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李慕垚剛要說些什麼,可不知如何出口時,一道猶如銀鈴抖動的笑聲卻從寒紫葉的口中傳出:「咯咯……我還以為是真有那個本事,還在那裡裝出一副強者的摸樣,原來也是一個……一個只知吹噓自己的人……咯咯……」

「氣煞我也!」那銀鈴般的笑聲,在李慕垚的耳中就如同魔咒一般,無時無刻不再刺激著他的內心,可他也不能對寒紫葉出手,畢竟人家是個少女。

天獸李慕垚確實有些狂傲,但天才都是傲的,這點沒有人會多說什麼,他有著自己的準則,那就是不對女人出手,當然,除非那女人觸碰到了他的底線,可顯然,寒紫葉沒有。

「待我斬殺這肥腫得生物,再跟你理論!」李慕垚轉過頭去,索性不再理會寒紫葉,怒極的他身形猛然躍起,血紅色長刀在其手中靈活地打轉,好似一道旋風般。

破空之聲不斷傳來,紅光乍起,猶如憑空出現一道赤色雷光。

看到這紅光,塔內的伊靈心和寒紫葉面面相覷,發現對方的眼中均是震驚之色。

這是……刀意!

兩人雖然沒真正體會過何為刀意,可傲爽那強大的劍意,她們還是見識過的。

「沒想到……這天獸也不是那種只知吹噓自己的凡夫俗子,也有些真本事啊。」寒紫葉想起剛才自己所說的話,登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可也沒多說什麼,誰讓李慕垚在那裡耍帥呢。

「在風雲城的客棧中,他和你哥對視了許久,而沒有落得下風。」

伊靈心搖了搖頭,天獸的強大之處定然不止於刀意,她親眼見到過傲爽那可怕的瞳技,可當時的天獸居然無動於衷,定然有著什麼更為強大的手段。

雖然較之當時,傲爽此時的實力也提升了許多,可李慕垚不也是如此?

誰人不想稱豪俠?願意虛度這年華?

「嘎!」尖銳的嘶嘯之聲,將二女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只見那原本兇悍的未知生物,在看到李慕遙攻殺而來之時,眼中居然劃過一絲退卻之色,雖然只是猶如流星般一閃而逝,可也被二女給清晰地捕捉到。

「斜月刀訣,月華一斬!」空中那李慕垚的右手一抖,血紅色長刀脫手而出,紅色的靈光越發顯眼,右手結印一掐刀訣,那紅光再度盛愈一分。

「唰!」刀芒一分為二,再由二分四,由四分八……直到達到了三十二道刀芒之後,儼然在那未知生物的身體周側呈現出眸中奇異的刀陣,懸空而立。

那刀芒中,散發出某種肅殺而又蕭涼的氣息,讓遠處觀戰的二女身體都有些緊繃了起來,暗自吃驚著,雖然不知道這李慕垚的極限在何處,但應該也有著和傲爽一決高下之力。

這絕不是二女的託大之言,二女一個是陪伴傲爽很長時間的人,一個是靈魂變異者,在揣測一個人的實力這方面,本就比尋常之人要準確的多。

「斬!」李慕垚一聲暴喝,那對著未知生物虛舉的右手猛然一握,只見那原本懸立於空中的整整三十二道刀芒猛地一顫,隨後便齊齊一動,在空中飛舞著,對著那生物斬落而下。

那未知生物好像也感受到了這一式刀訣的強大之處,隱隱地居然演化成了一個小型的刀陣,這才是讓他始料未及的,不禁暗想這人類太過強悍,心生退意。

「砰!」雙腳一踏地面,在那強橫的**力量之下,地面頓時裂開了一個巨大的縫隙,緊接著它的身體就要潛入地面中逃跑,若是傲爽在此,定然會驚呼:原來那個巢穴就是這麼來的。


