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朱淑芹性子傲,不願意受人折辱,哪怕被關了許久也不肯服軟,最後是被人下了葯強行……」姜錦炎頓了頓,黑著臉道:「那葯極為惡毒,只能與男子歡好才能解。」

「而因為朱淑芹之前的那幾次反抗,那宅子里的人惱羞成怒,每一次她與人歡好時,都會讓所有人圍觀,後來她自己受不了屈辱,撞了柱子,才會被拉去了城外活埋。」

這些事情太過陰暗。

哪怕是姜錦炎見慣了人性惡劣,見慣了惡毒之人,可是提起來那兩個女子的時候,依舊覺得胸口翻滾。

周遠坐在一旁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我來說吧?」

姜錦炎搖搖頭:「我來。」

「她們的事情是我發現的,也只有我最清楚。」

姜錦炎深吸口氣,緩和了心中憤怒的情緒之後,才又對著屋中幾人繼續說道。 第兩百七十四章羅宇恢復

「無生,這一次回來怎麼呆多久?」

羅真浩看著羅無生,一臉滿意笑笑的問了一聲。

「我這次回來是為了恢復父親的丹田,等恢復之後,我就要離開了,不會呆多久!」羅無生一聽,開口道。

「你的意思是,已經找到了恢復四弟丹田的辦法?」

羅真浩聽此,心中一顫,連忙一臉激動的說道。

羅宇已經殘廢了這麼多年,自然希望他能恢復。

畢竟每次看到他一臉蒼白失落的躺在床上,他的心中,也不好受。

「嗯!」

羅無生對此,點點頭,輕嗯一聲。

旁邊的羅真流等人對此,也臉色微微一變。

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了跟羅宇作對的心思,現在只想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對於羅宇能夠恢復,他們的心中,也為其高興,畢竟還有一絲情分在。

