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朔哥?難道是周天朔?咱們江陵市地下勢力的大佬。」

「天吶!真的是他?難怪楊步駒會這副模樣。這城北一帶再強,又哪能和似乎掌控整個江寧市地下勢力的周天朔相比。」

「怎麼回事?為什麼周天朔會來這裡?他可是很少會離開市中心的啊?」

眾人驚詫,特別是那些聽說,甚至是見過周天朔的人,更是暗暗心驚。

大家正疑惑,周天朔卻帶著趙羽,看都沒看湊到跟前的楊步駒,直接把他隨手推到一邊。

隨後,在楊步駒乃至全場人驚愕的目光中,周天朔帶著眾人走到葉天身前,猛地躬身敬禮道:「周天朔見過葉先生,葛三爺讓我來請您去赴宴!」

「見過葉先生!」

後面的十幾個黑衣大漢,也是一齊彎腰鞠躬。

這一下,滿座死寂,似乎一根針掉落都能聽清楚,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葉天。

身後,肖俏捂著嘴巴,眼睛瞪得圓圓的,不敢置信這一幕。

之前跟著楊步駒過來的女人和許天南,更是如同中了石化法術一樣,呆立在了當場。

至於被推開的楊步駒,更是整個人都傻了,只覺得五雷轟頂一般。

什麼?他就是葉先生?

那個連欒天龍都拜服,一擊將橫掃周天朔手下的宇文豹放倒,身手強得不似人類的葉先生?

那個在江陵市聲名鵲起,以一已之內晃掉了半個江陵市官場,讓寧家的寧國鋒都恭敬的那位葉先生?

那個打臉了林正軍、葉晨,乃自家靠山沐逸風少爺,這仍舊逍遙自在,沒人敢對付的葉先生?

心中的念頭浮起,楊步駒還算強壯的身體忍不住搖晃,整張臉已經沒有絲毫的血色,眼中的瞳孔頓時瞪得巨大。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達成全場震撼效果,逼格+50。」

這時,周天朔回頭,看到楊步駒的神情,也看出不對了,皮笑肉不笑的道:「楊步駒,你是不是惹到葉先生了。」

「這個…..」

早已經嚇得臉色發白的楊步駒,立時間便說不出話來。

周天朔臉色徹底變了,啪地一巴掌甩在楊步駒臉上,怒斥道:「你找死嗎?葉先生也是你能惹的?」

「你……」

楊步駒頓時激怒,周天朔雖然勢力比他大,但這裡可是他的地盤,居然敢當眾打他的臉,這是不想活著出去了。

看到楊步駒的神情,周天順冷笑,「楊步駒,你很不服氣嗎?別忘了葉先生的身份!」

這一聲,頓時提醒了楊步駒。

就在這時,人群中又響起了一道聲音。

「怎麼回事?」

隨著這道聲音,人群自動分開了,令後面的兩個人走了進來。

「啊!沐少,您來了,太好了!」

一見到來人,楊步駒頓時興奮起來,心中大呼救星來了,忙不迭的沖了上去。

但之前沐家的人交代過,他不要得罪了葉先生,但現在已經得罪了,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希望沐少能救自己。

眼見得這事一波三折,柳卿的同學齊長峰驚聲道:「沐少?難道是沐家的人?」

邊上的肖倩疑惑問道:「齊長峰,你一直說沐家沐家的,這沐家到底是什麼來頭?」

齊長峰沉著臉說道:「你只要知道,沐家在海西省的勢力之大,就連一省之長也得給面子,就行!」

這話一出,周圍聽到人盡皆驚呼,臉上的神情全都變了,一個個期待著接下來的進展。

如果說之前周天朔對葉天的低態度,讓人感嘆葉天的身份不凡,事情出現了巨大的逆轉,原以為那楊步駒要跪。

可現在沐少出現,事情又出現了峰迴路轉的跡象,恐怕會出現不一樣的變化,也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壞。

但大部分人都認定了,葉天這下是真的要栽了,畢竟對方可是連一省之長都要給面子的沐家少爺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葉天,想要看到他有何神情反應,可葉天的神情卻出乎意料的平靜,甚至還帶有一丁點的笑意。

笑? 嫩草好吃 他還能笑得出來,難道他還有什麼底牌嗎?