「別讓它跑了!」寒紫葉從塔內喊道。

「用你說啊?」李慕垚剛要有些動作,就聽到了前者的聲音,不知怎的又想起了剛才那些話,氣的他身體都有些輕微地顫抖,連忙壓下這股怒意。

「果然沒有超出我的所料……」李慕垚看著那就要完全潛入地底的未知生物,左手猛地向地面一抓,只見一陣赤紅之色在地底泛起,又是三十二道刀芒憑空出現。

「六十四道!」伊靈心一聲驚呼,即便剛才便有些猜想,這李慕垚會有些保留,可沒想到居然從地底又竄出三十二道刀芒,原來剛才他隱藏了一半的實力。

這三十二道刀芒,絕對不是憑空出現的,而是早就有所準備。

從這點可以看出,這李慕垚的心思也異常縝密。

「唰唰唰!」肅殺的刀芒,甚至都沒有給這生物任何的喘息之機,那狂猛的刀意,轉瞬之間便撕裂了這生物的身體,將其在一瞬間便是絞殺的乾乾淨淨。

而由於伊靈心和寒紫葉所站的位置原因,並沒有看見那漫天的碎肉。

「我不說了么?我斬殺這隻生物,就如同一口氣連喝十幾壇酒般容易……」

隨著李慕垚的話音落下,他的身體也穩穩地落在地面之上,那血紅色的長刀,也如同行雲流水般被其抓在了手中,刀鋒一轉,便被收入了空間戒中。

這收刀的動作,極為瀟洒。

「哎呦,一看你這收刀的動作沒少練啊。」看著耍酷的李慕垚,寒紫葉不由出言打趣。

「哈哈,也就那樣吧……」李慕垚大笑一聲,有些自豪地說道,隨後來到了測魂塔的門前,想要進入塔內,可他發現這塔門之上好像有著某種禁止,讓他不能進入。

「我說,你把塔門打開唄……」看來只能由裡面之人打開了,隨即李慕垚便希冀地看向寒紫葉說到。

「這回求到我了?」寒紫葉看著那希冀的眼神,差點笑出聲來,隨後指了指塔門上由未知生物留下的缺口:「從這裡鑽進來吧,讓我給你開門,沒門,窗戶都沒有!」 遠遠地感受著剛才那兇悍的未知生物轉瞬之間便被李慕垚斬殺,伊靈心的眼中也透發出一股詫異之色,她隱隱地感覺,那地底的刀芒並不是他隨意布置的,而是有心為之的。

可這就有些讓人感到震驚了,難道說這李慕垚的戰鬥天賦真的如此之高?可也太過可怕了,這預知能力簡直超過任何人,伊靈心自討自己是絕對做不到那一步。

其實,李慕垚在地底布置出的刀芒,確實是他實現便放置的,只不過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在關注著空中那由三十二道刀芒形成的刀陣,所以並沒有人注意到。

而之所以李慕垚會事先在地底布置刀芒,是因為他在來的路上,便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洞,他曾經鑽進去探查過,發現這些地洞都異常的潮濕,而且還有著一些奇異生物的屍體。

可他並沒有發現這種生物有活著的存在,隨即便一點一點的探索,直到來到了測魂塔,發現了這隻體型龐大的未知生物,和在塔內的伊靈心和寒紫葉二女。

「你這少女怎的如此不講情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殊不知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之理?還不快快幫我打開塔門,讓我進去通過測試,獲得好處。」


李慕垚見軟的不行,就想要使用一些略微強硬的手段,震懾一下寒紫葉,便把血紅色長刀又從空間戒中取了出來,直插入身旁的地面中,手指輕敲刀身,頓時一陣狂爆的氣息隨之逸散而出。

「你當本姑娘是嚇大的?」

寒紫葉搖了搖頭,示意前者這招根本不好使,隨即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把通過測試后獲得的仆屍喚到了身前:「看見了嗎,這便是通過測試后獲得的好處,據說大成之時能夠達到天屍的層次。」