「既然這樣,我們現在就去看你父親吧!」

羅真浩見羅無生確定,然後再次激動的說道。

羅無生聽此,再次點點頭,就身形一動,向著羅宇所在的院落房間而去。

很快羅無生一干人等出現在羅宇的院落之中。

出現的時候,羅無生髮現羅宇已經在下人的攙扶之下,坐在院落的石凳之上。

「父親!」

對此,羅無生連忙開口對著羅宇恭敬一聲。

「不錯!不錯!」

羅宇感受到羅無生強大的氣息,一臉滿意的不錯道。

因為羅無生是他的兒子,是他的驕傲。

有羅無生在,他們羅家必將快速的崛起。

「父親,你將這顆丹藥服下,它能修復你的丹田!」

羅無生聽此,然後在一瞬間,手掌一翻,取出一顆血色冰晶紋路的丹藥,對著羅宇說道。

「什麼!」

羅宇一聽,整個人直接震驚在那裡,眼中有些難以置信,也可以說是激動。

他雖然對於自己丹田的恢復,心中有些渺茫,但那意思希望,從沒有消失過。

現在聽到羅無生這話,他的心中,怎麼能不激動。

「四弟,還不快點服下丹藥!」

一旁的羅真浩見羅宇呆在那裡,連忙開口說道。

「好!」

羅宇聽此,連忙反應過來,接著手有些激動顫抖的,接過羅無生手中的丹藥服下。

服下之後,瞬間融化,然後一股強大的藥力,源源不斷的向著羅宇那破碎的丹田而去。

對此,羅宇神色忍不住的再次激動起來。

雖然丹田沒有立即恢復,但是在那藥力的輔助下,破碎的地方,已經開始慢慢的癒合。

而且隨著癒合,身上的氣息,也慢慢的恢復了起來。

對於這一幕,身旁的羅真浩等人自然看在眼裡。

「父親,你先回房間好好恢復,我現在先去宗門一趟!」羅無生笑笑,然後再次對著羅宇說了一聲。

「嗯!」

羅宇聽此,激動的輕嗯一聲,然後快速的向著房間而去。

只要恢復了,他就可以恢復到原來靈穹境後期,不用再像個廢物一樣,讓其他人服侍。

而羅無生見此,向著羅真浩等人點點頭,就向著宗門而去了。

至於羅皓之死,他不打算告訴羅霍邱,讓他成為一個迷就好了。

但那溫閻和陳武順的死,還是告知一下宗門。

同時也去看一下,之前在他還沒有成長的時候,幫助過他的長老們。

隨後不久,羅無生出現在了宗門的大殿之上。

除了羅無生之外,還有羅無生熟悉的身影,宗主上官星辰,長老傅雲孟河等人,最後連浩然仙府的老祖江雲海,也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羅無生不管是身份,還是實力,他都要出來一下,另外也是來感謝羅無生,幫助他的孫子江無塵進入了天荒神宮。

只要進入了天荒神宮,江無塵以後的成就,一定會比他更高。

「宗主,我此次回來的時候,在半路碰到溫閻陳武順所率領的邪修截殺,但最後他們全部被我給滅殺了!」羅無生看著上官星辰,開口說了一聲。

「無生,原本我也想要跟你說這件事情,幾個月前,那溫閻和陳武順突然消失,有消息得知,他們已經加入了邪修。而且老祖已經去追殺他們了,但最後被他們一個叫陰魔散人的化元境邪修給救走了!沒想到居然這麼大膽,還敢去截殺你。」上官星辰一聽,臉色一變,連忙開口道。

「不過你放心好了,有老祖在,那陰魔散人不敢進入天雲城!」

「沒事,那陰魔散人已經被我給殺了!」

羅無生聽此,搖搖頭,一臉沒事的說道。

「被你給殺了?」

上官星辰整個人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畢竟那陰魔散人可是化元境的強者,而羅無生只是天府境後期。

總裁叔叔別寵我 但是下一秒,又覺得好像沒有什麼,畢竟羅無生可是以天府境初期擊敗天府境中期,成為九國的第一天才,而後又成為真魂境強者的弟子。

震驚的同時,又對羅無生感到驕傲,因為羅無生是他們浩然仙府的弟子。

雖然現在是天荒神宮的弟子,但他始終浩然仙府的弟子。

奪心絕寵:二婚嬌妻很搶手 「無生不錯!」

江雲海對此,一臉滿意的說道。

「老祖,我雖然將那陰魔散人給滅殺了,但是惹到了另一個強大的存在!在此期間,老祖還需要你再保護一下!至於這丹藥,能幫助你化元境修鍊。」羅無生聽此,接著視線一轉,對著江雲海凝重的說道。

其實他來這裡的目的,就是這個。

那黑色骷髏始終是個禍害,還是要小心一點。

說話間,手掌一翻,現出三個小瓷瓶,遞到江雲海的面前。

這三個小瓷瓶,不是別的,是墓穴得到的那冰元丹。

雖然缺失了三分之一的藥力,但是由於其品階比較高,還是能幫助江雲海很好的修鍊。

江雲海一聽,臉色激動,連忙接過羅無生手中的小瓷瓶。

暗月紀元 隨之手一動,連忙打開其中一個小瓷瓶。

待打開的瞬間,一絲極寒之力和濃郁的葯香味,從中瀰漫而出。

感受到這的時候,江雲海臉上的激動之色,更加的濃郁。

有這個丹藥,他或許能藉此突破到化元境中期,也不一定。

而四周上官星辰等人,則臉上浮現出一抹羨慕之色。

「無生,你放心好了,有我江雲海在一天,絕對會保護羅家的安全!」隨後江雲海對著羅無生,一臉鄭重的保證道。 「我當時聽到她所說這些之後,即是震驚,也是難以置信。」

「畢竟這京城之地,天子腳下,什麼人敢這麼大膽做這種勾當,可是朱淑芹說的又不像是作假,她也沒有必要拿這種事情來騙我。」

「她說她們當時都是被蒙著眼睛送進去的,等進了那宅子之後,便再也沒有接觸過外人。」

「她們每四個人被安排在一處院子里,除了彼此之外,還有調教她們的人以及每天光顧的男人之後,從來看不到其他人,更不能踏出院門一步,朱淑芹也是因為被人故意羞辱,每次都會被強迫抬出去與人歡好,才會知道那麼多的事情。」