所有人面露不解。

這時,來人開口道:「什麼人你在我沐家的地盤上鬧……是你!」

話沒說完,來人的聲音猛的止住,露出驚詫的神情,語氣有了巨大的變化。

「是我!」葉天一笑,「沐逸風,還有賀飛揚,這個世界真小,我們又見面了!」

這話一落,兩個來人臉色漸變,全都變得複雜了起來。

來人正是昨天晚上遇到的賀飛揚和沐逸風,通過昨天的事情之後,賀飛揚明顯感覺到賈真人對自己的冷淡。

可又無可奈何,畢竟他不僅將事情搞砸了,本想要搶葉天的小狐狸獻給賈真人,好將功贖罪。

結果沒旦搶成,反倒被葉天一掌拍暈過去,完全是丟人現眼。

以賈真人那種好面子的性格,要當場將自己拍死,已經算是看在自己多年苦勞的份上了。

除此之外,尤木全更是在今天更是調查出了,葉天曾擊敗一個海外魔修聯盟的所謂吳大師之事。

這一下,更是讓賈真人對賀飛揚不滿,要知道賀飛揚可是提前趕來的,有的是時間能夠調查相關的事情。

而葉天打敗吳大師的事情又沒有人刻意隱瞞,只要用一點心,就能夠通過帝龍閣的情報網路,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如此一來,自然不可能會招惹上葉天,從而使得葉天和他杠上,導致大陣的崩潰提前。

為了兩天後的大陣,賈真人更是嚴厲警告他,不許他再招惹葉天,就算葉天不放過他,他也得陪著笑臉。

對此,賀飛揚心情自然很不好,沐逸風似乎似乎看出來了,便約著他到這裡來發泄發泄。

可剛泄完了出來,居然在這裡遇到了葉天,這讓沐逸風和賀飛揚心情複雜了。

這時候,周天朔也看到兩人過來,他並不認識后飛揚,但卻認識沐逸風。

「見過沐少,我家三爺讓我來請葉先生赴宴,以感謝他前次識破吳大師騙局,並救了一命的大恩。」

這一下,沐逸風的臉都變了,他也才知道這件事情不久,如今自然也知道葉天別說是她了,就連他的姑父也得罪不起的。

而周天朔這話,更是赤果果的透著威脅,明確的抬出了葛三爺來壓沐逸風,這葛家的勢力在海西十三家中,是遠比沐家要強的。

更不用說就算沒有葛家,但葉天如今傳出來的種種事迹,也是讓沐逸風不敢再去惹他了。

「哼!小風,我們走!」

邊上,沒等沐逸風開口,回過神的賀飛揚深深的看了葉天一眼,便丟下了一句話,轉身走了。

自然不能招惹,那留在這裡除了生氣,還有什麼用處。

「是,姑父。」

沐逸風也明白,應了一句,也跟著走了。

在場人都愣了,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通過剛才楊步駒的叫喊,來人明明是楊步駒的靠山。

怎麼剛來,卻一句話也沒有說,轉身就走了,根本不管自己的手下。

只有少數人看明白了,這葉先生可怕至極,就連這楊步駒的靠山也不能招惹,甚至連為他說一句話都不敢。

這一下,那些明白過來的人,臉色都變得極為嚴肅,看向葉天的眼神更是前所未有的炙熱。

連堂堂的沐家都不敢招惹的人,如果自己能夠結識,不,哪怕只是成為他的手下,那也絕對是青雲直上啊!

邊上,齊長峰的臉也變得精彩,其中更多的卻是悔恨。

這樣的,反應讓邊上的肖倩大為不解,問道:「齊長峰,你怎麼了?」

「姑父?能讓沐家少爺叫姑父的,也只有賀家的那位了!」齊長峰沒有回答,卻是自言自語起來,「錯了啊!

大錯特錯了啊!要是知道這位葉先生如此了得,連賀、沐兩家都不敢得罪,我剛才就不該袖手旁觀的。

難怪身為江陵市大佬的周天朔,會親自過來請他,還是如此低的態度了。錯啊!大錯啊!」

齊長峰其中充斥著後悔,神情失落,因為他知道剛才事發時,自己沒有上去,那之後再不可能得這位葉先生的正眼相看了。

畢竟在不想得罪楊步駒一方時,自然而然也就得罪了葉天,只是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原本平常的葉天,居然會是身份離譜到爆,連賀、沐兩家都怕。

邊上的肖俏雖然不知道這話的意思,但也知道代表的絕不尋常,心中卻是不由得恐懼起來。

楊步駒見到沐逸風轉身便走,心中也大呼不好,不禁大叫道:「沐少,救我啊!」

可是沐逸風和賀飛揚卻是連看都沒看他一眼,仍舊大踏步的往回走,這意味已經不言而喻了。

渾身顫抖著,楊步駒回過頭,驚恐萬狀的看著葉天,最後更是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悍妻當嫁:便宜老公滾出來 雖然在之前的帝龍會所,周天朔已經見過葉天收拾海西十三家,葉家出身的葉晨如收拾孫子一般。

現在看到沐逸風見到葉天後,竟連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便放棄了自己的手下,轉身就走,仍舊讓周天朔不免心生驚訝。

