頷首,「朕,把自己交給萱萱。」

我翻身而起,走向牆角的柜子,君御邪看著我學嫩赤裸的嬌軀,盯著我在櫃前翹著俏臀翻找東西的性感撩人姿勢,他邪氣的眸光熾熱得彷彿要將我一口吞噬。

很快,我找到了四條長長的白綾走回床上,君御邪好奇地看著我,「萱萱,你想做什麼?」

「你說我想做什麼?」我嬌笑著將君御邪的四肢呈個大字型綁在床柱上。

「萱,你這樣,朕不好意思……」君御邪帥氣的俊臉微紅,雖然他頗有微詞,卻沒有拒絕我綁他。

貌似他知道我要來點刺激的,他火紅邪氣的眸子里閃著期待興奮的光芒。

看著君御邪完美白皙的裸體被我呈個大字型綁在床上,我的心中多了抹成就感,一種徹底收服男人的快感。

因為現在,我要他的命,或者要他生不如死,隨時可以。

想必當初靖王那帥小子綁我奸我時,也是一個心境。

「邪,你的裸體真美,像上天的傑作……」我讚歎著,溫熱的氣息噴洒在他白凈的肌膚上,我的吻由他性感的薄唇,一路向下,來到他平坦的胸前,輕輕舔吮著他胸前兩粒敏感的小點。

「呼……萱萱……」君御邪濃重地粗喘著,聲聲呼喚著我的名。

「邪,你的喉結好性感……」我伸出丁香小舌頭像只可愛的小狗般用力地舔著他純男性的喉結,他喉間不停地咽著口水,似是想將我一口吞下肚。

他腿間的男性象徵不知何時硬如鐵棒,雄雄矗立。

我的小手輕輕握住他熾熱的火棒,他倒抽一口氣,沙啞地粗吼著「萱萱……朕的萱萱……快給朕……」

「你以為你是誰,你說要就要嗎?」我唇角勾起一抹淫笑,嬌軀壓在他腿上,俯下身,紅潤的朱唇就含住了他熾熱的火棒,深深舔、吮、含、吸……

「唔……萱萱,你這個妖精……」君御邪似難耐地蹙起俊眉,呼吸濃濁急喘,「萱……給朕吧……快啊……」

我微抬起頭,壞壞地輕笑,「現在你是我奴隸,我是主人,我說了算,懂嗎?」

我說完繼續以唇膜拜,舔弄著他巨大的***,而我豐潤飽滿的酥胸壓在他修長的大腿上用力擠壓。

君御邪火紅的眸子被慾火熏灼得幾乎燒起來,他低沉沙啞地吼著,「萱……朕快瘋了……你這隻美麗的妖精……朕快被你折磨瘋了……快……朕要……」

「好……你這奴隸挺聽話……我就稍稍成全你……」我媚笑著,腦中突然想起A片里的一幕,我依樣學之……

我挺起酥胸緩緩湊移到他的腿間,彈柔的雙峰夾住他腿間的火熱巨棒,我的纖纖玉手托起雙峰,讓飽滿白嫩的雙峰擠壓套弄著他熾熱的巨棒……

「唔……你這個撩人的妖精,朕真的快給你逼瘋了……好舒服……」君御邪通紅的眸中慾火熊燒,他額際青筋暴跳,似乎處在崩潰瘋狂的邊緣……

這是我第一用飽滿的咪咪夾男人的『那活兒』,嫣紅的羞澀蘊滿我全身雪嫩的肌膚,讓我更添幾分妖媚風情……

我繼續雙手安托著豐滿的玉乳,生澀而又嬌媚地用我柔軟的雙乳擠摩著他巨大的熱棒,直到他再也受不了,狂吼著想釋放的時候,我卻輕輕抽開身……

君御邪額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他低啞地粗吼著,「不!……萱……繼續……朕就快爆發了……你豈能殘忍地在這個時候抽身……」

我的小手輕輕摸拍著他絕俊的臉頰,湊上朱唇在他耳旁輕輕呵氣,「你知道嗎?現在的你就像一匹野獸!……毫無人性的野獸……」

「朕是匹被你逼瘋了的野獸……」君御邪深邃邪氣的火紅眼眸緊緊地盯著我,「快啊………萱……再不給朕……朕會難受死……」

我被他瘋狂熾熱的眼眸盯得有點怕怕的,我輕輕吞了吞口水,玉腿橫跨在他的腰間,纖纖小手握上他巨大的火棒,讓他超大號的火棒對準我私處的幽徑口,我的俏臀緩緩下移,他熾熱的巨棒漸漸沒入我體內……