姜錦炎沉聲說道:

「朱淑芹二人太過凄慘,她和楊月蓮本也是強弩之末。」

「她臨死前求著我,讓我幫她討回個公道,讓我救出那院子里其他的人,我答應了下來。」

「朱淑芹當時說的地方太過模糊,根本就找不到,我只能讓人順著之前出城埋屍的那幾個人的身份抽絲剝繭,後來花費了好幾日才查到了那處宅子。」

黃顯咬牙道:「那宅子在什麼地方?」

姜錦炎抿抿唇:「城西。」

「那地方十分隱秘,守衛極嚴,而且內外皆有人把守。」

「宅子外全是眼線,我怕貿然進去會驚動了那些人,就讓袁進偷偷潛進去了一趟,姐姐可知道他發現了什麼?」

姜雲卿搖搖頭。

姜錦炎寒聲道:「那宅子里的確關著許多女子,而且掌管宅子、負責調教這些女奴的人,居然是臨遠伯府曾經議過親的其中一個女子。」

「內閣閣老陸政博次子的女兒,陸家三房庶出的陸秋。」

黃顯聞言瞪大了眼,條件反射的道:「不可能!」

「那個陸秋當初在七夕游湖時,被一個地痞下藥之後與其有了肌膚之親,失了清白,陸秋一氣之下跳了湖,陸家還大辦了喪事……」

當初這事情鬧的沸沸揚揚的,黃顯那時候還只是御史台不受重用的小官,可卻也聽說過這件事情。

當時那陸家小姐跳湖跳的乾脆,雖然名聲有礙,可是外頭那些原本議論紛紛的人,卻不好對一個已死的貞烈女子說什麼,便將所有的罪過全部怪在了那個無恥的地痞身上。

那地痞被直接問斬,而陸家因為出了一個貞烈的陸秋,陸家剩下的那些女兒不僅沒有被陸秋牽連,反而成了京中各府搶著迎娶之人。

人人都道陸家家風森嚴,府中女兒也教養的極好。

陸秋的貞烈,更是一度成為京中美談,所以陸家為此替她大辦了喪事。

可如今姜錦炎卻說,陸秋沒死。

不僅沒死,而且她還成了那處宅院管事之人,以惡魔般的行徑對待那些同樣是女子的人?!

黃顯看著姜錦炎道:「你的人會不會是看錯了,陸秋下葬的時候好些人都曾經看到,更何況陸家家教森嚴,陸閣老眼裡更是容不得沙子。」

「他府中的女兒,怎麼可能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第兩百七十五章血天神功

「嗯!」

羅無生聽此,點點頭,有江雲海這句話,他離開的時候,也算羅家有些保障。

隨後跟上官星辰等人,再次簡單的說了幾句后,就去尋找羅月筱了。

他已經從上官星辰口中得知,羅月筱已經突破到了靈穹境後期,另外古琰也是。

接著不久,羅無生現出在萬靈山羅月筱的洞府之中。

看著身前的身影,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生弟,我已經收到父親傳來的消息,沒想到你的境界突破的這麼快,我以後只能遠遠看著你的背影了!」羅月筱看著羅無生臉上浮現出一抹嫉妒的說道。

「有機會,多去外面歷練一下,說不定會得到一些機緣也不一定!」羅無生笑笑,然後開口道。

「嗯!」

羅月筱點頭,輕嗯一聲,表示自己知道。

「筱姐,這靈器給你吧,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了!」羅無生想到了什麼,隨之手掌一翻,現出青色小山,對著羅月筱說道。

「多謝了!」

羅月筱見到青色小山,臉色一喜,接過的同時,對著羅無生感謝道。

青色小山是地階上品的靈器,雖然她現在施展不出最強大的力量,但有了這靈器,她的實力瞬間提升一個層次。

畢竟地階上品的靈器,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擁有的。

「另外那個天荒神宮的名額,等我突破到化元境的時候,再幫你爭取一下!」接著想到名額的事情,對著羅月筱再次說了一聲。

「沒事!我現在在宗門,也能快速的提升境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