透過塔門之上的缺口看著那靜靜地站立於寒紫葉身邊的仆屍,李慕垚的眼中也閃過一道火熱之色,他來仆宗的目的便是如此,通過測魂塔的測試,獲得一具強大的仆屍。

看到兩人又開始在那邊鬥嘴,伊靈心滿頭黑線,索性由他們去吧,李慕垚雖然有些狂傲,但還不至於達到對一個如此可愛的少女出手的程度,那就有些喪心病狂了。

徑自走到了一旁,雙腿盤坐於地面,從空間戒中取出了幾枚療傷丹藥,吞入腹中之後,雙手手掐印訣,開始恢復傷勢了。

「你到底想怎樣,怎麼軟硬不吃?」李慕垚眉頭微皺,還有幾天的時間,就要和其他四域的人進入同一個遠古戰場中了,現在他可沒時間在這裡和寒紫葉耗下去。

「怎麼樣?」寒紫葉倚在缺口處, 星級獵人 ,露出一幅思索之色,而隨著她手指的動作猛然停下來,臉上也頓時露出欣喜之色:「這樣,你當我的跟班吧!」


聽到這句話,李慕垚還沒說什麼,那邊正在療傷的伊靈心,一口靈氣堵在了喉嚨處,差點沒再次吐血,合著思索了半響,就想出了這麼一個好條件?

李慕遙是什麼人?他的身份是四品宗門獸神山上下來,前來參加風雲亂戰的,可見識過他剛才發揮出的實力后,就算伊靈心都有些自愧不如,絕對有著能力和傲爽一搏。

讓這樣的人當根本,是不是太過奢侈了?

「根本?」李慕垚一愣,隨後詫異地念叨了幾遍,看向前者,有些無語地道:「你不覺得你這是在獅子大開口么?我李慕垚雖然沒有自詡過靈師階中的最強一人,但也是數得上號的……」

寒紫葉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你答不答應吧?要不咱們二人就這麼耗下去,看誰著急,反正我哥還沒有出來,我和伊姐姐肯定會在這裡一直等下去。」

「你哥?你哥是誰?」李慕垚眉頭微皺,他暗想寒紫葉是個女人,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找女的撒氣,索性問出她的哥哥是誰,以後找她哥算賬。

官途之春色滿園 我哥是……我憑什麼要告訴你?」寒紫葉感覺李慕垚在套她的話,隨後機智地不在說話,而是一直堵在塔門的缺口處,防止李慕垚進來。

李慕垚嘴角微微翹起,狹長的雙目漸漸眯起:「既然你還有個哥哥,那就讓他以後小心點,我不對你出手是因為你是個女人,但你哥哥就不一定了……」

聽到李慕垚的話,正在恢復傷勢的伊靈心,嘴角處掀起一絲笑意……

……

遼闊的空間內,一名身穿黑色衣袍的少年靜靜地沉坐在距離地面三米高的虛空之中,猶如老僧入定,一絲絲墨綠色的靈力宛若靈動的小精靈,在其身體周圍漂浮著。

在少年的身前百米處,虛空大片的碎裂,一名被赤紅色氣息包裹住的女子,眉頭微皺的站立於虛空之中,那赤紅色的氣息中,包含著某種血腥的煞氣,阻擋著來自於空虛之中的攻擊。

就在這時,在女子的身前漸漸出現了一個赤紅色的漩渦,從漩渦中逐漸散發出一股吸力,將包裹住她身體的血煞之氣全部吸了進去,而隨著血煞之氣的消失,那破碎的虛空,也逐漸呈現出閉合之狀。

一個時辰的時間過後,那漩渦將所有的血煞之氣都吸了進去,幾乎在同一時間,那原本破碎的虛空才終於完全地閉合,女子那雪白的酮~體,完整地呈現出。

那赤紅色的漩渦,逐漸凝結成了一顆圓形的球體,女子雙眼微合,可那櫻唇卻緩緩張開,將那赤紅色的圓球吞了進去,而就在女子將圓球吞入腹中后,那原本蒼白無血的面色,破天荒地出現了一絲紅暈。

隨後,那女子的身體,便從空中緩緩摔落而下。

「終於……醒了啊……」一道略顯嘶啞的聲音自猶如老僧入定般的少年口中傳出,隨後少年便緩緩站了起來,身形閃爍之間來到了女子的下方,將其穩穩地接入懷中。

這少年,自然便是傲爽,而這女子,便是原本仆宗之內的最強仆屍,成山之女,成嫣然。

傲爽在將成嫣然接入懷中后,右手便搭在了她手腕處,一絲墨綠色的靈力頓時從掌心處的手印型印記中逸散而出,鑽入了她的身體中,他這是在探查成嫣然此時的境況。

「這是……」感受了一番前者身體中的情況后,傲爽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緊接著不信邪地又是一絲墨綠色的靈魂之力進入成嫣然的身體中,可得到的結果,和之前的一般無二。

「這便是……成山所說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傲爽對於自己探查而出,實在有些不敢相信,在成嫣然的小腹處和腦海中,赫然出現了只有人類才能擁有的,丹田和識海!