他的巨棒才進入不到三分之一,就已經將我緊窒細小的幽徑插到底了,他濃濁地粗喘著氣,我則輕輕在他巨棒上抬臀,降臀進出……

倏然,他勁腰一起一伏几個猛挺,巨棒猛衝,逼得我窄小的幽徑底處截截後退,整根巨棒盡數沒入我體內……

他強硬的巨大已經超出了我的承受範圍,我皺眉痛呼,「啊!……該死的君御邪!我好痛!我整個人都被你『干』穿了!……」

我想移開俏臀,君御邪卻低啞地出生,「萱……別離開朕……朕需要你……」

看著君御邪熾熱的邪氣眸光,我心軟了,任自己緊窒窄小的幽徑無助地包容他火熱的巨棒……

見我難過地沒動作,君御邪卻再也受不了了,他勁腰一上一下猛挺,平躺著抽插我的緊小的幽洞……


「天啊……你這個死男人……嗯……你怎麼平躺著偶讀這麼猛……啊……嗯……」

我被他操得全身顫抖,無助地配合著他狂猛的律動……

「萱萱……朕覺得好刺激……好舒服……萱萱……這樣朕要不夠你……」

君御邪狂吼著,猛『干』著我……忽然,他內力輕運,手腕腳腕間一個用力,原本牢牢綁著他四肢的白綾全部斷裂,他的手腳在瞬間恢復了自由……

「邪……你……」我不可置信滴瞪著他,那可是很粗的白布條啊,他就這麼輕易地掙斷了,我還以為我控制了他,原來是他故意沒反抗,有意任我玩……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就一個翻身將我壓在身下,火熱的巨大狂肆地搗戳著我柔嫩的幽徑……