因為葉晨比之沐逸風而言,身份是要低很多的,可沐逸風不僅是沐家的嫡子,他身邊那位被他叫做姑父的人,顯然來頭也不可能小。

可就算是這樣,兩個人看到葉天的時候,都臉色極為複雜,之後轉身便走,一句話也沒有留,顯然極為忌憚甚至是害怕葉天。

心中驚訝著,周天朔不禁看向葉天,不知道葉天接下來要怎麼做。

葉天笑了笑,他目光幽幽的看著楊步駒道:「楊步駒,我剛才說的話,你記得嗎?」

「記得,記得。」楊步駒慌不迭的連連點頭,「我這就滾出城北一帶….

對了,還有楊偉那死小子,都是他不長眼,惹到了葉先生。

我馬上讓他給您磕頭道歉,從此以後,我們再也不敢出現在江陵市半步!」

如果葉天只是周天朔的客人,楊步駒也不用嚇成這樣,畢竟他雖然混得比周天朔差,但也還算平等。

而相比周天朔,沐逸風不僅是楊步駒的靠山,更是那天上的神龍,平常沒連見一面的資格都沒有。

可眼下連沐逸風見了對方,居然就轉身便走,已經同於放棄他了。

如今,楊步駒要是還不明白情況的話,那豈不是傻子還不如嗎?

「很好,你走吧!走之前把你所有產業和我的人交割一下。

記住,不要有任何隱瞞,不然後果你是知道的。」葉天淡淡的說道。

說話間,葉天寫了一張有姜秋電話紙,隨手扔了過去。

作為前世的生死兄弟,葉天自然不可能虧待姜秋,也要著力培養他了。

畢竟他身為修真者,要不是為了報複葉家的那個人,需要組建一個強大的勢力,這凡塵俗世的東西,根本對他沒有吸引力。

在完成了對葉家那個人的報復,葉天也是要踏上那追求成仙修真之路,這凡塵俗世的東西自然不需要了。

「是!是!我知道了!」

楊步駒冷汗直冒,此時他哪敢辯駁半句。

見到楊步駒一副卑躬屈膝的樣子,上前那女人和許天南早已經嚇得兩腿顫顫,一言不敢發,深怕葉天找上他們。

可葉天眼裡哪有這些小人物,對著身後幾個柳卿的同學點了點頭后,便對柳卿說道:「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柳卿一笑,點了點頭,跟在葉天身後,和吳曉曉一起,就在眾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跟著周天朔離去。

等葉天一離開,整個KTV就炸開了鍋。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麼?楊步駒竟然給人下跪磕頭?」

「那傢伙太牛了吧!不是說只是一個研究生嗎?沒想到竟然是周天朔的貴客。」

「對啊!柳卿的這個男朋友之前看著不動聲色,居然有這樣的身份,完全沒看出來啊。」

不管是KTV的客人,還是裡面的工作人員,大家都興奮的討論著。

特別是柳卿的那些同學們,更是一個個在激動之餘,暗恨自己之前沒眼光,剛才怎麼沒看出他的非凡。

這要是巴結一下,得人青眼有加,那未來的成就絕對了不得。

畢竟這一幕太罕見了,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做扮豬吃老虎啊!

之前還威風凜凜的楊步駒,瞬間就威嚴掃地,直接跪在了地上。

楊步駒此時哪還有繼續待下去的臉面,狠狠的瞪了許天南一眼后,連忙將地上葉天丟下的紙條撿起,起身離開了。

與此同時,肖倩回過神,不禁沮喪的說道:「原來他這麼有來頭啊!

難怪之前不理我,我還傻逼的想要看他出醜,等一下他會不會報復我?」

旁邊的齊長峰臉色複雜,感嘆自己今天當真走眼到了極點,同樣有些擔心自己剛才的是否通關,會不會引來葉天的厭惡,甚至是報復。

一時間,這兩人不禁心中揣揣不安。 就在柳卿的同學們或議論或驚訝或不安的同時,葉天已經送著柳卿和吳曉曉各自回家,然後被周天朔恭敬的請上一輛黑色豪車,不過幾分鐘就到了一處山莊。

這山莊的樣式,和上次葉天給周天朔帶著去鑒定法器,順手打敗吳大師的莊園,在風格上有幾分相似之處,顯然是出自同一個設計師的手中。

此時,山莊的門口早有一群人在那裡等著,甚至看到了葛三爺的身影。

同樣是周天朔開車,他上次來無人迎接,只能獨自和周天朔過去。

而這一次,他不僅乘著豪華轎車,更是前有開道,後有壓陣,門口更有海西葛家的人在恭敬等候。

「葉大師,您終於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