看著躺在自己懷中的成嫣然,傲爽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現在的後者到底處於一種什麼樣的狀態,或者說她是活生生的人類都不為過,因為仆屍,是沒有丹田和識海的。

就在這一瞬間,傲爽感覺自己腦海中好像打開了一扇大門,回想起成嫣然的經歷和現在的狀況,難道說,仆宗的手段當真如此強悍,甚至說能夠,憑空讓一名人類武者存活萬年?

眾所周知,就算是聖階蓋世級強者,也只擁有著幾千年的壽命,除非達到帝階強者,否則還是要在那歲月長河中,被無情的抹殺,可古今能夠成帝者,又有幾人?

這個問題,所有人好像都知道答案,但也不敢太過確定。

難道靈玉大陸自形成至今,只有魔帝和五行大帝,兩名帝階強者么?

這個答案,傲爽是不信的,雖說沒有反駁的證據。

成帝,難!

從古至今,多少天嬌鳳楚止步於聖階巔峰之境?

而能夠力挽狂瀾,在億萬生靈中脫穎而出,達到帝階強者的存在,實在是少之甚少。

所以自古至今,除了一些人為了自己變得更強而不斷地修鍊外,還有一些人,為了能夠活更長的時間而修鍊。

延年益壽的靈草和丹藥靈物,比之其他的方面的要少上許多,很多人不惜花費驚天的代價,試圖獲得一些,讓自己能夠多活一些時間。

傲爽之所以會想這些,就是因為自己懷中的成嫣然了。

此時的成嫣然,**力量的具體程度尚未可知,可境界,卻是實實在在的一品武徒。

一品武徒!


從原本的傲立巔峰的聖階巔峰強者,一夕之間,跌落到最為低微的境界,也許有些人會為其感到惋惜,可在傲爽看來,這何嘗不是驚天的大造化。

這就相當於,再世為人!

以成嫣然的資質和能力,不用太多的時間,有著前世修鍊經驗的她,甚至說用不了幾年,便可以有著一番作為,最起碼在人才凋零的北域,會有她的一席之地。

作為遠古之時一品大宗門的仆宗,手段當真如此可怕?居然能夠讓門派中最為驚艷的天嬌鳳楚,時過完年後再世為人?傲爽感覺若這是成山有心為之的話,那就太過恐怖了。

這等逆天的大手段,簡直可以堪稱神跡!

「這……山……傲……」

就當傲爽思索之時,一道好似夢中囈語的呢喃之聲,從懷中的成嫣然口中傳出,傲爽連忙看去,只見佳人的眼眸徐徐睜開,眼神迷茫的環顧著四周,用疑惑地語氣問道……

「這……這是哪?」 聽到成嫣然的話,和看著那眉宇之間濃濃的疑惑之色,傲爽的心頓時咯噔一下,從這語氣和神情上看來,難道成嫣然在經歷著這一系列的變化后,失憶了?

「嫣然,是我啊,我是傲爽啊。」盡量把自己的語氣放平和,傲爽也沒有經歷過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眼睛緊盯著成嫣然的璀璨眸子,發現裡面依舊清澈無比,只是比以往多出一種迷茫。

「嫣然?傲爽?」誰知傲爽不說還好,當說出這兩個名字后,成嫣然的鳳眉皺的更緊了,躺在傲爽懷中的身體都開始出現了一些輕微地顫動,顯然是不明白傲爽所說。

從這言談舉止中可以看出,成嫣然確實失憶了……

「怎麼會這樣?」傲爽的手無力地垂下,眼神空洞無神,難道這便是成山所說的變化的後遺症?除了這一說法,他不知道如何解釋,好端端的成嫣然,為何會突然失憶。

「對了!」

傲爽好像猛然想起了什麼,一縷靈魂之力便從左手掌心處的劍形印記中逸散而出,鑽進了成嫣然的眉心內,他想起的是,失憶這種情況之所以會發生,應該和識海有些關係。

閉上雙眼,感受著那縷進入成嫣然身體中的靈魂之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