「啊……邪……唔……嗯……啊……」我淫蕩滴浪叫著。

「萱萱……朕的萱萱……」君御邪粗嘠地低吼,他在我身上的衝刺一次比一次狂猛……

君御邪像匹勇猛無比的野獸,他巨大堅硬的火棒操得我緊窒的幽徑紅腫疼痛仍沒停止……

淫靡的肉體拍打聲幾乎響了整整三個小時,終於,隨著君御邪滿足的低吼……他熾熱的種子深深噴洒入我體內……一場激烈的歡愛劃下完美的句點。

歡娛過後,兩具香汗淋漓的裸體輕擁在一起,君御邪在我光潔的額頭上印上一吻,心疼地道:「萱萱,你還好嗎?」

「死不了。」我翻了個白眼,「你『搞』我的時候不曉得輕點,現在卻來假慈悲。」

「對不起,萱,你讓朕失控,朕情不自禁……」慾望的退去,讓君御邪火紅的眼眸又漸漸恢復了漆黑的色澤,他的眼神依然是那麼邪氣十足,引誘人心。

我窩在他懷裡,仰首望著他邪氣漂亮的眸子,輕聲呢喃,「你何嘗不是讓我也失控了呢。」

「萱,睡吧,天已亮了。 極拳暴君 ,就要早朝去了……」君御邪輕輕拍著我的後背,我輕應了聲『恩』,就在他懷裡沉沉睡去。

朦朦朧朧中,我感覺君御邪起身離開了床沿,雖然他的離開讓我內心一陣失落,但心知他是早朝去了,我也沒太在意,繼續睡……

酣睡中,我身上的被褥被人輕輕掀開,男人炙熱碩大的昂揚從背後直直貫穿我,男人沒等我清醒,他手托住我的纖腰,火熱的飽脹狠狠在我身體里抽送……

「啊……邪……你這麼快……就早朝回來了……嗯……啊……」我啞聲嬌喃。

我被男人猛『干』醒,我以為是君御邪下早朝回來了,情不自禁地叫著君御邪的名字。

「皇後娘娘……下官不是皇上……」身後的男人粗喘著出聲,「皇上他正在早朝……沒有一兩個時辰,回不來的……」

「是你!」我一驚,想睜開他大手的鉗制,奈何在『愛愛』中的男人力道特別大,我根本掙不開,只能被他大力地『操』著。

「不錯……正是佐揚……娘娘……」正在從背後『操』我的男人——太醫穆佐揚,嘎聲低吼,「娘娘,你那兒好緊好小……下官好舒服……」

穆佐揚說著勁腰動得更猛,他巨大的昂揚猛抽插著我稚嫩的幽徑……

「啊……穆佐揚……你輕點……本宮好痛……」

我的幽徑剛剛被君御邪『干』腫了,穆佐揚就冒出來『干』我,他炙熱的巨大讓我無法言喻的舒服,卻也讓我的幽徑不堪承受,火辣辣地疼痛。

本來知道身後正在『干』我的男人不是君御邪,我想反抗的,但是對方既然是穆佐揚那個絕色俊美的超級大帥哥,我早就有了『收』了他之意,就懶得反抗了。

「唔……自從娘娘上次在御藥房誘……。惑過下官……下官就對對娘娘日思夜想……終……是如願以償……」穆佐揚不停地喘息著,猛『干』著我。

倏地,他從我體內退離,我感覺體內一陣空虛,他又立即一把將我翻過身來,換成男上女下式,碩大的昂揚再次插進我的柔嫩溫暖的幽徑,不停地猛力抽送……

「啊……穆太醫……你好棒……」我飽滿的咪咪被穆佐揚操得一抖一抖的,穆佐揚的大掌使勁地搓揉著我的咪咪,幽徑被『干』,咪咪被捏,我淫叫得更浪,「恩……嗚……佐揚……你好猛!……」

「萱萱……你好浪……好媚……」穆佐揚磁性的嗓音中,包含著情慾的沙啞,「我叫你萱,你現在只是我的女人……我穆佐揚的女人……」

「嗯……啊……我是穆大帥哥的女人……」我的玉腿勾上他勁猛的腰身,讓他更深入,極盡消魂。

「天啊,你怎麼會這麼緊……這麼小……」穆佐揚更為猛力,他身上一顆顆性感的汗珠滴到我雪嫩的嬌軀上。

「嗯……不小怎麼讓你死……我要讓你死……啊……輕點,痛……又痛又舒服……」我嘴角勾起一抹壞笑,肆無忌憚地享受著穆佐揚帶給我的狂猛柔情。

「唔……你太稚嫩……我把你『弄』疼了……可我停不下來……」穆佐揚濃濁的呼吸噴在我身上,他漆黑漂亮的瞳眸布滿狂肆的慾火,我盯著他那張為我瘋狂的絕色帥臉,我的心中升起一股征服男人的快感……

我收了那麼多優秀的男人,其中不乏齊劍軻那個人模人樣的人渣,太醫,也就是當醫生的男人,我可是第一次『品嘗』,原來斯文俊秀的穆佐揚在床上也這麼猛。

「啊………嗚……嗚……嗯……又疼又爽……」我的嬌軀配合著穆佐揚狂猛的肆動,跟他一起飛舞,奔向慾望的巔峰……


激情過後,我癱軟在床上呼吸直喘,穆佐揚輕輕地抱著我,嘆息著,「萱,你是最讓我滿足的女人……」

「是么?你也是個能讓我滿足的男人。」我平順了呼吸,一把掀開被褥,穆佐揚驚呼,「萱萱,你做什麼?」

「剛剛在激情中,我都沒細看你的身材,」我手撐起腦袋,盯著他修長的男性裸體直讚歎,「你的身材清俊修長,白皙結實,無一點贅肉,真完美啊……」

「萱萱謬讚,」穆佐揚俊臉微紅,「萱萱你的玉體是佐揚見過最美的女體……」

「呵呵,你喜歡就好。」我淡笑著,「既然你這麼乖,我就給你個獎勵,如何……」

「怎麼獎勵,你讓我再『再』一次么?」穆佐揚的眼眸中,原本平息的慾火又逐漸升起……

「不是,是這樣……」我說著小手托起一邊玉峰,強灌到穆佐揚嘴裡,穆佐揚一愣,性感的薄唇輕啟,輕輕添吮著我飽滿玉峰上的櫻紅小點。

「嗯……」酥酥麻麻的快感讓我忍不住輕哼,「我賞你吃奶,可惜沒奶……」

「萱,我好想跟你生個寶寶……」穆佐揚抬起俊逸的臉蛋輕聲說道。

我身體一僵,「我是皇后,不可能的……」

「萱,若你不是皇后多好,佐揚一定娶你為妻,今生只愛你一個……」穆佐揚語氣中儘是無奈。

「可惜,我是皇后。」為了不讓氣氛傷感,我輕言道,「皇上去上早朝了,你身為正一品御醫,不是也應該去的嗎?」

「佐揚為了研究藥材,跟皇上備報過,已經好幾天沒去上早朝了。」


「我看你是故意不去上早朝,等待『吃』我的時機吧。若是突然一天沒去,皇上說不定會查你的行蹤,如果連著幾天為了研葯沒去,其中一天沒早朝也無妨。」


「萱,你好聰明,我被你看穿了。」穆佐揚定定地看著我,他漆黑的眸子中盈滿了深情,「其實,自第一眼見到你絕色的麗容,佐揚就時時刻刻都在想念你,奈何我見你的第一眼,你當時已是假皇帝冊封的萱妃……」

「好了,佐揚。」我不想聽他的深情表白,打斷他的話,柔聲提醒他,「估計皇上快下早朝了,你還是先走吧。」

「恩,我會再找機會來看你的。」穆佐揚起身迅速穿好衣服,他臨走前在我紅嫩的朱唇上印下深情一吻,不舍地轉身離去。

看著穆佐揚俊逸的背影離開,我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還好他在君御邪回來之前走了,不過,也說不定君御邪下朝後不回我鳳儀宮了,但是,依昨晚跟君御邪的狂猛纏綿,依君御邪對我滿意的程度,八成君御邪下朝後會直奔我這裡。

可惜,我猜錯了,穆佐揚走後,君御邪沒有再來,我繼續在床上小睡了會,就被侍候我的宮女青青急著喚醒。

我睜開迷濛的睡眼問青青怎麼回事,青青恭敬地回道。「皇後娘娘,皇上在御書房急召您前去。」

「哦,好吧。」我起身更衣,快速洗漱后前往御書房。

「皇后駕到!」

隨著守門太監的細長通報,我帶著宮女青青緩步踏入御書房。

哪裡不和諧 ,被君御邪猛『操』過,又被穆佐揚狂『干』過,我的幽徑內隱隱作疼,不過我有小歇了會,不至於影響行走。

御書房內除了君御邪端正的坐在預案桌后,預案桌前方還有一個單膝跪地的男人,這個男人穿著禁軍侍衛服,我並不認識。

「臣妾參見皇上。」我朝君御邪盈盈施下一禮。

「平身吧。」君御邪淡言。

「謝皇上。」 暖愛甜如蜜 ?怎麼現在板著一張臉?

我緩緩開口,「不知皇上急召臣妾前來所謂何事?」

君御邪冷冷地瞥了我一眼,對著地上穿禁軍衣裝的男人說道,「趙境平,你跟皇后說說怎麼回事吧。」

「是,皇上」被君御邪稱作趙境平的禁軍侍衛,噴怒地對我說道,「娘娘昔日跟屬下情意綿綿,娘娘竟然派刺客暗殺屬下,為何?娘娘是怕屬下把,屬下跟您燕好過的事訴誅天下嗎?」

呃……什麼跟什麼啊?我腦中靈光一閃,立即清楚這個叫趙境平的男人是齊劍軻派來冤枉我的。

好你個齊劍軻,做得真絕啊,還真讓人來冤枉我。

我從容淡定地道,「本宮根本就不認得你,又怎麼會跟你有私情?本宮沒有派人暗殺過你,本宮倒是不明白,本宮跟趙禁衛無冤無仇,趙禁衛何以出言無賴本宮?」

「皇後娘娘,您在境平懷裡時,不是口口聲聲說要做境平的妻子嗎?若非娘娘您翻臉不認人,派人暗殺境平,境平又何以出此下策,境平對娘娘您一往情深,只求皇上讓您跟境平共赴黃泉!」趙境平一臉悲憤地盯著我,看他那悲痛欲絕的模樣,在外人看來,還真以為我跟他有私情呢。

這個趙境平長得倒是不錯,屬於中等偏上的那種帥哥,可惜,不夠帥氣,氣質不夠極品,通常,這種男人我張穎萱看不上眼。

我翻了個白眼,淡淡地睥睨著君御邪,「皇上,臣妾不想跟這個不認識的趙禁衛廢話。他說他跟臣妾有私情,臣妾說沒有。臣妾心中坦蕩蕩,請皇上公斷。」

君御邪別具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對著趙境平道,「那就請趙禁衛拿出證據吧。」

「這是皇後娘娘送給屬下的定情信物。」趙境平從袖中拿出一枚玉簪,他把玉簪交給隨侍在側的太監,再有太監呈給君御邪。

君御邪把玩著玉簪,「皇后,這是朕送你的碧玉簪,怎麼會在趙禁衛手中?」

肯定是齊劍軻那個陰險小人在我鳳儀宮偷的。

我面不改色,「皇上,您送給臣妾的金銀玉器一箱一箱的,這支碧玉簪臣妾好些天沒戴了,隨手擱在梳妝台上卻不見了,原來是趙禁衛偷的啊。」

「趙禁衛,你怎麼說?」君御邪問道。

「皇上明察,皇後娘娘含血噴人,明明是皇後娘娘她送給屬下的。」趙境平為了讓皇帝相信他,又道,「皇後派來刺殺屬下的刺客屍體還在屬下住的院中,另外,屬下在跟皇後娘娘消魂時看到——皇後娘娘的大腿內側有個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